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子外交vs.外交騙子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10-16
◎ 魏世昌
報載台灣捐助友邦吉里巴斯約台幣四千五百萬購置平底運輸船,以改善其離島與本島交通,結果截至目前為止,該筆經費竟沒有被匯到造船公司,而是被轉到某海外帳戶。對此,吉國政府商務部長表示,那筆錢已經「被偷了」,他們也無能為力。
筆者雖然不是外交官和作外交決策的人,但忍不住想問(恐怕也是大部分民眾同樣的疑慮),當初為什麼不是由我國官方直接出面向廠商購置,然後再把船隻轉交給吉國政府?是真沒想到,還是程序繁雜、困難?抑或是官員腦筋死板不知變通?
儘管這筆援外款項相對於我國過去動輒數十億元捐款,金額並不大,但撒出去的錢「被A走」進邦交國首長私人口袋或遭竊,在援助外交上已不是先例,不管是前薩爾瓦多總統涉嫌侵吞我政府的地震賑災一千五百萬美元,及賴比瑞亞前總統泰勒私吞我國提供的高額經濟援助兩千萬美元等,之前多有錯誤的事例,我外交官員豈能一再無知又不慎?
畢竟政府撥出去的每一分錢都是人民納稅的血汗錢,錢當然要用在刀口上,否則如果只是把錢送出去就了事,就算我們不承認自己是凱子外交,也難保其他友邦把台灣當成「有錢必應」的凱子國啊!
(作者為軟體工程師,宜蘭縣民)
外交部丟錢 檢察官丟人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10-16
◎ 黃帝穎
國際媒體報導,馬總統同意我國援助友邦吉里巴斯共和國的一百五十萬美元(約四千五百萬台幣),供該島國購買登陸艇,連接其離島與本島交通,但該筆經費沒有被匯到造船公司,而是被轉到某海外帳戶,吉里巴斯商務部長表示,那筆錢已經「被偷了」。可議的是,我國外交部發言人兩手一攤,說是「吉里巴斯內部問題」。
同樣是外交款「被偷了」,二○○六年外交部推動台灣與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建交款「被偷了」,部分媒體大力批判,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外交部長黃志芳也負起政治責任,宣布請辭獲准。邱義仁還被台北地檢署列為貪瀆被告,並限制出境,檢調還大動作搜索邱義仁住處及行政院副院長辦公室,但最終查無貪瀆事證,對邱義仁及黃志芳不起訴處分。
相較之下,民進黨的政務官辭職負起政治責任,檢察官更立案偵辦,嚴格檢驗外交款的每一個細節,以追查法律責任;但國民黨執政,同樣是外交款「被偷了」,外交部卻是兩手一攤,說是「吉里巴斯內部問題」,檢察官未能秉持相同標準,以貪瀆罪進行偵查。很清楚的,一樣是外交款被偷的事件,但檢察官與部分媒體對於藍、綠官員在法律責任與政治責任的追究上,顯然有極大的差別待遇。
(作者為律師,永社理事)
2014-10-16
◎ 陳青田
我國人民非經許可不得擔任中國黨政軍職務,為兩岸條例明文規定,朝野之間縱有政治立場的分歧,但都同意此項條文的重要性。國安局曾證實有一六九位台灣人在中國擔任黨政軍職,但陸委會不但將涉案範圍縮至三十三人,甚至最後只開罰一人。然而,這些兼職中國黨政軍的,多為各地台商會長、幹部,他們早被中國利益挾持,也是國民黨忠實樁腳,更是穿梭兩岸為中國鋪陳統一的要角。
尤其,過去政府管控的對象,大多集中在國安、軍情及政務人員,對於以學術之名,來往兩岸、參與機密計畫的學術領域人士,則已成為國安管控機制的漏洞。這些學術界人士,拿科技部經費或政府研究費,卻出走至中國中科院「遙測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平潭綜合實驗區、南海研究院等任職,他們帶走機密資料,擁有頂尖專業知識,熟知台灣產業發展及國防科技,如今僅懲處一人,未來接受機敏研究計畫的學者,出走中國恐將無法勝數。
