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7_095147圖片-1-172228px-DateMasammuneToPope2021-04-17_0955532021-04-17_0954422021-04-17_0954312021-04-17_0953152021-04-17_0952582021-04-17_095201

伊達政宗(1567年9月5日-1636年6月27日),奧羽伊達氏第17代家督。後人稱其為獨眼龍,教皇國稱其為陸奧國國王。安土桃山時代奧羽地方著名大名。江戶時代仙台藩始祖。其父為出羽國米澤城主伊達家第十六代當主家督伊達輝宗,其母為最上家第十代當主家督最上義守之女、最上家第十一代當主家督最上義光之妹乃有「出羽之鬼姬」之稱的最上義姬。元服後字藤次郎。名政宗(與中興之祖第九代家督伊達政宗同名)即厚望藤次郎政宗能再興先祖霸業。官位為美作守、左京大夫、待從、越前守、右近衛權少將、陸奧守、權中納言,死後贈從二位。
伊達政宗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tgM0Z
生平
右眼失明
伊達政宗騎馬銅像全景,基座高約4米
永祿十年(1567年),出生於出羽國米澤(今山形縣米澤市)的米澤城,幼名梵天丸,據說是萬海上人投胎轉世。政宗在出生不久有人預言,會劫數難逃。幼時罹患皰瘡(即天花),失去右眼的視力,以此逃過劫數,因而後世稱之為奧州獨眼龍。然而政宗右眼失明的原因,眾說紛紜,之後多採用「從樹上摔下來時,眼球被樹枝刺下來,於是便把眼球吞進肚子」的說法,然而患病天花而喪失右眼的說法較為正確。
但是梵天丸的母親義姬在梵天丸右眼失明後,便覺得他的容貌十分的醜惡。因此,義姬將自己對梵天丸的愛,轉移到小梵天丸十一個月的次子竺丸身上。之後義姬更有毒殺政宗的行動(繼該次暗殺行動,竺丸則為政宗所殺),惟政宗卻說:「這件事與母親無關」。
元龜三年(1572年),輝宗聘請臨濟宗的虎哉宗乙禪師為五歲的梵天丸的老師。天正三年(1575年),輝宗讓神職之子片倉景綱擔任梵天丸的侍童。小十郎可以說是梵天丸最親近的人,日後更是政宗不可或缺的得力軍師兼心腹。天正五年(1577年),梵天丸元服,正式取名為「政宗」,與伊達家第九代當主,有中興之祖之稱的伊達政宗同名,足以說明輝宗對政宗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振興伊達家。(原本政宗的名字預定是要取室町將軍幕府第十五代將軍足利義昭的昭字,定名為昭宗)
天正七年(1579年),在輝宗的安排下,政宗與同屬陸奧國大名、三春城城主田村清顯的獨生女愛姬成婚(陸奧田村氏傳說乃古代遠征奧羽的坂上田村麻呂後代)。〔這樁聯姻在於相馬氏屢屢來犯時,相馬顯胤總是與嫡子盛胤從犯伊達家領地的東南邊領,同時又聯同其他大名侵略田村氏,故換句話說是兩家結盟對抗相馬等氏的政略婚姻。相馬顯胤是輝宗的祖父稙宗的女婿,算是輝宗的姑丈。兩家自從天文之亂後一直交惡。
版圖擴充
天正九年(1581年),15歲的政宗由片倉景綱與伊達成實陪同初次領軍作戰(另有一說為天正十年,但大多作九年)進攻相馬氏,政宗先下大森城,再破金津城。沒幾天後伊達軍又攻破丸森城與金山城,但兩家並未分出勝負。(伊達氏自此之後,東面戰線的主要交戰對手直至天正十八年都是相馬氏。)
