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fe_image (6).jfif149705635714970564761497056517149705663714970565972022-01-05_0830502022-01-05_0830062022-01-05_0826362022-01-05_082341

我老了,不想成台灣負擔…8旬葛修女回瑞士
瑞士修女把青春和一輩子奉獻給台灣,如今已經80歲,自覺無力再服務台灣,也不願成為台灣負擔,決定返回家鄉。
「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為台灣犧牲奉獻半世紀的瑞士籍修女葛玉霞,年邁後身體不好,自覺無力再服務台灣人,決定回到家鄉,昨日下午她搭班機離台,許多民眾趕來送機,潸然落淚。
32歲就來台 多人淚眼相送
1965年,當年才32歲的葛修女和幾位神父、修女初到台灣東部,發現山區醫療品質太差,他們決定留在山上服務原住民,在台東關山成立簡易診所,開啟她們在台醫療服務生涯。
葛修女曾受過醫藥訓練,會簡單的看診,早年東部的原住民或平地人,普遍家境不好,因此葛修女幾乎不收費,就算有收,也只收5元、10元。如果老人住在偏遠山區,葛修女就騎著機車上山看診。【南島學堂–台灣史研究小聚】台灣歷史、海洋神話、平埔族群、原住民傳說、舊社考古遺址、傳統民俗文化、口傳史詩故事等 | 我老了,不想成台灣負擔…8旬葛修女回瑞士

60部重機車 趕到台東送行
高鐵哈雷車隊號召近百人到台東大武歡送葛修女,並做成卡片送葛修女留念。 圖/高鐵哈雷車隊提供
得知葛修女要離台,和葛修女互動過的高鐵哈雷車隊,前天就號召六十部重機趕到台東大武歡送葛修女;隊長趙舜章說,葛修女的愛讓大家感動。
昨日下午,20幾位民眾聚集小港機場,有的人不認識葛修女,卻特地趕來,都是感念她對台灣的付出,因為大家知道,葛修女回瑞士後,可能不會回台灣了。
「葛修女身體不好,擔心她久坐小腿會水腫」,盧俊義牧師和教友集資幫她買了商務艙機票,希望她在飛機上,躺著能舒服一點;盧俊義表示,「這是台灣人唯一能替她做的」。
「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我真的很愛台灣」,葛修女眼眶泛紅地說,可惜她老了,不然真的很想留在台灣,她回瑞士後,有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她。話一說完,有民眾拿著花向她道謝,互相擁抱道別。
各地民眾自發趕到小港機場,替葛修女送機拍照留念。 圖/民眾楊大和提供
葛修女一生幫助台灣人,不求回報,無私的愛,令人感佩,她的臉上總有一抹微笑,但往後恐怕在台灣看不到了。謝謝您,葛修女。

葛玉霞修女(Marie-Therese Felder)瑞士人,1934年生,1955年,葛玉霞修和瑞士白冷會的修女、神父們在瑞士醫院服務期間,因知悉台灣醫護人力不足,便自動請調至偏遠的台灣東部服務,於同年5月5日抵達台灣,落腳於台東關山鎮,並開設診所開啟了葛玉霞於台灣的醫療服務,那年;葛玉霞修女僅32歲。
1985年當馬偕醫院在台東市設立分院時,這些修女就決定:做台灣人不喜歡做的事-─照顧貧窮的植物病人。就這樣,葛玉霞修女換到台東成功的小診所為當地的病人服務,特別是阿美族年老的病人,葛玉霞修女並非於診所等待病人,而是只要知道有病人無法前來診所看診,她就騎著摩托車訪視這些病人,每天午後三點不到,葛玉霞修女就戴上安全帽、載著滿車裝備,全副武裝地跨機車,趕赴每一個正等待她造訪的病患家中,為他們提供居家護理服務。
2013年,84歲的葛玉霞修女下了一個重要決定:返回瑞士度過晚年。60歲時出過車禍的修女,因著身體的不適,不願意給大家帶來麻煩,決定在服務一年後,離開她所摯愛的台東。很多病人和東部的居民問她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她說:「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
