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雅瑪贊(阿美語:Tiyamacan),是台灣阿美族神話中的一名女神,因為十分美麗而被海神之子弗拉拉卡斯(Felalakac)強娶為妻,家人則各自成為台灣原住民族的祖先-【阿美族太古神話中的創世女神】「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與「海神之子」弗拉拉卡斯/人類的祖先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614afc_1a2d785a25114b2c8168d7c6d

民族傳說中神秘的小矮人
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9日
文/鹿憶鹿,小黑人神話——從台灣原住民談起  曾經真實存在台灣最早的先住民─各原住民族傳說中神秘的小矮人 https://bit.ly/2IGS4Un
台灣原住民大部分族群都有小黑人神話,《山海經》、《淮南子》、《列子》等典籍也記載了許多有關小人或矮人的遠國異人神話傳說。台灣原住民的小黑人神話則有許多值得探討之處,他們會攻擊原住民,性好漁色,最後被消滅。小黑人、地底人、女人部落的母題似乎都有文化英雄母題的特質,也有典型的文化英雄母題中聖與俗的雙重個性。尤其是好色的部分,更是小黑人、女人部落母題中的關鍵,非一般古籍中的記載見得到的。將小黑人、地底人、女人部落神話母題與文化英雄母題一並討論,或許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小黑人神話或是被認為歷史的呈現,或是非我族類的被誇張、被污名化,被污名化的同時也可能被神聖化,這些母題或可一並觀察。
一、前言
 清代文獻對於台灣小黑人的記錄相當詳細,小黑人出現的地點相當多。相關小黑人的論文,大都是日本學者所發表。伊能嘉矩於1898年、1906年,鳥居龍藏於1901年、1907年,鹿野忠雄於1932都發表了相關小黑人的論文,陳正希於1952年發表《台灣矮人的故事》。其中以伊能的影響最大,他在日本的《東洋時報》發表了一連串的文獻,標題為「台灣的烏鬼番」。他指出台灣的土著各族之間,除了蘭嶼的達悟族(雅美族)之外,幾乎各族都有他們的祖先與小黑人相處的故事,存在於泰雅、布農、鄒、邵、排灣和賽夏等族的民俗信仰中,布農族和鄒族更指出小黑人比他們早到台灣
 相關台灣原住民小黑人的資料,有稱小人、小黑人,或稱小矮人、烏鬼番,為了行文方便,大都稱小黑人,既是強調矮小,也是凸顯他的黑膚。學者大都以小黑人為傳說,說明他的歷史真實性,李壬癸、凌純聲兩先生的論文都是從人類學角度探討的傑出代表作。本文不從歷史敘事的真實與否著眼,故以神話名篇,一並參考《山海經》的周饒國神話,希望從多方面來觀察原住民小黑人神話的特點與涵意。
二、小黑人神話
 李壬癸先生曾對原住民的小矮人神話傳說做過歸納整理,賽夏族三則、噶瑪蘭一則、鄒族十則、布農七則、泰雅三則、賽德克(泰雅族群)兩則、魯凱兩則、排灣六則、阿美兩則與邵族一則。(注:李壬癸:《台灣南島民族關於矮人的傳說》,《中國神話與傳說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576-604頁,漢學研究中心1996年版。)所列雖然不完整,我們卻可見出原住民小黑人神話流傳的普遍性。而除了早期日本學者的采集整理外,後來一些學者也有相關的研究,提供取資的材料。(注:張百蓉:《高雄都會區台灣原住民口傳故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文所博士論文,2003年。劉育玲:《賽德克族口傳民間故事研究》,花蓮師院民間文學所碩士論文,2001年。浦忠成:《台灣鄒族的風土神話》,台北:台原出版社1993年版。Ho Ting-jui,A Comparative Study of Myths and Legends of Formosan Aborigines,1967。)
 泰雅族的小黑人神話傳說:
 泰雅族稱矮人為misinsigot。在遙遠的山後,身材矮短,約三尺左右(只自腰邊到腳底來形容),有弓、箭、鑄模等武器,潛伏於草莽間,有時襲殺泰雅,身手非常矯健。(伊能1906)
小川尚義描寫泰雅族神話中的小黑人只及常人胸部,但他們的刀很長,那些小黑人砍族人房屋的柱子,屋子壓住了族人,而小黑人趁機割了他們的肚子,甚至連肝也吃了。後來小黑人全被泰雅人殺死了。
 佐山融吉著《蕃族調查報告書》(1920)太么(泰雅)族後篇中的泰雅族小黑人有兩篇,他們有大刀,很好色,會危害族人,強奸婦女。
 現代賽德克(泰雅族一支)稱小黑人為「susungut」,據說是因為小黑人經常攀爬於樹豆之上,或喻其體型短小如豆之意。由於小黑人的神話傳說只流傳於賽德克老人間,至於年輕一輩幾乎未曾聽聞,故在賽德克老人的口中,小黑人是曾經與其先祖在生活中有過交集的現實人物,而年輕人則多認為賽德克族中不可能有小黑人,就算有小黑人的傳說也應該是與賽夏族有關。可見賽夏族的矮靈祭眾所周知,早期賽夏人與矮人有密切關系的傳說也深植人心。(注:劉育玲:《賽德克族口傳民間故事研究》,第132-133頁,花蓮師院民間文學所論文,2001年。)
 傀儡族(魯凱)所流傳的口碑,稱小黑人ngutol,其傳說如下:
 以前,南邊的深山中住著身材矮小的蕃人,眼睛長在膝蓋,白天看不到,常出來和傀儡族交戰。但由於他們白天眼睛看不到,所以常失敗。可是入夜後眼睛就發亮,令傀儡族大為苦惱。(注:劉育玲:《賽德克族口傳民間故事研究》,第132-133頁,花蓮師院民間文學所論文,2001年。)
