義民中學73週年校慶 學子拜義民爺認識客家 | 蕃新聞


2015-03-31_194712B02_01B02_02B02_03  2015-03-31_200512  

白色恐怖受難者故事: 【受難故事38】客家、外省校園白色恐怖 - http://goo.gl/g4NjMA
——1952年中壢 義民中學案
  1951年7、8月間,白色恐怖的魔手伸向純樸的客家庄和教育界。當局以參加讀書會或加入匪幫等名義,逮捕多名客家青年。其中,中壢鎮私立義民中學教務主任姚錦(廣東順德人)、教員黃賢忠(廣東陸豐人)、中壢鎮公所幹事徐代錫(桃園平鎮人)、內壢國民學校教員邱興生(桃園中壢人)4人,於1952年6月16日被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處死刑,18日槍決。

◆范榮枝在日曆紙背,寫出恩師黃賢忠在獄中的絕命詩:「黃昏入海搏蛟龍,碧血橫飛馬場町。千萬頭顱作一擲,人民從此享太平。」(邱榮裕 提供.曹欽榮 翻攝)

  其他受難者,包括3位曾受教於姚錦的學生:當時已在台北師範學校就學的徐代德、范榮枝(都是楊梅人,都被判刑10年)、劉鄹昱(中壢人,5年);以及姚錦之妻麥錦裳(廣東順德人,5年)、黃賢忠之妻楊環(平鎮人,宋屋國校教員,5年)。另有兩位東北人:樊志育(中壢中學教員)、丁潔塵(義民中學教員)夫婦,原判5年,判決書上呈蔣介石,以疑為「受匪命來台」罪名改判10年。
  根據官方檔案所載,本案為「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中壢支部姚錦等案」。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決書(41)安潔字第1059號指稱:「姚錦於民國37年秋,經在逃匪首黎明華介紹,加入朱毛匪幫台灣省工委會中壢支部,負責發展組織、教育群眾等重要工作。」根據檔案所載,由「省工委」領導幹部張志忠、簡吉在桃竹苗山區建立的組織活動,於本案發生時再次重整,欲圖成為地下組織最後堡壘。但因幹部紛紛向當局「自新」,此時地下組織已成強弩之末。


◆本案的判決上呈總統府,經參軍長桂永清覆核,最後由蔣介石親手批示「如擬」定案。可見白色恐怖案件是標準的「政治辦案」,法律只是虛晃一招。幕後指揮的總統府、尤其是掌握生殺大權的蔣介石,才是真正的審判官。(檔案管理局 圖像提供)

  1945年8月,中共中央指派蔡孝乾(彰化人)為「省工委」書記;1946年4月,派張志忠(嘉義人)潛返台灣;同年5月,省工委正式成立,7月蔡孝乾陸續率領幹部潛台。1947年228發生時,省工委已成立台北市、台中縣兩個工作委員會,以及台南市、嘉義市、高雄市三個支部,黨員僅70多人。1949年8月,該組織的機關報《光明報》被破獲,省工委領導幹部:陳澤民(副書記兼組織部長)、張志忠(武工部長)、蔡孝乾、洪幼樵(宣傳部長)等人陸續被捕。領導階層向當局自新,供出詳細線索,使各地組織以骨牌效應崩解,釀成1950年代初期最血腥的白色恐怖悲劇,魂斷馬場町刑場者,最少數以千計。本案被破獲,即與自新幹部如黎明華、劉興炎等人的供述有關。
  介紹姚錦的黎明華,廣東客家人,1946來台,曾在基隆中學(校長鍾皓東也是客家人,為著名小說家鍾理和之兄,1949年12月10槍決)、義民中學等校擔任教職,和地下組織接觸頻繁,活躍於於桃、竹、苗客家村落。1951年7月17日桃園自新。
  本案是典型的客家知識份子受難的案例,和1949年8月鍾皓東案(7人槍決),1950年5月李水井案(11人槍決),1950年11月黎子松案(3人槍決)、1952年1月石玉峰案(3死1失蹤)等,都是1950年代整肅校園知青的重大案件;牽連台大、師大、成大、基隆中學、新竹中學、義民中學…等校師生,成為白色恐怖校園控制的濫觴。
  桃、竹、苗等地的客家鄉鎮,如中壢、平鎮、楊梅、竹東、竹南、南庄、頭份、獅潭、三灣、後龍、火炎山、造橋…等,因為多屬山區,成為地下組織的發展重點和流亡去處,因此在1950年代初大逮捕時,成為風聲鶴唳的地方,客家鄉親被株連、受難者無數

