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鷹生態介紹 - 熊鷹羽毛庫房 Mountain Hawk-Eagle Feather Repository

2021-04-06_134559

熊鷹生態介紹 - 熊鷹羽毛庫房 Mountain Hawk-Eagle Feather Repository


88 (1)2021-04-06_12551989 (1)1382237225-1315833284f_2629282_1214459360_m214459347_m214459345_m214459333_m214459322_m214459316_m214459312_m214459303_m214459297_m214459286_m214459290_m214459279_m214459274_m214459243_m214459240_m214459234_m214459216_m750px-Nisaetus_nipalensis_32021-04-06_133545

1根羽毛5萬元!一級保育類熊鷹瀕危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moRQAU
1根羽毛5萬元!一級保育類熊鷹瀕危傳說中,人死後變成百步蛇,再由百步蛇蛻變為熊鷹,熊鷹羽毛上類似百步蛇身的三角斑紋
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人部落傳說中祖先的化身,同時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提供)
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人部落傳說中祖先的化身,同時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提供)
2017/12/18 06:00
〔記者邱芷柔/屏東報導〕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傳說中祖先的化身,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但隨著部落傳統規範式微,配戴熊鷹羽毛變得浮濫,熊鷹羽毛價格更從萬元起跳,甚至飆破5萬元。高利潤和羽毛市場需求大增下,熊鷹族群持續銳減。屏科大教授孫元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
10年前約有500對
赫氏角鷹(Spizaetus nipalensis)俗稱熊鷹,是台灣體型最大的居留性森林猛禽,飛羽上長串菱型白色斑紋與百步蛇紋路相似,有百步蛇化身的說法。一般熊鷹身長達63至80公分,翼展可達140至165公分,其獵物主要是中小型動物,屬瀕臨絕種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說,每隻熊鷹被拿來利用的鷹羽約有15至20根,坊間熊鷹羽毛行情每根從一萬元起跳,三角黑斑清晰的鷹羽、尤其是第六根羽毛最值錢,在藝品店價格可飆破5萬元。近年除了風災影響熊鷹棲地,鷹羽高價吸引獵捕也是族群漸弱的原因之一。
昔日頭目與勇士象徵
過去熊鷹羽毛只有部落頭目、勇士可以配戴,頭目的熊鷹羽毛可以世襲,獎賞給勇士的熊鷹羽則必須在勇士死後隨著入葬。但近年熊鷹羽毛的使用,各部落有不同的看法與做法,屏科大昨天邀集部落領袖舉辦座談,共有58名部落當家頭目出席。
學者推動熊鷹羽毛庫
部落領袖指出,目前頭目、貴族間的婚姻聘禮都需要用到熊鷹羽,頭目、貴族與平民婚姻頻繁,即使是平民階級,也可能因為婚禮需要購買、配戴熊鷹羽毛,從政或從商有成的族人也會買熊鷹羽配戴,熊鷹羽毛已不再是頭目、勇士的專利。
孫元勳說,美國訂定法令並成立「鵰類收容中心」,提供羽毛給印第安人申請使用,團隊仿照該作法,推動「熊鷹羽毛庫」,希望有助減輕熊鷹族群壓力。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記者邱芷柔攝)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記者邱芷柔攝)


罕見!熊鷹獵捕山羌畫面曝光 鳥友驚嘆「吉霸分」
熊鷹獵捕山羌的珍貴畫面。(鳥友張祐誠提供)
罕見!熊鷹獵捕山羌畫面曝光 鳥友驚嘆「吉霸分」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1RtQgp
2018/09/04 09:44
〔記者蔡文居/台南報導〕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的熊鷹,在野外難得一見,傳說牠會獵捕台灣獼猴、山羌,但少有人目擊過。鳥友張祐誠昨天(9月3日)在大雪山林道意外撞見熊鷹捕捉山羌,而且還拍下難得一見的珍貴畫面,消息傳出,鳥友驚嘆不已,大讚「吉霸分」。
拍鳥俱樂部社員張祐誠,從事野鳥攝影有7、8年,他獨鍾拍攝台灣猛禽,尤其以大型的林鵰和熊鷹為主,他前後花了6年的時間,終於捕捉到傳說中熊鷹獵捕山羌的畫面。
張祐誠說,他目前算半退休狀態,空閒時經常前往大雪山林道拍攝猛禽,昨天上午10點多,在大雪山林道21公里處,意外發現遠方1隻熊鷹捕捉1隻山羌,從天空而下,飛行速度非常快,當時他未設定連拍,按下快門只拍到1張,短短只有2、3秒的時間,熊鷹便消失在山谷中,根本來不及拍下第2張。
台南市拍鳥俱樂部負責人黃蜀婷說,熊鷹是台灣體型最壯碩,也是最重的猛禽,主要棲息於台灣中低海拔闊葉林,屬於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身長約63至80公分,雙翼展開可達140至165公分,會獵捕飛鼠、藍腹鷳、爬蟲類、小型哺乳類動物,甚至獵捕台灣獮猴、山羌也時有所聞,但能目擊拍到畫面者少之又少。
黃蜀婷說,社員張祐誠昨晚在群組分享他拍到精彩的畫面,鳥友驚嘆不已,稱讚是難得一見的美拍,大讚這畫面「吉霸分」,還有人開玩笑說,「可以列入金氏紀錄了」。
熊鷹屬於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鳥友張祐誠提供)
罕見!熊鷹獵捕山羌畫面曝光 鳥友驚嘆「吉霸分」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1RtQgp

