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豔羨的模特兒,其實只是身穿昂貴服飾的廉價派遣工:紐約《時尚勞工法》背後的產業真相 | 莊國琳 / 莊國琳 觀時尚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CaRhEE
令人豔羨的模特兒,其實只是身穿昂貴服飾的廉價派遣工:紐約《時尚勞工法》背後的產業真相
作者 莊國琳
2022-09-12
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看起來意氣風發,但工作私底下其實充滿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性侵及性騷擾、過度剝削、言語霸凌、工時過長及過勞、薪資不透明等種種問題。
2022年7月28日,發生了一件震驚全球時尚界的事件:8位模特兒在南非東北部豪登省(Gauteng)克魯格斯多普( Krugersdorp) 小鎮廢棄金礦附近拍攝音樂影片,遭到非法礦工集體性侵。
另一件讓人感嘆的事情是,英國超模凱特摩絲(Kate Moss)近期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Podcast節目公開說出隱藏許久的內心話,其中一段提到她的攝影師好友如何利用她16歲時的年輕無知,說服她拍裸露上半身拍攝,不脫就無法得到工作的心酸史。
此外,林志玲前陣子同樣也在媒體首度還原17年前墜馬事件,說出因為她當時是小模,受傷時連保險都沒有的內幕。
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看起來意氣風發,但工作私底下其實充滿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性侵及性騷擾、過度剝削、言語霸凌、工時過長及過勞、薪資不透明等種種問題,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絕非外人想的那麼光鮮亮麗。模特兒怕得罪客戶、失去工作,也怕被經紀公司冷凍及封殺,很多事常常隱忍。面對諸多問題,國內外目前卻沒有相關的勞動權益法案可以保護他們
迷人的時尚產業,也會有勞動剝削問題
目前駐點紐約的台灣超模唐熒霜(Gia Tang)表示,紐約有一個單位「模特兒聯盟」(Model Alliance)正努力推動《時尚勞工法》(The Fashion Workers Act)。她說:「這個法案才剛開始推動,不知道多久才能通過成立法案,有這個法案後,它將會影響整個產業。」
同樣駐點紐約的台灣超模黃季勻(Giwa Huang)則表示,自己曾連署支持時尚勞工法,更希望台灣有天也能立法通過類似的法案。而駐點歐洲的另一位台灣超模徐蔚晴(Chinchin Hsu)則說,因為她之前都在歐洲及英國發展,並沒有聽過這個法案,但她非常支持台灣也效法美國的這項政策。
《時尚勞工法》是紐約時尚產業裡最新的勞工運動,不只保護模特兒,其他幕後工作者例如彩妝師、髮型師、造型師、攝影師都列入保護對象。這個法案將挑戰資方如廠商、品牌、公關公司、活動企劃公司等不合法或不合理的薪資與勞力剝削,更要挑戰模特兒經紀公司合約不透明、工資清單不清楚的問題。
在此之前,加州參議院2021年才簽署了另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法案,打擊了當地服裝行業的剝削性計件工資,並將加州供應鏈中的不良行為責任歸咎於品牌的不良做法。
這個法案引起許多國外重要時尚媒體討論,更有法國模特兒挺身在民間效法跟進,建立法國第一個由模特兒為了模特兒權益組成的非營利組織「Model Law」,努力推動法國版的時尚勞工法《模特兒法》(Model Law)。
