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jt4oao8olv7qrnmhpj4g2y5lammk (2)2021-01-03_130519

終究能腐蝕文化的還是生活,只有另一種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也只有另一種文化能完全消滅一種文化。文化的結界,往往會在另一種再結界化的過程中被徹底遺忘、徹底拔樁。
用青春設計力,轉動地方創生:【2020蹲點創新設計行動】新銳設計師的創意實踐場域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s://bit.ly/3b4jDDs
西藏鎮魔圖,是我每學期教授文化人類學極其鍾愛的一個開場。
西藏鎮魔圖的歷史可追溯到公元七世紀,相傳是當年文成公主嫁到西藏時,命人繪製的西藏地形全貌。隨著這張地圖的繪製,文成公主還依據當時藏人的佛教文化與民間信仰,為這幅地圖增添相當可觀的神話元素。相傳這張地圖時是文成公主動用當時中原《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推敲而來,在這種風水演算法則下整個西藏地形的佈局就是一個裸身仰臥的魔女,而魔女全身經脈位置的方位都一一對應西藏境內重要河流山川的走勢。
文成公主相信,治理西藏的首要之務是防止這個羅剎魔女甦醒過來,因此文成公主認為必須在每個要害處建立寺廟、構成結界,才能有效遏止魔女甦醒導致西藏文化傾覆,於是你看到在這張地形圖中,魔女經脈的重要位置都設置了宮廟。例如,布達拉宮的設置就位於魔女心竅地帶,而大昭寺之所以設置在臥塘湖附近,則是因為臥塘湖周邊被視為魔女心血聚集的所在,最後,則是在魔女四肢的關節處設置鎮魔十二神廟,這十二座鎮魔神廟被看作是釘死魔女的十二不移之釘。
西藏鎮魔圖
當然,以我們今天的地理測量技術來說,這張地形圖相當有事,這樣的一張西藏地形圖不但不科學,而且怎麼聽都鬼扯,比文青還鬼扯。而且我相信,在女性意識抬頭的現代世界,這張地形圖的意識形態也顯得相當的政治不正確。還好文成公主不是現代人,否則我想她光是在網路上回應一群又一群排山倒海的知青、憤青就忙到沒時間搞政治了。
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一種神話是愚昧的,端看你用什麼角度理解。我認為,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看,你不得不佩服文成公主的政治智慧。一千三百年的歲月,這些寺廟的存在,以及圍繞信仰而起的政治、經濟文化實踐紮紮實實建構了藏族生活的核心。
文化是看不見、摸不著無形的存在,由於看不見、摸不著,在現代世界的常識中容易被視為是不重要甚至不存在。然而視而不見、觸而不可得的文化,只要搭配一定的人事物部署,往往能構建最堅不可摧的有形資產。所幸文成公主當年設置的文化結界仍然屹立,因此堅信槍桿子出政權的老共,現在也還很辛苦的跟文成公主她老人家的千年智慧角力對抗。
我們甚至可以設想最糟糕的情況是,有天老共真的腦殘用戰機坦克的武力轟垮這些寺廟,但只要藏族人民的腦殼裡頭依然擁有信仰、並存在千百年來的生活模式,那麼寺廟摧毀了還可以再度建立起來,西藏依舊是西藏,不是你中國。這就是文化的力量,也是我們在文化人類學課程所應該學習的第一個基本觀念。在我們這個膚淺的現代社會裡,膚淺的人們問著文化一斤值多少錢,但我相信智慧的文成公主如果站在你面前,她會用很從容的眼神看著你說:孩子!文化不是論斤秤兩賣的。
不過,文化人類學其實也是一們相當殘酷的學問,因為文化人類學裡有太多的故事,並不像文成公主的西藏鎮魔圖那樣來的陽光,我們看得到的更多案例都是不可挽回的悲傷。是的,文化一旦成立,即使是強硬的權力或武力也許難以摧毀,但終究能腐蝕文化的是生活,只有另一種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只有另一種文化能完全消滅一種文化。
讓我們回顧文成公主的憂心,她始終相信西藏文化的留存首要之務是防止躺下的魔女甦醒過來,因此幾乎在魔女每個要害處處釘下了死釘。釘下的死釘不能摧毀,但可以拔除。柔性,然而有效的拔樁方式,不是武力,而是反向操作的挹注資源。
你可以設想在這些藏族政治經濟中心設置全中國版圖裡最優惠的高等教育資源,不需要強力灌輸制式的大中華思想,只要孩子的腦殼內部植入國際觀,長大成人的他們,就會發現藏族文化只是世界文化的其中之一,而不是唯一。而當人們說著尊重信仰價值、尊重在地文化的時候,往往也是文化淪為可有可無之時。
你可以設想將這些藏族政治經濟中心打造金融重鎮,蓋起一座又一座的大型商場與辦公大樓,當藏族人民開始過著穿西裝打領帶朝九晚五的都會生活,那麼原本千百年來不移不易的傳統生活模式就遭到了侵蝕。你甚至可以設想將這些藏族政治經濟中心打造國際觀光的旅遊勝地,當藏族的人民有天開始腦袋裡想著我如何有效的販賣在地文化特色來賺取外國觀光客的青睞時,事情也就有了變化。這難道不是許多少數民族祭典開始歡迎觀光之後會發生的變化?當信仰、祭典開始植入了商業腦袋,信仰、祭典就不只是對內凝聚共同價值的儀式,而是一種現代人美其名為文化產業的消費活動。
這些都是我們在文化人類學裡常會讀到的文化移轉、文化遺忘。終究能腐蝕文化的還是生活,只有另一種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也只有另一種文化能完全消滅一種文化。文化的結界,往往會在另一種再結界化的過程中被徹底遺忘、徹底拔樁。
用青春設計力,轉動地方創生:【2020蹲點創新設計行動】新銳設計師的創意實踐場域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https://bit.ly/3b4jDDs
--------------------------
【西藏鎮魔圖,現代角度非常有事,卻更有故事的地圖】#溫故知新
與其說文成公主的「西藏鎮魔圖」是地圖,不如說那是一張降魔戰略圖:魔女弓起的四肢是山巒起伏,布達拉宮重重地壓在她的心臟上,四肢關節處的十二座鎮魔神廟,更被視為釘死魔女的十二不移之釘。
這些廟宇的影響,不只鎮壓了魔女,也讓西藏文化茁壯到今日,仍在政治的狂風中屹立不搖…
--------------------------------

西藏地形是女魔仰臥之形的傳說,還要追溯到西元七世紀文成公主進藏的時候,吐蕃當時正是佛法初傳的時期。 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爾赤尊公主各自從本國帶了一尊釋迦牟尼佛像進藏,禮請文成公主為其推測建寺位址。 文成公主依據《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細推觀察,雪域西藏地形,俨若羅剎魔女仰臥的形狀。 拉薩平地卧塘湖為女魔心血聚集之地,三山(達拉紅山,西南藥王山,帕瑪日山)乃女魔的心竅脈絡,布達拉紅山上已修建了王宮,鎮住了女魔的心骨。 尼泊爾公主乃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羊馱土,填平卧塘湖,在其上修建了大昭寺,供奉佛像,鎮壓女魔心臟,在女魔四肢關節部位,修建鎮魔十二神廟,據說這是制伏魔女的十二不移之橛。
