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聪儿12020-05-30_151545

王聰兒(1777年-1798年)又稱齊王氏,湖北襄陽人,白蓮教首齊林之妻,江湖賣藝女子,能兵器武藝,居於黃龍璫。
河南起事
夫齊林於嘉慶元年(1796年)元宵節起事失敗遭捕斬,王聰兒與夫徒弟姚之富號召五萬白蓮教眾起事。為夫復仇,於辰年辰月辰日(1796年三月十五日)起事於湖北省。攻進河南。1797年進四川會川教徒。
轉戰四省
官兵於川督明亮帶領,於川北包圍王聰兒。王聰兒領二萬教眾出川攻陝西西安,戰敗,折回湖北省。
戰敗自盡
1798年被圍在湖北鄖西茅山,與姚之富雙跳崖自盡。戰事至1804年歷時9年才結束
-----------------
王聰兒(1777年-1798年)又稱齊王氏,湖北襄陽人,白蓮教首齊林之妻,江湖賣藝女子,能兵器武藝,居於黃龍璫。
人物生平
清朝乾隆年間,官僚地主大量侵占農民的土地。農民無法謀生,只得流落江湖,賣藝糊口。王聰兒幼年喪父,跟着母親學習雜技,跑馬走繩,舞刀使棒,樣樣都行。母女倆憑着一身技藝走南闖北,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一天來到襄陽結識一位叫齊林的人。齊林是襄陽白蓮教的首領,王聰兒加入了白蓮教。王聰兒入教後,經常利用賣藝的身份在江湖上宣傳白蓮教的教義。不久後便結為夫妻。結婚後,齊林與王聰兒便一同領導白蓮教徒籌劃反對清朝的武裝起義。
和珅掌權的時候,清王朝腐敗不堪,地方官吏貪污橫行,百姓怨聲載道。在湖北、河南一帶,白蓮教盛行起來。他們宣傳說,清朝快要滅亡,將來會出現新的世界,入教的人都可以分到土地。當地的貧苦農民受夠地主剝削的苦,渴望得到土地,聽了這個宣傳,紛紛參加了白蓮教。
參加白蓮教的人越來越多的消息,驚動了乾隆帝。乾隆帝命令各省官府捉拿教徒。一些官吏本來是敲詐勒索的老手,趁機派出差役,挨家挨戶地查問,不管你是不是教徒,都得拿出一筆錢來「孝敬」他們有錢的出錢買命,沒錢的窮人就被抓到監獄裡拷打,甚至送了命。武昌有個官員向百姓敲詐勒索不成,羅織罪狀,受到株連的有幾千人。不論教徒或沒入教的,都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對官府更加切齒痛恨。
白蓮教首領劉之協到了襄陽,召集教徒開會商量。大家說:「這個世道,真是官逼民反了!不如索性造反吧。」經過一番商議,決定用「官逼民反」的口號,發動群眾起義,並且派出教徒分頭到各地去聯絡。
參加白蓮教的人一天比一天多,齊林與王聰兒見起義條件已經成熟,就決定在襄陽起義。後來起義的風聲走漏了,齊林和另外一百多教徒被捕,他們都被殺害了。齊林死後,王聰兒被大家推選為首領,暗中繼續籌備新的武裝起義。
發動起義
1796年,王聰兒得知消息,說其他地方的白蓮教都已發動了武裝起義。大夥一致推選她為「總教師」。於是,她便帶領義軍殺了貪官污吏,並打開糧倉,把糧食分給了窮苦的老百姓。這時王聰兒的軍隊已發展至四、五萬人之多了。
後來,她帶領義軍從湖北到四川,和四川的義軍會師,組成了一隻擁有十四、五萬的起義大軍。為了方便指揮,起義軍以黃、青、藍、白四色為號,分成八路大軍。王聰兒被推選為八軍的路統師。一個年輕女子可成為這樣大規模起義的首領,由此可見王聰兒能力之強!
1798年,王聰兒率領義軍一路打到西安。嘉慶帝一看起義軍聲勢越來越大,慌了手腳,連忙命令各地的總督、巡撫、將軍、總兵等大小官員,派出大批人馬鎮壓。可是那些大官、將軍們只知道貪污軍餉,不懂得怎樣打仗。
王聰兒分兵三路,從湖北打到河南。起義軍打起仗來不但勇敢,而且機動靈活。他們在行軍的時候,不整隊,見了官軍不正面迎戰,不走平坦大道,專揀山間小路走,找機會襲擊官軍。他們又把兵士分成許多小隊,幾百人一隊,有分有合,忽南忽北,把圍剿他們的官軍弄得暈頭轉向,疲於奔命。
王聰兒的起義軍在湖北、河南、陝西流動作戰,打擊官軍。第二年,在四川跟那裡的起義軍會師。
嘉慶帝見官軍圍剿失敗,氣得眼都紅了,大罵王聰兒是罪魁禍首,又下了一道詔書把一些帶兵的將軍們狠狠地訓斥了一通,撤職的撤職,辦罪的辦罪,並且嚴厲督促各地將軍集中兵力,圍剿王聰兒起義軍。
英勇犧牲
清軍將領明亮向嘉慶帝獻了一條惡毒的計策,要各地地主組織武裝民團,修築碉堡。起義軍一來,就把百姓趕到碉堡里去,叫起義軍找不到群眾幫助,得不到糧草供應。這種做法,叫做「堅壁清野」。嘉慶帝下令各地採用這種計策,起義軍的活動果然越來越困難。清軍在川北一帶圍攻王聰兒。王聰兒擺脫清軍圍攻,親自帶領二萬人馬攻打西安,不料在西安遭到官軍阻擊,打了敗仗;再打回湖北的時候,明亮率領官軍緊緊追擊。起義軍後面有官軍,前面又有地主武裝民團的攔截,終於在鄖西(在今湖北省,鄖音yún)的三岔河地方,陷進敵人的包圍圈。
王聰兒臨危不懼,指揮起義軍退到茅山的森林裡,準備組織突圍。官軍發現了,又圍住茅山,從山前山後,密密麻麻地擁上來。起義軍經過頑強抵抗,終於失敗。王聰兒眼看突圍不成,且她與她的部下都不願當俘虜,便退到山頂,與其部下縱身從陡峭的懸崖上跳下來,英勇犧牲,女英雄王聰兒時年僅二十二歲
人物事跡
河南起事
夫齊林於嘉慶元年(1796年)元宵節起事失敗遭捕斬,王聰兒與夫徒弟姚之富號召五萬白蓮教眾起事。為夫復仇,於辰年辰月辰日(1796年三月十五日)起事於湖北省。攻進河南。1797年進四川會川教徒。
轉戰四省
官兵於川督明亮帶領,於川北包圍王聰兒。王聰兒領二萬教眾出川攻陝西西安,戰敗,折回湖北省。
戰敗自盡
1798年被圍在湖北鄖西茅山,與姚之富雙跳崖自盡。戰事至1804年歷時9年才結束。
王聰兒 - 揭密真相 https://bit.ly/2Xe2Bv9


齊王氏即王聰兒(1777——1798),清朝川楚陝白蓮教起義女首領。 襄陽(今屬湖北)人。 出身江湖藝人。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其夫白蓮教首領齊林被清廷所殺,遂於嘉慶元年(1796年)與劉之協、姚之富在襄陽黃龍珰發動起義,旋進襄、陝、豫,眾至四五萬。 她英勇善戰,屢次以靈活的運動戰打敗清兵。 次年,又分兵三路入川東與四川農民軍會和,統一編製,組成青黃藍白各號,她被推為各號義軍總領。 后率領主力轉入湖北,渡漢水攻陝西,因失利折回,被困於三岔河(今湖北鄖西境內),力戰不屈,后跳崖犧牲
