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年起直到1958年人類動物園(人類學博覽會)還存在+19世紀初至20世紀中,有14億人曾「享受」並「支持」這種人類動物園。「人類動物園」的現象在1870年於許多歐洲重要城市如漢堡、米蘭、巴黎和倫敦開始盛行/1903年日本殖民下的朝鮮時代, 大阪一場展覽震撼各地。會場展出日本北方原住民阿伊努族、琉球民族,台灣人以及兩名朝鮮女性,讓日本當地民眾「參觀欣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隱藏在日本的神秘民族! 「亞洲最古老人種」曝生存模式:女生化「小丑妝」待嫁 - boMb01

2020-07-09_133008f1a664f45636caccdbcf3aa9e9b877ae5a17d75f5e59603ace04fd1ad7b690e64512957ca6b79cd9cbb8289f4af3b4b7927e53add3854958121e023e1191c591a0388fec355c5f5a1d73dd8d0f24cae6

隱藏在日本的神秘民族! 「亞洲最古老人種」曝生存模式:女生化「小丑妝」待嫁
2020年07月02日
世界上有很多鮮為人知的神秘民族,日本的「阿伊努族」(Ainu)就是其中之一。他們主要生活在北海道、千島群島,對日本的武士文化有深遠的影響。科學家們推測,他們應該是歐洲及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
▼阿伊努族文化最繁盛的時期在13世紀左右,不過當時的日本人並不接納他們,所以很多阿伊努族人選擇跟日本人通婚,來保證後代的安全。現在只從外觀來看,阿伊努族人和普通的日本人區別不大。科學家認為,遠古的阿伊努族人血脈更接近歐洲人。
▼19世紀之前,阿伊努族人很少與本族之外的人接觸,科學家們至今仍舊無法確切地指出他們的源頭,不過據說他們有高加索血脈,也有學者認為他們來自俄羅斯的鄂霍次克。看看19世紀末的阿伊努族人照片,是不是很像俄羅斯的著名作家托爾斯泰?
▼阿伊努族還有一項奇特的傳統,那就是刺青。女生大概在六七歲的時候,會在上唇處刺青。隨著年齡的增長,刺青的範圍會逐漸擴大,遠遠看去就像大大的笑容,跟《蝙蝠俠》中的小丑非常像。據說這樣的刺青能夠驅魔,防止惡靈從口部入侵,也代表女生到了適婚的年齡。
▼19世紀開始,日本當局禁止阿伊努人在唇部刺青,但還是有人悄悄去做。1998年時,歷史上最後一位臉上有刺青的阿伊努女人離開世界。現在到了各種文化活動或慶典的時候,還有一些女孩在臉上畫微笑狀的嘴角。
▼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非常簡單,以狩獵、捕魚、採集為主。他們的傳統房屋是以茅草、竹葉或樹皮搭建而成的。阿伊努人的聚集地附近往往有熊出沒,所以他們認為熊是一種很特別的動物,會把山神描繪成熊的模樣。考古學家認為,以前的阿伊努人會把熊從北海道地區帶回來飼養。
▼日本人移居海島,跟阿伊努人成為鄰居後,阿伊努人有時會對日本村落發起進攻。日本人為了守護北部邊界,逐漸發展出了武士文化。北海道曾是阿伊努人的主要生活地區,但到了19世紀末,越來越多日本人定居北海道,阿伊努人逐漸離開,移居外島生活。
▼阿伊努人幾乎不跟日本人接觸,他們不繳稅,擁有自己的醫院、學校。不過阿伊努人的很多傳統儀式不被外人理解,日本當局曾經下令禁止,這導致很多傳統文化逐漸遺失。直到2008年,日本當局才正式宣佈阿伊努人是日本原住民,呼籲保護他們的文化,並頒布法令保護他們的尊嚴。
▼現在阿伊努人正在努力復興,他們擁有自己的旗幟,旗幟上大片的藍色代表天空與海洋,白色的部分代表雪,紅色的箭代表阿伊努獵人。隨著科學家們對阿伊努族的研究,越來越多學者指出,日本的很多字、詞都源自阿伊努人的語言。
阿伊努族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民族之一,研究他們的文化,能讓我們進一步了解世界文化的多樣面貌
隱藏在日本的神秘民族! 「亞洲最古老人種」曝生存模式:女生化「小丑妝」待嫁 - boMb01 https://bit.ly/31VuhHX