衛藏四茹建四鎮邊寺,左肩建昌珠寺,在今山南地區乃東縣昌珠。 伍茹女魔右肩建噶澤寺,地今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的秀絨河與馬曲河匯合處的馬曲河東岸。 茹拉女魔左足建仲巴江寺,或譯為仲巴傑,又譯章巴炯,地今日喀則地區拉孜縣與彭措林聯界處,古屬茹拉範圍,今屬拉孜縣。 葉茹女魔右足上建仗章寺,地今日喀則地區南木林縣東南土布加雅魯藏布江北岸,前臨大江,後靠山岩,極為險峻壯麗。 以上為鎮肢或鎮邊四大寺。
女魔左肘上建洛扎空廳寺,亦譯昆延寺,今名洛扎拉康。 地今山南地區洛扎縣境夏曲河與怒曲河匯合處,其南面接近不丹山。 據稱,洛扎拉康是一個木頂的樸實且散亂的建築,它曾修茸而宏偉,但依舊保持了其簡單的特點。 在主殿附近的另一個殿堂里有著名譯師那若巴的紅陵。 在其前面還有一神奇的小型聖祠。 右肘上建布曲寺,寺在工布(今林芝)地區林芝縣布久區。 該寺在鐵虎年(1930)大地震中遭到嚴重破壞,後奉命修復,然建築和壁畫藝術均非昔比。 左膝上建江扎東哲寺,亦譯詐頓拉康,地在今日喀則地區仲巴縣境。 在右膝上建絳真格傑寺(意為慈雲宏善寺),地在今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南部,靠近中尼邊界處。 以上四寺,史稱鎮節或再鎮邊四寺。
根據推算,又建四大鎮翼寺。 即在康區,女魔左掌心上建隆塘卓瑪寺,地在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鄧柯縣境。 據說是延請弭(即西夏)工匠建造。 右掌心上建朋塘吉曲寺。 據劉立千先生考證,朋塘是不丹中部的地名,吉曲為河流名,從洛扎西部經過洛扎西南角的麥拉嘎俊山西流入不丹的朋塘。 此廟在朋塘吉曲河畔,故名朋塘吉曲寺。 據說是延請吐火羅的匠師興建的。 左足心上建日喜卓瑪寺,地在今拉達克地區境內,原為西藏轄地。 右足心上建倉巴弄寺,地在藏北草原,系延請霍爾工匠建造。 以上史稱鎮翼四寺,共為十二鎮魔寺。
除建鎮伏女魔的主要寺廟外,為改惡風水、完善八吉祥征相,在女魔身上還修建了許多大小寺廟、佛塔等。 為對治"地風水火" 四大災害,在東方修噶曲、岡曲、林曲三廟;在西方修谷郎、興昆二廟;在南方修涅之郎卓廟及林塘廟;在北方修格日、巴日二廟。 還有桑耶寺、扎耶巴等也都具有鎮懾作用。西藏十二寺庙手绘图(十二镇魔图) - 法界资讯 - 人生佛教网 https://bit.ly/2Mnx8n7

下載 - 2021-01-03T130855.492201311040112056552013110401120552520131104011205310


4842642442_9bd6c8689d4842023497_980ac3a62f

聖地西藏展展品 - 《西藏鎮魔圖》- 文成公主的降魔圖
話說這次 聖地西藏展的重要展品 - 《西藏鎮魔圖》- 文成公主的降魔圖 , 說來是相當有意思的.
一直以來,在西藏的紀念品等等也很喜歡用這幅圖當主軸,名氣相當的大.
當年文成公主算出來的降魔之用,應該沒有到到現代有如此的週邊效應吧~~
追尋著 《西藏鎮魔圖》 的蹤跡,我又專程來到了位於拉薩的西藏博物館
我知道的,館內就有著這幅圖的展出
但是!!! 在西藏的西藏博物館所展出的,標示著大大的一個字 - (仿) !!!!
陽光小屋旅遊 - 西藏: 聖地西藏展展品 - 《西藏鎮魔圖》- 文成公主的降魔圖 https://bit.ly/3pJFWCl
西藏博物館展出的鎮魔圖
出乎意料的!! 當我回到了台灣, 前往這次故宮展出的聖地西藏展後
展出的是真品!!
難得!! 真的很難得~~~
展場內是不能拍照的,推薦給對西藏傳說有興趣的朋友
如果要看真跡,就到展覽現場去看吧~~
為了增加大家對 《西藏鎮魔圖》- 文成公主的降魔圖 的瞭解
以下網路轉貼一些基本的說明
早就聽說西藏的地形為女魔仰臥之形,藏文史籍中也不泛藏王松贊干布修建十二鎮魔寺以鎮壓女魔四肢關節的記載。但是沒有見過女魔的形象。新近西藏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在整理羅布林卡文物時,發現兩幅《西藏鎮魔圖》的唐卡,一睹魔女尊容,真乃喜不自性。這兩幅反映西藏民間藝術的唐卡,大小一致,內容相同。畫面高152.5厘米、寬72厘米。圖上的女魔裸體仰臥,雙腳微曲,左腿遮住陰部,不致有失觀瞻。看來畫師的構圖巧妙,意境高雅。魔女右臂上舉,手腕下垂;左臂上抬,手腕彎過頭頂。身上有山有水,脈絡清晰,全身各處修建了許多大小寺廟,其中包括傳為公元七世紀修建的鎮肢、再鎮肢等十二鎮魔神廟。
  關於西藏地形是女魔仰臥之形的傳說還要追溯到公元七世紀文成公主進藏的時候。吐蕃當時正是佛法初興之時,它從多方面吸收外來的佛教文化。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爾赤尊公主先後同藏王松贊干布聯姻,分別從本國帶來釋迦牟尼佛像等佛物進藏就是吐蕃當時接受佛教文化的重要標誌。
     寺廟是安置佛像、傳播佛教思想的主要地方,也是佛教文化的重要組成冶葉倡條無是尼泊爾赤尊公主在宮前修建寺廟不成,於是以重金禮請唐文成公主為其推測建寺地址。據說「文成公主依據中原的《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來細推觀察,而知道雪域西藏的地形,儼若羅剎魔女仰臥的形狀」。而且進一步勘察得知,拉薩臥塘湖即女魔的心血,三山乃魔女的心竅和脈絡、繞木齊(小昭寺)為龍神所居,魯浦(藥王山東崖下的查拉魯浦)為黑惡龍棲息地,達瓦澤獨干毒樹下是鬼魅及非人所居處,東南的一處地熬,狀如大象上陣等等。於是先調理拉薩及其附近的風水,鎮住女魔的心血要害,在布達拉宮山上已修建了王宮,鎮了女魔的心骨。尼紀赤尊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羊駝山,填平臥塘湖,在其上建大昭寺,供奉佛像。經過綜合治理,使拉薩具足了八吉祥之相。然後著手在衛藏四茹修建鎮魔十二寺,以鎮女魔四肢關節,普稱鎮壓女魔膨體的十二神廟,據說這是制狀女魔的十二不移之釘。
  先在衛藏四茹建四鎮邊寺:即在約茹女魔的左肩上建昌珠寺。地在今山南地區乃東縣昌珠區。地處雅隆河東岸,據說原為水池,水裡有妖魔作怪。藏王松贊干布變化神通,化作大鵬剪除水怪,水塘乾涸,在此建昌珠寺今猶存,建築規模宏大,寺內文物很多,系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伍茹女魔的右肩上建噶澤寺,地在今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境秀絨河與馬曲河匯合處,馬曲河東岸。據劉立千先生考證,這裡原有兩座古廟 ,一是松贊干布王紀芒薩赤姜所建,屬於四鎮邊大寺之一。一是赤松德贊王時蓮花先生大師收伏毒龍令其發誓保護佛法而為之修廟供祀。也有人認為,塘迦是鎮邊寺廟之一,後宏期為魯梅所重建。