◆這是從總統府以蔣中正名義發出的「代電」,向國防部參謀總長周至柔指示本案如何辦理,觀其內容,可見指揮辦案之一斑。(檔案管理局 圖像提供)

  本案被判刑的徐代德、范榮枝、劉鄹昱、樊志育、丁潔塵、麥錦裳、楊環,輾轉監禁於軍法處、新店安坑軍人監獄、綠島新生訓導處、生教所。尚有多人(如內壢國校教員邱慶麟等)被牽連逮捕、審問數月,至今仍未平反。
-----------------------------------------------------
台灣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1950年代桃園縣的「客家中壢事件」
                
台灣師範大學副教授 邱榮裕                           

壹、前言

  戰後台灣曾有過長達三十八年多的戒嚴時期(1949.5.20-1987.7.14),是世界上實施戒嚴最長的國家,且曾發生過數萬件白色恐怖的政治事件,此乃國家之恥,執政者之惡及台灣人民之痛。

  台灣客家人為台灣的共同主人,在那悲慘的台灣政治黑暗時代,有不少客家台灣人同遭蔣氏政權的政治迫害。其中,1951年7月24日發生在桃園縣客家庄的「客家中壢事件」,政治受難者多為客家人,此乃台灣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

貳、台灣真相調查:戰後台灣白色恐怖政治事件高達數萬件

  戰後台灣在國民黨政府統治下,從1945年到2000年,曾發生了許多政治事件,舉其較著名者至少有下列:①1940年代的「四六事件」(1949)、「澎湖山東流亡學生案」(1949)、「省工委基隆市工委會案」(1949)等;②1950年代的「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中將案」(1950)、「國防部參議李玉堂中將案」(1950)、「蘇俄間諜汪聲和、李朋案」(1950)、「原住民湯守仁案」(1950)、「客家中壢事件」(1951)、「鹿窟事件」(1952)等;③1960年代的「《自由中國》雷震案」(1960)、「蘇東啟案」(1961)、「柯旗化台獨案」(1961)、「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案」(1964)、「柏楊(郭衣洞)大力水手漫畫案」(1968)、「崔小萍案」(1968)、「許席圖等統中會案」(1969)等;④1970年代的「台大哲學事件」(1973)、「戴華光、賴明烈等人民解放陣線案」(1977)、「中壢事件」(1977)、「余登發父子案」(1979)、「美麗島事件」(1979)等。
  吾人根據李禎祥等編撰的《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2002)乙書中曾說明:「根據1989年6月21日法務部向立法院所做的報告:軍事法庭所受理的政治事件有29407件,受難人數約14萬。然而,據司法院人員透露,政治事件有六、七萬件。如以每案平均3人計算,戒嚴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應在20萬人以上。」 由此可知,戰後台灣白色恐怖政治事件有數萬件,大約至少在三萬件以上,甚至高達六、七萬件,若以每案平均3人計算,則政治受難者人數大約至少在九萬人以上,甚至高達二十萬人以上,真是悲慘!真是可憐!實在令人無法忍受,這些眾多的台灣政治事件之真相究竟如何?官方與民間應共同合作早日調查出真相。