孟子說: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就是說,無卵頭家馬政府,不願堅持法度的陸委會,縱容這些人出任中國黨政軍要職,將導致台灣滅亡啊!
(作者為退役中校,現任大學助理教授)
大愛新聞改革自救會聲明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10-15
食安風暴接二連三,自許「良心企業」的頂新集團,竟每爆必中。但為什麼這樣的黑心企業,並沒有在九月初的餿水油風暴倒下?還能左腳跨台灣之星,右腳踩中嘉有線電視系統?護航者之一,即是全台最龐大的慈善團體,全球有五千多位新聞採訪志工的慈濟基金會。
十月八日,當大愛新聞第一時間刻意漏報食安事件,「大愛新聞改革自救會」即於次日傍晚發布新聞稿單,譴責採訪主管屈服於高層指示。之後,大愛台高層葛傳富先生,竟向外界辯解「因為消息還不確定,需要先查證」。事實是那兩日新聞部根本沒派記者去查,沒有任何進行報導的指示。而且全台媒體早已報得沸沸揚揚,為何還需花費兩天時間查證?
其實在今年六月份,大愛記者受主管指派,赴彰化為頂新魏家「漂白」去年底發生的銅葉綠素混充油事件,採訪他們「修古厝蓋園區」、「捐地給慈濟」、「嘉惠鄰里」等事蹟。如果大愛台認為這樣做並非「漂白」,又何以在自救會公開指責後,連夜將相關新聞從網站下架?難怪傳播學者管中祥教授會說,「善」新聞未必是「好」新聞。
本會早在七月份即公開發表《大愛新聞改革宣言》(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252446541632806.1073741829.243822732495187&type=3),點出「廣告化新聞」、「宗教業配」、「內部管理失序」、「宗教人士干涉新聞編採」等光怪陸離亂象,並提出十四項改革訴求。只是,當時願意相信的人不多,新聞部高層更無心改正。直到這次大愛新聞護航頂新事件,大家才驚覺,原來改革宣言描述的崩壞情形是真的。
慈濟領袖證嚴法師年初對天下雜誌說:「媒體讓台灣失去信任。」我們今天,必須很沉痛地說:「大愛新聞讓慈濟失去信任。」
當台灣人良心已經覺醒,當全國抵制行動蔓延,自救會與全國教師總會等數個民間團體嚴正呼籲頂新集團與大愛台,正視以下訴求:
一、頂新集團應每週召開記者會,公布善後處理進度,直到所有賠償執行完畢。
二、頂新集團相關企業,永遠退出食品業,也永遠不得跨足媒體業。黑心持股應全數捐為食安基金。
三、大愛新聞刻意漏報重大食安訊息,有失媒體職責。新聞部門經理、採訪主管,應立即公開道歉。
四、大愛電視與頂新魏家的病態關係,大愛台總監應公開說明。(完整版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daaitvnewsreformation)
------------------------------------
2014-10-15
◎ 曹啟鴻
假油己是全民公敵了,但假報有如摻偽的清香油津津有味,但久了,精神食糧恐又有污染。現值選舉又有候選人仍拿出八八風災發生當天本人不在屏東的假消息在攻擊,或救災時神隱的不實言論;最近的食安風暴「神隱」「未道歉」的假新聞又來了,顯然很多民眾閱報後會相信,有地方記者在部落格、臉書發表感嘆文說,新聞係由總社杜撰,卻假地方記者的名字刊登,連繪聲繪影的「黑衣人」都是媒體造出來的。追求真相、追求政府責任是公民社會的精神,屏東縣政府願實情經過向大家說明,並接受社眾指正、檢驗、改進與中央合作建構安全食安環境。
郭烈成在屏東鄉間違法煉油,經毗鄰住戶多次向縣府檢舉未果,這個部份縣府團隊始終強調要負起橫向連繫、警覺性不足的責任。但我們也要同時說明三件事:
第一,屏縣衛生局接獲檢舉立即前往稽查,並函文當時高縣衛生局查證流向及用途,獲回覆未做食用油,未違食安法結案。在此錯失先機,並讓檢舉日後導向環保稽查。