  在茹拉女魔的左足上建仲巴江寺,仲巴江或譯仲巴傑,變譯章巴炯,地在今日喀則地區拉孜與彭錯林交界處、古屬茹拉,今在拉孜縣境。位於雅魯藏布江之東。
  在葉茹女魔的右足上建藏昌寺(仗章寺),地在今日喀則南木林縣東南土布加地方的雅魯藏布江北岸。
  以上為鎮肢或鎮邊四大寺。
  根據勘察,「若尚不能克制『女魔』,需再修四大重鎮神廟」。即在女魔左肘上建洛扎昆廷寺,亦譯空廳寺,今名洛扎拉康。地在今山南洛扎縣境夏曲河與怒曲河匯合處。其南面接近不丹山。據稱,洛扎拉康是一個木頂的樸實且散亂的建築,後經擴建而宏偉,但依舊保持了其簡樸的特點。
  在工布女魔的右肘上建布曲寺,地在今林芝地區林芝縣布久區。該寺在鐵虎年(1930年)大地震中遭受嚴重破壞,後奉命修復,然建築和壁畫藝術今非昔比。
  在女魔的左膝上建江扎東哲寺,譯作頓拉康,地在今日喀則地區仲巴縣境。
  在女魔右膝上降真格傑寺(意為茲雲宏善寺)地在今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南部,靠近中尼邊界處。
  以上四寺史稱鎮節或再鎮邊四寺。
  接著根據推算,又修建四鎮翼寺。即在康區女魔左掌心上建隆塘卓瑪寺,地在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鄧柯縣境。據說是延清弭約(即西夏)工匠建造。
  在女魔右掌心上建朋塘吉曲寺。據劉立千先先生考證,朋塘是不丹中部的地名,吉曲為河流名,從洛扎西部門當戶對 出,經過洛扎西南角的麥拉嘎俊山而流入不丹的朋塘。此廟在朋塘的吉曲河畔,故名朋塘吉曲寺。據說是延請吐火羅的匠師興建。
  在女魔的左足心上建蔡日喜鐃卓瑪寺,地在今拉達克地區境內,原為西藏轄地。
  在女魔的右足心上建倉巴弄倫寺,地在藏北草原,系延請霍爾工匠建造。
  以上史稱鎮翼四寺。共為十二鎮魔寺。
  這些鎮魔寺只是鎮伏女魔的主要寺廟。為了改變一些惡劣風水,完善八吉祥的征相,在女魔身上還修建了許多小調,佛塔等。例如,藏史載稱,為了對治「地水風火」四大災害,在東方修建了噶曲、岡曲、林曲三廟;在西方修建谷郎、興昆二廟;在南方修建了郎卓、林塘二廟;在北方修建格日、巴日二廟等等。
  從《西藏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看,女魔是頭東腳西而臥,其心臟在西藏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拉薩,這樣的構圖是合理的,安排是恰當的。其地理範圍不僅包括了衛藏四茹,而且部分地超出了現在的區域境界。鎮魔圖的東邊到達四川藏區鄧柯,南接不丹,西至拉達克,北邊包括羌塘草原。當然,傳說畢竟是傳說,它與歷史有著一定的聯繫,但同史實尚有一定的距離。西藏畫師根據傳說繪成的《西藏鎮魔圖》也必然與西藏地形圖不盡相同。既然要畫成魔女的形象,就不可能同地形圖完全吻合。所以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僅是示意,不會十分準確,有的甚至有錯位的可能。《西藏鎮魔圖》中的這個羅剎女魔仰臥之地,只是以拉薩為中心的極為有限的一部分地方,無非當代地理概念的西藏全貌。
  羅剎魔女,在許多人看來那都是惡鬼的代名詞。而且佛書也說:「羅剎是惡鬼之通名也。」羅剎女乃「食人之鬼女也。」佛書所列羅剎女很多,有所謂八大羅剎女、十大羅剎女、七十二羅剎女、五百羅剎女等。都把羅剎女的形象描繪得十分猙獰可怖,說她們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是吃人肉;喝人箅的餓鬼。總之,羅剎女是非鎮壓不可的凶神,不鎮伏,西藏沒有安寧的日子,然而展開《西藏鎮魔圖》一看,魔女雖然長著長長的指甲和兩顆外突的門牙,但其形象並不那麼可怖。相反,魔女畫得異常豐滿,有脈有肉,似乎血液還在流動。而又帶一點曲線之美,雖然說不上什麼「絕美婦人」,但也並不讓人十分厭惡。當然,誰也說不清羅剎魔女的原形是什麼樣的。《西藏鎮魔圖》中的魔女形象,只是憑著畫師的靈感想像出來的。俗話說畫鬼容易畫人難嘛,從嚴沒人見過的事物畫出來最像,畫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畫好了,得到人們認可,後人便照樣畫葫蘆。
  西藏傳說中有兩個重要的羅剎女,一個是同西藏人的起源有著密切關係的巖羅剎,它後來與觀音菩薩點化的獼猴相戀結合,繁衍出數百萬藏族男女,成為西藏人始祖母,受到人們的東道和景仰。另一個就是養育了西藏人民的羅剎女魔,成為哺育西藏人成長壯大的大地母親。這兩種羅剎女在形象上都是醜惡的魔類,似是而非在心靈上卻是人們親近和崇拜的偶然。所以畫師在構思這幅《西藏鎮魔圖》的時候是頗費匠心的,既要表達魔女的形態,又要迎合人們崇奉的心理狀況。看來,這幅清初唐卡的作者通過他精心的設計和嫻熟的繪畫技法,已經達到了這兩者的高度統一和結合,成為一幅思想內容和繪畫技法都很完美的絕妙物民間藝術佳作。
  註釋
  1.文成公主所帶釋迦牟尼十二歲時的身量像,先修甲達然莫(小昭寺)供奉,後來移供大昭寺。尼泊爾赤尊公主所帶不動明王等聖像,先修祖拉康(大昭寺)供奉,後來移奉小昭寺
  2.《西藏王臣記》第36頁載稱:王刀赤准便同松贊王商量修建寺廟事宜。松贊王說:『由你盡量往好的方面修建吧』!她依照松贊王的吩咐,當即在山前的草地上修建廟宇。不幸的是,白天所修建築物,晚間即遭鬼神搗毀。
  3.見《西藏王臣記》漢譯本第37頁。另《漢藏史集》譯本第97頁載稱:「於是由(文成)公主擺開卦具,運用八卦進行推算。推算結果是,拉薩這個地言並不具足八種吉祥之相,而且有八種或五種地煞,原來雪域吐蕃這個地方,形如一個仰臥的女魔。
  4.三山,指瑪波日(布達拉紅山);甲波日(布達拉宮西南孤峰聳山,谷稱藥王山);帕瑪日(在甲波日之西北,連崗稍低,清乾隆時期在山上修建關帝廟,並樹碑記事,谷稱磨盤山)。此三山為拉薩平原突起之三峰。
  5.四茹,公元七世紀松贊干布統一西藏各部,建立起強盛的吐蕃王朝以後的行政區劃。起初只有衛藏伍茹、約茹、葉茹、茹拉等四茹,後來又增設孫波茹和羊同茹。
  6.《西藏王臣記》劉立千漢譯本79頁。
  7.8.9.《佛學大辭典》第1423、1424頁。
  (刊登此文章,以此悼念為西藏收藏作為巨大貢獻的歐朝貴先生)
[責任編輯:陳致偉]
=============魔女的分隔線===============
故宮的聖地西藏展
陽光小屋是主辦方唯一的旅遊行業合作夥伴
除了我們對西藏喜愛與熱情之外
也是對陽光小屋在西藏的能力與專業的肯定~
謝謝啦!