2021-04-06_134246


熊鷹(Mountain Hawk Eagle)又名赫氏角鷹,是本島體型最大的居留猛禽,雌鳥平均體重約為雄鳥的一點三倍,雄鳥飛行、獵捕技術較佳,是繁殖季主要的食物提供者。圖/邱昌萬
文/孫元勳 圖/邱昌萬
熊鷹(Mountain Hawk Eagle)又名赫氏角鷹,是本島體型最大的居留猛禽,雌鳥平均體重約為雄鳥的一點三倍,雄鳥飛行、獵捕技術較佳,是繁殖季主要的食物提供者
熊鷹比其他森林猛禽早繁殖,十二月築巢、一月下蛋,一次一顆,約在三月孵化,七十多天後,約五、六月間雛鷹才離巢。
屏東及台東的低海拔熊鷹以大赤鼯鼠為主食,其次是白面鼯鼠和赤腹松鼠,牠也獵食其他哺乳類;鳥類占一成多、爬蟲類則不到一成。熊鷹分布於海拔二百至三千公尺,粗估全島族群約一千多隻。


「熊鷹」也叫「赫氏角鷹」,「熊鷹」與「赫氏角鷹」其實這兩個名字的緣由很簡單,「熊鷹」是日系名稱,意即「大而壯」,而「赫氏角鷹」則是來自英文名:Hodgson's Hawk Eagle;另外中國大陸用的中文名稱則是「鷹鵰」,還有「南方角鷹」、「鬍腳鷹」都是指熊鷹。熊鷹是台灣最壯碩的猛禽,身長比大冠鷲、林鵰還大,雙翅展開可達一百六十幾公分約和一般成年人同高。熊鷹出現的地方大多是交通不易到達、人煙罕至的原始森林中,多數拍鳥同好一生難得親眼目睹其鷹姿。近日一隻熊鷹亞成鳥出現在台北盆地,成為鳥界大事、鳥界鮮事,各地愛鳥同好聞風而至,個人自然無法免俗,一旦錯過這次機會將會成為一生中的憾事。熊鷹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稀有,據稱全台剩不到四、五百隻,原因歸咎於台灣一些原住民豐年祭頭目配戴熊鷹羽毛的傳統習俗,所以一根熊鷹的羽毛在黑市常常叫價到 五、六千元甚至上萬元不等,導致了獵人的濫捕濫殺,讓熊鷹瀕臨絕種,雖早以名列國家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但至今熊鷹仍處於被獵殺的危機中。 (ps.本人因2月8-15日隨團出遊,留言格友無法即時回覆請見諒!)  熊鷹 @ 蘭陽野鳥攝影日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ur7Ll4