天正十二年(1584年)輝宗有鑒於家內為未來繼承人的問題而分為兩派(政宗與小次郎,其中小次郎派為義姬幕後主腦),為了停止家中分裂,輝宗沉思很久後做出決定退位家督之位並讓政宗繼任家督,讓政宗早點繼任家督之位,凝聚家臣人心,並以隱居身分在政宗背後作為政宗派強大的後盾,以避免發生像曾祖父稙宗與祖父晴宗時的內亂天文之亂。雖然政宗多次諫止與辭讓,但在群臣的勸說後,18歲的政宗正式繼任為伊達家17代家督(「貞山公治家記錄」卷一)。繼位後,政宗改變父親輝宗的政治方針,決意向周邊的敵對大名交戰。第一步是迫立場反覆不定的大內氏投降,其當主大內定綱在蘆名的支持下拒絕政宗的威脅,於是政宗便大舉進攻大內定綱,並發生小手森城的屠城事件。深感危機的義繼為求自保,終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前往拜見伊達輝宗表達議和之意。但二本松義繼突然發難,脅持輝宗威迫伊達家讓步,輝宗命令成實不用管自己,直接讓鐵砲部隊射擊,成實無奈之下只好受命,結果義繼和輝宗二人在鐵砲射擊下死亡,是為「粟之巢之變」。
其後,政宗開始鎮壓叛變的大內定綱,並以報父仇之名義包圍二本松城。為了救援二本松城,蘆名義廣、常陸的佐竹義重為首的奧羽南部大名,如岩城常隆、石川昭光,白川義親、相馬盛胤、二階堂盛義等反伊達的軍隊也集結,並開始向伊達家進攻,戰場從觀音堂轉戰到人取橋。慘烈的程度連指揮的政宗都投入一般的白刃戰鬥。儘管戰鬥經常呈現膠著,但是政宗聯絡北條氏派軍攻擊佐竹領,同時義重本營又受到反佐竹的江戶重通趁機入侵,故反伊達陣線因此一夜撤軍。政宗辛辛苦苦終於贏得人取橋之戰的勝利。可是政宗也損失了七十三歲的老部將鬼庭良直,良直為了保護伊達軍免於崩潰,殿後作戰,於人取橋附近力戰而死。
天正十五年(1587年),成為關白的豐臣秀吉對日本東北部諸位大名發出《惣無事令》,禁止他們私自發動戰爭,但伊達政宗不理會這項命令,依舊打仗。
之後伊達政宗又於天正十七年(1589年)在摺上原對抗(摺上原之戰),並先後將蘆名氏和二階堂氏消滅。經過摺上原等對周邊大名的戰爭後,伊達的勢力已經滲入整個會津及奧州,而伊達政宗開創比父祖更大的伊達家版圖,當時領地的石高推定為120萬石左右。
豐臣政權家臣時期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出兵後北條氏小田原城,並下令伊達家派兵協助,但是因為在出兵前欺騙了秀吉,政宗遲遲作不出決定,幸而有片倉景綱的提醒,部隊遲了出發。秀吉曾打算處死他,於是政宗將自己和其部隊全身白色裝束上陣,表示甘願受罰,以表示忠誠和謝罪,所以秀吉以杖代刀的方式來處罰政宗,並且寬恕他的罪過;戰後由於出兵有功,所以伊達家能保持原有的領地,而失去了會津一帶約30萬石的領地。戰前,母親義姬因支持政宗之弟伊達小次郎政道而欲毒殺政宗,讓政道取而代之;之後小次郎被處死。此事發生數年後,義姬離開伊達家(原因不明),回到最上家兄長山形國大名最上義光的山形城。
天正十九年(1591年),協助蒲生氏鄉平定葛西大崎一揆,但是氏鄉則指政宗與一揆軍內通,為了此事再次上京解釋,政宗再次身穿白色裝束,還背負十字架去見秀吉。證明了該書物是偽造後,而秀吉則決定改封政宗至岩出山城58萬石(米澤等地約30萬石則被沒收,故是減遷)。
天正二十年(1592年),受豐臣秀吉之命令派三千兵出征朝鮮,3月抵達征明(中國當時為明朝)之地名護屋,文祿四年(1595年)獲批准回日本。他沒有參與慶長之役。慶長四年(1599年)將嫡女五郎八姬與德川家康六子松平忠輝聯姻,自此親近德川家。關原之戰時支持東軍,雖然無法直接參與在關原的本戰,但是政宗在長谷堂城之戰接受了最上義光的求援,派遣三叔留守政景支援長谷堂城的戰況,使直江兼續無法攻下長谷堂城。
仙台藩主
伊達政宗於1613年致教宗保羅五世的拉丁文書信
