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10月11日[1]),字君實,號迂叟,陝州夏縣涑水鄉(今山西省夏縣)人,北宋文學家、史學家。西晉安平獻王司馬孚的後裔。世稱涑水先生,身後稱司馬溫公[2]。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鑑》。
司馬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nBtMI
〈獨樂園圖〉
描繪司馬光於讀樂園記中所描寫的,沼東治地為百有二十畦,雜蒔草藥,辨其名物而揭之。畦北植竹,方若棋局,徑一丈,屈其杪,交桐掩以為屋。植竹於其前,夾道如步廊,皆以蔓藥覆之,四周植木藥為藩援,命之曰採藥圃。
司馬光,字君實,號迂叟,山西運城夏縣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學家。宋仁宗時中進士,英宗時進龍圖閣直學士。宋神宗時,王安石施行變法,朝廷內外有許多人反對,司馬光就是其中之一。王安石變法以後,司馬光離開朝廷十五年,專心編纂《資治通鑑》,用功刻苦、勤奮。用他自己話說是:「日力不足,繼之以夜。」宋仁宗末年任天章閣待制兼侍講知諫院,他立志編撰《通鑑》,作為封建統治的借鑑。治平三年(1066年)撰成戰國迄秦的八卷上進,英宗命設局續修。神宗時賜書名《資治通鑑》。王安石行新政,他竭力反對,與安石在帝前爭論,強調祖宗之法不可變。被命為樞密副使,堅辭不就。次年退居洛陽,以書局自隨,繼續編撰《通鑑》,至元豐七年(1084年)成書。他從發凡起例至刪削定稿,都親自動筆。元豐八年宋哲宗即位,高太皇太后聽政,召他入京主國政,次年任尚書左僕射、兼門下傳郎,數月間盡廢新法,迫害罷黜新黨。為相八個月病死,追封溫國公。遺著有《司馬文正公集》《稽古錄》等,還有諸多名著被眾人所流傳。
家世
司馬光的遠祖可追溯到西晉皇族安平獻王司馬孚,司馬光的父親司馬池曾為兵部郎中、天章閣待制(屬翰林學士院),在藏書閣擔任皇帝的顧問,官居四品,一直以清廉仁厚享有盛譽。
童年
司馬光出生時,他的父親司馬池正擔任光州光山縣令,於是便給他取名「光」,七歲時,「凜然如成人,聞講《左氏春秋》,即能了其大旨」,從此,「手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3]司馬光深受其父影響,邵博的《邵氏聞見後錄》提到說,作者曾見到司馬光親自寫一張字帖,上面提到說司馬光在年紀大約五六歲的時候,一位婢女用熱湯替他將胡核去皮,他姐姐問他是誰做的,司馬光回答是自己剝皮的,父親責備他小孩子怎麼可以說謊,司馬光並宣稱自己從此不敢再說謊。[4]
仕途
宋仁宗寶元元年(1038年)中進士甲科,簽蘇州判官事,做了一年多由於父母相繼亡故而丁憂。降服後,簽武成軍判官(滑州),任職兩年。後經連襟之父樞密副使龐籍的推薦,入京為館閣校勘,同知禮院,在京城任官十年。至和元年(1054年),龐籍知并州兼河東經略,司馬光改并州通判。嘉佑二年(1057年)司馬光代龐籍巡視邊地,主張在麟州築堡失敗損兵折將,龐籍因事獲罪,司馬光引咎離開并州,任職開封府推官。兩年後改修起居注、判禮部。宋仁宗末年任天章閣待制兼侍講同知諫院。嘉佑六年(1061年)遷起居舍人同知諫院。
司馬光立志編撰《通鑑》,作為統治者的借鑑。治平三年(1066年)撰成戰國迄秦的《通鑑》八卷上進宋英宗,英宗命設局續修,並供給費用,增補人員。宋神宗以其書「有鑑於往事,以資於治道」,賜書名《資治通鑑》,並親為之序。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支持下行新政,他竭力反對,與安石在帝前爭論,強調祖宗之法不可變。神宗命他為樞密副使,但司馬光堅辭不就。
熙寧三年(1070年),自請離京,以端明殿學士的身分前往陜西永興軍擔任知軍一職,這是他在三十年仕途中第一次出任親民官主官,此前在地方僅任過佐貳官與幕職官。之後皇帝問司馬光陜西民間的狀況時,司馬光說道青苗法和助役法等這兩項新法的措施危害陝西(永興軍是陝西的一部份)地區,是當地的禍害,而對此皇帝回答道:「助役法只行於京東(不包括陝西)和兩浙一帶,而僱人充役的做法,則已經在越州推行。」也就是說在司馬光擔任陜西永興軍知軍時,助役法尚未實行於陜西一帶。[5]次年司馬光退居洛陽,任西京留守兼西京御史臺,以書局自隨,繼續編撰《通鑑》,至元豐七年(1084年)成書。書成後,司馬光官升為資政殿學士。
元豐八年(1085年)宋哲宗即位,高太皇太后聽政,召他入京主國政,次年任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數月間罷黜新黨,盡廢新法,所謂「元祐更化」。
元祐元年(1086年),九月初一司馬光執政一年半,即與世長辭,享壽68歲,「京師人為之罷市往吊,鬻衣以致奠,巷哭以過車者,蓋以千萬數」,靈柩送往夏縣時,「民哭公甚哀,如哭其私親。四方來會葬者蓋數萬人」,「家家掛象,飯食必祝」。高太皇太后命葬之於高陵。
身後
死後追贈太師、溫國公,諡文正,賜碑「忠清粹德」。遺著有《潛虛》、《均韻指掌》、《類編》、《傳家集》、《翰林詩草》、《注古文學經》、《易說》、《注太玄經》、《注揚子》、《書儀》、《游山行記》、《續詩治》、《醫問》、《涑水紀聞》、《通鑑目錄》、《通鑑考異》、《通鑑舉要歷》、《稽古錄》(《歷年圖》、《歷代君臣事跡》和《百官公卿表》)、《切韻指掌圖》、《司馬文正公集》等等37種。
宋徽宗把元祐年間反對將王安石新法的司馬光等舊黨309人,列為「元祐奸黨」,下令在全國刻碑立石,以示後世,這些碑叫作元祐黨人碑。
政治主張
司馬光在政治上被後人視作強硬的守舊派,他幾度上書反對王安石變法。他認為刑法新建的國家使用輕典,混亂的國家使用重典,這是世輕世重,不是改變法律。所謂「治天下譬如居室,敝則修之,非大壞不更造也。」司馬光與王安石,就竭誠為國來說,二人是一致的,但在具體措施上,各有偏向。王安石主要是圍繞著當時財政、軍事上存在的問題,通過大刀闊斧的經濟、軍事改革措施來解決燃眉之急。司馬光則認為在守成時期,應偏重於通過倫理綱常的整頓,來把人們的思想束縛在原有制度之內,即使改革,也定要穩妥,因為「大壞而更改,非得良匠美材不成,今二者皆無,臣恐風雨之不庇也」。而王安石變法過於躁進,用人不善,用之變法官吏素質不良,也是新法遭至反對之理由。雖然王安石新法初衷是為了切中時弊,但實際收效欠佳。反對新法的理由包括「新法擾民」、「祖宗之法不可廢」以及王安石作風霸道專斷。司馬光曾批評王安石變法的理由之一是地域出身,他上奏宋神宗聲稱:「閩人狹險,楚人輕易,今二相皆閩人,二參政皆楚人,必將援引鄉黨之士,充塞朝廷,風俗何以更得淳厚?」[6]
編撰《資治通鑑》
司馬光. <晩笑堂竹莊書傳>
宋神宗熙寧年間,司馬光強烈反對王安石變法,上疏請求外任。熙寧四年(1071年),他判西京御史台,自此居洛陽十五年,不問政事,這段悠遊的歲月司馬光主持編撰了294卷300萬字的編年體史書《資治通鑑》。
《資治通鑑》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下迄五代後周世宗顯德六年(959年),共記載了16個朝代1362年的歷史,歷經19年編輯完成。他在《進資治通鑑表》中說:「臣今筋骨癯瘁,目視昏近,齒牙無幾,神識衰耗,目前所謂,旋踵而忘。臣之精力,盡於此書。」司馬光為此書付出畢生精力,成書不到2年,他便積勞而逝。《資治通鑒》從發凡起例至刪削定稿,司馬光都親自動筆,不假他人之手。清代學者王鳴盛說:「此天地間必不可無之書,亦學者必不可不讀之書。」
軼聞
熙寧四年(1071年),呂誨卒,司馬光為他寫墓誌銘。蔡天厚得其摹本獻王安石。王安石將之掛在牆上說:「君實之文,西漢之文也。」
他小時候和一群小朋友一起玩時,一個據說名叫上官尚光的小孩,不小心掉進裝了水的甕,其它小孩都嚇跑了,只有司馬光情急生智,搬起一塊大石頭,砸破水甕,救了小孩。《宋史》曰:「群兒戲於庭,一兒登甕,足跌沒水中,眾皆棄去,光持石擊甕破之,水迸,兒得活。其後京、洛間畫以為圖。」
評價
司馬光為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是傑出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宋朝在多次對外戰爭中敗北,只能與遼夏給予歲幣以換取和平,國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之境地、司馬光仍堅持宗法及倫理綱常治國等,但除盡罷新法外卻提不出有效的政策方針,總的來說司馬光適合為儒而稍不適為官,為人品德剛正、學富五車,極具學者風骨。《宋史·卷三百三十六·列傳第九十五》:「熙寧新法病民,海內騷動,忠言讜論,沮抑不行;正人端士,擯棄不用。聚斂之臣日進,民被其虐者將二十年。方是時,光退居於洛,若將終身焉。而世之賢人君子,以及庸夫愚婦,日夕引領望其為相,至或號呼道路,願其毋去朝廷,是豈以區區材智所能得此於人人哉?德之盛而誠之著也。」;「民愚人,固不知立碑之意。但如司馬相公者,海內稱其正直,今謂之奸邪,民不忍刻也。」
司馬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32nBtMI


伊濱「獨樂園」,司馬光砸缸的地方?
