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2021-02-05_080401Nalan_Xingde450px-松花石雕海水龙纹池砚089522021-02-05_0804152021-02-05_080411

納蘭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清順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那拉氏(又稱作納蘭氏),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諱改名為性德[1],字容若,號飲水、楞伽山人。[2]生於北京。滿洲正黃旗人,清朝政治人物、詞人、學者。
納蘭性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pWs5Jy
生平
納蘭性德生於臘月,曾祖父叫金台石,是葉赫部貝勒,其妹孟古為努爾哈赤的妃子。母愛新覺羅氏,為阿濟格之女,父親納蘭明珠歷任內務府總管、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皇太極是他的舅公。納蘭性德十七歲進太學,十八歲中舉,十九歲會試中試,因患寒疾,沒有參加殿試。二十二歲即康熙十五年(1676年)補殿試[3],中二甲第七名,賜進士出身。康熙帝愛其才,又因他是八旗子弟,上代又與皇室沾親,與康熙長子胤禔生母惠妃也有親戚關係,所以被康熙留在身邊,授予三等侍衛的官職,後晉升為一等侍衛,多次隨康熙出巡,並奉旨出使梭龍(其方位學界尚存分歧),考察沙俄侵邊情況。[2]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患急病去世,年僅三十歲(虛齡三十二),死後葬於京西皂甲屯納蘭祖墳(今北京海淀區上莊皂甲屯)。《清史稿》有傳。[4]
家庭
禹之鼎作《納蘭容若像》
納蘭性德20歲時(約1674年)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顏氏為妾,納蘭與盧氏十分恩愛。可惜好景不長,才過了三年多的時間,盧氏就於康熙十六年五月三十號,因產後受風寒,纏綿病榻而去世納蘭性德為她寫下了許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詞。又過了三年多,他續娶官氏為繼室。兩人感情也不錯。納蘭性德在扈駕至遼東、五台山、江南一帶巡視及赴梭龍偵察的行役途中所寫的一些思家的作品,顯然是為官氏所作的。納蘭性德的子女人數、名字,由於記載年代和史料來源有別,虛實難辯,甚至自相矛盾,很久以來無法弄清。據現有材料,研究者大致認同納蘭共有三子,長子富格,次子富爾敦,三子富森,女數人。長女嫁給高其倬作原配;其中一個女兒嫁給了年羹堯,其孫名瞻岱。
納蘭性德一生,一共兩位紅粉知己,一個是原配夫人盧氏,另一個是南方漢家才女沈宛。沈宛是當時江南小有名氣的歌妓才女,因當時民間有滿漢不能通婚的不成文風氣,娶沈宛後沈宛並未入住納蘭府,住在北京西郊德勝門的宅子內,他盡力給她一切,卻唯獨不能給她一個家。半年後,沈宛便離開京城,回到了江南。[5]
相傳,納蘭容若還有一位青梅竹馬的小表妹,兩人兩情相悅。但按當時的規矩,凡到選秀女之年,三年一次,家有13-15歲的姑娘必須進宮參加選秀入選進宮,落選可自由婚配。以表妹的家世,相貌,才華,想必是肯定被選中的。從此兩人天各一方,徒留無數遺憾。
納蘭容若去世於康熙二十四年,同年秋天,沈宛為他生下了他的遺腹之子富森。
後人
富爾敦(進士、七品京官)、富格、富森;瞻岱(參領、副都統);達洪阿(恩蔭);那倫(一等侍衛)、那成(那什);恩隆(恩騎尉)、巴哈布;容山(參領、副都統);麟祥、麟瑞;葉連德
成就與作品
長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木蘭花 · 擬古決絕詞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  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畫堂春  納蘭性德  一生一代一雙人  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  天爲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  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  相對忘貧
納蘭性德善騎射,好讀書,經史百家無所不窺,夏承燾《詞人納蘭容若手簡前言》稱:「他是滿族中一位最早篤好漢文學而卓有成績的文人。納蘭能詩善賦,尤工詞,雖長於鐘鳴鼎食之家,且「密邇天子左右,人以為貴近臣無如容若者」(《通志堂集》卷19附錄),然其詞境淒清哀婉,多幽怨之情。他自己在《與梁藥亭書》中曾寫道:「僕少知操觚,即愛《花間》致語」。從他的某些作品中,可以看到《花間集》的風味。與朱彝尊、陳維崧並稱「清詞三大家」。[5]
二十四歲時,納蘭性德把自己的詞作編選成集,名為《側帽詞》,康熙十七年(1678年)又委託顧貞觀在吳中刊成 《飲水詞》,取自宋朝岳珂《桯史·記龍眠海會圖》「至於有法無法,有相無相,如魚飲水,冷暖自知。」[2]惜此兩本詞集今皆不見傳本。後有人將兩部詞集增遺補缺,共342首,編輯一處,名為《納蘭詞》(道光十二年汪元治結鐵綱齊本和光緒六年許增榆園本),今存詞一共348首。[5]
納蘭性德去世後,他的師友徐乾學、顧貞觀、嚴繩孫、秦松齡等人為其編成《通志堂集》二十卷,包括賦一卷,詩、詞、文、《淥水亭雜識》各四卷,雜文一卷,附錄二卷。其中包含歷史、地理、天文、曆法、佛學、音樂、文學、考證等方面知識。此外,他還編刊過《大易集義粹言》、《詞韻正略》、《今詞初集》、《通志堂經解》等書。
《通志堂經解》一書,本為徐乾學所輯,同官納蘭成德慕之,央友與徐關說,言此書卷帙浩繁,鋟工頗費,願出貲鐫印,署其姓名。徐曰:「但願傳薪於後學,豈吝纖芥之浮名?」慨然允諾。閱者知為納蘭氏,不知出徐氏手也。[6]
書法作品
納蘭性德手簡真跡被中國納蘭性德研究界奉為「國寶」,今藏上海圖書館。手簡共三十六通。可以說,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被證實的納蘭性德手稿遺墨,價值極高。 
有一幅對聯,署名納蘭成德,應是改名之前所書。被專家認定為真跡,可能是納蘭容若唯一傳世的大幅書法作品。
評價
清康熙松花石雕海水龍紋池硯
顧貞觀:「容若天資超逸,悠然塵外,所為樂府小令,婉麗淒清,使讀者哀樂不知所主,如聽中宵梵唄,先悽惋而後喜悅。」[7]
「容若詞一種淒忱處,令人不能卒讀,人言愁,我始欲愁。」[8]
陳維崧:「飲水詞哀感頑艷,得南唐二主之遺。」[9]
周之琦:「納蘭容若,南唐李重光後身也。予謂重光天籟也,恐非人力所能及。容若長調多不協律,小令則格高韻遠,極纏綿婉約之致,能使殘唐墜緒,絕而復續,第其品格,殆叔原、方回之亞乎?」[10]
況周頤:「容若承平少年,烏衣公子,天分絕高。適承元、明詞敝,甚欲推尊斯道,一洗雕蟲篆刻之譏。獨惜享年不永,力量未充,未能勝起衰之任。其所為詞,純任性靈,纖塵不染,甘受和,白受采,進於沉著渾至何難矣。」[11]
王國維:「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12]
陳廷焯:「容若飲水詞,在國初亦推作手,較東白堂詞〔佟世南撰,〕似更閒雅。然意境不深厚,措詞亦淺顯。余所賞者,惟臨江仙〔寒柳〕第一闋,及天仙子〔淥水亭秋夜、〕酒泉子〔謝卻荼蘼一篇〕三篇耳,余俱平衍。又菩薩蠻云:『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亦淒忱,亦閒麗,頗似飛卿語,惜通篇不稱。又太常引云:「夢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夢醒。」亦頗淒警,然意境已落第二乘。」 《白雨齋詞話》
陳夢渠:「納蘭詞最重名句效應,若之於全詞,未必人人都知之。如:『臨來無限傷心事。』又:『當時只道是尋常。』又:『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箇悔多情。』又:『誰道飄零不可憐。』又:『人生若只如初見。』於白話文情感中皆可朗朗上口。然全詞如何,讀者未必知。」
納蘭性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pWs5Jy


銀床淅瀝青梧老,屧粉秋蛩掃。採香行處蹙連錢,拾得翠翹何恨不能言。
迴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納蘭性德《虞美人》五首|詞作兼書法賞析(三)二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涴。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枝花樣畫羅裙。
納蘭性德《虞美人》五首|詞作兼書法賞析(三)三
憑君料理花間課,莫負當初我。眼看雞犬上天梯,黃九自招秦七共泥犁。
瘦狂那似痴肥好,判任痴肥笑。笑他多病與長貧,不及諸公袞袞向風塵。
納蘭性德《虞美人》五首|詞作兼書法賞析(三)四
風滅爐煙殘灺冷,相伴惟孤影。判教狼藉醉清尊,為問世問醒眼是何人?
難逢易散花間酒,飲罷空搔首。閒愁總付醉來眠,只恐醒時依舊到尊前。
納蘭性德《虞美人》五首|詞作兼書法賞析(三)五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陽何事近黃昏,不道人間猶有未招魂。
銀箋別夢當時句,密綰同心苣。為伊判作夢中人,長向畫圖清夜喚真真。
納蘭性德《虞美人》五首|詞作兼書法賞析(三) - 資訊定製 https://bit.ly/2LlMwjZ

d8301a87f36596b36d2724d0dcd8f0384919d0126092a0a3b4cd9d2c93c1c3543d782666e5ddbae67a9f2a6357204821b889b58067d4f3a19d9c7bc5e54001522ba9bf1b594e1baf9c6e2b0c8aaf3d99dd68e3144f06841f0eb9fbb52993f4fdb2deec5d2021-02-05_084206


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當倉央嘉措,遇上納蘭性德!(3) Facebook https://bit.ly/2MstTeQ
一個重情的人,一個多情的佛。
一位是納蘭性德,一位是倉央嘉措。
他們同是清朝康熙年間的才子。
一位是滿族貴族,當朝宰相納蘭明珠的長子,身居武官正三品、出身官宦世家的著名詞人,精於騎射,在書法、繪畫、音樂方面均有一定造詣。
一位是西藏第六世達賴喇嘛,這樣的身份在中國的詩人中不多見。他風流倜儻,被稱為“西藏情聖”,他的詩歌流傳甚廣。
他們同樣英年早逝,是世間的匆匆過客,卻留給後人無盡的思索。
納蘭31歲,死於癆病;倉央25歲,死因至今成謎。
納蘭性德以詞聞,現存349首,哀感頑艷,有南唐後主遺風。王國維有評:“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倉央嘉措愛情詩歌無數,他不愛江山愛美人,用他25歲短暫的一生給高原大地留下了一道永不消褪的彩虹。
他們留給世人的作品,是很好的詮釋。
...
但曾相見不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決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倉央嘉措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納蘭性德
.
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倉央嘉措
迴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踪跡十年心。
——納蘭性德
.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傷口中幽居,
我放下過天地,卻從未放下過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萬水,任你一一告別。
世間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閒事。
——倉央嘉措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納蘭性德
.
