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蚩尤東方農業部落,因氣候變化,海水入侵而往西往北往南遷移+伏羲是東方農業部落的先祖/顓頊注音:ㄓㄨㄢ ㄒㄩˋ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甘肅天水伏羲氏聖像安座 嘉義大天宮接駕+姜姓的炎帝部落+炎帝~即神農氏+人們常將燧人氏、伏羲氏、神農氏,稱為三皇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王追上習真是為了任志強?外媒最新消息 |阿波羅新聞網

2020-05-05_1052222020-05-05_111307

任是一個中國人的姓氏,在《百家姓》中排名第58位。此姓氏(임)在韓國亦有分布。
起源
出自黃帝[1],《國語·晉語四》記載,黃帝之子十四人得姓十二,其中就有任姓。而周朝時的謝、章、薛、舒、呂、祝、終、泉、畢、過這10個姓氏,最初就是由任姓分支出來的。
出自風姓[1]。據《通志·氏族略》記載,任,為風姓之國,太昊之後,故址在今山東濟寧一帶。任國在戰國時滅亡,其後裔便以國為氏。
其他改姓而來[1]。如元代王信之子宣,為避難改姓任,其後代亦稱任氏。
少數民族改姓而來[1]。據《魏書》所載,巴(即板楯族)夷帥有任姓;另外古代少數民族如西夏、明代哈尼族也有任姓;直到現在的瑤、回、滿、蒙、土家、羌、水等民族均有此姓。
播遷
直至漢代,任姓一直活躍於河南、湖北、四川。至晉末,任姓主體仍在北方和中原地區。直到宋朝時,任姓已移民福建、廣東。清初任姓進入了台灣。
任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WGgukr
---------------
太昊(?-?),亦作太皞、太皓,風姓,居於陳,相傳是古代黃河流域所有部落聯盟與巴國共同的祖先。他曾以龍為圖騰,並用作官名。春秋時期濟水流域的任、宿等國,都是他的後代。一說他為五帝之一。
一說太昊就是伏羲,此說源自漢朝劉歆。[1]一說太昊並非伏羲,有學者認為這當是誤把太昊當作了其所在的伏羲氏族部落的先祖伏羲。
直到春秋時期的前639年,太昊仍受到任國、宿國、須句、顓臾的祭祀。
注釋
 《漢書·律曆志》引劉歆《世經》之語:「庖犧繼天而王,為百王先。首德始於木,故帝為太昊。」
-------------------------
任志強(1951年3月8日-),綽號任大炮,籍貫山東萊州,父親任泉生曾任商業部副部長。中國共產黨黨員,北京市政協委員。曾任北京市華遠地產董事長、華遠集團黨委副書記兼董事長、北京市商業銀行(北京銀行前身)監事、新華保險董事。持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碩士學位。
任志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SBr9M2
個人履歷
任志強於1951年3月8日出生於一個高幹家庭。任志強兩三歲的時候,隨父母落戶北京。
1969年1月,他被下放至陝西省延安縣馮莊公社。
1969至1981年,經其父戰友介紹,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第38集團軍一一三師三三七團服役[2],先後任排長、連長、參謀,其間榮獲了1次二等功和6次三等功[3]。1981至1984年任北京怡達公司副總經理。1984至1988年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建設部經理。
1985年,任志強被舉報,並以「貪污罪」罪名被關進看守所,被關了14個月。當時任志強給自己和員工發了一大筆獎金,雖有上級批准,但在領取獎金的單據上只有簽名,沒有數額。由於此事存在較大爭議,因此任志強拒絕認罪。1986年,法院改判任志強無罪釋放[4]。
1988至1991年,任志強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副總經理兼華遠城市建設開發公司經理。
1991至1993年,任志強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總經理。
1993年8月,任志強任北京市華遠集團總裁,華遠集團公司總經理。其間,1993年3月至2000年4月兼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2000年5月至2001年9月兼任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2001年12月至2002年12月兼任北京市華遠新時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2002年12月兼任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任志強曾當選為北京市西城區人大代表,現任北京市政協委員。他還分別在多個社團組織、大學等機構任顧問、理事、兼職教授、副主席等職務,在華遠集團持有股權的合資公司或下屬公司擔任董事長、總經理等職。由於已到退休年齡,2011年4月20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同意任志強辭去華遠集團董事及董事長職務[5]。