參、桃園縣客家庄曾發生過兩次「中壢事件」

  現今一般人談戰後台灣政治事件時,常會提到「中壢事件」,事實上桃園縣客家庄曾發生過兩次「中壢事件」:①第一次的「中壢事件」,係指1951年7月24日曾在中壢客家庄發生過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早期一般人將它稱之為「客家中壢事件」,也稱為「義民中學案」或「省工委中壢支部姚錦案」。②第二次的「中壢事件」,則係指1977年11月19日因選舉爭議而發生在中壢國民小學附近的「中壢事件」。前後兩次「中壢事件」彼此相隔二十六年,兩者有所不同,應分辨清楚,不宜搞混。


肆、1950年代戰後台灣首次發生的「客家中壢事件」

  1951年7月24日,在台灣省桃園縣中壢的客家小鎮裡,曾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一群在客家庄裡屬於義民中學的師生、中壢中學教師、內壢國小教師、宋屋國小教師、中壢鎮公所職員、台北師範學校的學生等,被情治系統人員以涉嫌參加「讀書會」為名的匪諜叛亂案予以逮捕入獄,此即所謂「客家中壢事件」

  在該「客家中壢事件」中,受牽連的單位至少有六個,請參閱表1:1951年白色恐怖的「客家中壢事件」政治受難者名單;該政治事件之結果,十多名以客家為主的政治受難者,被槍斃者四人,其餘則被關,且至少有三位小孩是在獄中出生和長大,請參閱表2:1951年白色恐怖的「客家中壢事件」受牽連單位與政治受難人數統計表此事給予客家庄極大的震憾與衝擊。

  1951年7月24日所發生的「客家中壢事件」,政治受難者當中的邱慶麟,是甫畢業於台北建國中學,剛回老家任職於內壢國小的小學教師,即是我們的父親,他在遭受牢獄之災後,回鄉繼續任教;1953年其長子邱榮舉 [2] (即長期推動台灣客家運動的台灣大學教授邱榮舉,為本人家兄)誕生;1955年其次子邱榮裕 [3] (即本人,目前於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任教)誕生。我們的父親是1950年代的政治受難者,其所遭受到的冤獄、折磨及長期的政治打壓,深切地影響了我們全家人,作為政治受難者家屬的我們,理當盡一切力量全力為他平反。


伍、結語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沒幾年,蔣介石、蔣經國父子主導的中國國民黨政權,於1949年5月20日在台灣開始實施戒嚴,採高壓的軍事獨裁統治,且得了恐共症,到處胡亂搜捕抓匪諜,因而造成許許多多冤、錯、假的政治事件。其中,客家台灣人遭到政治迫害者也不少,頗值得全台灣人民和所有客家人共同來關心,且應請政府立即主動積極,針對戰後台灣政治事件辦理真相調查,以利早日還給所有政治受難者及其家屬一個公道。

‧表1:1951年白色恐怖的「客家中壢事件」政治受難者名單
姓  名  性別  年齡    籍   貫          服 務 單 位
姚 錦    男   43   廣東順德縣(客家)       義民中學教導主任
麥錦裳    女   32   廣東順德縣(客家)       家庭主婦
黃賢忠    男   33   廣東陸豐縣(客家)       義民中學教員
楊 環   女   22   台灣桃園縣(客家)       宋屋國民學校教員
徐代錫    男   37   台灣桃園縣(客家)       中壢鎮公所幹事
邱興生    男   24   台灣桃園縣(客家)       內壢國民學校教員
邱慶麟    男   22   台灣桃園縣(客家)       內壢國民學校教員
徐代德    男   21   台灣桃園縣(客家)       台北師範學校學生
范榮枝   男   21   台灣桃園縣(客家)       台北師範學校學生
劉鄹昱    男   20   台灣桃園縣(客家)       台北師範學校學生
樊志育   男   32   安東鳳城縣           中壢中學教員
丁潔塵    女   26   安東鳳城縣           義民中學教員
※資料來源:參閱(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決書)民國41年6月16日(41)安潔字第1059號

