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遠級戰艦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5la3j56
定遠級戰艦是清廷委託德國普魯士伏爾鏗造船廠製造的7,000噸級的鐵甲艦[1]。定遠級鐵甲艦有兩艘,分別為定遠及鎮遠,二艦於1885年開始服役,成為清北洋水師的主力戰艦,而定遠則同時為艦隊旗艦。排水量7,000噸的定遠與姊妹船鎮遠是中國海軍史上唯有的兩艘戰列艦,裝甲厚12至14英寸(305~356毫米),主要武裝為2座305毫米(12英寸)口徑的雙聯主炮(共四門)。
定遠、鎮遠二艦不但是北洋艦隊的主力,服役時更是當時遠東最大型的軍艦,此記錄直至甲午戰爭之後日本富士號戰艦出現。兩艦為甲午戰爭初期的黃海海戰內日軍海軍集中打擊的對象,二艦中彈極多,但是因為其鐵甲堅固而只受一般破損,俱未失去戰鬥力。後來北洋水師退入威海衞以自保,定遠被突入港內的日軍魚雷艇擊中,被迫擱淺。最後被陸上由日軍佔領的炮台擊中後自沉。而鎮遠則因為觸礁受損,最後投降編入日本海軍。
建造經過
1874年爆發牡丹社事件,日本派兵登陸台灣企圖將之佔據,清兵以僅有之戰船赴台將之驅逐。事件引起清朝朝野的警惕,清政府於是決定每年撥出四百萬兩作為經費,加快建設海軍。大清海軍分為三洋,當中北洋艦隊由北洋大臣李鴻章主持,負責守衛京師,故此獲得優先集全力建造。北洋海軍最先向英國阿姆斯特朗(阿姆斯壯,Armstrong)購艦,1879年起先後購入六艘排水量400噸、配有一門11英寸口徑主炮的炮艦,即「鎮東」、「鎮西」、「鎮南」、「鎮北」、「鎮中」及「鎮邊」。這些炮艦為木船外包鋼殼,稱之為「蚊子船」;可作近岸防禦但不具遠洋作戰能力。之後李鴻章再向英國購入排水量為1,350噸,10英寸口徑主炮2門的無防護巡洋艦兩艘,即「超勇」及「揚威」,兩艦於1881年年中完工,並於年底駛回大清服役。
在「超勇」及「揚威」在建造的同時,李鴻章在1880年3月31日奏准購買兩艘鐵甲艦。同年中,派徐建寅、李鳳苞到英國及德國,考察海軍以及購艦。徐、李在德國參觀伏爾鏗造船廠及其製造的薩克森級鐵甲艦,與及克虜伯公司及其火炮。在英國,二人則參觀阿姆斯特朗及其最新之「英弗來息白」(不屈,HMS Inflexible)鐵甲艦。最後決定由位於德國斯德丁(Stettin,即現在波蘭的什切青)的伏爾鏗建造兩艘集薩克森級及英弗來息白(不屈)之長處的鐵甲艦,噸位、尺寸與薩克森級接近,艦上採用克虜伯火炮。鐵甲艦的設計及技術均為當時最先進的。其噸位亦是遠東第一,號稱「遠東第一艦」。
定遠級的裝甲布置類似英弗來息白(不屈)、薩克森級類似的設計,厚達12英寸的裝甲成堡式,集中在船身中部,保護機械、主炮及彈藥庫,而非分散在水線之上。司令塔位於兩座炮台的相接部,其上方是飛橋(露天指揮台)。炮塔樣式借鑑了薩克森級的露炮台樣式,用裝甲圍成炮台,炮台不動而火炮轉動,上部增加了炮罩,減輕了旋轉機構的負擔。炮台的布局借鑑了英弗來息白(不屈)的兩舷對角線的設計,使得每一座主炮擁有在一側舷從艦艏到艦艉180度的射界,向另一側船舷的發射範圍受到局限。主炮向艦艏或跨甲板射擊都可能殺傷己方人員,例如大東溝海戰時,總兵劉步蟾令定遠主炮向艦艏射擊,就使飛橋上的提督丁汝昌等人受傷[2][3];馬吉芬率人往前甲板救火,他身邊的人也因鎮遠右舷的主砲向左舷射擊而死。[4][5]由於司令塔位於2座主炮塔之間,大東溝海戰中許多砲彈擊中司令塔後,碎片反彈到露炮台,砲手的傷亡有2/3來自這種彈雨。[6]:603-604
