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三國、魏晉、南北朝--公元前3世紀至6世紀
漢代【見日之光天下大明】草葉紋鏡

這種銅鏡在光線的照射下,能夠在反射光中呈現出背面紋飾,看上去光線好像是穿透了金屬的鏡體,從鏡子背面反射出來一樣,所以從唐代開始,「透光鏡」的稱呼就流傳了下來。遺憾的是透光鏡的製作方法自宋代以後就失傳了,因此給後人留下了一個難解的謎團,這種「透光」的銅鏡令人著迷,被外國人稱為魔鏡。




青銅鏡-魔鏡國寶/漢代【見日之光天下大明】草葉紋鏡/透光鏡-以陽光照射,或者平行光照射後,反射投影到牆壁,牆壁上的光斑中就會奇蹟般地顯現出銅鏡背面的圖案、銘文,好像光線透過了銅鏡,把背面圖案、銘文映在牆壁上。所以又被稱為透光鏡。又因在銅鏡背面有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所以該鏡被命名為「見日之光」透光鏡。古人將這種具有幻術般效應的「透光鏡」視為神物。然而遺憾的是,透光鏡在1000多年前的宋代就失傳了  http://tinyurl.com/y4hgtz5w

銅鏡銘文/長毋相忘貴樂未央/書法銘文,諸如,“見日之光,天下大明”、“見日之光,長樂未央”、“見日之光,長勿相忘”等/在漢鏡中銘文的刻字,篆書仍佔有重要地位。但是,與隸書同時產生的八分字,在銘文中更為突出。這是值得注意的。為什麼隸書體字未入銘文?就像形之美韻而言,小篆不及大篆,隸書又不及小篆。銅鏡作為追求美韻的藝術品,其銘文在篆書之外,不取隸書而取八分書,其原因可能就在於,八分書在審美的表現上高於隸書而又能適合時代的需要。所謂八分書,是指保留小篆之八分,從而保留有傳統的審美韻味。這樣,八分書與篆書在一起 http://tinyurl.com/y4m26ro4

銅鏡-相思文化/西漢蟠龍草葉銘文鏡銘文:“不日可會,而日可思,美人而去,何時幸來”西漢四乳銘文鏡銘文:“常樂未央,長毋相忘。”為西漢早期銘文鏡上最普遍、數量最多的銘文-戰亂甫定,百廢待興,差役、徭役難免嚴重;又兼文景之時諸王內亂,交相征伐;漢武用兵南越,北擊匈奴,開拓疆土,大量青壯男子被迫拋妻棄子,隨軍從征、戍守邊疆,漢樂府詩所謂“十五從軍徵,八十始得歸”之句,在這樣的背景下怨別離、重相思的風氣流行,各種文物上頻現的“長相思”、“長毋相忘”字樣正是這種相思文化  http://tinyurl.com/y5htjz9o


西漢千年國寶見日之光背後玄機近期揭秘,其實清代科學家早就看透
2017-12-27 由 奇趣探索 發表于文化
銅鏡在過去是一種很常見的青銅器,古人以極高的智慧和高超的技術,將最初的只能隱約照出人影的銅鏡變得光影可鑑,變成民間愛美之人案頭常見的生活器具。但是今天我們說的這種罕見的西漢銅鏡,卻因其獨特和稀少被奉為國寶。
西漢「見日之光」銅鏡
這就是在兩千多年前的西漢古墓出土的「見日之光」銅鏡。它直徑7.4厘米,凈重約50克。這件銅鏡外表與普通銅鏡無異。但若以陽光照射,或者平行光照射後,反射投影到牆壁,牆壁上的光斑中就會奇蹟般地顯現出銅鏡背面的圖案、銘文,好像光線透過了銅鏡,把背面圖案、銘文映在牆壁上。所以又被稱為透光鏡。又因在銅鏡背面有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所以該鏡被命名為「見日之光」透光鏡。