中文名齊王氏別 名王聰兒民    族漢出生地襄陽(今湖北襄樊)出生日期1777逝世日期1798信    仰白蓮教職 務清朝川楚陝白蓮教起義女首領
丈夫齊林,身份-清朝川楚陝白蓮教起義女首領
庚午(初六日),齊王氏、姚之富部白蓮教軍全被剿滅。 先是,齊、王部與高均德遭截擊后,相繼進入藍田,又被官兵截殺,高均德折回山陽、鎮安交界一帶南走,齊王氏、姚之富折向山陽石河鋪一帶東去。 德楞泰、明亮等以齊、姚為白蓮教渠魁,且其所趨石河鋪可通楚、豫,較高均德一路更為緊要,遂全力截剿,將其追至甘溝。 時鄖西已募設鄉勇扼於各要隘,阻其東路。 本日,德楞泰、明亮等數路官兵將齊、姚逼至鄖西之三岔河。 白蓮教軍分據左右山梁,欲突出溝口。 官軍探知齊、姚均在左山梁,將其團團圍住,四面環攻。 齊、姚率軍拼死抵拒,但進退無路,力終不敵。 齊王氏率婦女十餘人,從西面投落陡崖,姚之富亦向懸崖跳下。 官軍剿殺白蓮教軍將士七千餘人,俘獲大丞相王如美等一千三百餘人。 次日,德楞泰命將齊、姚二這也是大陸必須割斬梟,復將屍骨挫揚。 並將首級傳示湖北、四川、陝西三省
------------------------

坐功運氣、上供升表、考選掛號
妖婦齊王氏傳
 
(清)佚名
撰 蜀中妖婦齊王氏,軍中稱為齊二寡婦。 姿容絕豔,而驍勇特甚,兼善幻術。 時桂涵、羅思舉赴營投效,勒制軍以都司札付二張,元寶二錠給之。 限七日斬齊王氏首級,遲則軍法從事。
二人易服往探,齊王氏擁眾屯大寺內,夜卧紗帳中,一足翹帳外。 室中燃巨燭如白晝,自動下持刀護者四十人。 二人登樹伺之,竟夜不得其便。 因相商曰:「逾限當死,不勝亦死,不如徑往取之。 "遂各執巨斧,從樹躍下,持刀者四散闢易。 齊王氏躍起,從床中飛出一鞭,幾為所中。 倉猝中,斫其一足而出。 俄而,賊營大擾,舉火如星。 二人仍從樹上穿葉攀枝而遁,持足以獻。 勒疑其偽,後知齊王氏受傷,越日死,遂復優賞之。有黑丫頭者,每戰作先鋒,尤為勇悍,曾一日手斬總兵二人,官軍望而畏之。 有徽人裴某,能手舉五百斤,隨其同鄉某監司在營。 一日大帥議出隊,裴出跪帳前,求派差使,帥問"何人",監司稟稱:"系伊隨僕,不諳軍規,當責懲之。 "帥曰:"此人頗有膽氣,令帶百人出隊。 獲勝而回,賞以六品頂帶。 "裴大喜過望。 月余,又領眾巡行,遙見一女子單騎持槍至,眾兵望見盡逃。 裴自念:「一女子耳,殺之當不費力。 "策馬直前,舉矛刺之,女略一舉手,裴己翻身入溝內。 幸素習水性,見女下騎俯首尋覓,遂從水中躍起,矛中其喉。 女出不意,僕地而死。 即登岸拔刀斬其首以歸。 因所殺一女子不敢報功,私與同列言之,索觀其首,乃"黑丫頭"也。 立聞於帥,亦大喜,超擢參將,後官副將而終。 【附錄】 王聰兒與白蓮教 王聰兒是清代白蓮教大起義的重要領袖。她在嘉慶初年與姚之富一起領導襄陽黃號(又稱齊家營)起義軍,縱橫馳騁於鄂、川、陝、豫四省,英勇戰鬥了兩年多,給予清朝統治者以沉重打擊,在中國農民戰爭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王聰兒(1777—1798),湖北襄陽人,大起義時,年約二十歲。 她自幼喪父,隨其母在襄樊往來走解賣藝,這在封建社會裡被統治者看作是最卑賤的職業,嘉慶帝污為"械馬倡伎"。受盡欺壓淩辱,從小經歷了社會最底層的悲慘生活,嘗遍人間的顛沛艱辛,在幼小的心靈裡埋下了對統治者仇恨的種子,鍛煉成堅強不屈的性格。
以滿族貴族為主建立的清朝,曾有過"康乾盛世",彼時,地主階級通過圈佔、強買和高利貸等諸種手段,巧取豪奪,吞佔了大片土地。 失去土地的農民,紛紛流竄到湖北、四川和陝西三省交界廣袤千里的南山老林和巴山老林,成為流民、"棚民"。 至乾隆後期,從朝廷到地方各級官吏貪污聚斂成風,鄂、豫、川、陝、楚等省屢遭天災,老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階級矛盾日趨尖銳。當廣大的被壓迫被剝削的人民實在生活不下去的時候,白蓮教支派收元教便組織和發動了一場震撼中外的大起
收元教首領宋之清的大弟子齊林,利用自己身為襄陽"繁劇"州縣總差役的合法身分,掌握了千人以上的差役,在他們中間傳教收徒,並通過他們將勢力擴展到湖北、四川的廣大地區。 王聰兒十六歲時與齊林結婚,被稱為齊王氏。 此後,她就成為齊林的得力助手。 她在幫助齊林傳教的過程中,特別積極收萃女流。 她的幾百名婦女弟子日後都參加了白蓮教大起義。 這樣,齊林在湖北收元教內號"大師父",王聰兒號"二師父",又稱"齊二師娘"。乾隆五十九年(1794)秋,清廷大規模鎮壓鄂、豫、皖、川、陝、甘六省的收元教和混元教。 各省地方官吏奉乾隆帝指令大索白蓮教徒,緝拿教首劉松、劉之協、宋之清等人。 隨後,白蓮教首領除劉之協等數人逃脫外,幾乎全部被捕。 劉松、宋之清等被淩遲梟示,齊林等十九人"俱照妄布邪言為首例,擬斬立決"。 這就是著名的六省教案。 王聰兒在這次大屠殺中倖免於難。 她削髮為尼,隱藏在襄陽城郊的一座尼姑廟中。
清朝統治者的血腥鎮壓,不但未能遏制大起義的到來,相反倒促使起義的火種迅速蔓延。 嘉慶元年(1796)二、三月,劉起榮等假借老教首張漢朝的名義,首先在家鄉附近的黃龍緻意舉起義旗;隨後姚之富在家鄉彭家疃附近的夾河洲,高均德在家鄉高家灣附近的三合鎮分別起義回應。 姚之富領導的一支起義軍,是這次大起義的主力。
