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仇英〈仙山樓閣圖〉與沈周,文徵明和唐寅被後世並稱為“ 明四家 ”,亦稱“天門四傑”/〈登幽州臺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R06TPT

富春山居圖-沈周/“明四家”之一,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gE09kJ

=============================

沈周(1427年-1509年),長洲(今江蘇蘇州)人。字啟南、號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竹居主人等,明朝畫家,吳門畫派的創始人,與文徵明、唐寅、仇英並稱「明四家」。

沈家世代隱居吳門,居蘇州相城,故里和墓在今相城區陽澄湖鎮。沈周的曾祖父是王蒙的好友,父親沈恆吉,又是杜瓊的學生,書畫乃家學淵源。父親、伯父都以詩文書畫聞名鄉里。

沈周一生家居讀書,吟詩作畫,優遊林泉,追求精神上的自由,蔑視惡濁的政治現實,一生未應科舉,始終從事書畫創作。他學識淵博,富於收藏。交遊甚廣,極受眾望,平時平和近人,要書求畫者「屨滿戶外」,「販夫牧豎」向他求畫,從不拒絕。甚至有人作他的贗品,求為題款,他也欣然應允。有曹太守其人,新屋落成欲圖其楹廡,搜羅畫家,沈周亦在其中,隸往攝之,沈周曰:「毋驚老母,旦夕往畫不敢後」客人頗不平曰:「太守不知先生,何賤先生於此?渴貴游可勿往。」沈周答曰:「往役義也,豈有賤哉?謁而求免,乃賤耳。」沈周的書畫流傳很廣,真偽混雜,較難分辨。文徵明因此稱他為飄然世外的「神仙中人」。

吳門宗師:明·沈周作品大賞 - 壹讀 - https://goo.gl/MGjlbN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5864aB.html

沈周(明代書畫家)_百度百科 - https://goo.gl/I7tkUv

沈周_互動百科 - https://goo.gl/6vwGZW

---------------------------------

明四大家特展-沈周_沈周的畫藝特色 - https://goo.gl/vJLZo3

2016-11-28_073040  

------------------------

2016-11-28_072623  

明沈周寫生冊貓小畫片

明 沈周 寫生 冊 貓 小畫片
沈周(西元一四二七-一五○九年),江蘇長洲人。字啟南,號石田,又號白石翁。為人寬厚有大度,能詩文,工書法,又善山水,並兼工墨畫花果、翎毛等。  此幅選自沈周《寫生冊》第十五開,為沈周六十八歲時所作,用意甚精,筆墨灑脫不羈,極富別出心裁的巧思。「貓」渾圓模樣,用筆草草,物象生趣十足,流露其對家中寵物親暱的情感

明 沈周 寫生 冊 貓 小畫片 | 臻印藝術 - https://goo.gl/EOmlkR

圖片搜尋結果1431397551ef  相關圖片

------------------------------------

2016-11-28_073724  

圖片搜尋結果

【引用】明沈周《臥遊圖冊》高清大圖 - https://goo.gl/plsFJf

相關圖片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明 沈周《雛雞圖》頁(北京故宮博物院藏)_陰山工作室_新浪博客 - https://goo.gl/UcwTGl

ooYBAFayjA-ANQR7AA6gvEiM8y0494_b  ooYBAFayjA-ANQR7AA6gvEiM8y0494_b  

0Cqk7500  

沈周 - Google 搜尋 - https://goo.gl/NukJB9

沈周(1427年-1509年)字啟南、號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竹居主人等,明朝畫家,吳門畫派的創始人,明四家之一,長洲(今江蘇蘇州)人。
沈家世代隱居吳門,居蘇州相城。沈周的曾祖父是王蒙的好友,父親沈恆吉又是杜瓊的學生,書畫乃家學淵源。父親、伯父都以詩文書畫聞名鄉里。
沈周一生家居讀書,吟詩作畫,優遊林泉,追求精神上自由,蔑視惡濁的政治,一生未應科舉,始終從事書畫創作。他學識淵博,富於收藏,交遊甚廣,極受眾望,平時平和近人,要書求畫者「屨滿戶外」,「販夫牧豎」向他求畫,從不拒絕。甚至有人作他的贗品,求為題款,他也欣然應允。有曹太守其人,新屋落成,欲搜羅畫家,沈周亦在其中,沈周曰:「毋驚老母,旦夕往畫不敢後」客人頗不平,曰:「太守不知先生,何賤先生於此?渴貴游可勿往。」沈周答曰:「往役義也,豈有賤哉?謁而求免,乃賤耳。」
沈周的書畫流傳很廣,真偽混雜,較難分辨。文徵明因此稱他為飄然世外的「神仙中人」。
藝術特色
沈周在元明以來文人畫領域有承前啟後的作用。他書法師黃庭堅,繪畫造詣尤深,兼工山水、花鳥,也能畫人物,以山水和花鳥成就突出。所作山水畫,有的是描寫高山大川,表現傳統山水畫的三遠之景。而大多數作品則是描寫南方山水及園林景物,表現了當時文人生活的幽閒意趣。
在繪畫方法上,沈周早年承受家學,兼師杜瓊。後來博取眾長,出入於宋元各家,主要繼承董源、巨然以及元四家黃公望、王蒙,吳鎮的水墨淺絳體系。又參以南宋李、劉、馬、夏勁健的筆墨,融會貫通,剛柔並用,形成粗筆水墨的新風格,自成一家。沈周早年多作小幅,40歲以後始拓大幅,中年畫法嚴謹細秀,用筆沉著勁練,以骨力勝,晚歲筆墨粗簡豪放,氣勢雄強。
沈周的繪畫,技藝全面,功力渾樸,在師法宋元的基礎上有自己的創造,發展了文人水墨寫意山水、花鳥畫的表現技法,成為吳門畫派的領袖。