2015年6月15,葛玉霞修女告別了她所熱愛的台灣,「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我真的很愛台灣;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葛玉霞修女眼眶泛紅地說。

| Facebook https://bit.ly/3sYY1Bo


葛玉霞修女(Marie-Therese Felder)終於要在6月15日回祖國瑞士去了。
1955年5月5日,有四位瑞士聖十字架寶血會的修女,和瑞士白冷會的神父一起來到咱台灣,並在台東地區落腳開始他們傳福音的工作。這些修女陪同神父走遍了台東縣所有山區、海邊,或海島(蘭嶼和綠島)等地的偏遠部落。她們發現除了第一個行政區台東市(當時是「台東鎮」)外,其餘包括第二的關山鎮、第三的成功鎮,以及第四的大武鄉等行政區,幾乎找不到可讓人安心就醫的醫療院所(其實到今天也是一樣,沒有改進多少),就算有衛生所,也沒有固定醫師駐診。而在這些行政區域裡的平地鄉鎮,可找到私人的診所也是寥寥無幾,更不用說山地或是離島如綠島和蘭嶼了。
因此,這些來自瑞士的修女們,就決定在關山鎮設置一間可收容20個病人的醫院,並在成功鎮和大武鄉設立簡單的診所,開啟她們在台灣醫療服務的工作。
葛修女是在1965年來到台灣,受過特殊醫藥訓練的她,除了一面學習華語,也加入急需人手幫忙的關山醫院。也因為她特有的訓練,過去在關山天主教醫院服務時,都是由她負責先診治病人,若認為需要給醫師看的,才會轉入診療室由瑞士醫師親自看診。其實,她們原先是為了要服務原住民,但也為一般鎮民服務。不論是原住民或是平地人,收費都只有收5塊錢,最多也不會超過10塊錢。有20張病床的小型醫院,若是從山上下來看病的原住民需要住院治療時,幾乎都沒有收任何費用,因為她們說這些原住民單是從山上搭計程車下來,車資就要幾百塊錢,若再加上醫療費用,那負擔更重。
不想留負擔給台灣
葛修女曾在台東關山天主教醫院(現在改成關山天主教療養院)服務過,也在大武鄉尚武村救星教養院(現在已經遷移到台東市康樂里)幫忙照顧腦性麻痺的兒童。1985年當馬偕醫院在台東市設立分院時,這些修女就決定:做台灣人不喜歡做的事-─照顧貧窮的植物病人。就這樣,葛修女換到成功的小診所為當地的病人服務,特別是阿美族年老的病人,她不是等他們來小診所,只要知道有病人無法來,她就騎著摩托車訪視這些病人,直到有一年,因為騎摩托車被人撞倒導致肩胛骨折斷,雖經過開刀手術,卻無法繼續騎摩托車到各村落去服務病人。但她卻堅持用走的方式去探望這些年老無人照顧的病人。她說:「我要感謝這些老人,還願意讓我去探望她們。」
今年已經82歲的葛修女,在去年下了一個重要決定:返回瑞士去過晚年。很多病人和東部的居民問她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她說:「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
若是南部地區的民眾有時間,可以在6月15日下午4點到小港機場去為她送行,對她說聲「葛修女,謝謝您」,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回應她的愛的方式。
長老教會牧師
葛修女在台灣寫下她的故事 (盧俊義) | 蘋果新聞網 | 蘋果日報 https://bit.ly/3FVSM9d


為台東偏鄉地區醫療工作.奉獻半世紀的葛玉霞修女,因為已經八十二高齡,擔心自己繼續留在台灣,會拖累身邊的人,所以她決定回到故鄉瑞士,一些得知消息的朋友,特地趕到高雄小港機場去送她。 1965年第一次踏上台灣時,瑞士籍的葛玉霞修女,就決定要在這個島嶼奉獻一生。半世紀以來,她在台東照顧原住民、弱勢族群,以及需要長期護理的植物人,只是現在的葛修女,已經高齡八十二,再加上之前居家服務時騎摩托車受傷,她擔心留下來會拖累別人,因此決定回到故鄉度過晚年。 ==台東成功聖十字架會院 修女 葛玉霞== 我現在不喜歡(捨不得)離開台灣 可是沒別的辦法 我已經八十多歲 15號下午,葛修女在高雄小港機場出發,要先到香港再轉機到瑞士,臨行前,一些得知消息的朋友,特地到機場送行,為了降低葛修女長途旅行的不適,牧師盧俊義還找朋友共同募資,為葛修女買商務艙機票。 ==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一直留她 希望她回去再回來 但是她說她不要勞煩台灣人 從提供偏鄉的基本醫療,一直到幫助全身癱瘓又無依無靠的病人,葛修女的關心的對象,總是被社會遺忘的最角落。機場大廳的送別,很可能是葛修女在台灣的最後一站,送行的朋友和民眾們,非常不捨,紛紛給予葛修女最深的感謝和祝福,現場氣氛非常感人。 記者李慧宜 孟昭權 高雄報導