大家讀過司馬光砸缸,著名歷史故事,講述司馬光用大石砸破水缸救出掉在大水缸里同伴的故事,出自於《宋史》。司馬光出生於宋真宗天禧三年(公元1019年11月17日),當時,他的父親司馬池正擔任光州光山縣令,於是便給他取名 「光」。
「司馬光砸缸」的故事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宋史》載:「光生七歲,凜然如成人,聞講《左氏春秋》,愛之,退為家人講,即了其大指。自是手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群兒戲於庭,一兒登瓮,足跌沒水中,眾皆棄,光持石擊瓮破之,水迸,兒得活。其後京、洛間畫以為圖。」至於這個故事發生在河南光山,知道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那麼,司馬光與洛陽的交集是什麼呢?北宋熙寧四年,公元1071年,因為政見不和,司馬光請辭京職,任職西京留司御史台,退居洛陽。在洛陽的日子裡,司馬光專心編書,清簡自處,絕口不論政事。他把自己住的地方改名為「獨樂園」,在這裡僅有奉旨成立的書局從汴梁搬了過來,他領導著書局很少的幾個工作人員在「獨樂園」里繼續編撰《通鑑》,時間長達15年。作為史學家的司馬光,不但深愛著洛陽,也深深了解洛陽這座城市興替和、盛衰。在他眼裡,洛陽這座城市就是歷史的見證和縮影。天下興衰治亂都會在洛陽這座豐碑上留下鮮明的印記,他以歷史學家眼光和哲學家的高度一語驚醒世人:欲知天下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這是他在《過故洛陽城》詩中的句子,全詩如下:
四合連山繚繞青,三川滉漾素波明。
春風不識興亡意,草色年年滿故城。
煙愁雨嘯奈華生,宮闕簪裾舊帝京。
若問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
有此一句,司馬光堪稱洛陽這座城市的知音。
據研究「司馬光」多年的許慶西老師努力印證,初步確定「獨樂園」定位在村小學的東區域,並定為「洛陽市級文物保護單位」…還整了一個「司馬光展覽館」,許老師還當了副主任…雖然保護級別較低,但總算有了點結果。
明嘉靖《河南郡志》載:「獨樂園在洛陽城南天門街東,去城五里。」清嘉慶《洛陽縣誌》載:「獨樂園遺址在洛陽城東南伊洛河間司馬街村。」該村清《重修關帝廟並金妝神像碑記》:「今洛陽城東南常安村(即司馬街),乃司馬溫公獨樂園故址也。」《園記》中所說:「在尊賢坊北關。」村人傳說:古時村南有「尊賢坊」石牌坊,以此印證。1935年出版之李健人《洛陽古今談》,亦云獨樂園故址在此,明時畢亨曾於遺址上築園,稱畢中丞園。
面積:「二十畝」(合1.3公頃),包括宅居。蘇軾詩說的「中有五畝園」,言其小,非僅「五畝」。根據他的聲望地位園可再大,但「不可與他園班」。使用功能:園居,有「讀書堂」是寫《資治通鑑》的地方;有「採藥圃」是種中草藥的地方;有「釣魚庵」是供休憩之所;有「種竹齋」是夏日納涼之所;有「澆花亭」、「弄水軒」是閒適娛目之地;有「見山台」是登高遠眺,借南山之景入園的遠望高台;有藥圃、花圃以供游賞。設計師如果參照明:仇英的《獨樂園》圖,應該是沒啥問題。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2yjxqky.html


2020-09-13_0944262020-09-13_0944502020-09-13_094440r62918nn542q4n55on3r345qnrrp212r6rp54769s7qo473roposo5oq5347o8rs3179n03n24214p5nn1r60376oos0q49771979n34317749opoo062o15r98nr475q8s21n0p3so0494n91p76ror6pr71200qq1nq7q1sn96416sn3010r2q164n3268iihiffdggjz宋丞相司马温公光en1Ja-rW74a3R5I7JWyrztHTl1o9uR0A20161231162512_8523qqmqggfwmnyqqmqggfwmsyiihiffdghhziihiffdgibzcchcnngdcovqqmqggfwhnycchcnngdmlvsscsqqauucx

「明清佳作」文徵明行書《獨樂園記》 - 每日頭條

400o00029r39679o9rn6400n0002o190p7n97nn4400o00029r37so47n67s40090002onq7o289o5nr400p0001280r4so01p8140060002n66orqq8os3s192700040qs5299o0q191922000421q7160p9715191q0005rn6r41r6n1s81922000421q5q50p0pp0192300041631rss3145s191q0005rn677r121ooo19240004157684r7o27919250004078n87ns9n00==wZwpmLiZmMmdDNlVmN0Y2NzIGNyEDM09yXwIjMfNzNx8CZmRXbk9SbvNmLnNXboFnL5A3LvoDc0RHa

獨樂園記月 司馬光孟子曰:“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不若與眾樂樂。”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所及也。
書    名独乐园记_百度百科 https://bit.ly/35v9Fbb
獨樂園記
作者出生時間
1019年11月17日
作者去世時間
1086年
作    者
司馬光
作者
司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初字公實,更字君實,號迂夫,晚號迂叟,司馬池之子。漢族,出生於河南省光山縣,原籍陝州夏縣(今屬山西)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司馬光是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諡文正。他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鑑》。司馬光為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力薦德才兼備太常寺卿黃中庸為侍中兼樞密副使,其人格堪稱儒學教化下的典範,歷來受人景仰。
獨樂園記
正文
獨樂園記月 司馬光孟子曰:"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不若與眾樂樂。"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所及也。孔子曰:"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在其中矣。"顏子"一簞食,一瓢飲","不改其樂"。此聖賢之樂,菲愚者所及也。若夫鷦鷯巢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各盡其分而安之,此乃迂叟之所樂也。
獨樂園記
熙寧四年迂叟始家洛,六年買田二十畝於尊賢坊北關,以為園。其中為堂,聚書出五千卷,命之曰"讀書堂"。堂南有屋一區,引水北流,貫宇下。中央為沼,方深各三尺。疏水為五派,注沼中,若虎爪。自沼北伏流出北階,懸注庭中,若象鼻。自是分而為二渠,繞庭四隅,會於西北而出,命之曰"秀水軒"。堂北為沼,中央有島,島上植竹。圓若玉玦,圍三丈,攬結其杪,如漁人之廬,命之曰"釣魚庵"。沼北橫屋六楹,厚其牖茨,以御烈日。開戶東出,南北列軒牖,以延涼颼。前後多植美竹,為消暑之所,會之曰"種竹齋"。沼東治地為百有二十畦,雜蒔草藥,辨其名物而揭之。畦北植竹,方若棋局。徑一丈,曲其杪,交相掩以為屋。植竹於其前,夾道如步廊,皆以蔓藥覆之。四周植木藥為藩援,命之曰:"採藥圃"。圃南為六欄,芍藥、牡丹、雜花各居其二。每種止植兩本,識其名狀而已,不求多也。欄北為亭,命之曰:"澆花亭"。洛城距山不遠,而林薄茂密,常若不得見。乃於園中築台,構屋其上,以望萬安、軒轅,至於太室。命之曰:"見山台"。
迂叟平日多處堂中讀書,上師聖人,下友群賢,窺仁義之原,探禮樂之緒。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達無窮之外,事物之理,舉集目前。所病者,學之未至,夫又何求於人,何待於外哉!志倦體疲,則投竿取魚,執衽採藥,決渠灌花,操斧剖竹,濯熱盥手,臨高縱目,逍遙相羊,唯意所適。明月時至,清風自來,行無所牽,止無所柅,耳目肺腸,悉為己有,踽踽焉、洋洋焉,不知天壤之間復有何樂可以代此也。因合而命之曰:"獨樂園"。
或咎迂叟曰:"吾聞君子之樂必與人共之,今吾子獨取於己,不以及人,其可乎?"迂叟謝曰:"叟愚,何得比君子?自樂恐不足,安能及人?況叟所樂者,薄陋鄙野,皆世之所棄也,雖推以與人,人且不取,豈得強之乎?必也有人肯同此樂,則再拜而獻之矣,安敢專之哉!"
