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曰:軍必左川澤而右丘陵
曹操曰:戰便也。李筌曰:夫人利用,皆便於右,是以背之。前死,必敵之地;後生,我自處。杜牧曰:太公曰:軍必左川澤而右丘陵。死者,下也;生者,高也。下不可以御高,故戰便於軍馬也。賈林曰:岡阜曰生,戰地曰死。后岡阜,處軍穩;前臨地,用兵便;高在右,迴轉順也。梅堯臣曰:擇其坦易,車騎便利;右背丘陵,勢則有憑;前低后隆,戰者所便。王晳曰:凡兵皆宜向陽,既後背山,即前生后死,疑文誤也。張預曰:雖是平陸,須有高阜,必右背之,所以恃為形勢者也。前低后高,所以便乎奔擊也。
正統道藏太清部-孫子批註-宋-吉天保4_正統道藏太清部-24部_智培中文 https://bit.ly/3MzjdUV

2022-04-27_1642082022-04-27_163420
---------------------------------------------
武經總要·前集·卷九_全文_原文_翻譯_解釋_意思_心得_中華古詩文古書籍網 https://bit.ly/3OHxO2D
子藏·兵家·《武經總要》·宋·曾公亮:前集卷九
子藏·兵家·《武經總要》·宋·曾公亮:前集卷九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8s4lJ3
●前集卷九
◎雜敘戰地土俗
  夫頓兵之道,有地利焉:我先據勝地,則敵不能以制我;敵先居勝地,則我不能以制敵。若擇地頓兵,不能趨利避害,是驅百萬之眾而自投死所,非天之災,將之過也。兵法曰:地形者,兵之助。料敵制勝,計險厄遠近上下者,將之道也。孫武論之曰:「九變之地,屈伸之利,人情之理,不可不察。故兵之情,圍則御之,不得已則斗,過則從。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一不知,非霸王之兵也。」蓋言九地之利,倘不知一,則非霸王之舉,況皆昧者乎?是以處軍之法,好高惡下,以其居得其勢,則易為制人。故秦人得ゾ函之固,六國諸侯常叩關而攻,秦無亡鏃遺矢,而諸侯之師已困。然而秦之地不廣於吳楚,秦之兵不勁於燕趙,所以能勝者,以其地有險固也。故其勢有建瓴之喻,其守有百二之利,可不務哉!今著地形一篇。
◎九地
  ○散地
  士卒恃之,懷戀妻子,爭則散走,是謂散地。一曰:地無斗鍵,士卒易散走,居此地者不可數戰。又曰:地遠四平,更無要害,士卒不堅意而易離散,故曰散地也。兵法曰:「諸侯自戰其地,為散地(士卒戀土,道近易散)。」是故散地則無戰(恐失散地)。又曰:「散地,吾將一其志(守則志一,戰則易散)。」吳子問孫武曰:「散地,士卒顧家,不可與戰,則必固守不出。敵攻我城壘,掠吾田野,禁吾樵採,塞吾要道,待吾空虛而急攻,則如之何?」武曰:「敵人深入吾都,多背城邑,士卒以軍為家,專志輕敵。吾兵在國,安土懷生,以陣則不堅,以斗則不勝。當集人眾,聚谷蓄帛,保城避險,遣輕兵絕其糧道。彼挑戰不得,轉輸不至,野無所掠,三軍困餒,因而誘之,可以有功。若欲野戰,則必因勢,依險設伏。地無險,則隱於天氣陰晴昏霧,出其不意,襲其懈怠,可以有功。」
  ○輕地
  輕於退也。入敵境未深,往返輕易,不可止息,將不得數動勞人。兵法曰:「入人之地而不深,為輕地。輕地則無止。」又曰:「輕地,吾將使之屬(屬,營壘連屬也。一備逃逸,一敵至易相救也)。」吳子問孫武曰:「吾至輕地,始入敵境,士卒思遠,難進易退;未背險阻,三軍恐懼;大將欲進,士卒欲退,上下異心。敵守其城壘,整其車騎,或當吾前,或擊吾後,如之何?」武曰:「軍至輕地,士卒未專,以入為務,無以戰為,故無近其高(或作名)城,無由其通路。設疑伴惑,示若將去。乃選驍騎,御以先入,掠其牛馬、六畜。三軍見得,進乃不懼。分吾良卒,密有所伏。敵人若來,擊之勿疑。若其不至,舍之而去。」又曰:「軍人入敵境,敵人固壘不戰,士卒思歸,欲退且艱,謂之輕地。當選驍兵伏要路,我退敵追,來則擊之。」
  ○爭地
  便利之地,先居者勝,是以爭之。兵法曰:「我得亦利,彼得亦利,為爭地(可以少勝眾,弱勝強,乃險要也)。」又曰:「爭地則無攻(敵人若已先得,則不可攻也),吾將趨其後(利也在前,當速趨其後)。」吳子問孫武曰:「敵若先至,據要保利,簡兵練卒,或出或守,或備或奇,則如之何?」武曰:「爭地之法,先據為利。敵得其處,慎勿攻之。引而佯走,建旗鳴鼓,趣其所愛,曳柴揚塵,感其耳目。分吾良卒,密有所伏,敵必出救。人慾我與,人棄吾取,此爭先之道。若我先至,而敵用此術,則選吾銳卒固守其所,輕兵外伏於險阻,敵人還斗,伏兵旁起,此全勝之道也。」
  ○交地
  平原交通也。一曰:可以交結,不可杜絕之,絕之致隙。又曰:交通四達(或作遠),不可遏絕也。兵法曰:「我可以往,彼可以來,為交地(道路相交錯也。一曰川廣道平,可以往來,足以交戰對壘也)。」又曰:「交地則無絕(使車騎步伍連屬,恐敵人乘我也),吾將謹其守(嚴壁壘也)。」吳子問孫武曰:「交地,吾將絕敵,令不得來,必全吾邊城,修其守備,深絕道路,固其險塞。若不先圖之,敵人已備,彼可得而來,吾不得而往,眾寡又均,則如之何?」武曰:「既我可以往,彼可以來,吾分卒匿之,守而易怠,示其不能。敵人且至,設伏隱廬,出其不意,可以有功。」
  ○衢地
  地居要衢,控帶數道。先據此地,眾必從之,故得之則安,失之則危也。兵法曰:「諸侯之地三屬(我與敵相當,旁有他國也),先至而得天下之眾者,為衢地(先至其地,即交結諸侯之眾為助也)。衢地則合交(交結旁國諸侯)。」又曰:「吾將固其結(交結諸侯,使牢固也)。」吳子問孫武曰:「衢地必先。若吾道遠,發後,雖馳車驟馬,至不能先,則如之何?」武曰:「諸侯叄屬,其道四通,我與敵相當,而有傍有他國。所謂先者,必先重幣帛,使約和旁國,交親結恩。兵雖後至,眾已屬矣。我有眾助,彼失其黨。與諸國犄角,震鼓齊攻,敵人驚恐,莫知所當。」
  ○重地
  入敵已深,國糧難應資給,將士不挾,何取?兵法曰:「入人之地,深而難返,背城邑多者,為重地(難返之地。入人之境已深,過人之城已多,津澤皆為所持也)。重地則掠,吾將維其食(所入既深,常梁皆為所符,糧道不無阻絕,須掠人儲積,給我軍用,而得以伺敵者也)。」又曰:凡為客之道,入深則專,主人不克(言大凡為客攻伐,若深入敵,則士卒有必死之志,專一,則主人不能勝)。掠於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勞,並氣積力,運兵計謀,為不可測(養士氣並兵,為不可則度之計。又曰:深入敵境,須掠其田野,使我足食,然後閒壘養之,勿使勞。若氣力盛,一發取勝也)。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言皆死戰而不奔也),死焉不得(言士必死,安有不得勝之理也)?士人盡力(士竭其力也。在難地,必並也),兵士甚陷則不衢(陷於危險,勢不獨死,三軍固心,故不懼也),無所往則固,入深則拘(往,走也。言深入敵境,走無生路,則人堅固,如拘縛之也),不得已則斗(不得已者,陷在死地,必不生全。以死救死,蓋不得已,則人皆悉力而斗也),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不求索,其意自得也。