古人將這種具有幻術般效應的「透光鏡」視為神物。然而遺憾的是,透光鏡在1000多年前的宋代就失傳了。這枚出土的銅鏡現在作為國寶存放在上海博物館。不過現在因為其背後原理被揭露,因此誕生了不少做舊的仿品。
「見日之光」透光鏡從此披上了一層神秘面紗,被外國人稱為「魔鏡」。一千多年來,這種神奇的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試圖揭開古鏡之謎,但是沒有人能用實驗的方法證實自己的猜測,或者更確切地說,沒有人真正複製出與西漢透光銅鏡完全相同的鏡子來。
直到最近20年來,我國科技工作者終於解開了謎團。原來,這個銅鏡經過特殊處理,在有銘文和圖案處經非常厚,無銘文處比較薄。因為厚薄不均勻,造成銅鏡產生鑄造應力,並且在磨鏡時發生彈性變形,所以厚處曲率小,薄處曲率大。厚薄差異十分小,僅幾微米,肉眼根本無法察覺。曲率的差異與紋飾相對應,當光線照射到鏡面時,曲率較大的地方反射光比較分散,投影就較暗;曲率較小的地方反射光比較集中,投影就比較亮。所以,我們能從反射圖像中看到有較亮的字跡花紋顯現出來。而從表面看來,銅鏡好像真的能「透光」。
其實清代著名科學家鄭復光早在200年前就看透了這個銅鏡的背後玄機,在他的書著《鏡鏡詅痴》(一部有關光學原理的經典著作)中就有對西漢見日之光銅鏡的原理進行了詳盡的描述,而且與現代科研工作者的結論不謀而合。看來古人的智慧真的是非常的強大
------------------
西漢銅鏡——「見日之光」透光鏡
2018-05-31 由 古玩寶鼎小王 發表于收藏
銅鏡保存品相完好,包漿自然,傳世痕跡明顯,有明顯的磨痕,存世量稀少。圈帶銘文鏡主要流行於西漢時期,是西漢銘文鏡中一個主要門類;銅鏡是古人照面容用的器物,又因為在銅鏡背面花紋的外側有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所以該鏡被命名為「見日之光」透光鏡。
-----------------
在中國上海博物館裡,收藏著逾萬面中國歷代製作的銅鏡。其中有4面漢代文物具有透光效果,而最具代表性的是西漢銅鏡〝見日之光〞。當光線照射到這種銅鏡的鏡面時,銅鏡背面的圖案、銘文會奇蹟般反射到牆上或地上。一千多年來,這種神奇的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研究,逐步揭開了透光鏡能〝透光〞的秘密。
據公開的資訊,現收藏於上海博物館的〝見日之光〞銅鏡是西漢時期的青銅器,直徑7.4厘米,凈重50克,是古人用來映照面容用的器物。其背面花紋的外側刻有〝見日之光,天下大明〞銘文,因而得此命名。此鏡的內區為八曲連弧紋,連弧紋每一曲的中心都有一短線與鈕座垂直相連符號上,銅鏡上的紋飾符號呈順時針旋轉。
西漢銅鏡〝見日之光〞經光線一照,鏡背的紋飾符號都能投影出來。(資料圖片)
由於這種銅鏡在光線的照射下,能夠在反射光中呈現出背面紋飾,看上去光線好像是穿透了金屬的鏡體,從鏡子背面反射出來一樣,所以從唐代開始,〝透光鏡〞的稱呼就流傳了下來。遺憾的是透光鏡的製作方法自宋代以後就失傳了,因此給後人留下了一個難解的謎團,這種〝透光〞的的銅鏡令人著迷,被外國人稱為魔鏡。
〝國際在線〞網2005年的報導,一千多年來,透光鏡的神奇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加以研究,從我國宋代的沈括到清朝的鄭復光,從中國到大洋彼岸,無數學者都曾絞盡腦汁,想要揭開這困擾了世界千年的古鏡之謎。