19181617141513101189756

熊鷹 @ 蘭陽野鳥攝影日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熊鷹(學名:Nisaetus nipalensis)又名鷹雕或赫氏角鷹,排灣語稱qadris,是一種猛禽,屬於角鷹屬。一般生活於山中的常綠森林。該物種的模式產地在尼泊爾。[2]
熊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cOPiZP
外觀
熊鷹是一種偏大的猛禽,一般身長70至72公分。成年的熊鷹的上半身呈棕色,有白色的下半身、羽毛和尾巴。牠們的胸部、腹部和後翅有很明顯的條紋。牠們的翅膀很寬,在飛行時呈V型,未成熟的熊鷹通常擁有白色的頭。生態習性:主要棲息於海拔1,000~3,000公尺左右之原始闊葉林或針闊混合林內,其族群數量極稀少。覓食時,大都採伏擊型之狩獵方式,先停於視野遼闊之枝椏上,當獵物出現時,即悄然滑行接近獵物再急速俯衝突擊。
生物學
熊鷹是一種在山脈森林中的猛禽,牠們一般會在樹上建小鳥窩和每次只生一顆蛋。牠們一般會吃哺乳動物、鳥和爬行動物做食物。[3]
亞種
熊鷹指名亞種(學名:Nisaetus nipalensis nipalensis Hodgson, 1836)。分布於巴基斯坦東北部、喜馬拉雅山脈、中國雲貴高原至東南丘陵與海南島一帶、台灣、中南半島北部山區至緬甸南部的德林達依省及馬來西亞的北部與蘭卡威等地區。[4]
熊鷹東方亞種(學名:Nisaetus nipalensis orientalis (Temminck & Schlegel, 1844) )。主要分布於日本,可能也分布於中國東北與內蒙古、朝鮮半島與俄羅斯遠東地區。該物種的模式產地在日本。[5]
熊鷹印南亞種(學名:Nisaetus nipalensis kelaarti (Legge, 1878) )。分布於印度西高止山脈與斯里蘭卡。
保護
中國國家重點保護動物等級:二級
與人類關係
族群稀少,且為養鷹者熱衷的對象,賴以生存之中、高海拔原始森林頻遭砍伐及人為開發壓力,本種的生存岌岌可危。[3][6]
熊鷹在台灣原住民排灣族及魯凱族文化中有重要意涵。例如在排灣族部分地區的神話故事中,族人往生後會化身為百步蛇,百步蛇年邁凋零後身上會漸漸長出羽毛,死後化為熊鷹排灣族文化相傳熊鷹為了不讓羽毛被人類拔去,得知生命即將結束前會以急速飛行衝撞山壁方式,讓羽毛掉落予人類拾取,而非直接自其身上拔下;排灣族頭飾上的羽毛插飾為貴族以上身分的象徵,若拾獲羽毛須將其獻給貴族以上身分族人,因此規範嚴禁獵捕熊鷹,除了維護部落領域自然生態,體現族人尊重宇宙萬物生命的價值觀熊鷹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cOPiZP
--------------------------------------
1根羽毛5萬元!一級保育類熊鷹瀕危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3moRQAU
1根羽毛5萬元!一級保育類熊鷹瀕危
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人部落傳說中祖先的化身,同時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提供)
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人部落傳說中祖先的化身,同時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提供)
2017/12/18 06:00
〔記者邱芷柔/屏東報導〕被列為保育類的「熊鷹」是排灣族與魯凱族傳說中祖先的化身,也是頭目與勇士的象徵。但隨著部落傳統規範式微,配戴熊鷹羽毛變得浮濫,熊鷹羽毛價格更從萬元起跳,甚至飆破5萬元。高利潤和羽毛市場需求大增下,熊鷹族群持續銳減。屏科大教授孫元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
10年前約有500對
赫氏角鷹(Spizaetus nipalensis)俗稱熊鷹,是台灣體型最大的居留性森林猛禽,飛羽上長串菱型白色斑紋與百步蛇紋路相似,有百步蛇化身的說法。一般熊鷹身長達63至80公分,翼展可達140至165公分,其獵物主要是中小型動物,屬瀕臨絕種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說,每隻熊鷹被拿來利用的鷹羽約有15至20根,坊間熊鷹羽毛行情每根從一萬元起跳,三角黑斑清晰的鷹羽、尤其是第六根羽毛最值錢,在藝品店價格可飆破5萬元。近年除了風災影響熊鷹棲地,鷹羽高價吸引獵捕也是族群漸弱的原因之一。
昔日頭目與勇士象徵