------------------------

2018-01-30_193827.jpg 2018-01-30_194222.jpg

【大唐風流】直到他生亦相覓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一月 28日, 2018
明 沈周《廬山高》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白居易在廬山草堂結廬,一日興之所至,作書給元稹:「微之,微之,作此書夜,正在草堂中,山窗下,信手把筆,隨意亂書,封題之時,不覺欲曙。舉頭但見山僧一兩人,或坐或睡;又聞山猿谷鳥,哀鳴啾啾。平生故人,去我萬里。瞥然塵念,此際蹔生。余習所牽,便成三韻云:憶昔封書與君夜,金鑾殿後欲明天。今夜封書在何處?廬山庵裡曉燈前。籠鳥檻猿俱未死,人間相見是何年?」
「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樂天頓首。」
長安城裡金明色的早晨,宮殿在晨曦裡莊穆而華嚴。當值的翰林學士,從容地踏步長殿,那些光焰熊熊燃燒了一夜的宮燈,被肅謹的宮人逐次熄滅。他愜意地感受著一個又一個大唐帝國的清晨的來到,而不是後來的湖海漂泊,草堂上的黎明,千年萬載的廬山,溪水流過長灘,落入幽深不見底的山澗之中,發出遙遠的轟響與回聲。還有風,吹過千山萬谷,吹拂過竹海野樹。這些聲息,在黎明醒來,是那樣的寂寥。而山頭上晨起禪坐的山僧,看在詩人眼裡,那出世人的隱逸,也是叫他難過的。他懷念什麼呢?是翰林院那些更漏將盡、金明色的恢弘黎明?還是曾經的舊時光?他寫信給元稹,唏噓哀哉,嘮叨了許多,感懷了許多。
元稹回詩一首《酬樂天書後三韻》:今日廬峰霞繞寺,昔時鸞殿鳳回書。兩封相去八年後,一種俱雲五夜初。漸覺此生都是夢,不能將淚滴雙魚。
白居易將彼此比作籠中鳥、檻裡猿,迫切希望有一日脫卻官身,得到海闊天空的自由,與元稹重續前緣。人世於他,歲月的重巒疊嶂有著無限的延綿。而此時的元稹,情懷沖淡太多。他說著「漸覺此生都是夢」。
白居易的一生,不如元稹那樣大起大落,大開大合,大榮大辱。他於人於事,亦從來不會走到絕境的地步,而且,他是容易得到安慰的,這人世間的春花秋月,朋友的乘興來訪,冬夜的一壺酒,雨天的一盞茶,一卷書,一把琴,庭前的花開花謝,人的聚和散,於他都有著無限的情味可供回味。而元稹,則永遠比他激烈。
白居易對摯友的人生的鋪排,溫暖踏實:「待君女嫁後,及我官滿時;稍無骨肉累,粗有漁樵資,歲晚青山路,白首期同歸。」他相信,在人世間,有一座山,山中有老僧、道人、樵子,有小徑隱沒於秋風裡,有漁舟泊於白蘆渡口,他們隱居的精舍,有溫暖的紅泥小火爐,有琴有茶,可採藥煉丹,可月下參禪論道,可與老僧道人快樂廝守。總之,有那麼一個明秀的地方,忠誠地等候著他和元稹。
明代文徵明《品茶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那是一座秋天的山。當他們皓首如霜地來到,當白雪封山,便是一個漫長而溫暖的故事的落幕。
然而,元稹沒有踐約。
他們最後的一面,是元稹來到白居易府上做客。臨別時,他寫了《過東都別樂天二首》:
君應怪我留連久,我欲與君辭別難。 
白頭徒侶漸稀少,明日恐君無此歡。 
自識君來三度別,這回白盡老髭鬚。 
戀君不去君須會,知得後回相見無。
明沈周山水冊〈雪徑相遇〉(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這是一次預言的告別,也是永別。素來逸興飛揚的元稹,居然客氣起來,連連對老友道叨擾,留連太久全因著不捨別去——因為我知道,此生你將不會再得到這樣相聚的歡樂。
「得知後回相見無」是一句決然的結尾。一個瀟瀟離去的身影。他作別的是老友,亦是人世。彷彿一個倦遊的遠客,意興闌珊,沒了再與這人世周旋的興致。他心裡明白自己告辭的時間到了。沒有歸期,不再回見。對這人世,他的確是傷透了、煩透了。
我想起元稹曾經寫給白居易的詩歌。「無身尚擬魂相就,身在那無夢往還。直到他生亦相覓,不能空記樹中環。」這樣的眷念,在他人生的最後,都淡去了。他遠道而來,探望他的朋友,又順江而下,去往那江城五月落梅花的武昌城。我想著彼時的元稹,關於人生,關於榮辱,他心裡全都放下了。連魂靈所寄的這具肉身,他都有脫殼而出的預知。
不久,元稹猝死於武昌任所。
「今在豈有相逢日,未死應無暫忘時。從此三篇收淚後,終身無復更吟詩。」急痛之中的白居易寫下這樣的詩句,老友走了,人世空了,他餘生將再也不會吟詩了。
元稹英年早逝,白居易為老友如是寫下祭文:「惟公家積善慶,天鍾粹和,生為國楨,出為人瑞,行業志略,政術文華,四科全才,一時獨步。雖歷將相,未盡謨猷,故風聲但樹於藩方,功利不周於夷夏。噫蒼生之不遇也,在公豈有所不足耶?《詩》云:『淑人君子,胡不萬年?』又云:『如可贖兮,人百其身。』此古人哀惜賢良之懇辭也。若情理憤痛,過於斯者,則號呼抑鬱之不暇,又安可勝言哉?」
他為他此生的遭際,錐心痛惜。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雖然元稹也榮及拜相,然而從來不曾盡心施展過胸中韜略,所得盡是阻擾、誣陷、人事紛爭及無窮無盡的折辱。白居易更是哀嘆他的不為世所用,是天下蒼生的缺憾。
在祭文末,他如是哭告:「嗚呼微之!始以詩交,終以詩訣,弦筆兩絕,其今日乎?嗚呼微之!三界之間,誰不生死,四海之內,誰無交朋?然以我爾之身,為終天之別,既往者已矣,未死者如何?嗚呼微之!六十衰翁,灰心血淚,引酒再奠,撫棺一呼。《佛經》云:『凡有業結,無非因集。』與公緣會,豈是偶然?多生以來,幾離幾合,既有今別,寧無後期?公雖不歸,我應繼往,安有形去而影在,皮亡而毛存者乎?嗚呼微之!言盡於此。尚饗。」
這番話,是白居易慟極時的自我撫慰,他相信他們的緣分不是緣起於今生今世。這一番離別,定然不是情誼的終結,在來世,在另一個時間、另一個空間,他和他,還會再度相遇。@#