照片中的《西藏鎮魔圖》照片是我拍的
西藏博物館中也有不少有趣的東西
交通方便很容易到
有空的話很值得去看看~~
《西藏鎮魔圖》中的眾寺廟,一直都是西藏迷好奇尋找的對象
在我自己的《西藏神廟獵人計畫》中也上天下地找到很多
最遠還得翻過庫拉岡日神山到不丹境內去
過程艱苦,但回味起來都是段段神奇的經歷~~
陽光小屋旅遊 - 西藏: 聖地西藏展展品 - 《西藏鎮魔圖》- 文成公主的降魔圖 https://bit.ly/3pJFWCl


西藏魔女圖

西藏魔女圖  ------------------link

unnamed (1)
在大昭寺內珍藏著一幅非常古老的唐卡,上面畫著的是一個躺著的魔女,
魔女身上則是山川河流,宮殿廟宇的位置圖,對於這張唐卡,有很多解釋,但都不能完全讓人信服,最終成了千古之謎。
這是一張收藏在西藏羅布林卡內的關於西藏地形、地貌的人體地圖,
沒有人想到這個仰臥的女魔身體就代表了古代藏族人關於西藏自然地理和宗教民俗文化的歷史觀念。
圖中的女魔裸體仰臥,雙腿彎曲,左腿遮蔽住陰部,右臂上舉,手腕自然下垂,右臂上抬,手腕彎過頭頂。
頭部、頸部、胸部、腹部、手臂、大小腿部,都繪有群山、河流、湖泊以及王宮和大小寺院,脈絡清晰,色彩鮮明。
這幅獨具特色的地圖,相傳是西元7世紀吐蕃時代修建的鎮肢、再鎮肢等十二鎮魔神廟圖,
也就是今天在西藏各地廣為流傳的——西藏鎮魔圖。
然而,說起這張神秘的女魔地圖,卻不能不追溯到1300年前的大唐文成公主。
相傳,西元7世紀文成公主遠嫁吐蕃國王松贊干布,一路艱辛,初到雪域西藏時,公主就用中原漢地的《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
堪輿和推算出了西藏的地形地貌,猶如一個仰臥的羅刹女魔形狀,拉薩的臥塘湖就是女魔的心臟部位,湖水則是羅刹女魔湧動的血液。
而拉薩城內兩座高聳的山峰,紅山和藥王山便是羅刹女魔豐滿堅挺的兩個乳房,
也是女魔心竅和血脈的命根所在。
它的四周各有一座龜狀山峰,就像是羅刹女魔的血盆大口;
紅山和藥王二山一起一伏好似獅子尾相連,
這個地方據說就是羅刹女魔發嗔心侵害生靈的地方。
由於松贊干布在布達拉紅山和藥王山修建了兩座王宮,所以鎮住了女魔的心骨和氣脈。
雖然拉薩這個地方形似八瓣蓮花,四周八寶呈祥,天空八輻輪轉,是吉祥殊勝的寶地;
但凡有吉祥的寶地,也必有惡魔地煞破壞作祟,因而必須在拉薩和西藏各地修建佛寺、佛塔,
供奉佛祖釋迦牟尼聖像,以鎮伏威懾妖魔鬼怪,才能對雪域西藏帶來無量的功德。
相傳當時的藏王松贊干布認為,東西方有水怪兀立狀地煞作怪,需要鎮海螺塔;
東面的上部沙穀有女魔張臂狀之地煞,需要鎮以大自在天陽舉塔;
南面珠卡賽有烏龜攝食狀之地煞,需要鎮以大鵬鳥啄塔;
西面的樺林山有黑魔嘹望狀之地煞,需要鎮以黃色佛塔;
北面娘占至杜岱之間的山巒中有大象入陣狀之地煞,
而靠山巒西面的甘丹湖則有厲鬼出沒的通道,則需要分別鎮之以石獅與白塔;
在西面的藥王山上有女魔窟,需要修建怙主聖像;
在北面的若冒切的草甸上有龍王畏怖宮,需要供奉佛主釋迦牟尼聖像。
後來的尼泊爾赤尊公主又依照唐朝文成公主的五行八卦推算,
以山羊駝土,填平臥塘湖,修建了著名的大昭寺,供奉釋迦牟尼12歲等身佛像,鎮壓住了女魔的心臟。
但是整個雪域西藏要獲得神佛、菩薩的護佑,以保平安吉祥的話,
則要在女魔身體各個部位修建更多的寺院佛塔和王宮,才能使得百姓幸福、疆土穩定、佛法興旺。
鎮魔十二寺
於是,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多次商議,並縝密堪輿推算後,
決定在女魔的頭、肩、肘、髖、膝、手、足等全身部位,修建了吐蕃歷史上著名的鎮魔十二寺,
就像針灸一樣,據說這是鎮壓制伏女魔的十二個不移之釘。
首先,在西藏的東、西、南、北四方修建了四鎮邊寺院,
即在藥如女魔的左臂上修建了昌珠寺和八大星曜道場,以鎮其左臂。
該寺位於今天西藏山南乃東縣的昌珠寺。
在伍如女魔的右臂上修建了噶澤寺和二十一居士道場,以鎮伏女魔右臂。
該寺位於今天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秀絨河與瑪曲河匯合的瑪曲河東岸。
相傳,噶澤寺是蓮花生大師調伏一條惡龍後修建的寺院,它的北邊就是吐蕃國王松贊干布創建的祈願寺。
在如拉女魔的左足上修建了仲巴江寺,設立了喜金剛道場,以鎮其左足。
該寺位於今天日喀則地區拉孜縣與彭措林接壤的地方,占代屬如拉區域,今天歸拉孜縣管轄。
在葉如女魔的右足上修建章樟寺,設立四大天王道場,以鎮其右足。
該寺位於今天日喀則地區南木林縣東南的雅魯藏布江北岸。
據說,大、小昭寺和四如鎮大寺修建之後,女魔仍然作怪於雪域吐蕃大地。
於是文成公主根據白虎、青龍、朱雀、玄武的四方風水理論,
建議國王松贊干布分別在女魔身體的關節部位上建築再鎮節四大寺院。
即在西南方向,女魔的左肘上修建了洛紮貢唐寺,設立了五方佛道場以鎮左肘。
該寺位於今天山南洛紮縣境內的夏曲河邊,南與不丹同相接壤。
傳說,洛紮拉康是噶舉派始祖著名佛教學者瑪爾巴尊者曾經修行的寺院。
在東南方向,女魔的右肘上修建了貢布博曲寺,設立大黑天護法道場,以鎮其右肘。
該寺位於今天林芝地區的林芝縣境內。
在西南方向,女魔的左膝上修建了彭唐結曲寺,設立蓮花本尊灌頂道場,以鎮其左膝。
該寺位於今天日喀則地區的仲巴縣境內。
在西北方向,女魔的右膝上修建了江察希昂欽寺,設立大寶道場,以鎮其右膝。
該寺位於今天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南部,與尼泊爾境內相接。 .
