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牌


錢幣--臨安府行用銅質錢牌
臨安 府行用銅質錢牌就是由當時的臨安府鑄行的。其面額分為“準貳佰文省”、“準叁佰文省”和“準伍佰文省”三等。
“準”為“平”的意思,“省”為“省佰”,即以七十七文充當一百文銅錢。
該銅質錢牌呈狹窄長方形,上端有一圓孔,四周及圓孔有廓;長度和寬度因面額大小而異,“準貳佰文省”長6.2厘米、寬1.9厘米,“準伍佰文省”小型的長7.3厘米、寬2.3厘米,大型的長7.9厘米、寬2.7厘米;面文均為“臨安府行用”五個字,背面標明幣值,分別為“準貳佰文省”、“準叁佰文省”和“準伍佰文省”;面、背文均楷書  ,且製作精美。
南宋“臨安府行用牌”有銅、鉛兩種。
銅質背紀值有“準貳佰文省”、“準叁佰文省”、“準伍佰文省”三種;鉛質紀值有“準一十文省”、“準四十文省”等。
因鑄行流通極短,是代用幣性質,傳世甚少,價極昂貴,尤其是形制奇特  ,堪比刀、布幣,空前絕後,是中國貨幣史、中國古錢譜中不可或缺的“神秘”角色,歷來為藏家視若拱璧,是“古泉五十名珍”之一,廬山面目難得一見。此錢諸譜未詳錄,為“出譜”品,是新添“鐵質”品種入冊的寶貴實物。
南宋末年,面臨金、遼壓境的宋王朝退避江南,內外交困,財政捉襟見肘。遂大肆鼓鑄各類鐵錢,既應急於通貨膨脹、戰事頻繁導致的國庫空虛,也有效地阻止銅錢北流入金、
由於臨安府行用銅質錢牌歷來被古錢收藏家  和收藏愛好者看好,因臨安府行用銅質錢牌,因而後人仿作贗品較多。所以,收集時要注意識別。贗品與真品的主要區別是:贗品有翻鑄的痕跡,比真品略小,略厚,略重;字深,但模糊;字脊不平,中間突起;斑銹浮泛,露有新銅等等。只要仔細辨別,還是可以分清的。
此錢幣數量稀少,在市場上幾乎沒有出現過,因此幾經翻查也沒有找到關於它的交易信息,造型奇特,令人嘆為觀止。


“古泉五十名珍”之一臨安府行用錢牌
作者: 時間: 2019年5月29日 分類:歷史
臨安府行用錢牌因鑄行流通極短,是代用幣性質,傳世甚少,價格昂貴,尤其是形制奇特,堪比刀、布幣,空前絕後,是中國貨幣史、中國古錢譜中不可或缺的“神秘”角色,歷來為藏家視若拱璧。
俗稱“垮牌”、“大牌”,是一種獨特的品種,系南宋末年宋理宗淳祐年間(1241-1252年)所鑄,行用於南宋末年。臨安府,今浙江省杭州市,在北宋時,稱為餘杭郡,高宗南渡後建都於此,改稱臨安府
臨安府行用銅質錢牌就是由當時的臨安府鑄行的,該銅質錢牌呈狹窄長方形,上端有一圓孔,四周及圓孔有廓;長度和寬度因面額大小而異,面、背文均楷書,且製作精美。
精品推薦——“古泉五十名珍”之一臨安府行用錢牌
此藏品一套四枚,分別為肆拾文,貳佰文,三佰文,五佰文。
是“古泉五十名珍”之一,廬山面目難得一見,包漿自然呈色亦佳,品相精緻,錢文清晰,壓力到位,文字飽滿圖案細節清晰,背“準伍佰文省”, “準肆拾文省”, “準貳佰文省”, “準叁佰文省”, “準伍佰文省”均為楷書,雄強遒勁,頓挫分明,立體感足。整體品相完好,為幣中珍品,單品難求,如此品相,齊整更是一枝獨秀此藏品經市場考證,具有非常高的歷史、文化、經濟收藏價值
精品推薦——“古泉五十名珍”之一臨安府行用錢牌
《宋史·度宗本紀》記有鹹淳元年(公元1265年)七月,“督州縣嚴錢法,禁民間用牌帖(錢牌)”的頒令。錢文中“省”即省陌,是五代起沿用下來的金融流通制度。如《五代史·王章傳》“官庫出納緡錢,皆以八十為陌”。意思是八十文錢為一百。
由來:
在南宋末年,前線戰事頻頻失敗,面臨蒙古壓境的宋王朝退避江南後,內外交困,財政捉襟見肘。為了拯救由於通貨膨脹、戰事頻繁導致的國庫空虛,也為了有效地阻止銅錢北流入金、蒙。遂大肆鼓鑄各類鐵錢,同時製造了一類奇形怪狀的銅、鉛制的“臨安府行用錢牌”
南宋“臨安府行用牌”有銅、鉛兩種
因鑄行流通極短,是代用幣性質,傳世甚少,價極昂貴,尤其是形制奇特,堪比刀、布幣,空前絕後,是中國貨幣史、中國古錢譜中不可或缺的“神秘”角色,歷來為藏家視若拱璧