由於關原之戰所屬的德川軍取得了勝利,因此政宗的領地得以保留。家康原定安排政宗成為100萬石大名,但是因為被揭發煽動和賀忠親引發岩崎一揆,只能由原來石高57萬增封為62萬的大名,成為仙台藩藩主,隨後立即築起仙台城及城下町,當時仙台城仍為山城,在山下設城下町,仍有統一天下之心(政宗死後被改建為平山城)。
政宗參與了由德川對豐臣的大坂冬之陣及大坂夏之陣等著名戰鬥,在夏之陣的道明寺之戰擊敗後藤基次,但接著於譽田與真田信繁部隊激戰後,信繁因兵力不支撤退。在天王寺·岡山之戰,向船場口進軍並與明石全登激戰,曾經以鐵炮部隊攻擊友軍神保相茂並使之全滅,之後神保遺臣透過水野勝成喊冤,請求德川家命令政宗需對事件作出解釋。但是最終幕府沒有對伊達政宗的行軍作出任何懲罰。
戰後論功行賞,將伊予國10萬石賜與政宗的庶長子伊達秀宗(宇和島藩)。另外,真田信繁的次男真田守信,以及長宗我部盛親姐姐阿古姬之子柴田朝意都仕於伊達家。
此外政治方面,更於慶長十八年(1613年)派遣家臣支倉常長到羅馬與教廷使節會面長達七年,成功在外國進行貿易。亦成功使仙台一帶成為經濟的重心。
德川幕府成立後,曾多次任將軍的上京供奉。山岡莊八小說稱他曾說「願早生二十年,成就如信長公霸業」,但並無史料依據。他雖有想要一統天下的志向,卻難逃生不逢時的厄運。
寬永十三年五月二十四日(1636年6月27日),已隱居的政宗於江戶因食道癌病逝,享年70歲,死前德川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親自探望,幾日後離世。法名瑞巖寺殿貞山禪剎大居士,墓所在瑞鳳殿[1],家臣15人及陪臣5人殉死。
人物
綽號「獨眼龍」,仿自唐朝名將李克用。
喜歡抽菸草(菸草當時被視為藥方),每天早上、黃昏和睡前會按時間常規抽一次菸。
酒量不好,平日的興趣是烹飪,特別在德川幕府天下大定以後,更加寄情於美食。
23歳的時候、曾經因為被摔下馬而導致骨折、於是前往小野川溫泉進行了溫泉治療。
喜歡穿著華麗的服裝突顯自己,後人以「伊達者」來形容好看、帥氣和浮誇的人和事物。
政宗與母親義姬並非自幼不睦,雙方有親情流露的書信往來。但後來義姬認為輝宗之死是政宗欲奪權力而陰謀害父,加上政宗與義姬娘家最上家關係尖銳,以致義姬厭惡政宗,毒殺不成而逃回最上家。直到德川一統天下後政宗才迎接母親義姬回仙台奉養。
野心極大,不時出現伊達政宗會在戰爭耍一些小手段,試圖保持自己的勢力。如曾在葛西大崎一揆中,被指與一揆軍內通,反抗秀吉的豐臣政權。
其庶子秀宗被分封到宇和島藩,脫離了仙台藩系統。
個性冷酷兇狠,對於理念不合而離家的重臣伊達成實下達奉公構(僅次於切腹的嚴厲處分),甚至派屋代景賴攻打伊達成實居城且殺了成實全家老小與所有家臣;鬼庭綱元私自接受秀吉獎賞後也非常憤怒揚言殺了綱元,綱元因此出奔。後來家臣們看不下去,極力勸諫政宗放下身段求他們回來。成實回伊達家後,政宗為了安撫家破人亡的成實而把罪責全部推給屋代景賴。
雖然在大阪之陣以前仍多次暗地裡嘗試挑戰德川幕府的權力,但另一方面也得到德川家康的信任,被委託處理大小事務,被人戲稱為「天下副將軍」。(當時並沒有天下副將軍的役職/官位)
晚年向3代將軍德川家光講述軍事故事。有一日,家光同時召見政宗和佐竹義宣,提問他們參與過的摺上原之戰的戰事實況,勝方政宗對此話題表現雀躍,滔滔不絕。相反,敗方的義宣全程無言以對,只能激動得咬緊牙關。
愛刀為黒坊切景秀、亘理來國光、鎺國行。
在1974年從政宗墳墓中,發掘出政宗的遺體作研究,身高估計為1米59[2],血型為B型。
江戶時代晚期的漢學家頼山陽在天保元年(1830年)為政宗創作漢詩,在頼山陽死後,於天保12年(1841年)的『山陽遺稿』發表:
橫槊英風獨此公 肉生髀裏斂軍鋒