奉獻半世紀 葛玉霞修女回鄉度晚年 | 公視新聞網 PNN https://bit.ly/3ztAWrn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6 月 16 日訊】瑞士籍修女葛玉霞,來台奉獻台東偏鄉50年,如今因為身體年邁,她不願成為台灣人負擔,決定返回瑞士家鄉休養,消息曝光,不少民眾趕到機場送花,獻上擁抱,感謝她的無私付出。
白髮蒼蒼的葛修女,來到高雄小港機場,準備搭機返回瑞士家鄉,這是她待在台灣的最後一天,不少民眾捨不得,特別前來送機。
送機民眾:「謝謝你。」
民眾獻上鮮花,送上擁抱,感謝葛修女對台灣的無私奉獻,因為葛修女32歲那年來台,發現山區醫療品質太差,決定落腳台東,留在山上服務,受過醫藥訓練的她,簡單看診,對病人幾乎不收費,甚至有次看診途中,葛修女出了車禍,撞斷肩胛骨,腳指頭也變形,無法騎車,她還堅持用走的幫病人看診,就這樣默默付出超過50年,卻因為自覺老了,不該成為台灣人負擔,堅持回到故鄉瑞士休養。
修女 葛玉霞:「我很喜歡在台灣,我也是覺得台灣人對我們很好。」
修女 葛玉霞vs.記者:「(會不會覺得捨不得)有。我現在不那麼喜歡離開台灣,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已經80多歲了。」
感謝修女對台灣人的奉獻,民眾前進機場,送修女返鄉,甚至有教友集資,幫修女買了商務艙機票,希望讓她返鄉旅程,能夠坐得舒服些。
送機民眾:「希望她回去可以再回來,但是她說,她不要勞煩台灣人,因為她已經年老。」
送機民眾:「她在台灣奉獻那麼多,她的一生。所以我們真的很捨不得她。」
葛修女臉上,永遠掛著一抹微笑,一生在台奉獻,卻絲毫不求回報,縱使修女返回瑞士修養,但這份令人敬佩的精神,將永存台灣人心中!


葛玉霞修女(Marie-Therese Felder)終於要在6月15日回祖國瑞士去了。
1955 年 5 月 5 日,有四位瑞士聖十字架寶血會的修女,和瑞士白冷會的神父一起來到咱台灣,並在台東地區落腳開始他們傳福音的工作。這些修女陪同神父走遍了台東縣所有山區、海邊,或海島(蘭嶼和綠島)等地的偏遠部落。她們發現除了第一個行政區台東市(當時是「台東鎮」)外,其餘包括第二的關山鎮、第三的成功鎮,以及第四的大武鄉等行政區,幾乎找不到可讓人安心就醫的醫療院所(其實到今天也是一樣,沒有改進多少),就算有衛生所,也沒有固定醫師駐診。而在這些行政區域裡的平地鄉鎮,可找到私人的診所也是寥寥無幾,更不用說山地或是離島如綠島和蘭嶼了。
因此,這些來自瑞士的修女們,就決定在關山鎮設置一間可收容20個病人的醫院,並在成功鎮和大武鄉設立簡單的診所,開啟她們在台灣醫療服務的工作。
葛修女是在1965年來到台灣接受過特殊醫藥訓練的她,除了一面學習華語,也加入急需人手幫忙的關山醫院。也因為她特有的訓練,過去在關山天主教醫院服務時,都是由她負責先診治病人,若認為需要給醫師看的,才會轉給診療室由瑞士醫師親自看診。其實,她們原先是為了要服務原住民,但也為一般鎮民服務。不論是原住民或是平地人,收費都只有收5塊錢,最多也不會超過10塊錢。有20張病床的小型醫院,若是從山上下來看病的原住民需要住院治療時,幾乎都沒有收任何費用,因為她們說這些原住民單是從山上搭計程車下來,車資就要幾百塊錢,若再加上醫療費用,那負擔更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想留負擔給台灣