關於炮罩的防護效果,豐島海戰時,日軍一枚使用彈底引信的砲彈擊中濟遠艦艦尾的炮罩,結果彈頭穿出炮罩,而彈身在炮罩內爆炸變成許多彈片,殺死七人,傷十四人,所有在炮罩內的人無一倖免。如果移除炮罩,該彈不會造成如此大的傷亡。馬吉芬認為,除非炮罩厚到足以抵禦穿甲彈,不然寧可不要炮罩。[6]:587,629大東溝海戰時,日軍一枚10吋砲彈擊中鎮遠艦6吋的副炮,在炮罩內爆炸,碎片紛飛。如果官兵不是因為該砲故障而已經離開,將無一倖免。[6]:603
1881年1月8日第一艘鐵甲艦正式簽署合約,1881年5月23日又定造了第二艘鐵甲艦,每艦造價為620萬馬克。清政府吸收之前經驗,派劉步蟾、魏瀚等熟識海軍者到德國船廠監工。兩艘戰艦由李鴻章親自名為「定遠」、「鎮遠」。同年12月22日,「定遠」號下水,次年鎮遠下水。定遠與鎮遠先後在1883年5月和1884年3月完工。定遠及鎮遠本應在1884年完工交貨。但1883年年底中法戰爭爆發,德國作為中立國,據國際慣例暫停交貨。1885年中法簽訂和約,德國方才於7月履約付貨。定遠及鎮遠由德國水兵駕駛,懸掛德國商船旗,經蘇彝士運河、新加坡、香港,於10月抵達天津大沽。10月29日,定遠升起龍旗,正式成為大清海軍艦隻、北洋艦隊旗艦。
武備裝甲
武裝:
4 門 305 毫米(12 英寸)/ 25 倍口徑主炮,位於兩座水壓動力露炮台內;
2 門 150 毫米(5.9英寸)/ 35 倍口徑副炮,首尾各一門;
8 門 37 毫米口徑轉管式機炮;
2 門 57 毫米口徑速射炮,2 門 47 毫米口徑速射炮,3 支 14 英寸口徑魚雷發射管;
另搭載三艘魚雷艇。
裝甲:
主炮露炮台:14 英寸;
舷側:上裝甲 14 英寸,下裝甲 12 英寸;
司令塔:8英寸;
甲板:不詳。
裝甲總重 1,461 噸。
服役紀錄
定遠、鎮遠在北洋艦隊成軍後曾作為旗艦出訪鄰國。1886年7月,定遠及鎮遠等六艦出訪朝鮮元山。8月,先後到訪俄國海參崴,日本東京及長崎。定遠及鎮遠兩艘當時遠東最大及最先進的戰艦到日本,一度引起日本朝野的震撼,日本為對付中國的這兩艘鐵甲艦,發行海軍公債制定了海軍擴張計劃。據說東鄉平八郎於北洋艦隊第二次訪問日本上定遠號參觀後,發現清兵在主炮上晾褲[7]。13及15日,大清海軍放假上岸水兵因購物和嫖妓等事與日本人發生衝突,多名水兵及日人死傷。史稱長崎事件。這一事件後來通過外交途徑得到了解決。
甲午戰爭
甲午戰爭前停泊於旅順船塢中的鎮遠艦
被魚雷艦擊中,後自爆彈藥艙的定遠艦
1894年,定遠號作為北洋艦隊旗艦,帶領十多艘戰艦參加9月17日與日本聯合艦隊在黃海上的遭遇決戰。當日下午12時50分,由定遠先向日艦開炮。定遠的管帶(艦長)為劉步蟾,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亦在艦上。在大東溝海戰中定遠艦開炮時,洋員馬吉芬回憶曾和丁汝昌一同站在炮口附近突遇冷不防開炮,被炮風震倒,但在翻譯時被隨意翻成了"與此橋齊飛",長期地造成了定遠的飛橋腐朽不堪的錯誤說法。丁汝昌身負重傷,旗艦亦不能掛旗指揮各艦。戰事一直由中午持續至下午5時,期間定遠、鎮遠一直堅持作戰,是戰鬥的主力;曾以主炮擊中日本旗艦松島號(一說為定遠所擊中,另一說為鎮遠所擊中),引發其堆積的彈藥發生大爆炸,起火退出戰鬥。定遠中彈多達159發,艦上17人死38人受傷,前甲板更曾發生大火。鎮遠中彈更多達220發,艦上13人死28人受傷。但二艦因其裝甲堅厚,並無致命損傷,一路亦未失作戰能力。不過由於定遠及鎮遠二艦火炮射速太低(原本用作更換速射炮的經費受到皇室皇帝大婚、皇太后壽辰修建頤和園的影響而被擱置[7]),彈藥亦不足;在下午戰事完結時,鎮遠主炮炮彈只餘25發,副炮更全部打完(而且剩餘的砲彈中全為訓練用實心彈[8]),在戰事中未有發揮更大的威力。而黃海戰役亦以北洋水師損失五艘軍艦、日方五艦受傷而結束。