 鄒族小黑人神話如下:
 古時在玉山北方,有矮小人種,皆穴居,形如小兒,能藏匿芋葉下;攀登豆莖,莖不斷折;其體雖小,而臂力極強,又巧使刀槍,曾與布農族爭戰,後不知所往。(注:浦忠成:《台灣鄒族的風土神話》,台原出版社1993年版。)
 賽夏族傳說小黑人住在岩洞中,身長不過三尺,膂力強大,且長妖術,賽夏族甚畏懼之。(注:小島由道:《蕃族慣習調查報告書》第三冊,第11-13頁,1917年。)
 而據朱鳳生先生采錄的賽夏族小黑人傳說,也說他們行動敏捷,膚色暗黑,毛發卷縮,擅長游泳,精通巫術,樂善好施。住在洞穴裡,唯一缺點是,該族性好漁色。(注:朱鳳生:《賽夏人》,新竹縣五峰鄉賽夏族祭典管理委員會1995年版。)
 宮本延人說,賽夏族的傳說中出現的一種前住民,是一群住在洞穴中的小黑人,很會使用巫術來作弄賽夏族人,但賽夏族人的祖先利用謀略引誘小黑人到斷崖邊,再推他們落入山崖,剩下的小黑人也全部逃走了。這種被稱為岱的小黑人的傳說,並不能視為單純的傳說,而有關乎台灣原住民民間傳承的意義,也可以作為菲律賓和巴丹島上矮靈傳說比較研究的材料。(注:宮本延人:《台灣的原住民族》,魏桂邦譯,第126頁,晨星出版社1996年版。)
 今天新竹的賽夏族仍保留「矮人祭」,據賽夏族長老們說,他們拜「矮人」,並不像漢人拜祖先,因為矮人不是賽夏人的祖先,而是這些矮小的「先民」是他們祖先的「好朋友」,教他們祖先如何種粟、收割和跳舞,以及巫術等等技巧,後來因一次糾紛,引起雙方打仗,小黑人幾乎被賽夏人殺光了,小黑人殘余的人逃走時留下一句話,咒罵賽夏人忘恩負義,必遭天譴!由於賽夏人害怕小黑人報仇,便在每兩三年收割粟米之後,舉行矮靈祭,一方面向已死的小黑人祭拜,以免矮黑的惡靈騷擾賽夏族,一方面也慶祝收成。
(注:洪英聖:《台灣先住民腳印》,第46頁,時報文化出公司1993年版。)
 除了賽夏族之外,布農族的小黑人傳說在台灣原住民中最詳盡也最多。鈴木作太郎在1932年所編著的《台灣的蕃族研究》就收錄十則布農族的矮人資料,分別是鳥居龍藏1901年采錄的五則,世尾宗晴1931年調查的五則。陳萬春先生將之譯為中文。(注:鈴木作太郎:《台灣蕃人的口述傳說》,第28-33頁,陳萬春譯,中國口傳文學學會2003年版。)
布農族卡社群tavazoan社傳說:
 昔時矮人撒都索,他們食蛙,善攀緣樹枝,若山猿。倘若一旦潛藏於密夜之間,則就很難找到了。(注:佐山融吉:《蕃族調查報告書》武侖族前篇,第205頁,1919年。)
 日本史前史提到日本有一種矮黑土著的原始住民,日本歷史上稱之為「土蜘蛛」,即矮黑人。有人說,可能因為他們喜歡住穴屋(洞穴),猶如黑蜘蛛從洞裡出入一般,是日本的原始住民,身體黝黑,與台灣小黑人一模一樣。印尼至今仍有住在地下窖洞的矮黑族。菲律賓的小黑人更活躍,在菲律賓小黑人則稱呼為「Negritos」、「Ifugao」。台灣原住民指稱的矮黑人名稱雖然不同,但都指出矮黑人的共通點,即身材矮小,行動敏捷,膚色暗黑,毛發卷縮,善於使用弓箭,還會巫術,身上有彩紋,住在山岩石洞,是谷物的原有者。(注:田哲益:《賽夏族神話與傳說》,第78-80頁,晨星出版社2003年版。)
 我們所見的資料中,也有許多地底人(穴居)神話,其中或言地底人矮小,但普遍的說法是他們擁有谷物,原住民都向他們乞求或偷取粟種。因此,在下一節中介紹地底人神話,一並討論、比較。
三、地底人神話
 台灣原住民的小黑人神話中大多論及小黑人穴居,而有的神話描寫的是地底人的世界,有的地底人有尾巴,有的地底人有谷物,有的地底人只吸蒸氣沒有排泄孔,而有的神話中也論及地底人是矮小的,小得有如螞蟻。
《蕃族調查報告書》武侖族前篇收錄的布農族地底人神話:
 從前,有個住在地裡的人,名叫ikkolun,背後長著一根尾巴,經常坐在一把有洞的椅子上,他從不吃飯,只是用竹管吸取熱飯冒出來的蒸氣。有一天,我們社裡的人沿著梯子爬下去,到地中去拜訪他。他非常高興,拿出許多食物宴客。後來,社人又再度去找他,可是洞口已經被巨石牢牢封住了。
 本書中也提及地底人長得特別矮小,似螞蟻,他們無法通話。其中又有的神話提及地底人擁有谷物:
 從前,巒社asanlaiga社的洞穴中住著一個有尾巴的人,名叫ikolon。有一次,幾個asanlaiga社的人進入洞裡,他非常高興地拿出米飯來饗客,asanlaiga社的人吃了,覺得味道甚關,遂向ikolon索取種子,可是ikolon堅拒不給,他們只好趁著ikolon不注意時,偷了些米谷及柿子的種子,藏在陰莖的包皮裡帶回家。這便是我們的祖先種植稻米和紅柿之始。
 小川尚義、淺井惠倫:《台灣高砂族神話傳說集》關於布農族地底入神話也有類似的說法:
 曾經有ikolon居住在地下,他們不吃飯也不吃肉,只聞食物的香味即可,所以他們的肛龘門很小。那時候祖先尚未有米,到ikolon去玩,就想偷米,起初藏在男子的陰龘莖中,被發現取回。所以又藏在女子的陰龘道內,ikolon不好意思搜查,所以沒被發現。(王永馨譯)
 布農族的地底人有尾巴,有谷種,卻是聞食物香味或吸蒸氣維生,布農族的谷種也是從地底人處偷的,他們將谷種藏在包皮或陰道帶回。
 《生蕃傳說集》中也記載排灣族的女人到紅頭嶼偷粟種,她將粟種藏在陰部。書中也寫到關於達悟族的食物起源神話,達悟族的女人到台灣本島取得粟種,也將粟種藏在陰部順利帶回:
 古時,紅頭嶼沒有粟,可是聽說在陸地(台灣本島)有,於是便有男女數人到台灣取種子,當他們千辛萬苦獲得粟種,准備上船駛回時,大批陸上的人來把粟種沒收,這時一個機智的女人將粟種藏在陰處,所以順利帶回,此為島上有粟之濫觴。(注:佐山融吉、大西吉壽:《生蕃傳說集》,南天書局1996年版。)
