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的《九府圓法》指的是”掌財產之官,西周掌管錢幣的九個政府部門分別是:太府.王府.內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內.職金.職幣

王莽早期鑄幣是指他居攝時期的幾種錢幣。
居攝這個詞的含義,是指暫時代理皇帝,處理國政。周武王時的周公旦和西漢時的王莽都曾經這樣做過。
王莽居攝三年,為奪權用盡心機。王莽的姑母是漢元帝(劉奭)的皇后,是漢成帝(劉驁)的生母。自那時起,朝廷大權都被王家掌管。後來王莽做大司馬錄尚書事,取得了政治上最高的職權。漢哀帝(劉欣)死,王莽與其姑母合謀,立年僅9歲的漢平帝(劉衎)。待平帝即位不久,王莽又在酒中摻以毒藥,將其毒死。隨後又選了一個兩歲的嬰兒(宣帝劉洵之玄孫儒子嬰)做皇帝,自己稱「攝皇帝」,實際上是「假皇帝」。三年以後,王莽又一腳踢開他,自己正式登極,做起「真皇帝」來,還改了國號為「新」。
王莽居攝三年,雖然嫉恨劉姓,但還沒想起在錢幣文字上做手腳,沒有取消由繁體字「劉」組成有卯、金、刀字樣的錢文。他自己鑄造的貨幣就有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再加上沿用西漢五銖。此外,還鑄造了一種直萬錢,名為「國寶金匱」的大錢。上述有幾種都帶金、刀字樣。可見他當時,或是由於忽略,或是未敢放手去干。等到做了「真皇帝」,他就認真起來,廢止了刀錢和五銖錢。錢文中金、刀二字也不再出現了。正如《漢書·食貨志》所說:「莽即真(當上真皇帝),以為書『劉』字有金、刀,乃罷錯刀、契刀及五銖錢。」
國寶金匱直萬是古錢中的大珍之品,存世完整的僅兩枚。它的鑄造,應在王莽居攝時。但對它的鑄造時間和用途,曾有爭論。
此錢的出現和轉手經過是:李佐賢《古泉匯》中曾刊一殘品,列為無考品,據說是西安出土的。後來,在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忽然又發現西安農民掘土續得二品,這兩品完好無缺。有個材料還指出確切出土地點是西安省城西北隅楊家城,即未央宮舊址。後來其中一枚輾轉歸上海張叔馴,再後隨張流落海外。另一枚則在一個英國人手中。此人名叫牛曼。光緒末,他在西安為郵務長。他以廉價得自農民。此品又輾轉歸藏泉家陳仁濤。解放前夕,隨陳流入香港。50年代初,聞陳氏有意出售藏泉,經人斡旋,我國政府遂以重金贖回。現藏中國歷史博物館。
此錢形式詭異,它的製作特徵是:面背肉好周郭,似方孔圓錢。面有順讀「國寶金匱,四字。下有一短頸與一方形布相聯。方形布面上有兩道直紋,中間有「直萬」兩個篆字。錢形環首布身,與契刀、錯刀的環首刀身,似均為王莽在鑄錢上託名法古的表現。
關於它的鑄造時間,如上所述,應為王莽居攝時物。但也有人認為:是始建國二年寶貨制的產物。那時的寶貨制,種類繁多,有金、銀、龜、貝、泉、布等,數量也由一至一萬。此錢直萬,與當時的金貨一品(值一萬錢),恰恰相同。它是當時的上幣,代表黃金一斤。根據《漢書·食貨志下》載:王莽規定,「黃金重一斤,直錢萬。」不但金貨有規定,銀貨二品也有規定,「朱提銀重八兩為一流直一千五百八十。它銀一流直千,是為銀貨二品。」
有人反對這種看法,認為這裡忽略了王莽嫉恨劉姓的事實。王莽既已為「真天子」,深忌有金、刀字樣。此錢的「金」字皇皇,避之唯恐不及,去之唯恐不盡,他怎麼會在這時還鑄帶有「金」字的國寶金匱直萬錢呢?
