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遺跡遭破壞 損及公物恐涉刑法

2017-05-16

非文資身分遺跡 文史學者促納管

〔記者張凱翔/台北報導〕仇日情結再現?繼八田與一雕像遭統派人士斷頭後,北投文史學者發現,多處日治時期留下的遺跡都遭不明人士破壞,包括三年前爆紅的「台灣幸福石」、弘法大師碑與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等,都被以鈍器鑿擊或噴漆塗鴉。但因上述文物皆無文資身分,北市文化局表示無法可罰;文史學者痛批,文化局應主動出擊納管文資,民間已緊急蒐集相關資料準備提出文資申請案,盼能保護尚未被破壞的文資遺跡。

  • 位於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遭人噴漆。(蕭文杰提供)

    位於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遭人噴漆。(蕭文杰提供)

  • 「弘法大師碑」遭人用鈍器鑿打,最後幾行字跡已經模糊泛白。(陳柏翰提供)

    「弘法大師碑」遭人用鈍器鑿打,最後幾行字跡已經模糊泛白。(陳柏翰提供)

  • 「台灣幸福石」出現由人為鑿刻所造成的缺角痕跡。(蕭文杰提供)

    「台灣幸福石」出現由人為鑿刻所造成的缺角痕跡。(蕭文杰提供)

文史學者於二○一四年在北投丹鳳山發現刻有「台灣啊,要永遠幸福」(「台湾よ、永に幸なれ」)的「台灣幸福石」,上週有登山客發現,台灣幸福石和數年前平整的樣貌差異甚大,疑似被人用鈍器鑿擊,同樣位於丹鳳山的弘法大師碑字體也被磨白,懷疑有人刻意破壞。

另,位於士林區芝山岩的「故教育者紀念碑」也遭人噴上紅漆打叉。一八九六年發生「芝山岩事件」,抗日民眾殺死六名日本教師後,日本總督府先設置「學務官僚遭難碑」,後來又立「故教育者紀念碑」,紀念在台任教的日本教師。

文史學者蕭文杰表示,北投在地人約十多年前有提報弘法大師碑和台灣幸福石為文資,但最後不了了之,在發現破壞行為後已緊急起草提報文件,籲文化局應主動出擊;蕭還說,弘法大師碑是真言宗的分靈,日本高野山本尊已是聯合國世界遺產,盼台灣文資也獲同樣重視。當年提報文資的前林泉里長張聿文表示,在馬英九市府時期有提過一次文資申請,當時文資委員認為這些石碑沒有文資價值,想不到日後會遭人破壞。

公園處管轄 破壞故教育者紀念碑可罰

文化局表示,上述遭破壞的石碑目前都沒有文資身分,因此破壞者就算被逮也無法可罰,會進行文資會勘,確認文資價值後再決定是否要給予文資身分列管保護。不過,芝山岩「故教育者紀念碑」屬北市公園處管轄,公園處表示,破壞公物行為已違反刑法,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呼籲別為了表達政治主張就破壞公物、浪費社會資源。


百年八芝蘭講堂 提報文資呼聲起

2016-04-13

〔記者鍾泓良/台北報導〕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BATTAO自主行動聯盟等民間團體昨公開呼籲,要求台北市文化局、台北市文資審議委員將擁有一二一年歷史的台北士林國小內兩棟老建築「八芝蘭公學校講堂」,以及一九三○年代見證士林地區發展的「公會堂」不該僅止於列冊,應賦予文資身分,才能得到適當保障。

  • 「八芝蘭公學校」是1895年日本佔據台灣後興建的第一所現代化國民教育小學。(記者鍾泓良攝)

    「八芝蘭公學校」是1895年日本佔據台灣後興建的第一所現代化國民教育小學。(記者鍾泓良攝)

  • 公會堂一九三○年代見證士林地區發展,文資團體希望不要只列冊,可以進入大會賦予文資身分。(記者鍾泓良攝)

    公會堂一九三○年代見證士林地區發展,文資團體希望不要只列冊,可以進入大會賦予文資身分。(記者鍾泓良攝)

士林國小是一八九五年日本佔據台灣後興建的第一所現代化國民教育小學,當時是由日本人伊澤修二以總督府學務長身分創校於芝山岩,名為「芝山岩學堂」,後來於一八九八年再改校名為「八芝蘭公學校」。今日校內仍然擁有一九一六年完工的八芝蘭公學校講堂,也就是現今學校的圖書館,以及學校稱之為中山堂、一九三○年代見證士林地區發展的公會堂。

提報人、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成員蕭文杰指出,這兩棟老建築擁有豐富、值得驕傲的歷史,包括士林國小校友台獨大老史明、士林人同時也是作家曹永祥等一群民間人士將這兩棟老建築提報文資審議。