注:神宗熙寧年間,王安石推行新法。司馬光反對新法,被貶為西京(洛陽)御史台,熙寧六年(1073),購地二十畝,築園。
翻譯
孟子說:一個人欣賞音樂的樂趣,不如與別人一起欣賞更快樂,與少數人一起欣賞音樂的樂趣,不如與眾人一起欣賞更快樂。這是王公貴族的樂趣,不是貧賤的人所能達到的(境界)。孔子說:"吃粗糧,喝冷水,彎著胳膊當枕頭睡覺,其中也自有它的樂趣。顏回"一簞飯(盛飯的圓形竹器),一瓢水","不改變他的樂趣"。這是聖人賢人的樂趣,不是愚笨的人所能達到的(境界)。像那"鷦鷯( jiāo liáo, 是一類小型、短胖、十分活躍的鳥)在林中築巢,不過占據一根樹枝;偃鼠到河中飲水,不過喝飽肚子",各儘自己的本分而相安無事。這才是我(迂叟)所追求的樂趣。
熙寧四年,我才舉家定居洛陽,六年,在尊賢坊北關買了二十畝田作為家園,它的中間作為廳堂,(在堂中)集中了五千卷書,把它命名為讀書堂。讀書堂的南邊有一處屋子,引水往北流貫連屋下,中間作為水池,方圓和深度各為三尺。疏導水流分五處注入水池中,(形狀)像老虎的爪子;從水池的北面隱蔽流出北面的台階,懸空注入庭院下面,(形狀)像大象的鼻子;(水)從這裡又分為二條小渠環繞庭院的四角然後在西北面匯合流出,把它命名為弄水軒。廳堂的北面又有一個水池,中間有島,島上種了竹子,(島)像玉玦一樣呈圓形,環繞有三丈方圓,將竹梢收攏打成結,像打漁人的草屋,把它命名為釣魚庵。水池的北面有六間並排的屋子,加厚了它的牆壁和屋頂來抵禦烈日。開門往東,南北的窗子可以吹來涼風,前後多種植優雅的竹子作為清涼消暑的所在,把它命名為種竹齋。水池的東邊,整治出一百二十畦田,錯雜地種植著花草藥材,為了辨識它們的種類名稱,給它們(掛上字牌)作為標誌。畦的北面也種了竹子,像棋盤一樣呈方形,直徑一丈左右,彎曲它的頂梢,使它交錯通達遮蔽作為屋子。在它的前面種上竹子,形成像步廊一樣的夾道,都用藤蔓芍藥等覆蓋著它,四周種植草木藥材等作為藩籬,把它命名為採藥圃。藥圃的南面有六個圍欄,芍藥、牡丹、雜花各占二個,每種(花)只種了兩叢,(為了)辨識它的名稱形狀罷了,不求多種。圍欄的北面有個亭子,把它命名為澆花亭。洛陽城距離山不遠,但樹木叢生茂密,常常看不到,於是在園中砌築石台,在它的上面修建屋子,來眺望萬安、轘轅,直到太室(都能看見),把它命名為見山台。
我平日大多在讀書堂中讀書,上以先哲聖人為老師,下以諸多賢人為朋友,究查仁義的源頭,探索禮樂的開端,期望在未曾獲得成就之前就達到進入無窮之外(的境界),把事物的原理,全部集中到眼前。所擔憂的是學未有所成,對人又有什么祈求,對外又有什么期待呢?神志倦怠了,身體疲憊了,就手執魚竿釣魚,學習紡織採摘藥草,挖開渠水澆灌花草,揮動斧頭砍伐竹子,灌注熱水洗滌雙手,登臨高處縱目遠眺,逍遙自在徜徉漫遊,只是憑著自己的意願行事。明月按時到來,清風自然吹拂,行走無所牽掛,止息無所羈絆,耳目肺腸都為自己所支配。一個人孤獨而舒緩,自由自在,不知道天地之間還有什么樂趣可以替代這種(生活)。於是(將這些美景與感受)合起來,把它命名為獨樂園。
有人責備我說:"我聽說君子有所快樂必定和別人共享,現在您只為自己獲得滿足卻不顧及別人,這難道可以嗎?"我(非常)抱歉地說:"我愚笨,怎么能夠比得上君子,自己快樂唯恐不足,怎么能夠顧及別人?何況我所感受的樂趣粗俗低下,都是世上人所拋棄的(東西),即使推薦給別人,別人尚且不要,難道能夠強迫他們(接受)嗎?如果也有人願意(與我)同享這種樂趣,那么我則非常感激並且把它奉獻出來,怎么敢專享這種樂趣呢?"
-----------------
孟子曰:「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不若與眾樂樂。 "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所及也。 孔子曰:"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在其中矣。 "顏子"一箪食,一瓢飲","不改其樂"。 此聖賢之樂,菲愚者所及也。 若夫鹪鹩巢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 各盡其分而安之,此乃迂叟之所樂也。
熙寧四年迂叟始家洛,六年買田二十畝於尊賢坊北關,以為園。 其中為堂,聚書出五千卷,命之曰"讀書堂"。 堂南有屋一區,引水北流,貫宇下。 中央為沼,方深各三尺。 疏水為五派,注沼中,若虎爪。 自沼北伏流出北階,懸注庭中,若象鼻。 自是分而為二渠,繞庭四隅,會於西北而出,命之曰"秀水軒"。 堂北為沼,中央有島,島上植竹。 圓若玉玦,圍三丈,攬結其杪,如漁人之廬,命之曰"釣魚庵"。 沼北橫屋六楹,厚其牖茨,以御烈日。 開戶東出,南北列軒牖,以延涼颼。 前後多植美竹,為消暑之所,會之曰"種竹齋"。 沼東治地為百有二十畦,雜莳草藥,辨其名物而揭之。 不過北植竹,方若棋局。 徑一丈,曲其杪,交相掩以為屋。 植竹於其前,夾道如步廊,皆以蔓藥覆之。 四周植木藥為藩援,命之曰:"採藥圃"。 圃南為六欄,芍藥、牡丹、雜花各居其二。 每種止植兩本,識其名狀而已,不求多也。 欄北為亭,命之曰:「澆花亭」。。 洛城距山不遠,而林薄茂密,常若不得見。 乃於園中築台,構屋其上,以望萬安、軒轅,至於太室。 命之曰:「見山臺」。。
迂叟平日多處堂中讀書,上師聖人,下友群賢,窺仁義之原,探禮樂之緒。 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達無窮之外,事物之理,舉集目前。 所病者,學之未至,夫又何求於人,何待於外哉! 志倦體疲,則投竿取魚,執衽採藥,決渠灌花,操斧剖竹,濯熱盥手,臨高縱目,逍遙相羊,唯意所適。 明月時至,清風自來,行無所牽,止無所有網友,耳目肺腸,悉為己有,踽踽焉、洋洋焉,不知天壤之間複有何樂可以代此也。 因合而命之曰:「獨樂園」。。
或咎迂叟曰:"吾聞君子之樂必與人共之,今吾子獨取於己,不以及人,其可乎? "迂叟謝曰:"叟愚,何得比君子? 自樂恐不足,安能及人? 況叟所樂者,薄陋鄙野,皆世之所棄也,雖推以與人,人且不取,豈得強之乎? 必也有人肯同此樂,則再拜而獻之矣,安敢專之乎! "
白話譯文。編輯。
孟子說:一個人欣賞音樂的樂趣,不如與別人一起欣賞更快樂,與少數人一起欣賞音樂的樂趣,不如與眾人一起欣賞更快樂。 這是王公貴族的樂趣,不是貧賤的人所能達到的(境界)。 孔子說:"吃粗糧,喝冷水,彎著胳膊當枕頭睡覺,其中也自有它的樂趣。 顏回"一箪飯(盛飯的圓形竹器),一瓢水","不改變他的樂趣"。 這是聖人賢人的樂趣,不是愚笨的人所能達到的(境界)。 像那"鹪鹩( jiāo liáo, 是一類小型、短胖、十分活躍的鳥)在林中築巢,不過佔據一根樹枝;偃鼠到河中飲水,不過喝飽肚子",各盡自己的本分而相安無事。 這才是我(迂叟)所追求的樂趣。
熙寧四年,我才舉家定居洛陽,六年,在尊賢坊北關買了二十畝田作為家園,它的中間作為廳堂,(在堂中)集中了五千卷書,把它命名為讀書堂。 讀書堂的南邊有一處屋子,引水往北流貫連屋下,中間作為水池,方圓和深度各為三尺。 疏導水流分五處注入水池中,(形狀)像老虎的爪子;從水池的北面隱蔽流出北面的台階,懸空注入庭院下面,(形狀)像大象的鼻子;(水)從這裡又分為二條小渠環繞庭院的四角然後在西北面匯合流出,把它命名為弄水軒。 廳堂的北面又有一個水池,中間有島,島上種了竹子,(島)像玉玦一樣呈圓形,環繞有三丈方圓,將竹梢收攏打成結,像打漁人的草屋,把它命名為釣魚庵。 水池的北面有六間並排的屋子,加厚了它的牆壁和屋頂來抵禦烈日。 開門往東,南北的窗子可以吹來涼風,前後多種植優雅的竹子作為清涼消暑的所在,把它命名為種竹齋。 水池的東邊,整治出一百二十畦田,錯雜地種植著花草藥材,為了辨識它們的種類名稱,給它們(掛上字牌)作為標誌。 不過的北面也種了竹子,像棋盤一樣呈方形,直徑一丈左右,彎曲它的頂梢,使它交錯通達遮蔽作為屋子。 在它的前面種上竹子,形成像步廊一樣的夾道,都用藤蔓芍藥等覆蓋著它,四周種植草木藥材等作為藩籬,把它命名為採藥圃。 藥圃的南面有六個圍欄,芍藥、牡丹、雜花各佔二個,每種(花)只種了兩叢,(為了)辨識它的名稱形狀罷了,不求多種。 圍欄的北面有個亭子,把它命名為澆花亭。 洛陽城距離山不遠,但樹木叢生茂密,常常看不到,於是在園中砌築石台,在它的上面修建屋子,來眺望萬安、洛佩斯轅,直到太室(都能看見),把它命名為見山臺。
