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譯文】以寬闊的心來容納天下的物,以謙虛的心來接納天下的善,以平靜的心來議論天下的事,以深沉的心來觀察天下的理,以鎮定的心來應付天下的變化。

20200305-125118_U17275_M596526_8cee500030734_m2020-05-07_1518142020-05-07_151635

二樓台灣綠廳
牆上掛的就是
陳雲程先生的墨寶
總統府「台灣綠廳」(外賓會客室)壁面高懸一幅跌宕不羈的狂草作品,就是在二零零二年,出自當時九八高齡又一向淡泊名利的本土書法耆宿陳雲程之手。
摘自明代呂坤「呻吟語」一段文字的「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充分說明陳雲程的人品處世之道和藝術風華。
「台灣綠廳」不僅是總統接待外賓的重要場所之一,同時也是我國對外的文化、經濟、政治交流互動的袖珍舞台。設計概念係以古蹟為本,將二十世紀初的建築空間,在廿一世紀濃縮內化昇華成為融合了歷史、古蹟建築、工藝創作與藝術鑑賞價值,並與能具體展現出新時代「台灣文化、自然、人文與台灣生命力縮影」的新精神殿堂形象相呼應,讓各方貴賓置身於其中,體會台灣文化的本質與蘊涵的盎然生機。
陳雲程先生遺墨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
定其心應天下之變,聖人之道太和而已
 明代 呂坤「呻吟語」
中央社記者劉慶正/台北報導
一代墨神、書法家陳雲程7月30日中午11時40分,仙逝於台大醫院急診室,家人環侍在側,享年105歲。追思會預定於新曆8月15日上午,在中山南路濟南教會舉行。
家學淵源、書生門第的陳雲程,1906年出生在新竹,其父陳雨亭是前清秀才,開設私塾教授漢學外,並精通易學與堪輿術,熱心公益服務鄉民,日治時代受聘為竹南一堡第八區莊長,為人處事向以「一等人忠臣孝子;兩件事耕田讀書」為畢生座右銘。
陳雲程幼年追隨父親學習書法,在他6、7歲時,雨亭公為紮實其基礎,打造一枝鐵桿毛筆長約一尺、直徑4公分,重約4、5斤,每日清晨起床,即被要求拿鐵筆來練習寫字,從臨摹過程訓練腕力。
雨亭公並以「文、行、忠、信」為傳世家訓,陳雲程先生自小耳濡目染,培養出堅毅耿直淡泊名利真性情。
1915年(大正四年)進入新竹廳中港公學就讀,由於寫得一手漂亮書法,功課又好,頗受師長疼愛與鼓勵;並由日籍天野校長和松山老師保證陳家家世清白,公學畢業後考上了嘉義農校備取第一名。
當時繳不起學費,幸天野校長和松山老師向竹南信用組合社擔保借貸,使其就學之路得以不輟。在校三年均名列前矛,畢業時更以第二名優異成績獲得農校向臺灣總督府推薦,分發宜蘭郡壯圍庄役場,輔導茶業生產;隨後申調擔任竹南農業事業顧問等職。
1926年(昭和元年)隻身前往日本東京繼續深造,由於無大學文憑,陳雲程以校外生身分在早稻田大學經濟科學習2年。求學期間,對於書法興趣遲遲未能忘情,遂求教於日本名書法家丹羽海鶴,可是丹羽海鶴年紀老邁,由其弟子田代秋鶴代為指導,經過數月努力不懈,他取得日本文部省檢定通過書道教師的初試資格。
1928年自日返臺,於臺灣總督府專賣局擔任指導員;自1928年至1943年因工作表現優越,得升任為台北菸草廠主任。
1947年228事件爆發期間,陳雲程同其他臺灣民眾生活在恐佈與血腥之中,在一次意外事件中幸運逃過機槍掃射,毅然決然放棄現職,退隱山林。
局勢緩和後,他因「棄職潛逃」遭當局革職,失業期間回到竹南種田養雞。時任師範大學美術系系主住廖繼春老師聘請他至師大服務,卻無法取得教職。
由於陳雲程精通英、日、國、台語,轉任師大總務處、圖書館,也因人事資料背景不佳,升遷之路屢受阻礙,直至1971年滿65歲退休。並每日勤於臨池字帖,過著儉樸生活,鑽研書法,尤於行草筆法不但已達顛峰,更是於國內書法堪稱一絕。
70歲以前的行草書,深受鳴鶴影響;75歲以後,更將日本片假名的連體字以及于右任先生標準草書之寫法加以融和,于先生曾對其書法評語「觀其為文,不隨時趣,與之定事大有古風」。
90歲到95歲是登峰造極時期,書法融入二王、孫過庭、于右任、日本書道、片假名和劍道精神所展現之風起狂雲,墨色幾近烏鐵,並在不斷筆耕中,不倦「求變」,可稱老筆妙入神。
人稱「雲老」的陳雲程,一生歷經三皇六總統,三皇:明治、大正、昭和,六總統: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
2002年(98歲)書寫觀天下作品,懸置在總統府「臺灣綠廳」會客室;2004年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百歲書法展;2005年扁宋記者會中所展現的「真誠」書法,即出自其手。
他常言:「書是智慧的寶庫,人不讀書講話,就流於俗氣;當官的人不看書,行事作風沒準。」
生前留下一幅對聯「臺灣春秋遠、文化傳承長 二二八紀念日陳雲程書」,真誠傳達對臺灣的關心。
世紀行旅,雲老仙遊駕返道山,文化薪傳,由台灣後生接棒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 (2009.09.06台灣總統府) - 若淵的案頭山水 - udn部落格 https://bit.ly/3fqfyZP