文化局副局長田瑋表示,八芝蘭公學校講堂過去已被列冊,而公會堂雖然外觀有貼上現代化的磁磚及做過內部結構改變,但應有機會列冊。他也現場建議若校方把提報資料做得更加完備,就有機會提報文資會審議;士林國小校長修金莒表示,校方有意願走完文資提報程序。

--------------------

2014-10-17_104719220px-Rokushi-senseiimages2F765D89-F9A6-47CC-AD44-25148FF945CB_d200px-Chisun22014-10-17_104216a0images (4)images (1)images (2)images (3)  

六氏先生是指1896年1月1日於台北芝山岩附近遭台北兵勇殺害的六位日本籍小學老師,先生於日語即為老師的意思。此事件震撼全台灣甚至全日本,不但造成任職的芝山巖學堂停課三個月,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親自擬碑文悼念,也於1929年興建芝山巖神社祭祀該六位老師,並於每年二月一日舉行祭典。
1896年2月1日,台灣總督府將六位遇難老師骨灰安葬於芝山岩山頂的大樟樹處,並舉行盛大追思典禮。7月1日台灣總督府於芝山岩山頂設立「學務官僚遭難之碑」,並由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親擬碑文及碑銘。該碑文為:

台灣全島歸我版圖,革故鼎新聲教為先,正王位等六人,帶學務派八芝蘭士林街專從其事,會土匪蜂起道明等,死之時明治廿九年一月一日也。內閣總理大臣大勳位族爵,伊藤博文書

芝山巖社(芝山岩神社)
1903年,台灣總督府再設「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與「故教育者姓名碑」於六氏墳墓附近,上面刻著包含六氏先生的所有在台亡故日本教師教育者之姓名。1929年,於六氏先生墓地原址附近設立的數十坪大的芝山岩神社落成,規定每年2月1日為該神社的例祭日。並將「六氏先生」塑造成全台灣日本教育者的精神中心,即所謂的芝山岩精神

六氏先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goo.gl/0X4Agf
----------------------------
昭和廿八年十二月卅一日半夜,臺北城附近如潮水般地湧進一批土匪,在觀音山與大屯山一帶揚起陣陣狼烟,呼應著即將逼近臺北城。在台灣總督治理之下竟有如此暴動,可以想見學務部難以避免這場災禍。
-------------------------------
發生「六氏先生事件」。當時義軍反攻台北城, 芝蘭堡(士林)義軍攻擊芝山岩學堂,殺害六名日籍教師。事後,日本人在芝山岩設神社,以紀念罹難教師, 並視芝山岩為教育聖地。

芝山岩學堂,即是今日士林國小的前身。當年神社參道自山腳下,設百二崁石階, 通往神社正殿,參拜者由百二崁踩著石階走上神社,以瞻仰膜拜六位教師靈位,參道氣氛莊嚴而肅穆。如今, 這百二崁石階依然存在。神社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親書「學務官僚遭難之碑」,述其事件始末,並有碑石刻載遭難教師之姓名。

日本戰敗投降後,芝山岩神社被搗毀,改為雨農閱覽室。相關之碑石則遭搗毀,政府另立「芝山岩事件碑記」, 以不同歷史角度闡述芝山岩事件始末。伊藤博文親書的「學務官僚遭難之碑」則被丟棄於蔓草之中,直到民國 九十年十二月才經修復舊觀。