‧註:戰後台灣的「中壢事件」有二次:第一次為1951.07.24白色恐怖政治事件的「客家中壢事件」;第二次為1977.11.19因桃園縣長選舉投票爭議而發生的「中壢事件」。

‧表2:1951年白色恐怖的「客家中壢事件」受牽連單位與政治受難人數統計表
單 位 名 稱          政 治 受 難 者 人 數
中壢鎮公所                幹事1人
中壢中學                 教員1人
義民中學              教務主任1人、教員2人
內壢國民學校               教員2人
宋屋國民學校               教員1人
台北師範學校               學生3人
其他            家庭主婦1人、至少3人在獄中出生及成長的小孩
※資料來源:參閱(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判決書)民國41年6月16日(41)安潔字第1059號

《注釋》
[1] 李禎祥等編撰,2002,《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台北:玉山社,頁24。
[2] 邱榮舉,台灣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台灣大學教授、中央選舉委員會巡迴監察員召集人等;曾任《客家風雲》雜誌社社長、1988年「1228還我母語運動」總領隊、文化總會副秘書長、台大法學院副院長等。
[3] 邱榮裕,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副教授。
-----------------------------------
現今一般人談戰後台灣政治事件時,常會提到「中壢事件」,事實上桃園縣客家庄曾發生過兩次「中壢事件」:①第一次的「中壢事件」,係指1951年7月24日曾在中壢客家庄發生過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早期一般人將它稱之為「客家中壢事件」,也稱為「義民中學案」或「省工委中壢支部姚錦案」。②第二次的「中壢事件」,則係指1977年11月19日因選舉爭議而發生在中壢國民小學附近的「中壢事件」。前後兩次「中壢事件」彼此相隔二十六年,兩者有所不同,應分辨清楚,不宜搞混。
 1951年7月24日,在台灣省桃園縣中壢的客家小鎮裡,曾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一群在客家庄裡屬於義民中學的師生、中壢中學教師、內壢國小教師、宋屋國小教師、中壢鎮公所職員、台北師範學校的學生等,被情治系統人員以涉嫌參加「讀書會」為名的匪諜叛亂案予以逮捕入獄,此即所謂「客家中壢事件」。

第2次中壢事件 是1977年,是台灣民主發展史上重要的一年。一九七七年,台灣舉行第八屆縣市長選舉,卻爆嚴重的群眾抗議事件,十一月十九日的投票日當天,上萬群眾包圍桃園縣中壢警察分局,抗議有人暗中作票舞弊,激動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後來演變成民眾縱火焚燒警局、鎮暴部隊槍殺抗議民眾的悲劇,史稱中壢事件,而這次的群眾抗議事件,為接下來的黨外民主運動拉開了序幕。
參考資料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twhistory-34.asp
-------------------------------------------------
國立中壢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演變與發展[編輯]
1954年(民國43年):於義民中學舊址正式創立桃園縣立中壢商業職業學校,呈准附設技藝訓練中心。
1965年(民國54年):附設高級商業職業進修補習學校設立。
1968年(民國57年):初級部停止招生;校制改制,定名臺灣省立中壢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1971年(民國60年):綜合商業科與會計統計科設立。
1977年(民國66年):成立國立臺北商專附設空中商專中壢教學輔導處。
1985年(民國74年):國際貿易科設立;校刊壢商校訊半月刊創刊。
1988年(民國77年):資料處理科設立。
1989年(民國78年):商業經營科設立。
2000年(民國89年):校制改制,定名國立中壢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2015年(民國104年):桃園縣升格為直轄市,預估校名改為桃園市立中壢高級商業職業學校。

本校於民國四十三年五月籌備,接收原私立義民中學,同年八月正式成立「台灣省立中壢商業職業學校」,鄭達麟先生奉派為首任校長,招收新生高級部1班,初級部3班;至四十八學年度,高級部增至10班,初級部9班。
學校簡介 - 國立中壢高商 - http://goo.gl/bybvYV
---------------------------------------------
新竹縣私立義民高級中學
新竹縣私立義民中學,位於新竹縣竹北市,以弘揚粵東褒忠義民之忠義精神,在桃園縣中壢市創校。民國43年7月遷校至毗鄰新埔鎮義民廟之現址。1982年改稱為「財團法人台灣省新竹縣立義民高級中學」。目前國中部是新竹縣振興棒球方案重點學校。

