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稱曰:「窮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貴不能快意,非賢也。 」於是嘗有德,厚報之;有怨,必以法滅之。 《漢書·欒布列傳》。

窮困潦倒的時候不能忍辱負重,就不算個人;等到富貴之時不能盡情享樂,那就不是個賢才。「這也是欒布的做人準則,他對待自己的恩人,都會優厚的去報答,而那些與自己有仇怨的人,則一定要依靠法律將其消滅掉。算是有個有恩必還,有仇必報的俠義性格吧!欒布作為大漢帝國的將軍,參與了發生在漢文帝前元十四年(公元前166年)對匈奴的戰爭,後來,在漢景帝劉啟時期,七國之亂爆發之時,欒布也曾領兵前去平定吳楚之亂。
以上此段,堪為欒布傳中最為點睛之筆,有恩惠之人,必厚報,有怨恨之人,也絕不私報,而是用法律來處理,而這,就是那個坦坦蕩蕩一生忠義的欒布

《季布欒布田叔傳》
孝文時,為燕相,至將軍。布稱曰:「窮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貴不能快意,非賢也。」於是嘗有德,厚報之;有怨,必以法滅之。吳楚反時,以功封為鄃侯,復為燕相。燕齊之間皆為立社,號曰欒公社。
(一個人)在自己窮困潦倒的時候,不能接受委屈侮辱的,不是好漢;等後來發達了,富有顯貴的時候,不能稱心快意的,也不是聰明人

先秦兩漢 -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昔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一個人)在自己窮困潦倒的時候,不能接受委屈侮辱的,不是好漢;等後來發達了,富有顯貴的時候,不能稱心快意的,也不是聰明人。
三、故事:
欒布是梁地人。 當初梁王彭越做平民的時候曾和欒布交往。 欒布家裡貧困,在齊地被人招聘,替賣酒的人家做傭工。 過了幾年,彭越來到巨野做強盜,而欒布卻被人強行挾制出賣,到燕地去做奴僕。 欒布曾替他的主人家報了仇,燕將臧荼推薦他擔任都尉。 後來臧荼做燕王,就任用欒布做將領。 等到臧荼作亂,漢王朝進攻燕國的時候,俘虜了欒布。 梁王彭越聽見了這件事,便向皇上進言,請求贖回欒布讓他擔任梁國的大夫。
後來欒布出使到齊國,還沒返回來,漢王朝召見彭越,以策反的罪名責罰他,誅滅了彭越的三族。 之後又把彭越的頭懸掛在洛陽城門下示眾,並且下命令說:「有敢來收殮或探視的,就立即逮捕他。 」這時候欒布從齊國返回,便把本身出使的情況,在彭越的腦袋底下彙報,邊祭祀邊哭泣。 仕宦逮捕了他,並將此事報告了皇上。 皇上召見欒布,罵道:「你要和彭越一同造反嗎? 我禁令不論什麼人不得收屍,你偏偏要祭他哭他,那你同彭越一起造反已經很清楚了。 從速把他烹殺! 」天子左右的人正抬起欒布走向湯鑊的時候,欒布轉頭說:「但願能讓我說一句話再死。 」皇上說:「說什麼? 」欒布說:「當皇上你被困彭城,兵敗于滎陽、成皋一帶的時候,項王之所以不能順遂西進,就是因為彭王據守著梁地,跟漢軍聯合而給楚為難的緣故啊。 在阿誰時候,只要彭王調頭一走,跟楚聯合,漢就失敗;跟漢聯合,楚就失敗。 再說垓下之戰,沒有彭王,項羽不會滅亡。 此刻全國已經穩固了,彭王接受符節受了封,也想把這個封爵世世代代地傳下去。 此刻陛下僅僅為了到梁國徵兵,彭王因病不能前來,陛下就生疑,認為他要策反,但是策反的形跡沒有顯露,卻因苛求小節而誅滅了他的親族,我擔心有功之臣人人都會感到傷害了。 此刻彭王已經死了,我活著倒不如死去的好,就請您烹了我吧。 」於是皇上就赦宥了欒布的罪過,錄用他做都尉。
漢文帝的時候,欒布擔任燕國國相,又做了將軍。 欒布曾揚言說:「在本身窮困潦倒的時候,不能辱身降志的,不是好漢;等到了富有顯貴的時候,不能稱心快意的,也不是賢才。 」於是對於曾有恩于本身的人,便優厚地報答他;對於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來撤除他。 吳、楚七國作亂時,欒布因兵戈有功被封為俞侯,又做燕國的國相。 燕、齊這些個地方都替欒布建造祠廟,叫做欒公社。
漢景帝中元五年(前145)欒布歸天。 他的兒子欒賁繼承爵位,擔任太常,因祭祀所用的牲畜不合法令的規定,封國被拔除。
太史公說:欒布痛哭彭越,把赴湯鑊就死看得如同回家一樣,他真正曉得要死得其所,而不是吝惜本身的生命。 即使古代重義輕生的人,又怎麼能超過他呢!