2013年9月22日,任志強在北京發布自傳體回憶錄《野心優雅》,記錄了自己60年的極富傳奇性的人生。
2014年11月24日,任志強在微博發表聲明,宣布正式退休[6]。
接受調查
2020年4月7日,中共北京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發布消息,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7][8]
家庭
父親:任泉生
母親:李秀亨
哥哥:任志剛
姐姐
妹妹
第一任妻子
第二任妻子:鄭雪清,天主教徒[9]1995年,鄭雪清生下任志強的小女兒。[10]。
影響及評價
任志強由於其『紅色家庭』的身份背景,同時『犀利』的言論風格,恰逢中國網際網路博客、微博興起的時代,成為了媒體和公眾的焦點人物,也被冠以了『大炮』的綽號
房地產及其他言論
任志強以經常對樓市發表激進的言論而著稱,例如「房地產就應該具有暴利」,「房子像鑽戒,低收入者不該擁有」,「中國的房子太便宜了,年輕人就應該買不起房」[11],「北京不必抑制房價,連農民工都買得起」,2016年1月底又發表觀點稱「炸掉樓市過剩庫存」[12],而引起媒體關注和廣泛爭論[13],因而有了「任大炮」的稱號[14],更有外媒將其評價為「中國的唐納·川普」[15]。
2010年4月,中國政府發布「國十條」干預樓市後,4月21日,任志強發表「萬言書」批評樓市新政,再度引起廣泛關注。4月30日,任志強在長沙對記者說,在中國人最想揍的人中,他被排在第三,排在小泉純一郎與陳水扁之後。而在此前,2008年4月11日晚10點半,參加博鰲論壇的潘石屹則稱任志強在「最想揍的人」中,排第二。[16]2010年5月7日下午,任志強在大連富麗華酒店出席房產論壇時,遭人扔鞋。[17]
任志強的父親曾任商業部副部長,他在其自傳中提到:「老幹部、大幹部我見過很多,從小被領導抱著……」[18]
政治言論
2010年,任志強曾在接受採訪中表示中國現階段不能實行民主[19]。2012年,任志強在接受《中國經營報》採訪時曾宣稱他的理想是「做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20]。然而之後,其在微博上經常發表呼籲中國建立西式民主政治的言論,部分言論甚至被指反共[21]。2013年,任志強在北京大學演講,號召學生「聯合起來推倒面前這道牆,重新建立社會民主制度」。2015年2月14日,任志強在出席「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5年年會」時發言說,「政府過度強調了槍桿子和刀把子,反對西方的價值觀,文革之風又起來了。」[22]2015年9月21日,任志強轉發了中國共青團中央關於「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微博,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引發爭議[23]。
根據媒體報道,任志強在微博上發表的言論還包括「八榮八恥不符合現代的價值」,「習近平班子『讓車輪倒轉』,軍隊『槍口對內』」、「習近平『連續出臭棋』」、否定習近平所提的「兩個不能否定」、「共產黨極權、不合法」、「當今體制是壟斷的皇權、中央極權」等。此外,他還大量發表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言論,同時還支持憲政,支持「台灣(中華民國)政權」合法[24]。
2016年2月27日,央視網發表文章《任志強的拋物線還有多長?》,稱任志強受邀在北大百年大講堂上公開演講的言論成爲其「洗不掉的政治汙點」,並指出曾「行賄趙安歌190萬元的違法事實」,指出其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行賄罪。2月28日,中青網發表文章說「必須對任志強進入問責階段」,因其「嚴重危害國家政治安全,違反憲法,違反《國家安全法》」。[25]
2016年2月末「黨媒姓黨」風波
主條目:任志強批評黨媒姓黨事件和黨媒姓黨
2016年2月19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視察中國中央電視台,後者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任志強尖銳批評[26]。
比如,習總書記發表講話後,網絡知名大V、優秀共產黨員任志強就於當日晚上在微博上說「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還稱「這個不能隨便改!」「別用納稅人的錢去辦不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事。」緊接著,任志強又叫喊道:「徹底的分為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網友為何要給任志強上黨課》[26]
