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與算盤》:支那人在秦檜像前撒尿,是基於孟子說的「人性本善」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2650
孔子生前沒有像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一般,在政治上建立功績,也沒有身居高位,更沒有富甲天下。孔子雖然沒有取得今日所謂的成功,但他絕非失敗,反而這才是真正的成功。
文:澀澤榮一
看似失敗的成功
說到中國的聖人,首先會想到堯、舜,接下來是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以現在的話來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在聖賢之列屬於所謂的成功者,生前就已經可以看到足夠的政績,獲得世人的尊崇。相反地,以現在的角度而言,孔子並不是所謂的成功者。他生前遭受無妄之災,困於陳蔡之郊、飽受艱難,在當時的社會也看不到孔子的功績。然而千年後的今日,比起生前就拿出政績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反而更多人崇敬乍看之下一生失敗、懷才不遇的孔子。即使同為聖賢,孔子卻獲得了最多的尊崇。
支那的民族氣質非常奇妙,會草率地對待英雄豪傑的墳墓,絲毫不愛惜。我曾經當面詢問精通支那國情的友人白岩氏,也曾閱讀他在《心之花》連載的紀行,知道唯有位於曲阜的孔夫子廟受到支那人的妥善保存,極為莊嚴善美。現在仍有孔子的後裔在世,廣受一般大眾的尊敬。孔子生前沒有像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一般,在政治上建立功績,也沒有身居高位,更沒有富甲天下。孔子雖然沒有取得今日所謂的成功,但他絕非失敗,反而這才是真正的成功。
若僅以眼前的事物為根據論斷成功或失敗,那麼在湊川刀折矢盡、英勇戰死的楠正成是失敗者,登上征夷大將軍之位,威震四海的足利尊氏的確是成功者。然而,如今無人崇拜足利尊氏,尊崇楠正成的人卻多不勝數。如此說來,生前是成功者的足利尊氏反而成為永遠的失敗者,生前是失敗者的楠正成才是永遠的成功者。菅原道真和藤原時平也是如此。藤原時平在當時是成功者,相較之下獲罪於太宰府、只能在流放處望月長嘆的菅原道真無疑是當時的失敗者;儘管如此,今日卻無人尊崇藤原時平,而菅原道真則作為天滿大神在全國各地受人祭祀。菅原道真的失敗絕非失敗,而是真正的成功。
從以上事實推論可以清楚知道,世上所謂的成功未必就是成功,世上所謂的失敗也未必就是失敗。公司和其他一般營利事業相同,以取得物質上的成果為目的,一旦失敗,則會殃及出資者和其他相關人士。然而,如果精神上的事業只顧眼前的成功,目光短淺,就會如同汲取社會糟粕般產生弊病,對提升世道人心毫無貢獻,以永遠的失敗告終。例如發行報紙雜誌是以點醒社會為目的,有時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必須反抗潮流,難免招來意外之禍,陷入所謂失敗的境地,嘗盡痛苦,但這絕非失敗。即使一時之間看起來一敗塗地,但長久下來,努力肯定不會白費。社會因此受益,不必等待千年之後,只要經過十年、二十年,或數十年,其功績一定會被認可。
從事文筆、言論,以及其他精神方面事業的人,若拼命想要在生前獲得所謂的成功,進而阿諛時流、急功近利,將無法有利於社會。因此,無論是什麼樣的精神事業,只會妄下豪語、說大話而無法接觸人生之根本,只會空談而毫無努力作為,百年之後,即使黃河有清澄之日,這些人也必然以失敗告終,無法獲得真正的成功。只要能拚盡全力,精神事業上的失敗絕非失敗。就好像孔子的遺業成為今日世界幾千、幾百萬人安心立命的基礎,必能裨益後世,為提升人心做出貢獻。
盡人事待天命
天究竟是什麼?在我參與的歸一協會等聚會當中,也經常討論這個問題。部分宗教家解釋天是有靈性的動物,是具有人格的靈體,如同人能活動手足一般,不僅能賜與幸福,也能降下不幸;只要祈禱或求助,天就會受其左右而應之。然而,天並不如這些宗教家所想的具有人格,也不會因為祈禱的有無而將幸或不幸加諸於人世。天命是在人們不知不覺當中自然運行的。天原本就不會像魔術師一般,創造出不可思議的奇蹟。
就算說這是天命、那是天命,終究也不過是人類擅自作主,天毫無所知。人之所以敬畏天命,乃是因為承認存在著人力無所能及的巨大力量,即使盡人力勉強為之,也無法克服一切。故以恭、敬、信對待天,誠如明治天皇的《教育敕語》當中所謂通古今而不謬,施中外而不悖,走上通往長治久安的康莊大道,不以人力而自驕,既不勉強,也不做違背道理之事,小心謹慎,這的確是上策。我認為將天或神或佛解釋成具有人格、會受到感情左右,是非常錯誤的觀念。
無論人是否有意識到,正如四季依序變化,天命運行於百事萬物之中。只有相信必須以恭、敬、信的態度對待天,才能理解「盡人事待天命」這句話包含的真義。那麼,實際處世上,要如何解釋天呢?我認為可以用孔子對天的理解說明。天不是擁有人格的靈性動物,天地與社會之間的因果報應也不是偶然,將其視為是天命,以恭、敬、信的態度對待,才是最穩當的想法。
湖畔的感慨
我曾於大正三年(一九一四)春天旅行支那,五月六日抵達上海,翌日乘火車前往杭州。杭州西湖是著名的景勝,西湖邊上有一塊岳飛的石碑。距離石碑四、五步的地方,則有當時的權臣秦檜的鐵像與之相對。岳飛是宋末的名將,當時宋與金之間經常發生戰爭,由於燕京遭到金奪取,宋只能偏安南方,稱南宋。岳飛奉朝廷之命出征,擊敗金大軍,在即將收復燕京之時,奸臣秦檜收受金的賄賂,召回岳飛。岳飛知道這是奸計,說道:「臣十年之功,廢於一旦,非臣不稱職,權臣秦檜,實誤陛下也。」岳飛最終還是因讒言被殺。忠誠的岳飛和奸佞的秦檜,今日僅隔數步之遙相望,這是多麼諷刺的事,但也有其巧妙的用意。今日前往瞻仰岳飛石碑的人,幾乎好像是慣例一般,在石碑前揮淚的同時,也會在秦檜像前撒一泡尿才離開。死後忠奸判然,著實令人痛快。
今日的支那人當中,想必有像岳飛這樣的人,也有近乎秦檜之輩。人們在岳飛碑前行禮,秦檜像前撒尿,其實是基於孟子所說的「人性本善」。岳飛通天的赤誠深入人心,千載之後其德行依舊受人景仰;因此人的成敗,不待蓋棺之後無法論定。日本的楠正成與足利尊氏、菅原道真與藤原時平亦是如此。見到岳飛的石碑後,更讓我感慨萬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