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鳥文庫」為本館於臺北帝國大學時期購入,該文庫為大鳥圭介先生(1832-1911)與大鳥富士太郎先生(1865-1931)父子兩代所蒐藏之圖書。圭介先生與富士太郎先生皆為近代之政治家,圭介先生曾任日本駐清及朝鮮公使,在清日戰爭中具有重要的外交地位,富士太郎先生則曾任日本貴族院議員。當初大鳥氏如何取得這些藏書或其目的已不可考,但是文庫內容既廣且深,令人敬佩其用心。
本文庫藏書之主題多與亞洲(尤其是中國與日本)歷史、宗教、藝術、地理相關,語文則涵蓋英文、法文、荷蘭文、西班牙文等多種西方語文,是瞭解19世紀前西方人對東亞看法的重要資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文庫中包含1冊應是14世紀的羊皮手抄本、2 冊西方印刷術發明之初刊行的搖籃期刊本,以及16、17世紀天主教東傳的重要文獻。「大鳥文庫」共1千餘冊,本館於2002年期間依據現有藏書及紙本目錄進行分類編目、整理建檔,使讀者可於本館館藏目錄查詢,並至圖書館特藏組申請調閱使用。
*本資料庫目前僅限臺大網域內使用。大鳥文庫 https://bit.ly/3j2OAbi