那一天,我閉目在經殿香霧中,
驀然聽見你誦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修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倉央嘉措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納蘭性德
.
我是佛前一朵蓮花,
我到人世來,被世人所悟,
我不是普度眾生的佛,
我來尋我今生的情。
——倉央嘉措
辛苦最憐天上月,
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
若似月輪終皎潔,
不辭冰雪為卿熱。
——納蘭性德
.
納蘭性德和倉央嘉措,是三百年前擁有著絕世才華的兩位詩人,也是兩個“清涼孤絕”的生命。
空靈,純淨,詩魂,情種,這樣的才情,這樣的真性情,大清唯有這兩人。
他們兩人,如果相見,會是怎樣一番情景…(3) Facebook https://bit.ly/2MstTeQ
-----------------------
姜宸英、姜宸萼/書法家、史學家/姜宸英年七十始成進士-並稱“康熙四家”,為清初帖學書法的代表人物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s://bit.ly/2YNyhaO

姜宸英、姜宸萼/書法家、史學家/姜宸英年七十始成進士-並稱“康熙四家”,為清初帖學書法的代表人物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納蘭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滿族,葉赫那拉氏,字容若,號楞伽山人。因犯太子保成之忌,改名納蘭性德。一年後,太子改名爲胤礽,納蘭性德改回成德。滿洲正黄旗人,康熙十五年進士,爲武英殿大學士明珠長子,天資聰穎,讀書過目不忘,淡泊名利、善騎射、好讀書、擅作詞。詩詞為有清之冠,享盛名。以真摯取勝,哀婉淒豔,寫情濃烈,寫景傳神。他才華超逸,作品獨具鮮明藝術風格,富於意境,佳作流傳至今,如《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為眾多代表作之一。國學大師王國維讚其成就可謂「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納蘭性德二十歲時,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爲妻,賜淑人。夫妻恩愛,感情篤深,新婚美滿,益激發創作靈感。但僅三年,盧氏難產而亡,從此,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
三十歲時,納江南才女沈宛。沈宛,字御蟬,浙江烏程人,著有《選夢詞》。惜因納蘭性德家庭因素,愛情以悲劇告終,沈宛回歸江南。
詩人落拓無羈,天生秉賦超逸脱俗,才華出眾,輕取功名,出身豪門,入值宮禁,金階玉堂,平步宦海,與本性不合,卻只能壓抑內心矛盾。加之愛妻早亡,後續難圓舊夢,文學摯友聚散,更無法擺脱困惑與悲戚善感。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年方三十一,暮春,抱病與好友一聚,一醉,一詠三歎,一病不起,溘然長逝。
納蘭性德詞數首(行草) - 思無涯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3tvDKRq

f_12955985_1f_12934100_1f_12955943_1


清代第一詞人 納蘭性德
清代第一詞人 納蘭性德 @ 時 空 旅 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jl39sz
納蘭性德(1655-1685)原名成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大學士明珠之子。
康熙時進士,官一等侍衛。善騎射,好讀書。詞以小令見長,多感傷情調,間或有雄渾之作。
詞集名《納蘭詞》,有單行本。又與徐乾學編刻唐以來說經諸書為《通志堂經解》。
納蘭性德,納喇氏,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諱改名為性德,
字容若,號飲水、楞伽山人,室名通志堂、淥水亭、珊瑚閣、鴛鴦館、繡佛齋。
母親係愛新覺羅氏阿濟格之女,
父親納蘭明珠則歷任內務府總管、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
納蘭性德十七歲進太學,十八歲中舉,十九歲會試中試,因患寒疾,沒有參加殿試。
二十二歲即康熙十五年(1676)補殿試,中二甲第七名,賜進士出身。
康熙愛其才,又因他是八旗子弟,上代又與皇室沾親,與康熙長子胤禔生母惠妃也有
親戚關係,所以被康熙留在身邊,授予三等侍衛的官職,後晉陞為一等侍衛,多次隨
康熙出巡,並奉旨出使梭龍,考察沙俄侵邊情況。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患急病去世,年僅三十歲,
死後葬於京西皂甲屯(今北京海淀區上庄皂甲屯)。清史稿有傳。
納蘭十九歲時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夫妻十分恩愛。
可惜好景不長,才過了三年多的時間,盧氏就因難產而去世。
納蘭性德為她寫下了許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詞。
之後又邂逅一位紅粉知己沈婉,
卻因為是南方漢家才女而無法一圓情深; 終於抱憾而終。
網路上僅有性德之圖像,留著鬍鬚,形象略為老成,不似不滿三十歲之多愁情種;
但戲劇上之粉面書生,似乎又欠缺了擁有運籌帷握將才的堅睿.....
(ps: 若將鬚鬍修短,或許較為符合文學的想像吧?)
納蘭能詩善賦,尤工詞,雖長於鐘鳴鼎食之家,然其詞境凄清哀婉,多幽怨之情。
他自己在《與梁藥亭書》中曾寫道:「僕少知操觚,即愛《花間》致語」。
從他的某些作品中,可以看到《花間集》的風味。
納蘭性德是清初著名大詞人,與朱彝尊、陳維崧並稱為「清詞三大家」。
陳維崧說:飲水詞哀感頑艷,得南唐二主之遺。
王國維則盛讚:
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
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推崇之至如此.....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納蘭性德長於深情,
他的詞清新婉約,可以直抒胸臆;
凄忱處,令人不能卒讀...清代第一詞人 納蘭性德 @ 時 空 旅 人 :: 隨意窩 Xuite日誌 https://bit.ly/3jl39sz

401043004_m401042908_m401042958_m401042975_m401042940_m


纳兰性德经典古诗词【诗词赏析】

康熙皇帝逾格寵愛的御前侍衛,
滿族貴公子卻有著漢人的詩心與靈魂。
像一顆劃破夜空的流星,
納蘭性德年方三十,華光異彩瞬乎即逝,
璀璨的詩章詞篇卻永久留存。
內容簡介       
他是滿清朝廷重臣明珠的愛子,是康熙寵信提拔的御前侍衛,
人人稱羨的貴公子卻總帶著憂鬱痛苦的氣息,
自幼寒疾纏身,歷經愛情生離死別,
納蘭性德只有在與漢族文人的相知相惜中找到自我,
在詩詞性靈中釋放出生命的光彩!
----------
納蘭性德經典古詩詞
作者:後宮風雲史
發表時間:18-05-2914:22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 納蘭性德的詞以"真"取勝,寫景逼真傳神,詞風"清麗婉約,哀感頑豔,格高韻遠,獨具特色"。
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 下面小編就整理了一些納蘭性德的古詩詞,供大家一起欣賞解析。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長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臨江仙·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 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絲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 裙夢斷續應難。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虞美人·曲闌深處重相見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 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痕。 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枝花樣畫羅裙。
蝶戀花·出塞
今古河山無定據。 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 滿目荒涼誰可語? 西風吹老丹楓樹。
從前幽怨應無數。 鐵馬金戈,青塚黃昏路。 一往情深深幾許? 深山夕照深秋雨。
風流子·秋郊即事
平原草枯矣,重陽后、黃葉樹騷騷。 記玉勒青絲,落花時節,曾逢拾翠,忽聽吹簫。 今來是、燒痕殘碧盡,霜影亂紅凋。 秋水映空,寒煙如織,皂雕飛處,天慘雲高。
人生須行樂,君知否? 容易兩鬢蕭蕭。 自與東君作別,所做的無聊。 算功名何許,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 便向夕陽影里,倚馬揮毫。
****************
傾聽納蘭容若的情
作者:與明豔一起看世間萬物
发表时间:18-06-0322:11
雖然我能背出來的詩詞並不多,但是我看過的詩詞應該是不少,這並不能阻擋我對詩詞的熱愛,畢竟從小學就開始學語文,而且作為一名中國人,瞭解自己國家的文化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中國的語言文化真的是源遠流長了,有著獨特的含義,所以說漢語是最難學的語言了。
我個人比較喜歡納蘭容容的詩詞,納蘭容若是一位清朝詞人,寫過許多詩詞,比較有名的應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生若只如初見。 納蘭容若出身於大家,他的父親納蘭明珠是朝中要臣,母親也是皇室的(就是什麼愛新覺羅)名門望族,所以家族地位顯赫,就是那種有錢能拼爹的人。 可是人家的涵養真的是很好。
他從小就開始學習,飽讀詩書,在詩詞方面有很大造詣,在其他方面,也有涉及,比如武術之類的,簡單的說就是能文能武。 用現在人都開玩笑的說法就是,最怕那種有錢還比你努力,還比你好看,還比你優秀的人。
納蘭容若成為進士的時候才二十二歲,皇帝也是十分看重他,因為康熙對人才十分重視,而且納蘭容若出身地位顯赫,家族與皇室沾親帶故,更是受到了康熙的重視和寵幸。 所以康熙把他留在身邊做了個三等侍衛,不久又升為一等侍衛(總覺得對侍衛有什麼偏見,比較普通,但做侍衛並不影響納蘭容若的才華和實力)。
他第一個喜歡的人應該是他的表妹(一提到表哥表妹感覺總是很微妙),因為他們兩個一起長大,一起玩耍,所以兩個人的感情也是很好,彼此喜歡,本來以為他們可以繼續無憂無慮下去,可到了 一定年紀的女孩是要去入宮做秀女的,所以她的表妹只能入宮(雖然聽起來很像狗血偶像劇),做了皇帝的妃子,留下納蘭容若一個人,一道宮牆隔開了兩個人,在此期間, 他寫了一些關於她表妹的詩詞,表達對她的思念。
後來,納蘭容若便結婚了,他的妻子盧氏溫婉賢慧,博學多聞,善解人意,深得納蘭容若的喜歡,空閒的時候,一起散散步,作作詞,讀讀詩,也是十分悠閒。 好景不長,妻子盧氏懷孕了,卻在生下一個兒子之後因產後受寒而死。 納蘭容若是十分傷心的,從此,他的生活基本上只剩下對亡妻的思念,寫了許多的詩詞,大概是他詩詞的巔峰了。 之後,他雖然又娶了妻,也納了妾,但是都不會再有愛了。
他是個才華橫溢的人,博學多聞,儒雅書生,有著大好前程卻又厭惡於官場的爾虞我詐和勾心鬥角,所以他願意放棄官場的功名利祿,只安心做一個簡單普通的人,寄情於山水和詩詞也是他的快樂。 也為我們的文化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再讀納蘭詞,還是那麼美。
****************
十四首有關納蘭容若的經典詩詞,太美了!