過去熊鷹羽毛只有部落頭目、勇士可以配戴,頭目的熊鷹羽毛可以世襲,獎賞給勇士的熊鷹羽則必須在勇士死後隨著入葬。但近年熊鷹羽毛的使用,各部落有不同的看法與做法,屏科大昨天邀集部落領袖舉辦座談,共有58名部落當家頭目出席。
學者推動熊鷹羽毛庫
有部落領袖指出,目前頭目、貴族間的婚姻聘禮都需要用到熊鷹羽,頭目、貴族與平民婚姻頻繁,即使是平民階級,也可能因為婚禮需要購買、配戴熊鷹羽毛,從政或從商有成的族人也會買熊鷹羽配戴,熊鷹羽毛已不再是頭目、勇士的專利。
孫元勳說,美國訂定法令並成立「鵰類收容中心」,提供羽毛給印第安人申請使用,團隊仿照該作法,推動「熊鷹羽毛庫」,希望有助減輕熊鷹族群壓力。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記者邱芷柔攝)
屏科大教授孫元勳(右)說,10年前曾針對南部地區熊鷹數量進行調查,當時初估約有500對熊鷹,但近年在南部山區已經很難發現熊鷹。(記者邱芷柔攝)
-----------------------------
熊鷹是台灣最大的森林性猛禽,主宰森林大大小小的動物,可能除了台灣黑熊和台灣野豬之外,其他動物均要畏牠三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熊鷹飛羽的獨特三角斑紋竟讓牠與擁有類似花紋的百步蛇產生聯結,成了排灣及魯凱文化中的元素之一。時至今日,熊鷹、文化與生態保育三者間,形成了難解的三角習題。
熊鷹羽象徵權貴
在排灣及魯凱文化裡,熊鷹羽毛是權貴象徵,也是頭目及貴族婚禮中必備的聘禮之一。在排灣及魯凱族的古老傳說中,人死後變成百步蛇,再由百步蛇蛻變為熊鷹,熊鷹羽毛上類似百步蛇身的三角斑紋,就是最佳證明。
從日人百餘年前拍攝的影像,依然可以看見部分頭目家族成員頭上插戴著熊鷹羽毛。根據屏東縣來義鄉文樂村的頭目羅安吉表示,舊部落時期對何種身分佩戴哪一個部位的羽毛,規範很嚴謹,還有家臣專職管理羽飾是否被適當佩戴。
二○○六到二○○九年間,林務局和屏東林管處為了保育熊鷹,委託筆者進行高屏及台東地區的調查,除了解獵捕現況、羽毛市場和頭目利用熊鷹羽毛的態度,並收集熊鷹的生態資料,作為日後擬定保育措施之參考。
初步結果顯示,在過去沒有羽毛市場買賣的年代,獵人捕獲熊鷹後會進貢給有權有勢的頭目,有些頭目會提供祭鷹用的牲禮豬回餽。但在日人和漢人政府的政經「改革」下,部落頭目地位式微,許多頭目只能透過市場取得羽毛,熊鷹羽毛成了交易商品。
利用自然汰換羽毛
國民政府遷台後,部落人口大幅成長、熊鷹羽毛舊規範不斷受到挑戰,加上經濟起飛,民國六○年代起羽毛需求日增,八○、九○年代粗估每年至少有四、五十隻熊鷹被獵捕,最貴的一對羽毛,要價三萬多元,羽毛極品供不應求。
八○年代前,熊鷹獵捕主要來自屏東縣,之後台東縣取而代之,原因是一些台東獵人因為馴鷹用的雛鷹需求量萎縮,轉而獵捕提供羽毛用的大鷹,雛鷹市場萎縮時間點和實行《野生動物保育法》有關,且台東縣擁有倍於屏東縣的原始林面積和熊鷹族群。
野外熊鷹族群面臨的壓力主要來自羽毛市場需求。多數受訪的排灣族頭目表達,子孫婚禮是未來購買熊鷹羽毛的主要動機,期盼政府免費提供熊鷹羽毛,畢竟在國人重視保育的時代中,他們也不想背負「獵殺熊鷹元凶」的汙名。
在美國,獵鷹是非法行為,但印地安人可向政府申請使用金鵰及白頭海鵰的屍體一部分,作為傳統文化使用;惟因供不應求,墨西哥印地安Zuni保留區申請建立鷹舍,圈養失去野外求生能力的族群,便可利用鷹隻每年自然汰換的羽毛,上述作法均值得政府參考,創造雙贏。
熊鷹小檔案
熊鷹(Mountain Hawk Eagle)又名赫氏角鷹,是本島體型最大的居留猛禽,雌鳥平均體重約為雄鳥的一點三倍,雄鳥飛行、獵捕技術較佳,是繁殖季主要的食物提供者。
熊鷹比其他森林猛禽早繁殖,十二月築巢、一月下蛋,一次一顆,約在三月孵化,七十多天後,約五、六月間雛鷹才離巢。
屏東及台東的低海拔熊鷹以大赤鼯鼠為主食,其次是白面鼯鼠和赤腹松鼠,牠也獵食其他哺乳類;鳥類占一成多、爬蟲類則不到一成。熊鷹分布於海拔二百至三千公尺,粗估全島族群約一千多隻。熊鷹的三角習題(人間福報) @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 痞客邦 :: https://bit.ly/3s1VIcF
---------------------------------------------
熊 鷹
一級瀕絕動物 全台僅1400多隻。台灣熊鷹..☆ @ LEE 的 隨意窩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9NOX7X
熊鷹被列為一級的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也是華盛頓公約管制國際貿易的物種,除了受馴鷹人及標本商的青睞以外,鷹羽頭飾更是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在面臨強大的獵捕壓力下,林務局委託屏科大進行熊鷹生態調查,希望藉此取得生態保育與傳統文化的平衡。