欒布(?-前145年),漢朝梁(今河南省商丘市)人,西漢軍事人物。討伐七國之亂有功,封鄃侯。死後,子欒賁繼位,漢武帝時被廢為庶人。
簡介
早年與彭越有交情,後遭人綁架,賣到燕國當奴隸。為奴時就很有忠義之心,為主人報仇,燕國將軍臧荼提拔他為都尉。臧荼後來成了燕王,又封他為將軍。
消滅異姓王風潮時,漢朝擊破臧荼,欒布被捕,梁王彭越向劉邦請求放了欒布,又命為梁國大夫。
漢高祖、呂后誣賴彭越叛變,將彭越滅族,梟首,屍體酼刑,禁止任何人斂葬、祭祀。欒布奉使自齊還,哭祭彭越,為吏所捕。高祖本欲將之烹殺,欒布卻說:「陛下被困於彭城,兵敗滎陽、成皋之時,項羽之所以不能順利西進,就是因為彭王為漢軍據守著梁地。當時,只要彭王與楚聯合,漢就敗;跟漢聯合,楚就敗。垓下之戰,沒有彭王參與,項羽不會滅亡。如今天下已安,漢朝剖符節、加封號賜予彭王,彭王也想把這個王爵世襲傳給子孫(不想造反)。現在陛下僅僅是到梁國徵兵,彭王生病缺席,陛下心疑他謀反,可是根本沒有謀反的証據,卻因苛求小案而將他滅族,我害怕的是功臣們人人自危。現在彭王已經死了,我也是生不如死,就請烹殺我好了。」於是高祖以忠義釋其罪,任都尉。
漢文帝時,為燕國相。七國之亂時,以擊齊之功,封鄃侯。
欒布性格愛恨分明,曾說:「窮困時不能屈辱自己的身分,降低自己的心志,不算是個人;富貴時不能恣意為所欲為,不算是個賢人。」所以對恩人一律好好報答,對仇家,一律檢索其違法之處,然後依照法律條文,把他們處死。
《漢書·欒布傳》說燕、齊之地祭拜欒布為土地神,稱之欒公社。
欒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NZbJyu
---------------------------------
栾布 「在本身窮困潦倒的時候,不能辱身降志的,不是好漢;等到了富有顯貴的時候,不能稱心快意的,也不是賢才。 」於是對於曾有恩于本身的人,便優厚地報答他;對於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來撤除他。 燕、齊這些個地方都替欒布建造祠廟,叫做欒公社。 http://bit.ly/38EhXvH
他不懼身死為主公祭祀,不懼烹殺一語勸君,死後被人尊為土地神 - 每日頭條 http://bit.ly/2uurWoO
他不懼身死為主公祭祀,不懼烹殺一語勸君,死後被人尊為土地神
2019-10-03 由 鯨落文化 發表于歷史
滎陽之圍中,為救主公,紀信假扮劉邦的模樣出城受降,結果被項羽活活燒死。漢朝建立之後,劉邦為紀念紀信而為其建廟受供奉,封其為城隍,至今紀信還被多地視作城隍神。有這麼一個人,他不懼被殺的危險,前去替主公收屍,差點喪掉性命,後來為漢朝立下大功,死後也被尊為了神。
劉邦之所以能夠統一天下,靠的正是那些功臣的幫助。在打敗項羽之後,劉邦也對自己的那些功臣進行了封賞,其中封賞了八大異姓王,梁王彭越正是其中之一。後來劉邦又開始誅殺異姓王,以保證自己劉氏天下的統治地位,彭越也受到這次禍患。
彭越原本沒有想要造反,還斥責了那個讓他造反的手下,結果被手下到劉邦處誣陷,慘遭流放。
流放途中,彭越見到呂后,以為自己見到了救星,就去求呂后,結果被呂后騙回。呂后還慫恿劉邦殺死彭越,將彭越剁成肉醬分給其他異姓王,而彭越的首級懸掛在城門示眾,但凡有人敢去祭拜或者探視,就將其抓走。由於有這個命令,沒有人敢去探視,更沒有人敢去給彭越收屍。