四大鎮翼寺 (手心足心和陰部)
根據推算,又在西藏境內修建了四大鎮翼寺。
由彌約(西夏)工匠在女魔的左手心上修建了隆唐宇瑪寺,
該寺位於今天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鄧柯縣境內;
由吐火羅(西域于闐)工匠在女魔的右手心修建了朋塘曲結寺,
該寺位於今天西藏山南洛紮境內;
由尼婆羅(尼泊爾)工匠在女魔的左足心上修建的喜饒卓瑪寺,
該寺位於今天西藏阿平地區,以及古代吐蕃屬地拉達克境內;
由霍爾巴人在女魔的右足心修建了傖巴隆寺,設立土地神女道場,
該寺位於今天西藏的藏北地區。
此外,還建造了一座特別的寺院,以鎮其女魔的陰部。
這些藏文史料生動地說明吐蕃時期的寺院建築藝術,
吸收、學習和借鑒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建築技術及建築美學觀念,
從而豐富發展了自己的建築理論和建築實踐,豐富了藏族的建築文化藝術。
以上寺院在藏族歷史上被稱為鎮翼四寺,共為十二鎮魔地。這些寺院,只是鎮伏女魔的主要寺院。
據說,為了改變西藏的一些惡劣風水,完善八吉祥的相兆,在女魔的身體上還修建了許多大小寺院和佛塔。
相傳為了對治“地、水、風、火”四大災害,
在東方修建了噶曲、崗曲、林曲三廟; 在西方修建了古朗、興昆二寺;
在北方修建了格日、巴日二寺; 在南方修建了皇支琅卓寺和林塘寺。
此外,還有紮葉巴等著名寺院,據說都具有震懾壓服女魔的巨大作用。
從“西藏鎮魔圖”的寺院位置來看,女魔羅刹的身體呈頭東腳西的仰臥,
其心臟剛好是西藏政治、經濟、宗教和文化的中心拉薩。
整體來看這幅具有神秘色彩的地圖,構圖巧妙,安排合理,
其地理範圍不僅包括了吐蕃時期的衛藏四如(即四個行政區域),而且部分超出了現在的疆域,
西到拉達克即今西藏阿裏地區邊界, 南抵不丹國境內,東到四川和青海藏族地區,
北到羌塘即今天的西藏藏北和四川接壤的德格境內。
我們現在已無從考證這幅地圖形成的確切時間, 但可以肯定吐蕃時代就已在西藏各地流傳。
在這幅珍貴的唐卡繪畫中,藏族傳統的理性思維和神秘主義,
民族起源的古老神話傳說與中原漢民族陰陽八卦的風水堪輿理論思想,
歷史宗教的神性崇拜與浪漫主義的想像力得到了有機的結合與統一。
生命、女性、大地、神性、歷史,完全以詩性的浪漫得到了充分的表現。
西藏魔女圖 https://bit.ly/38TiMTj
http://www.sqkk.com/sdly/zongjiao/zongjiaozhutilvyou/cangchuanfujiaolv/2010/0507/6939_2.html

西藏魔女圖


關於西藏地形是魔女之形的傳說,可以遠溯到公元7世紀文成公主進藏的時代。西藏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上世紀90年代在整理羅布林卡文物時,發現了兩幅《西藏鎮魔圖》的唐卡,大小、內容都一樣,畫面長152.5厘米,寬72厘米。采用金、銀、瑪瑙、珊瑚、珍珠等多種礦物顏料和藏紅花、茜草、大黃等植物顏料繪制出的唐卡,顏料純度高,畫面效果濃烈而厚重,還保持著艷麗的色彩。
《西藏鎮魔圖》構思巧妙,細密的線條和豐富的色彩既描繪了高山、河流及谷地,又能使魔女的身軀、五官清晰地呈現出來。
女魔呈頭東腳西仰臥,其心臟在西藏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首府拉薩。在布達拉紅山上修建王宮,鎮住女魔心骨,尼泊爾公主根據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頭馱土,填平臥塘湖,并在其上修建了大昭寺,供奉神像,鎮住女魔心骨。
為了進一步鎮住魔女,在當時吐蕃王朝的四大重鎮衛藏四茹(當時的四個行政區劃),分別修建四大鎮寺,稱為鎮邊四大寺,又稱鎮肢寺。
女魔左肩的約茹修建昌珠寺(今山南地區乃東縣昌珠區,寺廟建筑宏大)。
女魔右肩當時為伍茹,上建嘎采寺(今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的秀絨河與馬曲河匯合處的馬曲河東岸)。
女魔的雙足處是葉茹及茹拉,也分別建寺(今屬日喀則地區).