林務局委託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進行熊鷹生態調查,從民國九十八年開始,由 孫元勳 教授帶領調查小組,在屏東、台東山區進行研究,據孫元勳「較樂觀」的估計,目前全台熊鷹約有一千四百多隻,又以台東密度最高。
2008年烏來巡山員拾獲一隻胸前插著十字弓箭的保育類動物「熊鷹」,經1年半的救治及訓練後,台北市立動物園下午野放回大自然,為台灣最大型鷹鷲的保育史留下重要一頁。
動物園表示,熊鷹是台灣珍貴的保育類動物,展翼可達130到165公分。這次野放前已在熊鷹身上裝置無線電發報器,以便持續追蹤、監測生態行為和活動領域,並將此資料運用在未來熊鷹棲息環境維護的規劃上。   
別名:赫氏角鷹、鷹鵰
目名:隼形目(FALCONIFORMES)
科名:鷹科(ACCIPITRIDAE)
特有種或特有亞種:非
保育等級:第一級(I)、瀕臨絕種野生動物
生息狀態:台灣稀有留鳥
特徵描述:體型大型約75-80公分的猛禽。腳上有毛,翼極寬且有長而圓的尾。上身褐色,有黑白色縱斑,有長而豎起的羽冠。紅褐色的尾有十條橫紋。喉、胸 淺色有黑色縱斑,腹部、腿及尾下覆羽棕色有乳白色橫紋。嘴黑色,蠟膜淡灰黃色;眼睛虹膜橘黃色;趾淡黃色。鳴聲為悠長的尖叫。
族群分布:熊鷹廣布於印度、中南半島及中國。台灣在19世紀時,於淺山之丘陵地500公尺以下即有熊鷹的出現紀錄,近一個世紀以來,淺山地帶經人為干擾改變環境,其分布已縮減至人跡罕至的中、高海拔地區,目前散布於全島較為深山之山地原始森林地區
生態習性:以中高海拔800-2500公尺較為常見,非常畏懼人類干擾。需動物相豐富、無干擾之大面積天然林為其棲息環境,現今符合此條件之地區大多已劃定為各種保護區,如國家公園、自然保留區等。因此熊鷹目前分布領域與保護區的關係較為密切。以地面棲息的鳥、獸為食,如雉雞及各種動物小獸等。
生態威脅:威脅來自於直接獵捕、取雛鳥飼養、干擾及棲息地的破壞。熊鷹羽毛在原住民傳統上象徵著「頭目」 頭飾的主要裝飾羽,由於傳統世襲式微,傳統與現代價值的混淆,使原住民爭相以擁有熊鷹羽頭飾為榮,成為近來本種嚴重威脅之一。熊鷹由於獵捕、人為干擾以及 棲地破壞等因素,因此在台灣的群數量很有限。列於 CITES 名錄 II受華盛頓公約國際法保護。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為保育類 I 級瀕臨絕種野生動物。記錄地點中已有若干個位於保護區範圍之中。
本文著作權為文建會所有
台灣熊鷹..☆ @ LEE 的 隨意窩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9NOX7X
------------------------
熊鷹棲息北台灣 愛鳥族驚豔
2009/02/08 22:09瀏覽1,185迴響0推薦0引用0
屬國家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俗稱「熊鷹」的赫氏角鷹,平時難得一見,一月卅一日卻在台北縣新店郊外現蹤,並不斷的在山谷飛翔盤旋,各地愛鳥同好風聞,且不是在深山峻嶺,簡直樂歪,紛紛串聯前往賞鳥。
【唐嘉邦、沈揮勝/中國時報2009.02.03摘要】屬國家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俗稱「熊鷹」的赫氏角鷹,平時難得一見,一月卅一日卻在台北縣新店郊外現蹤,並不斷的在山谷飛翔盤旋,各地愛鳥同好風聞,且不是在深山峻嶺,簡直樂歪,紛紛串聯前往賞鳥,現場六、七十部大砲照相機待命,捕捉熊鷹的一舉一動。
中華民國野鳥協會指出,熊鷹棲息地為海拔三百到兩千兩百公尺的成熟林地,台灣地區以中南部及東部的中低海拔森林發現足跡的頻率最高,其中以台東與屏東最多。這隻出現在新店郊區的熊鷹,外觀看應是剛成年的亞成鳥,照熊鷹生活習性,成年後會被父母趕出,另闢自己一片生存領域,這隻熊鷹可能沿著雪山山脈飛來暫棲於此。
熊鷹,體型碩大且稀有珍貴,不肖的追鷹族,願意出高價得之,且以往一些原住民部落將熊鷹羽毛,視為一種崇高地位的象徵,導致獵人濫捕,讓熊鷹瀕臨絕種,全台約只剩下四、五百隻。
而熊鷹需生活在成熟的原始林中,現在全台各地開發過度,也造成熊鷹棲息地不斷減少,目前大部分熊鷹都生活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叢林,多數愛鳥人一生也很難親眼目睹熊鷹英姿。
農委會特生中心中,海拔工作站研究人員表示,該鳥出現台北盆地,確實是鮮事。就因為見到熊鷹是如此困難,這批愛鳥族一聽到熊鷹出沒,怎麼樣也要來見牠一面,深怕錯過這一次會遺憾終身
熊鷹棲息北台灣 愛鳥族驚豔 - Michalle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2PFOnlN