姚之富是齊林的徒弟。 六省教案之後,姚之富繼承了齊林的未竟事業,廣收門徒,在湖北地區醞釀、組織和發動起義,日後成為襄陽黃號起義軍的實際領袖。 他在起義爆發後,為了表達對其師齊林的懷念與敬仰,同時也是由於六省教案前王聰兒在教內的影響,遂"迎王氏為總教師"。 此時這僅是王聰兒的榮譽職銜,其地位、威信尚不及姚之富。姚之富、王聰兒起義之後,首先發動了襄樊之戰。嘉慶元年四月,姚之富、王聰兒率軍圍攻樊城,因清軍有備,繼而強攻襄陽城。 起義軍冒著清軍炮矢,鳴鑼吶喊,以門板遮面,循木梯木板攀城而上,終因襄陽臨漢水而立,城高牆厚,易守難攻而屢攻不下。 最後因嘉慶帝集合五路清軍圍剿,起義軍被迫撤離襄陽,向清軍防備空虛的鍾祥挺進。 在戰鬥中,王聰兒非常注意軍紀的整頓和賞罰分明。 齊林之徒曾大壽在成為起義將領之後,違抗軍令,"齊王氏斬之,令益肅"。 軍紀的嚴明,保證了起義軍內部的號令一致,為起義軍的發展壯大,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六月初,起義軍進駐鍾祥一帶,並以此為基地,籌集糧草,打擊清軍。 這就使嘉慶帝十分恐慌,急令永保總統湖北軍務,並調兵遣將圍剿起義軍。 王聰兒、姚之富利用山路叢雜、到處溝壑的有利地形和清軍兵力不足的弱點,採取了南北兩面迎敵、分途突圍的戰術,至七月末終於衝破了清軍的包圍圈,回到襄陽的雙溝、王家樓一帶。 清軍尾追不捨,起義軍複分兩路迅速轉移,一部由黃龍分類向棗陽、唐縣行進,一部由呂堰驛向鄧州行進。 起義軍在陳家河與清軍短兵相接,殲滅大量清軍,取得了鍾祥突圍后的第一個勝利。
隨後,王聰兒、姚之富帶領起義軍乘勝由湖北向河南鄧州、南陽挺進,在襄鄧平原上縱橫馳騁,永保雖然擁有"京營勁旅及大兵萬余,徒尾追不迎擊,致賊東西橫躪無忌
"。 義軍闖棗陽,擊傷清直隸提督慶成,掃鄧州,困清河南巡撫景安於魏家集。 嘉慶帝聞之大怒,下令把永保"逮入都治罪",改"命惠齡總統軍務"。
嘉慶二年初,襄陽起義軍開始了大規模的流動作戰,分三路北趨河南。 姚之富、王聰兒率領中路,"出南陽,掠嵩縣、山陰",他們"不整隊,不迎戰,不走平原,惟數百為群,忽分忽合,忽南忽北",使清軍暈頭轉向,疲於奔命。 當時,景安雖擁兵四千屯戍南陽,但膽小如鼠,"不出一卒",當起義軍入陝經過河南西部邊境時,景安又"避賊,駐軍內鄉。 賊入陝后二十余日,景安始至"。 因此,人們給他起了個綽號叫"迎送伯"。
和清將貪生怕死的狼狽相成顯明對照的是,王聰兒不僅親臨前線指揮,而且勇敢善戰,身先士卒,每次戰鬥總是衝殺在前。 據記載:「齊二寡婦每臨陣,戴雉尾,衣紅錦戰袍,於馬上運雙刀,矯捷如飛,所向無敵。 有時蹺一足,自山頂疾馳而下,注坡驀澗,從無蹉跌。 其勁捷亦可想矣。 嘉慶二年三月的一次戰鬥中,王聰兒左臂中了清軍一槍,跌下馬來,被部下迅速搶救脫險。
王聰兒與清朝統治者英勇鬥爭的精神,鼓舞了廣大起義將士。 她直接領導的數百名女兵,在戰鬥中都和她一樣衝殺在前。 如"王氏有婢名黑女子,亦勇捷善鬥,為群賊所服"。
起義軍中出現如王聰兒這樣傑出的女領袖,並非偶然。 白蓮教秘密傳教收徒,不分男女,沒有性別限制,凡"習其教者,有患相救,有難相死",因此,處於社會最底層的廣大被壓迫的婦女和男子一樣,紛紛入教,同時也就出現了不少女教首。 當起義爆發后,她們和男子一起投身於反清鬥爭的行列之中。 在她們之中,就湧現出了不少從事各種活動的女領袖。 而王聰兒則是她們當中最為傑出的代表。
嘉慶二年四月,姚之富、王聰兒等在陝西鎮安與北路的王廷詔、西路的李全兩部會師。 這時,嘉慶帝急令各路清軍務在漢水以北剿滅起義軍。 起義軍派李全一部向北佯攻??(今陝西周至縣)、藍田,吸引清軍主力,而姚之富、王聰兒率大部輕裝疾進,馬不停蹄,沿漢水北岸經安康、漢陰、石泉,五月中旬到達漢水上游北岸的紫陽白馬石,接著順利渡過了漢水,甩掉了跟蹤的清軍。 當清軍統帥惠齡五天之後趕至渡口時,除了望見一片滔滔的江水和起義軍丟棄的破爛外,連起義軍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嘉慶帝得知此訊後,大罵惠齡「坐失機會,實屬大錯」,「惠齡屢經貽誤,豈可復膺總統之任? "宣佈:"一切軍務,著(陝甘總督)宜綿總統,明亮、德楞泰幫辦"。
起義軍取得了渡漢水首捷后,基於下列因素分三路向四川挺進。
第一,嘉慶元年秋,湖北其他各支起義軍除去林之華、覃加耀所部還在鄂西苦戰外,都已陸續失敗。 這就使清軍得以集中優勢兵力,向襄陽起義軍猛撲過來。 而襄陽起義軍由於一開始就和清軍打陣地戰,損失很大,部隊急遽地減員。 姚之富曾為此派人四出貼寫"午月午日白陽劫盡"的"逆詞",動員各地教徒參加起義隊伍。 可惜,因清軍嚴密封鎖,這個計劃失敗了。 第二,與此同時,四川的徐添德、王三槐等在嘉慶元年冬起義後,一舉攻克了東鄉(今四川宣漢)縣城,聲威大振,隊伍也因之擴大。 姚之富、王聰兒得知此事,"見湖北、河南都反不成,聽見四川反的人多,我們的人少,想要過四川去會同教的人"。 第三,襄陽、四川的起義領袖基本都是齊林的弟子或再傳弟子,彼此曾通資訊。 乾隆末年,當收元教醞釀起義時,就已有進軍四川的設想。 川東雲陽起義領袖高名貴在嘉慶二年閏六月被俘后追述說,齊林的再傳弟子樊學鳴,曾在乾隆五十八年吩咐過他:"輕易不要動手,只等他的教內人到來才可起事。 "可見,襄陽起義軍向四川轉移,既是迫於形勢,也是起義前的原定計劃。 從當時的形勢來說,姚之富、王聰兒採取的這一戰略也是正確的,得到了四川起義將領的擁護。 高名貴對此曾回顧說:嘉慶二年六月,"知道襄陽教內的人來了,我就齊起人來,分作前、后、中、左、右五營,整頓軍器,只等中會(指襄陽義軍)的人到來,就好一同行走"。
嘉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姚之富、王聰兒率領的襄陽起義軍和四川徐添德、王三槐等在四川東鄉會師。 浩浩蕩蕩的起義隊伍綿延三十多里,蔚為壯觀。接著,川楚起義軍商定按地區統一編號:姚之富、王聰兒部稱襄陽黃號,徐添德部稱達州青號,王三槐部稱東鄉白號......東鄉會師後,起義處在關鍵時刻,如果各路起義軍加強團結,統一指揮,統一作戰,採取一套正確的戰略戰術,那麼就會推動五省白蓮教起義形勢的迅速發展,促進起義高潮的到來。 然而,包括王聰兒在內的所有起義領袖都沒有這樣做。 六月二十四日,即東鄉會師的第二天,各路起義軍即分散行動,各自為戰了。 姚之富、王聰兒率部回師湖北。