凡言兵在死地,上下同志,不待修整而自戒懼,不待求使而自得情實,不待約束而自親附,不待號令而自聽信)。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禁妖祥之言,去疑惑之計。黃石公曰:禁止巫祝不得為吏士卜射問吉凶,恐惑亂軍士之心。言既去疑惑之路,則士至死無有異心也)。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命,非惡壽也(皆焚燒財物,非惡貨之多。棄財致死者,不得已也。若有財貨,恐士卒顧戀,有苟生之心,無必死之志者也)。令發之日,士坐者涕流(或作沾)襟,偃寢者涕交頤(皆持必死之計,將士皆有以死為約。未戰之日先令曰:今日之事,在即一舉。若不用命,身膏草野,為禽獸所食耳)。投之無往,諸劌之勇也(言所投之處,皆為專諸、曹劌之勇也)。吳子問孫武曰:「吾引兵深入重地,多所逾越,糧道絕塞。設欲歸還,勢不可過。欲食於敵,持兵不失,則如之何?」武曰:「凡居重地,士卒輕勇,轉輸不通,則掠以繼食。下得粟帛,皆貢於上。多者有賞,士卒無歸意。若欲還出,即為戒備,深溝高壘,示敵且久。敵疑通途,私除要害之道,乃令輕車銜枚而行,以牛馬為餌。敵人若出,鳴鼓隨之,陰伏吾士,與之中期,內外相應,其敗可知。」
  ○圯地
  少固之地也,不可為城壘溝隍,宜速去之。兵法曰:「行山林、險阻、沮澤難行之道者,為圯地。圯地,吾將進其途(疾去無稽留)。」吳子問孫武曰:「吾入圯地,山川險阻,難從之道,行久卒勞。敵在吾前,而伏吾後;營吾左,而守吾右;良車驍騎要吾隘道,則如之何?」武曰:「先進輕車,去軍十里,與敵相候,接斯險阻。或分而左,或分而右,大將四觀,擇空而取,皆會中道,倦而乃止也。」
  ○圍地
  入則隘險,歸則遷回,進退無從,雖眾何用?能為奇變,此地可由。兵法曰:「所由入者隘,所從歸者遷,彼寡可以擊吾眾者,為圍地(出入艱險,易設奇覆)。」又曰:「背固前隘者,圍地也。圍地則謀(艱阻之地,與敵相將,須用奇險詭譎之謀),吾將塞其闕(圍其三面,間其一面。塞之,則人死戰)。」吳子問孫武曰:「吾入圍地,前有強敵,後有險阻隘路。敵絕我糧道,利我走勢,鼓譟不進,以觀吾能,則如之何?」武曰:「圍地之宜,必塞其闕,示無所往,則以軍為家,萬人同心,三軍齊力。並炊數日,無見火煙,故為毀亂寡弱之形。敵人見我,備之必輕。則告勵士卒,令其奮怒,陳伏長卒左右險阻,擊鼓而出。敵人若疾擊我,則前斗後拓,左右掎角也。」又曰:「敵在吾圍,伏而深謀,示我以利,縈我以旗,紛紜若亂,不知所之,奈何?」武曰:「千人操旗,分塞要道。輕兵進挑,陣而勿摶,交而勿去。此敗謀之法。」
  ○死地
  力戰或生,守隅則死。兵法曰:「疾戰則存,不戰則亡,為死地(戰軍行師,不因鄉導,陷於危敗,為敵所制。左谷右則,前窮後絕,野無水草,軍之資糧;一人當隘,萬夫莫向是也)。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示之必死,令自奮求生。不活者,為填井毀灶,焚燒實貨者是也)。」又曰:「死地則戰(此地速為死戰則生,君俟己卒氣衰,糧餉又絕,則不死何待也),投之亡地,然後陷於地,然後主眾陷於害,然後能為勝敗。」吳子問孫武曰:「吾師出境,軍於敵人之地,敵人大至,圍我數重。欲突以出,四塞不通。欲勵士激眾,使人投命潰圍,則如之何?」武曰:「深溝高壘,示為守備。安靜勿動,以隱吾能。告令三軍,示不得已。殺牛燔車,以饗吾士。燒盡糧食,填夷井灶,割發損冠,絕去生慮。將無餘謀,士有死志。於是砥甲勵刃,並氣一力,或攻兩旁(或作奇),震心疾噪,敵人亦懼,莫知所當。銳卒分行,疾攻其後。此是失道而求生,故曰困而不謀者窮,窮而不戰者亡。」吳子曰:「若吾圖敵,則如之何?」武曰:「山敵谷險,難以逾越,謂之窮寇。擊之法:伏則隱廬,開其去道,示其走路,求生透出,必無斗意。因而擊之,雖眾必敗。」兵法又曰:「若敵人在死地,士卒勇氣,欲擊之法:順而勿抗,陰守其剎,則必開其道,以精騎分塞要路,輕兵進而誘之,陣而勿戰,敗謀之法也。」
◎六形
  ○通形
  可以先,先之以待敵。兵法曰:「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居通地,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勝(兵法:寧致於人,無致於人。通者,四戰之地,須先據高陽之處,勿使敵先得而我後至也。利糧道者,我每於津扼之要衝,築壘城,或作通道以護之。又曰通地雖有高版而無要害,故兩通往來。處高陽,候望向陽示生,糧道便人轉運,所以利於戰)。」
  ○掛形
  出不勝,返亦難也。兵法曰:「我可以往,難可以退,曰掛形。敵無備,出而勝之;敵若有備,出而不勝,難可以返,不利也(掛者,險阻之地,與敵地犬牙相錯,動有掛礙也。往攻敵,敵若無備,攻之必勝,則雖與敵險阻相錯,敵人已敗,不能邀我歸路矣。若我能往,而敵人有備,則不能勝,必為敵人守險,邀我歸路,難以返矣。一曰不得已陷在彼,須為持久之計,掠取敵人之糧,以伺利便而擊之也)。」
  ○支形
  支者隔隘,可以相要截支,支持,故不利先出也。兵法曰:「我出而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敵難邀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支者,如我與敵人各守高險,中有平地狹而且長,出軍則不能成陣,攻敵則自下御上。如此之鎮,皆彼我不利,宜堂堂引去,伏卒待之。敵若躡我,候其半出險中,發伏擊之,則無不利。若敵先去以誘我,我不可出也)。」
  ○隘形
  隘形者,敵先守隘,我去之;若無守,我從之。兵法曰:「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盈,滿也。言遇兩山之間,中有通谷,則須當山口為營,與兩山口齊,如水之在器,與口齊也。如此則平易險阻皆制,在我而得以出奇也。若敵人得隘,返如此以待我,則我當引而去,不可從之。如敵人處隘之半,不知齊口盈滿之術,我則入隘以從之。若敵人在隘,我亦在隘,俱得地形,勝敗在兵,不在地形。夫齊口盈滿之術,非惟隘形獨能有口,譬如平陵,迫則車馬不通,舟揖不勝,中有一逕,亦須據其路口,使敵不得進也。諸可知之)。」
  ○險形
  險形者,居險阻之地,不可後於人也。兵法曰:「險形,我先居之,必居高陽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也(凡地隘險者,猶不可致於人也。險者,山險谷深,非人力所能作為,必居高陽以待敵。敵若先據之,必不可與爭,則當引去。陽者,向面地。恐與敵人持久,居陰而生疾也。今若於崤澠相遇,須先據北山,此乃面陽而背陰也。高與陽二者,寧舍陽而就高,不可舍高而就陽,經乃統而言之也)。」
  ○遠形
  力敵而戰,勝敗未可知也。兵法曰:「夫遠形,勢均,難以挑戰,則不利(譬如我與敵對壘,相去三十里,若我來就敵壘而延戰者,我困敵逸,故戰不利。敵若來就我壘,是我逸敵用,亦不利。故言勢均。然則如之何?曰:必欲戰者,則以壘而相近也)。」