後來在女魔關節處再修建了四大鎮節寺,或稱再鎮邊四寺。
後又再修建四大鎮翼寺:位於女魔左右掌心及左右足心處。
這張魔女形象的西藏地形上描繪的寺廟及建筑名稱全部以古藏文注明,經過時代變遷,一些寺廟只能在文獻里讀到他們的名稱,現今的具體位置及名稱已很難考證,但也反映了西藏歷史上人們祈求天、地、人和諧一致的文化觀念。
相關:
傳說1300多年前,文成公主嫁入藏地時,大昭寺所在地周圍是一片沼澤,沼澤中心有一湖泊,置于拉薩城中有如一巨大的魔女仰天而臥。文成公主占卜后確認在此處建寺便可降魔,于是利用眾多的山羊開始馱土建寺。藏語稱山羊為“惹”,稱土為“薩”,為紀念建寺,佛殿初名“惹薩”,后又名“祖拉康”,是經堂的意思。“大昭”藏語為“覺地”,意為“釋迦牟尼的佛堂”,后來城市的名字也演化為“拉薩”。
http://www.57tibet.com/TIBET/UPLOAD/NewsIMG/20079261451000.jpg
——————————–
一幅反映西藏民間的唐卡──《西藏鎮魔圖》
我早就聽說西藏的地形為女魔仰臥之形﹐藏文史籍中也不泛藏王松讚干布修建十二鎮魔寺以鎮壓女魔四肢關節的記載。但是沒有見過女魔的形象。新近西藏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在整理羅布林卡文物時﹐發現兩幅《西藏鎮魔圖》的唐卡﹐一睹魔女尊容﹐真乃喜不自性。這兩幅反映西藏民間藝術的唐卡﹐大小一致﹐內容相同。畫面高152.5厘米﹑寬72厘米。圖上的女魔裸體仰臥﹐雙腳微曲﹐左腿遮住陰部﹐不致有失觀瞻。看來畫師的構圖巧妙﹐意境高雅。魔女右臂上舉﹐手腕下垂﹔ 左臂上抬﹐手腕彎過頭頂。身上有山有水﹐脈絡清晰﹐全身各處修建了許多大小寺廟﹐其中包括傳為公元七世紀修建的鎮肢﹑再鎮肢等十二鎮魔神廟。
關於西藏地形是女魔仰臥之形的傳說還要追溯到公元七世紀文成公主進藏的時候。吐蕃當時正是佛法初興之時﹐它從多方面吸收外來的佛教文化。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爾赤尊公主先後同藏王松讚干布聯姻﹐分別從本國帶來釋迦牟尼佛像等佛物進藏就是吐蕃當時接受佛教文化的重要標誌。寺廟是安置佛像﹑傳播佛教思想的主要地方﹐也是佛教文化的重要組成冶葉倡條無是尼泊爾赤尊公主在宮前修建寺廟不成﹐於是以重金禮請唐文成公主為其推測建寺地址。據說“文成公主依據中原的《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來細推觀察﹐而知道雪域西藏的地形﹐儼若羅剎魔女仰臥的形狀”。而且進一步勘察得知﹐拉薩臥塘湖即女魔的心血﹐三山乃魔女的心竅和脈絡﹑繞木齊 (小昭寺)為龍神所居﹐魯浦(藥王山東崖下的查拉魯浦)為黑惡龍棲息地﹐達瓦澤獨干毒樹下是鬼魅及非人所居處﹐東南的一處地熬﹐狀如大象上陣等等。於是先調理拉薩及其附近的風水﹐鎮住女魔的心血要害﹐在布達拉宮山上已修建了王宮﹐鎮了女魔的心骨。尼紀赤尊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羊駝山﹐填平臥塘湖﹐在其上建大昭寺﹐供奉佛像。經過綜合治理﹐使拉薩具足了八吉祥之相。然後著手在衛藏四茹修建鎮魔十二寺﹐以鎮女魔四肢關節﹐普稱鎮壓女魔膨體的十二神廟﹐據說這是制狀女魔的十二不移之釘。
先在衛藏四茹建四鎮邊寺﹕即在約茹女魔的左肩上建昌珠寺。地在今山南地區乃東縣昌珠區。地處雅隆河東岸﹐據說原為水池﹐水裡有妖魔作怪。藏王松讚干布變化神通﹐化作大鵬剪除水怪﹐水塘乾涸﹐在此建昌珠寺今猶存﹐建築規模宏大﹐寺內文物很多﹐系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伍茹女魔的右肩上建噶澤寺﹐地在今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境秀絨河與馬曲河匯合處﹐馬曲河東岸。據劉立千先生考證﹐這裡原有兩座古廟﹐一是松讚干布王紀芒薩赤姜所建﹐屬於四鎮邊大寺之一。一是赤松德讚王時蓮花先生大師收伏毒龍令其發誓保護佛法而為之修廟供祀。也有人認為﹐塘迦是鎮邊寺廟之一﹐後宏期為魯梅所重建。
在茹拉女魔的左足上建仲巴江寺﹐仲巴江或譯仲巴傑﹐變譯章巴炯﹐地在今日喀則地區拉孜與彭錯林交界處﹑古屬茹拉﹐今在拉孜縣境。位於雅魯藏布江之東。
在葉茹女魔的右足上建藏昌寺(仗章寺)﹐地在今日喀則南木林縣東南土布加地方的雅魯藏布江北岸。
以上為鎮肢或鎮邊四大寺。
根據勘察﹐“若尚不能克制‘女魔’﹐需再修四大重鎮神廟”。即在女魔左肘上建洛紮昆廷寺﹐亦譯空廳寺﹐今名洛紮拉康。地在今山南洛紮縣境夏曲河與怒曲河匯合處。其南面接近不丹山。據稱﹐洛紮拉康是一個木頂的樸實且散亂的建築﹐後經擴建而宏偉﹐但依舊保持了其簡樸的特點。
在工布女魔的右肘上建布曲寺﹐地在今林芝地區林芝縣布久區。該寺在鐵虎年(1930年)大地震中遭受嚴重破壞﹐後奉命修復﹐然建築和壁畫藝術今非昔比。
在女魔的左膝上建江紮東哲寺﹐譯作頓拉康﹐地在今日喀則地區仲巴縣境。
在女魔右膝上降真格傑寺(意為茲雲宏善寺)地在今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南部﹐靠近中尼邊界處。
以上四寺史稱鎮節或再鎮邊四寺。
接著根據推算﹐又修建四鎮翼寺。即在康區女魔左掌心上建隆塘卓瑪寺﹐地在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鄧柯縣境。據說是延清弭約(即西夏)工匠建造。
在女魔右掌心上建朋塘吉曲寺。據劉立千先先生考證﹐朋塘是不丹中部的地名﹐吉曲為河流名﹐從洛紮西部門當戶對 出﹐經過洛紮西南角的麥拉嘎俊山而流入不丹的朋塘。此廟在朋塘的吉曲河畔﹐故名朋塘吉曲寺。據說是延請吐火羅的匠師興建。
在女魔的左足心上建蔡日喜鐃卓瑪寺﹐地在今拉達克地區境內﹐原為西藏轄地。
在女魔的右足心上建倉巴弄倫寺﹐地在藏北草原﹐系延請霍爾工匠建造。
以上史稱鎮翼四寺。共為十二鎮魔寺。
這些鎮魔寺祗是鎮伏女魔的主要寺廟。為了改變一些惡劣風水﹐完善八吉祥的征相﹐在女魔身上還修建了許多小調﹐佛塔等。例如﹐藏史載稱﹐為了對治“地水風火”四大災害﹐在東方修建了噶曲﹑岡曲﹑林曲三廟﹔在西方修建谷郎﹑興昆二廟﹔在南方修建了郎卓﹑林塘二廟﹔在北方修建格日﹑巴日二廟等等。