關於鑄造此錢的目的和用途,有人認為,類似吉語,乃壓勝錢。有的則說漢代壓勝錢吉語,沒有用這四個字的。這四個字,語氣堂堂,文意很重。況且還有「直萬」二字,絕非壓勝錢。
有人認為,鑄此錢是為了收回金錯刀。以一枚收回金錯刀兩枚,當時盛傳金刀為劉氏復興之兆,王莽很後悔自己鑄了契刀和錯刀,急命毀之,毀之未盡,故採取回收的辦法。這種看法,似不能成立。
還有人說,王莽實行黃金國有政策,當時令將黃金輸入御府,然後給此錢做為憑證,是信用物一類。有人說,王莽把搜刮來的黃金,收藏宮中,每萬斤為一匱。此錢或為宮中金匱的專用之物。也有人斷定為鎮匱之錢。
此錢出現後,有人評價很高,說它顯露於世,是古泉界的一個新紀元。並與孫吳大泉五千作比較,說此錢為漢,彼錢為三國,要早若干年;還說,此錢為萬,彼錢五千,此錢價值當然要高。從製造之精絕來看,也勝過大泉五千。因此說是海內之寶,寶泉第一,古錢奇葩。
有人還寫過一首詠王莽巨泉的詩:「金匱曾鐫直萬字,錯刀復鑄五千文;畸形更有黃千布,作始由來屬『巨君』。」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l66yq2.html

這是一種造型非常奇特的錢幣,上半部為一方孔圓錢,鑄出“國寶金匱”四字,下半部為一正方體,鑄出“直萬”二字。錢緣流銅參差不齊,顯然出型後尚未經過打磨加工,可能未正式流通,所以僅在今陝西西安漢城一帶出土過數枚。該錢重41.7克,約合62銖,面值卻相當於一萬枚“五銖”青銅錢。這種錢幣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國寶金匱直萬”青銅錢,是新朝王莽瘋狂的貨幣改革的歷史見證。
早在公元7年為攝政王期間,王莽就下令在當時流通的“五銖錢”以外,另外增發“大泉五十”、“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等三種貨幣,這些貨幣的面值分別相當於五十、五百和五千枚“五銖”青銅錢,同時宣布禁止列侯以下攜帶黃金,黃金歸國家所有。這就是王莽的第一次貨幣改革。新朝建立後,王莽於公元9年廢棄與劉字有關的“五銖”錢、“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等貨幣,增發“小泉直一”這種貨幣,與前次發行的“大泉五十”貨幣同時流行,並下令禁止攜帶使用“五銖”錢,對新貨幣持反對意見的,流放邊境。公元10年,王莽推行最為濫惡的寶貨制,這是王莽的第三次貨幣改革。所謂寶貨制,就是把貨幣分成五物、六名、二十八品。五物即金、銀、銅、龜、貝五種不同的幣材。六名即黃金、銀貨、龜幣、貝幣、布、泉六種貨幣。二十八品包括泉貨六品、黃金一品、銀貨二品、龜寶四品、貝貨五品、布貨十品。其中泉貨六品,是在“大泉五十”和“小泉直一”之間增鑄“壯泉四十”、“中泉三十”、“幼泉二十”、“么泉一十”等貨幣。布貨是一種平首平肩、長身方足的布錢。布貨十品包括“小布一百”、“么布二百”、“幼布三百”、“序布四百”、“差布五百”、“中布六百”、“壯布七百”、“弟布八百”、“次佈九百”、“大布黃千”等貨幣。小布重15銖,依次遞增1銖,至大布則重24銖。小布與小泉的重量比是15∶1,兌換率卻是1∶100。大布與小泉的重量比是24∶1,兌換率高達1∶1000。這種極端混亂的幣值引起了人民的強烈抵制,人們私下仍用“五銖”錢進行交易。在降詔禁止、重罰無效的情況下,王莽不得不下令廢除極為荒唐的寶貨制,專行“小泉直一”與“大泉五十”兩種貨幣。“國寶金匱直萬”青銅錢就出現在這次幣制改革中。公元14年,王莽宣布進行第四次貨幣改革,改用“貨泉”和“貨布”兩種貨幣,並允許“大泉五十”這種貨幣流通。由於“大泉五十”這種貨幣貶值太厲害,到公元20年王莽便予以廢除,專用“貨泉”和“貨布”兩種貨幣。為使第四次貨幣改革順利進行,王莽頒布了連坐法,一家私鑄錢幣,五家連坐,沒入為奴婢,但盜鑄和触
