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7_0936532021-12-07_0937162021-12-07_0937102021-12-07_093701

濱田彌兵衛事件:400年前,荷蘭與日本在台灣的貿易戰
作者 濱田彌兵衛事件:400年前,荷蘭與日本在台灣的貿易戰 | 李維真 / 600秒的歷史課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Ijx2Wa
2021-12-06
濱田彌兵衛事件後,日治時期所立「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紀念石碑。
濱田彌兵衛事件:400年前,荷蘭與日本在台灣的貿易戰 | 李維真 / 600秒的歷史課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Ijx2Wa
被譽為「西方兵聖」的普魯士將軍克勞塞維茨(Carl Philipp Gottfried von Clausewitz)說過,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會捲入整體社會、經濟與軍事,做為較量的資本。台灣有多元族群與不同政權的更迭,競爭中當然也會寫下戰爭紀錄。
今天台南安平古堡有座石碑,由曾經擔任台南市長的卓高煊題上「安平古堡」四個大字。過去這曾經是屬於濱田彌兵衛的紀念碑。
今天台南安平古堡有座石碑,由曾經擔任台南市長的卓高煊題上「安平古堡」四個大字。過去這曾經是屬於濱田彌兵衛的紀念碑。
安平古堡,是明朝與荷蘭的談判結果
濱田彌兵衛是日本江戶時期的船長,駕駛的是由官方許可在海外航行的朱印船,這種船隻因為持有官方蓋上紅色印章認證的文件,因而得名。17世紀,朱印船往來於台灣、菲律賓呂宋與南洋等地進行貿易,當時明朝與日本中止貿易關係,台灣也成為日本與中國商人之間的重要轉運站,簡單來說就是走私,並且從中獲取極大商業利益。
在1624年,台灣成為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據點後,局勢開始轉變。最初荷蘭人相中從宋代開始就是重要漁場的澎湖,並且在17世紀初兩度佔領當地,納為東亞航線的據點。但這對明朝來說有如芒刺在背,於是在1624年出動數千名士兵,希望攻下荷蘭人建造的風櫃城堡壘,卻始終無法攻破。但荷蘭人對於被圍城的困境,也有極大壓力,於是雙方各自派出代表談判。
他們找來在日本發展的貿易老手,長袖善舞的商人李旦居中協調。李旦本來就因為在菲律賓的資產被西班牙人佔據而有所埋怨,能幫助西班牙人的對手荷蘭人,長遠來看也是好事。他傳達明朝的想法告訴荷蘭人:澎湖旁邊有個島,目前不歸我們管,你們轉去那邊發展吧!
於是,荷蘭人就這麼帶著風櫃城的資源,到台灣重新打造據點,來到台南安平,建立了熱蘭遮城,也就是今日的安平古堡。熱蘭遮(Zeelandia)的意思是海陸交界的地方,呈現了往昔台江內海仍存在時的環境特徵。
圖為熱蘭遮城復原模型。
荷蘭和日本的「經濟之戰」
荷蘭人在台灣繼續以貿易做為戰略佈局,也想在此地與中國商人進行交易,但這就與有著相同需求的日本產生衝突。於是荷蘭人乾脆規定,以後從台灣輸往日本的商品,都要課徵10%出口稅,讓日本這方的成本提高,降低他們的競爭力。
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當然會感到不服氣,一來日本對荷蘭進口商品有提供免稅優惠,二來先前在台灣交易不受限,後來的荷蘭反而插手管理,是不講先後順序與情面的無理行為。再者不給幕府認證的朱印船面子,等於不給幕府面子,於是多數日本商人對荷蘭的增稅政策不予理會。荷蘭因此升高制裁手段,甚至當時的荷蘭台灣長官還扣押了長崎富商末次平藏的朱印船,導致衝突加劇。雖然各自都有協調的想法,但最終因為利益盤算而擺出的高姿態,導致溝通未果。
1626年,末次平藏的手下濱田彌兵衛再度來到台灣,他發現荷蘭人對台灣原住民的統治存在許多弊端,於是帶著新港社的長老理加等人前往日本,向末次平藏陳述遭遇,之後又以使節團的名義,與幕府將軍德川家光會面,在獲得幕府的正式支持認可後,成為反擊荷蘭的伏筆。
圖為濱田彌兵衛綁架時任荷蘭台灣總督的彼得納茨。
國際政治角力曝露出的背後利益
1628年,濱田彌兵衛帶著包括上述這群原住民在內的470名人員與大量的武器返回台灣,時任荷蘭台灣總督的彼得納茨(Pieter Nuyts)得知此事,迅速查扣船隻,但這反而讓被扣押的濱田彌兵衛有機會在磋商的會議上挾持納茨,並且綁架他的兒子做為人質。於是荷蘭這方只能同意放行被扣押的貨物,末次平藏也迅速關閉荷蘭人在平戶的商館,讓原本想藉此據點反撲日本的彼得納茨毫無翻轉機會。
最終一連串的失利,讓荷蘭東印度公司蒙受重大經濟損失。彼得納茨被拿來祭旗,先是拔除總督職位,而後交付日本關押,交換荷蘭商館重新開啟。而整個事件中也能看到台灣是如何走入東亞政治舞台,以及新港社原住民、荷蘭和日本之間的三角關係。
這場「經濟之戰」沒有硝煙,而是策略上的彼此攻防,從不同角度可以提出不同詮釋。例如荷蘭面對武裝的日本人,當然必須反制,課稅其實符合國際法規;或者日本看似為台灣原住民發聲,但其實只是把這群人當作工具,好讓他們有名義出兵。這背後的利益本質,就是明朝、荷蘭與日本的國際政治角力,延伸交會在台灣這片土地的結果。而這些進入台灣的外部勢力,也從這塊土地發端,轉動出各自不同的未來。
濱田彌兵衛事件:400年前,荷蘭與日本在台灣的貿易戰 | 李維真 / 600秒的歷史課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Ijx2Wa