隱藏在日本的神秘民族! 「亞洲最古老人種」曝生存模式:女生化「小丑妝」待嫁 - boMb01


日本「愛奴人」正名成功!曾遭掠奪土地、消滅文化,被當動物展覽…揭北海道原住民血淚史
By Storm.mg, www.storm.mg查看原始檔二月 21日, 2019
日前日本的內閣會議通過新草案,首度將以北海道作為根據地的愛奴族(アイヌ,Ainu,或譯為愛努人、阿伊努人)定位為「原住民族(日文漢字為先住民族)」。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更在記者會上強調,將努力保持愛奴人的名譽與尊嚴,並傳承給下一個世代,實現多元價值觀且有活力的社會。
但其實愛奴人因為獨特的文化、語言,生活方式與佔日本大多數人口的「大和人」有相當大的差異,導致過去長期遭受日本歧視與壓迫,甚至19世紀的日本政府還明令禁止其風俗及語言。
北海道這些地名都是「愛奴語」
新草案的通過對愛奴人而言,無疑是一種尊重與重視,但也有人開始懷疑,日本政府在此時此刻通過該法案,到底是抱持真心,抑或者只是想把愛奴人當成2020年東京奧運的一種新觀光噱頭?會有這個疑慮是因為愛奴人在過去長期受到日本人的歧視,甚至嚴重到他們想要隱姓埋名,不希望外人稱他們為「愛奴人」。
奴人是自古以來,居住在北海道的原住民,其他如俄羅斯的千島群島、庫頁島等地也有他們的身影。至於該民族是多久以前出現的,目前較難考證,目前至少知道他們是在13世紀初開始與日本的主要民族、也就是「和人」接觸,彼此常有貿易上的往來。
愛奴人擁有自己的語言,今日北海道的不少地名,都是源自於愛努語,例如札幌(さっぽろ)就是由愛奴語的「サッ・ポロ」(又乾又大的川)、室蘭(むろらん)則是「小坡道下來的地方」。甚至有些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動畫角色的名字也與愛奴語有關,例如金田一(沒錯,就是爺爺很厲害的金田一)這三個字可能就是來自愛奴語的「キムタ」,還有動漫《黃金神威》中的神威(カムイ)這個詞,就是來自於愛奴族對於寄宿於萬物中之神靈的稱呼。
起初和人將愛奴人的土地稱作「蝦夷(えみし或えぞ)、蝦夷地(えぞち)」,在日本長達數百年的幕府時代政府首腦「征夷大將軍」所討伐的「夷」,就是蝦夷,即為現今所稱的「北海道」,且日本史書上也有不少關於「蝦夷人」的記載,愛奴人與蝦夷人在習俗上也有許多類似之處,因此有一說認為,愛奴人就是蝦夷人,只是該說法在學界仍存有疑慮。
和人對於愛奴人的歧視、壓迫與同化
雖然當時的和人把蝦夷地(現今的北海道)視為日本國土之外的外國來看待,但兩地本就相隔不遠,因此13世紀和人也開始漸漸移居到蝦夷地的部分地區。原本除了貿易外毫無交集的兩地,隨著越來越多和人的移入,兩族終於出現了磨擦。
人數越來越多的和人開始自行將愛奴人的土地「劃歸國有」,本來崇尚自然、相信萬物皆有靈的愛奴人,看到自己的土地與資源被外人侵占自然是不滿,因此曾爆發過多次的抗爭,只是最後愛奴人都以失敗告終。
1868年大政奉還後,日本進入明治時期,此時期的日本人對待愛奴人方式不但沒因此改善,反而變本加厲,企圖透過一連串的「改造工程」來同化。最誇張的就是,明治政府在沒有派代表與愛奴人協商的情況下,於 1869年直接二話不說地收歸蝦夷地,改名為北海道,一步步想將愛奴人同化。到了1899年,日本政府還設立「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
日本政府視愛奴人為「舊土人」,可以說是相當不尊重,就像國民黨以前稱台灣原住民為「山胞」一樣,把他們當成「未開化」的次等人,幫它們貼上「落後文明」的標籤。此外,這個保護法,不但沒保護愛奴人,反而是毀滅他們的文化,依照該保護法,愛奴人被自動授予日本國籍、被禁止以愛奴語溝通、被禁止任何與狩獵、魚釣、祭祀等有關的傳統行為。
北海道自此被反客為主,原本進入蝦夷作客的和人,透過同化政策搖身一變成為了蝦夷的主人,而真正的主人 – 愛奴人反到被這些「客人」掃地出門,最後還淪為日本人的「寵物」。1903年日本政府於大阪舉辦「內國勸業博覽會」,設置「落後人種」展區,展示北海道愛奴族、台灣的原住民、琉球人等「土人」
之後甚至也有些人會以「あ!犬!(啊!有狗!)」的方式來揶揄愛奴人,因為愛奴的發音為アイヌ(a-i-nu),原本是指人的意思,但因イヌ(i-nu)的發音正是與日文「犬(i-nu)」的發音一致。因此許多愛奴人不希望你稱呼他們為愛奴人,反而希望你能叫他們「烏塔利(ウタリ,u-ta-ri)」,「烏塔利」在愛奴語中有夥伴的意思。
時至今日,雖然近年透過愛奴人自己,及其他地方團體不斷請願之下,終於讓日本政府設立了「愛奴文化振興法」以取代原本的「舊土人保護法」,但早年日本政府對愛奴人的傷害依舊難以抹滅,未來日本政府在守護其傳統文化上,仍需要很大的努力。