早在彭越還是平民的時候,就和一個叫做欒布的人交往。後來彭越去做了強盜,欒布被人賣掉做了奴僕,後來到燕王臧荼處做了一個將領。臧荼叛亂,被劉邦率兵平定,欒布也被俘虜,彭越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向劉邦進言,贖回了欒布,並將欒布留在梁國做了大夫。
欒布被殺的時候,欒布正在齊國出使。等到欒布回來之後,得知了彭越被殺一事,就來到洛陽城門之下祭祀彭越,一邊祭祀一邊哭泣。守城的將士等候多日都不見有人敢來此處祭祀彭越,看到欒布之後也有點吃驚,竟然真的有人敢來送死,於是就將欒布逮捕,並將這件事告訴了劉邦。
劉邦得知之後非常生氣,大罵欒布「若與彭越反邪?吾禁人勿收,若獨祠而哭之,與越反明矣。趣亨之。」意思就是自己說了不讓人去給彭越祭祀,欒布卻敢去,自己要把他給烹了。
欒布聽了之後並沒有一絲害怕,而是向劉邦提出聽自己一句話再殺自己。欒布向劉邦說,當年劉邦兵敗滎陽,那時候之所以項羽不能繼續順利進攻,全靠彭越據守梁地,當時如果彭越投靠項羽,那麼就能打敗劉邦,如果投靠劉邦,就能打敗項羽,但是彭越選擇了跟隨劉邦,這才幫助劉邦奪得天下,但是劉邦卻因為彭越因病沒去見他就懷疑他造反,有功的人都要擔心自己的安全了。
說完之後欒布就讓劉邦烹殺他,但是劉邦在聽了他的話之後醒悟,就放過了他,還任命他做都尉。到了漢文帝時期,欒布做了燕國國相,還做了將軍。到了漢景帝時期,他又參與平定七國之亂,立下了大功,又做了燕相。
欒布死後,燕、齊的鄉民將他尊為土地神,還為他建造了祠廟,叫做欒公社。
漢文帝時期,欒布成為了西漢封地燕國的國相,造福一方,燕、齊之地的人們都稱他為「土地神」,並為他立社,稱欒公社。
囚犯要被劉邦烹死前問了一個問題,劉邦:賜他大官 - 每日頭條 http://bit.ly/36pym5S
---------------------
古之烈士尚且不如·至情至性的土地神欒布
【西汉篇】古之烈士尚且不如·至情至性的土地神栾布 - 知乎 http://bit.ly/2uBGoep
這依然還是一個關於信義的故事,只不過,這次的主人公,卻是真正的以人而封神。
這位主人公,便是漢初名士欒布。
事實上,欒布在中國歷史上本身也並沒有特別重要或輝煌的功績,但卻在民間,乃至史書中,尤其為後人所尊重和敬佩。
如史書中稱讚其道:
雖往古烈士,何以加哉! 《史記·欒布列傳》
而民間呢? 在其死後,又是以神祗的身份而紀念其:
燕、齊之間皆為立社,號曰「欒公社」。 《漢書·欒布列傳》
總之,雖然這個在我們現今之世並不為人所知的欒布,其實在古代,卻是非常有名的,甚至說,漢初各種名將大才,能在其死後為百姓紀念而封神者,唯有欒布一人也。
「欒公社」何意? 欒公自然是指的欒布,而這個社字,在古代,卻不是一般字眼,如《禮記》中的《祭法》篇曾記載:「大夫以下包士庶,成群聚而居,滿百家以上,得立社。 」再如《漢書》之中的《五行志》又記載道:「舊制,二十五家為一社,古人尊天而親地,土地廣博,不可遍敬,故封土土地公為社而祀之,以報功也。 」
如此,很顯然,這個欒公社的意思就是,為當時百姓所敬奉之土地神也。 雖然,在我們現代人的影響中,土地神並不是一個很厲害的一個神祗,但,卻不代表土地神不重要。 相反,于那個年代的百姓來說,土地神卻是最重要的,其不僅能保護一方平安,更保佑一方風調雨順,幾乎是與百姓關係最深的神祗。 而欒布,這位明明就是在歷史上記載的一個活生生的人,卻為何就會被百姓所敬奉為一尊神祗呢? 而且還是與百姓最有關系的土地神呢?