濱田彌兵衛事件,是一件日本寬永五年(1628年)發生於荷蘭荷屬東印度公司統治下的大員與日本之間的貿易衝突事件。日本稱為大員事件(タイオワン事件)或奴易茲事件(ノイツ事件)。
濱田彌兵衛事件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ouz3Hl
背景
在荷蘭人佔領台灣之前,漢人與日本人就在台灣從事走私貿易。荷蘭人佔領台灣之後,日本商人與荷蘭商人在台灣競逐漢人貨物,因此存在著相當大的利害衝突。1625年起,荷蘭東印度公司當局開始向來台灣的日本商人課徵一成的貨物輸出稅,但因為日本人較荷蘭人早來台從事貿易活動,且此時荷蘭貨物輸入日本享有免稅優惠,因此日本人拒絕向荷蘭人納稅,雙方因此發生糾紛。同年,日本人所購得的一批生絲,因拒絕納稅而遭荷蘭統治當局沒收,雙方關係更形惡化[1]。
事件經過
濱田彌兵衛綁架彼得·奴易茲,1628年
1626年,日本人濱田彌兵衛帶領朱印船到台灣買生絲,並欲向東印度公司借用中式帆船到中國閩南的泉州港運回貨物,但均遭到東印度公司拒絕。是時濱田彌兵衛知悉新港社原住民不堪東印度公司的虐待,對荷蘭心生不滿,因此在1627年帶領該社的理加等十六名原住民回到日本,向長崎代官末次平藏控訴荷蘭人壓迫,並將十六名原住民以「高山國使節團」的名義晉見幕府將軍德川家光,準備鼓勵江戶幕府採取反荷作為。
1628年春天,濱田彌兵衛再度率船來台,同行者共四百七十名,其中包含先前十六名原住民。此時的荷蘭台灣長官為彼得·奴易茲,他在濱田抵台前獲密報日船載有士兵及大砲、刀槍等武器,因此在日船抵台之際派員登船安檢,果然搜出大量武器及火藥,因此荷蘭當局便將武器及火藥全數扣留,並軟禁濱田將近一週,十六名原住民則遭到監禁。
之後濱田提出發還武器及火藥、釋放十六名原住民、提供船隻赴中國福建取貨、將一行人放返日本等要求,但均為荷蘭當局拒絕。濱田因此採取武力行動,率領數十名日本人闖入彼得·奴易茲住處,綁架了彼得·奴易茲及其兒子。後經雙方協商,以彼得·奴易茲之子為人質,隨同濱田返抵日本。
荷蘭牧師法倫泰因所作之1726年《新舊東印度誌》(Oud en Nieuw Oost-Indiën)第四冊中,關於臺灣的專章裡,便有一張描繪濱田彌兵衛挾持彼得·奴易茲的版畫圖像。[2]
後續
日本方面在濱田返抵日本後,將彼得·奴易茲之子及荷蘭船員下獄,並封閉荷蘭人在平戶的商館。荷蘭雖數度向日本交涉恢復通商事宜,但都未成功。巴達維亞方面感到事態嚴重,在1629年將彼得·奴易茲撤職,並宣判其兩年有期徒刑。1632年,荷蘭將彼得·奴易茲引渡至日本監禁,荷蘭人在日本的貿易才獲得恢復。
紀念
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將原濱田彌兵衛事件碑改為今安平古堡碑
日本統治台灣後,日本人為紀念濱田彌兵衛向荷人抗稅的英勇事蹟,於安平古堡立石碑刻「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戰後官派之臺南市長卓高煊改刻「安平古堡」
濱田彌兵衛事件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ouz3Hl
------------------------
濱田彌兵衛(生卒年不詳)是江戶時代初期的朱印船船長。長崎出身。1627年,日荷貿易衝突的濱田彌兵衛事件(奴易茲事件)的實行者。1915年(大正4年),贈從五位。
濱田彌兵衛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lIdxNj
濱田彌兵衛事件
1624年,作為朱印船貿易的重要中繼基地高砂(台灣)被荷蘭東印度公司占領,建立熱蘭遮城,並對交易課徵10%的關稅。
1627年,長崎貿易商末次平藏的朱印船船長彌兵衛受幕府的後援,挾持荷蘭台灣長官彼得·奴易茲(Pieter Nuyts,1598年-1655年12月11日)為人質,要求荷蘭撤回關稅。最後迫使荷蘭人屈服,高砂成為自由貿易地。
法倫泰因(François Valentijn)1726年《新舊東印度誌》(Oud en Nieuw Oost-Indiën)一書中有描繪濱田彌兵衛挾持奴易茲的情景,圖中坐在椅子上的便是遭脅持的奴易茲[1]。
子孫
末次氏在第4代末次茂朝斷絕,濱田氏改仕於大村藩。子孫濱田謹吾15歲時,作為鼓手參加戊辰戰爭,在角館附近戰死。現在在角館建有銅像。
紀念
台灣日治時代,日本人為紀念濱田彌兵衛向荷人抗稅的英勇事蹟,在安平古堡立石碑刻「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戰後改刻「安平古堡」。濱田彌兵衛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lIdxNj

2021-12-07_0941202021-12-07_094110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