 達悟族東青社地底人傳說故事則敘述弟弟到地底下向地底人學習各種生活技能,達悟族人現在的生活就是地底人生活的實踐。(注:余光弘、董森永:《台灣原住民史雅美族史篇》,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8年版。)傳說中的矮人,他們的生活方式比南島民族還原始,例如,住在山洞中。包括賽夏和布農,在傳說中處心積慮地要把他們趕盡殺絕,以至於使他們完全消失了。有些族,包括賽夏和排灣,卻明說族人和矮人通婚,所以也有友善的一面。傳說一定有一些誇張或超人的成分。有些傳說矮人身長只二三尺。鄒族傳說中矮人像隱形人一樣,平常用肉眼看不到他們。(注:李壬癸:《台灣南島民族關於矮人的傳說》,《中國神話與傳說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576-604頁,台北:漢學研究中心1996年版。)小黑人不只被污名化,有時也被神聖化。
 達悟族另有被虐待的女兒受夢指引而到地底下世界生活的故事。(注:夏曼藍波安:《八代灣的神話》,晨星出版社1992年版。)達悟族的地底人神話十分普遍,他們取火種的魔鬼也住洞穴。相關資料可參考拙著。(注:鹿憶鹿:《洪水神話——以中國南方民族與台灣原住民為中心》,第233頁,裡仁書局,2002年版。)傳說中取火處在岩洞,而洞裡乾坤相當奇異,有的版本描述的項目非常多,裡面的人除了捕魚、織布、造船外,還有舂小米、制陶、背籃、削地瓜、編竹簍等。(注:陳敏慧:《從敘事形式看蘭嶼紅頭始祖傳說中的蛻變現》,《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第63期,1987年。)達悟族神話中的地底似乎是一個文明的遠國異人世界,說明火種、捕魚等文化的起源。
 魯凱族的食物起源神話也與地底人有關:
 從前入仔山這個地方,地中有一個地方,可通往地下蕃社;地下蕃社的人均有長尾巴,當人們走進時,他們便將尾巴藏在臼裡。人們到那去喝了水就大便,大便都會變成紅色小圓柱狀的玉石,將之拿起吸一下,裡面就會形成了洞孔。
 地下蕃社擁有大量的谷物,而大南社卻沒有任何種子。祖先去那兒,回來均要被檢查是否有帶谷子,祖先心想沒有食物准會餓死,便把谷物藏在生殖器帶回來,從此便開始耕種,食物不匱乏。(注:尹建中編《台灣山胞各族傳統神話故事與傳說文獻編纂研究》,第271頁,台大文學院人類系,1994年版。)
 神話中的地底人也有尾巴,有谷種,魯凱人也是將谷物藏在生殖器帶回來,他們的地底人神話與布農族雷同。值得注意的是,敘事者都提及偷谷種之事,「偷」應是在言其族群不同,谷種擁有者不給,偷盜谷種、火種更是暗示取得方式的艱辛不易。文化起源神話中的偷盜動作似乎是敘事慣例。而將谷種藏於生殖器似乎也是原住民口頭敘事中普遍的現像,與中國南方民族將盜取的谷種藏於指甲中有異曲同工之妙,將遠國異人的谷種藏於身體某處帶回的母題在印尼、日本一些民族中流傳也很普遍(注:斧原孝守:《雲南和日本谷物起源神話》,郭永斌譯,《思想戰線》1998年第10期,第43頁。)。
 鄒族的地底人傳說中也談及他們有谷物:
 古代在玉山上是無稻米與粟,只捕獸為食。一日有人在山中發現山芋,山芋的根非常長,拔出來即看見一穴,那人往下探看,下面還有另一更大的穴,看見有人在進食,但他們不吃食物,只是喝湯汽,那人便問所飲何物?答曰稻米,於是向穴中人乞求少許,再離穴,今日吃的稻米就是那時流傳下來。(注:《嘉義縣志稿》,1962年版,引《鄒族信仰體系與宗教組織》,嘉義縣政府,1988年版。)
 佐山融吉、大西吉壽所編《生蕃傳說集》也有阿美族地底人的神話傳說:
 古時,地中另有一個世界,一次,地下人到地上購物,地上人給地下人一整袋蜂,地下人不察,回去之後,松開袋口,蜂飛出,逢人即螫,地下人大怒,抓住柱子大搖,地上房屋全倒,死傷無數,是為地震之始。(注:佐山融吉、大西吉壽:《生蕃傳說集》,第334頁,南天書局1996年版。)(楊靜姍譯)
 阿美族的地底人神話母題中未見言及谷物情節,阿美族的神話中最早的谷物幾乎都是由天神所賜予的。(注:相關資料可參考以下論述:劉斌雄等:《秀姑巒阿美族的社會組織》,《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專刊》8卷8期,1965年。杜而未:《阿美族的傳說與故事》,《考古人物學刊》44卷66期,1984年。達西烏拉彎·畢馬:《阿美族神話與傳說》,第116-124頁,晨星出版社2003年版。)我們似乎可以推測阿美族的神話中谷種都是來自天上,與其他族群源自小黑人、地底人處有異;然而這樣的差異性似也是異曲同工,谷物來自一個遠方他界,只是天上或地底的不同罷了。
 小林保祥於1921至1938在中部排灣族采集的排灣族神話傳說也有關於去地底下的少年的故事。(注:小林保祥:《排灣傳說集》,謝荔譯,第14-19頁,南天書局1998年版。)
布農、魯凱的地底人有尾巴,這在小矮人中是少見的,而地底人的只吸蒸氣與女人部落的女人近似,與小矮人不同。筆者曾論及原住民女人部落的女人沒有肛門,只吸蒸氣似與地底人如出一轍,可一並參照。
(注:鹿憶鹿:《女子國神話——從台灣原住民談起》,2003年東亞漢學會議論文。)
 地底人神話中並非全是小黑人,然而,可以想見,既是穴居,住地底下,應非巨人之屬,可能長得短小。地底人所以與小黑人有雷同之處,自不意外。原住民所流傳的小黑人神話與地底人神話同樣普遍,甚至小黑人神話與地底人神話常是重疊的,小黑人穴居,而地底人矮小,他們都有谷物,都有弓箭,都會巫術。
 台灣原住民神話中普遍流傳的小黑人神話母題也見於古籍中,古籍中有許多小人或黑人的神話傳說,雖然學者也多有論述,而為了參照方便,本文一並討論。
四、古籍中的小人神話