從《西藏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看﹐女魔是頭東腳西而臥﹐其心臟在西藏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拉薩﹐這樣的構圖是合理的﹐安排是恰當的。其地理範圍不僅包括了衛藏四茹﹐而且部分地超出了現在的區域境界。鎮魔圖的東邊到達四川藏區鄧柯﹐南接不丹﹐西至拉達克﹐北邊包括羌塘草原。當然﹐傳說畢竟是傳說﹐它與歷史有著一定的聯繫﹐但同史實尚有一定的距離。西藏畫師根據傳說繪成的《西藏鎮魔圖》也必然與西藏地形圖不盡相同。既然要畫成魔女的形象﹐就不可能同地形圖完全吻合。所以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僅是示意﹐不會十分準確﹐有的甚至有錯位的可能。《西藏鎮魔圖》中的這個羅剎女魔仰臥之地﹐祗是以拉薩為中心的極為有限的一部分地方﹐無非當代地理概念的西藏全貌。
羅剎魔女﹐在許多人看來那都是惡鬼的代名詞。而且佛書也說﹕“羅剎是惡鬼之通名也。”羅剎女乃“食人之鬼女也。”佛書所列羅剎女很多﹐有所謂八大羅剎女﹑ 十大羅剎女﹑七十二羅剎女﹑五百羅剎女等。都把羅剎女的形象描繪得十分猙獰可怖﹐說她們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是吃人肉﹔喝人箅的餓鬼。總之﹐羅剎女是非鎮壓不可的兇神﹐不鎮伏﹐西藏沒有安寧的日子﹐然而展開《西藏鎮魔圖》一看﹐魔女雖然長著長長的指甲和兩顆外突的門牙﹐但其形象並不那麼可怖。相反﹐魔女畫得異常豐滿﹐有脈有肉﹐似乎血液還在流動。而又帶一點曲線之美﹐雖然說不上什麼“絕美婦人”﹐但也並不讓人十分厭惡。當然﹐誰也說不清羅剎魔女的原形是什麼樣的。《西藏鎮魔圖》中的魔女形象﹐祗是憑著畫師的靈感想像出來的。俗話說畫鬼容易畫人難嘛﹐從嚴沒人見過的事物畫出來最像﹐畫成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畫好了﹐得到人們認可﹐後人便照樣畫葫蘆。
西藏傳說中有兩個重要的羅剎女﹐一個是同西藏人的起源有著密切關係的岩羅剎﹐它後來與觀音菩薩點化的獼猴相戀結合﹐繁衍出數百萬藏族男女﹐成為西藏人始祖母﹐受到人們的東道和景仰。另一個就是養育了西藏人民的羅剎女魔﹐成為哺育西藏人成長壯大的大地母親。這兩種羅剎女在形象上都是丑惡的魔類﹐似是而非在心靈上卻是人們親近和崇拜的偶然。所以畫師在構思這幅《西藏鎮魔圖》的時候是頗費匠心的﹐既要表達魔女的形態﹐又要迎合人們崇奉的心理狀況。看來﹐這幅清初唐卡的作者通過他精心的設計和嫻熟的繪畫技法﹐已經達到了這兩者的高度統一和結合﹐成為一幅思想內容和繪畫技法都很完美的絕妙物民間藝術佳作。
註釋
1.文成公主所帶釋迦牟尼十二歲時的身量像﹐先修甲達然莫(小昭寺)供奉﹐後來移供大昭寺。尼泊爾赤尊公主所帶不動明王等聖像﹐先修祖拉康(大昭寺)供奉﹐後來移奉小昭寺
2.《西藏王臣記》第36頁載稱﹕王刀赤准便同松讚王商量修建寺廟事宜。松讚王說﹕‘由你盡量往好的方面修建吧’﹗她依照松讚王的吩咐﹐當即在山前的草地上修建廟宇。不幸的是﹐白天所修建築物﹐晚間即遭鬼神搗毀。
3.見《西藏王臣記》漢譯本第37頁。另《漢藏史集》譯本第97頁載稱﹕“於是由(文成)公主擺開卦具﹐運用八卦進行推算。推算結果是﹐拉薩這個地言並不具足八種吉祥之相﹐而且有八種或五種地煞﹐原來雪域吐蕃這個地方﹐形如一個仰臥的女魔。
4.三山﹐指瑪波日(布達拉紅山)﹔甲波日(布達拉宮西南孤峰聳山﹐谷稱藥王山)﹔帕瑪日(在甲波日之西北﹐連崗稍低﹐清乾隆時期在山上修建關帝廟﹐並樹碑記事﹐谷稱磨盤山)。此三山為拉薩平原突起之三峰。
5.四茹﹐公元七世紀松讚干布統一西藏各部﹐建立起強盛的吐蕃王朝以後的行政區劃。起初祗有衛藏伍茹﹑約茹﹑葉茹﹑茹拉等四茹﹐後來又增設孫波茹和羊同茹。

2021-01-03_221439


神秘的西藏鎮魔圖,謎團重重,至今無解!
2016-10-13
1991年,在西藏的羅布林卡文物中,發現了兩幅唐卡高152.5厘米,寬72厘米的唐卡,繪製的是一仰面而躺的羅剎魔女。圖中魔女裸體仰卧,雙腳微曲,左腿遮住陰部,不致有失觀瞻。右臂舉起,手腕垂落;左臂上抬,手腕過頭。身上有山有水,脈絡清晰,全身各處修建了大大小小的寺廟,圖形繪製的正是西藏地形圖。
佛書說:「羅剎是惡鬼的通名。」佛書載有八大羅剎女,十大羅剎女,七十二羅剎女,五百羅剎女等等,形象猙獰可怖,個個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堪稱不鎮壓不可的凶神。然而藏族起源說上也有「稱猴變人」的傳說。說的是遠古時的神猴與羅剎魔女喜結良緣,生下小猴,繁衍成了藏族人的故事。
關於西藏地形是女魔仰卧之形的傳說,可追溯到公元7世紀。當時的吐蕃正是佛法初傳期,文成公主和尼泊爾尺尊公主各從本國帶了一尊釋迦牟尼佛像進藏。
為供奉佛像,吐蕃大修寺廟。但尺尊公主在布達拉宮前修建寺廟不成。文成公主以「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探明西藏地形,儼若羅剎魔女仰卧。布達拉宮所在的紅山、藥王山、磨盤山三處為魔女心竅脈絡。紅山修建了王宮,鎮住了魔女心骨。而拉薩平地卧塘湖為魔女心血聚集地。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尺尊公主以山羊馱土,填平卧塘湖,在其上修建了大昭寺,供奉佛像,鎮壓魔女心胸。
為了進一步鎮壓魔女,永保西藏平安,松贊干布又依照文成公主所說,在魔女四肢關節處,修建了「鎮魔十二神廟」,即衛藏四茹的「鎮肢四大寺」和「鎮邊四寺」、「鎮翼四寺」。據說這十二座鎮魔神廟是制伏魔女的「十二不移之釘」。
從唐卡《西藏鎮魔圖》上看,女魔頭東腳西地仰卧,心臟在西藏中心首府拉薩,其地理範圍不僅包括了衛藏四茹。而且部分超出了現在的區域境界。西至拉達克,南抵不丹境、東到四川藏區鄧柯,北邊包括羌塘草原。
藏文史籍中記載了文成公主算卦修建大昭寺等傳說,那文成公主是不是真有這樣的本事?西藏地圖為何要畫成羅剎魔女形狀?中間又隱藏了什麼秘密?它的作者是誰?所有這些,依然是未解之謎!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分享到 Facebook
相關標籤:
西藏鎮魔圖
西藏
文成公主
尺尊公主
羅剎女
布達拉宮
你可能會喜歡
解密西藏系列之——關於布達拉宮的誤解
圖蟲風光攝影:背包客去西藏!
圖蟲風光攝影:美麗的西藏
中國西藏拉薩的宮堡式建築群旅遊景點《布達拉宮》簡介
西藏的那些雪山
西藏的那些雪山
神奇的西藏之旅(二)
對西藏最常見的誤解
西藏的天空,絕無僅有
西藏春曉,靜候你的到來
老生常談:西藏旅行安全嗎?
男人一生中必去的地方——西藏
西藏高原反應,應對辦法
實景拍攝,西藏最美24個節氣
西藏的酸奶到底有什麼不同?
在西藏肉得這麼吃!
------------------------
你知道西藏鎮魔圖的故事嗎?