書法家陳雲程104歲肺炎病逝。(記者陳奕全攝)
2009-07-31 06:00:00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曾為總統府會客室台灣綠廳揮毫寫字的書法家陳雲程,昨上午因肺炎病逝台大醫院,享壽104歲,家屬將於8月15日,假濟南基督長老教會舉行告別式。
陳雲程出生自新竹一個筆墨書香傳家的家庭,其父為訓練陳雲程寫字的腕力,打造一枝鐵桿的毛筆讓他每天早起習字。21歲時赴日讀書,在東瀛丹羽海鶴書塾接受了更嚴格的書藝訓練,返台後在台師大任職,並於退休後創立「大同書院」,希望國人都能不分種族、不分國度,一起研習與探求書法之美。陳雲程兼善楷、行、草書,尤以草書最好,結合了二王、于右任及日本書道之長。
陳雲程女兒陳文子表示,今年春節後,陳雲程身體較差,但大抵還能進食、與好友或學生聊天,5月時還曾一時興起,隨意寫了兩行字送給朋友,應是最後墨寶。
書法大師陳雲程 104歲辭世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s://bit.ly/2yDvzee

22 (1)


見證台灣百年書法發展
人瑞書藝名家陳雲程傳記出版
自由新聞網-生活藝文 https://bit.ly/3bd9jW3
走過百年歲月,陳雲程可謂「歲老書彌健」。 (文建會/提供)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
  文建會「家庭美術館」系列叢書,新出版了百歲書藝名家陳雲程傳記。書法傳入日本,發展成日本文字獨特美感的「書道」;百年來的台灣社會,書法隨漢人移民漂洋過海而來,這之間,先加入日本殖民統治五十年帶來的日本文化,再加入國民政府帶來的中土文化,兩相衝突與融合。今年百歲高齡的陳雲程,正好見證台灣這一段書法發展歷程。
 一九○六年出生於新竹的陳雲程,來自一個筆墨書香傳家的家庭,其父親陳雨亭考上秀才之後,留在新竹開設私塾教書,陳雲程則在還沒上公學校之前,隨著父親於學堂中讀書、練書法。為了練就陳雲程寫字時的腕力,打造一枝鐵桿的毛筆,陳雲程每天一早起床,就拿起鐵筆練字。
 進入公學校之後,接觸到日語,也以毛筆直接書寫語文,並於二十一歲時赴日讀書,在東瀛丹羽海鶴書塾接受了另一種嚴格的書藝訓練,當時的同學,如鈴木翠軒、藤原鶴來等人,都成後來日本書壇好手。回台後,陳雲程於總督府專賣局任職,另一方面則在千字文上下功夫,更加穩定楷書的基礎,林玉山等人成立讀書會後,陳雲程偶爾也參加其聚會。
 國民政府來台後,陳雲程輾轉進入師範大學工作,並結識了于右任,也成為陳雲程最敬佩的人。一九七○年以後,隨著大型書法交流活動逐漸由政府機構主導,台籍書家活動逐漸在體制內消失。有感於此,陳雲程由師大退休後,創立了「大同書院」,還集印大同書院法帖三冊,希望國人都能不分種族、不分國度,一起研習與探求書法之美。走過近一百年歲月,陳雲程可謂「歲老書彌健」。
 二○○二年春天,劉其偉、陳庭詩等人相繼去世,陳水扁總統驚覺大師凋零,便於當年九月總統府內部重新整修後,邀請陳雲程為「台灣綠廳」書寫巨幅書法,陳雲程以九八高齡書寫狂草,使空間氣氛靈韻生動。漢和文化相融的書跡、因地而生的特殊面目,雖是陳雲程的個人特色,也是一位台灣書法百年的見證者,使家庭美術館出版的陳雲程傳記別具意義。
自由新聞網-生活藝文 https://bit.ly/3bd9jW3