第二,檢舉人後來向屏縣環保局幾次的投訴,都是以有臭味、水溝排出廢油為主訴,稽查人員依法行政稽查,並曾由檢舉人陪同或夜間前往,其中二次查獲污染事證,予以罰鍰,就外界觀感來說,確是不痛不癢。這是行政權的侷限,我們既不能監聽,也不能跟監。
第三,民生犯罪問題很複雜,我們深知行政的侷限,一定要透過司法偵查,縣府特請15位警官(民生小組)進駐在屏東地檢署在檢察長特定辦公室上班,全職全時接受屏檢指揮調查民生案件已多年了,這是全國唯一。當檢舉人到台中市警局告發的同時,屏檢其實已啟動偵查,15位警官及環保局人員都參與辦案。
屏檢更加緊動用南部打擊犯罪中心、環保稽查大隊、保七總隊,用跟監、監聽及偽裝等司法工具,仍歷時近10個月;其間雖跟監郭嫌載劣油進入強冠仍無法破案,幹警在喬裝環保人員,稽查強冠與葉嫌閒聊卸除其心防,葉嫌親口說出「強冠只做食用油」的關鍵證詞,罪證齊全才收網破案。現行工廠登記證可同時製造食用油及飼料油,郭嫌與葉嫌可左右閃避稱做為飼料用油時,也可能逃法網。
斬立決或堅決去職最能大快人心,縣府團隊檢討地方政府應負的責任主要是違章工廠稽查疏失,因此才決定由相關主管共同承擔,除環保、衛生之外,工商、地政與農業均與土地及工廠管理相關權責,五位主管如果當下立刻去職,反而立刻卸下重擔,多留一天多一天的煎熬多負責任。我們要同仁將未做好的違章工廠清查及管制工作,在十月底前把相關的基礎工作建制持續做好;即刻展開五局處聯合稽查工作;這段期間同仁很努力的在9月11日的查察中發現正義、永成及進威合艙進口飼料油及食用油,油品相互借還,縣府即刻通知高市衛生局、檢方及立委,追蹤油源管制及邊境檢查事宜,讓食安大黑洞現形,也算是補過建功。
這次的從劣質油衍生的食安風暴主要癥結在於沒有分廠分照,沒有源頭管理,飼料用油、廢食用油誰來管?油來油去仍會油到不該去的地方,屏東縣政府不迴避該負的責任,但要強調的是,早在3年前,我們就著手成立綠能園區,針對再生能源也包括處理廢食用油、廚餘等轉化為生質柴油的設廠基地,現今正在辦理環評程序,我們會繼續努力,希望中央設置廢食用油基金協助推動及研發,繼中國上海的地溝油變生質柴油荷航飛上天後,台灣也能為生產生質柴油升級努力,供汽車、發電及飛機使用,廢食用油才能有好的去處,也能為台灣綠能發展邁向另一里程碑!(作者現任屏東縣長)
-------------------------
1850~1894黑水溝沉船紀錄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10-15
◎ 沈建德
近三千噸的海研五號在澎湖不幸發生船難,不管原因為何都告訴我們,即使是現在,航行澎湖水域仍不安全。
根據James Davidson著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 l903等之研究,光是一八五○—一八九四年,「黑水溝」沉船大船就有八十三艘:計英國四十四艘,德國十七艘,美國八艘,法國四艘,挪威、丹麥各三艘,泰國、荷蘭、新加坡、西班牙各一艘。其中有多桅大帆船、輪船、軍艦,可見當年唐山過台灣之難。即使在一八五○年後輪船、軍艦本身都有動力、無須風帆,英美德法日軍艦都要船沉黑水溝了,清初「唐山過台灣」的船隻更小,無氣象預報,又無動力,其下場如何不問可知。
因為台灣四周洋流終年向北,冬季,中國沿海洋流則是由北向南,唐山過台灣,除了風大水急,還須面對危險側流。一六九七年二月親身渡黑水溝的郁永河就說:「台灣海道,惟黑水溝最險。」
大船都翻了小船還用說?唐山十個偷渡六個沉船,上到台灣只有四個,這是從前十去六死說法的意義。又因本土性瘧疾、登革熱等瘴癘,中國謂之水土不服,十個死九個,足證台灣人祖先來自中國是國民黨虛構神話。
我們為海研五號兩位台灣研究員致哀,同時告訴大家,所謂「唐山過台灣」困難重重,別輕易相信不實的歷史課本、統戰語言。(完整版請看https://www.facebook.com/TPGOF第一三四篇)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自耕農)
----------------
扁之血統
 
