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墓葬比较研究 - 张明东 - Google 圖書 http://bit.ly/2ZpUaLH
專家初步判定新發現西周墓葬群為周公家祖墓
http://news.zcwz.com/1471.html
中國近代史上一次失敗的考古,墓主至今無法斷定!
2018-11-18 由 處女座文史匯 發表于文化
2003年,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附近的土樑上,不僅發現了一條長達1500米的西周城牆,還發現了一座面積約8萬平方米的大型西周墓地,可是一經發掘,文物專家們卻忍不住連連嘆息:沒招了,沒招了,已經沒有招兒找到哪座才是周公的大墓了!
首先要要澄清一個問題,誰才是儒學的真正的創始人,估計有99%的讀者,都會回答是:孔子,其實這個問題真答錯了,儒學的創始人是周公,而孔子是儒學的集大成者
賈誼(《過秦論》的作者)評價周公:孔子之前,黃帝之後,於中國有大關係者,周公一人而已《論語》中,有這樣的記載: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這句話的意思是:「我衰老得很厲害了,我好久沒有夢見周公了。」(畫外音是,周公是我的精神導師,周公是我的主心骨。夢不到他,我心裡沒底)
在儒學裡,周公是元聖、孔子是至聖而孟子是亞聖。孔子和孟子的陵墓,一個在曲阜,一個在鄒城,而一個有趣的問題出現了,周公的墓在什麼地方?
周公墓在什麼地方,一直是個謎,但線索不是沒有,因為陝西省岐山縣鳳凰山,就有一座周公廟遺址,按照正常的道理推斷,周公墓和周公廟應該相距不遠,可是時間一天天,一年年過去,周公墓始終也沒有露出它的真容。
2003年,北京大學的兩名教授,帶著自己的學生,到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附近考古,不知道是運氣,還是什麼原因,他們竟意外地在野地里發現了兩塊卜甲,一塊上面寫著38個卜辭,一塊上面寫著55個卜辭。
這兩塊卜甲的出土,就像一根導火索,接下來的三個月,在遺址一處卜甲的灰坑裡,一共發現了740多塊甲骨,經過文字專家的破譯,其內容涉及戰爭、祭祀和政事多個方面,很顯然,如此眾多的卜甲的出土,代表著周公廟遺址附近,必定是周朝人集中活動的地區。
5月,卜甲灰坑的發掘工作,已經進入了尾聲,可是三位考古工作者開車欣賞鳳凰山山景的時候,又有一個令人驚喜的發現,這裡地處黃土高原,地表是一層厚厚的黃土,黃土下面是一層紅土,可是有一處黃土斷崖下,那個紅土帶竟突然斷裂了——很顯然,這是有古人在這裡搞過大型的土木工程,否則不會出現土層斷裂的情況。
在《竹書紀年》中,有這樣的記載:周成文33年,他曾率文武游於卷阿(卷為彎曲,阿為大墓,意思是這裡有一座地形彎曲的大墓),這位考古工作者將情況報了上去,很快一隻精幹的考古隊就開赴鳳凰山。
為了探明情況,他們先在這片懷疑有古墓的區域,畫上格點,然後在格點的四角,以及格點的正中,呈現五點梅花式,用洛陽鏟打探孔,不出專家預料,這片鳳凰山麓,竟隱藏著數千座陵墓。
更讓人欣喜的是,其中有10餘座高等級的墓葬,竟有4條墓道——4條墓道的大墓,只能是西周諸王之墓,才有的最高級的葬制待遇
一旦找到西周諸王的陵墓,在墓中發掘出具有國寶價值的高等級文物,不僅是對周代歷史的完美補充,也是對華夏考古最重大的貢獻,可是真正的發掘工作一開始,專家們的心都涼了——盜洞,一個個古代、近代和現代的盜洞出現在墓頂之上,挖開古墓,古墓中出現了一個個圓形,方形的銅銹坑,這說明,這些古墓中,曾經埋藏過大型的青銅器,而這些青銅器,也不知道在什麼年代,都被可惡的盜墓賊給竊走了……
這些周代的古墓中,只是零星地出土了一些被打碎的瓷豆、瓷尊和瓷罐等低端文物,除了這些,就是一些石罄的殘片,石罄和編鐘是親兄弟,而這兩種最高等級的寶貝,只能是周天子的陪葬物。
可是眼前,這些陵墓中,已經空空如也,想根據青銅器上的銘文,判斷墓主這條路已經走不通了。隨著對出土的卜甲上卜辭的研讀,專家們發現上面一共出現了4次「周公」字樣的卜辭,周公是周朝歷史上一位極其重要的人物,他輔助周成王執政的故事,已經千古流傳……周公去世後,周成王將其葬在周公的采 邑——周原,也就是鳳凰山一代
可是面對著周公(家族)大墓已經找到,因為找不到能證明此墓就是周公大墓的冥器,而無法確定墓主的尷尬局面,這次考古,可以說是一次最無奈的考古!……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xj6p62o.html


岐山墓葬群可能是周公家族
西周考古70多年來,惟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筑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  含“周公”字樣的甲骨文多次出現
  新華社西安6月3日電  (記者邊江、馮國)備受關注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經過多位知名考古學家連日來的現場考察和研討,認為這處西周時期最高等級的墓葬群極有可能就是周公的家族墓地。這一新中國最重大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繼承與發揚優秀文化傳統等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
    這處西周大型墓葬群位於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自3月份以來在這裡進行了大規模考古調查與鑽探,已發現大型墓葬19座,其中帶4條墓道者9座,三墓道和兩墓道者各4座,單墓道者2座,另有陪葬坑13座。在其外圍多處發現甲骨700余片,辨識出甲骨文420余字,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者4片,並發現了1500多米的夯土城牆和6處大型夯土建筑基址。