本品為鉛質錢牌,呈條形,上端有圓穿。正面鑄錢文“臨安府行用”五字楷書,背銘“準壹拾文省”,字跡清晰,極其罕有。南宋末期,元兵南下,戰事不斷,軍費大增,國庫空虛。當權者濫印紙幣,造成通貨膨脹,民不聊生。在福建和江西又爆發農民起義,給統治者沉重打擊。為了解決困境,理宗趙峋在景定年間(1260一1264年)鑄造錢牌應對。錢牌有銅、鉛兩種,正面有“臨安府行用”五字,背文是紀值。銅牌紀值有:“準貳伯文省”、“準三伯文省”、“準伍伯文省”三種。鉛牌紀值有“準壹拾文省”、“準肆拾文省”二種。到咸淳元年(1265年)度宗下令禁止民間使用。臨安府錢牌使用時間不長,又是地方性的貨幣,留傳至今已成稀有。


北宋亡國後,這年5月,徽宗的第九子趙構在歸德(今商丘)即位,改年號為建炎。因金兵再次從東北一帶南下,宋高宗只得逃往江南,過了十年顛沛流離的日子,才以臨安(今杭州)為都,安定下來,史稱南宋。南宋在鑄錢的許多方面都不讓於北宋,高宗在位時先後鑄行“建炎三寶”(元寶、通寶、重寶)和“紹興二寶”(元寶、通寶),都是錢中上品;南宋廣鑄鐵錢,數量版別巨多,蔚為奇觀;但在錢幣史上備受重視並引為佳話的,卻是一種類似代用幣的錢牌。
由於錢牌鑄期短且量少,存世甚罕,除了在錢譜上一睹其容,常人很難得親見實物。直到1986年,有研究者在民間獲得一枚“準五伯文省”銅質錢牌,四角圓折,長7.2厘米,寬2.3厘米,厚0.2厘米,重32克。不久,在浙江金華地區也發現了3枚同樣面值的鉛制錢牌。九十年代初,“良金”銅錢牌再次出土於湖北陽新地方。以上發現,不僅豐富了存世錢牌的種類,也使古幣愛好者在博物館與錢牌有緣了。
歷史記載
錢牌是南宋哪一年代的產物,為之何用?因為史無明載,歷來專家也就各行其說。一說鑄於南宋初年,是宋高宗行軍代用幣。試想當年,高宗南渡後屢被金兵追擊,曾流亡揚州、南京,後又乘船入海避亂,直到建炎三年金兵北歸,才置行宮於杭州,當時稱作“行在所”,不久升州為臨安府,長期定都於此。說錢牌便是此間所鑄的代行貨幣,在臨安府一帶發行,目的是彌補軍用之缺,也不無道理。另一說引經據典,認為錢牌的鑄行當在宋理宗淳佑和景定年間,即南宋末年。吳自牧《夢粱錄·都市錢會》:“近世錢文皆著年號,景定年鑄文曰景定元寶。朝省因錢法不通,杭城增造鑞牌,以便行用”。鑞與蠟通,都言其色黃,鑞牌即銅製錢牌也。以上兩說孰是孰非,難作判定,但筆者更喜歡第一種說法。因為那裡面似乎包含了更多的歷史的餘韻。
---------------------
临安府行用铜质钱牌,俗称“垮牌”、“大牌”,是一种独特的品种,系南宋末年宋理宗淳祐年间(1241-1252年)所铸,行用于南宋末年。临安府,今浙江省杭州市,在北宋时,称为余杭郡,高宗南渡后建都于此,改称临安府。临安府行用铜质钱牌就是由当时的临安府铸行的。其面额分为“准贰佰文省”、“准叁佰文省”和“准伍佰文省”三等。“准”为“平”的意思,“省”为“省佰”,即以七十七文充当一百文铜钱。该类铜质钱牌呈狭窄长方形,首端有一圆孔,四周及圆孔有廓;长度和宽度因面额大小而异;面文均为“临安府行用”五个字,背面标明币值,分别为“准贰佰文省”、“准叁佰文省”和“准伍佰文省”;面、背文均楷书,且制作精美。  筆者所展這枚錢牌錢牌長77.3毫米,寬25.1毫米,重46.5克