沈括和鄭復光通過研究發現,透光鏡有銘文和圖案處非常厚,而無銘文處比較薄。而透光鏡的邊緣有一個又寬又厚的鏡環。在鑄造銅鏡時,由於鏡體較薄,所以冷卻快,而鏡環寬厚則冷卻速度慢。所以當鏡體已經固定成型後,鏡環還在冷卻收縮,對鏡體產生了一種緊箍作用,形成鑄造殘餘應力。而當鏡體產生變形時,鏡底向鏡面方向拱起程度大,而鏡環和紋飾的部位拱起小,所以形成了鏡面的凹凸不平。
這種差別雖然無法用肉眼辨識,但足以令反射光集散程度有所不同。當一束平行光投射到鏡面時,有紋飾的地方較平,反射光集中,而無紋飾的地方由於凸起,反射光發散,所以有花紋的地方反射到牆上的光明亮,而沒有花紋的地方暗,牆上呈現出與鏡背相同的圖案。
西漢透光鏡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的花紋是環向分布的,只有這時才能產生顯著的環向鑄造殘餘應力,在鏡面形成較為規則的凹凸來。所以,清朝鄭復光研究後得出了〝鑄造成因,研磨變形〞的結論。
《收藏參考》2010年11期刊登的《魔鏡密境:西漢透光鏡》一文表示,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有一位喜歡收藏文物的人也收藏了一面能〝透光〞的銅鏡,與上海博物館收藏的那面〝見日之光〞透光鏡十分相似。
據介紹,那面銅鏡直徑7.8厘米,重60克,青銅質、鈕為半球形圓鈕座,內區為十二曲連弧紋,其中有四曲的中心有一短線與鈕座相連,外圍也有一圈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鏡上的紋飾符號呈逆時針方向旋轉。
這面銅鏡上有紅綠銹,銹跡堅固,銅境的鏡面平滑光亮,有一層自然形成的〝玻璃廓〞,故經歷2000多年,至今仍能照映人物,毛髮可鑒。而在強直射燈光和陽光的照射下,在鏡面對應的牆上也能清析地映出鏡背花紋圖案,令人嘖嘖稱奇。
中國民間人士收藏的一面透光鏡(左)與上海博物館收藏的〝見日之光〞(右)十分相似,但又有明顯的區別。(網頁截圖)
這篇報導稱,現流傳的〝日光鏡〞和〝昭明鏡〞存世很多,理論上它們都具有〝透光〞的特性,但通過實驗,絕大多數都不能透光了。原因是鏡面鏽蝕,真正能透光的存世甚微,所以現存世的透光鏡件件都是稀世之寶。而現存世的透光鏡鏡面形成的那種〝玻璃廓〞保護層,能使銅鏡的鏡面將永不鏽蝕。所以,是否有〝玻璃廓〞也是鑒別透光鏡的首要條件之一。
據《文匯報》1999年12月6日報導:運用凹凸透光原理的古代銅鏡製作工藝十分複雜,材料選用嚴格,研磨周期極長,自然形成表面保護層〝玻璃廓〞更需一個世紀的光景,因此透光鏡一直是宮廷用品,難以流行民間。
這裡揭示了〝玻璃廓〞是在長期使用過程中〝自然形成〞的。那麼,為什麼千千萬萬面銅鏡之中,只有極少的幾面形成了〝玻璃廓〞,而絕大多數形成不了呢?這一點至今仍有待研究者進一步去探索研究。搞清楚這個問題,不僅對考古學而且對金屬表面處理都具有極其重要學術價值。
---------------
西漢千年魔鏡 見日之光天下大明 揭秘這魔鏡為何被視為神物?
2016/06/05 來源:中國台灣網
西漢千年魔鏡 見日之光天下大明 揭秘這魔鏡為何被視為神物?
西漢千年魔鏡:西漢千年魔鏡驚呆眾人,若以一束陽光照到鏡面,反射後投影到壁上,壁上的光斑中就會奇蹟般地顯現出鏡背面的圖案、銘文,揭秘這魔鏡為何被視為神物?