「早期在部落上空偶爾可以看見”白老鷹”翱翔於天際」 屏東排灣和魯凱部落耆老們這麼表示。曾幾何時,白老鷹日漸遠離隱身於山林。那個耆老口中的白老鷹就是熊鷹。
過去百年間熊鷹數量每況愈下,推斷主因不外乎有三:棲地縮減、馴鷹市場、羽毛買賣。首先,熊鷹是台灣最大的森林猛禽,原始林是其族群命脈延續之處。據學者推估,在日治和臺灣林業單位的砍伐下,本島原始林只剩下1/5之譜(1991年始立法禁伐原始林);另為滿足馴鷹市場需求,本島南部的小熊鷹往往還來不及長大,就被迫和家人分離,來到馴鷹人手上。調查發現,盜獵風氣最盛時一年致少有20個鷹巢被盜獵破壞(1989年野生動物保育法實施後非法買賣稍有減少)。再來是熊鷹羽毛象徵台灣南部排灣族和魯凱族的頭目身分。然而數十年來傳統規範式微、羽毛商品化,羽毛文化變了調,致熊鷹承受極大獵捕壓力,目前已列入瀕臨絕種名錄中。
為兼顧熊鷹族群及原住民族傳統文化之保存,2014年11月7日我們舉辦「2014熊鷹保育論壇」,會中初步達成共識,仿傚美國作法嘗試收集圈養熊鷹所汰換的羽毛提供傳統上有資格配戴的族人合法申請,期待減輕非法買賣衍生的狩獵壓力。
熊鷹是台灣獼猴的超級天敵,也是台灣山地農業的守護神鳥。請大家伸出援手!熊鷹羽毛庫房 Mountain Hawk-Eagle Feather Repository https://bit.ly/3rN3LtC
--------------------
熊鷹論壇擬對策 解文化、保育三角題
2014年10月08日
本報2014年10月8日屏東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台灣最大的森林猛禽熊鷹,驍勇善戰除了台灣黑熊和台灣野豬,其他動物恐怕都要怕牠三分,稱森林王者當之無愧。其飛羽擁有獨特三角斑紋,不但排灣、魯凱族視為神聖象徵,卻也成為牠遭獵捕的原因。學者推估,熊鷹每年正以30隻的速度減少。
破解熊鷹、文化與生態保育的三角習題,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將於11月7日舉辦「熊鷹保育座談會」,研擬可行的保育對策,讓三角習題成為三位一體。
熊鷹幼鳥飛羽上的三角形斑紋如同百步蛇圖案。(攝影:黃永坤)
排灣、魯凱:熊鷹亦敵亦友
在排灣及魯凱族的古老傳說中,人死後變成百步蛇,再由百步蛇蛻變為熊鷹,熊鷹羽毛上以及百步蛇身的三角斑紋,也是部落重要的圖騰。熊鷹羽毛是權貴象徵,也是頭目、貴族以及勇士婚禮必備的聘禮。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根據中研院調查文獻指出,雲豹、黑熊以及熊鷹會威脅人類生命,對於原住民族有如敵人,卻也常化身為祖先神聖的形象;當獵人誤捕熊鷹,羽飾只獻給頭目配戴,或由頭目決定誰可以配戴,並且還需巫師以儀式安撫靈魂。
排灣與魯凱族是熊鷹之族,亦敵亦友、關係緊密複雜。(攝影:黃永坤)
傳統文化解構  危及熊鷹
但隨著排灣、魯凱族傳統規範式微,熊鷹成了獵捕對象,目的是「市場需要」。文化質變,導致羽毛商品化,象徵尊榮的熊鷹飾羽,變成只要有錢,都可以買來配戴,甚至成了競奢目標,熊鷹因此遭受莫大的獵捕壓力。
孫元勳研究團隊2004~2008年的調查顯示,一年約有30隻左右的熊鷹,因捕捉而從野外消失。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屏東一些地區已經看不到熊鷹了,僅剩台東還有一部分族群。這些熊鷹沒受獵捕,族群數應能保持穩定。
孫元勳表示,應極度尊重部落文化,但也期盼部落能重建不犧牲熊鷹生命、只取羽毛的文化傳統,「這對熊鷹保育是很重要的一環,也是我們要推動的方向。」
因此,藉由論壇成為溝通平台,就非法獵捕、羽毛販售、現有法規以及熊鷹生態資料不足處進行討論,提出解決方案。論壇將討論「現有法令對於熊鷹羽毛的取得和持有是否適用」、「傳統羽飾文化和熊鷹保育如何永續並存」兩個議題。
合法獵捕管道不通  尋思化暗為明
合法申請獵捕掛零,光天化日路邊就能販售熊鷹羽飾。(攝影:洪孝宇)林務局保育組野生物保育科科長林國彰表示,野生動物保育法21-1條,可依據傳統祭儀所需申請狩獵,但取熊鷹羽毛,須以非殺生為前提進行。問題最終尚須回歸原民文化認同和約束力,讓文化能與時俱進。
不過,法令並未細緻規範熊鷹只能活捉、必須釋回;而合法申請捕捉者幾乎掛零,止不住野外族群節節敗退。
孫元勳認為,應探討合法捕捉管道不暢通之因,唯請合法申請捕捉,管理單位才有機會介入協助。
他建議,原住民族提出捕捉熊鷹的需求之後,可規範捕捉方式,例如活捉,以剪羽毛替代拔羽毛,並考慮換羽時間,可能長達一年,因此還需後送收容機制,等待羽毛長齊後再野放,以此形成循環。
合法申請後,也可由原住民委託如屏科大鳥類研究室這類有捕捉熊鷹經驗的學術團體,有把握活捉且不造成熊鷹受傷。
另外,如果救傷個體夠多、圈養族群量夠大,撿拾自然脫落的羽毛也是可行方法;最終回歸嚴加查緝非法獵捕。
這些由政府提供免費、安全的熊鷹羽飾,族人可傳承、繼承下去,若羽毛損壞不堪使用,還可以舊羽換新羽。當熊鷹羽飾失去市場價格,或能保留熊鷹生機,三角習題成三位一體,共榮共享。
熊鷹保育始於文化保存
2003年,台灣猛禽會、鳥會以及原住民代表感受到熊鷹族群危機,求助保育組時任林務局保育組的劉瓊蓮(現為台東林管處副處長),並因此提出一項熊鷹3年研究保育計畫。
當年11月邀請孫元勳教導幾位獵人猛禽辨識,這些獵人要上山調查熊鷹分布並拆除捕捉熊鷹的獸夾,當時孫元勳即表達協助的意願;兩個月後,當獵人們只有一筆目擊記錄,孫元勳便加入研究計畫,成了孫元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日行性猛禽研究。
劉瓊蓮表示,3年計劃結束後,已有保育行動計畫,包括學習美國政府利用鳥類落羽,提供印第安族群登記使用等,並計畫與屏科大合作興建鳥園,然而迫於經費、人力等因素停擺。
研究與保育行動並行呼應
台灣原始森林能容納多少隻熊鷹?根據鳥研室計算,以目前棲地來看,台灣容納不了1000隻。大型猛禽的數量,本來就不多,若以每年捕捉20~30隻的速度消失,影響甚大。
孫元勳表示,全島熊鷹數量雖有初步推估,但還需進一步確認;另外,目前熊鷹族群的動態學,如出生、死亡率,以及如何建立頭目取得合法羽毛管道等,尚不完整,都是熊鷹研究保育不足之處
熊鷹論壇擬對策 解文化、保育三角題 | 環境資訊中心 https://bit.ly/3sYDLgc