大鳥圭介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Izh3c8
大鳥圭介(日語:大鳥圭介/おおとり けいすけ Ōtori Keisuke ?),德川幕府末期幕臣、軍人,明治時代官僚、外交官[1]。1833年4月14日(天保4年2月25日)出生,1911年(明治14年)6月15日逝世。受封正二位、勛一等、男爵。
大鳥圭介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Izh3c8
簡歷
幕府時期
幕末的大鳥圭介
大鳥圭介為播磨國赤穗郡赤松村(今兵庫縣赤穗郡上郡町岩木丙石戶)的一名醫生小林直輔之子,幼名小林慶太郎。幼時與其父一樣,就讀於閑谷學校,學習漢學、儒學、漢方醫學。1849年(嘉永2年)返回家鄉上郡,為蘭方醫師做助手(也是在這段時間改名為圭介)。嘉永5年(1852年)5月2日,為學習蘭學,前往大阪到緒方洪庵開辦的適塾研讀蘭學和西洋醫學。安政元年(1854年),還在適塾讀書時即與人一同前往江戶。期間得到薩摩藩聘用,協助進行翻譯。其後到坪井塾擔任塾頭,從此開始關注重點轉移到軍事、工程等問題上,在這段時間學習西方軍事學說和攝影術[2]。也是在這段時間,大鳥結識了勝海舟。
安政4年(1857年),在繩武館擔任兵學教授,同時向中濱萬次郎學習英語。安政5年(1858年),經服部元彰介紹當了尼崎藩的一名藩士,待遇為8人扶持。安政6年(1859年),經德島藩到蕃書調所任職。次年翻譯出版了《炮科新編》一書,這也是日本第一本金屬活字印刷的著作,而所使用的活字印刷技術也得名「大鳥活字」。後來又陸續出版了不少使用「大鳥活字」的書籍。
文久元年(1861年)12月,大鳥得到江川英敏的推薦,到御鐵炮方附蘭書翻譯方任職。文久3年(1863年)8月20日,到海陸軍兵書取調方任職,同時兼任開成所教授。期間向幕府進言,實行兩院制。元治2年(1865年)1月28日,轉赴陸軍所任職,其後擔任富士見御寶藏番格一職,正式成為幕臣,作為旗本領俸祿50俵、3人扶持。
慶應3年(1867年)1月,受幕府勘定奉行小栗忠順之託,大鳥與同為幕臣的矢野二郎、荒井郁之助、沼間守一等一同創立傳習隊[3]。大鳥任步兵隊長,負責士兵教育。10月23日,升任步兵頭並(校級軍官),負責幕府陸軍的教育和訓練工作。
照片中央者為大鳥圭介
慶應4年(1868年)1月28日,晉升為步兵頭。鳥羽伏見之戰後,在江戶城召開的會議(日語:評定)上,小栗忠順、水野忠徳、榎本武揚與大鳥等強硬派主張繼續作戰。2月28日,大鳥獲擢升為步兵奉行(將級軍官),成為幕府陸軍高層之一(老中一人、若年寄兩人、步兵奉行三人)。4月1日,江戶開城,大鳥率領傳習隊撤出江戶,經本所、市川,抵達小山、宇都宮與今市、藤原、會津等地,與松平太郎、土方歲三等抵抗分子會合,轉戰各地。8月21日,母成峠之戰爆發,傳習隊遭受新政府軍沉重打擊,幾乎全軍覆沒,殘部撤退到仙台。大鳥部在仙台與榎本武揚部會合,一同渡海前往蝦夷地,大鳥隨後在蝦夷共和國任步兵奉行。箱館戰爭期間大鳥率軍且戰且退,但新政府軍緊追不放,連番戰鬥後,明治2年(1869年)5月18日大鳥率部於五稜郭投降,大鳥本人則被押送至東京,關入軍務局糾問所(日語:軍務局糺問所)的監牢。
明治政府時期
明治5年(1872年)1月8日,大鳥獲特赦出獄,隨即在新政府任職,歷任左院少議官、開拓使五等等職位,並曾兼任大蔵小丞等職;又出訪各國,考察歐美國家的墾荒、開發用的機械,以及參加與各國關於發行公債的談判。
1874年(明治7年)3月返回日本,重返開拓使一職,受命為陸軍大佐,任工部省四等,此後作為技術官僚為日本的殖產興業政策作貢獻。任工作局長期間,統管所有的官營工場,興辦水泥、玻璃、造船、紡織等行業的示範企業,同時積極發展基礎設施。同時擔任內國勸業博覽會審查員,為在日本國內普及各個行業,盡力提升民間水平,創辦《工業新報》以介紹先進技術,又翻譯了《堰堤築法新按》,向民間推廣水利、堤壩技術。
1877年(明治10年),出任工部大學校校長。1881年(明治14年)12月3日,晉升為工部技監,這一職務作為勅任官之一,成為了技術人員所能獲得的最高級別的職位。同年獲任命為東京學士會院會員。1885年(明治18年)12月28日,就任元老院議官。1886年(明治19年)4月10日,出任學習院院長、併兼任華族女學校校長。
其後大鳥開始投身外交領域。1889年(明治22年)6月3日受任命為駐清國特命全權公使,11月到任。1893年(明治26年)7月,兼任朝鮮公使,1894年到朝鮮赴任。在朝鮮公使任上大鳥極力勸誘興宣大院君進行日本主導的現代化改革,但受到朝鮮國內反日勢力的反對,大鳥的外交交涉並不順利。1894年10月11日卸任公使一職回國。同年11月10日擔任樞密院顧問官。
1900年(明治33年)5月9日,因長年作出的貢獻,受封男爵。
1902年(明治35年)9月28日,小田原大海嘯導致多人死傷,大鳥的兒子也在災難中遇難。
1911年(明治44年),在神奈川縣足柄下郡國府津町的別墅中因食道癌逝世。
榮勛
1888年(明治21年)5月29日 - 勳二等旭日重光章[4]
1889年(明治22年)11月25日 - 大日本帝國憲法發布紀念章[5]
1895年(明治28年)
6月21日 - 勳一等瑞寶章[6]
10月31日 - 旭日大綬章[7]
1897年(明治30年)12月27日 - 正三位[8]
1900年(明治33年)5月9日 - 男爵[9]
1905年(明治38年)2月20日 - 從二位[10]
1911年(明治44年)6月15日 - 正二位[11]
逸聞
日清韓三國的高官。(1894)
野津道貫,朴泳孝,朝鮮高宗,興宣大院君,大鳥圭介,明治天皇,李鴻章,袁世凱,光緒帝,大島義昌,金玉均
晚年大鳥曾自稱「雖然精通用兵,但是實際作戰指揮水平並不佳」。有傳聞稱在五稜郭之戰戰敗的關鍵時刻,大鳥對著打算拼死抵抗的同僚說道,「想要死的話,什麼時候死都可以。現在投降不也落得痛快麼」。
維新功臣之一板垣退助對大鳥的評價非常低,「大鳥指揮軍隊的時候,首先修建用來進軍的道路,依靠這種做法得勝太過簡單。要是帶兵從沼澤之間神出鬼沒,那才真是讓人不知所措。」[12] 但是,傳習隊在戰爭中迫使板垣、以及沼間守一等領導的新政府軍屢屢苦戰,而傳習隊野戰指揮官的上司正是大鳥本人,為前線官兵提供支援是其職責所在。另一方面,板垣、沼間等人為自由黨主要人物,與身為政府高官的大鳥在明治初期經常產生對立,評價難免有失偏頗。
據傳西鄉隆盛以及薩摩藩士兵對於大鳥的用兵頗為畏懼
大鳥圭介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Izh3c8

