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出現「躺平族」已成趨勢?網列「4款類型」:7年級就佔半數了
年輕人出現「躺平族」已成趨勢?網列「4款類型」:7年級就佔半數了 https://bit.ly/2YyMHPe
世代價值觀不盡相同,越來越多年輕人因經濟壓力,失去買車買房的鬥志,也不求婚生子,只想當「躺平族」活在舒適圈,只做自己覺得快樂的事情,讓不少父母感到擔憂。不過,許多網友認為,「躺平」已經成為趨勢,畢竟再怎麼努力,生活也不見得會變好。
近日一名網友在PTT發文表示,聽到女生抱怨現在的男生開始「躺平」,不買車也不買房,只喜歡跟朋友打遊戲、出去玩,但他覺得這樣也不錯,「花時間在女生上面如果無疾而終,也是挺耗費時間跟精力的」,畢竟每個人對自己的愛好都有心中的一把尺,因此他也好奇提問「現在這個年代,選擇躺平不努力的男孩兒多嗎?」
許多年輕人只想當「躺平族」活在舒適圈,失去買車買房的鬥志。示意圖/Pexels© 由 好房網 提供 許多年輕人只想當「躺平族」活在舒適圈,失去買車買房的鬥志。示意圖/Pexels
沒想到,貼文引起網友熱議,「躺平已經是趨勢了」、「七年級就半數不結婚不買房了」、「結婚率跟出生率不就告訴你答案」、我認為躺平會隨著年紀輕越來越明顯」、「躺著不舒服嗎?為什麼不躺」、「會躺平的是中層的,就是有意識到這社會不行,也意識到自己不行,才躺平的」、「男生要對自己好一點」、「躺平真的蠻舒服的」。
另外,有網友則依照自己身邊朋友的經歷,整理出4種躺平程度,第一種是「全躺平」,為賴家、不工作者,「每天在臉書抱怨社會不公」;第二種是「半躺平」,為認真工作但是不考慮找對象,沈浸在打遊戲等個人愛好。
第三種則是「微躺平」,為認真賺錢、有投資或職業不錯者,買車買房買勞都沒問題,也會上網聊天交際,不過只是尋求短期開心,「對方開始囉嗦了就換人」;最後一種則是「婚姻中躺平」,為家事金錢AA制,對老婆尊稱「女王大人」,被唸也不會反抗,「受不了就逃出門找朋友借住,等老婆打來安慰叫他回家,但底線是不生小孩」年輕人出現「躺平族」已成趨勢?網列「4款類型」:7年級就佔半數了 https://bit.ly/2YyMHPe


中國年輕人最近刮起一股「躺平炫風」,在網路上掀起巨大迴響。躺平,顧名思義就是躺著,無欲無求,反映出中國年輕人面臨的壓力與困境,以及對社會現狀的絕望和憤怒,而做出的消極抵抗。年輕人「躺平」,卻引起不少中國媒體批評是「毒雞湯」,社群媒體更大舉封殺「躺平」相關群組。
「躺平主義」是指年輕人對於社會、工作環境失望,與其跟社會期望堅持奮鬥,不如「躺平」,降低自己的慾望,不再過分追求,「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和被剝削的奴隸,只要能維持生活的最低標準即可。也與先前出現的「佛系」、「摸魚學」(意即在工作時胡混過去)一脈相承,更是與中國「內卷化」(指「壓榨自己,極度競爭,以獲取微小的優勢。」)大相徑庭。
「躺平」一詞最早出現在百度貼吧一篇已經被刪除、標題為「躺平即是正義」的文章,文章中寫道「兩年多沒有工作了,都在玩沒覺得哪裡不對」,描述自己是如何在2年沒有穩定工作的情況下,透過極低的生活消費跟打零工,維持「自由」狀態。而這篇文章在中國年輕人間快速走紅,引發許多人的共鳴,「躺平」一詞也瞬間在網路上爆紅。
不僅「躺平主義」、還有「躺平哲學」,各式各樣的「躺平」席捲中國社群媒體,在微信朋友圈甚至有中國躺平詩歌流派大賞,其中有一首詩寫道「躺平,是為了不彎腰。躺平,是為了不下跪。躺平,是橫向的站立。躺平,是挺直的脊樑」。
中國年輕人「不想跪著、不能站著」,讓「躺平主義」盛行,更顯示出他們所面臨的壓力與困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由 NOWnews 提供 ▲中國年輕人「不想跪著、不能站著」,讓「躺平主義」盛行,更顯示出他們所面臨的壓力與困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被年輕人追崇的「躺平主義」,卻引來中國媒體批評,《南方日報》在5月20日時刊登「躺平可恥,哪來的正義感?」的評論,呼籲年輕人要起身奮鬥。湖北電視經濟頻道更指出「認命可以,躺平不行」。而清華大學副教授李鋒亮也出言批評「躺平」對不起父母、對不起納稅人。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更譴責「躺平主義」是有害無利的「毒雞湯」。