250px-AinuGroup200px-Ainus250px-Sakhalin_ainu_men_II250px-AinuSan20150301002365排灣族五年祭中重要活動「刺福球」20150301002366  

阿伊努

日本愛努族訪霧鹿 族人八部合音迎賓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3-03
〔記者陳賢義/台東報導〕找回式微傳統及重現祖先智慧,日本北海道少數民族「愛努族」組團來台取經,巡禮原民部落博物館經營模式,昨前往霧鹿參觀日治時代砲台,當地布農族耆老細說從頭,憶當時日人採「以番治番」控制及屠殺原民的史實,氣氛顯得尷尬,但隨後仍以禮相待,以布農族獨有「八部合音」迎賓,進行文化交流。
穿著傳統服飾站在兩座砲台邊,看著眼前層疊山峰及雲霧飄渺,還有當地布農族耆老從旁導覽,日治時代的悲愴史實彷彿立現眼前,隨行族人輕鎖眉頭,但凝結情緒很快的就隨著相互熱情而融化,八部合音的天籟美聲迴盪山谷,似在稟知祖靈後代與世無爭的平安喜樂。
愛努族人則帶來傳統弓箭舞,向天獻上感恩。愛努族代表八幡一巖表示,看到台灣有許多人從事原民文化工作,返回日本後也要努力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日本的愛努族文化。

---------------

日本原住民愛努族 屏東體驗原住民活動
2015年03月01日 19:06
潘建志

園區安排鄒族歌舞表演讓日方欣賞,充滿剛毅精神。(潘建志攝)
日本計畫興建愛努族原住民博物館,位於屏東的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是其重要範本,228連假期間日方組團造訪,實地考查園區經營,並參加原住民傳統樂舞表演及排灣族五年祭刺福球活動,非常驚豔,直說未來博物館成立後,也要加入愛努族的文化活動。

日方之前已2度造訪台灣,對於台灣的原住民政策讚不絕口,因此積極安排第3次參訪。這次考察重點是實際經營層面,及文化活動等軟體內容。日方認為,硬體設備建設非常容易,重點是要充實軟體,才能永續經營。

園區特別安排鄒族和達悟族的勇士舞表演讓日方欣賞,一個是山的民族充滿剛毅精神,一個是海的民族充滿靈動之美,精彩表演讓日方驚豔。之後也有排灣族五年祭中重要活動「刺福球」體驗,日本貴賓都玩得非常開心。

負責制訂愛努族政策的日本內閣官房參事官小山寬說,園區的歌舞表演和體驗活動非常精彩,身為外國人,也深深為其文化之美所感動。未來規畫博物館時,也會參考園區經驗,設計文化體驗活動,希望讓國內外遊客都能喜愛、尊重愛努族文化。

園區也安排日方到營運優異的地方原住民族文化館參訪,包括屏東縣獅子鄉文物館、台東縣成功鎮文物館及海端鄉文物館,希望日方看見台灣各級政府,在原住民族文化事務的特色與軟實力。