  陳水扁自2000年5月20日以後,頻頻說「台灣和中國源自相同血緣」,看過本網站www.taiwannation.com.tw 「血統獨立」者都知道,這句
話是錯的。陳水扁也說,他是福建詔安的客家人。但根據本人的研究,這句話也可能是錯的。他應該是麻豆社的西拉亞平埔族後代。

  神主牌記明祖籍是福建詔安其實不是陳水扁之所以說他是福建詔安的客家人,是因為他家的神主牌上寫著,他的來台祖陳烏從福建詔安過來,到陳水扁時已經第9代,所以,有人推算,陳烏是乾隆時期來台。可是陳烏之前的祖先是誰沒有記載,這和部分漢化的原住民同一模式,其族譜把漢化祖記成來台祖,然後隨便寫個中國籍貫,後世不察,就都信以為真。另一部分的漢化原住民,則是以滿清官吏或士兵之姓為姓,以其族譜為族譜,記得密密麻麻,其實都是垃圾,後世卻把他們當祖先。

  從地理環境判斷,陳水扁不可能是客家人,也不可能是和佬人從日據初所畫的麻豆地圖(見附圖)來看, abien.JPG (182717 個位元組)(點選左圖可放大圖片) 陳水扁的老家西庄,南方緊鄰曾文溪,隔岸是目加溜灣社平埔族。西庄之東北方有番子橋埤(離西庄只有幾百公尺)、番子田埤及番子田(今改名隆田,而兩埤今已改為葫蘆埤)、中協及果毅麻豆社舊址,東南方有番子渡頭。其西方是麻豆鎮,鎮上地名有番仔巷、番仔宅、番仔寮、公廨埔、尪祖廟,而西北方有2000年歷史的麻豆社平埔族的貝塚遺址,以及鹽水鎮的番子厝、番子寮。從以上的地理環境來判斷,陳水扁家四面都是「番」,不可能是客家人、也不可能是和佬人。

陳水扁即使是客家人也只有1/256血統  陳水扁的祖先乾隆時期就已來台,距今已200多年。兩百多年都生活在「番界」,血統如何不問可
。而且唐山過台灣,大多「有唐山公無唐山媽」,都是單身男性,娶妻對象只有台灣女性,這樣,生出來的第2代只有1/2的唐山血統。這些混血兒大都也必須找台灣配偶,這一來,第3代的唐山血統只剩1/4,第4代只剩1/8,依此類推。陳水扁自稱是第9代,血統上頂多可能只有1/256客家血統,是如假包換的台灣人。台灣沒有幾個真正的和佬人或客家人,陳水扁也一樣。今日自稱的和佬、客家,絕大多數都是原住民變的,背叛祖宗、違反天理。
民視替陳水扁尋根差點被關顯示中國害怕謊言被掀底  民視記者曾去福建詔安替陳水扁尋根。據李記者告訴本人,他們是根據他家神主牌所寫的地點去找,地點找到了,可是中國官員不給他們看族譜,據說還差點被關。這種做法令人起疑。因為,照理來說,若陳水扁的祖先真的來自福建詔安,族譜應有記載,為了統戰,拿給民視記者回台灣替中國免費宣傳,應是大功一記。不給看族譜,顯示中國心虛,陳水扁的祖先必然不是來自中國,族譜上沒有,所以不敢給記者看。

陳水扁來自那裏?麻豆社平埔族  那麼陳水扁的祖先從那裏來?為此作者親訪西庄3次,並到學甲陳氏宗親會查詢,因為,據說學甲是台
南地區陳氏的發源地。但宗親會的人告知,學甲陳氏是和佬人,而陳水扁家中神主牌所寫著的是客家人,所以西庄陳氏和學甲陳氏無關。
  不過,據陳水扁西庄的宗親說,他們聽過,其祖先有的從庄西的山菱溝搬來,有的是從庄東的崁仔下搬來,都離西庄不到一公里,古時的大地名是番子橋埤地區。番子橋埤住的當然是「番」,不是客家人,也不是和佬人。而番子橋埤的「番」是那一社?從古地契來看,是屬於麻豆社的西拉雅平埔族。例證如下:陳水扁的故鄉西庄番子橋埤
地契1.
乾隆46年(1781)麻豆社番 婦投仔達,女蠻仔、漳仔、丹仔,將座落於番子橋埤土地拾壹坵,以銀一百二十六圓賣予謝衷達。
地契2.
乾隆48年(1783)麻豆社浮葛、大芮父子,將座落於番子橋埤土地六坵,以銀二十六圓賣給謝宗賜。
地契3.
嘉慶17年(1812) 麻豆社大埕內郭啟榜,將座落於番子橋埤自置田四分,以銀伍拾伍元賣給麻豆社婦人老蠻。