 《山海經》所記這類小人有四,除《海外南經》的周饒國,《大荒東經》的靖人,《大荒南經》的焦饒國,還有名叫菌人的小人,均有圖,都屬於侏儒—類。
 周饒國在其東,其為人短小,冠帶。一曰焦饒國在三首東。(《海外南經》)
 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小人國,名靖人。(《大荒東經》)
 有小人,名曰焦僥之國,幾姓,嘉谷是食。(《大荒南經》)
 有小人名曰菌人。(《大荒南經》)
 周饒國即焦僥國、小人國,袁珂按:周饒、焦僥,並侏儒之聲轉。侏儒,短小人;周饒國、焦僥國,即所謂小人國也。疑菌人、靖人均侏儒之音轉。(注:袁珂:《山海經校注》,第200頁,裡仁書局1992年版。)周饒國的人住在山洞裡,身材雖然短小,卻和常人一樣穿衣戴帽,而且生性聰明,能制造各種精巧的器物,還會耕田種地。郭璞注:「其人長三尺,穴居,能為機巧,有五谷也。」周饒國、焦僥國等小人國的穴居、有五谷的特點與台灣原住民神話的小黑人、地底人近似。
 古籍中有關小人的記載很多。
 《初學記》十九引郭璞《圖贊》云:「僬僥極麼,竫人又小,四體取足,眉目才了。」《淮南子》作竫人,《列子·湯問篇》:「東北極有人名曰諍人,長九寸」與郭引《詩含神霧》同,諍、竫或以為古字通用。《國語·魯語》云:「焦僥氏長三尺,短之至也。」焦僥之見於史籍者始此。
 《史記·大宛列傳》正義引《括地志》云:「小人國在大秦南,人才三尺,其耕稼之時,懼鶴所食,大秦衛助之,即焦僥國,其人穴居也。」言小人國的小人有耕稼、穴居。
 《魏志》卷三十《東夷傳倭人條》:「又有侏儒國在其南,人長三四尺,去女王四千余裡。又有裸國、黑齒國,復在其東南,船行一年可至」。《唐書》卷二二二下《室利佛逝傳》:「鹹亨至開元間,數遣使者朝表……又獻侏儒僧祗女各二及歌舞。」
 《後漢書》卷一一六《西南夷傳哀牢條》:「永初元年,徼外僬僥種夷陸類等三千余口,舉種內附,獻像牙、水牛、封牛。」《通典》卷一八七:「僬僥國,後漢時通焉。明帝永平中,西南夷僬僥貢獻。安帝永初中,永昌徼外僬僥種夷陸類等三千余口,舉種內附,獻像牙、水牛、封牛。其人長三尺,穴居善游,鳥獸懼焉。其地草木,東生夏落。」凌純聲先生認為,對於僬僥的體質,多僅言其短,身長三尺,不言其皮膚的色黑。Terrien de Lacouperie解釋「僬」字謂人旁,「焦」字乃火灼或日曬而成黑色。此望文生義之說,殊不足使人信服。又《國語》謂:「僬僥,官師所不材也,以實裔土。」明言僬僥原居中土,因其無用,故遷實邊徼。而在蔡邕的《短人賦》云:「出自外域,戎狄別種,去俗歸義,慕化企踵,遂在中國。」則又是自外遷入,或因時代先後,而生異說。且云:「侏儒短人,僬僥之後。」侏儒與僬僥是同一人種。(注:凌純聲:《中國邊疆民族與環太平洋文化——中國史志上的小黑人》,聯經出版公司1979年版。)
 《神異經·西荒經》云:「西海之外有鵠國焉,男女皆長七寸,為人自然有禮,好經綸拜跪,其人皆壽三百歲。其行如飛,日行千裡,百物不敢犯之,惟畏海鵠,遇輒吞之,亦壽三百歲。此人在鵠腹中不死,而鵠一舉千裡。」(注:史仲文主編:《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第41-50頁,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然檢《御覽》卷三百七十八,亦竟引有《博物志》逸文一則,云:「齊桓公獵,得一鳴鵠,宰之,嗉中得一人,長三寸三分,著白圭之袍,帶劍持車,罵詈嗔目。」不論是七寸、三寸三分或壽三百歲,都可見出純粹是神話而非真實。
 《神異經·西北荒經》復云:「西北荒中有小人,長一寸(或作分),其君朱衣玄冠,乘輅車馬,引為威儀。居人遇其乘車,抓而食之,其味辛,終日不為物所咋,並識萬物名字,又殺腹中三蟲,三蟲死,便可食仙藥也。」(注:史仲文主編:《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第41-50頁,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一寸或一分,都屬神奇。《抱樸子·仙藥篇》記載:「行山中見小人乘車馬,長七八寸,捉取服之,即仙矣。」小人也是可食之成仙的仙藥。
 有的小人是由植物而來。《述異記》記載:「大食王國,在西海中,有一方石,石中多樹干,赤葉青枝,上總生小兒,長六七寸,見人皆笑,動其手足,頭著樹枝。使摘一枝,小兒便死。」
 吳任臣《廣注》引《南越志》云:「銀山有女樹,天明時皆生嬰兒,日出能行,日沒死,日出復然。」又引《事物紺珠》云:「孩兒樹出大食國,赤葉,枝生小兒,長六七尺,見人則笑。」情節類似,小人是植物而來,可以養生長壽,此即《西游記》中「五莊觀」人參果之所本,也是仙藥一種。
 袁珂先生對《山海經》中的周饒國神話發表看法:「人體大小,自古恆為士庶興會所寄,擴而張之,想像生焉。故莊周寓言,乃有蠻觸蝸角之爭;六朝野乘,亦極詼詭滑稽之寫。」(注:史仲文主編:《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第41-50頁,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他似乎肯定小人國的記載是誇張、想像的結果,並不一定有真實性。
 林惠祥也提及馬來半島、菲律賓、緬甸等南島語族的小矮人(注:林惠祥:《中國民族史》,第331頁,商務印書館1993年版。),常金倉認為可能就是中國古書上提起的侏儒民族,他引西方學者的看法,肯定「他們的故事決不是什麼神話」(注:常金倉:《山海經與戰國時期的造神運動》,《中國社會科學》2000年第6期,第196頁。)。