欒布,梁人也。 彭越為家人時,嘗與布游,窮困,賣庸于齊,為酒家保。 數歲別去,而布為人所略賣,為奴于燕。 為其主家報仇,燕將臧荼舉以為都尉。 荼為燕王,布為將。 及荼反,漢擊燕,虜布。 梁王彭越聞之,乃言上,請贖布為梁大夫。 《漢書·欒布列傳》
欒布,河南人。 這個梁是指後期漢代之時在河南建立的一個諸侯國梁國,在《漢書》中遂說欒布是梁人。
而雖然史書中並沒有準確記錄欒布的出生時間,但是根據後來和彭越的記錄,可以看出,欒布是應該生於戰國末年。 而再說欒布此人的家世背景,如史書所記,也是一個窮苦人出身。 而當時的彭越還未落草為盜賊之前,也曾和欒布一起四處遊玩,並且兩人私交甚密。 只是可惜,對於那個時代的人們來說,歡快的時間總是少的,才不過幾年,便一切都變了。
世道亂了,天下也亂了,而普通百姓,就如欒布和彭越這等曾經最平凡的平民,也是不會有個好結果。 彭越,因為不忿當時的權貴,便索性跟著人落了草為了草寇,終究再無好日子可過。 而欒布呢? 欒布的後來則更為殘酷,欒布先是被人強行擄掠走了,而後便是被賣于燕國地帶作了最低等的奴僕。
史書中並未詳細記載欒布當奴僕時的這段,但從欒布能夠為其主人報仇之事看來,應該可以說,當時欒布雖然是奴僕,但還是很受到當時的主人的照顧。 而欒布本身又是極其講究信義之人,遂在主人被害之後,奮起為主人報仇。 然,或許欒布都沒有想到,正是從此之後,欒布的一次報仇行動,已然徹底改變了其今後的人生軌跡。
好吧,事實上欒布的人生軌跡,本身都在一次次的改變,也沒有人能真正拿的准。 當此之時,欒布為主人報仇,雖然犯法,卻也為當時之人所傳頌,更為當地長官臧荼所重用,遂任欒布為都尉。 後來,當臧荼被項羽封為燕王之後,欒布也是水漲船高,成為了燕國的一位將軍。 怎麼說呢? 如果就這麼發展下去,欒布富貴一生也是可能的,但,終究上天不會就這麼讓欒布安穩下去的。
漢五年(西元前202年),臧荼擁戴劉邦稱帝,亦被封為燕王。 兩年後,隨著劉邦不斷捕殺曾經的項羽舊部,臧荼恐慌,遂企圖造反以自保,卻不料反而被漢軍以更快的速度攻滅。 終究,于欒布來說,他的人生軌跡即又要發生改變了。
臧荼兵敗逃往匈奴,而欒布卻被漢軍所擒。 眼看欒布就要被殺,卻沒想到,恰好被曾經的故友彭越所知,而此時的彭越,卻也不是一般人了,于亂世之中的不斷搏殺,此時的彭越已是當時漢地的七大諸侯王之一了,是為梁王彭越。 故而,彭越便花費大力氣,才將欒布贖了回去,並任為了梁國大夫。
真是世事無常,一切的一切仿佛又是回到了原點。 只是,當年的兩個小夥子,如今在十幾年後,卻是飽經滄桑啊。 筆者都能想到,當本應被殺的欒布來到梁國看到曾經的摯友彭越之時的場景,其中感覺,或許也只有他們兩個能夠真正體會的到。
使于齊,未反,漢召彭越責以謀反,夷三族,梟首雒陽,下詔「有收視者輒捕之」。 布還,奏事彭越頭下,祠而哭之。 吏捕以聞。 上召布罵曰:「若與彭越反邪? 吾禁人勿收,若獨祠而哭之,與反明矣。 趣亨之。 」方提趨湯,顧曰:「願一言而死。 」上曰:「何言? 」布曰:「方上之困彭城,敗滎陽、成皋間,項王所以不能遂西,徙以彭王居梁地,與漢合從苦楚也。 當是之時,彭王壹顧,與楚則漢破,與漢則楚破。 且垓下之會,微彭王,項氏不亡。 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欲傳之萬世。 今帝徵兵于梁,彭王病不行,而疑以為反。 反形未見,以苟細誅之,臣恐功臣人人之自危也。 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請就亨。 」上乃釋布,拜為都尉。 《漢書·欒布列傳》