    現場認真考察了3天的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說:“西周考古已有70多年,這是惟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筑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周公’甲骨文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採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78歲的鄒衡曾發現了西周燕國與晉國都城遺址,並指導過西周晉侯墓地的發掘,有“中國商周考古第一人”之稱。
    陝西歷史博物館原館長、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說:“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隻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採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他的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朝的開國元勛,曾輔佐周武王滅商,攝政7年后還政周成王,開創了分封制度,制禮做樂,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政治文化基礎。孔子將其思想進一步人倫化、世俗化,形成傳承數千年的儒學思想,成為中國社會最基本的文化傳統。作為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夢見周公”至今仍是日常習語。
    長期致力於尋找西周王陵的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商周室主任張天恩博士認為,周公稱謂是世襲的,延續了五六百年。盡管周公旦的長子分封到東方的魯國,但西周實行歸葬制度,即人死后“葉落歸根”,分封在外的后代周公也要埋回家族墓地,因此這裡出現多座四墓道墓葬也在情理之中。
    秦兵馬俑博物館原館長袁仲一研究員說:“這些四墓道的墓葬規模普遍偏小,不大可能是王陵,周公家族墓的可能性更大。至於墓主究竟是誰,還有待發掘后最終確定。
---------------
周公家族墓現身陝西
作者:gohwu     文章來源:    點擊數:906更新時間:2004-6-8            ★★★
jpg[/IMG][/center] [center]有四個墓道的墓葬[/center] 據新華社電備受國內外關注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經過多位知名考古學家連日來的現場考察和認真研討,被初步認為是周公的家族墓地。這一重大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繼承與發揚優秀文化傳統等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這處西周大型墓葬群位於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自3月份以來在這裡進行了大規模考古調查與鑽探,已發現大型墓葬19座,其中帶四條墓道者9座,三墓道和兩墓道者各4座,單墓道者2座,另有陪葬坑13座。在其外圍多處發現甲骨700餘片,辨識出甲骨文420餘字,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者4片,並發現了1500多米的夯土城牆和6處大型夯土建築基址。現場認真考察了3天的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說:“西周考古已有70多年,這是惟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周公'甲骨文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采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78歲的鄒衡曾發現了西周燕國與晉國都城遺址,並指導過西周晉侯墓地的發掘,有“中國商周考古第一人”之稱。陝西曆史博物館原館長、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說:“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采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他的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朝的開國元勳,曾輔佐周武王滅商,攝政7年後還政周成王,開創了分封制度,制禮做樂,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政治文化基礎。孔子將其思想進一步人倫化、世俗化,形成傳承數千年的儒學思想,成為中國社會最基本的文化傳統。作為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夢見周公”至今仍是日常習語。長期致力於尋找西周王陵的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商周室主任張天恩認為,周公稱謂是世襲的,延續了五六百年。儘管周公旦的長子分封到東方的魯國,但西周實行歸葬制度,即人死後“葉落歸根”,分封在外的後代周公也要埋回家族墓地,因此這裡出現多座四墓道墓葬也在情理之中。秦兵馬俑博物館原館長袁仲一說:“這些四墓道的墓葬規模普遍偏小,不大可能是王陵,周公家族墓的可能性更大。至於墓主究竟是誰,還有待發掘後最終確定。
-------------------
岐山西周墓葬群是周公及其家族墓地?