作者:細雨悠悠
发表时间:18-10-0606:46
1、人生何如不相識,君老江南我燕北。 何如相逢不相合,更無別恨橫胸臆。 留君不住我心苦,橫門驪歌淚如雨。 君行四月草萋萋,柳花桃花半委泥。 江流浩淼江月墮,此時君亦應思我。 我今落拓何所止, 一事無成已如此。 平生縱有英雄 血 ,無 由一濺荊江水。 荊江日落陣雲低,橫戈躍馬今何時。 忽憶去年風月夜,與君展卷論王霸。 君今偃仰九龍間,吾欲從茲事耕稼。 芙蓉湖上芙蓉花,秋風未落如朝霞。 君如載酒須盡醉,醉來不復思天涯。 ——納蘭容若 《送蓀友》
2、譯文——秋風吹冷,孤獨的情懷有誰惦念? 看片片黃葉飛舞遮掩了疏窗,佇立夕陽下,往事追憶茫茫。 酒後小睡,春日好景正長,閨中賭賽,衣襟滿帶茶香,昔日平常往事,已不能如願以償。
3、綠闊千紅無處覓,緣何只遇凋殘。 一聲詩韻鎖窗寒。 由來舟不系,因果總相關。 本是雲台清淨客,相逢怎在秋山。 來時容易去時難。 任憑風做主,長伴月兒彎。 ——納蘭容若 《臨江仙 寒柳》
4、黃葉青苔歸路,司法部粉衣香何處。 消息竟沉沉,今夜相思幾許。 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如夢令》納蘭容若
5、誰翻樂府淒涼曲,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採桑子》納蘭容若
6、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后誰能惜,飄泊天涯,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 ——《採桑子. 塞上詠雪花》納蘭容若
7、迴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納蘭容若 《虞美人》納蘭容若
8、謝卻茶靡,一片月明如水。 篆香消,猶未睡,早鴉啼。 嫩寒無賴羅衣薄,休傍闌桿角. 最愁人,燈欲落,雁還飛。 ——納蘭容若 《酒泉子》
9、土花曾染湘娥黛,鉛淚難消。 清韻誰敲,不是犀椎是鳳翹。 只應長伴端溪紫,割取秋潮。 鸚鵡偷教,方響前頭見玉蕭。 ——納蘭容若 《採桑子》
10、新寒中酒敲窗雨,殘香細袅秋情緒。 才道莫傷神,青衫濕一痕。 無聊成獨卧,彈指韶光過。 記得別伊時,桃花柳萬絲。 ——納蘭性德 《菩薩蠻》
11、 人生恰如三月花,傾我一生一世念。 來如飛花散似煙,醉裡不知年華限。 ——納蘭性德 《納蘭詞》
12、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納蘭性德 《畫堂春》
13、《南鄉子 為亡婦題照》——納蘭容若
淚咽卻無聲。 只向從前悔薄情,丹青重省識。
盈盈。 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
午夜鶼鶼夢早醒。 卿自早醒儂自夢。 更更。 泣盡風簷夜雨鈴。
14、《長相思》——納蘭容若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
愛情詩,納蘭這幾首這無疑是最經典的,用詩詞訴寫一生的相思!
作者:遊子詩詞
发表时间:18-08-2908:54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 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 他生活於滿漢融合時期,其貴族家庭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
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 清代:納蘭性德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上片化用成句,說相親相愛的"一雙人"無端被拆散。 不曾交代相關故事,也沒有具體情節。 下片以"故事"說故事,借古老傳說,為透露消息。
劈頭便是"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明白如話,更無絲毫的妝點;素面朝天,為有天姿的底蘊。 這樣的句子,並不曾經過眉間心上的構思、語為驚人的推敲、詩囊行吟的揣摩,不過是脫口而出,再無其他道理。
下片轉折,接連用典。 小令一般以頻繁用典為大忌,此為通例,而才子手筆,再多的禁忌也要退避三舍。
用典很講究,也很完美。 連用典而顯不生澀,絲毫沒有堆砌的感覺。 這兩個典故又是截然相反的意思,用在一起不衝突,還有互相推動的感覺,豐富了詞義,這是難得的。 我一向主張,詩詞要麼就少用典,沒那功力別急著顯著擺,要用就用到大音若稀,大象無形的境界,幹乾脆脆融匯貫通。
結句則採用了中國詩詞用典時暗示的力量。 容若有意讓詞意由「飲牛津」過渡到「牛衣對泣」容若乃權相之子,本不貧,現在用「相對忘貧」之語,無非說如果我能同她相見,一個像牛郎,一個像織女,便也可以相對忘言了。 如若能結合,便是做睡在牛衣中的貧賤夫婦,我們也滿足。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清代:納蘭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一作:卻道故心人易變)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一作:淚雨零 / 夜雨霖)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詞題說這是一首擬古之作,其所擬之《決絕詞》本是古詩中的一種,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訴男子的薄情,從而表態與之決絕。 如古辭《白頭吟》、唐元稹《古決絕詞三首》等。 納蘭性德的這首擬作是借用漢唐典故而抒發"閨怨"之情。
用"決絕"這個標題,很可能就是寫與初戀情人的絕交這樣一個場景的。 這首詞確實也是類比被拋棄的女性的口吻來寫的。 第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是整首詞裡最平淡又是感情最強烈的一句,一段感情,如果在人的心裡分量足夠重的話,那麼無論他以後經歷了哪些變故,初見的一刹那,永遠是清晰難以忘懷的。 而這個初見,詞情一下子就拽回到初戀的美好記憶中去了。
"何事秋風悲畫扇"一句用漢朝班婕妤被棄的典故。 扇子是夏天用來趨走炎熱,到了秋天就沒人理睬了,古典詩詞多用扇子的來比喻被冷落的女性。 這裡是說本應當相親相愛,但卻成了相離相棄。 又將詞情從美好的回憶一下子拽到了殘酷的現實當中。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二句:因為此詞是類比女性的口吻寫的,所以從這兩句寫出了主人公深深地自責與悔恨。 納蘭不是一個負心漢,只是當時十多歲的少年還沒主宰自己的命運。 其實像李隆基這樣的大唐皇帝都保不住心愛的戀人,更何況是納蘭。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二句用唐明皇與楊玉環的愛情典故。 七夕的時候,唐楊二人在華清宮裡山盟海誓。 山盟海誓言猶在,馬嵬坡事變一爆發,楊貴妃就成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據說後來唐明皇從四川回長安的路上,在棧道上聽到雨中的鈴聲,又勾起了他對楊貴妃的思戀,就寫了著名的曲子《雨霖鈴》。 這裡借用此典說即使是最後作決絕之別,也不生怨。
"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二句化用唐李商隱《馬嵬》詩句,承接前二句句意,從另一面說明主人公情感之堅貞。
全詞以一個女子的口吻,抒寫了被丈夫拋棄的幽怨之情。 詞情哀怨淒婉,屈曲纏綿。 秋風悲畫扇"即是悲歎自己遭棄的命運,"骊山"之語暗指原來濃情蜜意的時刻,"夜雨霖鈴"寫像唐玄宗和楊貴妃那樣的親密愛人也最終腸斷馬嵬坡,"比翼連枝"出自《長恨歌》詩句,寫曾經的愛情誓言已成為遙遠的過去。 而這"閨怨"的背後,似乎更有著深層的痛楚,"閨怨"只是一種假托。 故有人認為此篇別有隱情,詞人是用男女間的愛情為喻,說明與朋友也應該始終如一,生死不渝。
長相思·山一程 清代:納蘭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上片"山一程,水一程",寫出旅程的艱難曲折,遙遠漫長。 詞人翻山越嶺,登舟涉水,一程又一程,愈走離家鄉愈遠。 這兩句運用反覆的修辭方法,將"一程"二字重複使用,突出了路途的漫漫修遠。 "身向榆關那畔行",點明瞭行旅的方向。 詞人在這裡強調的是"身"向榆關,那也就暗示出"心"向京師,它使我們想到詞人留戀家園,頻頻回首,步履蹣跚的情況。 "那畔"一詞頗含疏遠的感情色彩,表現了詞人這次奉命出行"榆關"是無可奈何的。
這裡借描述周圍的情況而寫心情,實際是表達納蘭對故鄉的深深依戀和懷念。 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風華正茂,出身於書香豪門世家,又有皇帝貼身侍衛的優越地位,本應春風得意,卻恰好也是因為這重身份,以及本身心思慎微,導致納蘭並不能夠安穩享受那種男兒征戰似的生活,他往往思及家人,眷戀故土。 嚴迪昌《清詞史》:「夜深千帳燈」是壯麗的,但千帳燈下照著無眠的萬顆鄉心,又是怎樣情味? 一暖一寒,兩相對照,寫盡了自己厭於扈從的情懷。 ""夜深千帳燈"既是上片感情醞釀的高潮,也是上、下片之間的自然轉換,起到承前啟後的作用。 經過日間長途跋涉,到了夜晚人們在曠野上搭起帳篷準備就寢;然而夜深了,"千帳"內卻燈光熠熠,為什麼羈旅勞頓之後深夜不寐呢?