 古籍中的小人國神話似乎在中土內外都有,又以外域、外國為多。然而,袁珂、凌純聲兩位先生所談的古籍上材料縱然豐富多姿,卻只見到《山海經》中周饒國、焦僥國有穴居、耕稼之事。當然,凌純聲也注意到人的膚色是否焦黑問題。
五、古籍中的黑人神話
 中國古籍中所載資料,也有通稱黑人的。
 二曰川澤……其民黑而津。(《周禮·地官司徒》)
 又有黑人,虎首鳥足,兩手持蛇,方啖之。(《山海經·海內經》)
 黑齒國在其北,其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一曰:在豎亥北,為人黑手,食稻使蛇。(《山海經·海外東經》)
 雨師妾在其北,其為人黑,兩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北,為人黑身人面,各操一龜。(《山海經·海外東經》)
 勞民國在其北,其為人黑。或曰教民。一曰在毛民北,為人面目手足盡黑。(《山海經·海外東經》)
 《山海經》一書不只有周饒國神話,相關黑人的資料也較多,在《山海經》成書時代(戰國晚期),中國境內南部或境外東方,即現在的東亞及東南亞確實有黑人存在。(注:凌純聲:《中國邊疆民族與環太平洋文化·中國史志上的小黑人》,聯經出版公司1979年版。)似乎《山海經》中的黑人與台灣原住民等南島民族有密切關系,只是《山海經》中或「虎首鳥足」,或「持蛇」、或「啖蛇」、或「使蛇」的黑人,在南島民族中著重的是矮黑、穴居、善泳,或是有尾巴、無肛門。
 凌純聲言及他在西南旅行時,尤其雲南的西南部常見到色黑發鬈的混色人種,與台灣原住民情形一樣,他認為台灣原住民神話中的小黑人在《山海經》中就已出現。(注:凌純聲:《中國邊疆民族與環太平洋文化·中國史志上的小黑人》,聯經出版公司1979年版,第345-361頁。)楊希枚也從人類考古學觀點發表對古籍中黑色人的看法。(注:楊希枚:《論漢簡及其它漢文獻所載的黑色人》,《先秦文化史論集》,第983-984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版。)學者似乎都以為小黑人是整個南島民族共有的文化現象。
 人類學家認為,自古皮膚的顏色就被認為是最明顯的民族特征,歷史上,顏色常常是一種標志,自認比較高尚的民族藉助來區別低級民族的,印度梵語標志種姓的詞是varna,意思是顏色,黑臉家族是低級種姓,晚近英國人的白皮膚是他與其他國家黃色的、棕色的或黑色的「土著」區別的等級標志。(注:泰勒:《人類學——人及其文化研究》,連樹聲譯,第58-59頁,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台灣原住民的小黑人神話既言其矮小又言其黑膚,與 《山海經》的黑人神話一樣,或多或少都有暗示非我族類之意。
 《山海經》的書面記錄當然有供早期人類學研究者一並討論的價值,卻對了解小黑人神話敘事者的動機沒有直接的助益。然而,這提供了一個思考方向,原住民神話敘事者將焦點真正轉移到「遠國異人」的他界敘事,小黑人、地底人的世界是有谷種、火種及弓箭的遠國,而這些非原住民原有。
六、結語
 李壬癸先生歸納台灣南島民族關於矮人的傳說都有一些共同特征,這些特征和太平洋島嶼上普遍流傳的矮人傳說也相同。這些特征主要包括:矮人都住在山中、森林中或偏僻的地區,矮人都住在山洞中或地下。矮人個子特別矮小、膚色黑,有的據說卷發。矮人善於使用弓箭。矮人雖然矮小,但身體強壯,行動敏捷,神出鬼沒,令人難以捉摸,上下樹如猿猴,又善於游泳。矮人有高明的技術和手藝。矮人懂法術,並有超人的能力。矮人對人尚稱友善,但有時也會惡作劇,以至貪婪、任性和好色。(注:李壬癸:《台灣南島民族關於矮人的傳說》,《中國神話與傳說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576-604頁,台北:漢學研究中心1996年版。)
 李先生所列的南島民族的小黑人特征,十分詳細,值得參考,而他對小黑人是虛構或真實抱著保留態度,他說「矮人」這個名詞,各族的稱呼顯然都不同,詞形差別大都相當大,不像是同源詞,似乎意味著這些傳說是後起的,只是近幾百年來才有的,不是古南島民族幾千年就有的文化成分。(注:李壬癸:《台灣南島民族關於矮人的傳說》,《中國神話與傳說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576-604頁,台北:漢學研究中心1996年版。)或者原本是神話的母題,在流傳的過程中有了好惡、誇大的現像。的確,原住民的小黑人神話傳說還有一些小問題值得討論。
 《山海經》等古籍與台灣原住民的小黑人神話有幾項共通的特點:矮小穴居、善用弓箭、有谷物。因此本文將原住民與《山海經》的周饒國、焦僥國、黑人國一並觀察。
 小黑人常是穴居,而即使未言明矮小,地底人應也不是太高大的人,與小黑人似也可一並討論。小黑人、地底人或女人部落都會言及他們有谷物,用巫術,甚至無肛門,吸蒸氣維生,原住民的女人部落神話也是值得注意的。
 小黑人擅用弓箭、神出鬼沒、好色,地底人、女人部落的女人無肛門,地底人有尾巴,似乎都被刻意說成非我族類。神話中偶有言及地底人出入口被堵住,其他大都未明言地底人的下落,卻都強調小黑人、女人部落被消滅了。
 對於小黑人的食物,或說他們吃的東西與一般人無異,如地瓜、芋頭、花生等;但也有人說小黑人不但會趁人熟睡之際殺人而食,尤嗜食人肝。特別要注意的是,小黑人是沒有「屁股」(肛門)的,故其有一種嗅聞炊煙即能飽食而無須排泄的奇特習性。事實上,聞炊煙即飽的情節在原住民神話傳說中以三種不同面貌出現:其一,與矮人故事相涉;其二,與女人之地故事相涉;其三,獨立出現。據劉育玲女士說法,部分講述者曾明言表示,吸食炊煙者乃是某一地方之人,並非矮人;且此情節雖曾獨立出現,但並未提及矮人或女人,但故事結構與內容卻與女人之地故事相仿;再者,矮人傳說有其現實基礎,基本上較具現實性而少有幻想性,因此,此一幻想性較高的情節極有可能是矮人傳說在流傳過程中粘合了女人之地故事中的部分情節始產生今日之變異。