咱們50後都看過《十五貫》--明朝的故事。做生意的人,都有個裝錢的褡褳,把一吊一吊的錢幣穿成串,放在褡褳裡。一貫是1000千文錢,現在稱一枚小平錢3到5克不等。就按3克算,一貫3000克,三公斤==6斤;十五貫是多少?90斤。婁阿鼠殺人搶錢竟然能背著90斤的褡褳翻牆跨院,這是怎樣的大力士呀。90年代初,某電影中買房子,有人背麻袋,裝了幾十萬人民幣。當然,後來有了銀行卡。
  古代時候,一萬個錢就那麼重,做生意的用十萬個錢就很麻煩。一百萬呢?所以,古人也是有辦法的。宋朝有紙鈔《交子》,這實際是政府錢莊匯票。交子一定不大好用,為什麼北宋都有交子,南宋還發行錢牌?咱們見到的南宋錢牌當五百文省,這是硬通貨。一塊牌牌,就是半貫,這重量就比500枚錢幣輕了,方便攜帶。金國也是用過紙鈔,你看,很多朋友都有金國的鈔版。但是政府發行數量巨大通貨膨脹,老百姓就不接受了,還是認銅錢。為了保障經濟運行,軍隊有錢花,朝廷鑄造大量的錢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所以,歷代都有錢牌是順理成章的事情,王莽的國寶金匱值萬,就是錢牌。
  很多寫書的、拍電影的是不如咱們懂古錢的。你看《水滸傳》,水滸傳的故事裡梁山好漢都是花銀子的。宋徽宗造了那麼政和、重和、宣和通寶,沒看到一個人花銅錢。元朝人寫水滸傳不寫宋錢就是不能懷念宋朝,因為元朝滅了宋朝。“韃子”統治中國,元朝人分四等,漢族人地位在“色目人”之下,這還是當時的政治形勢使然。
  我們當今的專家還有前輩專家都說,元朝行用紙鈔,不流通銅錢,銅錢都是寺廟供養錢。民國的時候沒見到幾枚元朝銅錢,或者你見到的銅錢都是供養錢,這樣說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元朝歷代錢幣都大量出土,你還這樣說,那不是淺薄嗎?你一定要想,宋朝就使用紙鈔《交子》,宋朝怎麼銅錢鑄造的那麼多。元朝使用紙鈔,就不使用用銅錢嗎?那些專家真是不懂,元朝也是大量鑄造銅錢的,不過明朝建立,大量回收銷毀,元朝的錢幣數量稀少罷了。明朝離咱們比宋朝更近,明朝錢幣為什麼少?研究錢幣的都知道,滿清入關,第一件事情就是鑄造順治通寶仿明式錢幣,回收明朝錢幣。
  咱們第一版人民幣為什麼一元錢是“一萬元”?國民黨敗退台灣,金圓券貶值一塌糊塗,所以共產黨要大量印刷和金圓券等值的貨幣,金圓券再兌換人民幣使用。55年以後,我們才發行一元到十元的人民幣,還有角幣和分幣。民國的各種紙鈔,這幾年才翻箱子底扒出來,又成了珍藏品。