我平日大多在讀書堂中讀書,上以先哲聖人為老師,下以諸多賢人為朋友,究查仁義的源頭,探索禮樂的開端,期望在未曾獲得成就之前就達到進入無窮之外(的境界),把事物的原理,全部集中到眼前。 所擔憂的是學未有所成,對人又有什麼祈求,對外又有什麼期待呢? 神志倦怠了,身體疲憊了,就手執魚竿釣魚,學習紡織採摘藥草,挖開渠水澆灌花草,揮動斧頭砍伐竹子,灌注熱水洗滌雙手,登臨高處縱目遠眺,逍遙自在徜徉漫遊,只是憑著自己的意願行事。 明月按時到來,清風自然吹拂,行走無所牽掛,止息無所羈絆,耳目肺腸都為自己所支配。 一個人孤獨而舒緩,自由自在,不知道天地之間還有什麼樂趣可以替代這種(生活)。 於是(將這些美景與感受)合起來,把它命名為獨樂園。
有人責備我說:"我聽說君子有所快樂必定和別人共享,現在您只為自己獲得滿足卻不顧及別人,這難道可以嗎? "我(非常)抱歉地說:"我愚笨,怎麼能夠比得上君子,自己快樂唯恐不足,怎麼能夠顧及別人? 何況我所感受的樂趣粗俗低下,都是世上人所拋棄的(東西),即使推薦給別人,別人尚且不要,難道能夠強迫他們(接受)嗎? 如果也有人願意(與我)同享這種樂趣,那麼我則非常感激並且把它奉獻出來,怎麼敢專享這種樂趣呢? "
創作背景。編輯。
神宗熙寧年間,王安石推行新法。 司馬光反對新法,被貶為西京(洛陽)禦史台,熙寧六年(1073),購地二十畝,築園。
作者簡介。編輯。
司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初字公實,更字君實,號迂夫,晚號迂叟,司馬池之子。
漢族,出生於河南省光山縣,原籍陝州夏縣(今屬山西)開水鄉人,世稱智慧型手機水先生。 司馬光是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谥文正。 他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鑒》。 司馬光為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力薦德才兼備太常寺卿黃中庸為侍中兼樞密副使,其人格堪稱儒學教化下的典範,歷來受人景仰。独乐园记_百度百科 https://bit.ly/35v9Fbb
------------------
司馬光的——獨樂園
探尋司馬光的--獨樂園
早就知道洛陽諸葛鎮有個司馬村,是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通史《資治通鑑》的地方。由於沒有去過,通過查地圖,有百度地圖導航,總算是找到了這個神秘的村莊,雖然有導航引路,但伊河上新修的大橋沒有在導航上顯現,還是多走了十幾公里。
剛進村,就看到了路邊上的「洪恩寺」山門朝東,過於簡陋,使我難以相信,這是司馬光的--獨樂園嗎?洪恩寺住持妙蓮法師熱情的接待了我,並電話聯繫,叫來了本村退休教師一生研究司馬光的許慶西老先生。許老介紹說:洪恩寺的山門是朝南,目前在南鄰中學的教師住宅樓下,寺里唯一留下的古建築,是這座清代的「天王殿」,許老講:「天王殿」文革期間當過學校的廚房,雖然破敗,總算是保護了下來吧。
洪恩寺最宏偉的建築乃天王殿,這是近幾年附近善男信女捐助所建,建築格局宏偉、莊嚴,單檐歇山頂的建築形式格調,與其他寺廟基本一致。 洪恩寺始建於北宋元佑三年(公元1088年),是在司馬光逝世一周年後為紀念先哲而興建的正法道場。據史料記載,西京洛陽有四百位高僧齊集洪恩寺,為司馬光誦經超度。
司馬光(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初字公實,更字君實,號迂夫,晚號迂叟,司馬池之子。漢族,出生於河南省光山縣,原籍陝州夏縣(今屬山西夏縣)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司馬光是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諡文正。司馬光為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其人格堪稱儒學教化下的典範,歷來受人敬仰。
宋神宗熙寧年間,司馬光強烈反對王安石變法,上疏請求外任。熙寧四年(1071),他判西京御史台,自此居洛陽十五年,不問政事。這段悠遊的歲月,司馬光主持編撰了294卷300萬字的編年體史書《資治通鑑》。司馬光的獨樂園,既是他的寓所,也是《資治通鑑》書局所在地。這裡環境幽美,格調簡素,反映了園主的情趣和追求。在獨樂園中常住的不僅有書局的工作人員,當時洛陽的名賢如二程、邵雍、文彥博、呂蒙正等也常來此聚會。
說到「獨樂園」,許老先生把我帶到寺里新建的「司馬光紀念館」,館內有有一用香樟木的司馬光雕像,許老師講,這是在司馬光老家雕刻,後請回到了洛陽。對於我們的疑惑,獨樂園究竟在哪裡?《資治通鑑》在那裡完成?許老師說:宋人李格非在《洛陽名園記》中已明確指出:歷史學家司馬光在洛陽築獨樂園,退居著述《資治通鑑》。然而,這座風格獨特的園林,究竟在洛陽何處,卻成了千古之謎。近幾年,許老和本村其他學者在搜尋物證,通過幾個清朝的碑石左證:獨樂園在司馬村的西南角,占地約20畝。
根據文字記載,獨樂園內有「讀書堂」、堂北有池、池中有島、環島植竹,池北有竹齋,土牆茅頂。讀書堂的南面「弄水軒」,軒內有塘,暗渠五分五股引入;稱「虎爪泉」。此外,獨樂園內還有大片的藥圃和花圃,蘇軾《司馬君實獨樂園》描述: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畝園,花竹秀而野。花香襲杖屨,竹色侵盞斝。樽酒樂余春,棋局消長夏.....詩人對獨樂園的自然環境、園中景物做了詳細的描述,也會我們後代留下了寶貴的文獻資料。
近幾年,海外遊子及國外研究司馬光之學者,經常來洛陽拜竭司馬光,探尋「獨樂園」在何處。碑石、拓片及詩賦的描述畢竟還不敢真真確定,還需要考古專家的論證,我們真切的期望,在發展洛陽旅遊,建設伊濱區的同時,切莫忘記了《資治通鑑》莫要忘了司馬光和他的---獨樂園。
據悉:洛陽諸葛鎮有了復建「獨樂園」的規劃,預計占地300畝。希望這個規劃早日實現,讓拜謁司馬光的遊客、研究《資治通鑑》的文人,有一個瞻仰的實地吧。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ae4l5nv.html
------------------
「明清佳作」文徵明行書《獨樂園記》
2017-10-15 由 不厭書法 發表于文化
《獨樂園記》作者:司馬光,原文如下:
孟子曰:「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不若與眾樂樂。」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所及也。孔子曰:「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在其中矣。」顏子「一簞食,一瓢飲」,「不改其樂」。此聖賢之樂,菲愚者所及也。若夫鷦鷯巢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各盡其分而安之,此乃迂叟之所樂也。
熙寧四年迂叟始家洛,六年買田二十畝於尊賢坊北關,以為園。其中為堂,聚書出五千卷,命之曰「讀書堂」。堂南有屋一區,引水北流,貫宇下。中央為沼,方深各三尺。疏水為五派,注沼中,若虎爪。自沼北伏流出北階,懸注庭中,若象鼻。自是分而為二渠,繞庭四隅,會於西北而出,命之曰「秀水軒」。堂北為沼,中央有島,島上植竹。圓若玉玦,圍三丈,攬結其杪,如漁人之廬,命之曰「釣魚庵」。沼北橫屋六楹,厚其牖茨,以御烈日。開戶東出,南北列軒牖,以延涼颼。前後多植美竹,為消暑之所,會之曰「種竹齋」。沼東治地為百有二十畦,雜蒔草藥,辨其名物而揭之。畦北植竹,方若棋局。徑一丈,曲其杪,交相掩以為屋。植竹於其前,夾道如步廊,皆以蔓藥覆之。四周植木藥為藩援,命之曰:「採藥圃」。圃南為六欄,芍藥、牡丹、雜花各居其二。每種止植兩本,識其名狀而已,不求多也。欄北為亭,命之曰:「澆花亭」。洛城距山不遠,而林薄茂密,常若不得見。乃於園中築台,構屋其上,以望萬安、軒轅,至於太室。命之曰:「見山台」。
迂叟平日多處堂中讀書,上師聖人,下友群賢,窺仁義之原,探禮樂之緒。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達無窮之外,事物之理,舉集目前。所病者,學之未至,夫又何求於人,何待於外哉!志倦體疲,則投竿取魚,執衽採藥,決渠灌花,操斧剖竹,濯熱盥手,臨高縱目,逍遙相羊,唯意所適。明月時至,清風自來,行無所牽,止無所柅,耳目肺腸,悉為己有,踽踽焉、洋洋焉,不知天壤之間復有何樂可以代此也。因合而命之曰:「獨樂園」。
或咎迂叟曰:「吾聞君子之樂必與人共之,今吾子獨取於己,不以及人,其可乎?」迂叟謝曰:「叟愚,何得比君子?自樂恐不足,安能及人?況叟所樂者,薄陋鄙野,皆世之所棄也,雖推以與人,人且不取,豈得強之乎?必也有人肯同此樂,則再拜而獻之矣,安敢專之乎!」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8bayr3g.html


司馬光字君實,自號迂叟,祖籍山西夏縣,出生於光州光山縣(今信陽光山縣),是北宋重要的政冶家,傑出的史學家和著名的文學家。 司馬光童年時期,思維敏捷,機智勇敢,果斷。 《宋史司馬光傳》載:"群兒戲於庭,一兒蹬瓮,足跌沒水中,眾皆棄去。 光持石擊瓮,破之,水迸,兒得活。 其後,京洛間畫以為圖。 "這就是廣為傳誦的." 司馬光砸缸"的故事。 故事折射出司馬光救人於危難的博愛精神,敢於擔. 當風險的拚搏精神,打破常規思維的創新精神。 時隔千年這個故事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並成為啟蒙教育的必讀教材。 但「砸缸」的故事發生在哪兒,史書上沒有記載,人們眾所紛紜,莫衷一是。
一為"光山說"。 二零零四年,光山縣司馬府門口的《司馬光故居碑》雲:.. 天禧三年十月十八日,司馬光出生在光山縣,在這裡度過了童年時期並誕生了聞名遐邇的砸缸故事。
二為壽縣說。 二零零五年,山西王在京編著的《司馬光墓》稱:"司馬光砸缸"的故事發生在壽州安豐縣(今安徽壽縣西南)。
三為洛陽說。 二0一五年八月,《解放軍報》原副總編輯,***記者江永紅著《司馬光傳》雲:洛汨留下了司馬光擊瓮救友的故事。 筆者先後赴司馬光故里夏縣,出生地光山縣等地考察,認同江永紅的洛陽說。 童年司馬光在哪裡砸缸,取決於當年其監護人司馬光之父司馬池在何時何地任職。 山西運城博物館長楊明珠編寫的《司馬光塋祠碑志》宋天章閣待制司馬府君碑銘,記載了司馬池的仕宦履歷:"君諱池,字和仲,其先河內人,晉安平獻王之後、、、、、、頃之,移知光州光 山縣,所知交薦,拜秘書省著作佐郎,出監壽州安豐縣酒稅,尋徙知遂州小溪縣,事就除本省丞,秩滿還朝,會龍閣劉學士燁出知河南府兼留守司,闢知司錄司事。 俄拜太常博士,留守通判闕,復以薦升為群牧判官"。 由此可知,司馬池先後在光山縣,安豐縣,小溪縣和河南府(洛陽)任職,只要弄清他在上述各地任職的時間,就可以斷定司馬光砸缸的地方了。 四川大學胡昭曦先生在《司馬光誕生地考》一書中認為,司馬池離開光山縣就任秘書省著作佐郎監安豐酒稅***遲迄於乾興元年正月(1022)年正月此時的司馬光才二歲多,光山砸缸說不足為據。 山西大學李裕民先生在《司馬池的一生及其對司馬光的影響》一文中說,"乾興元年正月,司馬池光山縣任滿,進京***吏部考績。 二月十九日,宋真宗死,光州知州盛度被貶,其推薦落空,司馬池改秘書著作郎,監安豐酒稅,天聖二年司馬池改任小溪縣(今四川遂寧縣)。 司馬池在安豐縣任職時,司馬光只有三四歲,四歲兒童砸缸難以令人信服。 天聖三***四年,司馬池在河南府任職,此時司馬光正當七歲。 司馬光離開洛陽多年後,仍對洛陽的童年生話念念不忘,他在《送王個人的台列同年河南府司錄》詩雲:彩服昔為兒,隨親宦洛師。 今餘夢想,常記舊遊戲。 由此可以推斷:司馬光砸缸的故事不是發生在光山,也不是在安豐縣,而是在千年帝都洛陽。
黃道渠。
作者:許慶西。
司馬光《獨樂園記》載:"堂南(讀書堂)有屋一區(弄水軒堂)引水北流"它所引之水正是黃道渠的水。
2012年,從司馬溫公祠地下挖出了一通乾隆五十六年《重修黃道渠碑記》的石刻。 碑文已磨平,碑上只能看到"題目"和修復年代。 相傳,上世紀八十年代普查文物時,洛陽市文物局的同志從司馬小學抄錄了幾通碑文。 在文物科長鄭貞富先生的説明下,從《洛陽市志》的巜文物志》查得|984年,蘇健等兩位同志抄錄的巜重修黃道碑記》:粵稽《周禮》,遂人(官名,地方屬官)掌野(掌管郊外地區的土地和人民),匠人掌溝,凡塗洫(X.u四聲)國內外(quan三聲)澮.(Kuai.四聲). (凡田間的小溝管道)疏浚以時方當得宜,旱澇有備,自古有之。 巜志》載:黃道渠在香葛(香葛山的簡稱,山上出產香葛)水雲之間,溫泉源遠流長,迤逦數十里,實天畿(國都西京附近)之水利也,年天旱算法為熒,民生 塗炭,因修水利致農工,乾隆五十年,蒙升任李父台,(下文略)許慶西,男,76歲,許文正公衡二十五代傳人,***黨員,.中學一級教師。 200l年退休後,衡公的教誨時常在耳邊響起:.". 諸葛孔明身都將相,死之日,廪(lin四聲意糧倉)無粟,庫無餘財,其廉所以能如此者"。 那時,我婉言拒絕了怒雲中學趙振河老師的聘請,義無反顧投身於司馬光文化及家鄉歷史的學習研究工作。
司馬村許氏族人是金元之際大儒,思想家,政治家,天文歷法學家許衡公五世孫驁公苗裔。 六百多年來,愛國守法,尊師重教,敬老愛幼,誠信友善,熱心公益,廉潔奉公,勤儉持家,實幹奉獻的家風代代相傳。
《許文正公世家譜》毀於文化大***中。 l994年,族人在許繼華,許昭儒帶領下重續了一到二十八世《許文正公世家譜》。 2003年初,我看到《家譜》中沒有十七,十八,十九世三代人,中間夾了不少白紙,我問昭儒爺:"這是怎麼回事?",老人家悶悶不樂說,找不到依據,沒法寫"。 我心裡忐忑不安,這樣長此下去,上虧三代先人,下負後代子孫,決心把《家譜》. 完善起來。. 歷時年餘,在各地宗親説明下,終於找到了嘉慶年間出版的一***二十世《許文正公世家譜》,填補了|994年家譜中的空白,解決了代際之間存在的問題,編制了. 世系源流圖,族人拿到《許文正公世家譜》,興高彩烈,奔走相告,八十多歲的昭儒爺眉開眼笑說:.我們許氏家風代代相傳,慶西為解決家譜中缺代問題整天東奔西跑,早出晚歸,完善了家譜,圓了我多年的夢,再也不愁家譜中的斷代問題了"