呢? 當時,清兵統帥部按照嘉慶帝的「大兵雲集,四面攻圍」的指令,擬訂出「聚殲」楚川起義軍於川東北地區的計劃。 清軍惠齡部緊緊尾追襄陽起義軍,宜綿部正圍攻徐添德、王三槐和四川另外兩支主力羅其清、冉文和社會森。 清軍總兵力已達四萬餘人,還有大量鄉勇,起義軍估計約有三萬餘人,其中還包括許多隨軍家屬。 在軍情緊迫、兵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兩省起義軍面臨的壓倒一切的問題是,火速擺脫即將合圍的清軍包圍,儘快轉移。
但是,問題在於襄陽起義軍應向哪裡轉移,只有返回湖北的一條路嗎? 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從當時的形勢來看,廣闊的、地勢險要的四川有著很大的迴旋餘地和發展前景,同時又有四川起義軍的合作,可以大大減少人地生疏和給養供給的困難。 如果兩省起義軍在協助羅其清、冉文個人的大陸五年春冉天元等發動川西戰役時所掀起的鬥爭高潮,將有很大可能提前出現。 這不僅會使清軍"聚殲"起義軍的部署全盤破產,還將在政治、經濟等方面遭受沉重打擊,起義軍的力量和影響則將急速擴大,鬥爭的進程也很可能有所改觀。 可是,姚之富、王聰兒卻率領襄陽起義軍主力撤離四川,這就使川楚起義軍失去了利用這種大好形勢向前發展的機會,並造成了他們從此長期流動作戰的錯誤,最終導致了失敗。
襄陽起義軍不能與各路反清隊伍協同作戰,而是單獨轉移,這還需要從整個起義軍方面尋找原因。 首先,白蓮教發展到清代,雖已遍佈大半個中國,但是派系林立,各派獨立活動,互不相屬。 起義後,"伊等雖名為同教,而勢力各有不同,察其形跡,自必欲各踞一處"。 這種情況必然導致起義軍長期處於分散狀況而不能形成集中統一的領導。 王聰兒對此也無能為力,她的資歷和能力更不足以使自己成為白蓮教"八路兵馬總指揮",以及全體起義軍的總領袖。 其次,各支農民起義軍的主要成員,屬於無地少地的貧苦農民及自耕農民,封建社會的這種分散經營、互不聯繫的個體小生產者,正是產生起義軍組織上分散性和思想上安土重遷的階級基礎。 清統治者對於襄陽起義軍在到達四川后即產生的濃厚思鄉情緒看得很清楚,一再指出:"姚之富、李全、齊王氏、高均德等,皆籍隸襄、樊、南(陽)、鄧(州)等處,是以總思北竄漢江,逃回本地","此夥陝楚之人甚多,四川地方生疏,不願前往,立意總欲渡江回鄉"。 這說明王聰兒不僅沒有擺脫農民習慣勢力的影響,高瞻遠矚地制定出正確的戰略計劃,相反,她幼年的往來各地走解賣藝倒助長了她的流動作戰思想。
襄陽起義軍為回師湖北,首先向川東的開縣、雲陽、萬縣等地挺進,兵鋒直指夔州、奉節等地。 清廷怕其再入湖北,慌忙指令明亮、德楞泰派總兵達音泰率部到白帝城堵截,但姚之富、王聰兒率起義軍到白帝城后便將達音泰部團團包圍。 明亮等複派兵增援。 王聰兒當機立斷,採取速戰速決的戰術,命令義軍分三路同時進攻清營。 起義軍將士輪番作戰,皆持盾以捍,失銃不退,入夜則點起火把,進行夜戰。 經過兩晝夜的激戰,起義軍終於突破了清軍防線,順江而下迅速挺進湖北,於閏六月下旬抵達歸州(今秭歸)、巴東一帶。 嘉慶帝急令湖北巡撫汪新在竹山、竹溪防堵,令明亮、德楞泰率清軍主力水陸追擊入楚。 王聰兒等採取了廣布疑陣、迷敵耳目的戰術,把起義軍分為兩路,一路由王廷詔率領,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巴東縣長江對岸的石門,聲言欲南渡進攻縣城。 明亮等信以為真,趕緊率兵回師防守。 當他們復戰王廷詔時,突然發現姚之富、王聰兒等率起義軍主力二萬餘人已向興山、保康、南漳等地遠揚,清軍的阻擊計劃遭到了徹底的失敗。 這次戰役,充分顯示了襄陽黃號在襄陽起義軍中的主力軍作用和姚之富、王聰兒的軍事指揮才能。 清統治者對他們懷有極大恐懼和仇恨,嘉慶帝甚至認為,"若得生獲姚之富、齊王氏,則功成八分"。
從這次戰役起,由於「總教師」的地位及軍事指揮才能的顯露,使王聰兒的名字在官方文書中頻繁出現,甚至把她看作是超越姚之富之上的「首逆」了。 從此,她的聲望、威信和地位在襄陽起義軍中日趨提高。王聰兒、姚之富率起義軍欲從南漳到襄陽,中途受到清總兵王文雄的狙擊。 起義軍遂「佯退,次日復倍道分進,由宜城、鍾祥北走襄樊」,接著又向房縣、竹山一帶山區進軍,八月,擊斃前來圍剿的清副都統豐仲布以下數百名官兵。 王聰兒本想把清軍由房縣、竹山一帶引向鄂西北老林地區,然後乘機渡過漢水,但因漢水兩岸有清軍重兵防守,只得改變計劃經竹山、竹溪,於九月進入陝西。
十月,清軍統帥宜綿因鎮壓義軍不力,被嘉慶帝革職,以勒保代之。 十一月,襄陽起義軍再度入川,意在吸引清軍南下,以便乘機折回陝南,強渡漢水。 但清軍尾追不捨,義軍陷入窘境。 姚之富主張"不如...... 往百丈關,會上冉文俦一股,可以抵敵官兵,一面攻打廣元,一面由棧道回陝"。 可是,當他們趕到百丈關,冉文卻又已經連續的,"又遇官兵,打敗"。 王聰兒經過深思熟慮,提出:"且折回五郎廟一帶,如過得去,即仍由原路回陝。 若再遇官兵,即入獨山一帶,山內小路甚多,大半與陝西交界,官兵總不能路路擋住,就仍折回陝西。 實踐證明,這一建議是正確的。 襄陽起義軍就是按照王聰兒的這個方案,於十二月經獨山折回陝西,突破漢江,打開通往河南和湖北的道路。 這一軍事行動,不僅甩開了敵人,"賊匪竄至五郎,而明亮甫趕至洋縣,已落一站之後",同時又解決了襄陽起義軍入陝三個多月來,北渡漢水的大問題。 這一作戰方案的提出與行動,又一次顯示了作戰驍勇的王聰兒,是一個頗有智謀的軍事領袖。從嘉慶二年底至三年初,襄陽起義軍分成幾股轉戰於陝西