王莽的貨幣改革混亂荒唐,堪稱中國古代貨幣改革史上的“絕唱”。各類貨幣比值不合理,導致貨幣嚴重貶值;幣材太濫,品類太多,尤其是寶貨制竟然一次將五種不同的幣材、六種不同的貨幣、二十八個品類同時投入流通,重新使用被歷史淘汰的龜、貝,徒然製造矛盾和混亂;十餘年間進行了四次幣制改革,其變動之速,給社會經濟生活和貨物的流通帶來了很大困難。王莽的貨幣不僅銅質絕好,鑄造精緻,文字書法也很工整,風格纖秀,有的還錯金,在古代錢幣的品相方面堪稱精品。( 陳成軍 )


釋文:“國寶金匱直萬”最早面世應是百年前的事,之後此錢再無出土,傳世品也極少見,向為泉界視為魁首奇珍。其近乎神化般的傳奇經歷,頗具神秘色彩;其是非爭論,更是見仁見智,莫衷一是;此錢可謂歷經百年滄桑,至今仍為泉界稱道。該幣為漢王莽“國寶金匱直萬”一枚,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上首似方孔圓錢面文為懸針篆“國寶金匱”四字旋讀。下以短頸聯方形泉身身面、背有直紋兩道紋內直書懸針篆“直萬”二字背無文。形狀新奇製作精巧存世極罕。為中國古錢“五十名珍”之一


國寶金匱直萬與國珎金匱五千現在市場價值多少
藝術文玩 03-02 20:22  大
新朝(8年-23年)王莽時期所鑄錢幣“國寶金匱直萬”與“國珎金匱五千”為泉界視為魁首奇珍。此錢幣造型奇特,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上部圓形方孔,下部為方形,被世人譽為“古泉中之尤物”,堪稱國寶。
國寶金匱值萬最早發現的為一枚僅存上部的殘品。
這枚錢始見文字記述為清翁樹培《古泉彙考》中劉燕庭附註:“道光戊申冬日,鮑子年孝廉自青門寄一拓本,文曰'國寶金匱',篆書,甚遒勁,亦當是漢魏六朝之別品,雲陝西近時出土者。逾年已酉餘歸京師,適蘇兆年自秦中寄售陳太史壽卿,壽卿以贈餘,因附記之於此”。
此錢拓收錄於李佐賢《古泉匯》,附記:“國寶金匱錢,面背肉好,週廓,近於西安出土,為劉燕庭所得,曰國寶,似正用品,曰金匱,或取珍藏之義歟。”
1921年發現“國寶金匱'錢二枚,均完好無損,西安城西北隅未央宮遺址一鄉民掘土時發現。
其中一枚
由閆某帶至上海,售予張丹翁,復歸餘挺生,民國高煥文在《談泉雜錄》中讚為“世間之尤物也”。《泉幣》第7期張絅伯在《國寶金匱直万泉》中披露:“餘挺生舊藏後讓叔馴,計直二千金。”由此看來,此品最後為江南錢幣收藏大家張叔馴所得,張氏於大陸解放前移居美國時將此珍品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另一枚
為清末曾任西安郵務長的英國人紐曼(EANewman)所得,1930年讓與張絅伯,後又為陳仁濤收藏,陳仁濤因此取齋號“金匱室”,上海解放前夕,陳氏离滬赴港,金匱室珍藏亦編號集箱運出境外。50年代初,陳氏有意出售其珍藏錢幣,提出以半捐半賣形式,將整批錢幣售予國家文物局,經張絅伯先生周旋,國家文物部門以八十萬港幣之價,收購陳仁濤1700餘枚古錢幣,其中包括“國寶金匱直萬”。