葛修女曾在台東關山天主教醫院(現在改成關山天主教療養院)服務過,也在大武鄉尚武村救星教養院(現在已經遷移到台東市康樂里)幫忙照顧腦性麻痺的兒童。1985年當馬偕醫院在台東市設立分院時,這些修女就決定:做台灣人不喜歡做的事-─照顧貧窮的植物病人。就這樣,葛修女換到成功的小診所為當地的病人服務,特別是阿美族年老的病人,她不是等他們來小診所,只要知道有病人無法來,她就騎著摩托車訪視這些病人,直到有一年,因為騎摩托車被人撞倒導致肩胛骨折斷,雖經過開刀手術,卻無法繼續騎摩托車到各村落去服務病人。但她卻堅持用走的方式去探望這些年老無人照顧的病人。她說:「我要感謝這些老人,還願意讓我去探望她們。」
今年已經82歲的葛修女,在去年下了一個重要決定:返回瑞士去過晚年。很多病人和東部的居民問她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她說:「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
若是南部地區的民眾有時間,可以在6月15日下午4點到小港機場去為她送行,對她說聲「葛修女,謝謝您」,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回應她的愛的方式。葛玉霞修女的故事(俊義) https://bit.ly/3HABajp


不想浪費健保資源 葛玉霞: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張肇烜
2017年6月10日
【仁醫心路】不想浪費健保資源 葛玉霞: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大家還記得葛修女嗎?兩年前的六月,82歲的葛玉霞修女抱病從台灣回到瑞士,她心裡多麼不希望離開台灣,為台灣奉獻了50年的葛修女無奈地說:「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已經80多歲了......」她不想浪費台灣的健保資源,葛修女說:「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我真的很愛台灣......」1965年,年僅32歲的葛玉霞修女,來到台灣。
她畢業於瑞士天主教護校,畢業後就在天主教醫院擔任護士。年輕的葛修女受到身為修女的阿姨感召,也在照護病人時得到啟示,因此決定獻身成為修女,一生奉獻天主。
葛修女在瑞士醫院服務時,聽說台灣醫護人力不足,許多人沒辦法得到妥善照顧,她向上帝禱告:「希望有機會到台灣服務。」主動請調到她從沒來過的台灣。那時她搭乘了三個月的貨輪才到台灣,葛修女最後落腳於台東關山的聖十字架診所,擔任門診醫師助理士。
50多年前,東部的醫療資源非常缺乏,診所常常沒有醫生,沒有醫生要怎麼辦呢?「具有護理專業知識與訓練的葛修女,成為在第一線看診的『醫師』」,一肩擔起照護偏鄉民眾的重擔。
台東人印象中的「葛修女」,是「溫柔」、「微笑」和「親切」;但是照護病人時,卻又非常謹慎仔細,一點都不馬虎。
當時大家的環境都不好,來這裡看病只收5元、10元,家境不好,完全不收費。如果行動不便,不能前來看病,葛修女不只在診間裡,她和其他修女們會騎著摩托車奔馳在花東縱谷,到宅訪視沒有辦法來看病的病人。
原鄉部落,紅石、崁頂、海端與池上,都見得到修女的足跡。
修女的足跡,遍及了台東關山鎮附近的原鄉部落,包括紅石、崁頂、海端和池上等。
而後葛修女被轉調到台東靠海的成功,到了這裡,她的「轄區」更大了。海岸山脈和狹長的海岸線都是葛修女的「轄區」,遍及台東成功、馬蘭、長濱、小港、樟原、白守蓮、嘉平、美山和芝田等地。
只要病人有需要,葛修女義不容辭、風雨無阻地探視病人。數十年如一日,騎著老爺機車、身穿白色工作會服的她,白色頭巾隨風飄逸,遠看就像是一隻「白蝴蝶」般,飛舞在海岸山脈。
有一位台東小女孩叫做盧葦,小時候半夜生病,鄉下沒醫院啊,更沒有兒科急診。爸爸媽媽好著急,趕緊抱著盧葦到修女會診療所。大半夜的,葛修女二話不說,起身看診,檢查後發現盧葦得的是急性中耳炎,葛修女即時治好了盧葦。
女孩長大後,留學奧地利,學的是音樂。學成返鄉之後,她在故鄉開了第一場演奏會,自創曲「白蝴蝶」,就是形容葛修女騎車時飛揚的白頭巾,遠看就如一隻翩翩起舞的「白蝴蝶」,女孩要把曲子獻給葛玉霞修女,感謝她一直守護著台東的偏鄉。
修女可說是台灣在宅醫療的濫觴,她不辭千里的往返於病人家中,有次訪視途中出了車禍,造成肩胛骨骨折,手舉不起來。
手術後暫時沒辦法騎摩托車了,病人怎麼辦?