境內。 嘉慶三年二月,王聰兒、姚之富率領二萬多起義軍由陝西西鄉、洋縣渡漢水,北上攻下鄉縣、鄉鄉(今周至)。 接著,王聰兒命令李全帶領一支先頭部隊直逼西安,尋找返回河南的道路。 這一行動,把陝西巡撫秦承恩嚇破了膽。 他急忙閉城,"日夕哭泣,目皆腫"。 可惜,李全部在西安近郊焦家鎮圪(鴿)子村與清軍王文雄部交戰失利。 根據這個情況,王聰兒決定回師陝東南,率領起義軍來到山陽石河鋪一帶,準備向東殺回湖北。 這時,清將明亮、德楞泰緊追不捨,也來到石河鋪。 為防止義軍"前竄楚、豫",明亮等派賽沖阿和溫春、愛星阿各帶兵一千分赴高壩店、漫川關堵截,明亮等則帶兵四千由黃隴鋪、寬坪,向漫川關兜剿,對王聰兒等形成三面夾擊之勢。 三月初五日,當明亮等到達寬坪之時,正值起義軍三路向蓮花池一帶進發。 明亮、德楞泰親帶清軍,亦分三路追剿。 起義軍"排列左右兩山,並山腳大路,分投抗拒"。 德楞泰率部從大路截殺,明亮、達音泰等分別搶佔左右山樑。 起義軍施放火槍進行抵抗,經過激戰之後,轉到尖河口,編為二隊,一隊向兩河口,一隊向漫川關,但分別被賽沖阿、溫春等截回,改向西南甘溝一路進發,清軍追擊了一百七十余里,雙方損失都很慘重,"百余里之內,屍橫遍野"。 由於起義軍行動迅速,德楞泰連夜催促,集結兵力,又令鄖陽知府王正常、鄖西知縣孔繼干募集鄉勇,前來圍剿。 初六日黎明,德楞泰、明亮等由上津堡、槐樹溝"兜剿",將王聰兒等逼至三岔口。 "賊眾男婦,尚有八、九千人,猶敢舍死沖撲,佔住山梁,奔突溝口",正當清軍吃緊時,湖北把總修永宏"聞槍炮之聲,即帶領鄉勇堵剿前來,並力截殺"。 德楞泰還從俘獲的起義戰士口中得知王聰兒、姚之富皆在左山樑,於是帶領兵丁,將左山梁四面圍住。 王聰兒、姚之富頑強戰鬥,"率男婦三千餘人,滾石放槍力拒"。 德楞泰、明亮等"四面一直湧上。 該二逆東馳西突,率眾奔逃至險峻之處,棄馬扒越"。 德楞泰咬牙切齒地傳令清軍務要生擒,以便解京請賞。 王聰兒知道最後的時刻已經到來,至死不降,她"率婦女十餘人,從西面投落陡崖"。 姚之富亦向懸崖跳下,壯烈犧牲。清軍追到崖下時,王聰兒"氣尚未絕。 當加訊問,業已不能詳供,惟自認齊王氏不諱"。 一代女英雄為反抗封建統治而流盡了最後一滴血。 近萬名起義軍戰士為此也都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王聰兒、姚之富犧牲后,余部仍在繼續戰鬥。 襄陽白號高均德部欲由陝西雒南進入河南。 當他們行至雒南兩岔河一帶,遭遇三路清軍圍困。 他們懷著"為齊王氏等復仇"的決心,勇氣倍增,"相率死鬥"。 他們"分投佔據山頭,將矛手槍手排列於前,捨命力據",誓與清軍戰鬥到底。
嘉慶三年七月,鄂東蒲圻縣人王添萬"聞得齊王氏已被官兵殺了",十分悲痛。 他感念齊王氏平素相待甚好,要想替她報仇。 他們利用周圍都是深山的有利條件,在山頂砌石牆,建造茅草房屋,製造軍器、火藥,組織了二千左右教徒起義。 起義雖然失敗了,卻反映了王聰兒的英雄氣概已成為被壓迫人民的巨大的精神鼓舞力量。
王聰兒雖然犧牲了,但她仍然活在人民的心中,在她戰鬥過的地方,人們編出許多歌謠、故事、傳說,四處傳播,代代相傳,歌頌著女英雄的不朽
業績。 據湖北省鄖西縣的調查材料,有一首歌謠寫道:
齊王氏真膽大,刀槍矛子都不怕。
一心要過大小壩,殺條血路進四川。
聯合兄弟殺進京,閻王扁上打一仗,殺得鬼神也心
驚。 歌謠唱出了廣大勞動人民對她的持久懷念與崇敬。 王聰兒犧牲十五年之後,河南滑縣人李文成又組織了著名的直魯豫三省天理教反清大起義。
妖妇齐王氏传_香艳丛书(清)虫天子_国学导航 https://bit.ly/36MZn4P
-------------------------------
田齊王氏世代居住北海和青州,其中北海王氏比較旺盛。戰國七雄之一的齊國被秦國所滅之後,項羽封齊王田建的長孫田安為濟北王,隨後項羽被劉邦所滅,田安也隨之失去了王位,子孫遂改姓王。這支王姓以北海郡為郡望。
田齊王氏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MdsRj6


王聰兒:王聰兒(公元1777年-1798年):湖北襄陽(今湖北襄樊)人,江湖藝人 -華人百科



37145169_196923324322737_61158370 (51)0 (55)0 (54)0 (53)0 (52)36630270_195272017808121_61983252020-05-30_153535569761f4c0b97dddbea3ca759386000c5741d6b95602a7f5653769a12aca82df9b4ed56804f6a0a9d6cf8c55c800769fa2a5f79af21332e82020-05-30_1544010GgrezgMIV0GgrezdBUV


清朝時期和珅當政的時候政治腐敗,當時有個教會叫做白蓮教。他們不滿於清朝的統治,於是打算造反。原本打算在元宵節的時候起義的,但是因為走露了消息,所以當時的很多起義者都受到了迫害。
當時死的人中有個人叫齊林,他的妻子名叫王聰兒。她原本是和江湖賣藝的女子,脾性不像平常女子一樣規規矩矩,很有大家風範。她決定要給丈夫和那些夥伴們報仇,於是就和姚之富一起策劃。
他們重新組織起起義隊伍,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組織起一支幾萬人的隊伍。她和其它的那些領導者一起打擊貪官,打擊官府。他們的隊伍開始起義後,就有很多的白蓮教徒紛紛響應。皇上見到這種情況很擔心。
立刻派了很多官員去鎮壓他們,但是起義軍非常聰明,在行軍的時候他們不會整隊,而是隨意行走。然後如果遇到朝廷的正規部隊時,他們也不會主動去招惹他們。如此一來起義軍就非常靈活能動了。
他們的起義軍把朝廷官員弄得暈頭轉向,只顧著自己逃命了,哪裡還能管他們呢?嘉慶帝看到官兵已經失敗了,非常生氣,認為王聰兒就是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下了詔書把當時的一些官員撤職。
同時有派很多的官兵集合在一起對付他們的起義軍,當時清軍的將領明亮向嘉慶帝獻了一條惡毒的計策。他提出可以讓要各地的地主組織起武裝民團,讓他們去修築碉堡。以後只要起義軍一來,就讓百姓們進入這裡面。
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得到任何的幫助,果然,後來因為沒有百姓們的幫助,起義軍失去很多的福利,也沒有人幫助他們。他們節節敗退,不僅要遭遇正規軍的打壓,還要遇到地主豪強的攔截。
她臨危不懼,帶著人們突圍,但是最終失敗。王聰兒最後退到山頂,無奈之下縱身從陡峭的懸崖上跳下來,英勇犧牲。但是在她去世之後,起義軍們還是一直在堅持著和清軍對抗,清王朝花了九年的時間才鎮壓下來。


為何明清兩代皇帝對白蓮教都頭痛不已?