06/03/2004/13:08
華夏經緯網
    昨日記者就日前引起史學界和考古界高度重視的岐山西周墓葬群的有關情況,採訪了西北大學文博學院趙叢蒼教授,他從西周文化遺存方面向記者談了一些看法。
    岐山西周墓葬群是周公及其家族墓地的可能性很大
    周公廟遺址既然有大型建築遺存,有甲骨文,有四條墓道的大型墓葬,只能說明這個區域內的遺存是規格比較高的,但是是什麼性質的還是要思考的。根據唐代《括地志》記載,周公采邑可能就在周公廟的遺址之內,而且刻有“周公”字樣的甲骨文也能說明這個地方和周公采邑有關,這樣的話,既然周公廟是周公採邑的所在地,那麼這些墓葬可以認為是周公及其家族墓地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性很大。現在看來唐代人把周公廟建在這個地方絕不是偶然的。
    四條墓道不一定是王陵
    至於這些墓葬規模大、規格高的大墓的發現,按照以往的發掘研究,帶四個墓葬道的墓葬屬王一級,起碼商代墓葬提供了這樣的信息。可西周王陵由於沒有實例,要說四條墓道的就是王陵或者王陵就要具備四條墓道,在一定程度上講也還算是一種推測。根據周公當時所處的特殊地位,即使四條墓道的墓葬只有王一級才能享用的話,周公享有四條墓道的墓葬不是沒有可能。同時屬於西周時期封國中的一些墓的發現,為我們認識這方面的問題提供了思路。比如北京琉璃河燕國墓地所發現的一座燕侯墓,就帶有四條墓道,只是這個帶四名墓道的大墓墓道是在墓室的四角。或許這只是一個特例,但四條墓道是客觀存在的,該墓主人只是一代燕侯,身份肯定低於周王,卻也使用了四條墓道。為我們判斷周公廟墓群的性質提供了信息參照。
    與周公廟周代墓群相比,周原遺址作為岐邑更合乎情理
    周原遺址的內涵是非常豐富的,有很多大型的建築遺址,分佈也非常廣,應該是規格較高的遺址,同時周原遺址還發現了數量很多的青銅器窖藏,而且出土的青銅器不少都是屬於當時禮器中的重器,還發現了墓葬,其中像扶風皇堆村全由大中型墓葬組成的墓地,規模就很大。也發現了很可能是保護都邑的城牆遺址,同時在周原遺址範圍內,不但發現有西周時期的遺跡和遺物,而且還發現了早於西周時期的先周文化遺存,這些先周文化遺存的年代可以早到殷墟三期約公元前12世紀。
    周公廟遺址從調查到的情況看,有大型墓葬,有甲骨文,有建築遺跡,也有夯土牆,但從現有發現來看,與周原遺址尚有差距,據最近去過周公廟遺址的有些學者回來講,目前還沒有發現先周文化,也就是說在年代上有比較大的距離。而周原遺址先週遺存豐富,所以把周原作為岐邑來看比較合乎情理。(三秦都市報 易木)
-------------------
據新華社電備受國內外關注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經過多位知名考古學家連日來的現場考察和認真研討,被初步認為是周公的家族墓地。這一重大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繼承與發揚優秀文化傳統等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
  有四個墓道的墓葬
 美女啦啦隊招募中     縱情享受人生第一樂趣    
 新浪招商引資征代理商     上網實用手冊
  這處西周大型墓葬群位於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自3月份以來在這裡進行了大規模考古調查與鑽探,已發現大型墓葬19座,其中帶四條墓道者9座,三墓道和兩墓道者各4座,單墓道者2座,另有陪葬坑13座。在其外圍多處發現甲骨700餘片,辨識出甲骨文420餘字,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者4片,並發現了1500多米的夯土城牆和6處大型夯土建築基址。
  現場認真考察了3天的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說:“西周考古已有70多年,這是惟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周公'甲骨文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采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78歲的鄒衡曾發現了西周燕國與晉國都城遺址,並指導過西周晉侯墓地的發掘,有“中國商周考古第一人”之稱。
  陝西曆史博物館原館長、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說:“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采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他的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
  挖掘出的甲骨文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朝的開國元勳,曾輔佐周武王滅商,攝政7年後還政周成王,開創了分封制度,制禮做樂,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政治文化基礎。孔子將其思想進一步人倫化、世俗化,形成傳承數千年的儒學思想,成為中國社會最基本的文化傳統。作為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夢見周公”至今仍是日常習語。