2016年2月22日,千龍網發表《網友為何要給任志強上黨課》[26],後被中國大陸網信辦轉載[27]。此文直指任志強,同時有評論稱「任志強是西方憲政民主的傳聲筒」[28]。不久,國內親官方媒體紛紛跟進批判號稱「任大炮」的他發表的「官媒姓黨不姓民」的言論。觀察者網評論稱,「黨媒姓黨」踩到了任志強的尾巴,並說「他打著為民代言的旗號,意在煽動普通民眾反對黨和政府的激憤情緒」[29]。2月28日,其新浪和騰訊微博帳號因「持續發布違法信息」被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關閉[30],且不允許使用另一暱稱重新註冊[31]。分析稱,這樣的處理結果是「隔山打牛」,因為《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一文就差點名任志強常常半夜通話的領導了[32]。安徽出版集團董事長王亞非呼籲揪出千龍網背後,那個借批任志強之名,行諷「打虎英雄」之實的幕後黑手。[33][34]
千龍網以「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去形容任志強,再質問誰給他「反黨」的勇氣,不就是將矛頭直指王岐山,暗批王替任志強撐腰反習反黨嗎?
——新加坡《聯合早報》[33]
新浪微博上,「立場堅定鬥志強」、「黨媒姓黨,理直氣壯」很快成為熱門話題。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發表《黨章黨規保護任志強們的黨員權利》[35]為任志強辯護,稱任是在行使「黨員權利」,也受到官媒、輿論和各共青團帳號反對[36]。
2月29日晚,中共北京市西城區委下發《關於正確認識任志強嚴重違紀問題的通知》。通知稱,任志強在網上持續公開發布違法信息和錯誤言論並產生惡劣影響,嚴重損害黨的形象。北京西城區委將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的有關規定對任志強作出嚴肅處理[37]。同日,任志強所在的華遠集團黨委也下發了《關於加強意識形態工作的意見》,規定集團黨員職工不得編造、傳播政治謠言,醜化黨和國家形象[38]。
但情勢旋即變化,2月29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注 1]》,文章引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講話,「小問題沒人提醒,大問題無人批評,以致釀成大錯,正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啊!」文章引述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徵的關係等歷史典故進一步闡述,並稱能否廣開言路,接受建議,常常決定一個朝代的盛衰。其後進入3月,各大媒體對任志強的批判突然完全停止,而任志強並沒有受到任何處分。據《紐約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稱,當局想嚴厲懲罰任志強的做法遭到黨內人士的反對,包括黨內地位相當高的人,因此當局暫時未有作出懲罰。[34][39][40]
2016年5月2日,中共西城區委通報,任志強因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網絡平台和其他公開場合公開發表違背四項基本原則、違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等方面的錯誤言論,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被處留黨察看一年處分。[41][42]《紐約時報》報導指出,若任志強再次違紀,可能會驅逐出黨[43]。
在任志強個人官方認證微博被關閉三個月後的2016年6月2日晚上,任志強開通了付費語音問答平台「分答」的帳號,回答網友提出的問題,主要討論話題集中在房價走向和改革方向,以及任志強個人近況。然而,他於當晚所開通的分答僅存在了一晚便被關閉[44]。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病疫情
2020年2月,網絡流傳一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45],批評執政的共產黨對言論自由的嚴格管制加劇了冠狀病毒的疫情。指習近平是「是一位渴望權力的『小丑』」,「那裡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文章還稱習近平「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同年3月,任志強失聯[46]。據香港南華早報的獨立調查,這篇文章確係任志強所寫。南華早報記者試圖撥打任志強電話,但顯示關機。據任志強的朋友透露,2016年以來任志強一直處於當局的嚴密監視之下,但還能經常和朋友們見面。[47] 美國之音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任志強在3月12日被當局帶走,其長子、秘書亦被當局拘捕。[48]路透社記者就此事詢問北京市警方和國務院新聞辦,但均未得到立即回復。[49][50]「任志強」的名字成為網絡敏感詞。[51][52]
注釋任志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SBr9M2
 「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見於《史記·商君列傳》,是戰國策士趙良對秦相商鞅的諫言。