誰又能想到,原本逃出危亡的欒布,卻是又一次遇到了命運的抉擇。 就在欒布去梁國還沒多久,當欒布代表彭越出使齊國,還未回來之時。 他的摯友梁王彭越便被漢高祖劉邦以謀反罪殺之,並滅其三族,全家之人盡數被殺。 並且,劉邦還將彭越的頭顱懸于洛陽城頭之上,命令周圍士卒,誰敢來此地為彭越哭訴甚至企圖為彭越收殮,便抓捕下罪殺之。
相信,當欒布回來後知道這件事後,絕對是如同雷擊一般。 自己最親近的朋友,自己最要好的發小,在自己最為難之際救助自己的彭越,卻落得個如此下場。 那麼,欒布該如何呢? 如果是大家,大家又會如何呢? 劉邦已經下了那樣的命令,那麼欒布還會去看看自己的曾經摯友嗎? 還會為自己的摯友收殮遺體嗎?
然而,于欒布而言,這本身就是沒有什麼可猶豫的。 當欒布回到梁國,便直直的就去了彭越頭顱擺放之地,進行拜祭,並大聲哭訴。 而當時洛陽的士卒便隨即將彭越下獄,並上告劉邦處理。
下面,筆者就勉強還原一下劉邦和欒布的對話:

劉邦:「你好大的膽子,朕已經下了命令,禁止其他人去彭越那裡,而你居然還敢去祭拜彭越,還為彭越哭泣,你和彭越果然也是一樣的亂臣賊子,來人,速速將其拉出去殺了。 」
欒布:「臣有一言,說完,縱死無悔。 」
劉邦:「何言? 」
欒布:「陛下,您當年受困于彭城之時,被項羽數次大敗,然項羽卻始終不能全力進攻您,這是為什麼? 只是緣于在項羽的背後,有彭王一直在為您牽制項羽,所以才能讓項羽始終無法全力西進。 而如若彭王早就相反,那為何在那時不反呢? 那個時候只要彭王選擇了項羽,那您還會有今天嗎? 而今,天下已平,項羽也死,彭王深受您的恩澤,只是希望能夠傳承子孫好好的渡過之後的日子,然卻僅僅因為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便被您以謀反罪殺之,如此,請問陛下,您這是要殺盡天下曾經與您一起打江山的功臣嗎? 今日,彭王已死,我之苟活,卻是生不如死,還請陛下速速殺臣。 」
沒有人知道之後的劉邦是如何想的,但根據史書的記錄是,之後劉邦便釋放了欒布,並任命欒布為漢都尉。
或許,當時聽完欒布所言之後的劉邦,也知道了自己的過失,也知道自己是做錯了事,所以,便免了欒布。 但是,對欒布來說,這就是好事嗎? 如欒布當時所言:「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 」
唉,可憐啊,也可歎,世事無常,人生總是來回周轉,對於欒布來說,也只有這一次,對於他的打擊或許才是最大的。 但是,也正因此,欒布為友人視死如歸般的決絕,為彭越而怒斥劉邦的故事,也因此讓天下人都對欒布產生了敬佩之情。
至於欒布之後的故事,其實,也沒有多少可講了,之後的欒布,雖然官途還算順暢,還因為漢景帝時期的吳楚叛亂立功封鄃侯,但,終究于欒布來說,這都不是他最想要的。 那麼,欒布最想要的是什麼呢?