《時尚勞工法》是紐約時尚產業裡最新的勞工運動,不只保護模特兒,其他幕後工作者例如彩妝師、髮型師、造型師、攝影師都列入保護對象。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為時尚產業注入勞動意識!模特兒也需要法律保障
「模特兒聯盟」不是公會,而是一個爭取勞工權益的組織,成立於2012年,創辦人莎拉齊夫(Sara Ziff)從14歲就開始從事模特兒工作,資歷超過20年。她曾製作紀錄片《Picture Me》,花5年記錄自己與其他模特兒的經歷,並揭露模特兒產業的黑暗面,得了不少時尚影展大獎。片中Sara Ziff透露,模特兒這行像是被中年色鬼們鎖定的獵食場域,拍攝內衣廣告的過程,像是當脱衣舞娘般辛酸。
莎拉齊夫曾帶頭並監督通過紐約《兒童模特兒法》(Child Model Act)和加州《人才保護法》(Talent Protections Act),近期也促使議會通過《成人倖存者法案》(Adult survivors act),為受到性侵害而陷入經濟困境的人提供康復保護途徑。此外,她也倡議時尚界要引入「尊重計劃」(The RESPECT Program),希望所有人在工作中不必擔心騷擾、虐待、歧視或暴力等問題。
「Model Alliance」團隊成員包括模特兒、彩妝師、髪型師、攝影師,並設有董事會及諮詢委員會。它成立目的是「讓模特兒在工作中擁有發言權」,更呼籲全球供應鏈要負起「透明度」和「當責」(accountability)的態度,積極為時尚產業注入勞動意識。此外,它在官網也指出一些時尚產業的潛在騙局,提出警告標誌和該注意的建議,包含有人假冒專業攝影師、假經紀公司等等。
為什麼模特兒需要《時尚勞工法》?
2016年4月,《洛杉磯時報》( Los Angeles Times)一篇專欄〈為什麼模特兒需要勞動保護〉(Why models need labor protections)內文提到:「時裝模特兒工作的縮影,在伸展台上大約2分鐘,其餘的工作可能充滿恐怖,包括強迫飢餓、性騷擾和虐待以及工資被偷」。
內文也指出,「模特兒常被一些具有掠奪性的經紀公司視為動產,被迫簽訂不平等合約,授予經紀公司授權書並代表他們接受付款、存入支票和扣除費用、預訂工作、談判他們的工資,並允許第三方使用他們的肖像權而且通常不需要通知他們或支付任何費用。」同時也點出「沒有其他行業要求其員工在極端溫度條件和地點穿著不舒服服裝來拍攝完美照片。繁重的工作時間、不必要的嚴格飲食、一連串模棱兩可的法規和立法只會加劇模特兒們的困境。在如此惡化的情況下,缺乏法律和指導方針,模特兒行業是否像外表一樣迷人和吸引人?」
ELLE雜誌2022年4月一篇專文〈時尚可以是剝削性的,新法案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Fashion Can Be Exploitative. Can A New Bill Fix That?)則提到,「模特兒在獲得公眾同情的職業名單上排行並不高。但YouTube上到處都是他們在T台上摔倒的特寫剪輯……模特兒這一行其實就是勞工,和造型師、髮型師和化妝師一樣,只是看起來比較迷人,而模特兒若遇到問題,他們通常不敢正面公開表達意見,需要通過匿名Instagram帳號『@shitmodelmanagement』(狗屎模特兒管理)表達不滿」。