------------------------------------------------------------

阿伊努人日本原住民 (阿伊努語:Ainu、苦夷),是日本僅存的北方 原住民族群 或譯愛努人、愛奴人、阿衣奴人(元代、明代:骨嵬、苦夷和庫野) ,是居住在庫頁島和北海道、千島羣島及堪察加的原住民1。在阿伊努語中,「阿伊努」即「人」的意思。至今,很多阿伊努人都希望人們稱謂他們為「ウタリ」(日語羅馬拼音:Utari,阿伊努語中「夥伴」的意思)。在官方文獻中,「阿伊努」和「烏塔利」此兩種稱呼都有。在日本,因為與日本人通婚多年及被強制同化,純阿伊努族基本上消失。[3] 官方估計,人口約25,000,非官方數字為200,000人以上。[1]

很多中文文獻直接用日本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蝦夷人來稱呼阿伊努人,而認為這兩者是同一個族群(例如經濟部投資業務處),惟此種觀點具有爭議性。歷史上,阿伊努人亦曾經在日本本州北部、俄羅斯庫頁島、千島群島以及堪察加半島居住過。

根據北海道政府在1984年進行的調查資料,當時在北海道有24,381個阿伊努人。不過,由於大和民族對原住民的種族歧視及污名化,很多阿伊努人都傾向隱藏他們自己的族群性,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族源,因此,現存阿伊努人比較精確的人口數目難以得知。[來源請求]俄羅斯帝國的人口普查,於1897年,有1,446人在俄羅斯帝國使用阿伊努語作為母語,在薩哈林島上有1,434人 。
阿伊努人是歷史學家、民族學家和遺傳學家最有爭議的問題之一。如今,研究人員提出了三個阿伊努人的起源的理論。

阿伊努人在體質上和一般的亞洲人相差很多。他們似乎同時具有歐羅巴人種和蒙古人種的某些特色,他們的特徵是低額多鬚,高眼眶、深眼窩、深陷的鼻根、突出的眉弓。皮膚比較黑,毛髮濃密而長,有波紋,臉上和身上的汗毛都很多,身材不高,成年男子身高約1.6米。他們的面孔具有歐洲人的特徵,語言與毗鄰的各民族和國家的語言沒有任何相似之處,男人留著紅鬍子,而且也有捲髮的傾向。
以目前的研究而言,學者還無法確定他們的起源。19世紀中期英國人類學家認為他們是歐羅巴人種的後代,是從北方的西伯利亞經過庫頁島而到達日本的。惟最近的去氧核糖核酸測試沒有顯示出任何與現代高加索歐洲人的遺傳相似(他們有與藏族、安達曼羣島原住民相似基因)。另一説法阿伊努人始祖是北上的南島民族,第三種説法是古亞細亞人。

最近的研究表明,阿伊努文化起源於鄂霍次克文化和擦紋文化的合併。[4] 1264年,尼夫赫人上訴元帝國,阿伊努人入侵尼夫赫人土地,導致阿伊努人與元帝國的戰爭。[5]13世紀開始與和人接觸。[6] 阿伊努人屬於狩獵採集社會,生活以狩獵和漁業為主,信奉原始自然宗教。[7] 採獵民族的固有特性也註定了其必然會被後起的繁殖係數更高的農耕文明之移民人海所淹沒,最終淪為少數民族並逐步走向消亡的命運。

從13世紀開始逐步受到和人勢力的壓迫

阿伊努人歷史分佈(紅)與可能分佈(粉紅)
不論遠古時代的阿伊努到底是不是蝦夷,在13世紀、14世紀左右,阿伊努文化算是達到了最高峰。之後,以北海道以南之江差和松前為中心的和人勢力逐漸強大,隨著阿伊努人與和人之接觸的日漸頻繁,和人在最後終於對阿伊努民族展開了壓制(Thomason 1999)。遭受壓制的阿伊努人也開始對和人展開反抗,雙方有了1457年的坷相曼夷之戰、1669年的相庫相郢之戰以及1789年的庫那西利·美那西之戰,阿伊努人最後都以失敗告終。18世紀本州基本上再無阿伊努人。大部分居住在北海道中部和北部的日高、旭川、釧路等地,少數遠移庫頁島和千島群島一帶,也有一部分散居在本州的一些地方。18世紀末,德川幕府直接派官吏管理千島,開闢了十幾個漁場,同時實行同化政策,要求阿伊努人改變風俗習慣,剃去鬍鬚、潔髮、穿和服、按日本方式改名換姓。1904年,歷時 阿伊努人被迫學習日語,須採用日本名字,責令停產停業的宗教習俗,如動物的犧牲和紋身的習俗 。

在1822年和1854年之間,由於和人所帶來之種種新傳染病的播散,阿伊努人的人口終於大量減少。此外,強制性的勞務和被迫分離的家庭,也都對阿伊努人當時的人口造成了影響(Thomason 1999)。