布稱曰:「窮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貴不能快意,非賢也。 」於是嘗有德,厚報之;有怨,必以法滅之。 《漢書·欒布列傳》
以上此段,堪為欒布傳中最為點睛之筆,有恩惠之人,必厚報,有怨恨之人,也絕不私報,而是用法律來處理,而這,就是那個坦坦蕩蕩一生忠義的欒布
最後的最後,筆者只能說,人生若能得欒布這一般知己,那這個人該有多麼幸運啊。


大直若屈,道固委蛇。
白頭如新,傾蓋如故。
禍自怨起,福繇德興。
事以密成,語以泄敗。
道高益安,勢高益危。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圖難於易,為大於細。
非兵不強,非德不昌。
進思盡忠,退思補過。
敵不可假,機不可失。
忠無不報,信不見疑。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酒極則亂,樂極則悲。
積羽沉舟,群輕折軸,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同惡相助,同好相留,同情相成,同欲相趨,同利相死。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
上下合同,可以長久;中外若一,事無表里。
貪夫徇財,烈士徇名,夸者死權,眾庶馮生。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中,與之皆黑。
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非者,天報之以殃。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
治國之道,富民為始;富民之要,在於節儉。
明者遠見於未萌,智者避危於無形。
蘭根與白芷,漸之滫中,君子不近,庶人不服。
為政必以德,毋忘所以立。
以權利合者,權利盡而交疏。
明德先論於賤,行政先信於貴。
狂夫之樂,智者哀焉;愚者所笑,賢者察焉。
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
無與同好,誰與同惡?
夫政不簡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歸之。
天下萬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
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
日聞所不聞,明所不知,日益聖智。
智者不再計,勇者不怯死。
木實繁者披其枝,披其枝者傷其心;大其都者危其國,尊其臣者卑其主。
枝大於本,脛大於股,不折必披。
知進而不知退,久乘富貴,禍積為祟。
無報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也;有報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事未發而先聞,危也。
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塗。
盛飾入朝者不以利污義,砥厲名號者不以欲傷行。
去感忿之怨,立終身之名;棄忿悁之節,定累世之功。
規小節者不能成榮名,惡小恥者不能立大功。
智者不倍時而棄利,勇者不卻死而滅名,忠臣不先身而後君。
賞必加於有功,刑必斷於有罪。
反古者不可非,循禮者不足多。
君語及之,即危言;語不及之,即危行。
國有道,即順命;無道,即衡命。
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
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道不同不相為謀。
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
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
克己復禮,天下歸仁。
苟可以強國,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禮。
愚者暗於成事,知者見於未萌。
有高人之行者,固見非於世;有獨知之慮者,必見敖於民。
疑行無名,疑事無功。
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
慮不先定不可以應卒,兵不先辨不可以勝敵。
勇者不辟難,仁者不窮約,智者不失時,王者不絕世。
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
千金之裘,非一孤之腋也;台榭之榱,非一木之枝也;三代之際,非一士之智也。
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
輕慮者不可以治國,獨智者不可以存君。
聖人遷徙無常,就變而從時,見末而知本,觀指而睹歸。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