-------------------------------

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兼聽則明才是明智之舉
2018-02-04 由 吳說歷史 發表于歷史「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見於《史記·商君列傳》,是戰國策士趙良對秦相商鞅的諫言。
春秋戰國時期,趙國大臣周舍死後,趙簡子上朝,經常不高興。大夫請罪,趙簡子說:「大夫無罪。吾聞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諸大夫朝,徒聞唯唯,不聞周舍之鄂鄂,是以憂也。」 趙簡子由此能夠使趙國的人歸順他。
魏文侯為群臣:「我何如主?」群臣皆說:「仁君。」只有任座說:「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何謂仁君?」魏文侯怒。翟璜卻說:「臣聞君仁則臣直。向者任座之言直,臣是以知之。」魏文侯大悅。魏文侯時期,魏國開始大於三晉。
《史記·商君列傳》記載,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貴戚多怨望者。趙良見商君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掖;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武王諤諤以昌,殷紂墨墨以亡。」趙良勸說商君歸還封地十五邑,養老存孤,商君沒有聽從。五月後,秦孝公卒,秦惠王車裂商君。
唐太宗問魏徵:「人主何為而明,何為而暗?」魏徵對曰:「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眾人唯唯是從,或許是「萬馬齊喑」的悲哀。從古到今,從中到外,能夠聽取別人的意見,能夠容忍不同的聲音,才能明辨是非,令人信服。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gy22px9.html

5r8n00014n4p0s7451sn (1)5r82000181q864op03n95r8o0000383oq991pps55r840001849oso9q164r


JIN NONG (1687~1763)CALLIGRAPHY OF ANCIENT PROSE Ink on paper, mounted Dated 1754 79.5×32cm 金 農(1687~1763) 書法古文 紙本 鏡片 1754年作 識文: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 款識:戰國趙良對商君語,甲戌十二月書,杭人金農。 鈐印:金吉金印(白) 生於丁卯(朱) 跋文:古有漆書之法,世人但未見其用筆何如耳。冬心先生素以書法自命,然其宗派究不克皮相而得,想亦八分三截之流亞歟。是幅筆筆圓勁,當為先生得意之作。山外山民。 鈐印:山外山民(白) 漁(白) 鑒藏印:張氏家藏(朱) 包山蔡氏真賞(朱)

JIN NONG (1687~1763)CALLIGRAPHY OF ANCIENT PROSE Ink on paper, mounted Dated 1754 79_5×32cm 金 農(1687~1763) 書法古文 紙本 鏡片 1754年作 識文: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 款識:戰國趙良對商君語,甲戌十二月書,杭人金農。 鈐印:金吉金印(白) 生於丁卯(朱) 跋文:古有漆書之法,世人但未見其用筆何如耳。冬心先生素以書304c627630736e523866


又見金農體 安徽書家施申財的漆書之路 - 壹讀 https://bit.ly/2zc3oTA
金農(1687—1763),清代書畫家,揚州八怪之首。字壽門、司農、吉金,號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壽道士等,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布衣終身。他首創的「漆書」,是一種特殊的用筆用墨方法。「金農墨」濃厚似漆,寫出的字凸出於紙面。所用的毛筆,象扁平的刷子,蘸上濃墨,行筆只折不轉,象刷子刷漆一樣。這種方法寫出的字看起來粗俗簡單,無章法可言,其實是大處著眼,有磅礴的氣韻。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jELBynn.html
款識:戰國趙良對商君語 己亥年舒人施申財書
識文: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jELBynn.html

304c62763073374a5064


任志強下落公開 習近平或下重手
發表時間: 08/04/2020 - 00:31
任志強下落公開 習近平或下重手 https://bit.ly/2A0lOav