下片開頭"風一更,雪一更"描寫荒寒的塞外,暴風雪徹夜不停。 緊承上片,交代了"夜深千帳燈",深夜不寐的原因。 "山一程,水一程"與"風一更,雪一更"的兩相映照,又暗示出詞人對風雨兼程人生路的深深厭倦的心態。 首先山長水闊,路途本就漫長而艱辛,再加上塞上惡劣的天氣,就算在陽春三月也是風雪交加,淒寒苦楚,這樣的天氣,這樣的境遇,讓納蘭對這表面華麗招搖的生涯生出了悠長的慨嘆之意和深沉的倦旅疲憊之心。 "更"是舊時夜間計時單位,一夜分為五更。 "一更"二字反復出現,突出了塞外席地狂風、鋪天暴雪,雜錯交替撲打著帳篷的情況。 這怎不使詞人發出淒婉的怨言:「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夜深人靜的時候,是想家的時候,更何況還是這塞上"風一更,雪一更"的苦寒天氣。 風雪交加夜,一家人在一起什麼都不怕。 可遠在塞外宿營,夜深人靜,風雪瀰漫,心情就大不相同。 路途遙遠,衷腸難訴,輾轉反側,臥不成眠。 "聒碎鄉心夢不成"與上片"夜深千帳燈"相呼應,直接回答了深夜不寐的原因。 結句的"聒"字用得很靈脫,寫出了風狂雪驟的氣勢,表現了詞人對狂風暴雪極為厭惡的情感,"聒碎鄉心夢不成"的慧心妙語可謂是水到渠成。
從"夜深千帳燈"壯美意境到"故園無此聲"的委婉心地,既是詞人親身生活經歷的生動再現,也是他善於從生活中發現美,並以景入心的表現,滿懷心事悄悄躍然紙上。 天涯羈旅最易引起共鳴的是那"山一程,水一程"的身泊異鄉、夢回家園的意境,信手拈來不顯雕琢,王國維曾評:"容若詞自然真切。 ”
這首詞以白描手法,樸素自然的語言,表現出真切的情感,是很為前人稱道的。 詞人在寫景中寄寓了思鄉的情懷。 格調清淡樸素,自然雅緻,直抒胸臆,毫無雕琢痕跡。
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 清代:納蘭性德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納蘭性德此詞,上阕是此時此地的沉思,下阕是對往時往事的回憶;上阕是納蘭性德此時此地的孤獨,下阕是納蘭性德和妻子在曾經的短短三年之中那一些短暫而無邊的歡樂。
上阕寫喪妻後的孤單淒涼。 首句從季節變換的感受發端。 西風漸緊,寒意侵人。 值此秋深之際,若在往日,盧氏便會催促作者添加衣裳,以免著涼生病。 但今年此時,盧氏已長眠黃土,陰陽阻隔,天壤之別,她再也不能來為作者鋪床疊被,問寒問暖地關心他了。 "誰念西風獨自涼?" 這句反問的答案盡在不言之中,混合了期待與失望的矛盾情緒。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一切景語,皆情語也。 "開篇"西風"便已奠定了整首詞哀傷的基調。 在西風吹冷、黃葉蕭蕭的冬天日子里,作者緊閉著窗子,獨自覺得特別寒冷,但有誰關心呢? 詞人明知已是"獨自涼",無人念及,卻偏要生出"誰念"的詰問。 僅此起首一句,便已傷人心髓,後人讀來不禁與之同悲。 而"涼"字描寫的絕不只是天氣,更是詞人的心境。
次句「蕭蕭黃葉」是秋天的典型景象。 在秋風勁吹之下,枯黃的樹葉紛紛揚揚地通過窗戶飄進屋內,給作者心頭更添一層秋意。 於是,他便關上窗戶,把那觸緒神傷的黃葉擋在窗外。 窗戶關上了,黃葉自然不會再來叨擾,但作者因此也同外界完全隔絕,因而處境更加孤獨。 孤寂的感受使作者觸景生情。 他獨立在空蕩蕩的屋中,任夕陽斜照在身上,把身影拖得很長很長。 這時,他的整個身心全部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 次句平接,面對蕭蕭黃葉,又生無限感傷,「傷心人」哪堪重負? 納蘭性德或許只有一閉"疏窗",設法逃避痛苦以求得內心短時的平靜。 "西風"、"黃"、"疏窗"、"殘陽"、"沉思往事"的詞人,到這裡,詞所列出的意向仿彿推向了一個定格鏡頭,淒涼的景物襯托著作者淒涼的回憶,長久地鍥入讀者的腦海,併為之深深感動。
下阕很自然地寫出了詞人對往事的追憶。 前兩句回憶妻子在時的生活的兩個片斷:前一句寫妻子對自己無微不至的體貼和關心,自己在春天裡酒喝得多了,睡夢沉沉,妻子怕擾了他的好夢,動作說話都輕輕的,不敢驚動;后一句寫夫妻風雅生活的樂趣,夫妻以茶賭書,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書某頁某行,誰說得准就舉杯飲茶為樂,以至樂得茶潑了地,滿室洋溢著茶香。 這生活片斷極似當年著名女詞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趙明誠賭書的情景,說明他們的生活充滿著詩情和雅趣,十分美滿和幸福。 納蘭性德以趙明誠、李清照夫婦比自己與盧氏,意在表明白己對盧氏的深深愛戀以及喪失這麼一位才情並茂的妻子的無限哀傷。 納蘭性德是個癡情的人,已是"生死兩茫茫",陰陽相隔,而他仍割捨不下這份情感,性情中人讀來不禁潸然。 傷心的納蘭性德明知無法挽同一切,只有把所有的哀思與無奈化為最後一句"當時只道是尋常"。 這七個字更是字字皆血淚。 盧氏生前,作者沉浸在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中,但他卻毫不覺察,只道理應如此,平平常常。 言外之意,蘊含了作者追悔之情。
****************
納蘭性德詩詞八個名句:哪句驚豔了你?
作者:夜話人文
發表時間:18-10-1422:01優質原創作者
大家好,我是"文以載道,成風化人"的小夜,本期我們的主題是:納蘭性德8個傷感詞句,你最喜歡哪一句?
納蘭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清朝初年詞人,原名納蘭成德,一度因避諱太子保成而改名納蘭性德。 大學士明珠長子。 納蘭性德自幼飽讀詩書,文武兼修,十七歲入國子監,被祭酒徐元文賞識。 十八歲考中舉人,次年成為貢士。 他於兩年中主持編纂了一部儒學彙編——《通志堂經解》,深受康熙皇帝賞識,為今後發展奠定基礎。 納蘭性德的詞以"真"取勝,寫景逼真傳神,詞風"清麗婉約,哀感頑豔,格高韻遠,獨具特色"。 奈何天意弄人,僅僅在世三十一年就與世長辭。 著有《通志堂集》、《側帽集》、《飲水詞》等。
1、《長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譯文:將士們不辭辛苦地跋山涉水,馬不停蹄地向著山海關進發。 夜已經深了,千萬個帳篷里都點起了燈。 外面正刮著風、下著雪,驚醒了睡夢中的將士們,勾起了他們對故鄉的思念,故鄉是多麼的溫暖寧靜呀,哪有這般狂風呼嘯、雪花亂舞的聒噪之聲。
2、《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譯文:與意中人相處應當總像剛剛相識的時候,是那樣地甜蜜,那樣地溫馨,那樣地深情和快樂。 但你我本應當相親相愛,卻為何成了今日的相離相棄?
3、《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译文: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却偏偏不能在一起,两地分隔。
4、《赤枣子·风淅淅 》
风淅淅,雨纤纤。难怪春愁细细添。记不分明疑是梦,梦来还隔一重帘。
译文:微风吹拂,细雨蒙蒙,每一个丝雨都将心底的春愁加剧。往事已在脑海里渐渐模糊,那些经历究竟是真是梦,我分辨不清。纵然你在梦里到来,也隔着一重帘幕,让我无法接近。
5、《浣溪沙·一半残阳下小楼》
一半残阳下小楼,朱帘斜控软金钩。倚阑无绪不能愁。
译文:黄昏时分,夕阳依依,暮掩小楼,朱帘斜斜垂挂在软金钩上。依靠着栏杆,看那残阳斜晖,心中难掩愁绪。
6、《浪淘沙·红影湿幽窗》
红影湿幽窗,瘦尽春光。雨余花外却斜阳。谁见薄衫低髻子,抱膝思量。
译文:透过小窗望去,春雨打湿了红花,春光将尽。雨停了,却已是夕阳西下之时。谁看到她穿着单薄的衣衫,低垂着头,抱膝思量的孤独身影。
7、《河渎神·风紧雁行高》
断续凉云来一缕,飘堕几丝灵雨。今夜冷红浦溆,鸳鸯栖向何处?
译文:偶然飘来一朵凉云,洒下几点雨,不由令人记挂起那生着红草的水滨,鸳鸯今夜该向哪里栖宿?
8、《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
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知否那人心?旧恨新欢相半。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译文:黄昏时的庭院,纤月当空,两人情话绵绵,醉意也渐渐消减。现在,情人已长久未来相会,不知那人心,是真情?还是假意?旧恨新欢,旧情新怨,交织在一起,说不清,理还乱。有谁能见到我忧伤思念,长夜难眠,脸上红泪涟涟,浸湿了珊瑚枕函。
这八个词句,你最喜欢哪一句呢?
****************
纳兰诗词:谁念西风独自凉
作者:风诉红尘
发表时间:03-2118:21
说起伤感诗词,很多人就会想到清代的著名词人纳兰容若。他的“纳兰词”不仅在清代而且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 纳兰性德自小聪慧,而且文武全才,不仅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还是康熙皇帝的御前带刀侍卫,真真正正的大内高手。由于夹在康熙和纳兰明珠之间,所以就算锦衣玉食,也是没有办法让他高兴,在长期的郁闷之下,他年仅三十一岁就离开了人世,不得不让人惋惜。
纳兰性德的词大多数都是哀怨沉痛, 特别是这首他写给自己妻子的一首悼亡词《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妻子卢氏多才多艺,可惜的是“成婚三年后妻子亡故”。这首词就是纳兰性德为悼念亡妻卢氏所做。词中道出了今日的酸苦,即那些寻常的往事不能再现,亡妻不可复生,心灵之创痛也永无平复之日。其中有怀念,有追悔,有悲哀,有惆怅,蕴藏了复杂的感情。
词的上部分写触景伤情,看着被风吹落的黄叶心里不免悲凉,他独立在空荡荡的屋中,任夕阳斜照在身上,把身影拖得很长很 长, 面对萧萧黄叶,又生无限感伤,这时,他的整个身心全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想起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心,自己在春天里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妻子怕扰了他的好梦,动作说话都轻轻的,不敢惊动;想起夫妻风雅生活的乐趣,夫妻以茶赌书,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书某页某行,谁说得准就举杯饮茶为乐,以至乐得茶泼了地,满室洋溢着茶香。这一切说明他们的生活充满着诗情和雅趣,十分美满和幸福。
纳兰性德是个痴情的人,已是“生死两茫茫”,阴阳相隔,而他仍割舍不下这份情感,白己对卢氏的深深爱恋以及丧失这么一位才情并茂的妻子的无限哀伤。妻子在世时,享受幸福的生活,以为都是平常的事,但他却毫不觉察,幸福竟然这样短暂。
“谁念西风独自凉”从季节变换的感受发端。值此秋深之际,若在往日,妻子便会催促作者添加衣裳,以免着凉生病。但今年此时,已经与妻子阴阳阻隔,她再也不能来为作者铺床叠被,问寒问暖地关心他了。在西风吹冷、黄叶萧萧的冬天日子作者紧闭着窗子,独自觉得特别寒冷,但有谁关心呢?可如今,夫妻二人,阴阳两隔,身体的寒冷固然让作者感到寒冷,但是内心的凄苦更加让自己冷
这首词一开始的“西风独自凉”就为整首词奠定了感情基调,而最后的“当时只道是寻常”却是蕴含了无限的懊悔,读到最后,已经让人断肠。
****************
纳兰性德最美的10首诗词,百看不厌!
作者:诗经情话官方号
发表时间:18-05-1922:58优质原创作者
纳兰的性德的深情,纳兰性德的才华,皆在他的诗词里。
梦里云归何处
采桑子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西风多少恨
临江仙·寒柳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一片伤心画不成
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丹青重省识。
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我是人间惆怅客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辛苦最怜天上月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一生一世一双人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而今才道当时错
采桑子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人生若只如初见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山一程,水一程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
纳兰容若和他的诗词人生
作者:加菲读经典
发表时间:18-05-2400:27垂杨一叶舟
纳兰容若,名字、人、诗词给人的感觉就像雨后出水莲,看上去纯、净、唯美,但莲子全在心中。
其家族納蘭氏,即後世所稱的葉赫那拉氏,正黃旗,其父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學士、一代權臣納蘭明珠。 母親愛新覺羅氏是英親王阿濟格第五女,一品誥命夫人。 納蘭容若的曾祖父,是女真葉赫部首領金石台。 金石台的妹妹孟古,嫁努爾哈赤為妃,生皇子皇太極。
這就是他的出身!