不僅是媒體出面批評,社群媒體也跟進封殺,根據《香港01》報導指出,在豆瓣上的「躺平小組」被刪除,頁面都不存在,還有網友表示,自己不過就是在發文中提到躺平,就遭到禁言、鎖帳號。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報導引述分析人士指出,「躺平是覺醒,更是不合作」,更在某種程度上挑戰了中國官方的價值觀,在黨國一統的中國,任何不順從的苗頭,或者可能孕育一種反對甚至反抗的萌芽,官方都十分警惕。《大紀元》也指出,「躺平主義」跟中國所宣揚的「奮鬥」和「適者生存」等價值觀相違背,更可能會讓已經很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問題,進一步惡化加劇
但有網友表示「中國官方允許民眾自嘲屌絲、韭菜,但不允許說躺平。根本原因是躺平承認了遭遇社會不公」。在「躺平主義」背後,浮現的是現代中國年輕人面臨的壓力與困境,他們用消極反抗的心態,含蓄表達對社會現狀的不滿
中國青年對社會失望 躺平主義盛行 https://bit.ly/3wQEFg7

2021-06-01_2004562021-06-01_200503


五年前,駱華忠發現自己很享受無所事事。他辭去了工廠工人的工作,從四川省騎行2000多公里到西藏,並決定靠打零工和每月從積蓄中拿出約400元過活。他管自己的新生活方式叫「躺平」。這些中國年輕人選擇「躺平」,北京不喜歡這個想法 - 紐約時報中文網 https://nyti.ms/3hj6hpj
「兩年多沒有工作了,都在玩,」31歲的駱華忠在4月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描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沒覺得哪裡不對。」
他給帖子取的標題是《躺平即是正義》,並附上了一張自己在拉著窗簾的黑漆漆房間裡躺在床上的照片。不久,這篇文章被中國千禧一代奉為反消費主義宣言。「躺平」在網上走紅,並成為關於中國社會的一個更廣泛的陳述。
對上一代人來說,在中國,人生的成功意味著努力工作、結婚生子。隨著數百萬人擺脫貧困,該國的威權主義被視為一種公平的交易。但隨著員工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房價上漲速度快於收入,許多中國年輕人擔心他們將成為第一代不能超越父母的人。
他們現在通過拒絕努力來挑戰該國長期以來的繁榮敘事。
駱華忠的帖子被審查員刪除,他們認為這是對中國政府經濟雄心的侮辱。「躺平」二字的提及在中國互聯網上受到嚴格的限制。官方的反駁敘事也出現了,鼓勵年輕人為了國家的未來而努力工作。
「就做久了,整個人感覺麻木了,像機器一樣,」駱華忠在接受採訪時說。「然後我就辭職了。」
今年早些時候,在武漢的一個音樂酒吧。許多中國年輕人擔心他們將成為第一代不能超越父母的人。
躺平意味著放棄婚姻、不生孩子、不找工作和避開諸如房子或車子之類的物質需求。這與中國領導人要求其人民所做的相反。但利昂·丁(Leon Ding,音)並不在乎。
22歲的利昂·丁已經躺平近三個月,認為這種行為是「無聲的抵抗」。3月,他在大學的最後一年輟學,因為他不喜歡父母為他選擇的計算機科學專業。
離校後,利昂·丁用積蓄在深圳租房。他試圖找到一份普通的辦公室工作,但發現大多數職位都需要他長時間工作。「我想要一份穩定的工作,讓我有自己的時間放鬆,但上哪找呢?」他說。
利昂·丁認為年輕人應該為自己喜歡的事情努力工作,而不是「996」——早9點到晚9點,每週六天——這是許多中國僱主所期望的。他對找工作感到沮喪,決定「躺平」是正確的做法。
「說實話我躺得還真的挺舒服的,」他說。「我覺得不想讓自己那麼辛苦。」
為了維持生計,利昂·丁通過打遊戲掙錢,並最大限度地減少支出,例如戒掉他最喜歡的珍珠奶茶。當被問及他的長期計劃時,他說:「可能要半年之後再問我,我是半年一想。」
6月,北京一個公園裡玩耍的孩子。「躺平」意味著放棄婚姻、不生孩子、不找工作。
雖然許多中國千禧一代繼續堅持該國的傳統職業倫理,但「躺平」既反映了新生的反主流文化運動,也反映了對中國競爭激烈的工作環境的反擊。