中原若未收雲雨 河北渾歸獨眼龍
閱讀莊子逍遙遊後有感而賦詩"偶成"(たまたまできた詩):
邪法迷邦唱不終 欲征蠻國未成功
圖南鵬翼何時奮 久待扶搖萬里風
(邪法邦を迷はして唱となへて終をはらず、蠻國ばんこくを征せんと欲ほっすれども未いまだ功を成さず。圖南となんの鵬翼ほうよく何いづれの時にか奮ふるはん、久しく待つ扶搖ふえう萬里の風。)
亦有賦詩"醉餘口號":
馬上少年過 世平白髮多
殘軀天所赦 不樂是如何
(馬上少年過すぎ、世よ平たひらかにして白髮多し。殘軀ざんくは天の赦ゆるす所、樂しまざるは是これ如何いかん。)
家族
父:伊達輝宗
母:最上義姬
弟:伊達政道(通稱「小次郎」,幼名「竺丸」,於金上盛備之墓的碑文上便刻有「政宗之弟正道」的記載,而「正」當時乃「政」的異體字。另外,有說法指小次郎沒被兄長政宗殺死,並出家為大悲願寺住持秀雄)
妹:千子姬(早夭)
妹:某姬(早夭)
弟:伊達秀雄
妻妾
正室:田村愛姬(田村清顯女)
側室:新造之方(六鄉伊賀守女)
側室:飯坂之局(飯坂宗康女,松森御前)
側室:塙氏(塙直之女,祥光院)
側室:阿山方(柴田宗義女)
側室:弘子姬(芝多長廣女)
側室:勝女姬(多田吉廣女)
側室:妙伴(村上正重女)
愛妾:於種之方(香之前)(高田治郎右衛門女)
子女
庶長子:伊達秀宗(1591年-1658年)母側室新造之方,宇和島藩初代藩主
長女:伊達五郎八姬(1594年-1661年)母正室田村愛,松平忠輝室,後離婚
嫡子(次子):伊達忠宗(1599年-1658年)母正室田村愛,伊達家第十八代當主、仙台藩第二代藩主
三子:伊達宗清(1600年-1634年)母側室新造之方,飯坂宗康養子
四子:伊達宗泰(1601年-1638年)母側室塙氏,岩出山伊達家的家祖
五子:伊達宗綱(1603年-1618年)母正室田村愛,栗原郡岩崎城城主
六子:伊達宗信(1603年-1627年)母側室阿山方,栗原郡岩崎城城主
七子:伊達宗高(1607年-1626年)母側室阿山方,柴田郡村田城城主
次女:伊達牟宇姬(1608年-1683年)母側室阿山方,
八子:伊達竹松丸(1609年-1615年)母正室田村愛,早夭,若沒夭折,可能會繼承母親的田村宗家
九子:伊達宗實(1613年-1665年)母側室弘子,伊達成實的養子,亙理伊達家當主
三女:伊達岑姬(1616年-1635年)母側室於勝女,伊達安藝宗實室
十子:伊達宗勝(1621年-1679年)母側室於勝女,一關藩藩主
四女:伊達千菊姬(1626年-1655年)母側室妙伴,京極高國室
御落胤(私生子)
子:亙理宗根(1600年-1669年)(實母為香之前,系譜上的父親記載為茂庭綱元,涌谷城主亘理重宗的養子,登米郡佐沼城主)
伊達政宗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tgM0Z
---------------------------------
逐漸強大的伊達政宗,為何最終決定歸附豐臣秀吉麾下?
伊達政宗騎馬像(仙台城內)
任何一個時代都是禍福相倚,危險與機運同在,有時候大難不死,卻有後福,有時候則盛極而衰,還倒過來身受其害。當中的天時、地利、人和,還有運氣,當事人怎麼樣、為什麼作出某種判斷,然後行動,都不是事後孔明的後人能夠輕易論斷的。在戰亂頻繁的日本戰國時代更是如此,每個身負家族上下榮譽和存亡的戰國領主都必須在這個大爭之世中,作出判斷求存。
本專欄的目的,就是為各位讀者說明,大家都聽過的、沒聽過的戰國武將們怎樣在人生交叉路口上作出決定,為什麼有的人明明選擇不算錯誤,但最後卻身敗名裂,為什麼有些人其實是將錯就錯,反而因禍得福?