納蘭本人自幼文武兼修。 十八歲,中舉。 十九歲,貢士。 康熙十二年因病錯過殿試。 二十二歲殿試第二甲第七名,賜進士出身。
如此高的起點和強大的背景,並且以一等侍衛的身份伴隨在康熙身邊,多次隨康熙出巡。 還曾奉旨出使梭龍,考察沙俄侵邊情況。
康熙十三年(1674年),納蘭與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盧氏成婚。 康熙十六年盧氏難產去世,納蘭的悼亡之音成為《飲水詞》中超前抑后佳作。
納蘭對朋友極為真誠,仗義疏財,而且敬德重才,其住所淥水亭文人集聚如鷗,一時壯觀。
納蘭於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抱病與好友詩酒一聚,而後一病不起。 七日後,於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西元1685年7月1日)many然而逝,年僅三十歲。
辛苦最憐天上月
一別如斯,落盡梨花月又西。
——納蘭容若《採桑子》
我是人間惆悵客, 知君何事淚縱橫,
斷腸聲里憶平生。
——納蘭容若《浣溪沙》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納蘭容若 《木蘭辭》
人生何如不相識,君老江南我燕北。
何如相逢不相合,更無別恨橫胸臆。
留君不住我心苦,橫門驪歌淚如雨。
君行四月草萋萋,柳花桃花半委泥。
江流浩淼江月墮,此時君亦應思我。
我今落拓何所止,一事無成已如此。
平生縱有英雄血 ,無由一濺荊江水。
荊江日落陣雲低,橫戈躍馬今何時。
忽憶去年風月夜,與君展卷論王霸。
君今偃仰九龍間,吾欲從茲事耕稼。
芙蓉湖上芙蓉花,秋風未落如朝霞。
君如載酒須盡醉,醉來不復思天涯。
——納蘭容若 《送蓀友》
詩中人不知相思
撥燈書盡紅笺也,依舊無聊。
玉漏迢迢,夢裡寒花隔玉蕭。
幾竿修竹三更雨,葉葉蕭蕭。
分付秋潮,莫誤雙魚到謝橋。
——納蘭容若 《採桑子》
一往情深深幾許? 深山夕照深秋雨。 ——納蘭性德 《蝶戀花 出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心人易變。 ——納蘭容若 《木蘭詞》
腸斷月明紅豆蔻,
月似當時,人似當時否?
——納蘭性德 《鬢雲松令》
不知何事縈懷抱,
醒也無聊,醉也無聊。
——納蘭容若 《飲水詞》
迴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納蘭容若 《虞美人》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納蘭容若《玉堂春》
情深不壽,莫使人間見白頭! 寫盡世間風花雪月事,獨留相思血淚在人間。 超然塵外,淒婉忍聽。 承平少年,烏衣公子,純任性靈,纖塵不染。 偏不是那牽黃擎蒼少年。 都已道是人間,偏他是夢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夢醒。 縱然越千年,納蘭還是那陌上少年,足風流。
****************
納蘭容若詩詞全集! (值得收藏)
作者:詩詞軒
發表時間:18-01-0813:19優質原創作者
納蘭詞是清代著名詞人納蘭性德的作品。 納蘭性德(1655-1685),原名成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 大學士明珠的兒子。 康熙進士,官一等侍衛。 他的詩詞在清代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納蘭詞"光采奪目。 滿漢融合時期,貴族家庭興衰關聯王朝國事的典型性;侍從帝王卻嚮往平淡的經歷,構成特殊的環境與背景。 個人超逸才華,詩詞的創作呈現獨特的個性特徵和鮮明的藝術風格。
王國維曾說:「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筆寫情。 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 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納蘭容若:沒落的清王朝,一顆耀眼的明珠;
納蘭容若:寂寞如花的名字,溫暖如雪的記憶;
納蘭容若:這個雋永的名字,已成為文化符號,留在了歷史扉頁。
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金縷曲
德也狂生耳!
偶然間、強國,烏衣門第。
有酒惟澆趙州土,誰會成生此意?
不通道、遂成知己。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盡英雄淚。
君不見,月如水。
共君此夜須沉醉。
且由他、蛾眉謠選項,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
尋思起、從頭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裡。
然諾重,君須記。
卜算子·新柳
嬌軟不勝垂,瘦怯那禁舞。
多事年年二月風,翦出鹅黃縷。
一種可憐生,落日和煙雨。
蘇小門前長短條,即漸迷行處。
採桑子
白衣裳憑朱欄立,涼月趖西。
點鬢霜微,歲晏知君歸不歸?
殘更目斷傳書雁,尺素還稀。
一味相思,准擬相看似舊時。
採桑子
撥燈書盡紅笺也,依舊無聊。
玉漏迢迢,夢裡寒花隔玉簫。
幾竿修竹三更雨,葉葉蕭蕭。
分付秋潮,莫誤雙魚到謝橋。
採桑子
而今才道當時錯,心緒淒迷。
紅淚偷垂,滿眼春風百事非。
情知此後來無計,強說歡期。
一別如斯,落盡犁花月又西。
採桑子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
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后誰能惜,漂泊天涯。
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
採桑子
冷香縈遍紅橋夢,夢覺城笳。
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別後誰能鼓,腸斷天涯。
暗損韶華,一縷茶煙透碧紗。
採桑子
涼生露氣湘弦潤,暗滴花梢。
簾影誰搖,燕蹴絲上柳條。
舞匣镜匣開頻掩,檀粉慵調。
朝淚如潮,昨夜香衾覺夢遙。
採桑子
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
孤負春心,獨自閒行獨自吟。
近來怕說當時事,結編蘭襟。
月淺燈深,夢裡雲歸何處尋?
採桑子
誰翻樂府淒涼曲,風也蕭蕭。
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
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採桑子
桃花羞作無情死,感激東風。
吹落嬌紅,飛入窗間伴懊儂。
誰憐辛苦東陽瘦,也為春慵。
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處濃。
採桑子
土花曾染湘娥黛,鉛淚難消。
清韻誰敲,不是犀椎是鳳翹。
只應長伴端溪紫,割取秋潮。
鸚鵡偷教,方響前頭見玉簫。
採桑子
謝家庭院殘更立,燕宿雕粱。
月度銀牆,不辨花叢那瓣香。
此情已自成追憶,零落鴛鴦。
雨歇微涼,十一年前夢一場。
採桑子
嚴宵擁絮頻驚起,撲面霜空。
斜汗朦朧,冷逼毡帷火不紅。
香篝翠被渾閒事,回首西風。
數盞殘鐘,一穗燈花似夢中。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點絳唇 ·詠風蘭
別樣幽芬,更無濃豔催開處。
淩波欲去,且為東風住。
忒煞蕭疏,怎耐秋如許?
還留取,冷香半縷,第一湘江雨。
點絳唇
小院新涼,晚來頓覺羅衫薄。
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蕭寺憐君,別緒應蕭索。
西風惡,夕陽吹角,一陣槐花落。
蝶戀花
今古河山無定距。
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
滿目荒涼誰可語?
西風吹老丹楓樹。
從前幽怨應無數。
鐵馬金戈,青塚黃昏路。
一往情深深幾許?
深山夕照深秋雨。
蝶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
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蝶戀花
又到綠楊曾折處,不語垂鞭,踏遍清秋路。
衰草連天無意緒,雁聲遠向蕭關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
明日客程還幾許,沾衣況是新寒雨。
河傳
春淺,紅怨。
掩雙環,微雨花間。
畫閑,無言暗將紅淚彈。
闌珊,香銷輕夢還。
斜倚畫屏思往事。
皆不是,空作相思字。
憶當時,垂柳絲。
花枝,滿庭蝴蝶兒。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消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浣溪沙
蓮漏三聲燭半條,杏花微魚濕輕绡,那將紅豆寄無聊?
春色已看濃似酒,歸期安得信如潮,離魂入夜倩誰招?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浣溪沙
楊柳千條送馬蹄,北來征雁舊南飛,客中誰與換春衣。
終古閒情歸落照,一春幽夢逐遊絲,信回剛道別多時。
記徵人語
邊月無端照別離,故園何處寄相思。
西風不解徵人語,一夕蕭蕭滿大旗。
減字木蘭花
相逢不語,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
欲诉幽怀,转过回栏叩玉钗。
浪淘沙
红影湿幽窗,瘦尽春光。
雨余花外却斜阳。
谁见薄衫低髻子,还惹思量。
莫道不凄凉,早近持觞。
暗思何事断人肠。
曾是向他春梦里,瞥遇回廊。
浪淘沙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头。
教他珍重护风流。
端的为谁添病也,更为谁羞。
密意未曾休,密愿难酬。
珠帘四卷月当楼。
暗忆欢期真似梦,梦也须留。
臨江仙·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
疏疏一樹五更寒。
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絲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
裙夢斷續應難。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柳枝詞
池上閒房碧樹圍,簾紋如檯要向上上斜暉。
生憎飛絮吹難定,一出紅窗便不歸。
秣陵懷古
山色江聲共寂寥,十三陵樹晚蕭蕭。
中原事業如江左,芳草何須怨六朝。
南鄉子·為亡婦題照
淚咽卻無聲。
只向從前悔薄情,憑藉丹青重省識,盈盈。
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
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
泣盡風簷夜雨鈴。
菩薩蠻
春花春月年年客,憐春又怕春離別。
只為曉風愁,催花撲玉鉤。
娟娟雙蛺蝶,宛轉飛花側。
花底一聲歌,疼花花奈何。
菩薩蠻
春雲吹散湘簾雨,絮黏蝴蝶飛還住。
人在玉樓中,樓高四面風。
柳煙絲一把,暝色籠鸳瓦。
休近小闌幹,夕陽無限山。
菩薩蠻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見殘紅舞。
不忍覆餘觞,臨風淚數行。
粉香看欲別,空勝當時月。
月也異當時,淒清照鬢絲。
菩薩蠻
隔花才歇簾纖雨,一聲彈指渾無語。
梁燕自只歸,長條脈脈垂。
小屏山色遠,妝薄鉛華淺。
獨自立瑤階,透寒金縷鞋。
菩薩蠻
晶簾一片傷心白,雲鬟香霧成遙隔。
無語問添衣,桐陰月已西。
西風鳴絡緯,不許愁人睡。
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
菩薩蠻
朔風吹散三更雪,倩魂猶戀桃花月。
夢好莫催醒,由他好處行。
無端聽畫角,枕畔紅冰薄。
塞馬一聲嘶,殘星拂大旗。
菩薩蠻
為春憔悴留春住,那禁半霎催歸雨。
深巷賣櫻桃,雨余紅更嬌。
黃昏清淚閣,忍便花飄泊。
消得一聲鶯,東風三月情。
菩薩蠻
問君何事輕離別,一年能幾團欒月。
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
春歸歸不得,兩槳松花隔。
舊事逐寒朝,啼鵑恨未消。
菩薩蠻
霧窗寒對遙天暮,暮天遙對寒窗霧。
花落正啼鴉,鴉啼正落花。
袖羅垂影瘦,瘦影垂羅袖。
風翦一絲紅,紅絲一翦風。
菩薩蠻
一半殘陽下小樓,朱簾斜控軟金鉤。
倚欄無緒不能愁。
有個盈盈騎馬過,薄妝淺黛亦風流。
見人羞澀卻回頭。
青衫湿·悼亡
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
从教分付,绿窗红泪,早雁初莺。
当时领略,自尽断送,总负多情。
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
清平乐
风鬟雨鬓,偏是来无准。
倦倚玉阑看月晕,容易语低香近。
软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
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清平乐·弹琴峡题壁
泠泠彻夜,谁是知音者。
如梦前朝何处也,一曲边愁难写。
极天关塞云中,人随雁落西风。
唤取红巾翠袖,莫教泪洒英雄。
如梦令
木叶纷纷归路,残月晓风何处。
消息半浮沉,今夜相思幾許。
秋雨,秋雨,一半西風吹去。
如夢令
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
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
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
如夢令
纖月黃昏庭院,語密翻教醉淺。
知否那人心? 舊恨新歡相半。
誰見? 誰見? 珊枕淚痕紅泫。
生查子
短焰剔殘花,夜久邊聲寂。
倦舞卻聞雞,暗覺青綾濕。
天水接冥蒙,一角西南白。
欲渡浣花溪,遠夢輕無力。
相見歡
落花如夢淒迷,麝煙微,又是夕陽潛下小樓西。
愁無限,消瘦盡,有誰知?