專門研究中國社會的牛津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項彪稱,躺平文化是中國的轉折點。「就是年輕人他感覺到這種壓力,一種解釋不清楚的東西,感到這種承諾打破了,」他說。「人們意識到物質上的改善不再是唯一重要的人生意義所在。」
執政的共產黨對任何形式的社會不穩定都懷著警惕,將「躺平」的想法視為對中國穩定的威脅。審查人員刪除了豆瓣(一個流行的互聯網論壇)上9000多人的「躺平」小組。當局還禁止另一個擁有超過20萬名成員的「躺平」論壇發貼。
根據《紐約時報》獲得的一份監管通知,今年5月,中國互聯網監管機構命令網路平台「嚴控」關於「躺平」的新話題。另一項指令要求電子商務平台停止銷售帶有「躺平」標記的衣服、手機殼和其他商品。
官方新聞媒體稱「躺平可恥」,一家報紙警告不要「未富先躺」。著名億萬富翁俞敏洪呼籲年輕人不要躺下,否則「國家的未來靠誰做」
駱華忠(中)在建德的一個檯球廳。他說,「躺平」能讓他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自由地思考和表達」。
駱華忠(中)在建德的一個檯球廳。他說,「躺平」能讓他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自由地思考和表達」。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4月,駱華忠看到人們熱烈討論中國最新的人口普查結果,並呼籲中國通過多生孩子來解決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機,於是他決定寫一篇關於「躺平」的文章。
他把自己最初的「躺平」博文描述為「一個底層男人的內心獨白」。
「我覺得說躺平是可恥的人才是無恥的,」他說。「我有選擇自己慢節奏生活的權力。它不會對社會產生產生什麼破壞性的東西。一定要在血汗工廠每天上12個小時這樣倒班才是正義的嗎?」
駱華忠出生在東部浙江省建德縣農村。2007年,他從職高輟學,開始在工廠工作。其中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輪胎廠做12個小時輪班。他說,一天下來,他的腳上都起了泡。
2014年,他在一家工廠找到了一份產品檢查員的工作,但他並不喜歡。兩年後他辭職了,為了維持生計,他偶爾接一些表演的工作。(2018年,他在一部中國電影中飾演一具屍體,當然,是躺平的。)
如今,他和家人住在一起,每天讀哲學看新聞,鍛煉身體。他說這是一種理想的生活方式,能讓他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同時「自由地思考和表達」。他鼓勵他的追隨者們也這樣做,他們稱他為「躺平大師」。
在深圳華為總部進午餐的華為員工。「躺平」已成為對中國競爭激烈的工作環境的強烈反擊。
在深圳華為總部進午餐的華為員工。「躺平」已成為對中國競爭激烈的工作環境的強烈反擊。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36歲的張新民(音)在一個中文播客上聽到駱華忠的「躺平」帖子後,受到啟發,寫了一首歌。
張新民是武漢的一名音樂人,五年前辭去廣告業的工作,開始追求音樂事業,他對「躺平」的想法產生了共鳴。他把這首歌叫做《躺平是王道》。
相關報導
「出走」的大象與中國互聯網的狂歡
2021年6月24日
「出走」的大象與中國互聯網的狂歡
「雙11」消費盛宴背後的快遞罷工潮
2020年11月12日
「雙11」消費盛宴背後的快遞罷工潮
勞工維權給「中國夢」蒙上陰影
2019年2月11日
勞工維權給「中國夢」蒙上陰影
中國罷工潮湧動,政府面臨難題
2016年3月15日
中國罷工潮湧動,政府面臨難題
6月3日,張新民將這首歌上傳到自己的社群媒體平台上,一天之內,審查人員就從三個網站上刪除了這首歌。他非常憤怒。
「現在只允許奔跑,不允許躺平,」他說。「我覺得刪除這首歌沒有道理。」
最後,他將這首歌作成影片,上傳到被中國屏蔽的YouTube。在影片裡,他躺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撥弄著吉他,用輕快的聲音唱著:
躺平真是好,躺平真是妙,躺平是王道,躺平再也摔不倒,躺平就是摔不倒。這些中國年輕人選擇「躺平」,北京不喜歡這個想法 - 紐約時報中文網 https://nyti.ms/3hj6hpj



體制內的躺平者,其實是體制內的邊緣人。他們沒有被趕到體制外,主動離開不喜歡的體制,他們以躺平這種方式在矛盾重重(甚至傾軋較為嚴重)的體制內存活下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投書】中國大陸體制內的「躺平」 | 林原 / 多元發聲.讀者投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ktXaUO
「躺平」已經成為中國大陸網路上的熱詞,可以理解為降低欲望,安於現狀,不再努力(無論學習還是工作),不求出人頭地等。《論語》中有孔子的話:「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對躺平者而言,「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顯宦、厚祿、豪宅等不再是他們的理想,他們願意遠離富貴而躺平。
目前關於躺平的文章已有不少,但大多未明確區分兩種躺平:體制內的躺平與體制外的躺平。兩者有共同點,也有差異:體制內的躺平者大都能維持一定水平的生活,而體制外的躺平者一般僅能維持簡單生活(有的甚至非常拮据)。
反正拚也拚不贏,不如上班摸魚
體制內的躺平者,已不再渴望名利、追求升遷,而是淡然對待職位、職稱、獎勵、榮譽等。他們大都曾經任勞任怨過,曾經勤勤懇懇過,甚至會付出比周圍同事更多努力。然而,體制內往往做不到公平、公正,能力、努力不如關係、背景重要。有關係者不付出多少努力就可輕易獲得升遷。他們可以「躺贏」或者輕鬆「幹贏」,但無關係者別說不能「躺贏」,甚至不能「幹贏」、「苦贏」。他們如果不甘心長期「幹輸」、「苦輸」,最終會選擇躺平——而在「躺贏」或輕鬆「幹贏」者看來,這些人的躺平其實就是「躺輸」。
這種無奈的躺平者,只求保住體制內職位,對本職工作大多採取應付的態度(而對非本職工作則儘量拒絕),能「摸魚」就「摸魚」(指偷懶、不做正事)。某些資歷較深的「老油條」,甚至在單位基本不幹活(早些年可以喝茶看報,現在可以喝茶看手機)。體制內也能做到「無欲則剛」,不想升遷、評獎等,也就敢拒絕上司,甚至敢對他們「拍桌子」。這些躺平者的主要追求,已變為照顧好家庭、發展業餘愛好等。
體制內的躺平者,至少包括兩種人:一種是升遷無望的中年或青年普通職工,另一種是無實權的快退休者——他們就想混到退休了。對前一種躺平者而言,其中部分已與領導(及其親信)產生矛盾,躺平是另一種形式的對抗;還有部分則在單位較為「和諧」地躺平。比如在人浮於事的部門工作,可與周圍(至少部分)同事一起躺平、「摸魚」。
還有個別躺平者,可以長期休病假,平時不用去單位,但仍有部分收入,能維持一定水平的生活。這種人可能曾遭遇到重大挫折,或者與上司、同事發生過重大衝突。他們比那些上班點卯者躺平更徹底,甚至可以說已介於體制內與體制外之間。有的可以休病假直至退休,此後就理直氣壯地合法躺平了。一般而言,中國大陸的機關、事業單位難以開除這些人,領導也不願因為開除他們而給自己帶來麻煩——既不想看到他們不斷上訪,又為避免極端事件等的發生。
是躺平者,也是邊緣人
體制內的躺平者,其實是體制內的邊緣人,但他們還沒有被趕到(或擠出)體制外,也沒有主動選擇徹底離開他們並不喜歡的體制。他們以躺平這種方式在矛盾重重(甚至傾軋較為嚴重)的體制內存活下來,畢竟他們不會被其他人視為競爭對手了。
在體制內某些部門、單位,躺平現象較為罕見,但在另一些部門、單位(比如冗餘部門、清閒機構)則會多些,不能一概而論。不過,只要體制內機構臃腫、不講公平等弊端無法根除,躺平現象就難以杜絕。
有的體制內的躺平者會轉為體制外的躺平者,但這種現象相當少見。與體制外的躺平相比,體制內的躺平其實是不徹底的躺平(長期休病假式躺平或應除外)。而那些體制外的躺平者,才在身體力行徹底的躺平。
(作者為歷史學博士,時評作家,當代中國與兩岸關係研究者。)【投書】中國大陸體制內的「躺平」 | 林原 / 多元發聲.讀者投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ktXaUO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