熊鷹羽毛庫房宣傳照1unnamed (4)15450991796_6ab39b7da2五年祭 222_模糊化熊鷹明信片_02-正2021-04-06_134058a2fffdb28466386f5078d03bd74e870d


DCView 數位視野 - 作品發表區 - 熊鷹Adisi/Nisaetus nipalensis故事1

原住民的圖騰與猛禽 (敬愛Adisi關懷熊鷹) (文/鍾金男)DCView 數位視野 - 作品發表區 - 熊鷹Adisi/Nisaetus nipalensis故事1 https://bit.ly/3cT2Xze
曾經棲息於山林間的雲豹、百步蛇、熊鷹,隨著環境的開發,山林的破壞及濫捕盜獵,使得這些曾經和我們共存在台灣的野生動物目前均面臨絕種的危機,甚至雲豹可能已近絕跡,不希望下一個是百步蛇或是熊鷹。
基於尊重原住民傳統文化與關懷瀕臨絕種熊鷹(Adisi,魯凱語)族群的延續,為其尋求一絲生存之路,祈望以原住民傳統文化的代表物種,激起自發性的自然保育原動力,積極維護象徵祖靈圖騰物種,祈望熊鷹(Adisi)的身影可以翱遊在綠野山林與原住民的文化共榮共存。
熊鷹又名赫氏角鷹與林雕、大冠鷲、黑鳶、鳳頭蒼鷹、台灣松雀鷹等稱為本土六種猛禽,曾經分佈在全島各地然而隨著環境的開發和山林的破壞,可以在天空看見牠們飛行身影的機會越來越少,而其中的熊鷹卻因為外型壯碩,生性威猛,成為養鷹人的最愛,更因常年的棲息在中高海拔之原始森林中與原住民傳統的文化密切成為被重視的祖靈圖騰,特別是羽飾的配戴,如頭目、貴族成員於傳統祭典儀式及婚慶場合中皆需要配戴熊鷹的羽飾,熊鷹這種猛禽因為養鷹人的喜愛,原住民傳統文化的重視與生活形態上原始山林的日益減少,三大壓力之下而導致為加速滅絕,其中文化所需求的層面是在此探討的重要課題。
多年以來,百步蛇一直是排灣族與魯凱族所認同的祖靈圖騰。圖騰所意謂的即是族群標誌和象徵,更具有其相當的文化意涵,把圖騰象徵為祖先或守護神表示崇敬之意,緣起於想像及創造,藉圖騰凝聚族群意識並表示階級身分、狩獵勇士、貞潔榮耀的象徵。排灣族人大致都不否認百步蛇為族人的共同祖靈圖騰,亦有部份部落奉太陽神為其祖先,以太陽神的子民自勉,百步蛇是守護神倍受尊崇。「魯凱族的好茶部落相傳祖先,從台灣東部海岸遷移山區,再橫越中央山脈於靈敏的雲豹領路,老鷹在空中引導,最後到舊好茶,到此之後雲豹佇足不前不肯離開,於是在舊好茶建立了部落,稱之為雲豹的故鄉,族人為了感恩禁止狩獵雲豹和老鷹。」
「魯凱族至今流傳著燴炙人口的傳說:芭嫩公主與湖神(傳說中族人敬畏的百步蛇)蛇郎的愛情故事,令人深深感動,因此族人視大小鬼湖地區是傳統祖靈聖地,不得任意侵犯的禁忌,族人對百步蛇與雲豹非常的敬重,傳說百步蛇是頭目的袓先是長老展現出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部落文化。」
百合花是魯凱族的「族花」,象徵優雅純潔,高貴的百合是魯凱族的「英雄之花」,象徵女子貞絜與男子勇士狩獵豐碩,深富文化意義,在慶典和祭祀的活動中之族人更是以配帶百合花頭飾為榮。南台灣排灣族與魯凱族長期以來相互為鄰北起現今的高雄縣茂林鄉南經屏東的霧台、瑪家至來義等地區為中央山脈南部,在卑南主山到北大武之間的山頭皆在三千公尺以下,中海拔山區適當的氣候和環境孕育相當多樣的野生動物,長期以狩獵為生的原住民有相近的文化習俗和生活方式。在傳統服飾華麗典雅,豐富的剌繡藝術,廣受喜愛及收藏。不同的頭飾及圖紋代表在部落中的地位及身分並有專屬權。太陽紋、百步蛇紋、人頭紋(頭目貴族專用),陶壼代表權勢與財富的象徵。頭目與貴族擁有服飾上的特權及頭飾配戴象徵百步蛇紋的熊鷹羽飾之專屬權,目前還被許多部落所遵守,不敢踰越。
然而熊鷹與百步蛇以及祖靈圖騰有何關係呢?猛禽由於外形兇猛,飛行姿態優雅,翱翔山林綠野時更彷佛為天空的英雄,自古以來即是權貴及帝王的象徵。在全球各地的原住民族及現今的許多國家的國徵也多有以猛禽為圖騰為象徵。熊鷹是台灣本土猛禽中體形最雄壯的鷹種,棲息於原始林中,行蹤隱密,以小型的哺乳動物、鳥類為食,凶猛無比出爪無情,獵物常常難逃其爪。百步蛇棲息環境以山林為主,毒性相當強烈,被咬中後在短時間內有性命危險,俗稱百步致命,因而對其產生敬畏之意。
關於熊鷹(Adisi)是百步蛇的化身於各部落間還有多種傳說,魯凱族:奧威尼卡露斯盎 著「雲豹的傳人:有段敘述,魯凱族人長期相傳,百步蛇在年長到一定時間,牠會慢慢進化到愈來愈短,然後長出羽毛,最後長成,會飛行的禽類,因此熊鷹(Adisi)羽毛上的的八個三角形斑點原來是百步蛇所形成的斑點,所以熊鷹一直是貴族(頭目)和英雄的象徵。」
誠如江海先生所著「漂泊兩千年」(邏發尼耀家史)( 屏東來義,排灣族)有段敘述: 「傳說中熊鷹也是頭目變的,那是遠古時,有一戶頭目家的長子在父母已喪亡,族人卻惡待他,不給他食物,小男孩相當悲傷,有一天便獨自跑到山上哭泣,不知不覺中竟然長出翅膀變成一隻熊鷹,並且以酷似小孩子的哭聲在高空中喊叫,族人根據牠羽毛上的花紋,認出是頭目家的男孩,老人家便說:『頭目家的孩子向我們哭訴』從此頭目的羽冠就以鷹羽象徵,黑白相間的節愈多,插的數量愈多,便是身分地位愈高的象徵。」原住民傳統文化中超自然與多神衹的信仰宗教觀,袓靈崇拜為基本信仰,尤是頭目家族起源傳說的百步蛇,更是族人的敬重的對象。因此百步蛇紋普遍表現在家中的雕柱,服飾的剌繡織紋,門楣雕刻及頭戴羽飾等。雖然近代有相當多的原住民信仰西洋宗教,但傳統觀念仍深植於原住民的文化中,所以百步蛇深具代表族群的象徵圖騰。