閑教玉籠鸚鵡念郎詩。
相見歡
微雲一抹遙峰,冷溶溶,恰與個人清曉畫眉同。
紅蠟淚,青綾被,水沉濃,
卻與黃茅野店聽西風。
昭君怨
暮雨絲絲吹濕,倦柳愁荷風急。
瘦骨不禁秋,總成愁。
別有心情怎說? 未是訴愁時節。
譙鼓已三更,夢須成。
鷓鴣天
背立盈盈故作羞,手挪梅蕊打肩頭。
欲將離恨尋郎說,待得郎歸恨卻休。
雲澹澹,水悠悠,一聲橫笛鎖空樓。
何時共泛春溪月,斷岸垂楊一葉舟。
鷓鴣天
別緒如絲睡不成,那堪孤枕夢邊城。
因聽紫塞三更雨,卻憶紅樓半夜燈。
書鄭重,恨分明,天將愁味釀多情。
起來呵手對題處,偏到鴛鴦两字冰。
鷓鴣天
雁貼寒雲次第飛,向南猶自怨歸遲。
誰能瘦馬關山道,又到西風撲鬢時。
人杳杳,思依依,更無芳樹有鳥啼。
憑將掃黛窗前月,持向今朝照別離。
憶江南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
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菩薩蠻
蕭蕭幾葉風兼雨,離人偏識長更苦。
欹枕數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驚被薄,淚與燈花落。
無處不傷心,輕塵在玉琴。
臨江仙
點滴芭蕉心欲碎,聲聲催憶當初。
欲眠還展舊時書。
鴛鴦小字,猶記手生疏。
倦眼乍低緗帙亂,重看一半模糊。
幽窗冷雨一燈孤。
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
臨江仙
昨夜個人曾有約,嚴城玉漏三更。
一鉤新月幾疏星。
夜闌猶未寢,人靜鼠窺燈。
原是瞿唐風間阻,錯教人恨無情。
小闌幹外寂無聲。
幾迴腸斷處,風動護花鈴。
虞美人
銀床淅瀝青梧老,銀保監會粉秋蛩掃。
採香行處蹙連錢,拾得翠翹何恨不能言。
迴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虞美人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
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痕。
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技花樣畫羅裙。
虞美人·秋夕信步
愁痕滿地無人省,露濕琅影。
閑階小立倍荒涼。
還剩舊時月色在瀟湘。
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
紅笺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鬢雲松令
枕函香,花徑漏。
依約相逢,絮語黃昏后。
時節薄寒人病酒,鏟地梨花,徹夜東風瘦。
掩銀屏,垂翠袖。
何處吹簫,脈脈情微逗。
腸斷月明紅豆蔻,月似當時,人似當時否?
酒泉子
謝卻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篆香消,尤未睡,早鴉啼。
嫩寒無賴羅衣薄,休傍闌幹角。
最愁人,燈欲落,雁還飛。
沁園春
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
但臨別有雲:「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 "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後感賦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
記繡榻閒時,並吹戲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
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
遺容在,只靈飆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 料短髮、朝來定有霜。
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葉,觸緒還傷。
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
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迴腸。
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 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
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
料也覺、人間無味。
不及夜台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釵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 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
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
待結個、他生知已。
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裡。
清淚盡,紙灰起。
山花子
林下荒苔道韞家,生憐玉骨委塵沙。
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
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清平樂
淒淒切切,慘澹黃花節。
夢裡砧聲渾未歇,那更亂蛩悲咽。
塵生燕子空樓,拋殘弦索床頭。
一樣曉風殘月,而今觸緒添愁。
如夢令
正是辘轳金井,滿砌落花紅冷。
驀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
誰省,誰省。 從此簟紋燈影。
如夢令
黃葉青苔歸路,司法部粉衣香何處。
消息竟沉沉,今夜相思幾許。
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採桑子
彤霞久絕飛瓊字,人在誰邊。
人在誰邊,今夜玉清眠不眠。
香銷被冷殘燈滅,靜數秋天。
靜數秋天,又誤心期到下弦。
採桑子
海天誰放冰輪滿,惆怅離情。
莫說離情,但值良宵總淚零。
只應碧落重相見,那是今生。
可奈今生,剛作愁時又憶卿。
落花時
夕陽誰喚下樓梯,一握香荑。
回頭忍笑階前立,總無語,也依依。
箋書直恁無憑據,休說相思。
勸伊好向紅窗醉,須莫及,落花時。
浣溪沙·欲問江梅瘦幾分
欲問江梅瘦幾分,只看愁損翠羅裙。
麝篝衾冷惜余熏。
可耐暮寒長倚竹,便教春好不開門。
枇杷花底校書人。
浣溪沙
記绾長條欲別難,盈盈自此隔銀灣。
便無風雪也摧殘。
青雀幾時裁錦字,玉蟲連夜剪春幡。
不禁辛苦況相關。
浣溪沙
風絮飄殘已化萍,泥蓮剛倩藕絲縈;
珍重別拈香一瓣,記前生。
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
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浣溪沙
風髻拋殘秋草生,高梧濕月冷無聲。
當時七夕記深盟。
信得羽衣傳钿合,悔教羅襪葬傾城。
人間空唱雨淋鈴。
浣溪沙
一半殘陽下小樓,朱簾斜控軟金鉤。
倚欄無緒不能愁。
有個盈盈騎馬過,薄妝淺黛亦風流。
見人羞澀卻回頭。
減字木蘭花
燭花搖影,冷透疏衾剛欲醒。
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
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生查子
东风不解愁,偷展湘裙衩。
独夜背纱笼,影著纤腰画。
爇尽水沉烟,露滴鸳鸯瓦。
花骨冷宜香,小立樱桃下。
荷叶杯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
赢得误他生。
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莫道芳时易度,朝暮。
珍重好花天。
为伊指点再来缘,疏雨洗遗钿。
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
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
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浣溪沙
消息谁传到拒霜?两行斜雁碧天长,晚秋风景倍凄凉。
银蒜押帘人寂寂,玉钗敲烛信茫茫。黄花开也近重阳。
南乡子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
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说著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
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一种烟波各自愁。
天仙子
月落城乌啼未了,起来翻为无眠早。
薄霜庭院怯生衣,心悄悄,红阑绕,此情待共谁人晓?
生查子
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
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蝶恋花
眼底风光留不住,和暖和香,又上雕鞍去。
欲倩烟丝遮别路,垂杨那是相思树。
惆怅玉颜成间阻,何事东风,不作繁华主。
断带依然留乞句,斑骓一系无寻处。
谒金门
风丝袅,水浸碧天清晓。
一镜湿云清未了,雨晴春草草。
梦里轻螺谁扫。
帘外落花红小。
独睡起来情悄悄,寄愁何处好?
金人捧露盘净业寺观莲,有怀荪友
藕风轻,莲露冷,断虹收,正红窗、初上帘钩。
田田翠盖,趁斜阳鱼浪香浮。
此时画阁垂杨岸,睡起梳头。
旧游踪,招提路,重到处,满离忧。
想芙蓉湖上悠悠。
红衣狼藉,卧看桃叶送兰舟。
午风吹断江南梦,梦里菱讴。
梦江南
新来好,唱得虎头词。
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
标格早梅知。
清平乐·忆梁汾
才聽夜雨,便覺秋如許。
繞砌蛩螿人不語,有夢轉愁無據。
亂山千疊橫江,憶君游倦何方。
知否小窗紅燭。 照人此夜淒涼.
金縷曲·慰西溟
何事添凄咽? 但由他、天公簸弄,莫教磨涅。
失意每多如意少,終古幾人稱屈。
須知道、福因才折。
獨臥藜床看北鬥,背高城、玉笛吹成血。
聽譙鼓,二更徹。
丈夫未肯因人熱,且乘閒、五湖料理,扁舟一葉。
淚似秋霖揮不盡,灑向野田黃蝶。
須不羨、承明班列。
馬跡車塵忙未了,任西風、吹冷長安月。
又蕭寺,花如雪。
金縷曲·姜西溟言別,賦此贈之
誰復留君住? 嘆人生、幾翻離合,便成遲暮。
最憶西窗同翦燭,卻話家山夜雨。
不道只、暫時相聚。
袞衮長江蕭蕭木,送遙天、白雁哀鳴去。
黃葉下,秋如許。
曰歸因甚添愁緒。 料強似、冷煙寒月,棲遲梵宇。
一事傷心君落魄,兩鬓飄蕭未遇。
有解憶、長安兒女。
裘敝入門空太息,信古來、才命真相負。
身世恨,共誰語。
百字令宿漢兒村
無情野火,趁西風燒遍、天涯芳草。
塞重來冰雪里,冷入鬢絲吹老。
牧馬長嘶,征笳亂動,併入愁懷抱。
定知今夕,庾郎瘦損多少。
便是腦滿腸肥,尚難消受,此荒煙落照。
何況文園憔悴后,非復酒垆風調。
回樂峰寒,受降城遠,夢向家山繞。
茫茫百感,凭高唯有清啸。
江城子·咏史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
非霧非煙,神女欲來時、若問生涯原是夢,除夢裡,沒人知。
浣溪沙
欲寄愁心朔雁邊,西風濁酒慘離顏。
黃花時節碧雲天。
古戍烽煙迷斥堠,夕陽村落解鞍墳。
不知征戰幾人還。
浣溪沙
誰道飄零不可憐,舊遊時節好花天。
斷腸人去自經年。
一片暈紅才著雨,幾絲柔綠乍和煙。
倩魂銷盡夕陽前。
浣溪沙
身向雲山那畔行,北風吹斷馬嘶聲。
深秋遠塞若為情。
一抹晚煙荒戍壘,半竿斜日舊關城。
古今幽恨幾時平。
浣溪沙
已慣天涯莫浪愁,寒雲衰草漸成秋。
漫因睡起又登樓。
伴我蕭蕭惟代馬,笑人寂寂有牽牛。
勞人只合一生休。
浣溪沙
萬里陰山萬里沙,誰將綠鬓斗霜華。
年來強半在天涯。
魂夢不離金屈戍,畫圖親展玉鴉叉。
生憐瘦減一分花。
浣溪沙
敗葉填溪水已冰,夕陽猶照短長亭。
何年廢寺失題名,
駐馬客臨碑上字,鬥雞人撥佛前燈。
勞勞塵世幾時醒。
南歌子·古戍
古戍飢烏集,荒城野雉飛。
何年劫火剩殘灰,試看英雄碧血,滿龍堆。
玉帐空分垒,金笳已罢吹。
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
浪淘沙·望海
蜃阙半模糊,踏浪惊呼。
任将蠡测笑江湖。
沐日光华还浴月,我欲乘桴。
钓得六鳖无?竿拂珊瑚。
桑田清浅问麻姑。
水气浮天天接水,那是蓬壶?