2020-10-18_092247464px-Keisuke_OtoriKeisuke_Otori_2Ohtori_keisuke800px-16126.d.2(84)-Japanese,_Chinese_and_Korean_dignitaries2020-10-18_0923142020-10-18_0923002020-10-18_092254


大鳥圭介,歷史人物,1833年4月14日出生,日本的西洋軍事學者,軍人,官僚,外交官。
大鳥圭介(、天保4年2月25日(1833年4月14日) - 明治44年(1911年)6月15日))日本的西洋軍事學者,幕臣,軍人,官僚,外交官。正二位勛一等男爵。家徽是仙鶴丸。明治六年(1873年)進陸軍省任職。八年,任工部權頭兼製作頭及工學頭。十四年(1881年)升工部技監。十五年,任工部大學校長及元老院議官。十九年(1886年)兼學習院院長。二十二年(1889年)出任駐中國特命全權公使。二十六年(1893年)轉任駐朝鮮特命全權公使。是日本政府發動甲午中日戰爭的重要人物之一。

fc2cf90280133b5c61f1d99aad6eeffed40350a9913908f335a9c761743f379c16029419823b48743a9c


大鳥圭介 | 近代日本人の肖像

2020-10-18_0926550052_l


日本近代化のパイオニア 大鳥圭介|お知らせ|兵庫県上郡町ホームページ

0000000221_0000015420


西文善本珍籍大鳥文庫書目清單 | 特色館藏

大鳥文庫


http://cdm.lib.ntu.edu.tw/cdm/landingpage/collection/ot

2020-10-18_091713


 「大鳥文庫」是臺灣大學圖書館於臺北帝國大學時期購入,該文庫為大鳥圭介先生(1832-1911)與大鳥 富士太郎先生(1865-1931)父子兩代所蒐藏之圖書。圭介先生與富士太郎先生皆為近代之政治家,圭介先生曾任日本駐清及朝鮮公使,在清日戰爭中具有 重要的外交地位,富士太郎先生則曾任日本貴族院議員。當初大鳥氏如何取得這些藏書及其目的已不可考,單以文庫內容而言既廣且深,其用心之勤亦令人敬佩。
  「大鳥文庫」藏書約一千餘冊,主題多與亞洲(尤其是中國和日本)歷史、宗教、藝術、地理相關,其中又以16至18世紀的藏書最引人注意,約有三百餘種, 它包括相當多屬於近代早期東西跨文化的重要文獻,語言主要以葡萄牙文、西班牙文與荷蘭文為主。文庫中尤其珍貴的是一冊14世紀的羊皮手抄本,二冊西方印刷 術發明之初刊行的搖籃期刊本,以及16、17世紀天主教東傳的重要文獻。這些18世紀以前的歐洲與非歐洲地區的跨文化主題文獻,大致可分四類:一是耶穌會 傳教士文獻,二是關於天主教在日本的歷史,以及歐洲人到達日本的遊記或關於日本的撰述,三是地理學,四是其他非關日本地區的遊記和各種跨文化的論著。第三 類的地理學僅六種,但包含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以降所出版的幾種重要地理及地圖學大師之作;第四類的各種遊記和跨文化論著為數較多,也包含較廣。第一和第二類 的文獻則非常特殊,這些耶穌會和日本天主教的文獻是歐洲與日本文化宗教史重要的歷史紀錄,僅此部份亦可看出「大鳥文庫」的豐富內涵,是跨洲與跨文化研究者 必要參考的寶庫。
作者簡介
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大學圖書館致力於蒐藏圖書資料以支援教學研究,並促進學術文化發展,乃世界各國之趨勢與共同努力的目標。臺 大圖書館除蒐集典藏一般中外文圖書資料外,並設「特藏組」專責蒐集管理珍善本圖書,所收藏者不乏已絕版之海內外孤本,為學術研究不可或缺之珍貴資料。由於 善本古籍年代久遠、資料狀況特殊,臺大圖書館特設恆溫恆溼之書庫加以典藏。在提供完善的保存環境之外,亦深感資料利用之重要性,因此歷年來,除積極整理與 維護館藏資料之外,更希望能以適當方式將成果提供各界運用,因此而推行的工作有拍攝微縮資料,進行數位化,以及推行更多的書籍出版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