這裡充滿很多巧合、運氣、傳說和創作,本欄的目標是利用筆者的專業知識,引領大家更深入、更迫近「現場」地「目擊」戰國人物們的「決斷時刻」。
首篇文章的主題,就是大家可能都聽過的「獨眼龍」伊達政宗(Date Masamune)。
提到政宗,可能不少讀者會想到他年紀輕輕就在奧羽南部(今日福島縣中部)與當地的領主對戰,當時的奧羽地區已經斷斷續續的維持在戰爭狀態超過一百多年,政宗在 1584 年繼承家業時,他的家族伊達家不過是當中比較有頭有臉的名門之一,他們的實力的確較強,但卻還遠遠沒有到凌駕其他家族的地步。
結果,政宗只用了 6 年時間,把眾多大小勢力一一壓制,幾乎把今天的整個福島縣和宮城縣的南半部都拿下來,而且差一點就完全併吞那個地區。這種快速成長在戰國歷史上,也算是十分罕見,那時候政宗才 24 歲。
就在這個時候,1590 年,銳意要統一日本的豐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hi)已經將兵鋒指向東日本,並且決定要討伐在那裡的最強勢力後北條氏,以及羽翼漸豐的伊達政宗。
豐臣秀吉像(大阪城公園內)
當初,秀吉在出兵關東的五、六年前,即 1584 年,也就是剛奪取故主織田信長地盤後不久,秀吉已跟伊達家為首的奧羽地區的領主們「打了招呼」,呼籲他們快快識趣服從,否則他日秀吉親自出手,跑到東日本時,就來不及了。
然而,當時秀吉遠在天邊,他本人還得先征服四國和九州等地,對奧羽關東地區暫時只能擺個姿態,說說外交辭令,張牙舞爪一番。然而,另一邊的奧羽領主們仍記得當年叱吒風雲的織田信長,也曾經誓言旦旦的要平定東日本,最終還沒出兵,便被部下明智光秀暗殺了。
眼下信長死了,在秀吉的努力下,京都一帶混亂才剛剛平定,這一邊關東的最強勢力.北條家還是如常地繼續發展,比起關東,離京都更遠的奧羽地區更像是與世隔絕,包括政宗在內的奧羽領主們還是一樣地忙著自己的戰爭,誰都不知道秀吉是否真的能成大事,也顧不上這個「狼來了」的問題。
不過,與出師未捷身先死的信長不同,「狼」還真的來了,6 年前「打過招呼」的秀吉終於把四國、九州都蕩平,完成信長沒完成的事業,而且已經位極人臣,成為僅次於天皇的豐臣關白,那些曾經在日本各地威名赫赫的戰國大名,島津家、長宗我部家、毛利家,就連德川家康、上杉景勝這些大人物也紛紛加盟豐臣政權,成為其中一員。
現在,時間來到 1590 年,秀吉終於要來東日本兌現「承諾」,也把這個消息傳到政宗的面前。
當時的政宗幾乎已將所有陸奧國南部的領主們都收為附庸,成為晚來的小霸,在南陸奧,誰都不敢無視政宗的一舉一動;而政宗下一步的計畫,便是打算先跟關東的北條家合作,向兩家的共同敵人.常陸國(今.茨城縣)的佐竹家下手,然後再與北條家會師關東,到時候再跟北條家決一死戰。盟友與敵人在大爭之世,永遠都是一線之差。
現在,這個與關東霸主北條家「決戰關東」的計劃都還沒有一點點的開端,殺氣騰騰的豐臣秀吉便來攪局,表明要滅掉不肯投誠臣服的北條家之餘,也不忘給政宗打個眼色,暗示不服從,北條家之後,就是伊達家了!
