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諸神: 灶神卷 - 楊福泉 - Google 圖書


洹子孟姜壺又稱齊侯壺,有甲乙兩器,發現於清代中葉,現分藏於上海博物館與國家博物館
【名稱】:春秋洹子孟姜壺
【文物現狀】:洹子孟姜壺又稱齊侯壺,有甲乙兩器,發現於清代中葉,現分藏於上海博物館與國家博物館
【簡介】:
高22.1厘米、口徑13.4厘米
銅壺頸部內壁有銘文 142字,是齊侯為田洹子之父所作的祭器。銘文記述田洹子之父死後,齊侯請命於周王,為死者舉行多種典禮。
田洹子(桓子)即田(陳)無宇,娶齊侯之女孟姜為妻。齊國自齊桓公死後,內部發生紛爭,逐漸失卻霸主地位。至齊景公之世,政權下移於卿大夫,卿大夫之間的兼併鬥爭愈演愈烈。
鬥爭中,田(陳)無宇先後消滅欒氏、高氏,壯大了自己的勢力。公元前481年,田(陳)常殺齊簡公,從此田(陳)氏完全控制了齊國政權。


「洹子孟姜壺」銘文隱藏的歷史密碼,齊侯違制去親家服喪,為啥?
【名稱】洹(huán)子孟姜壺(也叫齊候壺)
【年代】春秋時期
【出土地】未知,原為民間舊藏
【收藏地】中國國家博物館
【文物價值】國家級珍貴文物
洹子孟姜壺很特殊,其實有一對,目前分別被收藏於上海博物館和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
收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這個洹子孟姜壺,頸部內壁有銘文19行共142字。據相關說法,銘文記敘了洹子孟姜家裡有喪事,齊侯自願服喪,但是有些不合當時的禮制,所以他派人到王都,通過管理禮制的大宗伯向周天子請示,得到許可。齊侯服喪,要求齊國民眾在服喪期間不許有娛樂活動。
圖:洹子孟姜壺銘文拓片
齊地原為東夷之地,姜太公封於齊以後,「因其俗,簡其禮」,大大簡化了周朝制定的君臣之禮,以適應東夷地區的習俗
所以,初看銘文似乎沒什麼,但是齊國是周初分封諸侯中地位最顯要的異姓大國,能讓這樣一個大國國君如此慎重,自願為其服喪,還要求全國不得有娛樂活動的這個死者到底是誰?洹子孟姜又是誰?19行銘文下又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洹子孟姜壺是齊候製作的,這點在文物界是毋庸置疑的。只是到底是哪位齊候,又是為誰做的呢?有考證說是齊景公為陳桓子的父親陳文子的喪事而做的。
「孟姜」中的「孟」是長的意思,「姜」是姓氏,孟姜是齊景公的長女,被嫁給了陳桓(洹)子。這樣看來,陳文子就是齊景公的親家了。只是國君親自為自己的親家服喪的這一超愈禮制的行為是因何故?我們不得不先從孟姜的丈夫陳桓子說起。
齊景公時,奸臣慶豐代崔氏專權,廣結仇怨,慶氏家臣王何等作亂欲殺慶豐為齊莊王報仇,正值陳桓子正與慶豐田獵,其父陳須無( 陳文子) 察覺將生事變,派人將陳桓子召回。陳桓子知道後,回來的路上破壞了渡船和橋樑,使得慶氏的勢力很快被清除。
昭公六年,陳桓子和鮑國聯合向齊惠公子孫欒氏、高氏進攻,打擊舊貴族的勢力,並領封邑高唐,此時田氏勢力進一步壯大。故《左傳》莊公二十二年說: 「陳之初亡也,陳桓子始大於齊。」杜預注:「昭八年,楚滅陳。」陳文子與陳桓子父子有助齊侯翦除內患的功績,成為齊侯的寵臣。陳文子喪,齊侯因而越禮制為之成服。
圖:齊國都城
對齊景公來說,此非孤例,文獻記載就有他欲為寵臣違禮厚葬的事情,如《晏子春秋》載梁丘據死後,景公宣稱:「據忠且愛我,我欲豐厚其葬,高大其壟。」
為陳文子喪,齊侯還命太子親赴王都而向周天子請示,足見對此事的重視。周天子以「期則爾期,余不其事」無奈作答,同意了景公的要求。這一事件,由於得到周天子的許可,必然在齊國引起不小的震動。田氏在齊國的威望更因此而提升。
不過類似這種越禮制的行為最有名的倒不只有這兩個,還有一個與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個人物有關。是誰呢?
「孟姜女哭長城」大概是幾代人小時候不可磨滅的記憶。但孟姜女的原型據說源自春秋時一個叫杞梁的人的妻子孟姜,而這個杞梁,有人說他就是洹子孟姜壺銘文上提到的田洹子,但不可考。有種說法似乎更普遍。
相傳,杞梁是杞國的國君,是原齊地「五候九伯」中的伯爵國,而他的妻子孟姜是齊莊公的女兒。有一年,丈人齊莊公要攻打莒國。作為女婿自然要來幫忙。齊莊公自然不客氣,要杞梁帶兵偷襲莒國。
杞梁欣然而往,照原定計劃偷襲莒國,不料被發現。而齊莊公沒有按照預先計劃同時行動,導致其孤軍作戰,勢單力薄。加上莒國城池堅固廣大,遂遭敗績,不幸戰死。
杞梁妻孟姜聞訊至莒迎喪於故里安葬。途中遇齊莊公車駕路祭,孟姜乃正色拒之曰:如果國君認為杞梁有罪就不應來路祭,如果國君認為杞梁有功,那就應當到杞梁的家中正式祭奠,哪能在路邊上就草草祭奠呢,這是不合禮法的。
圖:齊景公殉葬車馬坑
后庄公正如壺上所提到的,打破禮制,親自到自己的女婿家裡服喪,還真是了不得。不過,也難怪有人會把洹子孟姜壺銘文上提到的田洹子與杞梁畫上等號。
這種打破禮制的現象似乎是齊國君主的愛好。那這壺真是齊景公為其親家所做?另外還有一種說法。