  研究古錢幣,是一定要有歷史、政治、經濟的基礎知識的。你知道一枚錢幣的購買力,你才能分析錢幣制度。你才會知道某一種錢幣出現是真實的,可能的。有資料說清朝三枚錢幣,可以住一夜客棧,購買力很高。那麼,清朝的小平錢價值至少相當於一元人民幣。它是不是必須有輔幣?大家都知道,有專家說清朝有“八分錢”,那為什麼當代的錢幣大家還說清朝的小平錢直徑28毫米,24毫米的是縮水的。你看,研究錢幣,專門寫了錢幣制度研究的大專家,講授古錢幣課程的專家就這樣的“泉識”,你說中國當代玩錢有“大師”?我真的一點都不信。太多的人孤陋寡聞,自以為是,張口閉口不對、假錢。你想,母錢問題至今都沒搞明白,錢幣制度和鑄造工藝都不清楚的中國泉界,大師的本事不過是編輯幾本本泉譜,還漏洞百出。
  某些人自以為聰明。他們真不懂,中國人造假是很厲害,但是一定有真的錢幣,大花錢或者錢牌一定是客觀存在,他才仿真造假。臆造錢幣;誰能臆造,誰那麼天才,誰會傻得製造市場不認可的錢幣?你發上來幾個我瞧瞧。玩十年錢幣,假錢基本都能識別,問題是很多自以為是的專家,把水攪渾了。很多專家大觀、崇寧、咸豐假錢那玩的真順手,現在還賣高價,那錢是好看,連流通痕跡都沒有,你怎麼看不明白?



大元國寶伍貫背大都錢牌鑑賞
圖1 青銅質 (上寬100mm 腰寬94mm 下寬98mm 厚6.5mm 重620克)
2017年仲夏之際,筆者集得一枚做工精緻的銅錢牌,見(圖1)所示,出自遼北。該錢牌青銅質,上首鑄一蒼龍,龍首、龍鬚、龍角、龍鱗、龍爪,一應俱全,刻畫細膩,神氣完足;錢牌中間鑄「大元國寶」折十錢,錢文篆書,娟美雋秀;下端鑄「伍貫」二字,其意是當大元國寶錢5000枚之用;錢牌背面鑄「大都」二字,乃元朝都城(今北京)。整體鑄工精細,當系官鑄正品。
關於大元國寶錢,筆者在「談元代大元國寶錢的發現始末」一文中,曾考證為元武宗所鑄,鑄於至大年間(1308-1311年)。而此錢牌,毋庸置疑,亦當鑄於此期間。此錢牌的發現,一方面證明大元國寶確係當時的流通錢,另一方面填補了元代沒有錢牌傳世的空白。
近幾十年來,出土的錢牌已經證明,南宋不是鑄造錢牌最早的朝代。早在北宋建國之前,遼代就已於神冊年間(916-922年)鑄造了「神冊通寶契丹皇都背壹千文」銅錢牌,這是迄今所發現的古代最早的錢牌。並且遼代自神冊始,每逢改元都要鑄造相應年號的錢牌。而金承遼,亦是如此。遼金鑄造錢牌,應該說主要是為了便於流通,這似乎是古代少數民族政權的通俗。而同樣是少數民族政權的蒙元帝國,受遼金影響,鑄造錢牌,亦似在情理之中。因此筆者認為,党項之西夏、後金之大清,當初也都可能鑄造過相應的錢牌。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vola8yl.html