◎雜敘戰地
  兵法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近水草,便利也。絕,過也。依,近也。言若行軍經過山險,須近谷而處,有水草之利也),視生處高(生者,陽也,處高而面南向也),戰隆無登(隆,高也。言敵人在高,我不可自下往高,仰敵人而接戰,敗。處高勿攻是也),此處山之軍也,教山戰(凡寇敵保據山谷,攻擊進戰與平陸不同,或登峰陟嶺,或援樹引藤,或透險緣崖,理須素教又令便習也)。絕水必遠水(寬敵令渡也),客絕水而來,勿迎之於水內,令半渡而擊之(半渡,勢不並,易擊而敗也)。欲戰,無附於水而迎客(附,近也。近水迎之,敵軍不肯渡),視生處高(視生,向陽遠視也。軍處高,遠見敵勢,則敵不得潛來,出我不意者也),無迎水流(水流之地,可以既吾軍,可以流毒藥。一雲逆流而營軍,兵家之忌也),此處水上之軍也。平陸之軍處易(平陸必擇其坦易平移之處,我軍騎得以馳逐之也),而右背高,前死後生(戰便也。太公曰:軍必左川澤而右丘陵。死者,下也;生者,高也。下不可以御高,戰不便於軍馬也),此處平陸之軍。地絕斥澤,雖急去無留。如交軍於斥澤之中,依水草而倍眾樹(不得已與敵會於斥澤之中,即須有水章林木處軍也),此處斥澤之軍也。凡四軍之制,黃帝所以勝四帝者也。吳子問孫武曰:「敵人保據山險,擇利而處之,糧食又足,挑之則不出,乘間則侵掠,為之奈何?」曰:「分兵守要,謹備勿懈,潛探其情,密候其刃,以利誘之,禁其牧采。久無所得,自然變改。待離其固,則奪其所愛也。」又魏武侯問於吳起曰:「凡左右高山,地甚狹迫,卒遇敵人,擊之不敢,去之不得者,奈何?」曰:「此谷戰也,雖眾不用。當募吾材士,與敵相當,陽為不驚,輕足利意,以排前行。分車列騎,隱於四旁,相去數里,無令見兵。敵必堅陣,進退不敢。於是出旌列旗,行出外山,營之,敵人必懼。以騎挑之,勿令休息。敵若堅守,急行間諜,以觀其變亂,則擊之,縮則復之。此可勝也。」凡谷戰之兵,巧於設伏,選精銳,當前列以強弩。次以短兵,勇斗而速戰。又選輕足之卒,擇徑升高下瞰,敵兵而戰,或多建旗鼓,自高以震之。凡於山峽,卒遇敵,即急鼓譟,先使其驚亂,然後合變以擊之。凡發兵深入,遇大林木,與敵分林相拒,謂之林戰。以我軍分為沖陣,便兵所處,矛弩為表,戰盾為里。斬除草木,極吾廣道,以便戟所。高置旌旗,謹飭軍眾,無使敵人知吾情實。然後卒吾矛弩,相與為伍。若遇林樹少,則以騎為輔,見利則戰,未利則止。若遇林木多,又有險隘阻,以沖陣謹備前後,更息更戰,敵人必走。又林戰之道,晝廣旌旗,夜多火鼓,利用短兵,巧在奇伏,或發於前,或起於後,左之右之,中以強弩。利且守險而止。擊冒頓,冒頓匿其精兵,見其羸弱。漢悉兵北逐之,高帝先至平城,步兵未盡到。冒頓縱精兵三十萬,圍之白登七日。此已然之驗也。近世賊兵奇策,亦不過是,此名將之所察,而愚將之所陷也。然其技藝與中國異,上下山阪,出入溪澗,而中國之馬弗與也(與猶如也);險道傾反,且馳且射,中國之騎弗與也;風雨罷勞,饑渴不困,中國之人弗與也。此賊寇之長技也。若夫平原易地,輕車突騎,則匈賊之眾易撓亂也;勁弩長戟,射疏及遠,則賊寇之弓弗能格也;堅甲利刃,長短相雜,游弩往來,什伍俱前,則匈賊之兵弗能當也;材官騶發(騶,矢之善者),矢道同的,則賊寇之革笥木薦(革笥以皮作,如鎧皮之。木薦以木薦作,如孽扌餚也)弗能及也;下馬地斗,劍戰相接,去就相簿,則寇賊之足弗能給也。此中國之長技也。以此觀之,寇賊之長技三,中國之長技五。前史稱胡兵五,而當漢兵一;今雖頗得漢巧,猶三而當一。是中國之利器居多。且其人善騎而不善步,中國步兵有強弩利刃之銳,足以抗之。然中國之不敵者,人性習安,不若其耐勞苦於霜雪、沙磧、不毛之地;又其性不善攻,攻亦不久,惟利衝擊,故前世名將必以奇制之,而不與爭馳逐也。南之夷蠻,其性剽悍狠怒,樂為盜賊,而勢不能堅;惟用標槍、旁牌、飛刀、環刀、木弩以為兵械;善為藥箭,中者大叫,信宿輒死;依山阻水,怙恃其險,急則竄伏,緩則鈔掠;浮舡則水道多絕,陸行則險阻不進,非中國之所能。擊此之法,利於平地,以奇略誘其人,隱伏精兵,竊發而禽之。誘之術,多縱反間,出甘言重幣,招使致來,則入吾計中。大凡中國之民,屋宿火食,衣被繒纊,北方殺氣早降,手足皸瘃,不能渡漢;南方暑濕,溪谷毒癘,不能逾嶺。以中國之人戍守,則十不當一,故古者以蠻夷攻蠻夷,則強弱相當。是以濱塞之民召募為用,斗曠土以食之,厚賞格以激之,馳射格鬥是其素所畜積,省縣官之費,減轉餉之勞,多縱間諜,以重賂誘其酋豪大姓,使之攻擊,比用華人其利十倍。故吳起,古之善將也,亦常論六國之俗不同:曰:「夫齊陣重而不堅,秦陣散而自斗,楚陣整而不久,燕陣守而當走,三晉陣理而不用(三晉,韓趙魏也)。夫齊性剛,其國富,君臣驕奢而簡於細人,其政寬,祿不均(齊成王新立,不理國政,委於卿大夫,故言驕奢而祿不均。簡者輕易細人,皂隸牧關之人也),一陣兩心,前重後輕(上驕下怨,故曰二心)。擊之之道,必三分之,獵其左右,脅而從之,其陣可壞(卒不敢倫偷生,故其陣自壞也)。秦性強,其地險(秦左崤函,右隴,終南、太白在前,朔方郡固其後),其政嚴,賞罰明。其人不讓,皆有斗心,故散自斗也(秦孝公用商鞅強國之術,人皆勇於公戰,依於私鬥也)。擊此之道,必先示之以利,引而去之。士貪於得而離於將,乘乖設伏,其將可取。楚性弱(江淮之間,地薄水淺,人性怯懦),其地廣,其政躁,其人疲,故整而不久(楚悼王急於政令,故躁。疲者,整而不能久也)。擊此之道,襲亂其屯,先奪其陣,輕進速退,弊而勞之,勿與爭戰,其軍自敗(驚其屯聚,出其不意,以動其氣。既動,則勿與戰。楚人輕薄,不能持久,自敗散也)。燕性愨(土原水深,故性端愨),其人甚好勇義,寡詐謀(地近蕃戎,俗習其射,好勇好鬥,而無機變)。擊此之道,觸而迫之,凌而遠之,馳而後之,使上疑而下惑;整我車騎,必避之,使怒,其將可虜(迫之使勇及怒,遠之令疑感,性朴不可怒,怒則必死,可出奇取之)。三晉,中國也,其性和,其政平,(有成康之遺風,故其性和平也)。其人疾於戰,習於兵,輕其將,薄其祿,士無死志,故理而不用(軍募不息,則民輕其將。勝敗無勞,則上薄其祿。不畏威,不貪利,則士無死志。故初理,而後不堪用也)。擊此之道,限陣而壓之,眾來而拒之,去則追之,以倦其師,則可敗也。皆謂揣其人性之弊,又度其國政之失,因其弊而制之,則我得其利,彼受其害,且易為之力矣。」《司馬法》曰:人方其性,性則異言。四方之人,性有強弱愚智不同也。教成俗,俗則異言。四方兵勢,西與北有兵馬之便,東與南有舟楫之利;西與北寒慘無金鐵,東與南暑濕毀弓弩;中土多五兵雜木,便弓馬舟楫,是其異宜也。故燕無函,秦無盧,胡無弓車,言其俗之所長也。孫武曰:「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主孰有道,將孰有能?」亦言先定彼我之善否。不知此而用兵,猶瞽之無相,其顛隕立可待矣。計而施於用,一不中試,則勝負隨至。故陳不守障水,而高祖平之;龐涓失計於馬陵,而孫臏破之;成安君不保井徑,終擒於韓信;慕客超不固大峴,卒敗於劉裕;趙奢之登北山,秦兵雖強而莫上;李弼之據渭曲,齊師雖眾而弗利(已上見故事門)。得失之鑑,較然如斯,可不務哉!