毅力驚人的葛修女,擔心病人沒有人照顧,堅持要徒步走去病人家,幫病人換藥和復健。
「每天這樣辛苦,不累嗎?」
「每天都很忙碌,但是我很感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葛修女謙卑地說。
從1965年來到台灣,2015年已經高齡82歲的葛玉霞修女做了一個決定......
原先她曾希望,有一天年老、騎不動摩托車時,能夠回到關山的療養院,不用出門就可陪伴院內病患。
然而,她知道聖十字架修會在台修女人數愈來愈少了,一個人都要做好幾個人的工作,「如果我留下來,會是大家的負擔......」葛修女決定返回瑞士。
「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台東人不捨地問。
「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葛修女這麼說。
2015年6月15日,葛修女到高雄小港機場搭上往瑞士的班機,她將永遠告別這個她奉獻一生青春的島嶼。
葛修女為台灣奉獻一生,老了卻不想浪費健保資源,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決定離開。
台灣人覺得感動又汗顏:「能為葛修女做些什麼嗎?」盧俊義牧師發起募款,擔心長途飛行對高齡年邁的葛修女造成身體負擔,希望能為葛修女升等商務艙,至少坐的也比較舒服。
台灣人欠她的,不只是一張商務艙機票,而是,一輩子的恩情。
眾人到小港機場,為葛修女送行,謝謝她,對台灣的無私付出。
「我現在不怎麼希望離開台灣,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已經80多歲......」葛修女在機場時無奈地說。
班機起飛了,那個頭巾隨風飄揚宛若「白蝴蝶」飛揚一般的葛修女,就這樣翩然地飛離台灣了。
台灣有句話說:「食果子,拜樹頭;食米飯,拜田頭。」台灣人實在欠葛修女太多太多了.....
葛修女雖然很捨不得,但是因為「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貼心的她,不想造成大家的困擾,只好離開台灣。
回到瑞士後,葛修女受到修女會很妥適的照顧,2年過去了,今年葛修女已經84歲了。
「謝謝葛修女!」我們感謝葛修女年輕就離鄉背井,來到台灣的偏鄉,無私奉獻50年,照顧最需要照顧的老弱病殘;等到滿頭白髮,需要人照顧時,台灣人實在太慚愧,沒能在您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回報您對台灣的恩情。
只能隔海遙祝葛玉霞修女,身體健康,度過快樂的老年生活!不想浪費健保資源 葛玉霞: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https://bit.ly/3eOwl9S


醫療奉獻獎天主教得主
葛玉霞
第五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台東成功聖十字架修女會
飛車在山陬水涯間
六十一歲,臨退休的年紀了,她卻還騎著摩托車東奔西跑,誰聽了都覺得難以置信。台東關山天主教聖十字架修女會院派駐在台東縣成功鎮的修女葛玉霞,每天下午三點不到,就得戴上安全帽、載著滿車裝備,全副武裝地跨機車,趕赴每一個正等待她造訪的病患家中,為他們提供居家護理服務。多年來,擔任葛玉霞「傳真機」的翻譯、也是原住民的田金玉說,為了不耽擱病患的需求,葛玉霞幾乎風雨無阻,從不間斷探視病患的腳步。
葛玉霞每天拜訪的居家護理病患,通常維持在四至五人左右。田金玉說,最多的時候,一個下午就要跑十幾個病患的家,她們往往吃過午飯後就出發,才能趕在天黑前回來;對一些獨居在家的病患而言,每天定時造訪他們的葛玉霞,可能成為他們心目中唯一的親人,也是他們唯一可以期待陪他們說上一下午話的老朋友。一位子女都在台北工作,又有高血壓、糖尿病纏身的八十歲老太太,在跌傷手骨、動彈不得後,從此幾乎都不與街坊鄰居接觸,但是一聽到葛玉霞摩托車「噗!噗!」的聲音近了,只會說山地話的老太太,也會冒出一句:「天主保佑」,高高興興地起身歡迎她。