當年十一月我初訪芝山岩時, 這塊碑石己被重新豎立於原址,但被覆蓋黑布,雨農閱 覽室後的學務官僚教師姓名碑石則被紅色漆字噴上「殺」等洩恨血腥字句。這次來訪,碑石已經過洗刷整理,重新與世人見面。 芝山岩事件由於歷史角度不同,詮釋亦不同,對碑碣的態度及處理立場亦不同,但學者咸認為應以客觀方式呈現歷史原貌, 故碑石得以原地保存。
--------------------------------------
學務官僚遭難之碑 北市府擬拆遷 學術界抗議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06-04-10
〔記者鄭學庸/台北報導〕一百一十年前日本政府在芝山巖立下「學務官僚遭難之碑」該如何處理,引發爭議。部分民眾強烈不滿碑文把抗日的台灣民眾稱為「土匪」及士林國小的整修舉動,台北市文化局回應將予拆遷,學術界與社運界將發起護碑運動,要求文化局尊重在地文化資產,以及被殖民者對殖民歷史的記憶與感情。
為推展日語教育,日本政府在治台期間創辦芝山巖學堂,成為士林國小及台灣新式教育前身;當時六名日本傳習所教員被台灣民眾所殺、震驚各界,曾代表日本簽署馬關條約的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為此寫下紀念碑文,並由日本政府在芝山巖山頭立下「學務官僚遭難之碑」,稱抗日的台灣民眾為「土匪」。
這塊碑石及其餘日治文物被視為辱台象徵,在台灣光復後被民眾搗毀,士林國小校友在五年前建校百週年時籌資整修、復建碑石,許多民眾表示不能諒解,文化局回應將於近期內拆碑,並移至未來的城市博物館中展出。文化局最近在芝山巖雨農閱覽室中展出「芝山岩事件」,特展資料痛批部分人士「竟然」將碑石扶正,「顯然殖民遺毒尚未得到滌清」。
文化局的作法讓許多士林國小校友大聲叫屈。士林國小校長邱錦興表示,日本政府為便於統治台灣、設立學堂、教授日文是事實,這六位老師也確實是台灣新式教育「前輩」,士林國小基於建校情感整建碑石的心情,應該可以被理解;對於市府有意拆碑一事,他說,還要與老校長、校友們共商對策,「就讓歷史與不同論述並陳,有何不妥?」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吳豪人指出,被殖民者有權自主決定對殖民歷史的記憶與情感,北市文化局如執意要拆除碑石,台權會將發起護碑運動、要求維護文化資產。
文化局長廖咸浩:碑石意義應被匡正
〔記者鄭學庸/台北報導〕牽動殖民歷史與國族敏感神經的「學務官僚遭難之碑」的未來撲朔難明。台北市文化局長廖咸浩表示,日本殖民歷史已經結案,芝山巖事件與紀念碑石意義應被匡正;許多學者則認為,人民有對歷史記憶的詮釋權,政府不宜破壞、虐待前朝遺跡。
儘管廖咸浩已承諾,本週將再度前往芝山巖會勘、並補強加設不鏽鋼材質解說牌,正解碑石與芝山巖事件史實,並表示他對碑石拆與不拆、移或不移並無定見,歡迎各界一同討論,但從近日台北縣的高砂義勇隊慰靈碑拆除爭議發展至今,學術界一場關於紀念碑石的史觀論戰顯然就要展開。
廖咸浩指出,許多人緬懷日本鋪設台灣現代化建設、設立新式教育體制,卻昧於體悟日本政府只是為了加速剝削、奴化台灣人。廖咸浩表示,被殖民者的歷史記憶與情感的確應被尊重,但「不是任何人都可代表人民發聲」。他說,今日許多不斷發出歷史雜語的人,都是昔日受過良好日式教育、獲得一定利益的中產階級,他們的史觀與歷史見解有很大的檢視空間。
學界:政府不宜破壞前朝遺跡
「問題不在於誰可以代表人民,而是任何人都有權詮釋歷史、不受執政者干涉!」中央研究院研究台灣近代史的學者黃智慧表示,台北市政府作為後朝統治者,更不適合更動前朝遺跡。
輔大法律系教授、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吳豪人認為,五年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面對「學務官僚遭難之碑」的拆留問題時曾表示,她不贊成以後世史觀推翻前代史觀五年後文化局卻改變態度、計劃拆碑,在過去五年來芝山巖事件並無新史料出土,記憶芝山巖事件的主客觀環境也並未改變的情況下,所剩唯一的決策變因就是台北市長馬英九政治位置,以及藍綠政治版塊的移動。廖咸浩則對此否認,他說此事與馬英九無關。
時代的「碑」歌 沒有休止符
〔記者鄭學庸、簡群育/綜合報導〕一九○四年日俄戰爭爆發,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日本政府為了教化台灣民眾忠勇「愛國」,在全台各地陸續豎立不計其數的紀念碑,在糾雜難理的國仇家恨中苟延殘喘,成為千夫所指的歷史印記,許多碑石更遭到竄改、拆除、惡意虐待,成為一段又一段碑石文字本身來不及記載的歷史遭遇。
清末因甲午戰敗,將台灣割讓日本,日軍至通霄登上虎頭山派兵日夜駐守台灣海峽險要;一九○四年日俄戰爭爆發,俄國調派波羅的海艦隊,千里迢迢自歐遠來準備襲日,被虎頭山上三名日軍以望遠鏡發覺、急電日本,日軍為此做好萬全準備、一舉殲滅波羅的海艦隊,並在虎頭山上立下日俄戰爭勝利紀念碑;民國五十年左右,國軍進駐虎頭山時,拆下這座紀念碑,在一旁豎立起台灣光復紀念碑。
同樣的故事也曾發生在北縣澳底與澎湖。一八九五年日軍混成支隊在三月二十日登陸澎湖,立下「明治二十八年海軍聯合陸戰隊上陸紀念碑」,成為當時最早有關日軍侵台的紀念碑,卻在後來被國民政府改為台灣光復紀念碑;同年五月底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親率近衛師團征台,在台北縣貢寮鄉澳底鹽寮海灘登陸,建立一座象徵登陸成功的紀念碑,二次大戰後,改立為現今的抗日紀念碑。
台北市芝山巖山頭的碑石故事同樣精彩;除了「學務官僚遭難之碑」,一九○三年台灣總督府再於芝山巖設立「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與「故教育者姓名碑」,紀念所有在台亡故的日本教師;日本戰敗後我國政府在神社原址興建雨農閱覽室,紀念戰時對日頭號情報頭目戴雨農將軍,而民國四十七年,國民大會通過在雨農閱覽室後方坡地豎立「芝山巖事件碑記」,矯正歷史視聽,日本碑文殺害日本教師的台灣土匪,至此平反成為抗日義民。
---------------------------------------