Vogue雜誌在2022年5月25日的一篇《模特兒聯盟宣佈時尚勞工法,一項保護模特兒和其他創意工作者的新法案》(The Model Alliance Announces the Fashion Workers Act, a New Pro-Labor Bill to Protect Models and Other Industry Creatives)報導,模特兒聯盟創辦人Sara Ziff與紐約州參議員Brad Hoylman、模特兒Karen Elson和Teddy Quinlivan等人一起宣布了時尚勞工法,並將由參議員Hoylman和紐約州議會議員Karines Reyes共同發起擬議立法,規範管理機構,並為模特兒、髮型師、造型師、社群上有影響力的影響者和其他幕後工作人員提供勞動保護。
模特兒聯盟創辦人Sara Ziff表示:「成功背後的創意團隊完全沒有受到保護,該法案將填補管理公司逃避責任的漏洞。這個法案將要求這些公司在45天內向模特兒和幕後創意人員付款,並且向模特兒和創意人員提供合約和協議的副本,且停止掠奪性做法,例如神秘費用、多做其它服務,將10位模型兒塞進一間公寓,並收取遠高於市場租金的費用等問題。」
紅髮超模Karen Elson也分享了逾期付款和未付款的故事。她說,很多人認為模特兒進入的是一個令人垂涎、利潤豐厚的行業,會帶來經濟上的回報。但殘酷的現實是,時尚是一項非常昂貴的行業,但缺乏財務透明度則會迫使創意人員負債累累。參議員Brad Hoylma說:「如果像Karen Elson這樣的超級名模都不能按時拿到報酬,我們怎麼能指望成千上萬名不為人知的模特兒和幕後工作創意工作者能拿得到他們的支票,並獲得保護?」
另一位模特兒Teddy Quinlivan也說,「這行常會給出一個虛幻且不切實際的希望,那就是得到曝光。但曝光不會支付租金,曝光也不會把食物放在桌子上,當你生病並且在醫院沒有保險時,曝光更不會幫你繳醫藥費。」
Karen Elson在另一個時尚媒體Fashion United上談到這個話題:「她在這行待了25年時間,最大挑戰是如何獲得財務透明度。模特兒上班時往往對自己的收入沒有清楚了解,有時必須等上一年才能拿到他們認為收到的報酬的一小部分。繼續這種做法是不道德的,也是非法的,這項立法將不僅為模特兒,而且為時尚界所有創意工作者提出急需的制衡。」
萊雅的全球大使Nidhi Sunil則點出了最重要的關鍵:「時尚產業是世界上最大、最賺錢的行業之一,然而這行業的缺乏保護令人震驚。時尚產業對其勞工應該要負有與其他任何行業一樣的義務。」令人豔羨的模特兒,其實只是身穿昂貴服飾的廉價派遣工:紐約《時尚勞工法》背後的產業真相 | 莊國琳 / 莊國琳 觀時尚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CaRhEE


模特兒這一行並非那麼夢幻,尤其在不成熟的台灣時尚產業裡,挑戰更多。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模特兒就有明星待遇?抱歉這都是幻想──走進台灣時尚產業的工作實況 | 莊國琳 / 莊國琳 觀時尚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SB7dG5
常一針見血批評時尚產業亂象的國際知名時尚評論家蘇西曼奇斯(Suzy Menkes),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她年輕時曾想當模特兒,更在1969年出版個人第一本書《如何成為一位模特兒》(How to be a model》。許多人都有過和她同樣的夢想,但模特兒這一行並非那麼夢幻,尤其在不成熟的台灣時尚產業裡,挑戰更多。
沒保險、沒底薪、不被尊重:模特兒的辛苦誰看見?
想當模特兒,你需要知道的第一件事情是:模特兒並非經紀公司的「員工」,而是「派遣契約工」(contractor)。在台灣,這樣的身分無法在經紀公司享有勞健保,必須在公所或工會自己另外投保;若在海外,則要找私人保險公司買保險,即便成為頂尖超模也一樣。至於平安意外險,一位不具名的模特兒說,經紀公司頂多在一些需要有比較高危險的動作演出時會有臨時保險,要不然通常是沒有,連出國工作的機票及保險也都是自己要買。