一九三四年出生的葛玉霞,生於瑞士。二十四歲自瑞士私立天主教護理學校護理系畢業。起初,在瑞士天主教私立醫院擔任護士,受了當修女的阿姨精神感召,也由自身在照顧病患時所獲得的啟示,她決定將自己的一生奉獻天主。在瑞士醫院服務期間,聽說台灣醫護人力不足,便自動請調,至最偏遠的台灣東部服務。葛玉霞說,她的家鄉有、有湖,就如同電視上常看到的美麗風光。三十歲那年,她聽說台灣缺乏醫護人,便自我請調來到台灣後山這一片未開發的地區。
起初,她被分發在台東聖十字架關山療養院,後來又派駐到成功小鎮。每天吃早餐,作完祈禱,就開始接待陸續來就診的病患,她要幫助醫師替病患解說、調劑,一忙就是到中午;下午小歇後,就發動摩托車四處做居家護理,最遠還到過台東的長濱。那是台東與花蓮的交界,距成功將近五十公里的路程,連開車也需要個把個鐘頭,她卻騎著老爺摩托車,忍著一路顛簸,來來回回。晚上回到修女院,又要開始準備第二天的醫療用品。這樣的日子,她已經過了大半輩子,她將一生的精華留給了台東的朋友。
葛玉霞說,成功鎮像瑞士一樣,有山、也有湖還大上好多的海,更重要的是,那一分濃得不化開的人情味;有一天,她老,騎不動摩托車時,她希望回到關山的療養院,不用出門,但在療養院童,照料、陪伴院內病患,她恬淡的心靈就能得到滿足,就像南丁格爾手上的那支燭火般,在燃盡前要釋放所有的光芒。
醫學人文e化博物館 https://bit.ly/31rydCl


大家還記得葛修女嗎?兩年前的六月,82歲的葛玉霞修女抱病從台灣回到瑞士,她心裡多麼不希望離開台灣,為台灣奉獻了50年的葛修女無奈地說:「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已經80多歲了......」她不想浪費台灣的健保資源,葛修女說:「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我真的很愛台灣......」1965年,年僅32歲的葛玉霞修女,來到台灣。
她畢業於瑞士天主教護校,畢業後就在天主教醫院擔任護士。年輕的葛修女受到身為修女的阿姨感召,也在照護病人時得到啟示,因此決定獻身成為修女,一生奉獻天主。
葛修女在瑞士醫院服務時,聽說台灣醫護人力不足,許多人沒辦法得到妥善照顧,她向上帝禱告:「希望有機會到台灣服務。」主動請調到她從沒來過的台灣。那時她搭乘了三個月的貨輪才到台灣,葛修女最後落腳於台東關山的聖十字架診所,擔任門診醫師助理士。
50多年前,東部的醫療資源非常缺乏,診所常常沒有醫生,沒有醫生要怎麼辦呢?「具有護理專業知識與訓練的葛修女,成為在第一線看診的『醫師』」,一肩擔起照護偏鄉民眾的重擔。
台東人印象中的「葛修女」,是「溫柔」、「微笑」和「親切」;但是照護病人時,卻又非常謹慎仔細,一點都不馬虎。
當時大家的環境都不好,來這裡看病只收5元、10元,家境不好,完全不收費。如果行動不便,不能前來看病,葛修女不只在診間裡,她和其他修女們會騎著摩托車奔馳在花東縱谷,到宅訪視沒有辦法來看病的病人。
原鄉部落,紅石、崁頂、海端與池上,都見得到修女的足跡。(圖/海端鄉公所)
修女的足跡,遍及了台東關山鎮附近的原鄉部落,包括紅石、崁頂、海端和池上等。
而後葛修女被轉調到台東靠海的成功,到了這裡,她的「轄區」更大了。海岸山脈和狹長的海岸線都是葛修女的「轄區」,遍及台東成功、馬蘭、長濱、小港、樟原、白守蓮、嘉平、美山和芝田等地。
只要病人有需要,葛修女義不容辭、風雨無阻地探視病人。數十年如一日,騎著老爺機車、身穿白色工作會服的她,白色頭巾隨風飄逸,遠看就像是一隻「白蝴蝶」般,飛舞在海岸山脈。
有一位台東小女孩叫做盧葦,小時候半夜生病,鄉下沒醫院啊,更沒有兒科急診。爸爸媽媽好著急,趕緊抱著盧葦到修女會診療所。大半夜的,葛修女二話不說,起身看診,檢查後發現盧葦得的是急性中耳炎,葛修女即時治好了盧葦。
女孩長大後,留學奧地利,學的是音樂。學成返鄉之後,她在故鄉開了第一場演奏會,自創曲「白蝴蝶」,就是形容葛修女騎車時飛揚的白頭巾,遠看就如一隻翩翩起舞的「白蝴蝶」,女孩要把曲子獻給葛玉霞修女,感謝她一直守護著台東的偏鄉。
在早期醫療資源缺乏的台灣,懂醫術的葛玉霞(前)不僅是護士,也常要擔起醫治病人的重擔。 (圖/台東生活美學館)
修女與天才少女盧葦。(圖/作者翻攝自鍾慧君臉書)
修女可說是台灣在宅醫療的濫觴,她不辭千里的往返於病人家中,有次訪視途中出了車禍,造成肩胛骨骨折,手舉不起來。
手術後暫時沒辦法騎摩托車了,病人怎麼辦?