黃海戰役後,北洋艦隊退入威海衞不再輕出。11月14日,鎮遠在進入海港時艦底觸礁,以木料作緊急修護。由於清軍的船塢所在的旅順已被日軍佔領,無法修復出海再戰,北洋艦隊實力大減。管帶林泰曾在觸礁後次日引咎自盡,鎮遠由原幫帶楊用霖接任。
1895年2月4日,日軍魚雷艇偷襲威海衞,以魚雷擊中定遠左舷。清軍將定遠移至淺灘擱淺,當作炮台使用。2月9日,陸上之日軍佔領威海衞附近的清軍炮台,以岸炮擊傷定遠。10日,管帶劉步蟾下令炸毀定遠號以免資敵。定遠號沉沒後劉步蟾亦自殺。鎮遠與北洋艦隊其他殘餘艦隻投降。
定遠級戰艦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tinyurl.com/y5la3j56


清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 沉船遺址找到了! 列印
 分享清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 沉船遺址找到了!到Facebook 分享清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 沉船遺址找到了!
被魚雷擊中後,引爆彈藥艙的自沉「定遠艦」。(圖擷自Wiki)清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 沉船遺址找到了!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tinyurl.com/y3z2r7ft
2019-09-03 11:1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在甲午戰爭中不敵日軍,被迫自沉的清朝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在沉沒124年後,近日在山東劉公島海域發現。
綜合中國媒體報導,昨(2日)山東威海劉公島舉行會議,專家在會中表示,經2個月水下考古調查,已基本確認清朝北洋海軍旗艦「定遠號」的沉沒位置,並從水中撈出約150餘件艦上遺物;專家指出,依據文獻紀載以及儀器探測,鎖定「定遠號」沉沒區域,「定遠號」遭厚達3公尺的泥砂掩埋,在進行抽沙作業後,逐步發現包含砲台與彈藥艙等艦體殘骸。
 「定遠艦」水下殘骸。(圖擷自微博「新華觀點」)
「定遠號」為清廷向德國訂購的鐵甲戰艦之一,與姊妹艦「鎮遠號」於1885年10月服役,「定遠號」也是北洋水師的旗艦,曾多次出訪,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北洋水師與日本聯合艦隊爆發黃海海戰,「定遠號」中彈達159發,但仍可航行作戰,此役北洋水師5艘軍艦被擊沉,日軍取得黃海制海權。
北洋水師退守威海衛,「定遠號」遭日軍魚雷艇擊中左舷,被迫擱淺充當砲台使用,為避免被日軍俘虜,「定遠號」管帶(艦長)劉步蟾下令炸艦自沉,其隨後也自盡,「定遠號」的部分殘骸,被日本人小野龍介打撈上岸,在福岡太宰府建造了一座名為「定遠館」的別墅。