1921年陝西省西安市城西北隅漢未央宮故址出土通長6.2厘米,圓部直徑3.1厘米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地不愛寶,近年各種古錢新品層出不窮。90年代末西安發現一枚國寶珍匱直五千,與國寶金匱直萬應屬同一系列。
圖片出處不明孤品
2001年,咸陽郊外的一處鑄幣遺址或灰坑出土了二十枚左右國寶金匱直萬,其中完整者就4枚,斷損者3枚,廢品7-8枚。
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2011年冬季拍賣高:61mm 成交價:115萬元


"國寶金匱直萬”是我國古錢幣中的大名譽品之一,亦為中國古錢五十名珍之一。
新朝王莽時期所鑄錢幣,字體優美、鑄工精良、造型別緻,如大泉五十、一刀平五千等都是珍品;其中有一款神秘的錢幣,造型奇特,上呈方孔圓形,書“國寶金匱”四字,下呈長條方形,書“直萬”二字,在新朝第3次幣制變革時,有“金貨一品”的錢制,且規定黃金一斤值平錢一萬。此錢中標有“直萬”,則表明可兌黃金一斤。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以錢幣替換標明兌換黃金的情況,因而“國寶金匱直萬”就可能是“金貨一品”,被古錢幣投資收藏者稱“國寶金匱直萬”,價值無可估量。
《古錢大典》中稱此錢乃絕品,可易黃金千兩。
二千零二十年前的王莽鑄了一枚面值上萬的天價錢幣,稱之為“國寶金匱直萬”這枚錢在西漢後期老百姓無人用得起,於是錢幣收藏家懷疑之聲不絕,爭論長達百年。面對存世不足十枚的高值古錢,2011年北京保利秋季拍賣會上起拍價八十萬元,真正達到了“直萬”的目標。
國寶金匱直萬”是王莽最後一次貨幣改革所鑄造。傳統歷史中,王莽是一個極其複雜的歷史人物,從其大膽地實行改良政策來看,其不失為一位有膽略的政治家。雖然其貨幣改革是失敗的,但其所發行的一系列錢幣卻是古錢史上的精品。“國寶金匱直萬”即是一例,因其幣值過高,發行時間短,故存世極罕,為中國古錢“五十名珍”之一;加之其近乎神化般的傳奇經歷,故即使歷經百年滄桑,其仍被文博界和收藏界視為古泉魁首奇珍。
2016-12-04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秋季拍賣會以23萬價格成交“國寶金匱”一枚
2011-12-09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秋季拍賣會以115萬價格成交“國寶金匱”一枚


姜太公的《九府圓法》指的是”掌財產之官,西周掌管錢幣的九個政府部門分別是:太府.王府.內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內.職金.職幣

王莽國寶金匱直萬
新朝王莽時期所鑄錢幣,字體優美、鑄工精良、造型別緻,如大泉五十、一刀平五千等都是珍品;其中有一款神秘的錢幣,造型奇特,上呈方孔圓形,書“國寶金匱”四字,下呈長條方形,書“直萬”二字,被古錢幣投資收藏者稱“國寶金匱直萬”,價值無可估量。被古錢幣投資收藏者稱“國寶金匱直萬”,價值無可估量。
王莽國寶金匱直萬是什麼錢幣? 價格絕對超出你的想像!