電影《黃飛鴻之男兒當自強》中出鏡最多的要數愚昧無知、濫殺無辜的白蓮教了。他們藉助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和落後愚昧,燒教堂、拆鐵路、砸使館、搶碼頭,殺害無辜的洋人,甚至連學習洋文的中國學生也不放過,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白蓮教的歷史源遠流長,被歷代統治者定為邪教。 元末白蓮教正式形成以前就出現如「吃菜事魔」、「妖賊」等種種邪教,多為與社會現實格格不入的宗教異端,以及一些打著宗教旗號的民間秘密教派、迷信團體。
元末農民起義由相互混合的白蓮教、彌勒教和明教等秘密宗教發動,這些秘密宗教倡導彌勒降世、明王出世之說,便於草莽們用以號召群眾起來造反,推翻舊政權,因此成了元末草莽用以發動鬥爭的武器。元末風起雲湧的農民戰爭,推翻了元朝帝國,造就了一個嶄新的大明帝國,朱元璋橫空出世。
朱元璋由一介草民參加「邪教」發動的造反,最初對白蓮教、彌勒教和明教等秘密宗教是頗為信奉的。但為時不長,隨著其軍事勢力的增大,他的政治立 場逐漸發生轉變,他搖身變成了統治者。他對易於被用來發動起義的秘密宗教(或曰邪教)的態度,也一天天地由信奉轉為疏遠,甚至變為反對。
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朱元璋在著名的討張士誠檄文中,就明確 :「愚民誤中妖術,不解偈言之妄誕,酷信彌勒之真有,冀其治世,以甦其苦,聚為燒香之黨,根據汝穎,蔓延河洛。妖言既行,凶謀遂逞,焚盪城郭,殺戮士夫,荼毒生靈,無端萬狀。」在此,他把原先曾信奉的白蓮教及彌勒教、明教等秘密宗教罵為「妖言」、「妖術」,表現了其深惡痛絕的態度。
朱元璋在正式建立明朝後,即以峻法嚴刑治理邪教。朱元璋登基不久,便明令禁止各民間教派的活動。但是白蓮教等教派活動並沒有止息,它遍布大江南北,成為整個明朝最為嚴重的社會問題之一。
白蓮教不僅僅作為下層民眾反抗政府殘暴的組織形式,它表現出的形態要複雜得多。白蓮教的分支很多,眾多的支派系別也從來沒有統一過,它們從活動內容、方式到對統治者的態度往往各有千秋。一些支派仍被民眾用為對抗現行秩序的工具;一些教派的首領則發生蛻變,把白蓮教作為斂錢致富和實現政治野心的工具加以利用,甚至走向社會上層;更為可悲的是還有一些白蓮教派,在「邊寇」窺視中原時,充當姦細,淪為民族敗類。
有明一代,白蓮教的起義從來沒有斷絕。即使明代的其他著名教聞香教、門羅教、三一教、弘陽教、黃天教以及由它們演變而成的一些支派暴亂起義,愚昧的政府把這些全部歸罪於白蓮教,「皆隱白蓮之名,實演白蓮之教」。
清軍入主中原之後不久,就遇到了「邪教」這個令前朝政府頭疼不已的重大社會問題。順治年間,各地「邪教」活動蜂起,愈演愈烈,且帶有反清色彩, 實為民族矛盾激烈的結果。為了維護和鞏固剛剛建立起來的統治秩序,清廷也對「邪教」採取堅決鎮壓的政策。順治十三年十一月,皇帝又下旨嚴禁「邪教」。
由於清朝立國不久,不僅面對著前朝遺留下的爛攤子,還面臨著強大的民族反抗浪潮,所以根本無暇對不計其數的邪教窮究根本。至於康熙、雍正時期, 兩朝皇帝多少帶有「與民休息」的味道,對於「邪教」沒有採取什麼大的動作,白蓮教也就相對安定。乾隆以後,情形就大不一樣了。民間被朝廷欺壓嚴重,民不聊生,僅乾隆、嘉慶兩朝,就先後有王倫、林清和李文成及川陝五省「教匪」的大規模起事。
清代白蓮教起義以王聰兒的襄陽義軍為壯烈。王聰兒作為女性,成為教首和統帥有幾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她具有出眾的武藝,以及廣大白蓮教教徒對其夫齊林的尊重和擁護。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則來自白蓮教教義本身。正如白蓮教經文(寶卷)中所說的:「或是男,或是女,本來不二。都仗著,無生母,一氣先天。」和「囑咐合會男和女,不必你們分彼此。」前者是指無論男女,先天都是平等的;後者是指同教中的男女之間,不應存有芥蒂隔閡。因此,在白蓮教的許多分支創始人中有不少是女性,如明代尼姑呂氏創西大乘教、劉氏創龍門教、清代金氏創托陽教、劉氏創弘陽教等,都是女性。當民間宗教和農民起義相結合的時候,又出現不少女統帥,如清乾隆年間的一枝花等。
王聰兒率領湖北襄陽義軍連挫清軍,為保存實力,更久遠地打擊清廷,她率軍完成了從湖北經陝西到四川的戰略轉移。在打破清軍的三面合擊的戰役中,王聰兒在白帝城同清軍激戰三晝夜,最終突破了清軍的防線。此後,王聰兒率軍轉戰川陝邊界,每次出其不意打擊清軍,清軍處處被動,死傷慘重,剩下的也疲憊不堪。嘉慶皇帝惱羞成怒,大罵王聰兒是「賊中逆首」,勒令清軍務必圍殲。經過無數次苦戰,王聰兒率部回師湖北,在鄖陽(今鄖縣)三岔河的卸花坡與清軍遭遇, 受到八路強敵的圍攻。以王聰兒、姚之富為首的30多名英雄姐妹,一個個跳崖自盡了


王聰兒是誰? 貌美如花的女英雄王聰兒生平簡介
2014-08-20 15:14:20首頁
王聰兒(西元1777年-1798年):湖北襄陽(今湖北襄樊)人,江湖藝人出身,參加白蓮教起義後,她曾任義軍總指揮,也就是八路義軍統帥,是一個貌美如花,德行高尚,武藝高強,有勇有謀的女英雄。
白蓮教起義
清朝乾隆年間,官僚地主大量侵佔農民的土地。 農民無法謀生,只得流落江湖,賣藝糊口。 王聰兒幼年喪父,跟著母親學習雜技,跑馬走繩,舞刀使棒,樣樣都行。 母女倆憑著一身技藝走南闖北,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一天,母女倆來到襄陽,在一場事故中得到一位名叫齊林的説明而加入白蓮教。 齊林是襄陽白蓮教的首領。 王聰兒入教后,經常利用賣藝的身份在江湖上宣傳白蓮教的教義。 由於他們倆志同道合,感情也越來越深,不久後便結為夫妻。 結婚後,齊林與王聰兒便一同領導白蓮教徒籌劃反對清朝的武裝起義。
和珅掌權的時候,清王朝十分腐敗,地方官吏貪污橫行,百姓怨聲載道。 當時,在湖北、河南一帶,白蓮教又盛行起來。 有個安徽人劉松,到河南傳教,利用給百姓治病的機會,勸人入教,後來被官府發現,流放到甘肅去。
劉松的徒弟劉之協和宋之清逃到湖北,繼續傳教。 他們宣傳說,清朝快要滅亡,將來會出現新的世界,入教的人都可以分到土地。 當地的貧苦農民受夠地主剝削的苦,渴望得到土地,聽了這個宣傳,紛紛參加了白蓮教。
參加白蓮教的人越來越多的消息,驚動了乾隆帝。 乾隆帝命令各省宮府捉拿教徒。 一些官吏本來是敲詐勒索的老手,趁機派出差役,挨家挨戶地查問,不管你是不是教徒,都得拿出一筆錢來"孝敬"他們。 有錢的出錢買命,沒錢的窮人就被抓到監獄裡拷打,甚至送了命。 武昌有個官員向百姓敲詐勒索不成,羅織罪狀,受到株連的有幾千人。 不論教徒或沒入教的,都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對官府更加切齒痛恨。
白蓮教首領劉之協到了襄陽,召集教徒開會商量。 大家說:"這個世道,真是官逼民反了!不如索性造反吧。 "經過一番商議,決定用"官逼民反"的口號,發動群眾起義,並且派出教徒分頭到各地去聯絡。
參加白蓮教的人一天比一天多,齊林與王聰兒見起義條件已經成熟,就決定在襄陽起義。 不料起義的風聲走漏了,齊林和另外一百多教徒被捕,他們都被殺害了。 齊林死後,王聰兒被大家推選為首領,暗中繼續籌備新的武裝起義。
起義過程
1796年,王聰兒得知消息,說其他地方的白蓮教都已發動了武裝起義。 大夥一致推選她為"總教師"。 於是,她便帶領義軍殺了貪官污吏,並打開糧倉,把糧食分給了窮苦的老百姓。 這時王聰兒的軍隊已發展至四、五萬人之多了。
後來,她帶領義軍從湖北到四川,和四川的義軍會師,組成了一隻擁有十四、五萬的起義大軍。 為了方便指揮,起義軍以黃、青、藍、白四色為號,分成八路大軍。 王聰兒被推選為八軍的路統師。 一個年輕女子可成為這樣大規模起義的首領,由此可見王聰兒能力之強!