  長期致力於尋找西周王陵的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商周室主任張天恩認為,周公稱謂是世襲的,延續了五六百年。儘管周公旦的長子分封到東方的魯國,但西周實行歸葬制度,即人死後“葉落歸根”,分封在外的後代周公也要埋回家族墓地,因此這裡出現多座四墓道墓葬也在情理之中。
  秦兵馬俑博物館原館長袁仲一說:“這些四墓道的墓葬規模普遍偏小,不大可能是王陵,周公家族墓的可能性更大。至於墓主究竟是誰,還有待發掘後最終確定。 ”
-------------------
陜西岐山西周大型墓葬群可能為周公家族墓
更新: 2004-06-03 9:48 PM       標籤:
【大紀元6月3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三日電)中國大陸考古人員針對陜西省岐山縣發現的西周大型墓葬群進行考證,認為這處西周時期最高等級的墓葬群,極有可能就是周公的家族墓地。
新華社報導,在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發現的西周大型墓葬群,包括大型墓葬十九座,其中帶四條墓道者九座,三墓道和兩墓道者各四座,單墓道者兩座,另有陪葬坑十三座。
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在這處大型墓葬群外圍多處發現甲骨七百餘片,辨識出甲骨文四百二十餘字,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者四片,並發現了一千五百多公尺的夯土城牆和六處大型夯土建築基址。
據參與考古工作的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表示,西周考古已有七十多年,這是唯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周公」甲骨文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採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
前陝西歷史博物館館長尹盛平則指出,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採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朝的開國元勛,曾輔佐周武王滅商,攝政七年後還政周成王,開創了分封制度,制禮做樂,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政治文化基礎。
--------------------
周公家族墓現身陝西墓主是誰尚未弄清
2004-06-04 00:00:00 來源: 《北京娛樂信報》
      收藏  評論分享  
摘要:據新華社電備受國內外關注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經過多位知名考古學家連日來的現場考察和認真研討,被初步認為是周公的家族墓地。這一重大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繼承與發揚優秀文化傳統等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這處西周大型墓葬群位於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自3…
據新華社電備受國內外關注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經過多位知名考古學家連日來的現場考察和認真研討,被初步認為是周公的家族墓地。這一重大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繼承與發揚優秀文化傳統等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這處西周大型墓葬群位於陝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內。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組成的考古隊,自3月份以來在這裡進行了大規模考古調查與鑽探,已發現大型墓葬19座,其中帶四條墓道者9座,三墓道和兩墓道者各4座,單墓道者2座,另有陪葬坑13座。在其外圍多處發現甲骨700餘片,辨識出甲骨文420餘字,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者4片,並發現了1500多米的夯土城牆和6處大型夯土建築基址。??現場認真考察了3天的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說:“西周考古已有70多年,這是惟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周人大型聚落。'