古之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去國,不潔其名。
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論行而結交者,立名之士也。
鑒於水者見面之容;鑒於人者知吉與凶。
欲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有。
人固不易知,知人亦未易。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騎衡,聖主不乘危而僥倖。
貴而為交者,為賤也;富而為交者,為貧也。
不知其君視其所使,不知其子視其所友。
不偏不黨,王道蕩蕩;不黨不偏,王道便便。
窮困不能辱身下志,非人也;富貴不能快意,非賢也。
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
大行不小謹,盛德不辭讓。
與富貴而屈於人,寧貧賤而輕世肆志。
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
外舉不隱仇,內舉不隱子。
尤而效之,罪有甚焉。
有高世之名,必有遺俗之累。
持滿者與天,定傾者與人,節事者以地。
循法之功,不足以高世;法古之學,不足以制今。
以書御者不盡馬之情,以古制今者不達事之變。
家貧則思良妻,國亂則思良相。
齊民與俗流,賢者以變俱。
非其地,樹之不生;非其意,教之不成。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君子相送以言,小人相送以財。
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己然之後。
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舉世混濁,清士乃見。
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馬不必騏驥,要之善走;士不必賢世,要之知道;女不必貴種,要之貞好。
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平,忘戰必危。
力行近乎仁,好問近乎智,知恥近乎勇。
興必慮衰,安必思危。
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
安危在出令,存亡在所任。
女無美惡,入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
不知而不疑,異於己而不非。
果可以利其國,不一其用;果可以便其事,不同其禮。
《史記》金句104條 http://bit.ly/30Uj4EP


土地公,又稱福德正神、土地伯、土地公伯、土地神、土地爺、社神、社公等,琉球稱為土帝君。
土地神乃中國民間信仰普遍的神明之一,主要流行於漢族地區,部分受漢文化影響的民族也有信仰。土地神屬於民間信仰中的地方保護神,是具有福德的善鬼神;在中國大陸,中華民國時期及之前,凡有漢人群居住的地方就有供奉土地神的情景。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祭祀土地神即祭祀大地,現代多屬於祈福、求財、保平安、保農業收成之意。土地神也是道教諸神中地位較低,也是與人民較親近的神祇。
臺灣民間信仰之中,玄壇真君與福德正神(土地公),是公司、商社的財神與守護神祇,習俗滲透至今,定正月初五玄壇真君巡遊人間之日為開工日;十二月十六尾牙日,即土地神年終的牙祭日,商家或機關在此日宴請員工。
土地神的起源
在新北市烘爐地南山福德宮-土地公塑像
香港大圍村的福德祠
土地伯公神位
「土」在上古時代與「天」被古人視作為神。象形文字描繪出古人所需要表達的事物,「土」字的由來或源自於古人膜拜的圖騰柱。經過社會的發展和歷史的演變,古人在「土」字邊加上了「礻」字旁,以「社」代表古人膜拜的神,後演變而成社神。
中國自古就有土地神的崇拜。《孝經》:「社者土地之王,土地廣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以為社而祀之,以報功也。」[1]《春秋公羊解詁》云:「社神者,土地之主也」;《通俗篇》則載:「今凡社神,俱呼土地。」《左傳.昭公二十九年》云:「社稷之神為上公。」杜預解釋之曰:「用幣於社,謂請教於上公。」《後漢書.方術傳》亦有社公之名。後世遂稱之為土地公。《春秋左氏傳》載,炎帝十一世孫句龍,因為平定九州有功,官居后土之職,並封為上公,他死後祀之為「社」,而成為土地公。所謂土地神就是社神,其起源是來是對大地的敬畏與感恩;說文解字:「社,地主爺」,顧名思義,社就是土地的主人,社稷就是對大地的祭祀,又有后土之說;《禮記》:「后土,社神也」;史記·封禪書:「湯以伐夏,祭告后土」,後漸由自然崇拜轉化為人格神;禮記祭法:「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以為社。」,此似為社神人格化之始。[2]祭拜土地神的日子稱為社日,分春社和秋社。
在一般民間的信仰中,神明多半會有明確的出身,但民間流傳的土地神的說法很多,眾說紛紜,多至不勝枚舉,此舉兩例。