地契證明陳水扁屬於麻豆社  這3份地契都證明番子橋埤是麻豆社的社地,西庄當然也是。而,從本網站www.taiwannation.com.tw 「血
統獨立」的「3.地政資料否定台灣人是中國人」知道,乾隆時期嚴禁閩客進入社地;不能買賣,也不能以土地做為抵押品,規定既然如此,閩客必無法在番子橋埤、西庄生存,不可能有閩客後代。這3份地契所記載的,謝衷達、謝宗賜在番社買地,而郭啟榜在番社賣地,從姓名上看像是漢人,其實不是,應是漢化的麻豆社平埔族,否則他們在番社區內買賣土地違法,田必被沒收。而這件事實也顯示了,西庄、番子橋埤在乾隆時就有平埔族漢化。  我們知道,陳水扁的「來台祖」陳烏大概是乾隆時期「來台」,「落腳」在西庄附近,也一定有田產否則不可能一傳九代。但是,由乾隆的規定可知,漢人是不准在番地置產的,陳烏有產,必是麻豆社人,不是乾隆時期「來台」「落腳」,而是幾千年前就居住於此的麻豆社人,否則必被逐出。只因為乾隆時代漢化、改用漢姓,後代子孫不知,遂以為祖先來自福建。

麻豆社的歷史
  附圖左邊是麻豆社平埔族的貝塚遺址,據鑑定,
有2000年的歷史。麻豆社以此為起點,向南發展,形
成麻豆鎮,向北形成下營鄉。東方的官田鄉、六甲鄉
當時還是鄒族的生活領域。由於滿清強制執行漢化政
策,麻豆鎮、下營鄉的麻豆社平埔族大都屈服於滿清
的淫威。有骨氣的,土地被漢化者仗官勢霸佔後,唯
有向東才有荒地可墾,時間大約是1760年以後。根據
記載,1774年已經擴散到官田鄉的中協,1779年抵達
柳營鄉的果毅(見附圖)。比較詳細的遷移歷史是日本人
伊能嘉矩百年前所做的田野調查。