周公'甲骨文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采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78歲的鄒衡曾發現了西周燕國與晉國都城遺址,並指導過西周晉侯墓地的發掘,有“中國商周考古第一人”之稱。??陝西曆史博物館原館長、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說:“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采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他的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朝的開國元勳,曾輔佐周武王滅商,攝政7年後還政周成王,開創了分封制度,制禮做樂,奠定了中華民族的政治文化基礎。孔子將其思想進一步人倫化、世俗化,形成傳承數千年的儒學思想,成為中國社會最基本的文化傳統。作為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夢見周公”至今仍是日常習語。??長期致力於尋找西周王陵的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商周室主任張天恩認為,周公稱謂是世襲的,延續了五六百年。儘管周公旦的長子分封到東方的魯國,但西周實行歸葬制度,即人死後“葉落歸根”,分封在外的後代周公也要埋回家族墓地,因此這裡出現多座四墓道墓葬也在情理之中。??秦兵馬俑博物館原館長袁仲一說:“這些四墓道的墓葬規模普遍偏小,不大可能是王陵,周公家族墓的可能性更大。至於墓主究竟是誰,還有待發掘後最終確定。
-----------------
周公解夢
夢見墓穴 墓基 墳墓_周公解夢夢到墓穴 墓基 墳墓是什麼意思_做夢夢見墓穴 墓基 墳墓好不好_周公解夢官網_周公解夢大全 http://bit.ly/336eEf2
-----------------------------
西周墓出土「周公」甲骨,專家還發現珍貴國寶,以及一個礦泉水瓶
2019-04-19 由 歷史不還 發表于文化
西周墓出土「周公」甲骨,專家還發現珍貴國寶,以及一個礦泉水瓶
英國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哲學家弗朗西斯·培根曾說過:「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歷史對於人類的價值不僅僅是意味著不斷追溯著的過去,還有著更加豐富的內涵。它包含著我們的起源、發展、人類文明的進程……
說到周公,有很多人雖然對這個人物並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是卻對這「周公解夢」有些印象吧(筆者本人就在逛網站的時候無數次的看到與它有關的廣告)。
周公呢,他是武王姬發的弟弟,曾兩次輔佐周武王伐紂,因其采邑在周,爵位為上公,所以人們稱呼他為周公。不但如此,周公還是著名的儒家學派的奠基人,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思想家,是可以與孔夫子相提並論的人物。
周公既然在歷史上擁有著如此高的地位,那麼他在考古界的地位如何呢?那必須是高啊。很多考古學家都想通過對他墓穴的研究進一步的了解這個人物。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寶雞市扶風縣法門公社莊白大隊白家生產隊隊員在平整土地後,在距離地表三十厘米處的地方發現了一個西周時期的青銅器窖藏,專家們為它取名為莊白一號窖藏。
其中便有後來被評為國寶的牆盤,它鑄造於西周共王時期,是西周徽氏家族的一位名為牆的人為了紀念他的先祖而製造出的。現在這件西周牆盤被館藏在寶雞青銅器博物館內。
青銅器的發現很快引起了考古工作人員的關注,他們在此地駐紮,進行了大規模的考察與研究。在考古學家們不懈的努力、探索下,人們在一個叫做莊白村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洞口,這個洞口與周公有著很大的聯繫。
在墓室之中發現了大量的青銅器,青銅器上所鐫刻的銘文也向後人們訴說著與它有關的歷史。通過考古人員的考究,人們發現了周公廟的遺址裡面有大量的墓穴。
最讓專家們驚喜的是,他們發現了一塊刻著周公字的甲骨。通過這一發現,專家們對於這就是周公家族墓地的推測更加的確信了,如果繼續挖掘的話,那麼一定可以對歷史、對考古界做出巨大的貢獻,這也是每個考古學家的願望啊。
然而隨著考古的進一步深入,專家們看到的景象卻像晴天霹靂一般敲擊著他們。墓地里有著大量的盜洞,很顯然那些盜墓賊們捷足先登,對墓穴造成了破壞。
在墓穴中不僅有礦泉水瓶,還有食物的殘渣、手電筒以及對講機。所以很多珍貴
、珍稀的文物都被這些土夫子給率先帶走了,這對於好不容易才發現這個墓穴的專家們倍感失落和遺憾。
天神普羅米修斯將火種帶到人間,從此人類便學會使用了火來抵抗著無邊的寒冷。宙斯不滿普羅的行為,欲將災禍降臨人間,於是他命令火神用泥土造一個女人,取名潘多拉。
眾神都為這個女子賦予天賦以使她變得完美,她就好像是眾神的禮物一般的美妙。然而宙斯卻給了潘多拉一個盒子,裡面裝滿了禍害、災難和瘟疫。後來人們就把「潘多拉魔盒」比作是帶來不幸的禮物,災難的淵藪。
如果把歷史文明的遺寶比做火種的話,那麼那些偷到文物的人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般。雖說這樣比喻有點嚴重了,但那些無良的盜墓者對人類文明所帶來的破壞不是三兩句就可以闡述,不是幾本精妙絕倫的盜墓小說可以更改。