校名全銜:新竹縣私立義民高級中學
學校地址:新竹縣竹北市中正西路15號
創立年:1946年
創部年:1996年
新竹縣私立義民高級中學 - 台灣棒球維基館 - http://goo.gl/XI1mdr
--------------------------------------------------
橫越一甲子的兩岸三地尋親故事 (二)
■ 孟祥
黃楊(左富蓮攝影)
善導寺裡的亡者牌位

「在我印象裡,大約是國中的時候,母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帶我到位在台北市忠孝西路上的善導寺,」小楊回憶著,「裡頭有兩面牌位,我當時並不清楚牌位上頭寫的黃賢忠是誰。」「……直到後來,我的母親才告訴我,那是我的生父。」

在看似無止盡的戒嚴恐怖持續籠罩、反共教育以及「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宣傳下,一般民眾總是「聞匪諜色變」,深怕與之牽連。而小楊的母親楊環,出獄後已經不能回到他的教職工作。社會對於政治犯的排拒、恐懼,讓他連找一份足以餬口的工作都不被接納。為了小楊的正常成長與不被歧視,楊環終而改嫁一位可依靠並且愛護小楊、在台大農場擔任技正的丈夫。

這是我們看到的,關於白色恐怖年代,女性政治受難人所遭遇的不幸悲歌,而相信這只是冰山的一角罷。(詳細的白色恐怖女性政治受難人的生命故事,可參閱藍博洲先生的調查著作《台灣好女人》,2001,聯合文學)

另一名義民中學案受難者家屬、麥錦裳女士的女兒黃曉珊回憶道,「我小時候就見過小楊姐姐。」曉珊在電話中耐心地說道,「當時我也還小,小學吧,母親帶我到善導寺祭拜姚(錦)老師。我看著母親從陳舊而佈滿灰塵木樓梯上,小心翼翼地,把姚、黃兩位老師的牌位給請下來。當時的我並不認識小楊姐姐,但是我對那天的印象非常深刻,小楊一見到牌位便跪地嚎啕痛哭。我因此問了媽媽,小楊是誰?」

是的,楊環及麥錦裳這兩位義民中學案犧牲者的妻子,同在過程中受難。在出獄後,始終不知道丈夫的屍身埋骨何處。因此,只能透過供奉牌位,傾訴、懷念亡夫、同志。

至於同案黃賢忠與姚錦遭刑後的屍身,究竟在何處?這個問題,一直到了1993年5月下旬,由政治受難人曾梅蘭苦苦尋覓四十數年,竟而偶然在台北市郊六張犁公墓的荒煙蔓草間,找到了遭到槍決的哥哥的墓石,才有了驚動全世界的答案。

跨越海峽六十年的兩岸尋親

小楊取回黃賢忠先生遺書後,旋又想起了母親跟他說過的,父親在廣東陸豐家鄉的孩子,她同父異母的哥哥黃偉民。訪談中,小楊將黃賢忠先生的遺書遞給我閱讀,有一段寫給兒子偉民的遺言,裡頭這麼說:

偉民我兒:阿父死了!為了理想而死,沒有什麼遺憾!只是爾年幼便失去了父母,未免有點傷心!我生前沒有留什麼東西給你,也未曾好好教育過你,這是我不是處,但你父已把整個生命和精力獻給社會和人民了,你一定會原諒阿父的!今後你要好好做人,聽從叔父們的教訓,做一個健全的人,阿父雖死了,無是安心的。你唯一的妹妹名叫黃楊,是你的繼母楊環在獄中生的,她的遭遇比你更慘,一生下來就在牢裡。以後你如果能到台灣來,希望你來找她。你們要好好做人,不要辜負爾父的希望!