這裡政宗便要做出一個抉擇:一邊是現在的盟友,他日的敵人,另一邊是強大且霸道,高傲凌人的豐臣政權,應該倒向哪一邊呢?即使是剛把陸奧國南部都吞下了,政宗還是要審時度勢,做出合理的判斷才行。
其實,秀吉決定攻打北條家後,對政宗也露出真面目,表示要的不再只是珍品寶貝,而是政宗的完全服從,要政宗當自己的家臣、附庸。秀吉派人給政宗發出幾個指示:
一、不要再跟周邊領主交戰,萬事由秀吉決定,秀吉的決定才是正義
二、為了表示真心的順從,政宗應該親自到京都,拜會秀吉,「宣誓效忠」
三、攻打北條家已在日程,速速表明立場
四、秀吉要的寶物、珍品都要獻上
政宗收到這些要求,第一個反應是不理會,不駁斥,就是用拖延戰術。
然而第四個要求,政宗則積極地回應,獵鷹、駿馬、珍品,要什麼都給什麼。而另一方面則繼續進行原有的計劃,盡快將陸奧南部的剩餘部分都拿下,還有,政宗繼續與北條家合作,準備夾擊佐竹家,做成既定事實,就算日後秀吉真的來算帳時,政宗也可以堂堂正正的說,那是秀吉來到前,就已經坐實的結果,不容翻案。
然而,政宗這種陽奉陰違的小技倆,當然瞞不了老練多計,又擁重兵的秀吉。當時,秀吉便三番四次的要求政宗不要再動兵,尤其是秀吉明言,被北條家及政宗圍攻的佐竹家,已經拜到秀吉腳下,成為豐臣政權的成員,而且還對政宗說「現今天子已將天下交託給我來主管,既然身為關白,任何不將京都〈天皇〉和我放在眼裡的行為,我豈能不理?」
秀吉這裡的話明明白白,意味著政宗再幹下去的話,就會跟北條家一樣,終將成為豐臣政權的敵人,要面對兵臨城下的惡果。決斷的時機越來越緊迫,選擇也越來越少。即便如此,政宗還是沒有拿定主意,甚至希望反過來,要求秀吉承認自己的權益。
政宗派人去跟秀吉說「是其他家找伊達家麻煩,企圖滅亡伊達家,所以伊達家只是自衛還擊而已。還有陸奧的事一直就是我們自己解決的,現在伊達家被人欺壓,好不容易才熬過來,為什麼反過來怪伊達家呢?」
政宗這些「義正詞嚴」的反論,在秀吉面前顯然沒有任何效果,反而招致秀吉勃然大怒,秀吉對政宗說「不止陸奧,日本全國,甚至日本國外都得聽我的!你無權自己決定任何事!就算是你的前途、你的家族安全,都由我決定,你不用操心」
秀吉說的很明白,就是否定政宗與敵人自行解決糾紛的權利,也赤裸裸地表明秀吉要管陸奧國的事,政宗的身家性命都已經在秀吉的手裡。
秀吉也終於打出最後一場底牌,1590 年初夏,秀吉帶著 22 萬大軍兵分四路,從海、陸兩面包圍北條家的大本營.小田原城,這是日本古代史上最大的一次軍事動員,即使是在關東稱王稱霸近 100 年的北條家也無可奈何。這個消息傳到政宗那裡時,政宗應該也大為震驚。
此時,政宗面前已無退路,還是要面對現實情況,拖延、討價還價的技倆在 22 萬的海陸大軍面前,是毫無意義的。於是,政宗立即帶上最信賴的家臣們出發南下,去拜會秀吉,而且為了在最後關頭,仍然能夠隨時應對,政宗一行人沒有直線南下,而是迂迴行軍,盡量收取情報,確認北條家已經無力翻身後,再火速南下。
秀吉接見政宗後,不只沒有責罰,秀吉還任命政宗成為征服奧羽地區的先鋒,事成後再讓他成為陸奧國的代表領袖,政宗回憶道「秀吉公的威風、大度,待我不薄,讓我好像看到父親一樣」。是秀吉有王者風範,還是政宗只是臨時腳軟,虎頭蛇尾,最後還心存僥倖呢?喜歡與討厭政宗的人自有不同的解讀。
然而,從後來出現幾次大考驗、大難關中,我們看到政宗還是繼續發揮那種不到最後不死心,一直千方百計混水摸魚的行事方式。究竟政宗是一個機會主義的佼佼者,還是只是大難不死的亡命賭徒,這也留待各位評說。
最後,我們儘管幻想一下,如果政宗當初作了相反的判斷,與北條家一起對抗豐臣秀吉,究竟會怎樣呢?有沒有勝利的可能呢?
雖然只能猜想,但相信會是這樣的。首先,政宗如果救援北條家的話,必須突破佐竹家以及其他在周圍選擇服從豐臣政權的諸侯,換言之,伊達家也很有可能陷入包圍,隨著北條家抗爭三個月而開城投降,如果沒有其他援手,伊達家便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被 22 萬大軍蹂躪的對象吧?
看到這裡,各位讀者可以想像一下:家族在自己手裡得到有史以來最大的發展,領地也翻了五倍以上,巨人突然就在面前出現,時代的巨輪正向著自己壓輾過來……如果——雖然歷史是沒有如果的——就那麼幻想一下,各位讀者會跟政宗一樣不戰而降,還是選擇另一條路,即跟北條並肩作戰,一起為尊嚴及面子而戰,破斧沈舟呢?有人認為「識時務者為俊傑」,也有人覺得不應該就這樣屈服,苟且偷安。
你……又會怎麼做?
