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px-梅村公祠壁记碑_07792021-01-04_1250292021-01-04_1250212021-01-04_125005

千人石上坐千人,一半清朝一半明。 寄語婁東吳學士,兩朝天子一朝臣。 清代劉獻庭《廣陽雜記》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pgl6ajz.html
--------------
吳偉業(1609年6月21日-1672年1月23日),字駿公,號梅村,祖籍直隸蘇州府崑山縣(今江蘇省崑山市),祖父始遷居太倉州(今江蘇省蘇州市太倉市),明末清初著名詩人、政治人物,長於七言歌行,初學「長慶體」,後自成新吟,後人稱之為「梅村體」。與錢謙益、龔鼎孳並稱為江左三大家。
吳偉業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pRAfT3
出身
崇禎四年辛未科一甲第二名進士及第(榜眼)
著作
《梅村家藏稿》、《梅村詩餘》等
目錄
生平   
明神宗萬曆三十七年,五月二十日生於江南太倉的一書香家庭。幼時受學於同鄉張溥,文名卓著,積極參加復社,與錢謙益、龔鼎孳並稱為「江左三大家」,和當時的陳維崧、吳兆騫、嚴繩孫等才子有交往,且與著名歌妓卞玉京有過一段姻緣。與陳之遴爲兒女親家。
崇禎三年(1630年),吳偉業應應天鄉試,中舉人。崇禎四年(1631年)聯捷會試,溫體仁黨人誣陷周延儒,偉業被控與延儒勾結作弊,崇禎帝調閱試卷,御覽之後,在吳的試卷上批「正大博雅,足式詭靡」,殿試高中一甲第二名進士榜眼,授翰林院編修,「賜馳節還里門」,娶先室程氏。[1] 崇禎十一年(1638年),崇禎帝臨場視學,觀看皇子就學情況,親問《尚書》大義,講畢,獲賜「龍團月片,甘瓜脆李」。歷官南京國子監司業、左庶子。
崇禎十七年(1644年)甲申之變,明朝滅亡,清兵入關後,短暫出仕弘光帝朝廷,任詹事府少詹事,不久請假歸鄉。清順治二年(1645年),清軍南下,吳偉業攜家眷逃難,先後投奔到同宗繇青房及公益兄弟家,之後再逃往礬清湖親戚家,隱居不出。
晚年吳偉業
順治九年(1652年),兩江總督馬國柱向朝廷舉薦任官,吳偉業得知後致信馬國柱,以身體有疾為由拒絕了。[2]但弘文院大學士陳名夏、親家禮部尚書陳之遴仍極力勸說出仕。十年(1653年),吏部左侍郎孫承澤再次向順治帝舉薦,稱吳偉業為東南最有才能名士之一,[3]吳偉業表面上不置可否,實際表明了如果清政府給予高官則將會接受。[4]陳名夏、馮銓、成克鞏、張端、呂宮聯名舉薦了吳偉業、楊廷鑒、宋之盛;十一年(1654年)年初,吳偉業接受了清朝內翰林秘書院侍講官職。[5]九月,吳偉業抱病前往北京,[6]順治十二年正月,充任《大清太祖高皇帝聖訓》、《大清太宗文皇帝聖訓》纂修官。[7]順治十三年(1656年),官國子監祭酒,次年,因母喪(實為繼母喪)丁憂歸鄉
康熙十年(1671)夏季,江南酷熱,吳偉業「舊疾大作,痰聲如鋸,胸動若杵」。[8]是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去世,葬予蘇州玄墓山之北。臨歿顧言,「吾一生遭際,萬事憂危,死後殮以僧裝,葬我鄧尉靈岩之側,墳前立一圓石,題曰:『詩人吳梅村之墓』,勿起祠堂,勿乞銘。」聞其言者皆悲之。[9]
著作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
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
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讌。
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
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
許將戚里箜篌伎,等取將軍油壁車。
家本姑蘇浣花里,圓圓小字嬌羅綺。
夢向夫差苑裡遊,宮娥擁入君王起。
……
《圓圓曲》,吳偉業
吳偉業著有《梅村家藏稿》、《梅村詩餘》,傳奇《秣陵春》,雜劇《通天台》、《臨春閣》,史料《綏寇紀略》等。
其詩情深文麗,宮商和諧,敷衍成長篇七言,蔚然可觀,如《洛陽行》詠福王朱由崧,《松山哀》詠洪承疇,《蕭史青門曲》詠寧德公主,《圓圓曲》詠吳三桂,《雁門尚書行》詠孫傳庭,《臨江參軍》詠楊廷麟、盧象昇,《永和宮詞》詠田貴妃,《鴛湖曲》詠吳昌時,《楚兩生行》詠柳敬亭、蘇昆生,《詠拙政園山茶花》詠陳之遴,《聽女道士卞玉京彈琴歌》詠卞玉京事,《贈寇白門六首》詠寇白門事……。今存1000多首,《四庫全書總目》評論說:「其少作大抵才華艷發,吐納風流,有藻思綺合、清麗芊眠之致。及乎遭逢喪亂,閱歷興亡,激楚蒼涼,風骨彌為遒上。」
其寫《圓圓曲》,諷刺吳三桂為陳圓圓而降清,傳誦一時。事實上,吳三桂引清兵入關並非純粹為了「紅顏」,而是一種政治投機。據稱當時有人自稱奉平西王之命,賄吳偉業以重金,求自毀《圓圓曲》詩稿,吳偉業一口回絕。[10]
評價   
梅村公祠壁記碑,藏於太倉博物館
吳偉業在清朝被稱為「本朝詞家之領袖」[11]。陳廷焯評論說:「吳梅村詞,雖非專長,然其高處,有令人不可捉摸者,此亦身世之感使然。」又說:「梅村高者,有與老坡神似處。」(《白雨齋詞話》)康熙帝親制御詩《題〈吳偉業集〉》:「梅村一卷足風流,往復搜尋未肯休。秋水精神香雪句,西崑幽思杜陵愁。裁成蜀錦應慚麗,細比春蠶好更抽。寒夜短檠相對處,幾多詩興為君收。」對吳偉業詩歌給予恰當中肯的高度評價,肯定了吳偉業詩歌地位。
對清朝政權,吳偉業一開始採取不合作的態度,在明亡以後長達十年的時間裡,一直隱居鄉里,保持名節。順治十年(1653),「詔舉遺佚,薦郯交上」,有司再三敦逼,吳偉業不得已乃應詔入都,授秘書院侍講。當他入京仕清,靠攏「廟堂」之後,必然導致他在遺民們心目中聲望喪失
吳偉業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pRAfT3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