你的爸爸賢忠絕筆

而小楊萬萬沒有想過,遍尋未果的哥哥,竟在八月的這一通由同為義民中學案受難學生、徐代德的遺孀涂貴美女士,所撥給小楊的電話中露出了一絲曙光。

也許是歷史的巧合吧!家鄉陸豐的親人輾轉了數十年,透過香港、台灣朋友的關係,到處尋找有關黃賢忠的遺骨的線索,以及楊環母女的下落。(他們甚至猜測,楊環也已經在50年代,與黃賢忠同時犧牲。)而終於,在今年八月,由台灣友人尋得台北市郊六張犁公墓,並巧遇1993年發現201個白色恐怖犧牲者墓塚後,曾為黃賢忠撿骨的師傅林水彬先生。

由於六張犁的政治受難人公墓,長年沒有任何公務單位維護整理,因此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的受難者及家屬們,一肩扛起了維護「歷史現場」的工作。因為這樣,受黃賢忠後代家屬所託的台灣友人,才得以在林水彬先生熱情提供互助會連絡方式的情況下,順利地找到了黃賢忠在台灣的遺孀楊環,以及他的女兒小楊。

2012年夏秋之交,小楊回到那個從未「到過」的故鄉──廣東陸豐的甲子鎮,試著找尋有關父親活過的一切痕跡。

小楊手中拿著一份由陸豐家人交給他的、已經泛黃破爛不堪的舊報紙。這是一張台灣1993年5月下旬的《中國時報》,上頭寫著六張犁亂葬崗中發現白色恐怖遭槍決者墓塚的報導。據小楊的姪兒說,20年前他們透過往來台灣的香港朋友,知道了這個消息,並在報導墓碑的列名冊中,找了疑似黃賢忠先生的名字。然而,因為兩岸人民的不能自由往來,此間他們先後透過關係的苦尋,也就在這二十年內毫無所獲。

小楊回鄉的消息,很快地在宗族間傳了開來。尚健在的四姑姑一見到黃楊,便懷抱她當場痛哭失聲;而父親遺書中提及的哥哥偉民,已是長年臥病,兄妹的見面終於完成父親生前最擔憂也是最後的遺願。

哥哥偉民淚眼望著那位日夜期盼能夠相見,而六十年後終於站在他身側的妹妹小楊,難過地說出一句「我這一輩子,過得好苦啊!」道盡了那段因為兩岸內戰,而使得骨肉分離的無比苦楚。

至於黃楊,她始終沒有像這次回鄉那般靠近過那位只能短暫地懷抱過她一次的父親。然而,這初次的回鄉與她父親當年的出走相隔了60數年,如同故鄉小鎮的地名「甲子」那般,小楊彷如用她一甲子的歲月,與那段迷霧一般的歷史接上了頭,理解了他的父親,從而也知道了自己的長成。而再過幾日,黃楊就要度過他的62歲生日。

後記

2012年的8月15日,是我第二次去拜訪小楊。「六十七年前的這一日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宣布投降、台灣脫離帝國殖民統治、反法西斯抗日戰爭勝利的日子。」我騎著摩托車前往小楊家的路上,這麼地想著。而就在這一日,前去拜訪小楊的,還有義民中學案中時任中壢國校教員、遭到槍決犧牲者邱興生的胞弟與姪兒。

之後,當我閱讀到檔案局歸還給家屬的邱興生先生遺書內容後,方才知道,1952年5月,黃賢忠先生知道了自己的將死,於是把出生不久的女兒小楊託附給同案的同志邱興生當乾女兒。邱興生一下子便同意,並且承諾好好的代為照顧,要黃賢忠不必擔憂。怎奈,邱興生先生萬萬沒料想到,自己也將要遭到刑死。因而,在匆匆寫下的遺書當中,囑咐家人,倘若日後環境許可,也請代為照顧楊環母女。偶而去看看他們,或送去奶粉也可以。