好事近
马首望青山,零落繁华如此。
再向断烟衰草,认藓碑题字。
休寻折戟话当年,只洒悲秋泪。
斜日十三陵下,过新丰猎骑。
采桑子·九日
深秋絕塞誰相憶,木葉蕭蕭。
鄉路迢迢。
六曲屏山和夢遙。
佳時倍惜風光別,不為登高。
只覺魂銷。 南雁歸時更寂寥。
南樓令·塞外重九
古木向人秋,驚蓬掠鬢稠。
是重陽、何處堪愁。
記得當年惆悵事,正風雨,下南樓。
斷夢幾能留,香魂一哭休。
怪涼蟬、空滿衾裯。
霜落烏啼渾不睡,偏想出,舊風流。
玉連環影
何處幾葉蕭蕭雨。
濕盡簷花,花底人無語。
掩屏山,玉爐寒。
誰見兩眉愁聚倚闌幹。
點絳唇·黃花城早望
五夜光寒,照來積雪平於棧。
西風何限,自起披衣看。
對此茫茫,不覺成長歎。
何時旦,曉星欲散,飛起平沙雁。
菩薩蠻
榛荊滿眼山城路,征鴻不為愁人住。
何處是長安,濕雲吹雨寒。
絲絲心欲碎,應是悲秋淚。
淚向客中多,歸時又奈何。
菩薩蠻
黃雲紫塞三千里,女牆西畔啼烏起。
落日萬山寒,蕭蕭獵馬還。
笳聲聽不得,入夜空城黑。
秋夢不歸家,殘燈落碎花。
菩薩蠻·宿灤河
玉繩斜轉疑清曉,淒淒月白漁陽道。
星影漾寒沙,微茫織浪花。
金笳鳴故壘,喚起人難睡。
無數紫鴛鴦,共嫌今夜涼。
清平樂
煙輕雨小,望里青難了。
一縷斷虹垂樹杪,又是亂山殘照。
憑高目斷征途,暮雲千里平蕪。
日夜河流東下,錦書應託雙魚。
清平樂·發漢兒村題壁
參橫月落,客緒從誰托。
望裡家山雲漠漠,似有紅樓一角。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
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梅梢雪·元夜月蝕
星球映徹,一痕微褪梅梢雪。
紫姑待話經年別,竊藥心灰,慵把菱花揭。
踏歌才起清鉦歇,扇紈仍似秋期潔。
天公畢竟風流絕,教看蛾眉,特放些時缺。
於中好
誰道陰山行路難,風毛雨血萬人歡。
松梢露點沾鷹绁,蘆葉溪深沒馬鞍。
依樹歇,映林看,黃羊高宴簇金盤。
蕭蕭一夕霜風緊,卻擁貂裘怨早寒。
於中好
別緒如絲睡不成,那堪孤枕夢邊城。
因聽紫塞三更雨,卻憶紅樓半夜燈。
書鄭重,恨分明,天將愁味釀多情。
起來呵手封題處,偏到鴛鴦两字冰。
于中好
雁贴寒云次第飞,向南犹自怨归迟。
谁能瘦马关山道,又到西风扑鬓时。
人杳杳,思依依,更无芳树有乌啼。
凭将扫黛窗前月,持向今朝照别离。
鸯。菰米漂残,沈云乍黑,同梦寄潇湘。
满庭芳
堠雪翻鸦,河冰跃马,惊风吹度龙堆。
阴燐夜泣,此景总堪悲。
待向中宵起舞,无人处、那有村鸡。
只应是,金笳暗拍,一样泪沾衣。
须知今古事,棋枰胜负,翻覆如斯。
叹纷纷蛮触,回首成非。
剩得几行青史,斜阳下、断碣残碑。
年华共,混同江水,流去几时回。
踏莎行
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赏心应比驱驰好。
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
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
小楼明月镇长闲,人生何事缁尘老。
浣溪沙
十里湖光载酒游,青帘低映白苹洲。
西风听彻采菱讴。
沙岸有时双袖拥,画船何处一竿收。
归来无语晚妆楼。
渔父
收却纶竿落照红,秋风宁为翦芙蓉。
人淡淡,水濛濛,吹入芦花短笛中。
蘇幕遮·枕函香
枕函香,花徑漏。
依約相逢,絮語黃昏后。
時節薄寒人病酒,髮型地梨花,徹夜東風瘦。
掩銀屏,垂翠袖。
何處吹簫,脈脈情微逗。
腸斷月明紅豆蔻,月似當時,人似當時否?
眼兒媚·詠梅
莫把瓊花比澹妝,誰似白霓裳。
別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東牆。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淒涼。
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臨江仙·孤雁
霜冷離鴻驚失伴,有人同病相憐。
擬憑尺素寄愁邊,愁多書屢易,雙淚落燈前。
莫對月明思往事,也知消減年年。
無端嘹唳一聲傳,西風吹隻影,剛是早秋天。
減字木蘭花·新月
晚妝欲罷,更把纖眉臨鏡畫。
准待分明,和雨和煙兩不勝。
莫教星替,守取團圓終必遂。
此夜紅樓,天上人間一樣愁。
齊天樂·上元
闌珊火樹魚龍舞,望中寶钗樓遠。
剩下募集資金余紅,琉璃剩碧,待屬花歸緩緩。
寒輕漏淺。 正乍斂煙霏,隕星如箭。
舊事驚心,一雙蓮影藕絲斷。
莫恨流年似水,恨消殘蝶粉,韶光忒賤。
細語吹香,暗塵籠鬓,都逐曉風零亂。
闌幹敲遍。 問簾底纖纖,甚時重見?
不解相思,月華今夜滿。
於中好·詠史
馬上吟成促渡江,分明閑氣屬閨房。
生憎久閉金鋪暗,花冷回心玉一床。
添哽咽,足淒涼。 誰教生得滿身香。
只今西海年年月,犹为萧家照断肠。
采桑子
那能寂寞芳菲节,欲话生平。
夜已三更,一阕悲歌泪暗零。
须知秋叶春花促,点鬓星星。
遇酒须倾,莫问千秋万岁名。
点绛唇
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
庚郎未老,何事伤心早?
素壁斜辉,竹影横窗扫。
空房悄,乌啼欲晓,又下西楼了。
朝中措
蜀弦秦柱不关情,尽日掩云屏。
已惜轻翎退粉,更嫌弱絮为萍。
东风多事,余寒吹散,烘暖微酲。
看尽一帘红雨,为谁亲系花铃?
天仙子·渌水亭秋夜
水浴凉蟾风入袂,鱼鳞触损金波碎。
好天良夜酒盈樽,心自醉,愁难睡,西南月落城乌起。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浣溪沙
伏雨朝寒悉不胜,那能还傍杏花行。
去年高摘斗轻盈。
漫惹炉烟双袖紫,空将酒晕一衫青。
人间何处问多情。
虞美人
残灯风灭炉烟冷,相伴唯孤影。
判叫狼藉醉清樽,為問世間醒眼是何人。
難逢易散花間酒,飲罷空搔首。
閒愁總付醉來眠,只恐醒時依舊到樽前。
虞美人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
夕陽何事近黃昏,不道人間猶有未招魂。
銀箋別夢當時句,密绾同心苣。
為伊判作夢中人,長向畫圖清夜喚真真。
風流子·秋郊射獵
平原草枯矣,重陽後,黃葉樹騷騷。
記玉勒青絲,落花時節,曾逢拾翠,忽聽吹簫。
今來是、燒痕殘碧盡,霜影亂紅凋。
秋水映空,寒煙如織,皂雕飛處,天慘雲高。
人生須行樂,君知否。 容易兩鬢蕭蕭。
自與東君作別,所做的無聊。
算功名何許,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
便向夕陽影里,倚馬揮毫。
詞·清平樂
將愁不去,秋色行難住。
六曲屏山深院宇,日日風風雨雨。
雨晴籬菊初香,人言此日重陽。
回首涼雲暮葉,黃昏無限思量。
琵琶仙中秋
碧海年年,試問取、冰輪為誰圓缺?