=======================================

吳門宗師:明·沈周作品大賞 - 壹讀 - https://goo.gl/MGjlbN

0Cqk75050Cqk75040Cqk75030Cqk75020Cqk75060Cqk75070Cqk75080Cqk75090Cqk750A0Cqk750A (1)0Cqk750B0Cqk750C0Cqk750D0Cqk750E0Cqk750F0Cqk750G  

=====================================

〈富春山居圖〉https://www.npm.gov.tw/exh100/fuchun/ch_04_1.html

明 沈周 仿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卷 北京故宮博物院

沈周(1427-1509),字啟南,號石田,蘇州人,善山水、花木,為吳門畫派之宗師。
沈周原收藏〈富春山居圖〉,因請人題識,為其子強佔為己有,並以高價出售。沈周無力購回,因此於1487年中秋,依記憶仿繪此卷以誌思念。因此該作物像細節與原作頗有差異,筆墨亦全為沈周沈實穩厚的面貌,並添補淺淡顏色。不過除最末段,大體仍維持原作結構。此卷是所知最早的臨仿本,起首佈局與「子明卷」相同,可推測〈富春山居圖〉火焚前卷首的狀況。

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__〈富春山居圖〉臨仿本 - https://goo.gl/8krd4D

================================================

File:Shen Zhou Self-portrait at age 80.Palace Museum Beijing.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