主要題名:師酉簋(下)、叔朕簠(上左)、洹子孟姜壺(上右) 其他題名:師酉簋.叔朕簠.洹子孟姜壺
熱門:114
資料識別:
登錄號:186844 .
資料類型:
類型:食器、酒器
範圍:
收藏機構現存地點: ,,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簋)、上海-上海博物館(簠)、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壺) 現藏單位: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圖書館
主要題名:洹子孟姜壺 其他題名:齊侯罍
熱門:95
資料識別:
登錄號:188056-018 .
資料類型:
類型:酒器
孟姜是齐侯之女,
年纪不大过世了,生前曾许嫁天子,只是未曾行礼。
所以,丧事一起,齐侯便让太子请于宗伯,听命天子。
从走旁的那个齐字,就是丧服齐衰的齐,期就是丧服的期。
因为未行礼,所以虽然天子给了孟姜御妻的名分,但是他不参与服丧。
由于得了天子之命,所以虽然凶礼,但称为嘉命。
接下来,是行冥婚,参照婚礼纳徵。
无,已经定释为禖,可以读为周官的媒。
南宫子,可能是太后,也可能是正后。可能是拜姑。
最后的句读,逢用字,在其前逗开。
这对壶,称齐侯壶亦可,但似乎事情和他关系不大。称孟姜壶当然亦可,但非作器之人。
洹子孟姜,初称名,奉命成服,有谥。左传所见,似乎谥号和夫君,也可以毫无关系。
这个壶的断代,从铭文来看,是看不出来的。非得对号田桓子,那和铭文体例就对不上号。
这个铭文的意义和壶的断代早晚,关系极大。断早,意义更大,因为丧服和孔子的关系,主要是三年丧。
铭文显示,部分丧礼属于当年通行。那么三年丧,就是孔子重新赋予义理的重要部分。
斷晚,則是喪服一個具體例證。當然,從陳侯午簋來看,還是晚些為好。
從銘文和斷代來看,間接顯示春晚戰初,確實有復古的傾向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