逐漸強大的伊達政宗,為何最終決定歸附豐臣秀吉麾下? | 故事 StoryStudio https://bit.ly/3dsi1UO
-----------------
日本的戰國時代(1493年~1590年左右)是當時各地的武將在互相爭奪霸權的時代,在東北地區有一位被稱之為「獨眼龍」的武將-伊達政宗。他身穿黑色盔甲戴著月亮裝飾的頭盔,具有影響後代力量的生涯故事,被製成許多連續劇、動漫以及遊戲,是一位很受歡迎的戰國武將。近期在國外也有拍攝關於伊達政宗的連續劇,非常受到全世界關注。這回,以這套伊達政宗愛用的盔甲為主,來介紹給大家關於仙台藩武士們所使用的各種盔甲之秘密吧!
伊達政宗人物小資料
伊達政宗人物小資料
照片提供:(公財)仙台觀光國際協會
伊達政宗在日本以別名「獨眼龍」廣為人知,2019年線上影音平台Netflix(網飛)決定以伊達政宗為主角拍攝連續劇,由此可見伊達政宗受歡迎的程度是世界級的。
另外關於伊達政宗的知名軼事,如「因遲於前往豐臣秀吉的招集,而身穿切腹自殺用的白衣服裝,背著黃金十字架前去謝罪。」與「為了爭奪繼承人之位,推舉弟弟的親生母親想毒死政宗,而政宗卻先將弟弟斬殺。」等,不管是真是假,這些超乎尋常的故事都很引人入勝。
實際上伊達政宗是一位怎麼樣的人物呢?這回小編請教了以伊達政宗為主,展示著眾多伊達家資料的仙台市博物館館員-佐佐木先生,從專業人士口中,簡單的了解伊達政宗這個人吧。
(公財)仙台觀光國際協會
政宗是於1567年誕生於山形縣米澤市,15歲(1581年)初次領陣上戰場並打贏勝仗,18歲時成為伊達家17代家督(當家)。於23歲(1589年)左右,成為伊達家歷代家督中,將領土範圍擴展至最大的家督。
但是當時局面的走向已是豐臣秀吉的天下,選擇服從秀吉的政宗,於1591年被沒收米澤一帶,而遷移至現今宮城縣的岩出山。
秀吉死後便選擇服從德川家康,35歲時建設了位在現今宮城縣仙台市的居城-仙台城,以及位在松島的菩提寺-瑞巖寺等等,成為建立仙台藩基礎的初代藩主。政宗目送多位共同上戰場的武將離世,也在70歲時結束波瀾壯闊的一生。
寫得一手好字的政宗,同時也是位嚴父
寫得一手好字的政宗,同時也是位嚴父
伊達政宗畫像 狩野安信筆(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政宗流傳著各式各樣的奇聞趣事,但是,其實上述介紹的2段故事內容並未真正留存於歷史資料中,可信度偏低。
根據博物館員佐佐木先生的講解,以禪僧―虎哉宗乙為師的政宗非常的勤勉。另外,政宗從年少時期就寫了一手好字,也有「收到政宗的書信,會想好好收藏」這樣的人。
在戰國時代,通常都是由旁人代筆寫信,現今找到的政宗的4500封書信之中,其中有1300封是政宗的親筆信。據說當時的武將中,信長1500封的書信中約10封是親筆信,秀吉5000封的書信中約100封是親筆信,家康2500封的書信中約30封是親筆信(以現存的數量來計算)。雖然有分母差別,但能很明顯的知道,政宗親筆信的數量是壓倒性佔多數的。
伊達政宗書信 致資福寺(虎哉宗乙) 天正16年(1588年)閏5月21日(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雖然不知為何會有這麼多政宗的親筆信,但據說政宗是一位凡事都想「親力親為」的人。政宗的孩子有10男4女,聽說很疼愛女兒,但是對於兒子們,尤其是長男秀宗(宇和島藩主)以及成為仙台藩2代藩主的次男忠宗很嘮叨挑剔,有留下幾封對他們「和歌是不可用這種方式歌詠的!」等教育叮嚀的書信。
雖然政宗對待兒子很嚴格,但他也有寫過令人感到內容可愛的書信。政宗受到秀吉的命令到海外出兵時,一封給親生母親-義姬的書信中寫到,在當地發現稀有珍貴的布料,想要將此布料送給母親。有許多戰國武將因家族內的爭鬥而招致家族衰弱,在眾多武將家族中,政宗的家族關係是屬於比較良好的,說不定這也是伊達一族較安定的理由之一。