其次,模特兒工作屬於接案模式,薪資及案源都不固定,經紀公司無法給予保證底薪,若有人公開或私訊表明他們是保證底薪的模特兒經紀公司,這種公司通常有問題,專騙年輕人入火坑。很多人更有錯誤觀念,以為模特兒單次演出都是高收入,出入有專車及專人接送,出國工作都搭商務艙,其實只有極少數頂級超模才有如此特殊待遇。模特兒在未成名前,案子少、價碼低,有些模特兒甚至常被經紀公司安排無薪為廠商及品牌工作,只求在媒體曝光,許多模特兒更須身兼它職才能勉強生活,繼續圓夢。
駐點紐約的超模黃季勻(Giwa Huang)說,台灣整個大環境對模特兒的定義,不覺得它是一個職業,所以這一行相當辛苦。駐點歐洲的超模徐蔚晴(Chinchin Hsu)在德國、英國、西班牙、義大利、法國、瑞士、瑞典、希臘都有經紀公司,在英國及歐洲許多國家都工作過。她的經驗中,台灣工時長於其它歐美國家,而且在台灣工作的模特兒鮮少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常常覺得她的職業在整個拍攝團隊裡是不被尊重的。
模特兒這一行的性質及類型多元,包含平面模特兒、內衣模特兒、網拍模特兒、兒童模特兒、甚至英國有間著名的「醜模」經紀公司(Ugly Models Agency),香港也有銀髮模特兒工作室等等。台灣模特兒公司經營方式同樣多元,有的專營外模、有的只經紀本土模特兒,也有外模及本土同時經營的經紀公司。
模特兒經紀公司所簽的模特兒,有採精兵政策、也有採人海戰術。由於經紀公司不必支付模特兒勞健保,沒有這筆固定支出,有些經紀公司看準這點,走投機方式,簽了一堆根本不太適合這個產業的人。很多同行私下痛批其中爛簽一堆,反正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簽約就好像簽大樂透,只要中幾個公司就能發大財。這些經紀公司在業界以旗下有眾多模特兒自豪,甚至私下打出「買一搭一」、「買一送多」策略以量制價,爭搶民間企業及政府標案活動。其他經紀公司對這種破壞市場行情、阻礙模特兒產業正常發展的不良素行恨之入骨,直呼這種作法,產業根本不會有好的正向發展,那些人滿腦子只想到自己的公司能否賺到大錢。
至於模特兒和經紀公司間的關係,未成名前需要靠經紀公司人脈資源及包裝能力拉抬,紅不起來可能會怪經紀公司不夠力,但若模特兒太紅,經紀公司也擔心他們跳槽或自立門戶。其實時尚圈對模特兒喜新厭舊,除非幸運成為頂尖模特兒,才能和品牌長期合作,有些經紀公司更會要模特兒要求不能對外說出自己的年齡。目前旅居紐約的台灣超模唐熒霜(Gia Tang)便說,因為是這產業的特性,才有這種特殊情形。
台灣時尚圈對本土模特兒並不友善
台灣一般民眾對模特兒印象停留在林志玲,長相要甜美,要走演藝圈,才會有較高知名度及收入。若無法參與演出電影或電視,至少要跑電視通告,聊聊八卦或搞笑玩遊戲,只要能被觀眾叫出名字,都能被經紀公司包裝成為名模。這種名模不見得是服裝設計師及時尚雜誌的最愛,卻能吸引不少本土品牌當代言人。只能說要在這行生存,大家各憑本事,沒有什麼對錯。
大家想像模特兒最常曝光的雜誌照片,其實不會帶來什麼大筆收入,因為雜誌能給的錢真的很少,但他們會有很好的履歷作品。模特兒最大的收入來源其是拍廣告或當代言人。有些模特兒,因為長相具強烈個人特色,在台灣很難吸引本土廣告商目光,如果又不想成為綜藝節目的通告咖,只想專注服裝表演,在台灣很難順利。反而是出國後,因為具有明顯的個人特色,容易被專業國際時尚品牌看見,進而成為國際超模。