以一己之私慾毀共有之財富的人是不能被「洗白」或者是美化的,那些文物是我們整個民族的瑰寶,是屬於中華兒女的歷史財富啊。
------------------
堪稱最大考古成就 周公家族墓群出土
 彭志平/綜合報導 
大陸考古隊最近在陜西省岐山縣周公廟遺址附近發現大規模周代大型貴族墓群,該墓群是
目前發現的西周時期最高等級的葬墓群,據研判屬於周公家族。而在墓群附近,考古隊也
發現了七百多片的西周卜甲,卜甲上首次發現有「周公」字樣。此次考古發現的學術價值
堪稱中共建政後最重大的考古發現。
 周公廟是始建於唐代的周公旦祭祠,考古隊在周公廟遺址鑽探了約十平方公里的範圍,
發現了灰坑、建築基址、陶片等古代遺跡與遺物。
 此一葬墓群共發現大型葬墓十九座,其中九座帶有四條墓道,三墓道和二墓道各四座,
單墓道葬墓兩座
,另有陪葬坑、車馬坑十三座。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指出,過去發現的
諸侯國君級葬墓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采邑內的四墓道為首次發現。

 尹盛平還指出,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周
公 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
陜西省考古研究所商周室主任張天恩認為,西周
實行歸葬制度,即使周公之子分封魯國,死後也要埋回家族墓地因此,遺址發現四墓道
墓葬也在情理之中。秦兵馬俑博物館原館長袁仲一認為,遺址的四墓道墓葬規模普遍偏小
,不大可能是王陵,周公家族墓的可能性更大。
 考古隊同時在遺址附近發現周代大型夯土基址數處以及一處建築基址,還在周公廟遺址
外圍發現甲骨七百多片,其中尚有刻辭者八十二片,辨識出甲骨文四百二十多字,首次發
現有「周公」字樣者四片(有報導說五片)。根據已經辨識出的卜甲文字顯示,這些卜甲
內容涉及戰爭、祭祀、記事等,字數最多的一片有卅六字。周公廟遺址是在大陸發現的第
八處周代甲骨出土地,新出土的甲骨字數多於其他六處,僅次於一九七六年以後「周原遺
址」出土的甲骨。
被譽為「中國商周考古第一人」的北大教授鄒衡指出,周公廟遺址考古發現是「新中國」
成立後堪稱第一的考古發現,對研究中華文明史具有無可估量的價值。鄒衡表示,西周考
古已有七十多年,這是唯一同時發現西周城牆、甲骨文、高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大型
聚落。「周公」甲骨文多次出現,說明該處是周公 采邑,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
-------------------------
周公廟“拷問”中國傳統墓葬文化 公墓?族墓?
轉載自【浙江在線】
2005/02/01
馮國、邊江
新華社西安2月1日電
  周原考古世界矚目已久。2004年夏,周公廟遺址考古的重大發現:一處由兩墓道、三墓道與四墓道等形制的西周最高等級墓葬組成的大型陵坡墓地、1500余米的大型夯土牆、700餘片甲骨和多處大型建築基址“集體出世”,更使這裏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
  古人雲:“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以及由“祀”延展的“禮”是中華文化的主要特色,它在歷時性的演進中成就、構築了中華文化的生命力和創造力之一。作為諸子百家的先聲,西周時期恰恰是中華文化最最關鍵的分?點;西周在古代中國的小統一上,可用天樞——中華民族的天命之樞紐來比稱。此時此地的發現,對研究與探討中國古代的禮樂文明和墓葬文化,具有無可估量的思想和文化意義。
西周的大型墓地竟然埋在山梁上?
  人們或許會對小山一般高大的一座座陵墓漸漸習以為常,因其畢竟只是比我們日常所見的普通墳墓高大一些罷了。按傳統的說法,我國古代商周時期的墓葬是沒有今日所見的墳丘的,墳丘墓的出現已到春秋晚期,正是孔子生活的時代,孔子本人就是其實踐者,而其普及則是戰國時代的事了。
  佐證這種已有2000餘年觀念的首先是明確的文獻資料。《易‧系辭傳下》說:“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藏之中野,不封不樹。”由此,“不封不樹”(即沒有封土堆,也不種植樹木以為標誌)便成為後世人們談論古代墓葬的基本原則。《呂氏春秋》如此看法,西漢末年的劉向也認為“殷湯無葬處,文武周公葬于畢,秦穆公葬於雍橐泉宮祈年館下,樗裏子葬於武庫,皆無丘壟之處。”
  由殷墟發掘而興起的中國考古學的長期實踐也基本肯定了這種看法。殷墟發現的商墓如婦好墓,周原發現的西周墓如黃堆墓等,都沒見墳丘。但意外還是有的,如南方有的西周墓就是封土的,周原的黃堆墓的“黃堆”二字,也曾使人聯想到“皇堆”(皇家的大土堆)之義,但它們仍缺乏足以改變人們原有看法的力量。
  如今,舉世皆驚的西周大型墓葬群竟然在周公廟旁的山梁上!孟子就稱關中為“天府”,西周時期的關中更應“陸海豐饒”,周公廟附近的生態環境應當是很好的(今天的周公廟內仍生長著百餘種植物,小松鼠時常在路邊戲耍)。那麼,埋葬著至少19位重量級人物的大型墓地——山梁,大概不用封土也足以讓人仰視,不必植樹而樹也已成蔭了吧!?