一說為:周朝一位官吏張福德,生於周武王二年(公元前1134年)二月二日,自小聰穎至孝,三十六歲時官運來臨,在周成王24年(公元前1098年)榮任朝廷總稅官,為官廉正,勤政愛民,至周穆王三年(公元前1032年)辭世,享年一百零二歲。因在古時,人類喜留美髯,壽終3天容貌不變,宛如活人之相,眾人前往瞻仰,人皆稱奇。福德逝世之後,改由魏超接任統稅官,其人奸惡無常,愛財如命,因有權勢在身,橫行霸道,想起張福德生前為官廉正,百姓感其恩德,念念不忘。有一貧戶以四大石圍成石屋奉祀,不久由貧轉富,百姓咸信神恩保佑,乃合資建廟並塑金身膜拜,取其名而尊為「福德正神」,故生意人常祀之,以求生意發展。
另一說為:周朝時,一位上大夫的家僕張福德(或張明德),主人赴遠他地就官,留下家中幼女,張明德帶女尋父,途遇風雪,脫衣護主,因而凍死途中。臨終時,空中出現「南天門大仙福德正神」九字,蓋為忠僕之封號,上大夫念其忠誠,建廟奉祀,周武王感動之餘說:「似此之心可謂大夫也」,故土地公有戴宰相帽者。
民間信仰中,土地神是各地不同的,也是有任期限制的。甚至有德之人死後,可被上帝封為土地神。如蒲松齡《聊齋誌異》書中,就有一位溺死於河中的「王六郎」鬼魂,頗有慈愛之心,不忍以一位抱著嬰兒的婦女為替身,被玉皇上帝任命為山東招遠鄔鎮的土地神。
土地神的神格與職能
汕頭達濠下尾福德古廟
福德老爺、福德老爺夫人像
臺中市北屯區水景福隆宮配祀的福德正神。
一般來說土地神是基層的神明,專家學者認為土地公為地方行政神,保護鄉里安寧平靜。也有學者認為其屬於城隍之下,掌管鄉里死者的戶籍,是地府的行政神。若縣長為土地公加冠晉爵,代表加冕授階,戴上官帽後的福德正神,晉升到相當於(縣)城隍爺的位階。
故漢族許多地區的習俗,每個人出生都有「廟王土地」——即所屬的土地廟,類似於每個人的籍貫;人去世之後,道士做超度儀式(即做道場)時,都會去其所屬土地廟作祭祀活動。或者是新死之人的家屬,到土地神廟,稟告死者姓名生辰等資料,以求土地神為死者引路。閩南人、臺灣人認為,多數人病死時,渾渾噩噩,沒有黑白無常接引,所以前六日都不確定自己死了,還四處遊蕩,一心一意要回到自己的軀體,直到第六日的亥時過後,土地公出現向死者說:「你已經死了,我帶你回家一趟,看看家人之後,就要去見十殿閻君。」通常亡魂不會相信土地公說的話,土地公就會帶亡魂去洗手,亡魂一洗手,發現指甲全部變黑,並且脫落,儼然屍體的樣子,這才相信自己已經死了。此時土地公也會帶著亡魂回家,檢視家中的情況,或者帶到該位死者家中設置的道場上,聽僧道誦經念佛,然後,土地公會帶亡魂到所屬的城隍廟去報到,城隍爺初審,並註銷此人陽世的戶籍後,由牛頭馬面或黑白無常押送到地府去,面見第一殿秦廣王。
閩南人也認為,土地神可以保佑農業收成,也可以保佑生意人經商順利,旅客旅途平安,甚至還保護墳墓,不受邪魔的侵擾。土地神是功能性極強的神明。一般說法,土地神為地方之守護神祇,為鄉里之神,也有財神的性質。臺灣民間信仰之中,玄壇真君與福德正神(土地公),是公司、商社的財神與守護神祇,習俗滲透至今,定正月初五開工日(即玄壇真君巡遊人間之日),十二月十六尾牙日(即土地神年終牙祭日)。
土地公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O1aJdp

土地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土地公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小林福德正神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善於開創的不一定善於完成,開端好的不一定結局好
原文:
臣聞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昔伍子胥說聽於闔閭,而吳王遠跡至郢;夫差弗是也,賜之鴟夷而浮之江。吳王不寤先論之可以立功,故沈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見主之不同量,是以至於入江而不化。——《史記·樂毅列傳》
譯文:
我聽過這種說法,善於開創的不一定善於完成,開端好的不一定結局好。從前伍子胥的主張被吳王闔閭採納,吳王帶兵一直打到楚國郢都;吳王夫差不採納伍子胥的正確建議,卻賜給他馬革囊袋逼他自殺,把他的屍骨裝在袋子裡扔到江里漂流。吳王夫差不明白先前伍子胥的主張能夠建立功業,所以把伍子胥沉入江里而不後悔;伍子胥也不能預見君主的氣量、抱負各不相同,因此致使被沉入江里而死不瞑目。
樂毅:善作不必善成的名將(武廟七十二將系列)  http://bit.ly/3aIJ9eH
------------------------------------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
譯:賢能聖明的君主,功業建立而不廢馳,所以能被記載在《春秋》上;有遠見的賢士,有了名聲就不會毀棄,所以能被後人稱頌。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 譯:善於開創的不一定善於完成,開端好的不一定結局好。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