「見日之光」是西漢銅鏡,直徑7.4厘米,凈重50克。銅鏡是古人照面容用的器物。這件銅鏡乍看上去與一般銅鏡並無區別,但若以一束陽光照到鏡面,反射後投影到壁上,壁上的光斑中就會奇蹟般地顯現出鏡背面的圖案、銘文,好像光線透過銅鏡,把背面圖案、文字映在壁上似的,故稱透光鏡。又因為在銅鏡背面花紋的外側有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所以該鏡被命名為「見日之光」透光鏡。
古人一直將這種具有幻術般效應的「透光鏡」視為「神物」。然而遺憾的是,透光鏡至宋代(公元1000年左右)即已失傳。上海博物館有上萬枚銅鏡,發現所謂透光現象的卻只有四枚,而且都出現在漢代。
透光鏡也從此披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被外國人稱為「魔鏡」。一千多年來,這種神奇的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從我國宋代的沈括到清朝的鄭復光,從中國到大洋彼岸,無數學者試圖揭開這困擾了世界千年的古鏡之謎,但是沒有人能用實驗的方法證實自己的猜測,或者更確切地說,沒有人真正複製出與西漢透光古鏡完全相同的鏡子來。
直到近20年,我國科技工作者才終於解開了這個謎團。原來這個銅鏡在有銘文和圖案處非常厚,無銘文處比較薄。因為厚薄不均勻,造成銅鏡產生鑄造應力,並且在磨鏡時發生彈性變形,所以厚處曲率小,薄處曲率大。因差異十分小,僅幾微米,肉眼根本沒有辦法察覺。曲率的差異與紋飾相對應,當光線照射到鏡面時,曲率較大的地方反射光比較分散,投影就較暗;曲率較小的地方反射光比較集中,投影就比較亮。所以,我們能從反射圖像中看到有較亮的字跡花紋顯現出來。這些是鏡背面的圖像,而從表面看來,銅鏡好像真的能「透光」。
--------------------------
古銅鏡的奧秘── 西漢見日之光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古銅鏡的奧秘── <wbr><wbr>西漢「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銅鏡的鏡面平滑光亮能照映人物,因此代替了「鑑於止水」(《莊子?德充符篇》)的狀況。而在鏡背常裝飾著各種圖案花紋。
出土的銅鏡不計其數,僅發現其中幾枚二千年前西漢的古銅鏡卻有與眾不同、奇妙獨特的「透光」現象。儘管這種銅鏡從外型上看與一般的銅鏡很難區別,鏡面也同樣顯得平滑光亮,毛髮可鑑。眾所周知,金屬是不會透光的,然而當太陽光照在這透光鏡的鏡面時,其反射光照到牆上竟然能把鏡背的花紋字跡清晰地顯現出來。對這種奇妙的現象,古今中外不少學者進行了研究、爭論,尚無定論。因此,成了千古之謎。經過我們大量的研究、共同努力終於揭開了中國「透光」古銅鏡的奧秘。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中國歷代的銅鏡銅鏡的興衰簡史
銅鏡起源於何時,目前尚不能確定。在殷墟曾發掘了一座公元前十二世紀前半葉商代武丁時期、奴隸主貴族的墓葬,其出土文物中也有銅鏡,說明在三千多年前已發明和使用了銅鏡。
戰國時期人們已普遍使用了銅鏡。這時的銅鏡開始製造時常帶有殷商青銅器的傳統風格,如饕餮紋、蟠螭紋等。以後自成一格,出現了四葉紋鏡、山字紋鏡等。《周禮?考工記》還記載了鏡子的成分比例。秦以後,便開始出現帶有銘文的銅鏡。西漢自劉邦起,經濟文化大發展,鐵器普遍代替了銅器,茲因銅鏡表面的反光效果比鐵器要好得多,又不易生鏽,所以銅鏡仍繼續使用並有發展。
東漢從和帝以後連年混戰,經濟衰退,銅鏡的製造也很不考究,只有江浙一帶尚有較好的可見。 唐朝經濟文化發達輝煌,銅鏡的製作也精美、講究,銅鏡的紋飾風格新穎、獨特。出現了人物鏡、花鳥鏡,還有嵌珠玉、金銀平脫等特殊加工的鏡子。銅鏡已成為互相饋贈的禮品。尤其是揚州地區的產品更是精緻,曾指定作為貢品。五代以後,社會經濟衰落,銅鏡只注意實用。紋飾粗糙笨拙。趙宋統一中原以後,銅鏡工藝曾得到短時期的繁榮,紋飾圖案當時主要是花卉,給人以清新的感覺。宋代末期,銅鏡不為官方重視。還規定鑄鏡要得到許可,否則作犯法論要判刑。 元明以後,鑄鏡已衰落,鏡子一般都很粗糙簡陋,當時的湖州鏡頗為上乘。清代中期,由於玻璃鏡子的普及,因而代替了銅鏡的使用價值。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幾種別具一格的銅鏡