在任志強的朋友和“精神朋友”四處吶喊,聲援,在輿論密切追究任志強的下落之後,北京紀委終於公開他的下落了,官方讓他“消失”如此之久的理由是“嚴重違紀違法”,但沒有任何進一步說明的細節,違紀,違什麼紀,違法,哪一條?從官方的語調看,任志強處在不自由狀態,不知道被”隔離“在什麼地方?官方輕描淡寫一句”違紀違法“,也讓人遐想,任志強會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嗎?那隻背後的無形之手又會是誰?但從官方簡短而語焉不詳的通報看,有分析人士認為任志強這次面臨的形勢不太妙。
任志強違了什麼紀
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監委周二通告稱: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通告完全沒提到任志強涉嫌違反對紀律。
官方沒有一個字關於任志強違紀違法的說明,但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所謂“違紀違法”,大家心知肚明。任志強的”違紀“,就是公開聲討習近平的那篇檄文。按照中共的傳統,即便官方最終給任志強定下更嚴重的罪名,也可能不會明確點出任志強寫的那篇海內外震動的文章,因為他們害怕更多人知道。
任志強的這篇文章就是在習近平召開17萬人“抗疫”視頻大會之後經過多人轉發,最後形成一個無數人爭相閱讀的奇特的網絡現象。他在文中譴責當局封鎖信息,控制新聞:”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的暴發,恰恰驗證了‘當媒體都姓黨’時,‘人民就被拋棄’了的現實。沒有了媒體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實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的結果。"
中共似乎意識到耽誤了應對新冠疫情的重大時機,有可能終有一天被追責的時候,習近平突然從最初的不動作轉為“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但是,任志強不點名但是非常無情的譏諷了“親自指揮”者的真面目:"那裡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任志強對這場“親自指揮”的抗疫有非常深刻的認知,對這場疫情為何爆發為一場曠世大瘟疫更有清醒的表述:"中國執政黨用隱瞞前期疫情暴發的原因,靠後續封城的舉國之力,騙取了世衛組織的信任,並贏得了國際的稱讚。但身歷其中的中國人卻難以再次欺騙。生活在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的人,也許並不知道沒有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痛苦,但中國人知道這次疫情的暴發和所引發的一切本不應出現的痛苦,都來自於這個嚴禁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體制。"
北京當局在終於無法繼續隱瞞關押任志強的事實後,找到了一個理由:“違紀違法”,但是又不敢多說一句他違了什麼紀。有分析指出,指責任志強違紀違法的核心,就是他寫了這篇不點名批評習近平---抗疫無能,卻是一個渴望權力的小醜,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
任志強的言論為什麼受到特別關注
為什麼體制內外,海內外那麼多的人對這篇文章有那麼大的興趣,綜述一些分析,大約第一,這是一篇出現在習近平正在全力準備慶功,卻被公開指着鼻子“罵皇帝“的文章,他指責習近平獨裁專制,錯誤處理新冠疫情,還要攬功,“親自指揮”,結果成為一個脫光了衣服的小醜皇帝。語言犀利,一個體制內的人發出如此針對共產黨一號人物的怒吼,罕見。
第二,與任志強的身份特殊有密切關係,任志強是一位紅二代,同時是一位房地產商,億萬富翁,但奇特的是他後來逐漸轉型為一個公知,常常對社會問題發言。2016年,習近平稱,中國的新聞媒體都必須為黨服務,在微博上擁有幾千萬粉絲的任志強立即回擊,他說新聞媒體應該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政黨服務,否則人民就將遭殃。 很快,他的微博帳號被取消,他被留黨察看一年,護照被沒收,家人不許離開中國等等。
第三,任志強在中共高層內部有相當的人脈,他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私人關係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任志強曾經在一部自傳中披露王岐山有時會在深夜打電話給他並聊上幾個小時。因此曾有分析者懷疑,認為任志強公開站出來指着習近平罵,與王岐山難脫干係,但另外的分析則指出,了解中共黨內運作的人知道,到這種地步,王岐山不可能在背後保護任志強,任志強也不可能事先告訴王岐山要寫一篇聲討習近平的文章。
任志強失蹤以後,王岐山鮮少露面,最近的一次植樹活動中,習近平和中共政治局全體常委,以及有着第八常委之稱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一起參加植樹活動,暫時平息了有關王岐山可能已出局的疑問。
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幾無可能?