明治時期以後的制度化歧視

薩哈林阿伊努人,1909年
1868年,江戶幕府的末代將軍德川慶喜把國家大政奉還給明治天皇,日本歷史上的明治時期正式展開。1869年,明治天皇遷都江戶,並將新都改名為東京。同年,在沒有任何正式協商的情況下,阿伊努人所居住的「蝦夷地」被正式納入日本的行政範圍內,同時易名為「北海道」。次年,現代的戶口制度在北海道正式實行,所有的阿伊努人從那時候起在行政上都成了日本人。在這之後,日本政府不但沒收阿伊努人的土地,同時還將這些土地撥給新遷入的日本移民,以便鼓勵這些新移民對北海道的開拓工作。過了沒多久,北海道的人口就超過了100萬人,該地的原住民阿伊努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了不折不扣的少數民族(Thomason 1999)。

明治時期的日本政府,對阿伊努人進行種種的同化,阿伊努民族長期以來的生活習慣都受到官方的禁止,成為和人眼中的「舊土人」,被迫強行接受「日本人」的生活習慣。1899年,日本政府制定「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在這個時候,阿伊努人被授予自動日本國籍,其表面上的目的雖然是為了救濟阿伊努人和傳授農業知識,但是在將他們定義為「舊土人」的同時,卻也造成了對阿伊努人的制度化歧視,將他們刻意與「和人」做區別(阿伊努民族博物館 nd)。

二戰後的發展

現代阿伊努人。值得注意的是,其服裝穿著方式乃同和服采右衽,與其傳統左衽穿法已有所不同。

傳統房屋復原,北海道二風谷阿伊努文化博物館
1946年,北海道靜內町(現已併入新日高町)召開了「全道阿伊努人大會」,大會上以阿伊努人的「教育高度化」、「福利、保健設施共同化」等作為主要議題,成立了「社團法人北海道阿伊努協會」。1961年,該會更名為「北海道同胞協會」,對與阿伊努相關的問題都設法做出積極努力。

1984年,該會要求日本政府制定「阿伊努新法」(暫定)以取代現行的「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在這以後,為了希望新法能夠早日通過,阿伊努人展開了相當激烈的族群運動。

1992年12月,阿伊努人的組織——北海道同胞協會理事長野村作為阿伊努人的代表,在聯合國集會上發表了演說。演說陳述了阿伊努人由於日本政府的同化政策被否定其傳統文化,剝奪了領土(北海道、樺太、千島群島)和生活手段的事實,強烈抗議並要求日本政府根據《國際人權規約》,為阿伊努人的生存權利制定新法。但日本政府作了拒絕:「享有自己的文化,實踐自己的宗教,以及使用自己的語言是被我國憲法所保障的每個人的權利。但在聯合國《人權規約》中規定意義的少數民族,在我國不存在。」這種說法顯然與先前制定的《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是相互矛盾的。阿伊努人的抗議一直未斷。他們把自己作為一個少數民族的存在事實再三向日本政府、向聯合國提出來。懾於當時國際先住民自立運動的高漲,日本政府曾於1957年以改善生活條件和勞動條件為目的,修改過《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中的107號規定。但幾十年來,日本媒體、政壇很少涉及這一問題的落實情況。日本還是以「單一民族國家」姿態出現。近年,在阿伊努人中的有識之士的努力下,日本國憲法終於決定包含「尊重阿伊努人權利」的若干內容。其中包括人權保護、振興民族文化、創設自立化基金及設立審議機關等項內容。阿伊努人的抗爭由此獲得初步的勝利。

2008年6月6日,隨著G8的召開,日本國會議員一致通過法案正式將阿伊努人為日本原住民族[8],並要求政府採取措施提高其社會地位。現在多數阿伊努人是漁業與地盤工人。[來源請求]

俄羅斯境內的阿伊努人
阿伊努也是俄羅斯庫頁島、千島群島、堪察加土著。俄羅斯阿伊努人可以細分到六組:堪察加阿伊努人、北千島阿伊努人、南千島阿伊努人、阿穆爾谷阿伊努人、北薩哈林阿伊努人、南薩哈林阿伊努人。總人口100到1000人。俄羅斯政府以阿伊努人既不講阿伊努語、也不從事任何阿伊努人在社會行為和習慣的傳統文化為由,不承認其為單獨民族,也因此不能比照堪察加人的優待政策。