兩宋之際,《資治通鑒》傳***曰本等亞州國家,日本歷代統治集團都非常重視它。|973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來到洛陽,要求參觀獨樂園,那時不但沒有獨樂園,而且獨樂園\遺址還是個謎。 司馬光是世界歷史文化名人,《資治通鑒》是歷史名著,獨樂園是洛陽名園之冠。 揭開獨樂園遺址之謎勢在必行,這是國家的需要,國內外人民的需要。 開始學習研究司馬光文化,投身於探尋獨樂園遺址隊伍。 2OO2年,在村民常順喜家門口見到一通雍正八年《重修關帝廟並金粧神像碑記》,《碑記》載:"今洛城東南常安村(今司馬村)乃司馬溫公獨樂園故址也"。 我欣喜若狂,掏出筆記簿,抄錄了碑文,托原諸葛鎮教育王君山老師交偃師文物部門,引導了領導上重視,不久,縣高獻中主任,王西明局長等不顧非. 驅車到司與村考察,打了拓片,走時說:再見到與獨樂園有關的資料隨時告訴我們"。 當天晚上,我在村裡動員組織古文化愛好者,商量挖碑事宜。 幾天后,在幹群支援下,從司馬小學地下挖出了多通與獨樂園有關碑石。 又到洛陽,山西夏縣司馬光祖籍地收集有關資料,在偃師古都學會劉志清會長指導下. 創辦了司馬光遺跡展覽館,主編《司馬光修史獨樂園》一書,冬去春來,歷時六載,2007年,司馬村司馬光獨樂園遺址列入洛陽市第三批文物保護單位。
2005年春遊,在萬安山白龍譚北發現司馬光石刻題記:「司馬光君實,王尚恭安之,閔交如仲孚同***此處。 元豐元年八癸醜。 5月24日,.《洛陽曰報》笫一版刊出"萬安山下發現司馬光石刻遺跡",新華網,大公網等網轉發了這個新聞,《大河報》給了發現獎。. 為宣傳司馬光文化,弘揚司馬光精神作了一件該作的事。 2007年,該題記列入洛陽市第三批文保單位。
20O3年,加入偃師古都學會,理獨樂園之事。 在偃師河洛叢書編輯部,參編《偃師姓氏源流》,《偃師軼事典故》,《偃師名人傳略》,《偃師聚落記》等書,偃師縣委縣政授干我"弘揚與傳承偃師優秀歷史文化先進個人"光榮稱號。 在洛陽河洛文化研究院,參編《洛陽大典》,《千年帝都洛陽》等書。
2O08年,伊洛工業園區(今伊濱經開區)成立后,繼續作業餘文物保護員工作。 20lI年,在孔明街拆遷中看到司馬村千年古剎洪恩寺劃l為拆遷範圍,立刻上書鎮區領導,幾天后,區管委會主任劉冠瑜,副主任謝冠鋒親自到洪恩寺調研,保隹了這個寺院,2O|3年,洛陽市文物局授於優秀文物保護貞員榮譽稱號。.
15年來,有不少村民問我:"你領著雙工資,掙村裡多少錢?" 我總是笑著說:." 除了領退休金外,誰也沒有發過工資,如果想要雙工資,退休後早就應聘教書去了." 我們的先祖許衡幼有異質,七歲入學,問其師:"讀書何為?",師曰:"取科第耳"。 ,曰"如斯而已乎?" 成年後,官作到中書左丞,他尊師重教,創辦國立大學任校長,廉潔自律,.《許文正公遺書》(l2卷)詩.
病中有感。
十載天涯客寄身,
今年憔悴不堪聞。
病來與死傳消息,
老去無家遺子孫。
故里歡遊頻入夢,
春城凝眺獨消魂。
如何借我知音力,
五畝歸耕沁北村。
許衡祖籍沁陽沁河邊的沁北村,父母逃難到新鄭生下他,衡公25歲後回到沁北村,後遷居景賢村,老年時定居焦作李封村,。 由《病中有感》詩可知,他身為輔佐算法不過必烈的***,而生話卻窮困到如此地步,他給子孫雖沒留下豐厚的物質財富,但留下的精神財富和純厚家風是無價之寶。 衡公《神道碑》載:.然純篤似司馬君實,英邁似邵堯夫".。 許衡五世孫驁酷好遊覽,志性倜儻,慕名來到洛陽,定居於獨樂園所在地司馬庄(今司馬村)。
近幾年來,我收集整理了司馬光在洛陽的詩詞,正在編注《司馬光洛陽全詩四百首》及《司馬光洛陽詩選一百首》,作為向司馬光誕辰千年(2019年農曆十月十八日)的獻禮,為人們提供一些精神食糧。 (許慶西)
諸葛村因諸葛亮得名嗎?
作者:許慶西。
諸葛小學原為「黑白黃龍王廟」舊址,現在校院的球場邊還平放著一通康熙二年《諸葛村重修黃白龍廟碑記》,那塊石碑客觀地道出了諸葛村的由來。
2O15年,諸葛鎮政府印了一本"通訊錄","通訊錄"雲:諸葛村因諸葛亮的母親居此得名。 此後,新的黨委***謝冠鋒同志到諸葛鎮上任,他問我:"諸葛村是因諸葛亮得名嗎?" 我為這位陌生***深入群眾調查研究的工作作風所感動,大膽否定了"通訊錄"上的說法。 2O丨3年8月28日,《洛陽晚報》(娜說河洛)"遠去的村落之諸葛鎮"一文也否定了諸葛村名的"諸葛亮"說。 記者張麗娜說:「諸葛鎮人以為他們的歷史淵源比龍門鎮長」我認為諸葛人的說法既對又錯。 對的地方是諸葛村是三國時就有的古村莊,可謂歷史攸久,值得諸葛人驕傲與自豪。 不對的地方是無中生有。 聖人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不能打腫臉裝胖子,胡編亂造,自欺欺人。
諸葛村有人說:當年諸葛亮架不住劉備三顧芽廬,將老母藏到了洛陽,這是乎有點道理。 諸葛亮出山是在西元2O7年,已年方二十有七歲,史載諸葛亮八歲喪母,怎麼能讓早己喪命的母親到貴村居住呢? 諸葛村因誰得名,現在諸葛小學內有塊會說話的石頭,它客觀地告訴我們,諸葛村因諸葛誕得名。 當年諸葛誕是魏國的名將,只是有人不知道罷了。 人都是學而知之,胎教就是讓胎兒學習嗎,不學習,不懂裝懂的人早晚是要露餡現醜的。 幾年前,有一位領導幹部帶著一群部下,在司馬光紀念館走馬觀花看了兩眼,出門就說:"司馬光獨樂園不是司馬光建的"。 我問他:"獨樂園是誰建的?" 他不加思索,順口回答:"邵雍建的"。" 邵雍很窮,租房而居,他那安樂窩還是司馬光,富弼等人出錢給他買的,現在邵雍祠有碑為證",他張口結舌,無以言對,在大庭廣眾面前獻醜的尷尬局面可想而知。 諸葛誕何許人也? 諸葛誕三國魂豐之後,字公休,由上書郎累遷禦史中丞,尚書,與夏後玄,鄧飏'yang極善,明帝惡之免官:正始(240)中起歷征東將 軍軍:誕既與玄,揚***親,又壬凌,毌(guan罒聲)丘儉累見夷滅,懼不自安,傾帑藏振施,厚養親府及輕俠者數千人為死士。 甘露(256年)中徵為司空,誕被诏愈恐,遂反,司馬昭討斬之,麾下數百人坐不降見斬,皆曰:為諸葛公死不悔,其得人心如此。
康熙二年,《諸葛村重修黃白龍廟碑記》載:「洛陽東南路有諸葛村者傳為諸葛誕仕魏居此」,《洛陽古今談》持同樣說法,諸葛誕是魏國名將,諸葛亮的堂弟,何比張冠李戴,叫別人引以為笑呢? 許多人吃虧在於不老實。 只有堅持***黨人實亊求是的路線才對。
獨樂園七題。
讀書堂。
吾愛董仲舒,窮經守幽獨。
所居雖有園,三年不遊目。
邪說遠去耳,聖言飽充腹。
發策登漢庭,百家始消伏。
    三年不遊目:史載,漢孝景帝時,董仲舒為博士,專心研究學問,三年不窺園(花園). 邪說:董仲舒看來,非儒家學說均為邪說. 發策:發表治國安幫之策。
釣魚庵。
吾愛嚴子陵,羊裘釣石瀨。
萬乘雖故人,訪求失所在。
三公豈易貴,不足易其介。
奈何誇毗子,鬥祿窮百態。
嚴子陵:東漢會稽餘姚人. 名光. 少有高名,與光武帝同遊學. 光武即位,光隱身不見. 光武帝親***其室,光臥不起. 帝與其共臥. 瀨:從沙石上流過的急水. 誇毗子:諂媚,卑屈之人. 鬥祿:為功名利祿而爭鬥。
採藥圃。
吾愛韓伯休,採葯賣都市。
有心安可欺,所以價不二。
如何彼女子,已復知姓字。
驚逃入窮山,深畏名為累。
韓伯林:名韓康. 東漢望族,有才學. 隱居不仕,長安買葯30餘年,言不二價. 後循入家鄉霸陵山。           
見山臺。
吾愛陶淵明,拂衣遂長往。
手辭梁主命,牺牛掸金鞅。
愛君心豈忘,居山神可養。
輕舉向千齡,高風猶尚想。
牺牛:用牛做祭品。 撣金鞅:去掉牛拉東西時套在脖子上的工具。
弄水軒。
吾愛杜牧之,氣調本高逸。