一凸面鏡
二千多年前的漢朝已有凸面鏡。戰國時期的《墨經》中記載著平面鏡、凹面鏡和凸面鏡的實驗研究。能運用凹凸鏡的光學原理,減小銅鏡的尺寸,減輕銅鏡的重量,擴大照映面。可說在世上對光學研究的最早論述。沈括在《夢溪筆談》中,也專門對凸面鏡的映照面進行了光學原理的解釋。
二特大銅鏡
漁洋山人的《精華錄訓纂》中,引用唐代無名氏《迷夢記》雲:「鑄烏銅屏數十面,其高五尺而寬三尺,磨以成鑑為屏,可環以寢……。」《太平御覽?服用部》載:「陸機與弟雲書曰:『仁壽殿前有大方銅鏡,高五尺餘,廣三尺二寸,立著庭中,……』」製造這樣大的平面鏡是很不容易的。首先鑄造要保證平面而不彎曲變形;其次銅鏡材質極脆,又不能校直;再說鏡面平整光亮是全靠手工打磨,大面積的打磨別說費工費時,能形成鏡面也相當困難。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三夾鏡
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談到他曾「得一古鏡……此夾鏡也。……」,並對夾鏡作了分析和調查。宋時姚寬在《西溪叢語》卷上談到「近得一夾鏡……製作奇古……。沈存中(即沈括)雲:『夾鏡最難得。』」沈括為了搞清夾鏡的製造,他詢問了很多鏡工,皆罔然不測,可見當時制夾鏡技術已經失傳,而至今未見出土的夾鏡,因此,詳情就不得而知。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四透光鏡
金屬不會透過光線,這是人所皆知的事,而透光的銅鏡居然能反射出鏡背的圖案花紋,人們都感到神秘莫測,因此,透光鏡被歷代人們視作寶物。魯迅的《唐宋傳奇集》中寫過,唐代曾編出一神怪故事名謂《古鏡記》,記載了透光鏡的來歷和它的特徵,然後就敘述如何用這透光鏡去降妖捉怪,鏡精連同寶鏡遠逝。宋代除沈括曾論述透光鏡之外,周密也在《癸辛雜記》續集下和《雲煙過眼錄》卷上論述過。
金朝麻九疇在《翰苑英華中州集》己集第六卷作有「賦伯玉透光鏡」的一首詩。元朝吾邱衍的《閒居集》、明朝方以智的《物理小識》卷八、郎瑛的《七修類稿》、清朝鄭復光的《鏡鏡詅痴》卷五、徐康的《前塵夢影錄》以及徐元潤的《銅仙傳》等,都有論述透光鏡的,並都談到當時均不能製造透光鏡,可見這項技術已經失傳。
目前上海博物館藏有的均是西漢時代的透光鏡。鏡面呈微凸類似現代汽車的反光鏡。鏡背都有精緻、漂亮的紋飾和銘文,可謂稀世珍寶。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鄭復光還提出當時湖州製造一種能「透光」的雙喜鏡,雖然至今沒有發現這種鏡子,不過這個情況是值得注意的。
現將三面透光鏡作一簡單介紹:
第一面是「見日之光」透光鏡。此鏡直徑74公厘,重50克,邊闊且厚,鏡背中央是一圓形的鏡鈕,內圈為八曲連弧紋,外圈有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八字。每字之間夾一【瀏覽原件】或【瀏覽原件】紋飾。「見日之光天下大明」是西漢中期青銅鏡銘文中的習慣用語。制此鏡約在武帝以後(見附圖)。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第二面是「內清質以照明」透光鏡。它的直徑為127公厘,重280克,邊闊且厚,鏡背也有內外二圈,內圈有一個同心圓環及八曲連弧紋,中心也有一個圓鈕。外圈有銘文:「內清質以照明,光像夫日月一ㄝ 」(最後兩字應是「不洩」),每字之間夾一「而」字。此鏡屬西漢中晚期所造。 第三面是「內清以照明」透光鏡。其直徑168公厘,重達750克,邊亦闊亦厚,中央鏡鈕,內圈有同心圓及八曲連弧紋,外圈有銘文:「內清以昭明,光像夫之日月不洩」,每字中間各隔一「而」字。此鏡也屬西漢中晚期的作品。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中外學者對透光鏡的研究