◎土俗
  夫中國外邦五方之民俗皆有性,不可推移,剛柔遲速異齊,器械異制,衣服異宜。故朔陲積陰之野,食肉飲酪,其人密理,故耐寒;百粵多陽之地,其人疏理,故耐暑。是其天性然也。古之名將,受命伐國,必度其俗之強弱,能之長短,常以我之長擊彼之短,料其所好而誘之,因其所惡而攻之。大抵北方之狄與西方之戎其性相類,士力能彎弓,盡為甲騎,寬則隨畜田獵禽獸為生,急則習戰攻以侵伐為事。其長兵則弓矢,短兵則刀鋌。利則進,不利則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其擊之法,利為伏兵,相其險阻隱匿之地,或叢林薈翳之據,擇精兵利器,千人為部,在各伏其要,以猛而不堅者從以弱卒,佯為不利,以數百千人委之,必貪其獲。俟其兢進,發伏以擊之,必克。若與之平原廣野,度長擊大,爭一切之利,則非我所長。又彼之能在弓矢,我當以強弩邀之。故春秋時戰法曰:「使勇而無剛者,嘗寇而速去之,為三覆以待之。戎輕而不整,貪而無親,勝不相讓,敗不相救。先者見獲,必務進;進而遇覆,必速奔,後者不救,則無繼矣。」此已試之效也。其俗亦好為誘兵羸師以致敵,宜謹視之。故漢高帝。大凡兵之體用,好高而惡下,貴陽而賤陰,養生而處實。生為陽,養於陽則氣勝;實為高,處於高則遠絕卑濕,百疾不起,人安於用。此兵之利而地之助也。兵法曰:「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六者,謂之六害,遇之者遠去,不可近也。」所謂絕澗者,山水深大之地也;天井者,天形下,大水可及之地也;天羅者,山澗迫狹,可羅絕人之地也;天牢者,林木隱蔽,葭葦深廣之地也;天陷者,遁路泥淖,人馬不通之地也;天者,土多溝坑、坎陷、木石之地也。常令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軍行有險阻、潢井、生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覆索之,此伏奸之所也。故兵行,途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者,謂此類也。夫出師有主客,用兵有步騎,所有既殊,則地亦下能兼利。故晁錯曰:「丈五之溝,漸車之水(漸,侵也),草木所在,此步兵之地也,車騎二不當一。土山丘陵曼衍相屬,平原廣野,此車騎之地也,步兵十不當一。平陵相遠,川谷居間,仰高臨下,此弓弩之地也,短兵百不當一。兩車相近,平地淺草,可前可後,此長戰之地也,劍盾三不當一。亂葦竹蕭,草木蒙蘢,枝葉茂接,此矛鋌之地也,長戰二不當一。曲道相伏,險厄相薄,此劍盾之地也,弓弩三不當一。」兵法曰:「候望所及,阻壑分川,可以縱弓矢;深葦奧草,可以施風火;左右俱高山,則長翼而進;後高前下,則銳沖而進;歷漸澤,則整隊而亟過;居平陸,則前死而後生;丘陸,則必處於陽而右背之;堤防,則必據其陰,左向之。」若此,皆須大將察理,而諭於心先。
子藏·兵家·《武經總要》·宋·曾公亮:前集卷九 - 每日頭條 https://bit.ly/38s4lJ3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kpx2pzq.html
-------------------------------------------
1 行軍篇
曹操曰∶擇便利而行也。王皙曰∶行軍當據地便察敵情也。張預曰∶知九地之變,然後可以擇利而行軍,故次《九變》。
2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
王皙曰∶處軍凡有四,相敵凡三十有一。張預曰∶自“絕山依谷”至“伏奸之所處”,則處軍之事也。自“敵近而靜”至“必謹察之”,則相敵之事也。相,猶察也,料也。
3 絕山依谷。
曹操曰∶近水草利便也。李筌曰∶軍,我;敵,彼也。相其依止,則勝敗這數、彼我之勢可知也。絕山,守險也。谷近水草。夫列營壘,必先分卒守隘,縱畜牧,收樵采而後宋。杜牧曰∶絕,過也;依,近也。言行軍經過山險,須近谷而有水草之利也。《 吳子 》 曰∶ “無當天灶大谷之口。”言不可當谷。但近谷而處可也。賈林曰∶兩軍相當敵,宜擇利而動。絕山,跨山;依谷,傍谷也。跨山無後患,依谷有水草也。梅堯臣曰∶前為山所隔,則依谷以為固。王晰曰∶絕,度也;依,謂附近耳。 曹公曰∶ “近水草利便也。”張預曰∶絕,猶越也。凡行軍越過山險,必依附溪谷而居,一則利水草,一則負險固。後漢武都羌為寇,馬援討之。癘在山上,援據便地,奪其水草,不與戰。羌窮困,悉降。羌不知依谷之利也。
4 視生處高。
曹操曰∶生者,陽也。李筌曰∶向陽曰生,在山曰高。生高之地可居也。杜牧曰∶言須處高而面南也。陳 曰∶ 若地有東西,其法何如?答 曰∶ 然則面東也。賈林曰∶居陽曰生,視生為無蔽冒;物色處軍當在高。梅堯臣曰∶若在陵之上,必向陽而居。處高,乘便也。張預曰∶視生謂面陽也。處軍當在高阜。
5 戰隆無登。
曹操曰∶無迎高也。李筌∶敵自高而下,我無登而取之。杜牧曰∶隆,高也。言敵人在高,我不可自下往高,迎敵人而接戰也。一作“戰降無登”。降,下也。賈林曰∶戰宜乘下,不可迎高也。梅堯臣曰∶敵處地之高,不可登而戰。張預曰∶敵處隆高之地,不可登迎與戰。一本作“戰降無登迎”,謂敵下山來戰,引我上山,則不可登迎。
6 此處山之軍也。
梅堯臣曰∶處山當知此三者。張預曰∶凡高而崇者,皆謂之山。處山拒敵,以上三事為法。
7 絕水必遠水。
曹操、李筌曰∶引敵使渡。杜牧曰∶魏半郭淮在漢中,蜀主劉備欲渡漢水來攻。諸將議,眾寡不敵,欲依水為陣以拒之。淮 曰∶ “此示弱而不足挫敵。不如遠水為陣,引而致之。半濟而後擊,備可破也。”既列陳,備疑,不敢渡。梅堯臣曰∶前為水所隔,則遠水以引敵。王晰曰∶我絕水也。曹說是也。張預曰∶凡行軍過水,欲舍止者,必去水稍遠,一則引敵使渡,一則進退無礙。郭淮遠水為陣,劉備悟之而不渡是也。
8 客絕水而來,勿迎之于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
李筌曰∶韓信殺龍且於濰水,夫王敗楚子於清發是也。杜牧曰∶楚漢相持,項羽自擊鼓越,令其大司馬曹咎守成皋。漢這挑戰,咎涉汜水戰。漢軍候半涉,擊,大破之。水內乃涔也,誤為內耳。梅堯臣曰∶敵之方來,迎於水濱則不渡。王晰曰∶內當作涔。迎於水涔,則敵不敢,濟遠則趨利不及,當得其宜也。何氏曰∶如春秋時,宋公及楚人戰於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 曰∶ “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公 曰∶ “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 告。公 曰∶ “未可。”既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宋公違之,故敗也。吳伐楚,楚師敗;及清發,將擊之。擊王 曰∶ 困獸猶鬥,況人乎?若知不免而致死,必敗我。若使先濟者知免,後者慕之,蔑有鬥心矣。半,濟而後可擊也。”從之,又敗之,魏將郭淮在漢中,蜀主劉備欲渡漢水來攻。時諸將等議 曰∶ “眾寡不敵。”欲依水為陳以拒之。淮 曰∶ “此則示弱,而不足以挫敵,非算也。不如遠水為陳,引而 這,半濟而後擊,備可破也。”既陳,備疑,不敢渡。唐武德中,薛萬均與羅藝守幽燕。竇建德率眾十萬寇範陽。萬均謂藝 曰∶ “眾寡不敵,今若出鬥,百戰百敗,當以計取之。可令贏兵弱馬阻不背城為陳以誘之。賊若渡水交兵,諸公精騎百人,伏於城側,待其半渡而擊之。”從之。建德渡水,萬均擊破之。張預曰∶敵若引兵渡水來戰,不可迎之於水邊。俟其半,濟行列未定,首尾不接,擊之必勝。公孫瓚敗黃巾賊於東光,薛萬均破竇建德於範陽,皆用此術也。