2017-02-17 由 渴樂自駕游 發表于旅遊
早就聽說西藏的地形為女魔仰臥之形,藏文史籍中也不乏藏王松贊干布修建十二鎮魔寺以鎮壓女魔四肢關節的記載。但是沒有見過女魔的形象。新近西藏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在整理羅布林卡文物時,發現兩幅《西藏鎮魔圖》的唐卡,一睹魔女尊容,真乃喜不自勝。這兩幅反映西藏民間藝術的唐卡,大小一致,內容相同。畫面高152.4厘米、寬73厘米。圖上的女魔裸體仰臥,雙腳微曲,左腿遮住陰部,不致有失觀瞻。看來畫師的構圖巧妙,意境高雅。魔女右臂上舉,手腕下垂;左臂上抬,手腕彎過頭頂。身上有山有水,脈絡清晰,全身各處修建了許多大小寺廟,其中包括傳為公元七世紀修建的鎮肢、再鎮肢等十二鎮魔神廟。
關於西藏地形是女魔仰臥之形的傳說還要追溯到公元七世紀文成公主進藏的時候。吐蕃當時正是佛法初興之時,它從多方面吸收外來的佛教文化。唐朝文成公主和尼泊爾赤尊公主先後同藏王松贊干布聯姻,分別從本國帶來釋迦牟尼佛像等佛物進藏就是吐蕃當時接受佛教文化的重要標誌。寺廟是安置佛像、傳播佛教思想的主要地方,也是佛教文化的重要組成。但是尼泊爾赤尊公主在宮前修建寺廟不成,於是以重金禮請唐文成公主為其推測建寺地址。據說「文成公主依據中原的《八十種五行算觀察法》來細推觀察,而知道雪域西藏的地形,儼若羅剎魔女仰臥的形狀」。而且進一步勘察得知,拉薩臥塘湖即女魔的心血,三山乃魔女的心竅和脈絡、繞木齊(小昭寺)為龍神所居,魯浦(藥王山東崖下的查拉魯浦)為黑惡龍棲息地,達瓦澤獨干毒樹下是鬼魅及非人所居處,東南的一處地熬,狀如大象上陣等等。於是先調理拉薩及其附近的風水,鎮住女魔的心血要害,在布達拉宮山上已修建了王宮,鎮了女魔的心骨。尼紀赤尊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羊駝山,填平臥塘湖,在其上建大昭寺,供奉佛像。經過綜合治理,使拉薩具足了八吉祥之相。然後著手在衛藏四茹修建鎮魔十二寺,以鎮女魔四肢關節,普稱鎮壓女魔膨體的十二神廟,據說這是制狀女魔的十二不移之釘。
地理·典故
先在衛藏四茹建四鎮邊寺:即在約茹女魔的左肩上建昌珠寺。地在今山南地區乃東縣昌珠區。地處雅隆河東岸,據說原為水池,水裡有妖魔作怪。藏王松贊干布變化神通,化作大鵬剪除水怪,水塘乾涸,在此建昌珠寺今猶存,建築規模宏大,寺內文物很多,系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伍茹女魔的右肩上建噶澤寺,地在今拉薩以東墨竹工卡縣境秀絨河與馬曲河匯合處,馬曲河東岸。據劉立千先生考證,這裡原有兩座古廟 ,一是松贊干布王紀芒薩赤姜所建,屬於四鎮邊大寺之一。一是赤松德贊王時蓮花先生大師收伏毒龍令其發誓保護佛法而為之修廟供祀。也有人認為,塘迦是鎮邊寺廟之一,後宏期為魯梅所重建。
在茹拉女魔的左足上建仲巴江寺,仲巴江或譯仲巴傑,變譯章巴炯,地在今日喀則地區拉孜與彭錯林交界處、古屬茹拉,今在拉孜縣境。位於雅魯藏布江之東。
在葉茹女魔的右足上建藏昌寺(仗章寺),地在今日喀則南木林縣東南土布加地方的雅魯藏布江北岸。
以上為鎮肢或鎮邊四大寺。
根據勘察,「若尚不能克制『女魔』,需再修四大重鎮神廟」。即在女魔左肘上建洛扎昆廷寺,亦譯空廳寺,今名洛扎拉康。地在今山南洛扎縣境夏曲河與怒曲河匯合處。其南面接近不丹山。據稱,洛扎拉康是一個木頂的樸實且散亂的建築,後經擴建而宏偉,但依舊保持了其簡樸的特點。
在工布女魔的右肘上建布曲寺,地在今林芝地區林芝縣布久區。該寺在鐵虎年(1930年)大地震中遭受嚴重破壞,後奉命修復,然建築和壁畫藝術今非昔比。
在女魔的左膝上建江扎東哲寺,譯作頓拉康,地在今日喀則地區仲巴縣境。
在女魔右膝上降真格傑寺(意為茲雲宏善寺)地在今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南部,靠近中尼邊界處。
以上四寺史稱鎮節或再鎮邊四寺。
接著根據推算,又修建四鎮翼寺。即在康區女魔左掌心上建隆塘卓瑪寺,地在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鄧柯縣境。據說是延清弭約(即西夏)工匠建造。
在女魔右掌心上建朋塘吉曲寺。據劉立千先先生考證,朋塘是不丹中部的地名,吉曲為河流名,從洛扎西部門當戶對 出,經過洛扎西南角的麥拉嘎俊山而流入不丹的朋塘。此廟在朋塘的吉曲河畔,故名朋塘吉曲寺。據說是延請吐火羅的匠師興建。
在女魔的左足心上建蔡日喜鐃卓瑪寺,地在今拉達克地區境內,原為西藏轄地。
在女魔的右足心上建倉巴弄倫寺,地在藏北草原,系延請霍爾工匠建造。
以上史稱鎮翼四寺。共為十二鎮魔寺。
這些鎮魔寺只是鎮伏女魔的主要寺廟。為了改變一些惡劣風水,完善八吉祥的征相,在女魔身上還修建了許多小調,佛塔等。例如,藏史載稱,為了對治「地水風火」四大災害,在東方修建了噶曲、岡曲、林曲三廟;在西方修建谷郎、興昆二廟;在南方修建了郎卓、林塘二廟;在北方修建格日、巴日二廟等等。
從《西藏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看,女魔是頭東腳西而臥,其心臟在西藏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拉薩,這樣的構圖是合理的,安排是恰當的。其地理範圍不僅包括了衛藏四茹,而且部分地超出了現在的區域境界。鎮魔圖的東邊到達四川藏區鄧柯,南接不丹,西至拉達克,北邊包括羌塘草原。當然,傳說畢竟是傳說,它與歷史有著一定的聯繫,但同史實尚有一定的距離。西藏畫師根據傳說繪成的《西藏鎮魔圖》也必然與西藏地形圖不盡相同。既然要畫成魔女的形象,就不可能同地形圖完全吻合。所以鎮魔圖上的寺廟位置僅是示意,不會十分準確,有的甚至有錯位的可能。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travel/y88mykn.html

f73000136beef2e472416pn00052nnp009150ns16p3000682o01n560o1916p400069498rq27891516p90007so4302pqp618e940007d13bb3fbebe1e9700056775fed7dcfdf76000130253a096ae2e940007d29c611a20a2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