1798年,王聰兒率領義軍一路打到西安。 嘉慶帝一看起義軍聲勢越來越大,慌了手腳,連忙命令各地的總督、巡撫、將軍、總兵等大小官員,派出大批人馬鎮壓。 可是那些大官、將軍們只知道貪污軍餉,不懂得怎樣打仗。
王聰兒分兵三路,從湖北打到河南。 起義軍打起仗來不但勇敢,而且機動靈活。 他們在行軍的時候,不整隊,見了官軍不正面迎戰,不走平坦大道,專揀山間小路走,找機會襲擊官軍。 他們又把兵士分成許多小隊,幾百人一隊,有分有合,忽南忽北,把圍剿他們的官軍弄得暈頭轉向,疲於奔命。
王聰兒的起義軍在湖北、河南、陝西流動作戰,打擊官軍。 第二年,在四川跟那裡的起義軍會師。 嘉慶帝見官軍圍剿失敗,氣得眼都紅了,大罵王聰兒是罪魁禍首,又下了一道詔書把一些帶兵的將軍們狠狠地訓斥了一通,撤職的撤職,辦罪的辦罪,並且嚴厲督促各地將軍集中兵力,圍剿王聰兒起義軍。
清軍將領明亮向嘉慶帝獻了一條惡毒的計策,要各地地主組織武裝民團,修築碉堡。 起義軍一來,就把百姓趕到碉堡里去,叫起義軍找不到群眾説明,得不到糧草供應。 這種做法,叫做"堅壁清野"。 嘉慶帝下令各地採用這種計策,起義軍的活動果然越來越困難。 清軍在川北一帶圍攻王聰兒。 王聰兒擺脫清軍圍攻,親自帶領二萬人馬攻打西安,不料在西安遭到官軍阻擊,打了敗仗;再打回湖北的時候,明亮率領官軍緊緊追擊。 起義軍後面有官軍,前面又有地主武裝民團的攔截,終於在鄖西(在今湖北省,鄖音yún)的三岔河地方,陷進敵人的包圍圈。
王聰兒臨危不懼,指揮起義軍退到茅山的森林裡,準備組織突圍。 官軍發現了,又圍住茅山,從山前山後,密密麻麻地擁上來。 起義軍經過頑強抵抗,終於失敗。 王聰兒眼看突圍不成,且她與她的部下都不願當俘虜,便退到山頂,與其部下縱身從陡峭的懸崖上跳下來,英勇犧牲,女英雄王聰兒時年僅二十二歲。


王聰兒最終下場!
2017-04-27 由 亭殿閣 發表于歷史
在歷史當中,也有不少女強人存在,這些女強人絲毫不比男人們差,她們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抱負,而且她們一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而給自己創造不一樣的人生。歷史上響噹噹的女強人並不少,不過大家印象最深的還是穆桂英跟花木蘭,因為她們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女中豪傑。其實在歷史當中,還有一個女人非常厲害,她的名字叫做王聰兒。可能很多人對她並不了解,可事實上她在歷史當中也占據著非常重要的位置。她是白蓮教首領,何為白蓮教?白蓮教就是清朝由盛轉衰時期的一支起義軍。
清朝前期,有不少明君存在,比如說皇太極,又比如說康熙。不過自從清朝由盛轉衰之後,百姓們的生活也是苦不堪言的,很多官兵都藉機搜刮民脂民膏,而且讓人們過得生不如死,百姓們不堪長期忍受壓迫,所以才會選擇起義。白蓮教的產生對於百姓而言簡直就是特大喜訊,有了白蓮教,他們才有了希望。所以很多百姓也紛紛加入到白蓮教當中,對清朝的惡霸勢力進行反抗。剛開始的時候白蓮教的首領並不是王聰兒,而是齊林,那個時候的王聰兒還只是一個江湖賣藝女。
傳說中王聰兒長得非常漂亮,貌美如花,既然長得貌美如花自然是有很多選擇的,不少人都認為她應該找一個好夫婿嫁了,這樣或許還能夠過上不錯的日子。其實並不是她不想,而是他的命運不允許她這樣做,她出生貧寒,小小年紀就失去了父親,後來只能靠賣藝為生,而在她十六歲那年便遇到了齊林,在齊林的引薦之下,她也加入到了白蓮教之中。
由於白蓮教的勢力日益壯大,後來甚至威脅到了清政府,所以乾隆皇帝對這件事情相當重視,並且派兵圍剿白蓮教。
貪官污吏卻在圍剿白蓮教過程中趁機大肆搜刮,弄得人民的生活更加困苦。那個時候的白蓮教還沒有開始起義,貪官污吏們的行為激怒了他們,所以齊林跟王聰兒決定起義。可不知道為什麼,起義的消息竟然被走漏了,官兵派了大量人員前來圍剿,齊林跟100多名教徒也在這次事件當中被殺害了。白蓮教不能一日無主,在大家的推薦之下王聰兒便做了白蓮教首領。
王聰兒還是相當有能力,在她的帶領下白蓮教由剛開始的1萬人漸漸壯大,後來竟然發展到了十四五萬人。王聰兒親自率兵打擊官兵,直到圍攻西安的時候遇到清軍阻擊,才敗下陣來。而後來又因為勢單力薄而節節敗退,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之下,她只能率領教徒們跳崖自盡。從此以後,白蓮教便不負存在。
雖然白蓮教不存在了,可是白蓮教的影響力還在,王聰兒的影響力還在,清兵們為了弱化王聰兒的影響力,所以就編出了很多謠言,他們說王聰兒是一個蕩婦,平時靠美色誘惑男人來壯大隊伍,靠美人計來讓男人們替她賣命。如此女中豪傑竟被他們惡意抹黑。不過,他們的惡意抹黑正好表現出了他們對王聰兒影響力的忌憚。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39g6a63.html


《破邪詳辯》對於當下反邪教的借鑒意義
《破邪詳辯》是清中葉一部影響甚廣的反邪教書籍,尤為海外學者所重視,被稱為明清以來"唯一無二之專著"。 書作的形成源於作者黃育?的地方治理實踐和政治堅守,以及他對白蓮教等秘密教門及其經卷的深徹洞察與思考。 至上世紀20年代中後期,該著作引起了學界的關注,尤其是作為研究寶卷文學梗概和明清秘密教門的價值不斷得以挖掘。 然而,對於這部著作可供探討的政治和社會價值卻未得到應有的重視。 面對反邪的嚴峻形勢,這部書中所主張的破"邪經"、禁"邪教"等基本觀點和實踐理路值得認真審視和研究借鑒。 著眼當下,應在深化反邪理論研究、促進宣傳教育、推進依法治邪和動員社會力量等方面多下功夫。
黃育育的《破邪詳辯》中對邪教及邪教治理的觀點
一、"邪教"之"邪"
"不可信也"之"邪心"。 白蓮教等民間秘密教門在傳播時,都會向信眾推行一套修持功夫,即"坐功運氣、上供升表、考選掛號",宣揚照此修持即可"達到'上天'之目的"。 這一套修持功夫極具蠱惑性,不僅可以用來穩固信眾,還可以用來吸引群眾、壯大教門力量。 黃育長期任職地方,堅守"反邪"一線,深知這一套修持功夫的機理和危害。 為此,他除了研究辯駁"邪經"外,還以批判的形式深刻地揭示了這一套修持功夫的虛偽面目,鮮明地指出,所謂修持而"上天"的功夫不過是"癡心"、"谄心"、"妄心"等"壞心",總體上來說,都是"不可信也"的"邪心"。
"欲借佛教以飾邪教"之"邪經"。 《破邪詳辯》中所收錄的"邪經",多同於戲文,富有生活氣息,通俗易懂、形式多樣,並可琅琅上口,這些也正是它能在民間廣泛流承的重要原因。 而且,從這些"邪經"的內容來看,既有關於儀規的要求,但更多的是宣導一些道德規範,以及對理想世界的宣揚,其中心思想也主要是誘勸人"安分"。 所以,就其內容來講,"邪經四十余種,並無謀逆之說" 。 然而,我們卻不得不佩服黃育「皮」這樣一位長期臨民的地方官的政治經驗和政治敏銳感。 恰如他所指出的,"邪經"乃是"欲借佛教以飾邪教也" ,然"邪經為邪教之根源",若"不將邪經中語,詳為辯駁,民既不知邪經之非,雖盡法懲治而陷溺已深,急難挽救。 "