大清最潮軍隊-1900年代的兩張海軍軍人的照片/北洋水師+北洋海軍/日本完美艦隊驅逐艦-驅逐艦「島風」,「島風」曾創下時速40.9節的記錄(換算時速約72公里),創下日本海軍除魚雷艇外的大型艦最快航速,至今仍未被打破。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http://tinyurl.com/y3fsjux6


劉步蟾(1852年-1895年2月10日),字子香,福建侯官(今福州市區)人。劉步蟾是中國清朝時北洋水師高級將領,為旗艦定遠之管帶(艦長),官至右翼總兵,記名提督。甲午戰爭後期日軍迫近北洋水師最後防地威海,劉步蟾下令炸沉定遠號旗艦,然後服鴉片自殺。[1]
幼年及教育
劉步蟾上艦實習的敏諾圖號
劉步蟾上艦實習的雷利號
劉步蟾1852年生於福州,自幼喪父,由其母撫育長大。1867年考入由沈葆楨興辦之福州船政學堂,入後學堂習駕駛。1871年,上訓練艦建威號實習,駛經廈門、香港、新加坡、渤海灣等地。1872年,以後學堂首屆第一名畢業。1875年任訓練艦建威管帶。1877年清廷選派中國第一屆留英海軍學生十二人,因外國學生進入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就讀須先通過入學試,劉步蟾等三人沒有參加考試不能入學,另三人沒有通過入學試,僅六人通過入學考試並從格林威治學院畢業。他在英國皇家海軍兩艦上實習,一艘是已被取代的舷砲型鐵甲艦敏諾圖號,它是海峽艦隊旗艦,他任見習大副,另一艘是層次更低的鐵殼無裝甲巡航艦雷利號。見習是只能看,不准動手。1878年回中國,任北洋水師Epsilon級砲艇鎮北號管帶。[2]:85[3][4]
北洋水師
1881年,李鴻章決定在德國購買兩艘鐵甲艦(即定遠及鎮遠),命劉步蟾前往船廠監造、驗收,協助駕艦回國1885年劉步蟾隨定遠號回到中國,被任為定遠管帶,官階為副將。1888年,北洋水師正式成立,劉步蟾參與起草水師章程,並被任為水師「右翼總兵」,官階一品。李鴻章向朝廷密奏中,指劉步蟾「才可大用」。
1890年,北洋水師訪問香港,提督丁汝昌因事離艦。劉步蟾除下提督旗,改懸總兵旗。引起艦隊英籍總監督琅威理上校(William Lang)不服,琅威理認為他身為丁汝昌副手,理應保留提督旗,步蟾不理會。琅威理向李鴻章投訴,李卻支持劉步蟾,琅威理一怒辭職,返回英國。
1894年甲午戰爭前,劉步蟾多番向李鴻章陳述日本正大力發展海軍,提出北洋水師必須按年添置新艦以制日。無奈李鴻章在當時的現實政治下亦無法再為北洋水師添船炮。至甲午戰爭爆發,9月17日,北洋水師與日本聯合艦隊在黃海發生遭遇戰,即黃海海戰。
黃海海戰
劉步蟾指揮作為中國海軍主力的定遠號與日艦作戰,戰事由中午至下午,定遠中彈極多。而提督丁汝昌在戰事初即身受重傷,艦隊實質由劉步蟾指揮。劉步蟾在戰事中因作戰英勇,立誓「苟喪艦,將自裁」,不稍退避1,海戰後被昇為記名提督,並代理受傷之丁汝昌為水師提督
1895年2月4日,日軍魚雷艇突襲威海衞,定遠受損入水,被迫擱淺作炮台,繼續射擊防衛,先後擊退了日軍數次進攻。2月9日,日本陸軍佔領地上岸炮,擊傷定遠。劉步蟾以劉公島即將陷落,為免定遠落入敵手,將定遠炸沉。當天晚上,劉步蟾吞食鴉片自殺殉國。獲清政府以提督陣亡例撫恤。
評價