45-0601


慶祥 陳 saved to 于右任
《呻吟語》 鉛筆臨摹 于右任書法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呂坤此書有不少修身治國的精闢言論,

《呻吟語》 鉛筆臨摹 于右任書法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呂坤此書有不少修身治國的精闢言論,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虛其心,納天下之善
平其心,論天下之事
潛其心,觀天下之理
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能謀一善之地而不倒者,方為至智
所謂「相由心生」、「萬法唯心造」,一切事物的源頭都在心。
劉伯溫:「夫大丈夫能左右天下者,必能左右自己。曰: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勢;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2020-05-07_153634


郭正亮觀點:山雨欲來的兩岸軍事壓力測試-風傳媒

近日網路流傳有總統與外賓於總統府綠廳合照時,背後懸掛的字畫為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長征」詩文一事(如圖一),總統府今日表示,經查證這是一張經後製造假的圖片。(圖由總統府提供)
2019-09-30 14:59
〔記者蘇永耀/台北報導〕總統府今日表示,近日網路流傳有總統與外賓於總統府綠廳合照時,背後懸掛的字畫為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長征」詩文一事(如圖一),經查證這是一張經後製造假的圖片,偽造者將原照片中(如圖二)我國書法家陳雲程先生作品竄改為毛澤東詩文,意圖讓各界誤認政府會收藏類似書畫,實際上總統府僅典藏具重要文化、歷史價值之我國、外賓借展或致贈作品,敬請各界鑒察,勿以訛傳訛。
總統府也說明,原照片中背景所懸掛之書法作品,為本土書法耆宿陳雲程之手筆,其文字乃摘自明代呂坤「呻吟語」:「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總統府掛毛澤東長征詩文? 偽造圖片啦!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tinyurl.com/yxcwnmdv