阿伊努人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goo.gl/Vxun3

--------------------------------------------------------------------------------

原民行動博物館 校園巡展

2015-03-04

〔記者梁珮綺/台北報導〕想了解原住民相關文化保存資料,現有行動博物館、全台北市走透透囉!台北市原住民族教育資源中心安排行動車到各校巡迴展覽,展出十六族原民相關文物,每校展期兩週,搭配四名教師到學校進行駐點授課,讓各校學生可透過文物賞析、介紹及藝術鑑賞,進一步體認原民文化、風格及其脈絡。

  • 東新國小幾名原住民小朋友全神貫注的玩遊戲。(記者梁珮綺攝)

    東新國小幾名原住民小朋友全神貫注的玩遊戲。(記者梁珮綺攝)

「覺得遊戲好好玩!」排灣族陳皓宇說,在學校學到排灣族語,回家會跟奶奶說幾句,「老師也有教其他各族的房子、衣服是什麼樣式,遊戲多玩幾次我就記起來了!」

北市原住民族教育資源中心於東新國小設立,校長徐建華表示,民國八十六年設立時,只有一間教室,現在已是一間資源中心,「每學期會安排行動車到各校展覽,每校展期兩週,到六月為止,已有八間學校報名。」展覽包括十六族的服飾、肩包、木雕、食器、陶甕、項鍊與編織作品。

教育局長湯志民指出,台北市原住民人口約一萬四千人,主要分布於內湖、南港、文山與北投區。國小生部份,佔全北市的四十五.二%,國中生約十五.五%,原住民文化保存相當重要,大推原住民行動博物館。