某些銅鏡具有透光現象,推測在當時純屬偶然。由於古代的科學和技術條件的局限,不能穩定地掌握其規律而製造出透光鏡。因此這項技術容易失傳。史書由於講不清其道理,故以後的文人見到這種玄妙的透光鏡大為駭奇,就臆造編想出種種神秘的故事及荒誕無稽的傳奇,把透光鏡說成是神物、怪物。西方學者在一百年前也開始從事透光鏡(西方稱「魔鏡」)的研究。
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中國古代對透光鏡的研究
根據現有文獻的記載,第一個對透光鏡的原理作出科學分析的是,九百年前宋代科學家沈括(公元1031~1095年),以後歷代都有一些人想弄清楚透光鏡的原理和製造方法。都很有獨特見解,充分地顯示了我國古代科學家的智慧和鑽研精神,在此不一一例舉,歸納起來,大致有以下幾種觀點:
一因鑄造時冷卻速度不同所致: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談到「鑄時薄處先冷,唯背文上差厚,後冷而銅縮多,文雖在背,而鑑面隱然有跡,所以於光中現。」他認為有字跡處鏡子較厚,冷卻速度較慢,收縮略大,相應在鏡面處就有痕跡。只要鏡體有厚薄,鏡子都應有透光現象。但他又自問,如果正是這樣,那麼其它的鏡子他看起來與透光鏡一樣有紋飾、有厚薄,又為何不透光呢?他認為:「古人別自有術」。意思是用一般製造銅鏡的方法造不出透光鏡。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二補鑄法或鑲嵌法製造的設想:元代吾邱衍在《閒居集》裡對透光鏡作瞭如下的論述:「假如鏡背鑄作盤龍,亦於鏡面竅刻作龍如背所狀,復以稍濁之銅填補鑄入,削平鏡面,加鉛其上,向日射影,光隨其銅之清濁分明暗也。」明代的方以智、何孟春和清代的徐康、徐元潤都同意這種假設。何孟春還說:「有人碎鏡觀之,信然。」
三用鏡面刮磨不平,「照人不覺,發光必見」。清代鄭復光發展了沈括的鏡面「隱然有跡」的假設,他明確提出所謂「跡」是凸凹之跡。鏡面有了凸凹,在陽光下就「平處發為大光,其小有不平處光或他向,故見為花紋也。」其道理他在《鏡鏡詅痴》中作了進一步論述: 「水靜則平如砥,發光在壁,其光瑩然動,則光中生紋,起伏不平故也……銅鏡磨工不足,故多起伏不平,照人不覺,發光必見。 」實際上闡述了光程放大的原理。至於鏡面所以出現凸凹,他認為係由於「鑄鏡時銅熱必伸」。因為「鏡有花紋則有厚薄,薄處先冷,其質既定,背文差厚,猶熱而伸,故鏡面(指厚處)隱隱隆起。」另外,他還認為鏡要經過「刮」和「磨」的過程,而磨和刮將產生不同的影響。「磨至極平,自無凸凹。」「惟夫刮刀在乎,隨凸凹生輕重,故終有凸凹之跡。」由於刮磨時「刮多磨少,終不能極平」,所以鏡面仍有凸凹。正因為他肯定「透光」現像是鏡面凸凹所致,故不同意吾邱衍的說法。 國外對透光鏡的研究 西方從事透光鏡的研究是從十九世紀開始的。歐洲人第一個知道透光鏡的是普林塞泊(J. Prinsep)。1832年他在加爾各答看見這種鏡子,特地在《Journal of Asiatic Society》上作了介紹。英國物理學家布魯斯特(D. Brewster),認為這種透光效應是由於金屬密度不同造成的。他的觀點與我國吾邱衍卻是不謀而合。1844年著名的法國天文學家阿拉果(DF Arago),贈送了一面透光鏡給法國科學院,從而引起歐洲各國科學界的熱烈討論。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日本開始有青銅鏡大約相當於我國漢代,是由朝鮮半島輸入的。當時從中國輸入的青銅鏡、鐵劍和勾玉,被稱為三神器。