9 欲戰者,無附于水而迎客。
曹操曰∶附,近也。李筌曰∶附水迎客,敵必不得渡而與我戰。杜牧曰∶言我欲用戰,不可近水迎敵,恐敵人疑我不渡也。義與上同,但客主詞異耳。梅堯臣曰∶必欲戰,亦莫若遠水。王晰曰∶我利在戰,則當差遠,使敵必渡而與之戰也。張預曰∶我欲必戰,勿近水迎敵,恐其不得渡;我不欲戰,則阻水拒之,使不能。濟晉將陽處父與楚將子上夾 不而軍。陽子退舍,欲使楚人渡;子上亦退舍,欲令晉師渡。遂皆不戰而歸。
10 視生處高,
曹操曰∶水上亦當處其高也。前向水,後當依高而處之。梅堯臣曰∶水上亦據高而向陽。王晰曰∶曹公曰∶ “水上亦當處其高”,指謂為謂近水之地;下曹注 云: “恐溉我也”疑當在此下。何氏曰∶視生向陽,遠視也。軍處高,遠見敵勢,則敵人不得潛來出我不意也。張預曰∶或岸邊為陳,或水上泊,皆須面陽而居高。
11 無迎水流。
曹操曰∶恐溉我也。李筌曰∶恐溉我也。智伯灌趙襄子,光武潰王尋,迎水處高乃敗之。杜牧曰∶水流就下,不可於插下處軍也,恐敵人開決灌浸我也。上文雲,視生處高也。諸葛武侯 曰∶ “水上之陳,不逆其流。”此言我軍船亦不可泊於下流,言敵人得以乘流而薄我也。賈林曰∶水流之地,可以溉吾軍,可以流毒藥。迎,逆也。一雲,逆流而營軍,兵家所忌。梅堯臣曰∶無軍下流,防其決灌。舳艫之戰,逆亦非便。王晰曰∶當乘上流。魏曹仁征吳,欲攻濡須洲中。蔣濟 曰∶ “賊據西岸,列船上流,而兵入洲中,是謂自內地獄 ,危亡之道也。”仁不從而敗。何氏曰∶順流而戰,則易為力。張預曰∶插地勿居,恐決水溉我。戰亦不可處下流,以彼沿我溯,戰不便也。兼慮敵人人投毒上流。楚令尹拒吳,卜戰不吉。司馬子魚 曰∶ “我得上流,何故不吉?”遂決戰,果勝。是軍須居上流也。
12 此處水上之軍也。
梅堯臣曰∶處水上當知此五者。張預曰∶凡近水為陳,皆謂水上之軍,。水上拒敵,以上五事為法。
13 絕斥澤,惟亟去無留。
陳暭曰∶斥,咸鹵之地,水草惡,漸沼不可處軍。《新訓》 曰∶ “地固斥澤,不生五谷”者是也。賈林曰∶咸鹵之地,多無水草,不可久留。梅堯臣曰∶斥,遠也。曠蕩難守,故不可留。王晰曰∶斥,鹵也。地廣且下,而無所依。張預曰∶《刑法志》 云: “山川沈斥。”顏師古注 曰∶ “沈,深水之下;斥,咸鹵之地。”然則斥澤謂瘠鹵漸洳之所也。以其地氣濕潤,水草薄惡,故宜急過。
14 若交軍于斥澤之中,必依水草而背眾樹。
曹操曰∶不得已與敵會於斥澤中。李筌曰∶急過不得,戰必依水背樹。夫有水樹,其地無陷溺也。杜牧曰∶斥鹵之地,草木不生,謂之飛鋒。言於此忽遇敵,即須擇有水草林木而止之。梅堯臣曰∶不得已而會敵,則依近水草,背倚眾木。王晰曰∶猝與敵遇於此,亦必就利而背固也。張預曰∶不得已而會兵於此地,必依近水草,以便樵汲,背倚林木,以為險阻。
15 此處斥澤之軍也。
梅堯臣曰∶處斥澤,當知此二者。張預曰∶處斥澤之地,以上二事為法。
16 平陸處易,
曹操曰∶車騎之利也。杜牧曰∶言於平陸,必擇就其中坦易平穩之處以處軍,使我車騎得以馳逐。王晰同曹操注。何氏同杜牧注。張預曰∶平原廣野,車騎之地。必擇其坦易無坎陷之處以居軍,所以利於馳突也。
17 而右背高,前死後生。
曹操曰∶戰便也。李筌曰∶夫人利用,皆便於右,是以背之。前死,致敵之地;後生,我自處。杜牧曰∶《 太公 》 曰∶ “軍必左川澤而右丘陵。”死者,下也;生者,高也。下不可以御高,故戰便於軍馬也。賈林曰∶岡阜曰生,戰地曰死。後岡阜,處軍穩;前臨地,用兵便;高在右,回轉順也梅堯臣曰∶擇其坦易,車騎便利;右背丘陵,勢則有賃;前低後隆,戰者所便。王晰曰∶凡兵皆宜向陽,既後背山,即前生後死。疑文誤也。張預曰∶雖是平陸,須有高阜,必右背之,所以恃為形勢者也。前低後高,所以便乎奔擊也。
18 此處平陸之軍也。
梅堯臣曰∶處平陸當知此二者。張預曰∶居平陸之地,以上二事為法。
19 凡此四軍之利,
李筌曰∶四者,山、水、斥澤、平陸也。張預曰∶山、水、斥澤、平陸之四軍也。諸葛亮 曰∶ “山陸之戰不升其高,水上之戰不逆其流,草上之戰不渺其深,平地之戰不逆其虛此兵之利也。”
20 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曹操曰∶黃帝始立,四方諸侯無不稱帝,以此四地勝之也。李筌曰∶黃帝始受兵法於風後,而滅四方,故曰勝四帝也。梅堯臣曰∶“四帝”當為“四軍”字之誤歟?言黃帝得四者之利,處山則勝山,處水上則勝水上,處斥澤則勝斥澤,處平陸則勝平陸也。王晰曰∶“四帝”或曰當作“四這”。 曹公曰∶ “黃帝始立,四方諸侯無不稱帝,以此四地勝之也。”一本“無”作“亦”。何氏曰∶梅氏之說得之。張預曰∶黃帝始立,四方諸侯亦稱帝,以此四地勝之。按 《史記 · 黃帝紀》云: “與炎帝戰於阪泉,與尤戰於涿鹿,北逐葷粥。”又 太公《六韜》 言黃帝七十戰而定天下。此即是有四方諸侯戰也兵家之法,皆始於黃帝,故云然也。
21 凡軍喜高而惡下,
梅堯臣曰∶高則爽塏,所以安和,亦以便勢;下則插濕,所以生疾,亦以難戰。王晰曰∶有降無登,且遠水患也。張預曰∶居高則便於覘望,利於馳逐;處下則難以為固,易以生疾。
22 貴陽而賤陰,
梅堯臣曰∶處陽則明順,處陰則晦逆。王晰曰:久處陰濕之地,則生憂疾,且弊軍器也。張預曰∶東南為陽,西北為陰。
23 養生而處實。
曹操曰∶恃滿實也。養生向水草,可放牧養畜乘。實,猶高也。梅堯臣曰∶養生便水草,處實利糧道。王晰曰∶養生謂水草糧之屬,處實者倚固之謂。張預曰∶養生謂就善水草放牧也。處實謂倚隆高之地以居也。
24 軍無百疾,是謂必勝。
李筌曰∶夫人處卑下必羞疾,惟高陽之地可居也。杜牧曰:生者陽也;實者高也。言言養之於高,則無卑濕陰翳,故百疾不生,然後必可勝也。梅堯臣曰∶能知上三者,則勢勝可必,疾氣不生。張預曰∶居高面陽,養生處厚,可以性勝。地氣乾,故疾癘不作。
25 丘陵堤防,必處其陽,而右背之。
杜牧曰∶凡遇丘陵堤防之地,常居其東南也。梅堯臣曰∶雖非至高,亦當前向明而右依實。王晰曰∶處陽則人舒以和,器健以利也。張預曰∶面陽所以貴明顯,背高所以為險固。
26 此兵之利,地之助也。
梅堯臣曰∶兵所利者,得形勢以為助。張預曰∶用兵之利,得地之助。
27 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曹操曰∶恐鬥涉而水遽漲也。李筌曰∶恐水暴漲。杜牧曰∶言過溪澗,見上流有沫,此乃上源有雨,待其沫盡水定,乃可涉;不爾,半涉恐有瀑水卒至也。梅堯臣曰∶流沫未定,恐有暴漲。王晰曰∶水漲則沫。涉,步濟也。曹說是也。張預曰∶渡未及畢,濟而大水忽至也。沫謂水上泡漚。