------------------------------

阿伊努人:鮮為人知的日本真正原住民族
2017-10-03 https://bit.ly/2MDWlcC
日本的民族構造很簡單,除了大和民族外,還有個生活在北海道的少數民族——阿伊努人,不像我們中國56個民族,自己都數不過來。不過日本的這個少數民族跟我們的少數民族又不一樣了,他們不管在體型特徵上還是在生活習慣上,都跟日本的和族有著很大差異,而且阿伊努人才是日本真正的原住民。
阿努伊人少女
一、阿伊努人的悲慘歷史
阿伊努人以狩獵、採集為生的族群崇拜自然和動物,使用的語言與其他任何語言都沒有聯繫,而且還有著一些與眾不同的習俗,例如在嘴唇上文身。據日本史料記載,阿伊努人在公元五世紀的時候被稱為「毛人」,因為他們皮膚較黑,毛髮濃密,臉上和身上的汗毛都很多,身材矮小,成年男子才1.6米左右。
直至今日,我們對當年阿伊努人怎麼到日本列島生活的還無從知曉,有人認為他們的祖先是在新石器時代早期就從東南亞遷到日本的,也有人認為阿伊努人是阿拉伯移民,他們在某個時期控制了東北亞廣大地區后佔領了本州諸島。但是隨著日本一些部落向北方移民,他們的地盤就不斷縮小。公元七世紀時,他們被稱為「蝦夷人」,即夷狄的意思,這是當時日本占統治地位的和族反動統治者對它們的鄙稱。
公元十八世紀末,德川幕府直接派官吏管理千島,開闢了十幾個漁場,同時實行同化政策,要求阿伊努人改變風俗習慣,剃去鬍鬚、潔發、穿和服、按日本方式改名換姓。公元十九世紀以後,日本開始對北海道等各島進行開發,普及大和民族的文明。這樣一來,阿伊努人的傳統生活方式進一步發生了變化,他們放棄了傳統的捕漁和打獵,成了過定居生活的農民。
日本北海道日化的阿伊努人
在百餘年年的時間裡,阿伊努人不斷被外來的和族壓榨和歧視,不但被強制日化,自己的文化也可以說被破壞殆盡,與此同時,他們的人口規模不斷縮小,據統計,截至2014年,北海道的阿伊努族人數為16786人。因為與日本人通婚及同化,純阿伊努族基本上消失。這個曾經日本列島最早的主人,面臨民族滅絕的境地。
二、阿伊努人的風俗文化
阿伊努人有自己的節日和祭祀活動,最有名的是「熊祭」,他們喜歡用鑿子在剝了皮的圓木上雕刻動物,尤其是熊的形象,日本稱之為「阿伊努雕」。阿伊努人具有豐富的文化遺產,善於刺繡,喜愛舞蹈。他們創作了不少詩歌,憑著記憶代代相傳。有一部分從歷史上流傳下來的阿伊努族語的長篇敘事詩,內容豐富,朗誦一遍都需要很長的時間。阿伊努人有自己的語言——阿伊努語,屬抱合語。這是一種獨立的語言,屬於馬來—波利尼西亞語系。
阿伊努人獵熊
目前,世界上除阿伊努人以外,只有愛斯基摩人和美國印第安人使用這種語言。日本東北部的地名,許多來源於阿伊努語。如:「札幌」,原意為「大的河谷」;「小樽」,原意為「砂川」;「名寄」,原意為「烏鴉出沒的城市」等。阿伊努民族對日本列島的開發,包括文化發展是有貢獻的。
日本最早的原住民——阿伊努人
近年來,日本國內成立了專門機構研究阿伊努語,並出版了代表阿伊努民族文化的許多古籍。另外,研究阿伊努族歷史,也是遠東考古學家的重要研究課題之一。他們經常就這個問題舉行國際會晤,進行科學考察。但是,在日本從事阿伊努族問題研究的人極少,因此,阿伊努族的古老文化仍受到滅絕的威脅。
日本阿伊努人
三、令人恐懼的阿伊努熊靈祭
英國女探險家伊莎貝拉·伯得(IsabellaBird)的翻譯Ito先生在他們1878年第一次與北海道阿伊努人相遇時有些崩潰:「他們是狗,不是人!」伯得的評價寬容得多——「令人稱奇的野蠻人」。她說這些人中「有兩三位,那真是我所遇到的野蠻人中看上去最猙獰的,然而一旦他們說起話來,臉上流露的喜悅神情如同女人的微笑般溫和」。不過,在她1880年出版的《不為人知的日本》探險書中,似乎解釋了一件事:他們終歸是野蠻人,不論是否令人稱奇。這位探險家目睹了阿伊努人的熊靈祭,被震驚了:「最令人不安的是他們怪異神話中的熊靈祭。北海道熊是熊中的佼佼者,但叫人無法理解的是引發熊靈祭的情感根源。儘管這些人在殺死熊后妝點它、祭拜它,將熊頭高掛起來,但他們也設陷於它、殺了它、吃了它、出售它的皮毛。毋庸置疑,這隻野獸的力量激發了阿伊努人的崇拜,他們也因這種熊靈崇拜而與其他野蠻人有所不同。阿伊努人對別人的最高讚揚就是把他跟熊的能耐相提並論。」
被阿伊努人收養的熊
多數阿伊努人並不稱自己是熊的後代,獵殺它們時也並無禁忌,可見熊不算阿伊努人的神聖動物或圖騰。但一些山居阿伊努人認為自己是熊的後代,一則神話中說到一個阿伊努女人懷了個熊孩子。他們以此為豪,這些人被叫做「KimunKamuisanikiri」,他們認為自己「是山神的孩子,是統治山脈之神的後代」。所謂山神就是熊。或許對山居阿伊努人來說,熊說得上是圖騰動物,但就阿伊努人整體而言,這個說法似乎並不成立。引起世人注意阿伊努人的是他們的熊靈祭慶典。在冬日之末,阿伊努人會去捕獵小熊帶回村中。捕到的熊仔如果很小,阿伊努女人會用自己的乳汁餵養,要是村裡沒有女人可以哺乳,就親手或是嘴對嘴餵養。小熊和家中的孩子們一起玩耍,長大到跟熊仔擁抱讓人感到太有力了,或是它的爪子長到能夠傷人時,就會被關進木籠子里,呆上兩到三年,這家人喂它魚和稀飯,直到它被獻祭。在捕獲小熊、豢養它的整個過程中,他們並不視之為一頓盛宴,而是將這隻熊視為萬物之神,或說是高於人類的神性存在。