來看看伊達政宗帥氣的盔甲!「仙台市博物館」出展的各種盔甲
來看看伊達政宗帥氣的盔甲!「仙台市博物館」出展的各種盔甲
從地下鐵國際中心站步行7分鐘左右就可抵達「仙台市博物館」,仙台市博物館位在仙台城本丸遺跡山腳下,博物館內收藏著約9萬7000件的資料,以伊達家捐贈的文化財為主。除了有伊達政宗的盔甲以外,還收藏著歷代仙台藩主與家臣的盔甲、刀劍等武器裝備。
盔甲或是頭盔為日本古代戰爭時的防護裝備,從騎馬作戰到使用火繩槍、其他槍枝等團體作戰方式,順應時代變遷而武士們也會改變戰爭型態。另外,在戰國時代盔甲已成為顯耀自身權力的方式之一,因此每位武將的盔甲與鋼盔設計也都各具特色。
重要文化財 黑漆五枚胴具足 伊達政宗所用(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伊達政宗的盔甲「黑漆五枚胴具足」
能有「說到政宗就想到這個盔甲」之稱的是,被指定為重要文化財的政宗盔甲「黑漆五枚胴具足」,一年間僅有數次期間限定展示。
盔甲特徵為統一的黑色,頭盔正面則裝飾了一個金色耀眼的弦月。
雖然不知道以黑色為基調的理由為何,但也許和政宗在年幼時期失去右眼有關。政宗在中國古典方面造詣很深,有研究學者認為,政宗是仿效10世紀左右中國東北部的猛將-李克用,與自身一樣都只有單眼,但卻能率領一支黑色盔甲的軍隊掌握中央政權,因而選擇黑色作為基調色。
事實上李克用也自稱為「獨眼龍」,宛如李克用般的強大,然後未來總有一天要取得天下,選擇黑色的動機也許是包含了這樣的想法。
重要文化財 銀伊予札白糸威胴丸具足 豐臣秀吉所用 伊達政宗領受(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豐臣秀吉贈與的華麗盔甲
另外與原本全黑截然不同的華麗盔甲是,秀吉贈與政宗的重要文化財「銀伊予札白糸威胴丸具足」。雖然現今因氧化而變得黯淡,但在腰際部分使用的是銀箔,由此可想在當時這可是非常華麗的盔甲。戰國時代為了讓其他武將見識自身的權力,會看到有很多華麗亮眼的盔甲。
黑漆五枚胴具足 伊達忠宗所用(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用鐵製成重量達20公斤以上的「仙台胴」
第三張照片是政宗的嫡子,也是仙台藩二代藩主忠宗的盔甲。在政宗退位以後,將五片鐵板漆上仙台藩常用的黑漆,然後將這五片鐵板製成腰際護具的盔甲,稱之為「五枚胴」。
在仙台藩經常使用這個盔甲的形狀,因此也稱之為「仙台胴」。一般的盔甲大多都是使用動物皮或是布料,而仙台藩的鋼盔、護足具等都是鐵製因此很沈重,光是政宗的護足具就有超過20公斤的重量。但是,因這腰際的盔甲是分成五片製成,所以也有方便帶上戰場的實用性。
金小札五枚胴具足 伊達吉村所用(仙台市博物館收藏)
非戰爭時代經常使用的華麗「五枚胴具足」
此盔甲是在非戰爭時代誕生的仙台藩五代藩主-吉村的盔甲。因這個時期的防護裝備只會在儀式時使用,所以非常華麗。
但是五枚胴與鐵的護足具依然存在,雖然有很多頭盔會像忠宗與吉村一樣裝飾著八日月,但看看人物肖像後,發現藩主的頭盔正面也會裝飾細長型的月亮。經學者確認,裝飾著細長型月亮的頭盔,僅有政宗與幾位當主可穿戴。
為了防止資料變質,有規定ㄧ年之間能展示的天數。因此,常設展也會在每個季節替換展示內容,想看看政宗盔甲的話,先上官網確認最新的資訊再前往參觀吧!事蹟輝煌的戰國武將-「獨眼龍」伊達政宗的有趣軼事&傳世盔甲的秘密 - LIVE JAPAN (日本旅遊 ‧文化體驗導覽) https://bit.ly/3e742ml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