28 凡地有絕澗。
前後險峻,水橫其中。
29 天井。
四面峻阪,澗壑所歸。
30 天牢。
三面環絕,易入難出。
31 天羅。
草木蒙密,鋒鏑瑩(莫?)施。
32 天陷。
卑下污濘,車騎不通。
33 天隙。
梅堯臣注兩山相向,洞道狹惡。六害皆。
34 必亟去之,勿近也。
曹操曰∶山深水大者為約澗;四方高、中央下為天井;深山所過若蒙籠者為天牢;可以羅絕人者為天羅;地形陷者為天陷;山澗道追狹、地形深數尺長數丈者為天隙。杜牧曰∶《軍讖》 曰∶ “地形坳下,大水所及,謂之天井。山澗迫狹,可以絕人,謂之天牢。澗闊,不測淺 ,道路泥濘,人馬不通,謂之天陷。地多溝坑坎陷木石,謂之天隙。林木隱蔽,蒹葭深遠,謂之天羅。”賈林曰∶兩岸深闊斷人行為絕澗;下中之下為天井;四邊澗險,水草相兼,中央傾側,出入皆難,為天牢;道路崎嶇,或寬或狹,細澀難行,為天羅;地多沮洳為天陷;兩邊險絕,形狹長而數里,中間難通人行,可以絕塞出入,為天隙。此六害之地,不可近背也。梅堯臣曰∶六害尚不可近,況可留乎?王晰曰∶晰謂絕澗當作絕天澗,脫“天”字耳。此六者皆自然之形也。牢謂如獄牢,羅謂如網羅也。陷謂溝坑淤濘之所,隙謂木石若隙罅之地。軍行過此勿近,不然,則脫有不虞,智力無所施也。張預曰∶溪谷深峻瑩可過者為絕澗;外高中下、眾水所歸者為天井;山險環繞,所入者隘,為天牢;林木縱橫、葭葦隱蔽者為天羅;陂池泥濘、漸車凝騎者為天陷;道路迫狹;地多坑坎者為天隙。凡遇此地,宜遠過不可近之。
35 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
曹操曰∶用兵常遠六害,今敵近背之,則我利敵凶。李筌曰∶善用兵者,致敵之受害之地也。杜牧曰∶迎,向也;背,倚也。言遇此六害之地,吾遠之向之,則進止自由;敵人近之倚之,則舉動有阻。故我利而敵倚,則我利敵凶。張預曰∶六害之地,我既遠之向之,敵自近之倚之。我則行止有利,彼則進退多凶也。
36 軍行有險阻、潢井、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覆索之。此伏奸之所處也。
曹操曰∶險者,一高一下之地;阻者,多水也。潢者,池也;井者,下也。葭葦者,眾草所聚;山林者,眾木所居也。翳薈者,可屏蔽之處也。此以上論地形也。以下相敵情也。李筌曰∶以下恐敵之奇伏誘許也。梅堯臣曰∶險阻,隘也,山林之所產;潢井,下也,葭葦之所生;皆翳薈足以蒙蔽。當掩搜,恐有伏兵。張預曰∶險阻,丘阜之地,多生山林;潢井,卑下之處,多產葭葦;皆翳薈可以蒙蔽。必降索之,恐兵伏其中。又慮奸細潛隱,覘我虛實,聽我號令。伏奸當為兩事。
37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
梅堯臣曰∶近而不動,倚險故也。王晰曰∶恃險故不恐也。
38 遠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
杜牧曰∶若近以挑我,則有相薄之勢,恐我不近,故遠也。陳暭曰∶敵人相近而不挑戰,恃其守險也。若遠而挑戰者,欲誘我使進,北利而奮擊也。梅堯臣同陳注。王晰曰:欲致人也。挑謂驍敵求戰。張預曰∶兩軍相近而終不動者,倚恃險固也;兩軍相遠而數挑戰者,欲誘我之進也。 《尉繚子》曰∶ “分險者無戰心。”言敵人先分得險地,則我勿與之戰也。又 曰∶ “挑戰者無全氣。”言相去遠則挑戰,而延誘我進,即不可以全氣擊之,與此法同也。
39 其所居者易利也。
曹操曰∶所居利也。李筌曰∶居易之地,致人之利。杜牧曰∶言敵不居險阻而居平易,必有以便利於事也。一本 云: 士爭其所居者,易利也。陳暭曰∶言敵人得其地利,則將士爭以居之也。賈林曰∶敵之所居,地多便利,故挑我使前就己之便,戰則易獲其利,慎勿從之也。梅堯臣曰∶所居易利,故來挑戰。王晰同曹操注。張預曰∶敵人舍險而居易者,必有利也。或 曰∶ 敵欲人之進,故處於平易,以示利而誘我也。
40 眾樹動者,來也。
曹操曰∶斬伐樹木,除道進來,故動。梅堯臣同曹操注。張預曰∶凡軍,必遣善視者登亮覘敵。若見林木動搖者,是斬木除道而來也。或 曰∶ 不止除道,亦將為兵器也。若晉人伐木益兵是也。
41 眾草多障者,疑也。
曹操曰∶結草為障,欲使我疑也。杜牧曰∶言敵人或營壘未成,或拔軍潛去,恐我來追,或為掩襲,故結草使往往相聚,如有人伏藏之狀,使我疑而不敢進也。賈林曰∶結草多為障蔽者,欲使我疑之,於中兵必不實,欲別為攻襲,宜審備之。張預曰∶或敵欲追我,多為障蔽,設留形而遁,以避其追。或欲襲我,叢聚草木以為人屯,使我備東而擊西。皆可以為疑也。
42 鳥起者,伏也。
曹操曰∶鳥起其上,下有伏兵。李筌曰∶藏兵曰伏。張預曰∶鳥適平飛,至彼忽高起者,下有伏兵也。
43 獸駭者,覆也。
曹操曰∶敵廣陳張翼,來覆我也。李筌曰∶不意而至白覆。杜牧曰∶凡敵欲覆我,必由他道險阻林木之中,故驅起伏獸駭逸也。覆者,來襲我也。陳暭曰∶覆者,謂隱於林木之內,潛來掩我,候兩軍戰酣,或出其左右,或出其前後,若驚駭伏獸也。梅堯臣曰∶獸驚而奔,旁有覆。張預曰∶凡欲掩覆人者,必由險阻草木中來,故驚起伏獸奔駭也。
44 塵高而銳者,車來也。
杜牧曰∶車馬行疾,仍須魚貫,故塵高而尖。梅堯臣曰∶蹄輪勢重,塵必高銳。張預曰∶車馬行疾而勢重,又轍跡相次而進,故塵埃高起而銳直也。凡軍行須有探候之人在前,若見敵塵,必馳報主將。如潘黨望晉塵,使騁而告是也。
45 卑而廣者,徒來也。
杜牧曰∶步人行遲,可以並列,故塵低而闊也。梅堯臣曰∶人步低輕,塵必卑廣。王晰曰∶車馬起塵猛,步人則差緩也。張預曰∶徒步行緩而跡輕,又行列疏遠,故塵低而來。
46 散而條達者,樵采也。
李筌曰∶煙塵之候。晉師伐齊,曳柴從之。齊人登,則畏其眾,乃夜遁。“薪來”即其義也。此筌以“樵采”二字為“薪來”字。杜牧曰∶樵采者,各隨所向,故塵埃散衍。條達,縱橫斷絕貌也。梅堯臣曰∶樵采隨處,塵必縱橫。王晰曰∶條達,纖微斷續之貌。張預曰∶分遣廝役,隨處樵采,故塵埃散亂而成隧道。
47 少而往來者營軍也。
杜牧曰∶欲立營壘,以輕兵往來為斥候,故塵少也。梅堯臣曰∶輕兵定營,往來塵少。張預曰∶凡分柵營者,必遣輕騎,四面近視其地,欲周知險易廣狹之形,故塵微而來。
48 辭卑而益備者,進也。
曹操曰∶其使來卑辭,使間視之,敵人增備也。杜牧曰∶言敵人使來,言辭卑遜,復增壘涂壁,若懼我者,是欲驕我使懈怠,必來攻我也。趙奢救閼與,去邯鄲三十里,增壘不進。秦間來,必善食遣之。間以報秦將。秦將果大喜 曰∶ “閼與非趙所有矣!”奢既遣秦間,乃倍道兼行,掩秦不備,擊之,遂大破秦軍也。梅堯臣曰∶欲進者,外則卑辭,內則益備,款我也。張預曰∶使來辭遜,敵復增備,欲驕我而後進也。田單守即墨,燕將騎劫 圍之。單身操版插,與士卒分功,使妻妾編行伍之間,散食饗士。乃使女子乘城,約降。燕大喜。又收民金千鎰,令富豪遣使遺燕將,書 曰∶ “城即隆。願無瞄妻妾。”燕人益懈。乃出兵擊,大破之。
49 辭強而進驅者,退也。