從北京當局出面證實任志強被以違紀違法調查,官方似已做好了處理的準備,本台曾援引分析人士指出,為什麼任志強消失後出現了那麼多難以查實的傳聞,有人認為這一詭異的現象說明中國人心浮動,政局微妙,而大權在握的習近平實際上不得人心。習近平最後會放過任志強嗎?比較樂觀的分析認為:習近平現在有點騎虎難下,如果嚴懲重判,會受到黨內各方的異議和政治壓力,如果輕放,有可能造成其他人群起效仿。
但是,北京紀委官網現在公布任志強涉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似乎沒有了任何可以周轉的餘地?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現在應下了決心,不會輕易放過任志強。新冠疫情衝擊,習近平政權面臨更嚴峻更不利的形勢,愈是這種時候,習絕不會對任何異議者,尤其來自體制內的一方,顯示手軟。
從任志強一方去看,他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統治者厭惡如此之深,恐怕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任志強下落公開 習近平或下重手 https://bit.ly/2A0lOav
任志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bit.ly/2SBr9M2

任志強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總有一些人值得我們景仰
2019-05-28 由 品味通鑑 發表于歷史
子思,即孔伋,又稱子思子,孔子的嫡長孫,在元代被追封為述聖。戰國初年,當時的形勢是三晉強盛,而衛國國勢日益衰弱,淪為魏國的附庸。子思曾經在衛國生活多年。在治國理政方面,子思多次與衛侯交談,對衛侯提出忠告。
「衛侯言計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衛侯決策有誤,但是群臣卻一致隨聲附和,沒有一點不同的聲音。面對這種現象,子思感慨道:以吾觀衛,所謂「君不君,臣不臣」者也!即便面對衛侯本人的時候,他也直言不諱:「君之國事將日非矣!」衛侯驚詫,忙問其故。子思說出了他的觀察:「君出言自以為是,而卿大夫莫敢矯其非;卿大夫出言亦自以為是,而士庶人莫敢矯其非。君臣既自賢矣,而群下同聲賢之,賢之則順而有福,矯之則逆而有禍,如此則善安從生!」
由此看來,在當時的衛國,從國君到各級官員都自以為是,群臣為了各自利益只知道附和,不敢有反對意見。長此以往,還會有正確的意見或建議傳達到上層的統治者那裏去麼?那麼衛國君臣豈不都成了自我感覺良好的瞎子和聾子了麼?
在《史記·商君列傳第八》中,趙良有這樣一段話: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武王諤諤以昌,殷紂墨墨以亡。千載之下,讀之令人感慨良多。
在中外歷史中,還有這樣一些令人深思的故事: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羅斯福總統要求國會批准對日宣戰,當時聯邦參議院82票對0票通過,眾議院388票對l票通過。為保護投反對票的那個女議員珍妮特·蘭金的人身安全,國會專門派人派車,護送她上班、回家。她在1973年去世,為表達對蘭金的敬仰,人們在國會大廈前豎立起她的雕像。
1968年10月,八屆十二中全會在北京召開,出席會議的有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各省市負責人、軍隊的代表及紅衛兵領袖計132人。會議有一個議程,通過《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會上最後表決「永遠開除」劉少奇黨籍的決議。當時的表決方式是舉手,有131人都舉手表示贊成這個提案,只有一個人沒有舉手,這個人就是陳少敏。康生責問她為什麼不舉手,陳少敏回答:「這是我的權利!」
在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着一位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國新教牧師留下的發人深省的短詩: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着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尼莫拉牧師不僅僅是納粹暴行的受害者和倖存者,他還是納粹暴行的反抗者。在20世紀30年代的德國,他因為領導新教徒反抗希特拉的統治而被關進集中營,他也因此成為了全世界新教徒反抗納粹的象徵。他用自身的經歷與教訓向我們永遠昭示這樣一個道理: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pv6yeb2.html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