金國錢牌的發現,證明了牌首貨幣真的存在,之前的研究被推翻
在古代建造銅錢的時候,也會鑄造同一年號的錢牌,在現在可以理解為大面值  的鈔票,但是鑄造的數量是很少的,因為它的面值較大,從文字上也可以看到,一個錢牌是千文錢,相當於一千個銅錢,這種鑄造方式頗有一些取巧的意味,而且不方便管理,如果偽造的話,危害就大了,所以這種帶面值的錢牌生產量是很少的。不過它的存在,也表明了很早就出現有面值的不同銅錢了。
本身生產的就很早,所以流傳下來的完整錢牌就更加少見了,也非常的珍貴,再加上距離現在的年代非常的久遠,特別是金朝  的錢牌,保存到現在的幾乎很少,也非常的珍貴。金朝的承安寶貨錢牌,就是這樣一種珍貴的錢牌,保存量非常的少。
從保存的不同錢牌可以看到,有不同材質的,外觀上的區別較大,但是整體的版面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一種是鎏金的,一種是青銅材質的,都是完好的古貨。錢牌上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在牌首中間,有一個完整的當代銅錢,和銅錢大小也是一致的,上面的花紋和文字也都一樣,代表著它的銅錢類型。
然後在它的下方,寫著千文的字樣,代表著這樣的一塊錢牌,可以當做一千個銅錢來使用。所以按照這種板式,就可以判斷當時的方孔圓錢是主要流通使用的貨幣  ,特別是上面寫的是上京字樣,也符合金朝的都城位置。
可是在八十年代的時候,很多學者對於承安寶貨的存在提出了質疑,特別是這種方孔圓錢的真偽有著非常多的疑問,認為這種銅錢是假的,再加上後來承安銀鋌的發現,也再次的讓這種說法被提出,認定了這種銅錢是假貨。
但是實際上,這種銅錢真實存在,不僅僅從錢牌上可以看到它的板式,從史料裡也可以找到記載,只不過僅僅是生產了五年,數量並不多而已。而且保存下來的一些銅錢,就已經證明  是真貨了,為什麼還能鑑別是假的呢,除非這個錢牌也能證明是假的。
在小編看來,這個錢牌的存在,不僅僅有著自身的價值,因為它本身就生產的很少,而且也是一個特殊的時代,年份也比較的短。再加上它和銅幣  有著相通的命運,證明了後者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才顯得它格外的重要。


遼金錢牌,是2000年以來東北地區古泉“井噴”,新出現的古錢幣的重要品種。品種不多,數量不少,但是,還沒有得到泉界,主要是體制內的人士認可。我有五種年號錢,八種不同價值單位的金國錢牌。可以見到金國錢牌的一些基本特徵。第一、錢牌都是由水紅銅鑄制。第二,不同年號錢,同一貨幣單位錢牌大小相同,型樣相同,重量接近,第三、貨幣單位文字一個樣式。第四、年號文字和流通錢幣文字相同。還可以想到的是,金國每一種年號錢都一定鑄制了錢牌。遼金錢牌,對於研究古代的錢幣制度和營商環境,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但是,我們當今的泉界,對一些新的錢幣品種的出現,總是很模糊的態度。一些權威人士很慎重,一些掛牌的專家也不發聲。沒有人組織這種錢牌系統的研究


德春錢牌
http://s.jiudingjianding.com/index.php?c=article&id=449


宋地仙選仙錢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