(注:劉育玲:《賽德克族口傳民間故事研究》,花蓮師院民間文學所碩士論文,2001年。)無肛門、吸聞湯氣是小黑人、地底人、女人部落神話的流傳過程中相互粘合而成的母題。
 任何神話的成因或起源可能都是多元的,非一元的,小黑人神話亦然。超乎平常的矮小、黝黑,或無肛門、有尾巴,正如巨人神話有巨大的揚具,小人神話短小成一分或一寸,或多是對非我族類的誇大化或縮小化。
 另外,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小黑人、地底人神話,而神話中所描述的大都是一個令原住民羨慕的世界,有谷種、有弓箭,原住民各族通常都由他們那裡偷器具與谷種。達悟族的地底人甚至有火種,會捕魚、織布、造船,還會舂小米、制陶、編竹簍等。而會巫術的小黑人或地底人也不在少數。小黑人或地底人神話所顯現的似乎是一個不同於原住民的文化他界。
 小黑人、地底人神話也或許是采集經濟、漁獵經濟的原始人誤入鄰接的農耕經濟部落。農耕經濟部落的飲食、器具,都足以眩惑原始人,因此把這個部落視為更文明的遠國異人世界。原住民從小黑人、地底人那兒偷來谷種、火種或弓箭的神話敘事讓人聯想起文化英雄(注:馬昌儀:《文化英雄論析—印地安神話中的獸人時代》,《民間文學論壇》1987年第一期,第54-63頁。大林太良:《神話學入門》,第88-89頁,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8年版。)的角色。
 小黑人、地底人以異於常人的形體出現,神話敘事者或強調形體短小、異常膚色,或說明他們有動物的部分形像,似乎在暗示文化起源於另一個民族、另一個世界。大部分的神話中文化英雄都扮演盜火者或偷谷者的角色,而台灣原住民的神話中,小黑人或地底人是谷種或火種的原有者,人類去他們那兒盜取谷種、火種,他們是文化的發現者或發明者,是一民族理想中的遠國異人。
 在神話時代,日月、水火一類自然物把持在另一世界的占有者手中,人要獲得陽光和火種,常常要靠文化英雄到另一遠方世界去偷來。馬昌儀曾統計過老鼠當文化英雄角色的例子,而谷種幾乎全是偷來的。文化英雄為人偷來日月、火種、谷種;教人耕種、制作獨木舟,幫助人尋找集居地,組成氏族和部落。作為文化英雄所扮演的是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在天與地、神與人、人與獸、生與死、聖與俗、自然與文化之間,起著兩個世界溝通者的作用。另一方面,他又貪圖食色,狡詐善變。(注:馬昌儀:《鼠咬天開》,第8-35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小黑人、地底人神話敘事者所講述的事件或許可以做這樣的解釋,文化非原有的,火種、谷種都是從另一個遠方世界偷來。而有文化英雄特質的遠國異人,他們既是谷種的原有者,卻又有好色、殘暴的一面。小黑人、地底人的敘事事件似乎都具有文化英雄角色聖與俗的兩面特點。
 梅因在《古代法》裡就論述原始性族群對待「文化他者」或者「非我族類」的態度常是妖魔化,或怪異化。(注:〔英〕梅因著,沈景一譯,《古代法》,第72頁,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彼界之人當然被設想為與此界之人截然不同,觀察者或神話敘事者誇大其中相異性,藉此將另一個「非我族類」的人棄之於動物世界。(注:塞爾維埃著,王光譯,《民族學》,第19頁,商務印書館1996年版。)谷種的原有者被當成非我族類,或矮小黑膚,或好色殘暴,或沒有肛門,或長有尾巴,被神聖化的同時也被怪異化、動物化。
 本土主義或自我中心主義者往往對「文化他者」,尤其是對所謂「遠方異人」加以種種的「誤讀」或「曲解」,直至「妖魔化」。越是將文化他者說得異常,就越能反證自我的正常。對文化他者相異性的想像誇張並非只有歧視和醜化一途,與之相對的另一種常見模式是神化和美化,前者稱為意識形態化,後者稱為烏托邦化。(注:葉舒憲:《山海經的文化尋蹤——「想像地理學」與東西文化碰觸》,第146-160頁,湖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意識形態化是對非我族類的敵對,而烏托邦化是自嘆弗如的憧憬。
 台灣原住民神話敘事者所提供的小黑人、地底人母題在某一種意義上與《山海經》的「遠國異人」之境相呼應。做為文人化後的書面文本,《山海經》仍隱然見到小人的「嘉谷是食」或郭璞所言的「穴居」、「有五谷」;而做為口頭敘事。敘事者講述的小黑人、地底人則更具文化他者、遠國異人的特質。小黑人、地底人築居之地為凌駕現實生活的樂土,常有谷種,甚至有些谷子一粒就可吃飽,或是可無限量供應。
 從文化英雄的角度思考小黑人、地底人神話,或許是可以嘗試的方式之一。小黑人神話或是被認為歷史的呈現,或是非我族類的被誇張、被污名化,被污名化的同時也可能被神聖化。小黑人神話、地底人神話或女人部落神話,所提供的可能是一個遠國異人的文化他界,他們擁有各族所憧憬的谷種、器具,較文明的他們讓偶然的侵入者感到不解與不安。
作者簡介:鹿憶鹿,台灣東吳大學中文系。
(本文原載《民族文學研究》2005年04期,第38~46頁)
曾經真實存在台灣最早的先住民─各原住民族傳說中神秘的小矮人 https://bit.ly/2IGS4Un


126206158_1750472738463297_6872785070573285198_n