  問題仍不至此。活著時人分高低貴賤,死後所埋之處也要分子丑寅卯:墓的名稱也不是隨便用的,否則殺頭事小,滅門事大。文獻記載,只有君王的墳墓可以用“陵”,最早用陵的是戰國時期,表示墳墓如高大的山陵一般,故有“山陵崩”諸說。或許是事後諸葛亮,周公廟又稱“古卷阿”,“卷阿”音“全窩”,卷意曲,阿則指大陵。于此或許可知,周人早就以山為“陵”了,當孔子為母親堆墳之時,難道不屬於“複周禮”的一部分嗎,只是他沒有言明周代早就如此而已。
這兒是周公墓?
  最高等級墓地、大型夯土牆、刻有“周公”的甲骨和多處大型建築基址等遺存的結集出現,對稍具西周考古常識的人來講,都確鑿地表明這是一處大型周人聚落遺址。要知道,墓地、巨牆、甲骨和高等級建築“四位元一體”地同時出現,在考古史上都是十分罕見的,因它們使某個族群的集體生活有了最基本的保障,它又是這個族群文明生活的標誌性具像表現。
  甲骨文是商朝晚期和西周時期(約西元前14世紀至前771年)使用的占卜文字,是迄今發現的中國最早的系統文字,為後人瞭解當時的社會狀況和思想意識等提供了最直接的寶貴資料。在崇拜神靈的商周時期,人們對占卜非常認真,有一套完備的規定。《周禮‧春官‧占人》中載:“凡蔔筮,君占體,大夫占色,史占墨,蔔人占坼。”可知占卜的分工或對兆象的特徵要求是十分明確的,其刻辭則是因事而就的,留下了諸多活生生的時事時文。
  徐天進教授發現兩片50餘字甲骨之餘緒;農民技工史浩善以專家的目光敏銳地從一處斷崖處發現了“重要情報”:灰坑裏擁有眾多甲骨片。“考古,考古,就是看土。我在某些方面都不如史浩善。”談起“浩善坑”的重大發現,徐天進教授不勝喟歎。
  清理發掘“浩善坑”等多處地點後發現甲骨700餘片,經專家初步辨識、拼對、綴合,甲骨為西周早中期,刻有甲骨文430余字,蔔甲刻辭內容涉及戰爭、祭祀、紀事等,其中有“周公”字樣者7片,並有幾片是記載著周王活動的刻辭。在表示著此地重要性的同時,“新邑”等字的出現更使人聯想到“周公營造成周洛邑”的史實。此外,唐高祖李淵選址理應有所依據,否則不會于此建立所謂的“周公祠”(現周公廟)。
  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說:“西周考古已有六七十年,這是唯一一處同時發現西周大型夯土牆、甲骨文、高等級建築和墓葬群等遺存的大型周人聚落。‘周公’字樣甲骨的多次出現,說明此處當是周公采邑,進一步推測的話,墓地應是周公家族墓。”
  陝西歷史博物館原館長、著名西周史專家尹盛平說:“過去發現的諸侯國君級墓葬只有一兩條墓道,在周公采邑內的四墓道墓葬為首次發現。周公是享有周王待遇的人,完全有資格使用最高等級的墓葬形制。在他的家族墓地發現四墓道墓葬不足為怪,其規模較小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隨著對出土甲骨認識程度的進展,專家最近發現了有關召公的甲骨文字:“太保”或“保”字出現3次,僅從數字上說只比“周公”少了一次。要知道召公與周公在西周初期可是平起平坐的人物,由於二公的爵位子孫都是世襲的,後來的西周史上才出現了周公與召公的“共和”之治。判斷墓地性質的準星——時間似乎又有些模糊了。
是公墓,還是族墓?