我國歷史上面值最大的銅幣,當推新朝王莽發行的“國寶金匱直萬”,面值抵頂一萬枚五銖錢。在當時,萬枚五銖錢,可兌換黃金一市斤,而一枚“國寶金匱直萬”錢,竟值一斤黃金,可見其剝削程度之驚人。也有人認為該物並非貨幣,而是藏金櫃上的拉手或者裝飾之類,象徵著王莽擁金無數。事與願違,事實上,王莽幣制改革卻加劇了新莽政權的快速滅亡。
王莽國寶金匱直萬怎麼辨真假真品市場價多少有幾個版本崇寧重寶系北宋徽宗崇寧年間鑄(公元1102年~1106年),幣質有銅、鐵、銀。崇寧重寶為隸書銅、鐵大錢,製作多亦精好,存世較多。崇寧重寶錢文隸書,古樸方正,嚴謹莊重,法度固定。有人認為,崇寧重寶錢文也是徽宗所書,但史無定論。
新朝王莽時期所鑄錢幣,字體優美、鑄工精良、造型別緻,如大泉五十、一刀平五千等都是珍品;其中有一款神秘的錢幣,造型奇特,上呈方孔圓形,書“國寶金匱”四字,下呈長條方形,書“直萬”二字,被古錢幣投資收藏者稱“國寶金匱直萬”,價值無可估量。
王莽國寶金匱直萬是什麼錢幣? 價格絕對超出你的想像!
國寶金匱直萬錢幣鑄造於西漢居攝二年(公元7年),由王莽鑄造;形制特殊,猶如一把打開財富寶藏的金鑰匙!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上部為方孔圓錢形式,直徑為2.6厘米,面文為“國寶金匱”四字,旋讀,懸針篆。下部為正方形,邊長為2.5厘米,內有兩條豎棱,中間直書懸針篆“直萬”二字,頂部有“天府”二字,周身柔潤,背面頂部有“蟾宮”二字,該版目前僅見一枚。
LOT號拍品名稱估價(萬) 成交價(萬) 拍賣日期
6158 新莽“國寶金匱直萬” 350-450萬409萬2010-11-14
12135 漢王莽“國寶金匱直萬” 340-360萬340萬2014-06-08
2274 新莽鑄“國寶金匱直萬” 225-235萬312萬2009-05-24
0125 西漢國寶金匱直萬銅錢180-200萬230萬2014-01-04
1058 “國寶金匱”直萬錢頭一枚170-200萬219萬2011-10-19
筆者所展這品《國寶金匱直萬》。生坑而出,錢體莽蒼,繡色斑斕,繡痂疊嶂; 掂之有沉重之感,說明其材質精良,形制精整大氣;錢文篆書,端莊典雅。其上部方孔圓錢部分直徑30、4毫米,下部方形幣身邊長28、5毫米,厚3,2毫米,重24、8克。
王莽國寶金匱直萬是什麼錢幣? 價格絕對超出你的想像!
“國寶金匱直萬”是王莽最後一次貨幣改革所鑄造。傳統歷史中,王莽是一個極其複雜的歷史人物,從其大膽地實行改良政策來看,其不失古為一位有膽略的政治家。雖然其貨幣改革是失敗的,但其所發行的一系列錢幣卻是古錢史上的精品。“國寶金匱直萬”即是一例,因其幣值過高,發行時間短,故存世極罕,為中國古錢“五十名珍”之一;加之其近乎神化般的傳奇經歷,故即使歷經百年滄桑,其仍被文博界和收藏界視為古泉魁首奇珍。
《古錢大典》中稱此錢乃絕品,可易黃金千兩。長期以來,古錢幣界對“國寶金匱直萬”有著種種猜測與說法:
一曰:此錢非流通所用的貨幣,而是代表王莽佔有黃金的數量,是記載黃金數量的。
二曰:在新朝第3次幣制變革時,有“金貨一品”的錢制,且規定黃金一斤值平錢一萬。此錢中標有“直萬”,則表明可兌黃金一斤。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以錢幣替換標明兌換黃金的情況,因而“國寶金匱直萬”就可能是“金貨一品”。
王莽是新朝的開國皇帝,早在公元7年王莽為西漢攝政王期間,就下令禁止列侯至庶人均不得攜帶黃金,黃金歸國家所有。漢代黃金每斤值萬錢,在當時此錢可值一斤黃金的價值。