吹到一片秋香,清輝了如雪。
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盡成悲咽。
只影而今,那堪重對,舊時明月。
花徑裡、戲捉迷藏,曾惹下蕭蕭井梧葉。
記否輕紈小扇,又幾番涼熱。
只落得、填膺百感,總茫茫、不關離別。
一任紫玉無情,夜寒吹裂。
菩薩蠻
曉寒瘦著西南月,丁丁漏箭餘香咽。
春已十分宜,東風無是非。
蜀魂羞顾影,玉照斜红冷。
谁唱《后庭花》,新年忆旧家。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
何路向家园,历历残山剩水。
都把一春冷淡,到麦秋天气。 
料应重发隔年花,莫问花前事。
纵使东风依旧,怕红颜不似。
于中好
独背残阳上小楼,谁家玉笛韵偏幽。
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
惊节序,叹沉浮,秾华如梦水东流。
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于中好
小构园林寂不哗,疏篱曲径仿山家。
昼长吟罢风流子,忽听楸枰响碧纱。
添竹石,伴烟霞。拟凭尊酒慰年华。
休嗟髀里今生肉,努力春来自种花。
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
梦里蘼芜青一剪,玉郎经岁音书远。
暗钟明月不归来,梁上燕,轻罗扇。
好风又落桃花片。
水调歌头·题西山秋爽图
空山梵呗静,水月影俱沈。
悠然一境人外,都不许尘侵。
岁晚忆曾游处,犹记半竿斜照,一抹映疏林。
绝顶茅庵里,老衲正孤吟。
云中锡,溪头钓,涧边琴。
此生著岁两屐,谁识卧游心。
准拟乘风归去,错向槐安回首,何日得投簪。
布袜青鞋约,但向画图寻。
明月棹·孤舟海淀
一片亭亭空凝佇。 趁西風霓裳偏舞。
白鳥驚飛,菰蒲葉亂,斷續浣紗人語。
丹碧駁殘秋夜雨。 風吹去採菱越女。
辘轳聲斷,昏鴉欲起,多少博山情緒。
赤棗子
風淅淅,雨織織。
難怪春愁細細添。
記不分明疑是夢,夢來還隔一重簾。
臨江仙
絲雨如塵雲著水,嫣香碎拾吳宮。
百花冷暖避東風,酷憐嬌易散,燕子學偎紅。
人說病宜隨月減,恹恹却與春同。
可能留蝶抱花叢,不成雙夢影,翻笑杏梁空。
臨江仙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五律·入直西苑
望裡蓬瀛近,行來阆苑齊。
晴霞開碧沼,落月隱金堤。
葉密鶯先覺,花繁徑不迷。
笙歌回辇處,長在鳳城西。
五律·景山
雪裡瑤華島,雲端白玉京。
削成千仞勢,高出九重城。
繡陌回環繞,紅樓宛轉迎。
近天多雨露,草木每先榮。
五律·蕉園
見說齋坦閉,前朝大乙祠。
鶯邊花樹樹,燕外柳絲絲。
宮御人稀少,詞臣例許窺。
今朝陪豹尾,新長萬年枝。
七律·凈業寺
紅樓高聳碧池深,荷%。?生涼豁遠襟。
湖色靜涵孤刹影,花香暗入定僧心。
經翻佛藏研朱荚,地賜朝家布紫金。
下馬長堤一吟望,梵鐘雜送海潮音。
七律·扈駕西山
鳳翥龍蟠勢作環,浮青不斷太行山。
九重殿閣蔥蘢里,一氣風雲吐納間。
熊虎自當馳道伏,蛟螭長棒御書閒。
黃圖此日論形勝,慚愧頻叨侍從班。
五排·玉泉十二韻
地涌西山脉,名标禁御泉。
百层飞作雨,万顷汇成渊。
润下终归海,源高却自天。
萦烟来树杪,带雪落云边。
隐见瑶光曳,琤苁佩响传。
紅棟橋宛轉,烏榜棹洄沿。
星漢隨灣瀉,樓臺倒影鮮。
蛟龍蟠翠島,雁鹜起瓊田。
鏡面晶熒合,珠痕蕩漾圓。
翠流初放荇,嬌擁半開蓮。
睿賞懸孤鑒,餘波溢九璇。
那居真有慶,魚藻在詩篇。
七絕·玉泉
芙蓉殿俯禦河寒,殘月西風並馬看。
十里松杉清絕處,不知曉雪在西山。
七律·南海子
相風微動九門開,南陌離宮萬柳栽。
草色橫粘下馬泊,水光平佔晾鷹台。
錦上賽季欲射波間去,玉辇疑從島上回。
自是軟紅驚十丈,天教到此洗塵埃。
七絕·南海子
分弓列戟四門開,游豫長陪萬乘來。
七十二橋天漢上,彩虹飛下晾鷹台。
七絕·南海子
紅橋夾岸柳平分,雉兔年年不掩群。
飛放何須煩海戶,郊南新置羽林軍。
七律·湯泉應制
清時禮樂萃朝端,次第郊原引玉鑾。
河岳千年歸帶礫,寢園三月拜衣冠。
便從畿甸親民隱,更啟神泉示從官。
非獨炎靈鐘坎德,恩波深處不知寒。
七律·湯泉應制
六龍初駐浴藍天,碧瓦朱旗共一川。
潤逼仙桃紅自舞,醉酣人柳綠猶眠。
吹成暖律回燕谷,散作薰風入舜弦。
最是垂衣深聖德,不須詞筆頌甘泉。
七律·湯泉應制
魚鱗雁齒鏡中開,濺沫為霖遍九垓。
不用劫灰求仿彿,便從天漢象昭回。
桑壇法駕乘春轉,鶴禁仙鑣問寢來。
遙祝海隅同帝澤,年年長聽屬車雷。
七律·湯泉應制
身向鹹池榜末光,三危露暖不成霜。
金鋪照日初涵影,玉求生煙別作香。
地接蓬萊通御氣,波翻豆蔻散朝涼。
微臣幸屬賡歌日,願借如川獻壽觴。
五排·扈駕馬蘭峪賜觀溫泉恭紀十韻
御天來鳳辇,浴日啟龍池。
野迥紆皇覽,春濃值聖時。
落花縈彩仗,初柳拂朱旗。
行漏三辰擁,停鑾萬象隨。
瑞征泉是醴,喜溢沼生芝。
特許觀靈液,相將涉禁墀。
七律·扈蹕霸州
霸山重鎮奠神京,鸾輅春遊淑景明。
萬呱銀濤沖古岸,四圍玉日電护嚴城。
花乘暖日迎來騎,柳帶新膏绾去旌。
八寨雄圖今更固,行隨賞樂勝蓬瀛。
五律·雄縣觀魚
漁師臨廣澤,侍從俯清瀾。
瑞入王舟好,仁知聖網寬。
撥鱗飛白雪,行鲙縷金盤。
在藻同周宴,時容萬姓看。
七絕·密雲
白檀山下水聲秋,地踞潮河最上流。
日暮行人尋介面館,涼砧一片古檀州。
七律·古北口
亂山入戟擁孤城,一線人爭鳥道行。
地險東西分障塞,雲開南北望神京。
新圖已入三關志,往事休論十路兵。
都護近來長不調,年年烽火報生平。
七律·中元前一夕枕上偶成
酒醒池塘耿不眠,帳紋漠漠隔輕煙。
溪風到竹初疑雨,秋月如弓漸滿弦。
殘夢遠經吹角戍,明河長亘衣天。
哀蛩餞晓渾多事,也似嚴更古驛邊。
七律·擬冬日景忠山應制
舅:親侍鑾輿度碧空。
聖主豈因崇象教,宸游直自接鴻蒙。
遠山雪有一峰白,別浦楓餘幾樹紅。
天意不教常肅殺,佇看宇宙遍春風。
七律·擬冬日景忠山應制
雄關阻塞戴靈鼇,控制盧龍勝百牢。
山界萬重橫翠黛,海當三面湧銀濤。
哀笳帶月傳聲切,早雁迎秋度影高。
舊是六師開險處,待陪巡幸扈星旌。
七律·山海關
雄關阻塞戴靈鼇,控制盧龍勝百牢。
山界萬重橫翠黛,海當三面湧銀濤。
哀笳帶月傳聲切,早雁迎秋度影高。
舊是六師開險處,待陪巡幸扈星旌。
七律·興京陪祭福陵
龍盤鳳翥氣佳哉,東指齋宮玉辇來。
影入松楸仙仗遠,香升俎豆曉雲開。
盛儀備處千官肅,神回饋乘時萬馬回。
豹尾叨陪須獻頌,小臣慚愧展微才。
五律·盛京
拔地蛟龍宅,當關虎豹城。
山連長白秀,江入混同清。
廟社靈風肅,豪強右族更。
明明開創業,休擬作陪京。
七律·柳條邊
是處垣籬防絕塞,角端西來畫疆界。
漢使今行虎落中,秦城合築龍荒外。
龍荒虎落兩依然,護得當時飲馬泉。
若使春風知別苦,不應吹到柳條邊。
樂府·班婕妤怨歌
團團望舒月,皓皓冰蠶絹。
欲卻炎天暑,比月裁成扇。
望舒圓易缺,金風換炎節。
風涼秋氣寒,匣扇復誰看。
扇棄何足道,感妾傷懷抱。
對月淚如絲,君恩異舊時。
予生未三十,憂愁居其半。
心事如落花,春風吹已斷。
行當適遠道,作記殊汗漫。
寒食青草多,薄暮煙冥冥。
山桃一夜紅,茵箔隨飄零。
願餐玉紅草,一醉不複醒。
茅齋
閒亭照白日,一室羅古今。
偶焉此棲遲,抱膝悠然吟。
吟罷有餘適,散矚複披襟。
時開玉懷卷,或彈珠柱琴。
簷樹吐新花,枝頭語珍禽。
花發饒冶色,禽鳴多姣音。
色冶眩春目,音姣傷春心。
夕陽下虞淵,寂莫還空林。
清光復相照,片月西山嶺。
東園桃李姿,是妾嫁君時。
燕婉為夫婦,相愛不相離。
良人忽遠征,妾獨守空帏。
憂來恆自嘆,冀死魂追隨。
又念妾死時,誰制萬里衣?
幸有雙鯉魚,擬為寄君辭。
終日不成章,含淚自封題。
君若得鯉魚,剖魚開素書。
但看行中字,一一與淚俱。
芳樹
連理無分影,同心豈獨芳?
傍檐巢翡翠,臨水宿鴛鴦。
葉葉含春思,枝枝向畫廊。
君情若比樹,妾意復何傷?
陌上誰攀折,閨中思複侵。
眼凝清露重,眉斂翠煙深。
羌笛臨風曲,悲笳出塞音。
縱垂千萬縷,那系別離心。
⊙版權聲明:文章源於網路,如侵權請聯繫
****************
納蘭性德最淒美的六句詩詞,看哭了多少癡情人!
作者:素佛堂
发表时间:18-04-0717:42
納蘭性德(1655年-1685年),葉赫那拉氏,字容若,滿洲正黃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諱改名為性德,一年後太子更名胤址,於是納蘭又恢復本名納蘭成德。
一、人間所事堪惆悵,莫向橫塘問舊遊。
出自清朝納蘭性德的《於中好·獨背殘陽上小樓》,意思是:人世間事事皆令人傷感,切莫向江南打聽友人的境況。
二、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出自清代納蘭性德的《長相思·山一程》,夜已深,帳篷外風雪交加,陣陣風雪聲攪得人無法入睡。 作者思鄉心切,孤單落寞,不由得生出怨惱之意:家鄉怎麼沒有這麼煩亂的聲音呢?
三、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里憶平生。
這是選自納蘭性德的一首詞《浣溪沙》,我,世間哀愁的過客,身世淒涼。 為何我在知道你的故事後淚流滿面? 痛徹心扉地哭泣,在斷腸聲裡,因朱彝尊的遭遇而輾轉難眠。
四、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出自詩人納蘭性德的古詩作品《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之中。 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卻偏偏不能在一起,兩地分隔。 整日裡,相思相望,而又不得相親,枉教得淒涼憔悴,黯然銷魂。 不知道上蒼究竟為誰,造就這美麗青春。
五、迴廊一寸相思地, 落月成孤倚。 背燈和月就花陰, 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在這首詞中,納蘭用他那憂傷的筆觸開始追憶昔日的戀人。 納蘭來到昔日常與戀人逗留約會的地方,獨立於花蔭月影之下,心中百感交集。 而今天上明月依舊,地上卻已物是人非,轉眼間已過了十年光景,那被柔軟如水的月華所包裹的,再也不是昔日相依相偎的戀人了。
六、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 憑藉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出自清代納蘭性德的《南鄉子·為亡婦題照》,意思是:熱淚雙流卻飲泣無聲,只是痛悔從前沒有珍視你的一往深情。 想憑藉丹青來重新和你聚會,淚眼模糊心碎腸斷不能把你的容貌畫成。。纳兰性德经典古诗词【诗词赏析】 https://bit.ly/2YK4ujh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