日本製造有透光效果的魔鏡是在江戶以後(吉田貞治:《關於日本魔鏡》),相當於我國明朝的時候。1878年十二月在《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對日本魔鏡作了透光的分析,認為厚處鏡面部分相應下陷,反射光集中;鏡體薄處鏡面凸起,反射光分散,因而出現與鏡背紋飾相應的明暗不同的投影像。此說與我國的沈括和鄭復光的觀點極為相同。 意大利和法國的科學家也進行了其它有趣的實驗。有哥維(M. Govi)用加熱使鏡背有浮雕圖形顯示效應的實驗。法國的伯森用鏡背刻一線痕顯影的實驗。伯爾亭(A. Bertin)和杜博施克(J. Duboseg)用鏡背加壓的方法顯影實驗。這個奇怪的魔鏡使歐洲不少學者足足爭論了一百年。1932年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布拉格(WH Bragg),在他編寫的光學教材《光的世界》(The Universe of Light)專門介紹魔鏡的透光原理。 日本學者圍繞著日本魔鏡作了研究(登石健三和石川陸郎用舒利萊法則測定鏡面的微面凹凸)。日本國立博物館的朝北奈貞認為魔鏡現像在於銅的偏析。東京大學的營野猛則認為鑄造殘餘應力是主要原因。而被日本國榮稱為「無形文化財」的製鏡師山本鳳龍通過研究,確認布拉格的解釋。我們發現國外某些學者的研究能解釋日本的魔鏡,卻不能對中國的透光鏡作出全面正確的解釋。 透光鏡的透光原理今解 透光鏡的透光原理,古今中外曾有各種不同假設,歸納一下不外兩種基本觀點:西漢見日之光 <wbr>天下大明透光鏡的研究歷史和現況
一鏡面各點由於組織結構或成分之不同,對光的反射率也不同,因而產生明暗不同的亮影。
二鏡面各點由於曲率不等,對光的反射情況不一致,因而產生明暗不同的亮影。
鏡面組織結構或成分的差異是不是古鏡透光的原因呢?西漢透光鏡表面有一層白亮的薄膜,把整個鏡面蓋住。因此,組織成分的差異已被這層薄膜蓋住。陽光並不直接照射在這些鏡面組織上,這說明西漢透光鏡的透光與鏡面組織無關。我們曾在自製的透光鏡上塗了一層金或銀的鍍膜,發現塗鍍膜前後的透光效應基本上無變化。這就充分說明透光鏡之所以透光主要由於其它因素,而與鏡面組織關係不大。
那麼,西漢透光鏡的透光是不是由於鏡面的曲率差異呢?日本魔鏡是由於鏡面曲率差異而透光的銅鏡。但是我們把西漢透光鏡與日本魔鏡所反映的圖像作比較,就會發現它們之間有很大的不同。日本魔鏡在反射光時,當屏幕不在一定距離的位置上,所反映的圖像就比較模糊。其原因是因為它的鏡面有凸凹。當光線射到凹處,其反射光到屏幕的距離在焦距以內時,反射光就會會聚而發光;如果屏幕在焦點以外時,就不能形成圖像。而西漢的透光鏡隨著反射距離的增加,始終有圖像,只是圖像的亮度隨之減弱,明暗部分卻逐漸增大。說明反射光沒有會聚點,在任何反射距離都能發散出去。可見鏡面並沒有凹下去的地方,整個鏡面是一個有曲率差異的全凸面。
鏡背有文飾處較厚,剛度較大,變形造成的曲率較小,當光線射到該處鏡面時相對來說反射光就較為集中,光亮度較強;反之,鏡背無文飾處較薄,剛度較小,在外力作用時其變形造成的曲率就較大,當光線射到該處鏡面時,反射光較發散,在屏幕上光亮度就顯得較弱。這樣就造成了鏡背文飾顯現在反射面的屏幕上,正因其勢高很小,故肉眼不可見。用雷射干涉法攝取乾涉圖像(the interferogram by using laser interferometry)證明了這一觀點。
總而言之,造成西漢透光鏡透光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
一、西漢本身的造型特點;二、鑄造殘餘應力(casting residual stresses)是銅鏡透光的基本因素;三、研磨是銅鏡透光的重要環節
--------------
【記者阿竺/綜合報導】在中國上海博物館裡,收藏着逾萬面中國歷代製作的銅鏡。其中有4面漢代文物具有透光效果,而最具代表性的是西漢銅鏡「見日之光」。當光線照射到這種銅鏡的鏡面時,銅鏡背面的圖案、銘文會奇蹟般反射到牆上或地上。一千多年來,這種神奇的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研究,逐步揭開了透光鏡能「透光」的秘密。