麻豆社西拉雅平埔族天生不屈
  麻豆社,屬於西拉雅平埔族。幾千年前來自屏東
小琉球。天生不屈,長期反抗荷蘭及外來人種統治,
1639年順服荷蘭統治的人口有3,000人,受洗為基督徒
者215人。鄭氏據台時期(1661~1683),麻豆社沒有漢
化,康熙台灣地圖顯示,公元1704年前似亦未漢化,
直到1717年,因為文獻上在1717年的諸羅縣誌有麻豆
街的記載。「街」是漢化的代表,上述記載似乎表
示,麻豆社是在康熙時的公元1704年至1717年間才大
量漢化的。
  由荷據時麻豆社就有3,000人,證明陳水扁是平埔
族從荷蘭的資料可知,當時順服荷蘭統治的有3,000
人,以「台灣人口成長模型」推估(見本網站
www.taiwannation.com.tw 「血統獨立」的「2.從人口成
長證明台灣人是原住民」的文尾附錄),至1995年底,
光是順服荷蘭統治的麻豆社平埔族人口就應有12萬,
不順服的有多少還不知道。荷蘭地圖雖有顯示麻豆社
外還有人,但人數不詳。不過以這12萬就可以證明陳
水扁是麻豆社人。前面說過,文獻及田野調查證實,
麻豆社是由麻豆鎮,向下營鄉、官田鄉、六甲鄉繁
衍。而截至2000年9月底這四個鄉鎮的人口是,麻豆鎮
47,498人、下營鄉25,129人、官田鄉23,913人、六甲鄉
25,271人,合計是12萬多。我們知道有外流人口,但不
順服荷蘭統治的未計部分應足以抵消,所以,不只陳
水扁是麻豆社人,連這4鄉鎮的人也都是,除非是外地
遷入。
  陳水扁的族人在1774年時大多已經漢化,當然不
知道自己的身世雍正12年(1734),麻豆鎮建關帝廟(位
置如圖),乾隆39年(1774)重建,捐建者的姓名大多為
漢人姓名,但這些人應該都是平埔族,因為乾隆嚴禁
漢人在「番界」置產,捐建者不可能是真漢人。這顯
示了麻豆社人在1774年時大多已經漢化並且歸化,難
怪陳水扁的「來台祖」陳烏是在乾隆年間「來台」。
由整個大環境來看,陳烏是在乾隆年間漢化才對,不
是乾隆年間來台。另外,關帝廟的捐建者除了漢人姓
名以外,還有平埔姓名。例如石涼、米涼、加弄、沙
來、卓干、知甲、大芮等總共18個。這說明了,早在
乾隆時代,麻豆社不但文化上漢化,連宗教上也漢化
了。
  日人伊能嘉矩的田野調查中說,自有歷史記載之
時,麻豆社平埔族係居住在麻豆庄內竹林與古榕叢生
處,向西庄、官田、六甲方面開墾,200年之前,大多
數漢化改稱和佬人。厭惡漢化者東移至番仔田(隆田),
當時還有200戶1,000人。但1897年時番仔田「番戶」只
剩60戶200人。可見形勢比人強,不漢化無法生存,麻
豆社人大都漢化了。可是現在卻都自稱是和佬人、客
家人。

社內文書記載,麻豆社平埔族以陳姓居多
檢驗DNA必能證明陳水扁是平埔族
  1891年10月9日麻豆社內文書記載,有老番米文
益、葉老英、陳振旺、李財、李獅、陳定、陳銅治、
陳同,通事陳朱陞、蔡新拔,陳姓居多數。既是
「番」,卻有那麼漂亮的漢姓,可見在100多年前就已
深度漢化,後代自稱是漢人是必然的。陳水扁姓陳,
他家離番仔田才一兩公里,是不是這些陳姓者的後
代?應該可以查出來,認祖歸宗。否則,也可和最近
出土的麻豆社人遺骸比對看看,若查出DNA有關連,
就可證明陳水扁確是麻豆社的平埔族。
  陳水扁之所以會深信自己是福建詔安的客家人,
可能是因為相信族譜的關係。但族譜之不可靠已經到
達必須丟掉的程度,陳水扁應當注意。

假族譜到處是,騙了台灣人也騙了陳水扁
  例如,蕭家是世居桃園宵裡的凱達格蘭平埔族,
但因乾隆時就被賜漢姓、改漢名、改母語,不講凱達
格蘭話,改講客家話,屬於四縣腔。1960年代新做族
譜,蔣介石就根據蕭家的姓和所使用的四縣腔客家
話,替他們尋根製做族譜。由於蕭家姓蕭,講四縣腔
客家話,所以祖先必然來自廣東梅縣。在廣東梅縣,
蕭家的開山祖為蕭槐,所以,桃園宵裡社的蕭家祖先
就被指定為蕭槐。再根據中國早已做好的各姓族譜,
把漢化後的桃園宵裡社的族譜接到廣東梅縣蕭家,再
接到蕭槐世系,然後往上逆溯,如此,桃園宵裡的凱
達格蘭平埔族,不但來自梅縣,和漢初三傑的蕭何也
有親戚關係,而黃帝是其祖先。天大的笑話,可是台
灣的族譜大都如此,卻很少人注意。

台灣族譜被接到中國族譜上
尋根者要小心切莫尋到桑寄生
  由於蕭家假族譜在1960年代就做好,等到1979年
楊緒賢編「台灣區姓氏堂號考」時,把蕭家假族譜用
上了,楊緒賢在書上說:「蕭氏族人渡海來台者,派
別列述如下…..蕭那英入墾今八德」。蕭那英,原名知
母六,是第一個被漢化的桃園宵裡社凱達格蘭平埔族
頭目,漢化後改名為蕭那英。想不到第一個漢化祖,
竟然成為來台祖、開山祖。這不是楊緒賢的錯,而是
中國人手段太兇殘,連學者都騙過了,普通人豈有不
上當之理,陳水扁也一樣。不過他的族譜只有台灣祖
先,沒有被接到中國族譜上去,像這種族譜大多是漢
化族譜,認真查一下就可知道,陳烏應是陳水扁的平
埔族祖先中第一個漢化的人,不是福建詔安的客家
人。