毅力驚人的葛修女,擔心病人沒有人照顧,堅持要徒步走去病人家,幫病人換藥和復健。
「每天這樣辛苦,不累嗎?」
「每天都很忙碌,但是我很感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葛修女謙卑地說。
葛玉霞修女奉獻台灣偏鄉50年。(圖/翻攝自台灣公益組織教育基金會網頁)
從1965年來到台灣,2015年已經高齡82歲的葛玉霞修女做了一個決定......
原先她曾希望,有一天年老、騎不動摩托車時,能夠回到關山的療養院,不用出門就可陪伴院內病患。
然而,她知道聖十字架修會在台修女人數愈來愈少了,一個人都要做好幾個人的工作,「如果我留下來,會是大家的負擔......」葛修女決定返回瑞士。
「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台東人不捨地問。
「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葛修女這麼說。
車隊號召近百人專程到台東為葛修女送行。(圖/高鐵哈雷車隊)
2015年6月15日,葛修女到高雄小港機場搭上往瑞士的班機,她將永遠告別這個她奉獻一生青春的島嶼。
葛修女為台灣奉獻一生,老了卻不想浪費健保資源,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決定離開。
台灣人覺得感動又汗顏:「能為葛修女做些什麼嗎?」盧俊義牧師發起募款,擔心長途飛行對高齡年邁的葛修女造成身體負擔,希望能為葛修女升等商務艙,至少坐的也比較舒服。
台灣人欠她的,不只是一張商務艙機票,而是,一輩子的恩情。
眾人到小港機場,為葛修女送行,謝謝她,對台灣的無私付出。
「我現在不怎麼希望離開台灣,可是沒有別的辦法,我已經80多歲......」葛修女在機場時無奈地說。
班機起飛了,那個頭巾隨風飄揚宛若「白蝴蝶」飛揚一般的葛修女,就這樣翩然地飛離台灣了。
台灣人欠她的,不只是一張商務艙機票,而是,一輩子的恩情。(圖/作者翻攝)
台灣有句話說:「食果子,拜樹頭;食米飯,拜田頭。」台灣人實在欠葛修女太多太多了.....
葛修女雖然很捨不得,但是因為「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貼心的她,不想造成大家的困擾,只好離開台灣。
回到瑞士的葛玉霞修女(左五)。(圖/外交部)
回到瑞士後,葛修女受到修女會很妥適的照顧,2年過去了,今年葛修女已經84歲了。
「謝謝葛修女!」我們感謝葛修女年輕就離鄉背井,來到台灣的偏鄉,無私奉獻50年,照顧最需要照顧的老弱病殘;等到滿頭白髮,需要人照顧時,台灣人實在太慚愧,沒能在您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回報您對台灣的恩情。
只能隔海遙祝葛玉霞修女,身體健康,度過快樂的老年生活!【仁醫心路】不想浪費健保資源 葛玉霞: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的負擔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https://bit.ly/3EPe1Ig



https://asset3.ntdtv.com.tw/public/uploads/assets/2015/06/16/2015-06-16-5580332fe6130.mp4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