結亭侵水際,揮弄消永日。
洗硯可抄詩,泛觞宜促膝。
莫取濯冠缨,區塵污清質。
種竹齋。
吾愛王子猷,借宅亦種竹。
一日不可無,蕭灑常在目。
雪霜徒自白,柯葉不改綠。
殊勝石季倫,珊瑚滿金谷。
澆花亭。
吾愛白樂天,退身家履道。
釀酒酒初熟,滿花花正好。
作詩邀賓朋,欄邊長醉倒。
今傳畫圖,風流稱九老。
司馬君實獨樂園。
宋/蘇軾。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
中有五畝園,花竹秀而野。
花香襲杖履,竹色侵盞斝。
樽酒樂餘春,棋局消長夏。
洛陽古多士,風俗優爾雅。
先生臥不出,冠蓋傾洛社。
雖雲與眾樂,中有獨樂者。
才全德不形,所貴知我寡。
先生獨何事? 四海望陶冶。
兒童誦君實,走卒知司馬。
持此欲安歸,造物不我舍。
名聲逐我輩,此病天所赭。
撫掌笑先生,年來效喑啞。
  
【賞析】
這首詩是蘇軾於1077年(熙寧十年)在徐州所作,時年四十二歲。 1076年(熙甯九年),蘇轼罷密州任,***初的任命是移知河中府。 第二年正月初一日離開密州,取道澶、濮一帶,打算先去汴京。 走到陳橋驛,又得到調任徐州的任命。 當時不得入京城,只好寓居郊外范鎮的東園。 范鎮於三月間往遊嵩山、洛水,帶回來司馬光為蘇軾寫的《寄題超然台》的詩。 這一年四月二十一日,蘇軾到徐州任所。 五月六日,讀到司馬光寄來的《獨樂園記》,寫了這首詩。
獨樂園是司馬光與1073年(熙寧六年)在洛陽所建的園。 司馬光與王安石政見不合,1070年(熙甯三年),宋神宗欲重用司馬光,王安石反對,認為這"是為異論者立赤幟也"。 司馬光也不願意留在朝廷,神宗任命他為樞密副使,他上疏力辭,請求外任。 是年九月,出知永興軍,第二年四月,改判西京禦史台,來到洛陽。 1073年,他在洛陽尊賢坊北國子監側故營地買田二十畝,修造了這個園子,取名獨樂園,並寫了《獨樂園記》和三首《獨樂園詠》詩。
司馬光給他的園子取名叫「獨樂」是有深意的。 在《獨樂園記》文裡,他首先說明自己既不同於王公大人之樂,也不同於聖賢之樂,而是像鹪鹩巢林、鼴鼠飲河一樣"各盡其分而安之"。 他又說自己不敢比君子"所樂必與人共之",所以叫"獨樂"。 在三首《獨樂園詠》詩裡,他用董仲舒、嚴子陵、韓伯休比擬自己,說董仲舒"邪說遠去耳,聖言飽充腹。 發策登漢庭,百家始消伏";說嚴子陵"三旌豈非貴,不足易其介";說韓伯休"如何彼女子,已復知姓字,驚逃入窮山,深畏為名累"。 他對自己無力阻止新法的推行,不得不請求外放,實際上是滿腹牢騷而又充滿自信的。 蘇轼這首詩針對司馬光的這種思想矛盾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當時並未去過洛陽,更沒有到過獨樂園。
詩的主旨,據蘇轼《烏台詩案》自言:"此詩言四海望光執政,陶冶天下,以譏見任執政不得其人。 "全詩分四段:
"青山在屋上"八句為***段,正寫獨樂園。 前四句寫園的自然環境、園中景物;后四句以花、竹、棋、酒概括園中樂事。 據《獨樂園記》:園中有見山臺,可以望見萬安、軒轅、太室諸山;又有讀書堂,"堂南有屋一區,引水北流貫宇下"。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側"說的就這樣的景致。 園內又有澆花亭、種竹齋,故說"花竹秀而野"。 詩的首四句形象地概括了《獨樂園記》文中的很大一部分內容。 紀昀評價說:「直起脫灑。 "是恰當的。 據李格非《洛陽名園記》:「獨樂園極卑小,不可與他園班。 "此詩用自然脫灑的筆調極寫園的樸野之趣,是和園的"卑小"和主人公的思想、性格相一致的。 又,如前所述,蘇轼並未親涉園地,只是根據《獨樂園記》的內容加以概括,如果寫景過細,反而會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黨。 胡應麟《詩藪》譏此四句為"樂天聲口","失之太平","取法"太"近",意思是說它缺乏盛唐詩人的那種"高格響調"。 他不理解詩人的審美情趣是不能離開審美對象的特徵的。 古詩百科。
"洛陽古多士"六句為第二段,是由"獨樂"二字生髮出來的文字。 馬永卿《元城語錄》說司馬光把園名叫做"獨樂",是因為"自傷不得與眾同也"。 這雖是司馬光《獨樂園記》文中所包含的意思,但說得太直露,太簡單。 蘇轼這裡卻放開一步,繞一個彎,從"與眾樂"中來突出"獨樂",更覺深婉有致。 洛陽自古以來就是名流薈萃的地方,風俗淳美,即使高臥不出,周圍的朋友也會雲集在周圍,那是不可能不"與眾樂"的;所以用"獨樂"來命名,並非真有遁世絕俗之意,只不過是"有心人別有懷抱"罷了。 "雖雲與眾樂,中有獨樂者"二句,和歐陽修在《醉翁亭記》中說的"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用意略同。 司馬光的《獨樂園記》文和詩,其弦外之音,都流露出一種失職者的不平,蘇轼深知此意,但說得十分委婉、曲折,所謂露中有含,透中有皺,***是行文妙處。 白居易晚年退居洛陽,愛香山之勝,與僧如滿等結社於此,號稱"洛社",此借用以指司馬光在洛陽的朋友們。独乐园|独乐园|司马光研究会|洛阳司马光研究会|洛阳市洛龙区司马光研究会 https://bit.ly/3kgvG1N


仇英《獨樂園圖》再現司馬光編史。《独乐园图》 https://bit.ly/33qqJwm
2019年是司馬光誕辰一千周年。 明代著名畫家仇英繪製的《獨樂園圖》(見圖)再現了司馬光退居洛陽、躬耕獨樂園、編撰《資治通鑒》的情景。
仇英《独乐园图》局部之《读书堂》
仇英《獨樂園圖》局部之《讀書堂》
宋熙寧四年(1071),司馬光向朝廷請求任職西京留司禦史台,淡出政治,心無旁騖,一心一意編撰《資治通鑒》。 司馬光到洛陽后,自號"迂叟"。 熙寧六年(1073),在尊賢坊北關買了20畝地,隱居其中,命名為"獨樂園"。 因司馬光崇尚節儉,園子面積不大,格調簡素。 獨樂園既是司馬光的寓所,又是《資治通鑒》編寫書局所在地。 書局編撰人員常住其中。 他在《獨樂園記》中說:"迂叟平日多處堂中讀書,上師聖人,下友群賢,窺仁義之源,探禮樂之緒,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達無窮之外,事物之理,舉集目前。 "當時洛陽的名賢學者也常來此聚會,堪稱是一個學術中心。 司馬光讓工匠在園中挖了個又大又深的坑,砌成一間地下室,作為寫作之所,美其名曰"壤室"。 地下室冬暖夏涼,又無人打擾。 司馬光有《獨樂園七題·讀書堂》詩曰:"吾愛董仲舒,窮經守幽獨。 所居雖有園,三年不遊目。 邪說遠去耳,聖言飽充腹。 發策登漢庭,百家始消伏。 "司馬光就在這間壤室里默默辛勤耕耘15年,加上之前共耗費19年時間,終於完成中國史學巨著《資治通鑒》。
《獨樂園圖》畫卷內容是根據司馬光的《獨樂園記》立意,從右至左,描繪了司馬光在文中提到的主要園景。 畫卷起首為弄水軒,畫面上垂柳依依,雜樹蔥綠,司馬光身穿白袍,在軒內以手戲水。 第二個場景是讀書堂(見圖),"其中為堂,聚書出五千卷,命之曰讀書堂。 "畫面上籬笆院牆,古樹參天,草堂內藏書眾多,司馬光正端坐在案前讀書。 第三個場景是釣魚庵,畫面上司馬光身著青袍,正坐於島上的翠竹之下,專心致志垂釣。 第四個場景是種竹齋,畫面上修竹茂密,青翠欲滴,園工們正在栽植竹子。 司馬光身穿青袍,坐於木椅之上,觀看園丁植竹。 第五個場景是採藥圃,畫面上修竹成林,各種草藥生長於畦間,司馬光身穿白袍,攜鶴斜倚在竹林中的虎皮褥上,怡然自得。 第六個場景是澆花亭,畫面上蒼松古柏,藤蘿纏繞,草亭中的司馬光坐於榻上,悠閒自得。 花圃中鮮花盛開,兩個花童正在挑水澆花。 最後一個場景是見山臺。 畫面上水波漣漪,木橋飛架,連廊迂迴,司馬光立於檐下,眺望遠處的連綿群山。