據公開的資訊,現收藏於上海博物館的「見日之光」銅鏡是西漢時期的青銅器,直徑7.4厘米,凈重50克,是古人用來映照面容用的器物。其背面花紋的外側刻有「見日之光,天下大明」銘文,因而得此命名。此鏡的內區為八曲連弧紋,連弧紋每一曲的中心都有一短線與鈕座垂直相連符號上,銅鏡上的紋飾符號呈順時針旋轉。
西漢銅鏡「見日之光」經光線一照,鏡背的紋飾符號都能投影出來。(資料圖片)西漢銅鏡「見日之光」經光線一照,鏡背的紋飾符號都能投影出來。(資料圖片)
由於這種銅鏡在光線的照射下,能夠在反射光中呈現出背面紋飾,看上去光線好像是穿透了金屬的鏡體,從鏡子背面反射出來一樣,所以從唐代開始,「透光鏡」的稱呼就流傳了下來。遺憾的是透光鏡的製作方法自宋代以後就失傳了,因此給後人留下了一個難解的謎團,這種「透光」的銅鏡令人著迷,被外國人稱為魔鏡。
「國際在線」網2005年的報導,一千多年來,透光鏡的神奇現象吸引了古今中外的眾多學者加以研究,從我國宋代的沈括到清朝的鄭復光,從中國到大洋彼岸,無數學者都曾絞盡腦汁,想要揭開這困擾了世界千年的古鏡之謎。
沈括和鄭復光通過研究發現,透光鏡有銘文和圖案處非常厚,而無銘文處比較薄。而透光鏡的邊緣有一個又寬又厚的鏡環。在鑄造銅鏡時,由於鏡體較薄,所以冷卻快,而鏡環寬厚則冷卻速度慢。所以當鏡體已經固定成型後,鏡環還在冷卻收縮,對鏡體產生了一種緊箍作用,形成鑄造殘餘應力。而當鏡體產生變形時,鏡底向鏡面方向拱起程度大,而鏡環和紋飾的部位拱起小,所以形成了鏡面的凹凸不平。
這種差別雖然無法用肉眼辨識,但足以令反射光集散程度有所不同。當一束平行光投射到鏡面時,有紋飾的地方較平,反射光集中,而無紋飾的地方由於凸起,反射光發散,所以有花紋的地方反射到牆上的光明亮,而沒有花紋的地方暗,牆上呈現出與鏡背相同的圖案。
西漢透光鏡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的花紋是環向分布的,只有這時才能產生顯著的環向鑄造殘餘應力,在鏡面形成較為規則的凹凸來。所以,清朝鄭復光研究後得出了「鑄造成因,研磨變形」的結論。
《收藏參考》2010年11期刊登的《魔鏡密境:西漢透光鏡》一文表示,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有一位喜歡收藏文物的人也收藏了一面能「透光」的銅鏡,與上海博物館收藏的那面「見日之光」透光鏡十分相似。
據介紹,那面銅鏡直徑7.8厘米,重60克,青銅質、鈕為半球形圓鈕座,內區為十二曲連弧紋,其中有四曲的中心有一短線與鈕座相連,外圍也有一圈銘文「見日之光,天下大明」,鏡上的紋飾符號呈逆時針方向旋轉。
這面銅鏡上有紅綠鏽,鏽跡堅固,銅鏡的鏡面平滑光亮,有一層自然形成的「玻璃廓」,故經歷2千多年,至今仍能照映人物,毛髮可鑒。而在強直射燈光和陽光的照射下,在鏡面對應的牆上也能清析地映出鏡背花紋圖案,令人嘖嘖稱奇。
中國民間人士收藏的一面透光鏡(左)與上海博物館收藏的「見日之光」(右)十分相似,但又有明顯的區別。(網頁截圖)中國民間人士收藏的一面透光鏡(左)與上海博物館收藏的「見日之光」(右)十分相似,但又有明顯的區別。(網頁截圖)
這篇報導稱,現流傳的「日光鏡」和「昭明鏡」存世很多,理論上它們都具有「透光」的特性,但通過實驗,絕大多數都不能透光了。原因是鏡面鏽蝕,真正能透光的存世甚微,所以現存世的透光鏡件件都是稀世之寶。而現存世的透光鏡鏡面形成的那種「玻璃廓」保護層,能使銅鏡的鏡面將永不鏽蝕。所以,是否有「玻璃廓」也是鑒別透光鏡的首要條件之一。
據《文匯報》1999年12月6日報導:運用凹凸透光原理的古代銅鏡製作工藝十分複雜,材料選用嚴格,研磨週期極長,自然形成表面保護層「玻璃廓」更需一個世紀的光景,因此透光鏡一直是宮廷用品,難以流行民間。
這裡揭示了「玻璃廓」是在長期使用過程中「自然形成」的。那麼,為什麼千千萬萬面銅鏡之中,只有極少的幾面形成了「玻璃廓」,而絕大多數形成不了呢?這一點至今仍有待研究者進一步去探索研究。搞清楚這個問題,不僅對考古學而且對金屬表面處理都具有極其重要學術價值
西漢“見日之光”鏡_百度百科 http://tinyurl.com/y2vfsjga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