由於此錢發掘數量很少,目前僅在西安漢城一帶出土過數枚,且都未經打磨加工,可能此錢未經正式上市流通,現藏於國家博物館“國寶金匱”,據傳也是西安出土,先是由英國人所得,後讓與張絅伯,再後來歸上海大收藏家陳仁濤,後隨陳流入香港。在50年代初,在周恩來總理的親自過問下,經張絅伯先生周旋,由政府花巨資將其購回,這枚精品是國內目前唯一公開展出的,且被文博界和收藏界視為珍貴的孤品。據國家博物館解說,長久以來,傳世實物中,此錢僅有兩枚半為真品,可見國寶金匱直萬為難得的稀有珍品。
王莽的貨幣改革名目和級別非常繁雜,造成貨幣混亂,導致後期留存下來的貨幣少之又少,然而其藝術的價值遠超過了真正的使用價值,設計上也是堪稱一絕。例如錯刀,分為方孔圓錢以及刀型兩個部分,由於是黃金嵌錯而成,也有金錯刀的別名。如此精美的設計,它自身的面值也不低,在當時可是值5千錢。在上世紀80年代,一枚錯刀為1萬元,如今好的錯刀已經達到上百萬元。


新朝王莽時期所鑄錢幣,字體優美、鑄工精良、造型別緻,如大泉五十、一刀平五千等都是珍品;其中有一款神秘的錢幣,造型奇特,上呈方孔圓形,書“國寶金匱”四字,下呈長條方形,書“直萬”二字,被古錢幣投資收藏者稱“國寶金匱直萬”,價值無可估量。
“國寶金匱直萬”是我國古錢幣中的大名譽品之一,亦為中國古錢五十名珍之一。
國寶金匱直萬錢幣鑄造於西漢居攝二年(公元7年),由王莽鑄造;形制特殊,猶如一把打開財富寶藏的金鑰匙!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上部為方孔圓錢形式,直徑為2.6厘米,面文為“國寶金匱”四字,旋讀,懸針篆。下部為正方形,邊長為2.5厘米,內有兩條豎棱,中間直書懸針篆“直萬”二字,頂部有“天府”二字,周身柔潤,背面頂部有“蟾宮”二字,該版目前僅見一枚。
有人認為是流通貨幣,因為折價太高而沒有正式進入流通領域。也有另外一種意見認為該物並非貨幣,而是藏金櫃上的拉手或者裝飾之類,象徵著王莽擁金無數。 [1] 
歷史考據編輯
據考《史記索隱》註解:言正本藏於府,副本留在京師。“天府”兼管理檔案和守護祖廟及其收藏物於一身並以收藏王室權力像徵的鎮國寶器以及王室權力憑證的檔案為責,可見其職責之重。姜太公的《九府圓法》指的是”掌財產之官,西周掌管錢幣的九個政府部門分別是:太府.王府.內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內.職金.職幣。《周禮.春官.天府》記載:“天府”掌管祖廟之守藏與其禁令。
《古錢大典》中稱此錢乃絕品,可易黃金千兩。長期以來,古錢幣界對“國寶金匱直萬”有著種種猜測與說法:
一曰:此錢非流通所用的貨幣,而是代表王莽佔有黃金的數量,是記載黃金數量的。
二曰:在新朝第3次幣制變革時,有“金貨一品”的錢制,且規定黃金一斤值平錢一萬。此錢中標有“直萬”,則表明可兌黃金一斤。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以錢幣替換標明兌換黃金的情況,因而“國寶金匱直萬”就可能是“金貨一品”。
三曰:該錢可能是試鑄的樣錢,因折值太高而無法實施,就沒有進一步推行。四曰:“國寶金匱直萬”是鎮庫之寶,所有的官府錢莊都備一枚,作為壓庫之用。五曰:該錢是一種兌換憑證。官府收集民間黃金,實行黃金國有製,而國寶金匱直萬”就是官府發給上繳黃金者的憑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