8月15日會面當天,邱興生的胞弟邱文夫先生帶去兩罐奶粉探望小楊。而這兩罐奶粉,送到楊環女士的手上時,竟而已經是六十年後。

9月14日,義民中學案的受難當事人范榮枝先生(黃賢忠先生學生),以及同案的犧牲受難者家屬,在彼此的號召下,舉辦了一場「白色恐怖義民中學事件受難家屬見面會」,家屬在用餐時說:「這一餐團圓飯,整整遲了六十年!」

(*黃楊在小學時,由甫出獄不久的母親改名叫「黃新華」。我問了楊環女士,為何要幫女兒改名作「新華」?有什麼意思嗎?楊女士嘴角微揚、合著雙眼,祇是不停微微地點著頭。)

戰後臺灣客家政治案件之研究-胡海基案之個案分析+論文-全文+_03

戰後臺灣客家政治案件之研究-胡海基案之個案分析+論文-全文+_04


義民廟董事會董事長林光華說,義民中學財團董事會必須立刻進行改選、全面清查廟產,以釐清廟產是否真如外傳已被掏空。(記者黃美珠攝)
2019-11-28 20:27:58
〔記者黃美珠/新埔報導〕遲了12年,甫於本月初終於改選產生的新埔褒忠亭義民廟第5屆董事會今天首次開會,36席董事總共到了32名人,他們確認廟方的產權移交清冊,也成立捐助章程的修改小組,由董事長林光華擔任召集人,於會中初步凝聚了未來章程修正方向的共識。另因縣府要求12月5日前要再完成「財團法人褒忠義民中學財團」董事會的改選,但董事會董事長徐德馨並未發文召集開會,今天也神隱沒出席義民廟董事會。林光華說,與會的義民廟董事們同聲予以譴責,將要求縣府教育處取而代之,召集開會逕行改選。
教育處處長劉明超說,「財團法人褒忠義民中學財團」董事會開會的召集權責仍應回歸董事會,但若確實因故遲遲無法完成改選,縣府是可以依法向法院提出臨時董事名單,聲請召開臨時董事會的。
至於徐德馨則始終聯絡不上,無從得知他對於林光華所批判的回應。
林光華說,義民廟有3個董事會,分別是36席、於本月初完成改選的「財團法人台灣省新竹縣褒忠義民廟」,跟以前述36席為班底,各自選出21席的「財團法人褒忠義民中學財團」、與15席的「財團法人褒忠義民中學學校」。
他說,今天義民廟董事會開會的重點在確認廟方的產權移交清冊,希望透明經大家確認,另外就是成立捐助章程修改小組,廣泛討論過去章程上的缺失,做成具體文字後據以修正,以建立義民廟的典章制度,避免再被有心人士把持。
結果在移交清冊上發現,今年度到11月份的決算,前任董事長徐德馨雖有蓋章,卻沒有詳細說明,且有長達4、5年沒有收支結算。他們已要求義民廟總幹事魏北沂保全且提供原始帳本和細目,將深入釐清。
林光華還說,縣府要求已經15年沒有改選董事會的義民中學財團必須在12月5日以前完成改選,依法,所有董事還有縣府主管機關在本月25日以前就應該要收到開會通知,但實際是義民中學財團董事長、義民廟董事徐德馨並未發文通知開會,今天也沒出席義民廟董事會,所以與會者均予以譴責,他們決定依規呈報縣府,建請縣府依法召集開會逕行改選。
林光華也說,當年他交棒徐德馨時,義民中學財團還有7億4700多萬元,現在外界謠傳這些財產早已被掏空,他希望義民中學財團董事會儘快改選後全面啟動清查。他很希望事實真相並非如外界所傳不堪,但若真有掏空之嫌,義民廟董事會也已有了共識,會對涉案者訴諸法律行動。
義民廟董事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bit.ly/2ORLqKo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