2014-10-16_2318522014-10-16_2318212014-10-16_232305  
芝山岩事件

【事件緣由】

清光緒21年(1895,即民前17年)台灣因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日人隨即展開奴化教育。日本學務部長伊澤修二先生在芝山岩的後殿創辦學校--國語傳習所,教授日本國語,強迫居民接受日本教育。

同年6~8月並從日本請來六位老師(楫取道明、關口長太郎、中島長吉、井原順之助、桂金太郎、平井數馬,又稱六氏先生),來教日本語,至9月20日招生21名。

光緒22年(1896,明治29)六位老師早起準備搭船到台灣總督府(今總統府)去慶祝新年,途中遇上反抗軍襲擊的戰事,而要返回芝山岩,於途中六人皆遭抗日志士殺害。芝山岩學堂停課三個月。

六氏先生墓現況

【芝山岩精神】

此事震驚日本當局,為有效落實推展日語教育,六氏先生被殺事件被日人強化為日本教育者的精神象徵--芝山岩精神。於當年7月1日設立「學務官僚遭難碑」,並開始修築士林街道通往芝山岩的道路。

光緒24年(1898,明治31)舉行六氏祭典,並定每年二月一日為「例祭日」。

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和故教育者姓名碑
光緒29年(1903,明治36),日方台灣教育總會有人提議,為在台灣從事日本教育的亡故者在此設碑合祀,而有「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和「故教育者姓名」碑,上面刻著日本教師在台亡故教育者之姓名。

現況:台灣光復後此二碑遭居民搗毀,現在斷碑殘塊置於雨農閱覽室後方。近年有人將故教育者姓名之斷碑黏合豎起。

故教育者姓名碑

民國16-18年(1927-29,昭和3-5)建「芝山岩神社」,即今日雨農閱覽室和大涼亭位置。同時修建參道,拆南隘門建百廿崁,由士林公學校高年級學生輪流以石子建造雨農路。

此後,士林地區的學生、老師平時要輪著到芝山巖上做打掃清潔的工作。每年2月1日於此舉行隆重祭典,大台北地區的地方官員、師生也都要參加祭典。
-------------------------------
六氏事件發生後,為了使招募日籍老師來臺的工作不受影響,日本政府特別強調犧牲奉獻精神的可貴,在芝山巖的大樟樹前,為六氏先生建墓,樹立學務官僚遭難之碑做,由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親題為紀念。該碑文為:「台灣全島歸我版圖,革故鼎新聲教為先,正王位等六人,帶學務派八芝蘭士林街專從其事,會土匪蜂起道明等,死之時明治廿九年一月一日也。內閣總理大臣大勳位族爵,伊藤博文書」
學務紀念盃原碑高一丈三尺,寬二尺,厚一尺六寸。

背面全文:(直書) 

  台灣全島歸我版圖革故鼎新聲教為先正王位

  等六人帶學務派八芝蘭士林街專從其事會

  土匪蜂起道明等死之時明治廿九年一月一日也

   內閣總理大臣大勳位族爵 伊藤博文 書

側面全文:(直書)
山口縣華族 楫取 道明 愛知縣士族 關口長太郎

山口縣士族 井原順之助 群馬縣平民 中島 長吉

東京府平民 桂 金太郎 熊本縣平民 平井 數馬
-----------------------------------------
八十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筆者登上芝山岩頂,「學務官僚遭難碑」已被重新豎立起來。
九十年八月一日筆者再登上芝山岩頂,「學務官僚遭難碑」遭到民眾噴上紅漆,對於此碑的樹立,表達抗議與不滿的情緒。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