"聚眾傳徙"乃"邪教謀逆"之癥結所在。 可以說,理清"邪經"-"聚眾"-"謀逆"三者之關係是理解《破邪詳辯》一書的重點,也是認識作者的治理主張和政治、社會觀的關鍵所在。 在《破邪詳辯》四刻中,作者都反覆強調了"謀逆之原,由於聚眾;聚眾之原,由於邪經"的觀點。 黃育「邪經」本身「無謀逆之說」,或只可「付之一笑」。 但他卻從更深的層面洞察到,"邪經雖未言謀逆,實為謀逆所自始"。 因為"邪經"可以用來吸引群眾,"因印造邪經,煽惑愚民,遂致聚眾傳徙" 。 而「聚眾」直接威脅到社會穩定,或可成為政局動亂的根源,這也是封建統治者最為擔心的社會現象。 黃育?敏銳地感覺到,「邪教不可不防,...... 內地邪教,尤不可不防。 直隸拱衛京師,向為邪教淵藪,更不可不防"。 他認為,"不復有聚眾傳徙,又何至於謀為不軌。 "
"破邪"絕非一日之功。 黃育?堅持不懈推進"破邪"20年,自然深知"邪教"之頑固,去除之困難。 他四刻《破邪詳辯》,並在各刻序中反覆呼籲地方官員翻印流傳。 他在《續刻破邪詳辯》中提到:「若不續刻《詳辯》,恐將來邪教仍復傳徙,將以已辯者為邪經,未辯者非邪經。 恐初刻《詳辯》尚不足以力挽惡風,曲全民命。 此詳辯之不可不續刻也" 。 在《三續破邪詳辯序》中,他再次提到:"世之邪民每得一經即借一經以傳徙;餘故偶得一經必辯一經以防患" 。 這表明,黃育「新」為「破邪」所做的確實是一種持久戰的準備,當然也是一種時刻進行著的針鋒相對的鬥爭。
二、"治邪"之道在於"刑教兼施"、" 始終不倦"
黃育「爆」在《破邪詳辯》四刻中都反覆強調且不斷用警語來警示地方官員做好"破邪"、"禁教"工作的極端重要性。 對於如何治理"邪教",他也有自己的獨到見解和措施。 在《又續破邪詳辯序》中,他提出:「務期刑教兼施,始終不倦,則邪教根株,不難盡絕矣」。。 顯然,在黃育梗看來,"刑教兼施"是禁"邪教"的重要途徑,或可稱為"基本方針","刑"與"教"二者缺一不可,但重在詳辯"邪經",這是教化之本,是治理"邪教"的基礎,同時更應堅持不懈、"始終不倦"。
黃育?所宣導之"刑",一是指嚴刑峻法。 嚴刑峻法一直被封建統治者視為法寶,但對於民間教門而言,似乎失去了原有的震懾作用,連當時的最高統治者也不得不承認"教之不悟,信之愈堅,不惜軀命,無論金錢" 。 也有研究表明,清代統治者對民間教門教首和信徒曾施以絞、斬、淩遲等酷刑,但重刑禁治的實際效果並不如意,甚至統治者的嚴厲鎮壓,反而成為教首在傳教時宣揚和利用的藉口:"謂問成活罪能免地獄不能上天,問成絞罪即不掛紅上天,問成斬罪即掛紅上天,問成淩遲即穿大紅袍上天。 " 黃育育原認為嚴刑峻法這種手段還是需要的,但它僅是"治標之法",不能成為治理"邪教"的根本方法。 他在《續刻破邪詳辯序》中非常明確地講道:"凡遇邪教犯罪,枷杖徙流,絞斬淩遲",然而"法雖極嚴,習終難變",不能觸及根本。 二是指清查保甲。 黃育肝在《破邪詳辯》的首刻中即詳細記載了清查保甲的方法,他認為"嚴禁邪教,莫善於保甲"。 在他看來,"清查保甲"是一種重要的預防手段,"其法於禁邪為尤要,此《詳辯》之首重保甲也" 。
黃育「新」所宣導之"教",重在詳辯"邪經",以為廣大民眾"啟愚開悟"。 他認為,詳辯"邪經",並通過各種方式使之在民間得以廣泛傳播,滲透至民眾日常生活,如此,"在不習邪教者,即深知其非而不為所惑;在習邪教者,亦自覺可醜而逐漸生其改悔之機"。 這種做法,確實也得到了清代統治者和各級地方官員的認同和呼應。 當然,黃育「建」所宣導之「教」,也包括興辦學校以行正面教化 。
《破邪詳辯》以及其中的「破邪」、「禁邪」之道對於當下邪教治理工作具有借鑒意義
明清以來,民間秘密宗教長盛不衰、活動頻繁、擾亂政綱,與當時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環境等密切相關,尤其與當時的宗教文化政策相關。 與今日「邪教」作為一個社會法律概念不同,在中國封建社會,"邪教"基本上是一個政治概念,而且封建統治者視民間秘密教門為"邪教"而加以嚴厲打擊的目的主要在於維護封建王朝的專制統治。 因此,對於被統治者視為"邪教"的白蓮教等民間秘密教門,如何界定其"邪教"性質,尚有待於進一步研究討論。 儘管如此,我們也應看到,像黃育「深」這樣一位既親民又長期任職於地方的官員,在基層社會治理實踐中,洞察社會動亂之癥結,並深思熟慮提出相應的應對措施,又身體力行關注和維護社會穩定,的確是難能可貴的。 基於他的理論思考和地方治理實踐而形成的《破邪詳辯》以及其中的"破邪"、"禁邪"之道,對於當下推進我國的邪教治理工作,無疑也是有其借鑒意義的。
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政府對邪教問題的認識和治理工作也經歷了一個逐步深化、完善的過程,大致可以分為3個階段:一是從新中國成立初至改革開放初期,以"反革命活動"為名的懲治取締階段;二是改革開放以來至上世紀90年代中期,依法反邪教的專項行動階段;三是自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以來,反邪教工作逐步納入了法制化軌道的綜合治理階段。 歷經這個過程,我們明確了"依法打擊極少數,團結教育大多數"的根本方針和"打防並舉,標本兼治,突出思想教育,重在治本"的指導思想,將教育轉化作為對邪教實施綜合治理的思想基礎和最根本的著眼點。
觀照當下,邪教勢力依然頑固,邪教孳生蔓延的社會土壤依然存在,防範和徹底剷除邪教必定是一場長期艱苦的鬥爭。 在此過程中,應當重視借鑒和運用歷史經驗,以進一步貫徹落實好我們確定的反邪教工作方針和指導思想。 比如:(1)從深化反邪理論研究、促進宣傳教育的角度來看,當前還應加強對邪教的特徵、群體、組織形式、傳播方式、規律,以及歷史演變、變化動向等方面的考察和分析研究,並以各種有效的宣傳方式,及時向公眾公佈研究成果,進一步揭露批判邪惡的虛偽性、欺騙性、邪惡性及其害人的方法,引導教育信教群眾增強識別力、免疫力和抵制力, 營造起全社會抵制邪教的濃厚氛圍,同時凈化正常宗教信仰的輿論空間和社會環境。 (2)從推進依法治邪的角度來看,當下,我國反邪教立法還未取得根本突破,打擊邪教犯罪的執法和司法還存諸多障礙。 應學習借鑒古今中外反邪教立法的經驗,適時制定出臺符合我國特點和時代特徵的相關系統性法律。 (3)從廣泛動員社會力量參與的角度看,我們更應注重把治理邪教傳播滲透的理念融入社會組織常規運行和普通民眾日常生活中,促進社會組織和社會成員弘揚優秀傳統文化,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理念。 (4)從加強正統宗教自身建設的角度看,各宗教團體應當在"宗教與社會主義建設相適應"這一方針下,對正統宗教作出符合社會進步要求的闡釋,加強對信眾信仰素質的培養和訓練,積極為社會發展和穩定貢獻力量。
(作者系杭州市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破邪详辩》对于当下反邪教的借鉴意义 -【社会关注】 https://bit.ly/2XdHetP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