------------------------
【 呻吟語 】  http://bit.ly/2oxtECO
【原文】
一念收斂,則萬善來同;一念放恣,則百邪乘釁。
【譯文】
收斂一個欲念,就會帶來眾多善行;放縱一個欲念,各種邪惡就會趁虛而入。
【原文】
人子之事親也,事心為上,事身次之,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
【譯文】
作為子女侍奉父母,重要的是關懷父母的心意,其次是照料父母的身體。
最不好的是雖然照料父母的身體但并不體諒其心意,更壞的是只講空話而沒有照料父母的行為。
【原文】
人心喜則志意暢達,飲食多進而不傷,血氣沖和而不郁,自然無病而體充身健,安得不壽?
故孝子之於親也,終日乾乾,惟恐有一毫不快事到父母心頭。自家既不惹起,外觸又極防閑,無論貧富、貴賤、常變、順逆,只是以悅親為主。蓋『悅』之一字,乃事親第一傳心口訣也。
即不幸而親有過,亦須在悅字上用工夫,幾諫積誠,耐煩留意,委曲方略,自有回天妙用。
若直諍以甚其過,暴棄以增其怒,不悅莫大焉,故曰不順乎天不可以為子。
【譯文】
人心里高興,情緒就暢快,食欲也因此增加而又不至於傷身,血氣能通和而不會抑郁,身體健康而不會生病,怎?會不長壽呢?
所以孝子對於雙親要時刻加以注意,怕有絲毫不快之事煩擾父母。自己不觸犯雙親,又預防外界影響,無論貧富、貴賤及變動之時、逆順之境,都應令雙親歡喜為第一。使父母歡喜,是侍奉他們的第一秘訣。
即使父母有些過失,也應該在『悅』字上下功夫,在令他們歡喜的前提下想辦法。誠摯勸諫,不厭其煩,認真留意,委婉策略,自有奇妙的效果。
倘若直言其過而增加過失,脾氣暴躁而使其惱怒,就會使之受到極大的傷害。
因此可以說,不順從雙親,就算不上是好子女。
【原文】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譯文】
放寬心胸,容納天下事物;謙虛謹慎,接受天下仁善;平心靜氣,分析天下事情;潛心鉆研,縱觀天下事理;堅定信念,應付天下變化。
【原文】
己無才而不讓能,甚則害之;己為惡而惡人之為善,甚則誣之;己貧賤而惡人之富貴,甚則傾之。
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譯文】
自己沒有才能又不肯讓賢,甚至對人進行迫害;自己做惡卻怨恨他人行善,甚至對人進行誣陷;自己貧賤而眼紅別人富貴,甚至對人進行傾詐。
這三種妒忌,是人的極大恥辱。
【原文】
攻我之過者,未必皆無過之人也。苛求無過之人攻我,則終身不得聞過矣。
我當感其攻我之益而已,彼有過無過何暇計哉!
【譯文】
指責自己過失的人,未必都是沒有過失的人。如果苛刻地要求沒有過失的人才能指責自己,那?恐怕一生也不會聽到對自己的指責了。
應當感到別人指責自己是對自己有益的,哪有時間計較對方有沒有過錯呢!
【原文】
責善要看其人何如,其人可責以善,又當自盡長善救失之道。
無指摘其所忌,無盡數其所失,無對人,無峭直,無長言,無累言,犯此六戒,雖忠告,非善道矣。
其不見聽,我亦且有過焉,何以責人?
【譯文】
勸人為善也要看那個人的情況如何,如果那個人可以相勸,則以善言相勸,相勸時也要注意采取適當的方法。
不要揭人短處,不要盡數過失,不要發生口角,不要過於直率,不要講得太深,不要羅嗦嘮叨。如果違反上述六條,即使是肺腑之言,也不是勸人為善的方法。
對方不接受你的勸告,說明自己也有過錯,這樣又怎能責勸別人呢?
【原文】
處毀譽要有識有量。今之學者,盡有向上底,見世所譽而趨之,見世所毀而避之,只是識不定;聞譽我而喜,聞毀我而怒,只是量不廣。真善惡在我,毀譽於我無分毫相干。
【譯文】
對待詆毀和贊譽,應有自己的見識和度量。
今天的學者,有的是向上的,見到世上的榮譽就趨附,見到世上的詆毀就躲避,這是因為沒有堅定的見識;聽到他人贊譽就高興,聽到他人詆毀就憤怒,這是因為度量太小。
其實真正的仁善與邪惡全在自己,他人的詆毀贊譽與自己毫不相干。
【原文】
責人要含蓄,忌太盡;要委婉,忌太直;要疑似,忌太真。
今子弟受父兄之責也,尚有所不堪,而況他人乎?
孔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此語不止全交,亦可養氣。
【譯文】
指責他人應該含蓄,切忌把人說得一無是處;應該委婉,不應過於直截了當;應該含糊,不應過於認真。
現在即便是父子兄弟之間的指責,還有不堪忍受的,更何況他人呢?
孔子說:『忠告應該善於說出,不可以時應該立刻停止。』
按照這句話去做,不僅可以保全朋友的交情,也可以培養自己的氣質。
http://bit.ly/2oxtECO
------------------
[唐]施肩吾撰,李竦編:《西山群仙會真記》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虛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論天下之事;
潛其心,觀天下之理;
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原文】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譯文】
放寬心胸,容納天下事物;謙虛謹慎,接受天下仁善;平心靜氣,分析天下事情;潛心鑽研,縱觀天下事理;堅定信念,應付天下變化。
-------------------------
大其心 容天下之物﹝篆﹞  虛其心 受天下之善﹝隸﹞   平其心 論天下之事﹝草﹞  潛其心  觀天下之勢﹝行﹞   定其心  應天下之變﹝楷﹞   http://bit.ly/2nLrpeO



20544046_1423123181104795_735897798128353454_o20645245_1429907200426393_5325313053216435245_o

于右任76歲時抄錄晚明呂坤的《呻吟語》,整件作品以行楷為主,有時夾雜草字,雖然字體不同,卻無衝突感,反而顯得自然融合,充分反映出大師對於字體的統整能力。
釋文:「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
#這個世界唯一不會變的事情就是變
****************************************
自然生姿態—于右任書法特展(北部院區)
【民國 于右任 行楷呂坤呻吟語】
書法賞析:
  書於76歲,抄錄晚明呂坤(1536-1618)《呻吟語》,贈予其孫建中。呂坤深感所處社會已病,希望藉《呻吟語》提出解藥,其中包含不少修身治國的精闢言論,今人亦頗能借鑒。全作以行楷為主,時而夾雜草字,雖然字體不同,卻無衝突感,反而顯得自然融合,反映書家對於字體的統整能力。儘管「其心」與「天下之」出現五次,其「筆筆皆活」的書寫觀完全克服了重複性的難題,反而形成同中有異的趣味變化。
(釋文: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定其心。應天下之變。呂新吾呻吟語。書付建中孫。右任。四十三年(1954)元月。)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