有趣的是,台灣很多人知道一些搞笑及跑通告的「名模」,卻完全不認識海外打拚的「國際超模」,像唐熒霜(Gia Tang)就是一個例子。因為長得極具東方古典美,在台灣一直很辛苦,不得不轉向海外發展,出國後反而闖出一片天,更得到不少國際知名品牌及國外攝影師的賞識,不僅成為台灣首位登上義大利VOGUE雜誌封面的模特兒,甚至拍到Armani Beauty全球形象廣告。這些在海外有不錯發展的超模,可以說是台灣之光,雖然時尚界多數人都認識他們,但一般民眾及本土廠商卻不見得熟悉,同樣很難獲得本土廠商廣告代言的合作機會,在台灣的路可以說和未出國發展前一樣少。只能說這是台灣對國際時尚產業生態太陌生,才會有的情況。
唐熒霜(Gia Tang)因為長得極具東方古典美,在台灣一直很辛苦,不得不轉向海外發展,出國後反而闖出一片天,更得到不少國際知名品牌及國外攝影師的賞識。圖片來源:Gia TANG 唐熒霜臉書專頁
在台灣,不少本土品牌有迷思,喜歡找價碼高的外模,企圖把自己包裝成外國品牌。反觀不少在台灣的外國大品牌,卻喜歡找本土模特兒,拉進與當地消費者的距離感。本土模特兒常被不合理砍價,若價碼和外模一樣就被嫌貴。有些營收很高的知名品牌對這些模特兒更是不客氣,一副要來就來不來拉倒、是我給你們曝光機會、你們不來一堆人想來的態度。其實這些成功的品牌,都忘了他們有義務要負起企業的社會責任。若沒有這些模特兒及幕後工作者,一個好的創意點子可能成形嗎?當公司有高額營收,是否也可以多分享一些給這些力挺他們的模特兒及幕後創意工作者呢?畢竟,人家也要過生活啊!
其實不少台灣超模的時尚影像或其他時尚幕後創意工作者的作品,在國際上是被高度關注的,這些無形的美學價值,無法用冷冰冰的數字來計價。很多時尚先進國家非常重視本土國際超模養成,中國近年來更急起直追,力挺本土國際超模,深知他們在國際時尚界會帶來強大的正向國際形象影響力。在台灣,政府官員對時尚市場的國際敏銳度還不夠,更沒有任何配套措施,有計劃地去推廣他們。台灣對本土國際超模,其實不太重視,落後其他時尚強國一大截。
保護模特兒的法案,台灣能跟上嗎?
台灣因為政府長年將時尚產業當成紡織產業推動,完全搞不清時尚品牌才是產業核心,錯誤的產業發展政策,不僅造成本土設計師品牌只能依附在紡織布料底下當小媳婦,連模特兒也是。本土設計師品牌不活絡,連帶影響了模特兒及其他時尚創意工作者,如髮型師、彩妝師、造型師、攝影師的生計。
所幸近年來文化部終於投入,協助經濟部工業局民生化工組推動時尚產業。有模特兒私下表示,台灣模特兒產業是有比之前好一點,但隱藏的問題還是很多。
台灣模特兒產業有很多亂象,包含工時過長、合約不清楚、工資不透明、市場行情混亂、言語霸凌、模特兒拖很久才拿能到工資甚至拿不到錢。有模特兒私下表示,模特兒通常不敢也不能詢問案子價碼,除非遇到好的經紀人,或是已經成為知名的模特兒。台灣也有不少模特兒被性侵,最多的就是外拍模特兒。但因為這種案例通常是跑單幫,不太被時尚產業重視,也沒有人去防範或解決。至於專業時裝模特兒有沒有人被性侵,沒人知道,因為新聞沒報,但性騷擾情形卻不少。
著名時尚媒體WWD有一篇《模特兒的難題:等待付款》(The Model Conundrum: Waiting to Be Paid),這是全球模特兒共同的難題,當然也包含台灣在內。紐約有模特兒挺身而出,正在推動《時尚勞工法》(The Fashion Workers Act),法國也有模特兒挺身推動《模特兒法》(Modle Law)保護模特兒。時尚產業更不成熟的台灣,是否會有模特兒願意為自己的權益挺身而出,聯手有正義感的立法委員,倡議台灣要有自己的時尚產業法規,保護模特兒及其它幕後創意工作者?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當模特兒就有明星待遇?抱歉這都是幻想──走進台灣時尚產業的工作實況 | 莊國琳 / 莊國琳 觀時尚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SB7dG5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