曹操曰∶詭許也。杜牧曰:吳王夫差北征,會晉定公於黃池,越王勾踐伐吳,吳晉方爭長未定。吳王懼,乃合大夫而謀 曰∶ “無會而歸,與會而先晉孰利?”王孫 曰∶ “必會而先之。”吳王 曰∶ “先之若何?” 曰∶ “今夕必挑戰,以廣民心,乃能至也。”於是吳王以帶甲三萬人,去晉軍一里,聲動天地。晉使董褐視之。吳王親對 曰∶ “孤之事君在今日,不得事君亦在今日。”董褐 曰∶ “臣觀吳王之色,類有大憂。吳將毒我,不可與戰。”乃許先敵。吳王既會,遂還焉。梅堯臣曰∶欲退者,使既詞壯,兵又強進,脅我也。王晰曰∶辭強示進形,欲我不虞其去也。張預曰∶使來辭壯,軍又前進,欲脅我而求退也。秦行人夜戒晉師 曰∶ “兩軍之士,皆未也,來日請相見。”晉臾駢 曰∶ “使者自動而言肆,懼我也。”秦果宵遁。
50 輕車先出居其側者,陳也。
曹操曰∶陳兵欲戰也。杜牧曰∶出輕車,先定戰陳疆界也。賈林曰∶輕車前御,欲結陳而來也。張預曰∶輕車,戰車也。出軍其旁,陳兵欲戰也。按魚麗之陳,先偏後伍。言以車居前,以伍次之。然則是欲戰者,車先出其側也。
51 無約而請和者,謀也。
李筌曰∶無質盟之約請和者,必有謀於人。田單詐騎劫,紀信誑項羽,即其義也。杜牧曰∶貞元三年,吐蕃首領尚結贊因侵掠河曲,遇疫癘,人馬死者大半。恐不得回,乃詐與侍中馬燧款懇,因奏請盟會。燧乃盟之。時河中節度使渾奏 曰∶ “若國家勒兵境上,以謀伐為計。蕃戒請盟,亦聽信之。今吐蕃無所求於國家。遽請盟會,必恐不實。”上不納。渾率眾二萬,屯涇州平涼縣。盟壇在縣西三十里。五月十三日。率三千人會壇所。吐蕃果衷甲劫盟焉。陳 曰∶ 因盟相劫,不獨國朝。晉楚會於宋。楚人衷甲,欲襲晉。惡人知之,是以失信也。今言無約而請和,蓋總論。兩國之師,或侵或伐,彼我皆未屈弱,而無故請和好者,此必敵人國內有憂危之事,欲為苟且暫安之計;不然,則知我有可圖之勢,欲使不疑,先求和好,又臣服於浚。知浚不疑,乃請修朝覲之禮。浚許之。及入,因誅浚而滅之。梅堯臣曰∶無約請和,必有奸謀。王晰曰∶無故驟請和者,宜防他謀也。張預曰∶無故請和,必有奸謀。漢高祖欲擊秦軍,使酈食其持重寶啖其將賈豎,秦將果欲連和。高在其怠而擊之,秦師大敗。又晉將李矩守滎陽,劉暢以三萬人討之。矩遣使奉牛酒請降。潛匿精兵,見其弱卒。暢大饗士卒,人皆醉飽。矩夜襲之,暢僅以身免。
52 奔走而陳兵車者,期也。
李筌曰∶戰有期及將用,是以奔走之。杜牧曰∶上文“輕車先出,居其側者,陳也”,蓋先出車定戰場界,立旗為表,奔走赴表,以為陳也。旗者,期也,與民期於下也。《 周禮 · 大》 曰∶ “車驟徒趨,及喪乃止”是也。賈林曰∶尋常之期不合奔走,必有遠兵相應,有晷刻之期,必欲合勢同來攻我,宜速備之。梅堯臣曰∶立旗為表,奔以赴列。王晰曰∶陳而期民,將求戰也。張預曰∶立旗為表,與民期於下,故奔走以赴亡。《 周禮 》 曰∶ “車驟徒趨,及表乃止”是也。
53 半進半退者,誘也。
李筌曰∶散於前。杜牧曰∶偽為雜亂不整之狀,誘我使進也。梅堯臣曰∶進退不一,欲以誘我。王晰曰∶詭亂形也。張預曰∶詐為亂形,是誘我也。若 吳子 以辦徒示不整,以誘楚師之類也。
54 杖而立者,饑也。
李筌曰∶困不能齊。杜牧曰∶不食必困,故杖也。一本從此“仗”字。梅堯臣曰∶倚兵而立者,足見饑弊之色。王晰曰∶倚伏者,因餒之相。張預曰∶凡人不食則困,故倚兵器而立。三軍飲食,上下同時,故一人饑,則三軍皆然。
55 汲而先飲者,渴也。
李筌曰∶汲未至先飲者,士卒之渴。杜牧曰∶命之汲水,未及而先取者,渴也。睹一人,三軍可知也。梅堯臣同杜牧注。王晰曰∶以此見其眾行驅饑渴也。張預曰∶汲者未及歸營而先飲水。是三軍渴也。
56 見利而不進者,勞也。
曹操曰∶士卒之疲勞也。李筌曰∶士卒難用也。梅堯臣曰∶人其困乏,何利之趨!張預曰∶士卒疲勞,不可使戰,故雖見利,將不敢進也。
57 鳥集者,虛也。
李筌曰∶城上有烏,師其遁也。杜牧曰∶設留形而遁。齊與晉相持,叔向 曰∶ “鳥烏之聲樂,齊師其遁。”後周齊王憲伐高齊,將班師,乃以柏葉為幕,燒烘壤去。高齊視之,二日乃知其空營,追之不及。此乃設留形而遁走也。陳曰;此言敵人若去,營幕必空,禽鳥既無畏,乃鳴集其上。楚子元伐鄭,將奔,諜者告 曰∶ “楚幕有烏。”乃止。則知其是設留形而遁也。此篇蓋 孫子 辯敵之情偽也。梅堯臣曰∶敵人既去,營壘空虛,鳥烏無猜,來集其上。張預曰∶凡敵潛退,必存營幕。禽鳥見空,鳴集其上。楚伐鄭,鄭人將奔。諜告 曰∶ “楚幕有鳥。”乃止。又晉伐齊,叔向 曰∶ “城上有烏,齊師其遁。”此乃設留形而遁也。
58 夜呼者,恐也。
曹操曰∶軍士夜呼,將不勇也。李筌曰∶士卒怯而將懦,故驚恐相呼。杜牧曰∶恐懼不安,故夜呼以自壯也。陳 曰∶ 十人中一人有勇,雖九人怯懦,恃一人之勇,亦可自安。會軍士夜呼,蓋是將無勇。曹說是也。孟氏同陳注。張預曰∶三軍以將為主。將無膽勇,不能安眾,故士卒恐懼而夜呼。若晉軍終夜有聲是也。
59 軍擾者,將不重也。
李筌曰∶將無威重則軍憂。杜牧曰:言進退舉止輕佻率易,無威重,軍士亦擾亂也。陳暭曰∶將法令不嚴,威容不重,士因以擾亂也。梅堯臣同陳注。張預曰∶軍中多驚擾者,將不持重也。張遼屯長社,夜。軍中忽亂,一軍盡擾。遼謂左右∶“勿動。是必有造變者,欲以動亂人耳。”乃令軍士安坐,遼中陳而立,有頃即定。此則能持重也。
60 旌旗動者,亂也。
杜牧曰∶魯莊公敗齊於長久,曹剛請逐之。公 曰∶ “若何?”對 曰∶ “視其轍亂而旗靡,故逐之。”梅堯臣曰∶旌旗輒動,偃亞不次,無紀律也。張預曰∶旌旗所以齊眾也,而動搖無定,是部伍雜亂也。
61 吏怒者,倦也。
杜牧曰∶眾悉弊,故吏不畏而忿怒也,陳暭曰∶將興不急之役,故人人倦弊也。賈林曰∶人困則多怒,梅堯臣曰∶吏士倦煩,怒不畏避也。張預曰∶政令不一,則人情倦,故吏多怒也。晉楚相攻,晉裨將趙旃、魏怒而欲敗晉軍,皆奉命於楚。克曰“二憾往矣,弗備必敗”是也。
62 粟馬肉食,軍無懸缶,不返其舍者,窮寇也。
李筌曰∶殺其馬而食肉,故曰軍無糧也。不返舍者,窮迫不及灶也。杜牧曰∶粟馬,言以糧谷馬也。肉食者,殺牛馬饗士也。軍無懸者,悉破之,示不復炊也。不返其舍者,晝夜結部伍也。如此皆是窮寇,必欲訣一戰爾。音府,炊器也。梅堯臣曰∶給糧以乎馬,殺畜以饗乎士,棄不復炊,暴露不返舍,是欲訣戰而求勝也。王晰曰∶粟馬肉食,所以為力且久也。軍無,不復飲食也。不返舍,無回心也。皆謂以死決戰耳。敵如此者,當堅守以待其弊也。張預曰∶捐糧谷以馬,殺牛畜以饗士,破釜及,不復炊,暴露兵眾,不復反舍,茲窮寇也。孟明焚,楚軍破釜之類是也。
63 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眾也。
曹操曰∶諄諄,語貌;翕翕,失志貌。李筌∶ 離翕翕,竊語貌。士卒之心恐上,則私語而言,是失眾也。杜牧曰∶離者,乏氣聲促也;翕翕者,顛倒失次貌。如此者,憂在內,是自失其眾心也。賈林曰∶諄諄,竊議貌;翕翕,不安貌;徐與人言,遞相問貌。如此者,必散失部曲也。梅堯臣曰∶諄諄,吐誠懇也;翕翕,曠職事也;緩言強安,恐眾離也。王晰曰∶諄諄,語誠懇之貌;翕翕者,患其上也。將失人心,則眾相與語誠懇,而患其上也。何氏曰∶兩人竊語,誹議主將者也。張預曰∶諄諄,語也;翕翕,聚也;徐,緩也。言士卒相聚私語,低緩而言,以非其上。是不得眾心也。
64 (數?)屢賞者,窘也。
李筌曰∶窘則數賞以勸進。杜牧曰∶勢力窮窘,恐眾為叛,數賞以悅之。孟氏曰∶軍實窘也,恐士卒心怠,故別行小惠也。梅堯臣曰∶勢窮憂叛離,屢賞以悅眾。王晰曰∶眾窘而不和裕,則數賞以悅之。張預曰∶勢窘則易離,故屢賞以撫士。