阿伊努熊靈祭
在北海道,熊靈祭一般在9或10月舉行。舉行熊靈祭那家的男主人會邀請親戚朋友來參加,在小一點的村子,幾乎全村都會參加,外村人也會受到邀請。邀請函是這樣的: 本人即將把熊獻祭于山中神明。我的朋友和師長們,請到我的宴會上來。屆時我們一同滿懷盛情,送走神明。來吧。儀式正式開始前,阿伊努人向神熊致歉,強調他們已經盡一切可能善待它,現在到了無法再繼續餵養它的時候了,不得不殺了它。所有人聚集在籠子前,一名專門的發言人告訴熊,他們即將送它回它的祖先們身邊。他為他們將要做的事道歉,希望熊不要生氣,也安慰熊說,過程中會餵給它許多糕點和酒。英國傳教士Batchelor在1877到1941年與阿伊努人一同生活。儘管當他第一次遇見阿伊努人時,(大和民族的)日本人告訴他這些人壓根不是人,但傳教士毅然決然來到部落與他們一同生活。他決定向阿伊努人傳教,讓他們了解上帝,再告訴日本人他們所不知道的阿伊努人的語言和文化。
阿伊努養熊的婦女
他曾記錄下這樣一段熊靈祭場景——部落的代言人開始向熊說明情況:哦我的神明,你曾被送到這個世界來讓我們捕獲。神聖的小神明,我們崇拜您;但願您能聽到我們的禱告。我們餵養您,克服萬難把您養大,全都是因為我們如此愛您。現在,您已經長大,我們將要把您送回您父母身邊。請為我們說說好話,告訴它們我們對您友善。請您再次回到我們身邊,我們也將再次獻祭您。被繩子綁住的熊在這段禱告詞之後被放出來,人們會向它射出鈍箭,以此激怒它。在徒勞地掙扎后,熊會被綁到柱子上,摁住脖頸、堵上嘴。兩根棒子夾住它脖子,人們合力使勁擠壓,將熊的最後一口氣擠出胸腔。村中最好的射手在最後時刻向野獸的心臟射出一箭,但必須保證熊不流血,他們認為熊在這時候見血非常晦氣。
熊死後,男人們喝還熱的熊血,相信熊的勇氣、力量及其他優勢會因此傳於人身。有時也在身上塗熊血,這樣能為狩獵增加成功率。熊死後,阿伊努人連頭一起剝下它的皮毛,安置在房子東窗,割下一塊新鮮熊肉放在它嘴邊,另有一碗煮熟的熊肉,還有一些包子和魚乾,他們開始向它禱告。當熊被認為已經享用完了自己的血肉,主持盛宴的男人頂禮那碗肉,然後與在場的所有人分而食之,不論長幼,都必須嘗一口。它被稱為「奉獻之碗」。生肉也被煮熟了頂禮、分食。不吃的人將不再被視為同胞,因為他過分怯懦。熊頭最終會從皮毛上切下來,安置在一根長桿頂端,插在屋外聖棍旁,讓它腐爛到只剩頭骨。阿伊努人並不僅僅在熊靈祭時祭拜頭骨,他們時不時地就會去祭拜它。阿伊努人告訴 Batchelor 傳教士,他們相信被獻祭的熊靈會安居於頭骨之中,這也就是他們將頭骨稱作 「神明的守護者」 或「最尊敬的神明」 的原因。
四、阿伊努人的現狀
二戰後,日本幾乎沒有實施任何有關阿伊努人的特別政策,導致對於阿伊努人的教育以及就業歧視依舊存在。
1961年,北海道開始實施一些提升阿伊努人生活狀況的政策,包括生活館與公共浴場的建造,並從1974年開始推行一些提升社會福利、教育與文化狀況的綜合政策。
現代阿伊努人種
不同於中國的「大雜居,小聚居」的狀況,日本阿伊努人幾乎完全與和族混在了一起,幾乎沒有形成自己的獨立或封閉的社區。根據 2006年的《北海道阿伊努人生活實態調查》,北海道內約有 23000 阿伊努人,同時東京都內約有 2700 人。
同時,目前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已經完全現代化,與傳統的日本人幾乎沒有任何區別,同時阿伊努語的使用機會也較少。阿伊努人之間有時會用阿伊努語交流,不過許多人只會一些簡單的會話,有些人不會說,只能聽。
阿伊努人遊行
從1972年開始,每隔七年,北海道都會實行《北海道阿伊努人生活實態調查》。根據 2008年的調查,阿伊努人的生活保護率(可以理解成低保率)為北海道全體水平的 1.5 倍,日本全國水平的 2.5倍。同時,大學的入學率極低,即使將樣本限定在30歲以下的人,這一數字也僅有日本全國的一半。有7成受訪者表示存在經濟上的困難,同時在希望進入大學學習但無法實現的人中,有四分之三的人都表示主要棄學理由為經濟狀況。對於居住在北海道外的阿伊努人,自1988年起便沒有進行過較為全面的調查,因此這一群體的狀況較為不明。 https://bit.ly/2MDWlcC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