【拉阿魯哇族的聖貝祭與矮人族嘎卜魯阿的傳說】
嘎卜魯阿(拉阿魯哇語:Kaburua、kavurua),是台灣拉阿魯哇族傳說中的矮人族,他們和族人和平相處,並且贈與他們重要的聖貝,成為聖貝祭的起源。
傳說中拉阿魯哇族的祖先在洪水時期和鄒族、卡那卡那富族是同一個社的人,直到洪水退去後才分道揚鑣,其中拉阿魯哇族的祖先往東走,遷移到嘎卜魯阿住的地區,而當地的嘎卜魯阿也很歡迎他們,讓他們住、給他們食物、教他們農耕技術,兩族相處融洽。
但後來因為拉阿魯哇族繁殖較快,當地已經逐漸容納不下他們,所以他們打算離開,嘎卜魯阿相當捨不得他們,所以就把自己族裡最重要的貝神(takiarʉ)送給拉阿魯哇族的祖先,交代他們要把貝神奉為自己的神來祭拜,成為聖貝祭的來源。
另有傳說認為一開始拿到聖貝的只有美壠(Vilanganʉ)社的人,排剪(Paiciana)社、雁爾(Hlihlara)社和塔蠟(Talicia)社羨慕他們有聖貝可以舉辦盛大的祭祀,因此趁機偷了一些回去,但也不敢太招搖讓美壠社的人發現,因此在重要的聖貝薦酒環節只敢在室內舉行,成為各個社的聖貝祭差異的原因。
傳說嘎卜魯阿住在今拉阿魯哇族居住地的東方,一個叫做沙蘇納(hlasʉnga:日昇之地;東方之山)的地方,那個地方又被稱作拉蘇納(rasunga)。
拉阿魯哇族相當感謝嘎卜魯阿對自己的照顧,不僅在聖貝祭時舉辦盛大祭典,還有許多相關歌謠,當代族人另有創作一首感謝他們的歌曲:〈拉阿魯哇族hlasʉnga族歌〉,該族歌還被列為母語教材之一。
事實上,也有部分傳說認為嘎卜魯阿是族人的敵人,和遷徙中的族人交戰戰敗之後往東方逃竄、或是黏合化的傳說,但以上說法多屬異說,而在卡那卡那富族、鄒族的傳說中,也有嘎卜魯阿是食人族的說法;布農族則認為嘎卜魯阿就是阿美族。
而拉阿魯哇族本身,也有嘎卜魯阿是矮人、身高普通者或是阿美族人的說法,但目前以矮人為主。
【貝神祭】
拉阿魯哇族最重要的祭儀是「miatungusu(舊稱貝神祭,現稱聖貝祭)」,原為2年舉辦一次,但為了文化傳承,自1994年起改為每年舉行。
貝神祭之由來:很久前hla'alua(拉阿魯哇人)與kavurua(小矮人嘎卜魯阿)曾經同住在 hlasʉnga 這個地方,而takiarʉ(貝神)是小矮人的守護神。小矮人與拉阿魯哇族人相處非常的融合,有一天拉阿魯哇的祖先要離開hlasʉnga(日昇之地;東方之山)這個地方,小矮人很難過,於是當拉阿魯哇族人要離開時,就把他們最珍惜的寶物─貝神贈送給拉阿魯哇祖先,並且交代拉阿魯哇族人要把貝神奉為自己的神來祭拜,於是十二貝神從此就成為拉阿魯哇的神了。
貝神共有12個,各有祂們的名稱,分別為:
1. Pavaasu(勇猛神):能保護族人成為勇士。
2. Paumala Papa'a (狩獵神):能保佑族人狩獵時都能獵到獵物。
3. Pamahlatʉra(健康神):能保佑族人身體健康強壯。
4. Paumala Aanʉ(食物神):能保佑族人每年都有豐富的食物可用。
5. Hlalangʉ 'Ihlicu(驅魔神):能驅逐妖魔永不附身。
6. Patama'iiarʉ(勤勞神):能保佑族人勤勞工作。
7. Pamavahlaʉvaʉ(平安神):能保佑族人做任何事均能相安無事。
8. Kupamasavaʉ(驅懶神):能驅離族人的懶惰。
9. Paumala Ngahla(狀元神):能保佑族人出人頭地、成大業、立大業。
10. Pamaiatuhluhlu(守護神):能守護部落的族人化險為夷。
11. Papacʉcʉpʉngʉ(聰明神):能保佑族人個個都聰明。
12. Sipakinivaratʉhlausahlʉ(風雨神):能保佑年年風調雨順、遠離天災。
miatungusu(聖貝祭)是拉阿魯阿人所有祭祀中最重要的祭典,每兩年舉行一次。平常貝神是由raahli(部落首領)保管,頭目會把貝神放在甕中封起來,再把甕埋在家後面,但很神奇的是,不到祭典時,既使貝神被封在甕裡,埋在土裡,卻仍然不見其在存。據說祂們都已經回到hlasʉnga這個地方了,但是當族人要舉行貝神祭的前十天,部落首領會去看甕裡的貝神是否已回來,果然發現貝神都已經回到甕中,這是不可思議的神奇之事。
(2) 日治時期台灣懷舊照片文獻史料 | Facebook https://bit.ly/2J3QPiu
-------------------------------

126042049_1749452018565369_1650316426207900002_n
【水沙連諸社到平地臺中南屯、彰化社頭、雲林斗六一帶出草獵首,史稱「骨宗事件」】
照片來源:鼎鼎大名的邵族毛王爺 - 毛信孝射箭像(郎靜山 1950 年攝於日月潭)
骨宗事件,又作水沙連事件或水沙連之亂。雍正年間,漢人大量前往台灣拓墾,水沙連諸社因生活空間遭擠壓,遂以邵族水社頭目骨宗和其子拔思弄、水里萬為首,對於平地漢人進行一系列出草獵首等行動。出山殺人活動始於雍正三年(1725年)農曆3月起,迄於翌年11月,死亡人數為62人、耕牛140頭、焚燒房屋近百間。清廷在雍正四年(1726年)在12月4日發起水沙連之役,12月16日擒拿肇事首領骨宗,將涉案人員押解下山,水沙連諸社同意歸順清廷,事件由是落幕。
水沙連諸社(分布約今南投縣日月潭一帶,此區域原住民族群以邵族為主)原本歸順清廷;康熙60年(1721年)三月,朱一貴事件爆發,水沙連諸社趁亂殺通事、自此拒不納餉。
同一時期,亦參與朱一貴事件的潮籍領袖杜君英、杜會三父子率軍往諸羅縣以北地區逃竄,清軍追緝多時,才於該年九月落網。朱一貴事平之後,清廷鑒於諸羅縣幅員過廣,不易管理,便於雍正元年(1723年)於虎尾溪以北、大甲溪以南設置「彰化縣」,縣城設於半線庄(今彰化市),並將原在諸羅縣(今嘉義市)之北路協鎮移駐到彰化縣,便於北控淡水、南馭諸羅,大群漢人隨之徙來,由是迫近中部山區原住民的生活圈。