深知雲豹、百步蛇、熊鷹確是深富文化意涵的袓靈物種及信仰之圖騰,理當能獲得最完善的保護,然而曾經漫遊山林的雲豹、百步蛇、熊鷹為何陷入瀕臨絕種之危機,甚至絕跡的地步呢?是值得深思與探討。千百年來原住民族以傳統的生活方式,人與自然和諧共存。近世紀來受到多元文化的衝擊,傳統生活方式的變遷,山林開發,棲地破壞,傳統狩獵機制的瓦解,野生動物濫捕,甚至象徵祖靈的物種,在經濟價值的誘因下,面臨極大的狩獵壓力,以致瀕臨絕種,甚至絕跡。近年來原住民積極尋求自治及致力維護傳統文化,而瀕絕物種之保育,亦將是重要的課題。尤其是重要祭典儀式場合中貴族成員普遍使用熊鷹羽飾,固然是悠久傳統文化,但也直接造成熊鷹極大的狩獵壓力,在族群漸少的情況下,是否思考相關的對策,特別是象徵祖靈圖騰,民族代表 的物種,更應受到重視及保護。
羽飾之配戴,得以彰顯權貴、強化族群認同、凝聚族人向心力,意義深遠。舉凡百合花、紅毛及雲豹皮飾等均有替代品,原住民的接受度極高,亦不失圖騰象徵意義。遺憾的是唯獨熊鷹羽飾在現代的慶典尚未找尋到適當的替代品,其使用量更有著明顯增加的趨勢,實在令人憂心。雖然熊鷹羽飾有其獨特性,未來熊鷹羽飾(Adisi)的替代性需要相當深入的體驗及族人的認同,得以減緩熊鷹所面臨的滅絕危機。
原住民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是真正山林的守護者,也是大家的好伙伴,原住民長期傳承的文化深具永續發展的智慧,在生態平衡的原則下,利用自然資源,而今隨著科技的進步,謀求對熊鷹羽飾的配戴有最佳方式,得以維護傳統文化,兼顧延續瀕臨絕種的熊鷹,象徵祖靈圖騰物種及民族代表之物種保育的契機,而不是隨著雲豹的腳步走向歷史。
(祈望熊鷹(Adisi)的身影永遠翱遊台灣山林與原住民文化共榮並存。)
熊鷹的迷思
原住民傳統文化與生態保育的省思
欣年(江海)
八月二十八日我以屏東縣邏發尼耀文化促進會副理事長的身分,在成立大會中致詞表示;「本會的成立是向世人宣告太陽之子,榮耀再起,是一個新世代的開始,而不是一個舊文化的結束!」我並揭示了七項任務,其中之一便是籲請族人要重視保育的課題,同時舉例百合花可以是塑膠製品、雲豹皮可以是呢絨織品,荷蘭人的紅毛可以是染色的苧麻纖維,熊鷹羽飾為什麼就不能有替代品?我還提示;用白鵝毛染製的可行性如何?
我之所以會籲請邏發尼耀族人重視生態保育這個嚴肅的課題,乃緣於高雄市野鳥學會的鍾金男先生在去年暑期,曾於來義參觀過邏發尼耀族人舉辦的傳統競技大會,在會中看到頭目階級的男男女女,人人皆以頭插象徵權貴的熊鷹羽毛為榮,會後忍不住向我提出熊鷹,甚至一切猛禽如林雕、大冠鷲、黑鳶、鳳頭蒼鷹、台灣松雀鷹等的保育問題,加以探討;鍾君表示;「雲豹、百步蛇、熊鷹確是深富文化意涵的祖靈物種,代表了尊貴的貴族身分,成了原住民社會,尤其是排灣族人信仰的圖騰,理當能獲得最完善的保護才對,這三種曾經漫遊在大武山林中的生物,為何會陷入瀕臨絕種,甚至絕跡的悲慘地步呢?是不是值得以之為飾的排灣族人深切檢討與省思?」
誠如鍾金男先生所言;羽飾的配戴得以彰顯權貴、強化族群認同、凝聚族人向心力,尤其是服飾華麗的排灣貴族,頭上的冠冕特別講究,除了虎皮頭圈已改為雲豹皮頭圈(呢絨織品),老虎牙已由山豬獠牙取代,取自荷蘭紅毛夷的戰利品,兩綹紅毛已由染色的苧麻纖維替代之外,便是象徵財富的貝殼、琉璃珠與地位生身分的熊鷹羽飾了,而且熊鷹羽毛的黑白相間的節數愈多愈顯高貴,通常大頭目階級的至少在七節以上,一般頭目也不少於五、六節。如此一來,成鳥或亞成鳥的熊鷹才能符合所需且無替代品可用了。君不見一場排灣族人的重要祭典或傳統婚禮中,滿場叮噹環珮,羽飾飄拂,煞是壯觀多姿,令人眼花撩亂,這些圖騰羽飾固然是悠久的傳統文化,但也逐漸使熊鷹面臨極大的狩獵壓力,一支熊鷹成羽至少有五、六千元的市場行情,七節以上的甚至可以賣到兩萬元,於是一場豐年祭,倒諷刺地成了台灣野生動物無言的悲慘祭壇。
與鍾君深談,進一步對熊鷹的生態有所瞭解,且知道高雄鳥會猛禽研究小組的鄧伯齡先生針對熊鷹所作的調查發現;「原本數量就不多的熊鷹,是許多原住民的神祇卻因一隻幼鷹便有十萬元以上的市場行情而遭到無情的捕殺,目前的熊鷹數量只能以『少、少、少』三個字來形容。」鄧先生並依據該小組人員在南部發現熊鷹身影的三十六次記錄以及引述林文宏的推測,斷定目前熊鷹在台灣的數量不會超過一百隻以後,使我頓感事態的確十分嚴重,如何在尊重原住民傳統文化與關懷瀕臨絕種的熊鷹使其永續生存求取平衡,是深具永續發展智慧的排灣、魯凱兩族頭目階級層應深思的課題,如何讓熊鷹翱翔山林與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共存共榮,使我也不得不莊嚴面對!
當我將這番談話與省思告訴我的原住民兄弟高德福牧師後,立即贏得他的認同,並將這嚴肅的生態保育話題轉告,邏發尼耀大頭目高武安先生和他的家族,也立即獲得肯定的答覆,只要有替代品,會發動族人全面配合,相信其他的家族也會有極高的接受度的,由點而面,由邏發尼耀家族開始,擴及整個排灣族與魯凱族,則熊鷹滅絕危機減緩甚至復育數量成功,均指日可待了!正因為取得這樣的認知與共識,我才得以大聲地在邏發尼耀文化促進會的成立大會上宣示生態保育課題,並將之納入未來會務執行七大目標之一!
DCView 數位視野 - 作品發表區 - 熊鷹Adisi/Nisaetus nipalensis故事1 https://bit.ly/3cT2Xze

DCView 數位視野 - 作品發表區 - 熊鷹Adisi/Nisaetus nipalensis故事1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