65 數罰者,困也。
李筌曰∶困則數罰以勵士。杜牧曰∶人力困弊,不畏刑罰,故數罰以懼之。梅堯臣曰∶人弊不堪命,屢罰以立威。王晰曰∶眾困而不精勤,則數罰以脅之也。張預曰∶力困則難用,故頻罰以畏眾。
66 先暴而後畏其眾者,不精之至也。
曹操曰∶先輕敵,後聞其眾,則心惡之也。李筌曰∶先輕後畏,是勇而無剛者,不精之甚也。杜牧曰∶料敵不精之甚。賈林曰∶教令不能分明,士卒又非精練,如此之將,先欲強暴伐入,眾悖則懼也。至懦之極也。梅堯臣曰∶先行乎嚴暴,後畏其眾離,訓罰不精之極也。王晰曰∶敵先行列暴,後畏其眾離,為將不精之甚也。何氏曰∶寬猛相,濟精於將事也。張預曰∶先輕敵,後畏人,或 曰∶ 先刻暴御下,後畏眾叛己,是用威行愛不精之甚,故上文以數賞數罰而言也。
67 來委謝者,欲休息也。
李筌曰∶徐前而疾後曰委謝。杜牧曰∶所以委質來謝,此乃勢已窮,或有他故,必欲休息也。賈林曰∶氣委而言謝者,欲求兩解。梅堯臣曰∶力屈欲休兵,委質以來謝。王晰曰∶勢不能久。張預曰∶以所親愛委質一謝,是勢力窮極,欲休兵息戰也。
68 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謹察之。
曹操曰∶備奇伏也。李筌曰∶是軍必有奇伏,須謹察之。杜牧曰∶盛怒出陣,久不交刃,復不解去,有所待也。當謹伺察之,恐有奇伏旁起也。孟氏曰∶備有別應。梅堯臣曰∶怒而來逆我,久而不接戰,且又不解去,必有奇伏以待我。此以上論敵情。張預曰∶勇怒而來,既不合戰,又不引退,當密伺之,必有奇伏也。
69 兵非益多也,
曹操曰∶權力均一。雲,兵非貴益多。賈林曰∶不貴眾擊寡,所貴寡擊眾。王晰曰∶晰謂權力均足矣,不以多為益。張預曰∶兵非增多於敵。謂權力均也。
70 惟無武進,
曹操曰∶未見便也。賈林曰∶武不足專進,專進則暴。王晰曰∶不可但恃武也,當以讓智料敵而行。張預曰∶武,剛也。未能用剛武以輕進。謂未見利也。
71 足以並力料敵,取人而已。
曹操曰∶廝養足也,李筌曰∶兵眾武,用力均,惟得人者勝也。杜牧曰∶言我與敵人兵力皆均,惟未能用武前進者,蓋未得見其人也。但能於廝養之中揀擇其材,亦足並力料敵而取勝,不假求於他也。陳暭曰∶言我兵力不多於敵,又無利便可進,不必他國乞師,但於廝養中並力取人,亦可破敵也。賈林曰∶雖無武勇這力而輕進,足以智謀料敵、並力而取敵人也。梅堯臣曰:武,繼也。兵雖不足以繼進,足以並給役廝養之力,量敵而取勝也。王晰曰∶晰謂養分合之變者,足以並力乘敵間,取勝人而已。故雖廝養之輩可也,況精兵乎?曹說是也。張預曰∶兵力既均,又未見便,雖未足剛進,足以取人於廝養之中,以並兵合力,察敵而取勝,不必假他兵以助己。故 《尉繚子》曰∶ “天下助卒,名為十萬,其實不過數萬。其兵來者,無不謂其將 曰∶ 無為天下先戰。”此言畫卒無益,不如己有兵法也。
72 夫惟無慮而易敵者,必擒于人。
杜牧曰:無有深謀遠慮,但恃一夫之勇,輕易不顧者,必為敵人所擒也。陳暭曰∶惟,猶獨也。此言殊無遠慮,但輕敵者,必為其所擒。不獨言其勇也。 《左傳》曰∶ “蜂蠆有毒,而況國乎?”則小敵亦不可輕。王晰曰∶唯不能料敵,但以武進,則必為敵所擒,明患不在於不多也。張預曰∶不能料人,反輕敵以武進,必為人所擒也。齊晉相攻,齊侯 曰: “吾姑滅此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為晉所敗是也。
73 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也。
杜牧曰∶恩信未治,不可以刑罰齊之。梅堯臣曰∶傅,至也。德以至之,恩以親之。恩德未敷,罰則不服,故怨而難使。王晰曰∶恩信未素浹洽於人,心未附也。張預曰:驟居將帥之位,恩信未加於民,而遽以刑法齊之,則怒恚而難用。故曰穰苴 曰∶ “臣素卑賤,士卒未附,百姓不信。”又伍參 曰∶ “晉之從政者新,未能行令。”是也。
74 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也。
曹操曰∶因信已洽,若無刑罰,則驕惰難用。梅堯臣曰∶恩德即洽,若無刑罰,則驕惰難用也。梅堯臣曰∶恩德既洽,刑罰不行,則驕不可用。王晰曰∶所謂若驕子也。張預曰∶恩信素洽,士心已附,刑罰寬緩,則驕不可用也。
75 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
曹操曰∶文,仁也;武,法也。李筌曰∶文,仁恩;武,威罰。杜牧曰∶晏子舉司馬穰苴,文能附眾,武能威敵也。王晰曰∶吳起 曰∶ “總文武者,軍之將;兼剛柔者,兵之事也。”
76 是謂必取。
杜牧曰∶文武既行,必也取勝。梅堯臣曰∶令以仁恩,齊以威刑,恩威並著,則能必勝。張預曰∶文恩以悅之,武威以肅之,畏愛相兼,故戰必勝,攻必取。或問 曰∶《書》云: “威克厥愛允濟,愛克厥威允罔功。”言先威也。 孫武 先愛,何也? 曰∶ 《書》之所稱,仁人之兵也。王者之於民,恩德素厚,人心已附,及其用之,惟患乎寡威也。武之所陳,戰國之兵也。霸者之於民,法令素,酷人心易離,及其用之,惟患乎少恩也。
77 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
梅堯臣曰∶素,舊也。威令舊行,教乃聽服。張預曰∶將令素行,其民已信,教而用之,人人聽服。
78 令不素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
王晰曰∶民不素教,難卒為用。何氏曰:人既失訓,安得服教?
79 令素行者,與眾相得也。
杜牧曰∶素,先也。言為將居常無事之時,須恩信威令先著於人,然後對敵之時,行令立法,人人信伏。韓信 曰∶ “我非素得拊循士大夫,所謂驅市人而戰也。所以使之背水,令其人人自戰。”以其非素受恩信,威令之從也。陳暭曰∶晉文公始入國,教其民,二年,欲用之。子犯 曰∶ “民未知義,未安其居。”此言欲令民不苟其生也。於是出定襄王。此言示以事君之大義。入務利民,民懷生矣。又將用之。子犯 曰∶ “民未知信,未宣其用。”於是伐原以示之信。此言在往年伐原不貪其利,而守其信。民易資者,不求豐焉。此言人無貪詐也。明征其辭。公 曰∶ “可矣”子犯 曰∶ “民未知禮,未生其恭。”於是大以示之禮。及戰之時,少長有禮,其可用也。“此五者,教人之本也。夫令要在先申,使人聽之不惑;法要在必行,使人守之無輕信者也。三令五申,示人不惑也。法令簡當,議在必行,然後可以與眾相得也。梅堯臣曰∶信服已久,何事不從?王晰曰∶知此者,始可言其並力勝敵矣。張預曰∶上以信使民,民以信服上,是上下相得也。 《尉繚子》曰∶ “令之之法,小過無更,小疑無申言,號令一出,不可反易。”自非大過大疑,則不須更改申明,所以使民信也。諸葛亮與魏軍戰,以寡對眾。卒有當代者,不留而遣之, 曰∶ “信不可失。”於是人人願留一戰,遂大敗魏兵是也。
Sun Tzu Art of War https://bit.ly/3OFz7yY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