雍正二年(1724年),因平叛來台的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在舊張鎮莊處設立藍張興庄(約今臺中盆地南緣),報墾立戶陞科,申辦墾照「藍張興」,引渡漳州移民偷渡來台開墾農田、闢建水圳,拓墾地區迫近水沙連總隘口(今南投縣名間鄉)附近區域,造成水沙連地區各社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與生活空間受到壓迫。
雍正三年(1725年)起,清廷在臺灣設立戰船建造廠,故於臺灣內山處廣設「軍工寮」(或作「軍功寮」)以便伐木,中部地區匠寮多設於今彰化、南投及臺中交界的丘陵地區,隨著匠寮朝內山區域推進,漢人亦競相往山區墾殖,益加侵擾水沙連諸社原住民生活環境。
此外,彰化縣首任知縣談經正於雍正二年(1724年)上任,翌年八月因「打廉庄案」革職,到繼任知縣張縞於雍正四年(1726年)上任期間,彰化縣事務由諸羅縣知縣孫魯代為署理,而諸羅縣治遠在今嘉義,並無法有效第一時間處置或通報骨宗出草狀況,又為一事件拖延之導因。
雍正三年(1725年)農曆八月至雍正四年(1726年)十二月間,水沙連地區各社原住民以水社土目骨宗為首,對清政府叛亂並拒絕納餉,向西擴張出草領域,於今臺中南屯、彰化社頭、雲林斗六一帶獵首,使生活在平地的漢人遭受極大衝擊。
【水沙連之役】
雍正四年(1726年),內山原住民出草不斷,清廷決意興兵鎮壓,年中開始徵召軍隊及壯丁,並結合平埔族人組成數千人的討伐軍隊,採南北夾擊為討伐策略,史稱「水沙連之役」。
12月3日兩路軍同時出發。巡台御史索琳、臺廈道吳昌祚率領由南港竹腳寮(今社寮)進攻水社,北港由淡水同知王汧、參將何勉從南投社出發進攻哈裏難社。12月11日,南路軍守備鍾日昇、千總蔡彬在骨宗一社內(即水社)找到首級八十五顆。12月13日,以何勉為首的北路軍順利擒獲水社首領骨宗、麻思弄。嗣後,清軍持續對出草涉事者展開清查逮捕,包括骨宗父子在內,貓里眉社(泰雅族)亦有人犯參與其中。12月16日清軍順利逮捕二十餘名涉案生番,12月17日監軍索琳先行率役下山,總統吳昌祚逮捕殘兵,12月27日才率同何勉、王汧循埔里下山,並在半線社與索琳會合。
雍正五年(1727年)正月9日,吳昌祚率軍押解涉案生番前往臺灣府城發禁,喧騰中台灣一時的「骨宗事件」至此落幕。
水沙連之役一平,水沙連周遭諸社(含邵族、布農、泰雅、賽德克族)沿路被招撫,表達願意納番餉者各社人口共4,445名。首犯骨宗與貓著被判「斬立決」,二犯被押解至北路番子山口,梟首示眾。拔思弄等十三人則判「斬監候」,又水里萬等五人照為從例枷責,發落於省城之中永久監禁。民風原本強悍的邵族,獵首習俗乃絕,邵族也因為勢力大幅衰退,無力抵禦漢人拓墾腳步,從此清政府勢力滲透內山區域,間接導致嘉慶年間的郭百年事件。
【參考文獻資料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E9%AA%A8%E5%AE%97%E4...... 顯示較少內容
(2) 日治時期台灣懷舊照片文獻史料 | Facebook https://bit.ly/2J3QPiu
-----------------------------------------------------

125960625_1240258706351348_3765766133787753600_n
步兵第一聯隊的炫耀勝利的擺拍
1913年,步兵第一聯隊武力鎮壓太魯閣族起義後,將倖存的族人集中,包括婦孺的族人囁嚅緊縮在一起。幾名官兵將刺刀指著他們,刻意把臉朝向攝影師的照機鏡頭,炫耀勝利者的姿態。
上色:徐丹語
收藏製作:徐宗懋圖文館
(2) 日治時期台灣懷舊照片文獻史料 | Facebook https://bit.ly/3765Bh0


新竹縣賽夏族矮靈祭 20日起一連三天登場
記者季大仁/新竹報導  2020-11-19 09:45
新竹縣五峰鄉每兩年一次的賽夏族矮靈祭(paSta,ay),20日起於五峰鄉矮靈祭場一連3天舉行,部落長老依循傳統古禮祭祖請神,從迎靈、祭祖揭開序幕,接續娛靈、送靈ㄧ系列傳統文化祭儀展開。
相傳在數百年前賽夏族與矮人族原本隔著上坪溪相鄰安居,賽夏族人邀約矮人到部落作客,矮人也教導賽夏族農耕技術,但性好漁色的矮人利用巫術迷惑並調戲作弄賽夏族婦女,賽夏族青年悲憤隱忍下在某夜偷偷將矮人經常之通往住處休憩的山枇杷樹鋸了一大半,當矮人爬上大樹時樹幹因而折斷,矮人全都摔入山谷溪流死亡了。犯下滅族憾事後,賽夏族人受到矮人詛咒作物不再豐收,為了補救災厄,賽夏族即舉辦矮靈祭以慰藉矮靈,消災降福,祈求平安。
賽夏族因生活環境變遷,目前分屬南庄、五峰兩個祭團,在秋後農作收成的月圓前後舉行,(農曆十月十五日前後),每兩年舉辦一次小祭,十年一次大祭,向著矮人長老離開之東方祭拜祝禱,祈求一切平安順遂,也表達族群融合,相互尊重之意。
賽夏族二年一度paSta’ay(矮靈祭)係嚮譽全國之原民文化祭典,2008年登錄為無形文化資產,並於2013年獲得文化部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祭儀雖經歲月遞嬗卻仍保持原始傳統面貌。新竹縣賽夏族矮靈祭 20日起一連三天登場 | 台灣好新聞 TaiwanHot.net https://bit.ly/2UIiNCL

5fb59ec7cc6ad5fb59eb793799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