族譜已淪為中國對台統戰工具
弟弟知道自己是平埔族哥哥居然不知道
  再例如,出身彰化鹿港的某要人。鹿港屬馬芝遴
社貓霧拺平埔族人,但這位要人有漢人族譜,而且這
本族譜曾經被中國大陸選為樣板,在台北展覽過,做
為對台統戰的工具。這位台籍要人說他是中國人,可
是從未說過是馬芝遴社貓霧拺平埔族人。所以連作者
也相信他是純種和佬人。有一天,我去拜訪他弟弟,
言談間他順便問及我的研究內容,談到台灣人的血
統,他馬上說,他有番仔媽,她的墓很大很氣派,但
他祖父的墓很小很寒酸。雖然兩座墓離不遠,不注意
找的話會找不到阿公的墓。

明明是平埔族卻說是中國人
  原來,平埔族很多是母系社會,女性掌權,男子
招贅,在家中沒有地位。要離婚,只須把先生的個人
家當---草蓆、鐮刀、煙斗等,用草蓆包好,丟在門
口,等他工作回來,進門時看到這包,就會識趣的揀
起來、離去,永不回頭。
  這位要人的阿公顯然也是平埔族,可是他卻說自
己是中國人,真是可悲!
  但願陳水扁把族譜、血統弄清楚,再談台灣人和中國人源自共同的血緣吧。

否則害了自己也害了台灣人。

 
作者:沈建德,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現在自費專職研究台灣主權,及相關的史地、政治、文化、血統等問題。
   Fax:08-753-6335

----------------------------------------------------------------

海闊台灣」啟航 記錄東海岸美景文化

2014-10-16

〔記者林欣漢/基隆報導〕台開公司與海洋大學合作「海闊台灣」環島探視計畫,首次以搭乘帆船方式,從基隆碧砂漁港出發前往墾丁後壁湖,展開為期六天的東海岸探勘活動,昨上午啟航,沿路記錄台灣東部龍洞、石梯坪、三仙台的地景景觀,七星潭等漁場資源,並探尋蘭嶼原住民文化,下月起陸續舉辦講座,與民眾分享途中觀察到的台海特色,明年三月則繼續航行記錄台灣西部海岸。

  • 海闊台灣計畫訴求以人文角度,從海洋來觀看台灣。(記者林欣漢攝)

    海闊台灣計畫訴求以人文角度,從海洋來觀看台灣。(記者林欣漢攝)

  • 洄瀾一號昨從碧砂漁港啟航,預計花6天時間沿東海岸抵達墾丁。(記者林欣漢攝)

    洄瀾一號昨從碧砂漁港啟航,預計花6天時間沿東海岸抵達墾丁。(記者林欣漢攝)

昨天上午,洄瀾一號在前導船風獅號引領下,緩緩開出碧砂漁港,於晚上抵達宜蘭烏石港。基隆遊艇公司負責人鍾明華說,帆船的穩定性非常好,可透過操控帆面持續前進,即使在東北季風的季節也不怕,「幾乎不會翻覆。」

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管中閔說,台灣四面環海,但因為戒嚴、開發等歷史及文化因素,仍沒有真正看待這片海洋與台灣的關連,他開玩笑說:「現在葡萄牙人來到台灣,可能不是稱Formosa,而是Oh my god!」

管中閔說,台灣沿海有八百多公里是人造海岸,不但改變海流造成生態變遷,海岸線風貌也因此改變。他指出,海洋相關事務仍散佈在各部會,透過組織再造,目前已在規劃成立海洋委員會,專責海洋環境生態保育相關工作。

海洋大學海洋能源與政策研究中心博士藍元志也說,台灣是海洋立國的國家,民眾對周遭海域卻不是很瞭解,透過第一次以帆船方式記錄東海岸,找回台灣的海洋歷史文化。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