二十世紀中的歷史書曾對劉步蟾於黃海戰役中的表現多有貶損。此等評價可能多出於當時定遠號上一名英員戴樂爾(William Tyler)在戰後三十年出版的回憶錄《我在中國海軍三十年(1889-1920)︰戴樂爾回憶錄》中對劉步蟾的評價[5][6]。戴樂爾為泰晤士航海訓練學院(東鄉平八郎即畢業於此)的畢業生(1881-1883年就讀)受過正統海事教育,航海本領高超,曾乘風帆沿極險惡的咆哮40度水道自南非南端抵南美南端,來華前曾在多艘英艦上服役,包含鐵甲艦「破壞」(Devastation, 9,387噸,1873年)號、二等巡洋艦「利安達」(Leander, 4,300噸,1885年)號、裝甲巡洋艦;「專橫」(Imperieuse, 8,400噸,1886年)號等名艦,在專業學經歷上遠非劉步蟾能及。戴樂爾進入北洋水師後上定遠號不久即爆發黃海海戰,海戰時曾擔任「定遠」艦副管駕,戰後戴樂爾與阿璧成、馬吉芬等外員均著以水師游擊用。


日本福岡 定遠館懷古 - 世界新聞網 http://tinyurl.com/y585dmlr


定远馆_百度百科 http://tinyurl.com/y3uat6f8


----------------------------
日本「定遠館」傳常見清朝水兵魂靈遊蕩
【大紀元2014年07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岳青報導)定遠艦是一艘7000噸裝甲艦,長期擔任中國清朝政府的北洋水師旗艦,後在與日本海戰中擱淺、炸毀。1896年3月日本人小野隆助出資買下威海衛港中定遠艦殘骸,並用定遠艦上的材料,在日本建造了一座「定遠館」。相傳,曾有人住宿定遠館,半夜裡卻隱約看到走動的北洋官兵人影。
定遠艦長期擔任中國清朝政府的北洋水師旗艦。(網頁截圖)
傳定遠館有清朝水兵鬼魂
據大陸媒體日前報導,定遠館是位於日本福岡縣太宰府市的太宰府天滿宮境內的建築物,並使用中國清朝北洋艦隊的旗艦「定遠號」的部件所建。
日本艦船模型學會理事秋山紅葉在1961年發表的《定遠館始末記》記錄稱,「定遠館」落成後,有人到那裏住宿,半夜裡卻隱約看到走動的人影,都穿著中國水兵制服;有盜賊進到裡面時,聽到一個聲音威嚴地責問「稅」,恰似中國膠東話裡「誰」的發音。傳說當地神官夜裡去「定遠館」中取東西,也曾與穿中國水兵制服的人相撞,當場嚇得發瘋。
定遠館是使用中國清朝北洋艦隊的旗艦「定遠號」的部件所建。(網頁截圖)
日本人建造定遠館
文中說,甲午戰爭結束後,日本香川縣知事小野隆助於1896年3月,出資買下威海衛港中定遠艦殘骸,並僱用潛水員拆卸定遠艦上的材料,在自己家鄉太宰府建造了一座「定遠館」。
定遠艦護欄上精美的海獸。(網頁截圖)
如今「定遠館」依然留存於日本福岡,已成為一座玩具倉庫和停車場。在這座建築中,到處可看到當年那艘巨艦的影子——柚木甲板變成房屋地板,佈滿籐壺的船底變成精美的護壁,別墅大門乾脆就是兩塊佈滿彈痕的裝甲板。
定遠艦擔任北洋水師旗艦
定遠艦是中國清朝政府從德國伏爾鏗船廠訂造的7000噸級裝甲艦,1885年編入北洋水師,長期擔任北洋水師旗艦。
1894年9月大東溝海戰中,該艦官兵在戰鬥中表現英勇,日艦隊不得不率先撤離。1895年2月5日凌晨,定遠艦在威海衛遭日軍魚雷艇襲擊重傷擱淺。11日,管帶劉步蟾自盡並部署水兵炸毀定遠艦以免資敵。
劉步蟾是中國清朝時北洋水師高級將領,為旗艦定遠之管帶(艦長),官至右翼總兵,記名提督。1895年2月,劉步蟾炸毀定遠艦以免資敵,然後服鴉片自殺。(維基百科)
劉步蟾是中國清朝時北洋水師高級將領,為旗艦定遠之管帶(艦長),官至右翼總兵,記名提督。1895年2月,劉步蟾炸毀定遠艦以免資敵,然後服鴉片自殺。(維基百科)
北洋水師的艦隊主力是被稱作「八大遠」的八艘大中型戰艦:裝甲艦「定遠」、「鎮遠」,裝甲巡洋艦「來遠」、「經遠」、「平遠」,穹甲巡洋艦「致遠」、「靖遠」、「濟遠」。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