仇英在繪畫中綜合融會前代各家之長,既保持工整精豔的古典傳統,又融入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範,所畫人物、山水、花鳥、界畫,無不精妙。 《獨樂園圖》中的竹林、人物、建築、傢俱、景色、台觀,皆借鑒古賢名筆,斟酌而成,都是一筆一畫地精描細染,清晰明麗。 畫面中司馬光反覆出現,體現出他的"獨樂"之趣。
畫卷后拖尾接裱為文徵明書《獨樂園記》《獨樂園七詠》,蘇東坡《獨樂園詩》,另項禹揆等人題跋,孫家鼐等人觀款。 此卷現藏於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独乐园图》中司马光在干啥?_凤凰艺术 https://bit.ly/33qqJwm


〔北宋〕司馬光。
孟子曰:「獨樂樂不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不如與眾樂樂。 "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者所及也。 孔子曰:"飯蔬食,飲水,曲肱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顏子"一箪食,一瓢飲,""不改其樂"。 此聖賢之樂,非愚者所及也。 若夫"鹪鹩巢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各盡其分而安之。 此乃迂叟之所樂也。
熙寧四年,迂叟始家洛,六年,買田二十畝於尊賢坊北,闢以為園,其中為堂,聚書出五千卷,命之曰讀書堂。 堂南有屋一區,引水北流貫宇下,中央為沼,方深各三尺。 疏水為五派注沼中若虎爪;自沼北伏流出北階,懸注庭下,若象鼻;自是分為二渠,繞庭四隅,會於西北而出,命之曰弄水軒。 堂北為沼,中央有島,島上植竹,圓若玉玦,圍三丈,攬結其杪,如漁人之廬,命之曰釣魚庵。 沼北橫屋六楹,厚其墉茨,以御烈日。 開戶東出,南北列軒牖,以延涼帳戶。 前後多植美竹,為清暑之所,命之曰種竹齋。 沼東治地為百有二十畦,雜莳草藥,辨其名物而揭之。 不過北植竹,方若棋局,徑一丈,屈其杪,交相掩以為屋。 植竹於其前,夾道如步廊,皆以蔓藥覆之,四周植木藥為藩援,命之曰採藥圃。 圃南為六欄,芍藥、牡丹、雜花各居其二,每種止種兩本,識其名狀而已,不求多也。 欄北為亭,命之曰澆花亭。 洛城距山不遠,而林薄茂密,常若不得見,乃於園中築台,構屋其上,以望萬安、洛佩斯轅,至於太室,命之曰見山臺。
迂叟平日多處堂中讀書,上師聖人,下友群賢,窺仁義之原,探禮樂之緒,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達無窮之外,事物之理,舉集目前。 所病者學之未至,夫又何求於人,有待於外哉! 志倦體疲,則投竿取魚,執纴採藥,決渠灌花,操斧竹,濯熱盥手,臨高縱目,逍遙相羊,唯意所適。 明月時至,清風自來,行無所牽,止無所牽掛。 耳目肺腸,悉為己有。 踽踽焉,洋洋焉,不知天壤之間複有何樂可以代此也。 因合而命之曰獨樂園。
或咎迂叟曰:"吾聞君子所樂必與人共之,今吾子獨取足於己不及人,其可乎? "迂叟謝曰:"叟愚何得比君子,自樂恐不足,安能及人? 況叟之所樂者,薄陋鄙野,皆世之所棄也,雖推以與人,人且不取,豈得強之乎? 必也有人肯同此樂,則再拜而獻之矣,安敢專之哉! "
——《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
司馬光是站在王安石新政對立面的保守派領袖,曾公開在神宗皇帝面前與王安石爭辯,大呼祖宗之法不可變。 政治上失意之後,辭官不就,於熙寧四年(1071)退居洛陽,全力續修《資治通鑒》。 從《獨樂園記》中,我們可看出這一時期司馬光的特有的心境。 "記"獨樂園要在抒發"獨樂"之情,這種看來與世無爭的"獨樂"之情,又實則是與世抗爭的另一種形式,心似灰而意未冷,其自貶自責及自樂正是對時局不滿的發洩。 因此,司馬光十五年後重返朝廷,為相八個月而新法悉遭廢止,便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獨樂園記》,其結體可概括為兩議夾一敘,所敘詳盡平朴,時有形象性的生動描繪;所議似不經意,卻蘊含著發人深省的哲理,而且,議、敘接續自然,無斧鑿之痕;敘、議生發順承,入情入理。 中有"獨樂"上下貫串,整個文章綿密銜接,渾然一體。 細細讀來,既見其園,尤見其人,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幅清晰可見的迂叟獨樂圖。 這其中,無論是敘還是議,或是敘與議的有機結合、自然過渡,都有不少可資借鑒的東西。
首段議論,扣題而發,先從"樂"字說開來,孟子倡"與人樂"、"與眾樂",作者並非簡單地直接地加論可否,而只是說"此王公大人之樂,非貧賤者所及"。 孔子、顏回皆安於清貧,作者同樣未置捨取,也只是說"此聖賢之樂,非愚者所及。 "然後筆鋒一轉,直引莊子《逍遙遊》中的話"鹪鹩巢林,不過一枝;偃(鼴)鼠飲河,不過滿腹"以自明其志,情況不同,人各有異,"眾人匹之,不亦悲夫"(莊子《逍遙遊》),需要的是"各盡其分而安之"。 因此,身為迂叟,既非王公,又非聖賢,"獨樂"可也。 這段文字,稱引先賢,不露鋒芒,委曲婉轉,寓大波於平靜,道出了不甘失勢而不得已遁世獨樂的複雜心情,這也為下面一大段對獨樂園的描述以及為其正名,提供了一個絕非純自然的感情前提,從而使讀者透過林林總總的園中景物而去體味那位"盡其分而安之"的"迂叟所樂"。
末段議論,承上段對景對人的描述設疑而答,還是從「樂」字生髮,再一次透出獨樂園中的這位迂叟其"獨樂"的無可奈何。 作者層層推進,守攻兼用,頗動感情地回答了"獨樂不可"的責難,與首段的議論遙相呼應。 先一層說「何得比君子」;再一層說「自樂恐不足,安能及人」;三一層說「所樂薄陋鄙野」,「皆世之所棄」,「推以與人,人且不取,豈能強之」;四一層說"必有人肯同此樂,則再拜而獻之",「安敢專之」,從而理直氣壯地說明唯「獨樂」可也。 這段文字,設難而詰,自賤其身,自貶其樂,以退為進,連用詰問,寓雄辯於問答,使人如聞其聲,如見其容,更見其並非恬靜的心境。
聯繫那一大段關於獨樂園的種種描繪,則會發現那位迂叟恐難安於園中獨樂,正勤於經營,將有"待於外"也未可知。
由此可以看出,《獨樂園記》中這一前一後的"議",絕非是遊離、等閒之筆,當然這種"議"誠非本文的主體,然而卻是不可或缺的有機組成部分,它起著某種特有的深化、昇華作用。 這種"議"又是"記"類文章中難以寫好的部分,作者如是寫,確有可供學習之處,較之那種生硬簡單的"穿靴""戴帽"自是不可同日而語。
說到這篇文章中的"記",也是很有特色的,其中當包括賦的手法的運用以及語焉有序、刻意描繪、"記"中見人等諸方面。 對獨樂園的介紹可以說是不厭其詳,鋪陳無遺,但這種鋪述又並非是蕪雜的堆砌,而是井然有序的逐一推出,在交代了某時某地於某處購地建園之後,便以兀立園子中心的讀書堂為座標,然後遞次引出各 具風采的弄水軒、釣魚庵、種竹軒、採藥圃、澆花亭和見山臺,而後寫迂叟"堂中讀書"和"志倦體疲"而園中自娛之種種,最後承據此園之美此人之樂"因合而命之曰獨樂園。 "而點題作結。 這儼然是一幅佈局清晰可見的鳥瞰圖。 而於整體鳥瞰之中,又有狀物摹景寫人的工筆細部,入細入微的描繪彷彿又是一個個特寫鏡頭,其景物的鮮明特徵,人物的特有心境,全部寫活了,可以說,縱親眼目睹也莫過如此。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