  對“上帝”的敬畏使商周時期的人們普遍具有“事死如事生”的觀念,否則很難理解他們對祭祀的極端重視:行軍打仗離不開甲骨的占卜,更離不開在宗廟內祈求祖先的幫助和神靈的保佑。《詩經‧大雅》記述古公亶父遷居到岐地時載:“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家室;其繩則直,縮版以載,作廟翼翼。”可知周人對建造宗廟是與建造宮室至少是同等對待的,其住地的必要條件之一是有宗廟建築。
  祭祀祖先在宗廟,而埋葬祖先的地方則是墓地。《周禮‧春官》載,同一宗族的墓有兩種:一種是“公墓”,葬的是貴族,“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為左右,凡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後,各以其族。”一種是“邦墓”,“令國民族葬而掌其禁令”,當是給予貴族之下的“國人”劃定的墓地。或許“國人”地位之下的人可能都是奴隸身份,沒有入葬的資格,“禮不下庶人”嘛!
  雖然《周禮》(一般認為其成書于春秋,戰國時有刪補)的記載很明確,也很有規劃,但是周公廟發現的大型陵坡墓地與其形制上的要求很難相符:它處地斜坡上,難以形成“居中”的分佈格局。從考古實踐看,這也許是一種理想化的描述,後人對周禮多有溢美當不會自孔子始,“厚古薄今”的思想傾向是部分人類一貫的思想傾向,它從貌似向後看的視角給後繼者提供面向未來的思想動力,先賢的榜樣至今不仍在激勵著你我嗎?因此,周人除在宗廟祭祀祖先外,還常在先人的墓地進行告禱,猶如知識份子在斗室內神交。
  就目前而言,說周公廟大型墓葬群是公墓不存在什麼風險,這個“公墓”如按照《周禮》的“公墓”標準來定的話。但進一步言,是“周公墓”(與召公相對的周公的墓),還是“周公墓”(周族的公墓)?換言之,《周禮》記載的公墓與邦墓是一種共時性存在,還是一種歷時性演變的結果呢?西周時期三四百年的歷史,我們基本沒有大量可資憑據的第一手資料,所謂諸侯國的考古自不待言,就是周人發祥地——周原的考古狀況也不容樂觀。誰能證明這不是一種對歷時性結果進行的回溯性描述呢!
  尤其令人難以釋然的是,在周公廟大型陵坡墓地(即最高等級西周大墓群)之西的第二個山梁上,又發現了一處西周中小型墓葬群,在對其192座墓葬中的兩三座搶救性發掘時,專家竟在其盜洞內出土了銘文青銅器,而32號西周大墓的八九個盜洞中只見原始瓷器碎片,讓找寶的人失望不已。
  周公廟遺址考古尤其是大型陵坡墓地的部分發掘將解決許多問題,但它未能解決的問題或許會更多。除非出土言之鑿鑿的直接證據,周公采邑的斷語才能行世,否則,“周公墓”的句讀雖然有些“戲劇”,我們也只好“戲劇”下去。不然,盲人摸象式地解決問題豈不讓後人曬笑!西周王陵的追尋為何一直處在摸索階段就是近證

考古隊找了30年的古墓被盜,最終出土對講機,專家:跟你們沒完_騰訊視頻
https://v.qq.com/x/page/e0676fh5wzg.html


西周井叔飲壺,陝西長安張家坡村西周井叔家族墓地出土。
西周井叔飲壺,陝西長安張家坡村西周井叔家族墓地出土。失蓋,高14.5厘米,口徑9.8厘米。器身飾竊曲紋,鏽蝕較甚。形制現在的學飲杯相似,可愛。​
西周井叔飲壺,陝西長安張家坡村西周井叔家族墓地出土。 失蓋,高14|西周|張家坡|家族墓地_新浪網
http://k.sina.com.cn/article_1868046487_p6f58209702700faow.html?from=collect
-------------------
西周時期的家族墓地
發佈時間:2012-03-08文章出處:中國考古網作者:褚亞龍點擊率:1242
    在西周都城遺址的範圍內,迄今還沒有發現西周時期的陵墓,其情況無法測知,還需在今後的工作中繼續探索。但在都城遺址內大都發現有較大的墓地,例如豐鎬遺址的張家坡墓地,已經發掘和業已探明的西周墓葬約有1500多座,灃東的普渡村、花園村一帶也已發掘了很多。在洛陽北窯也發現了一個很大的西周墓地,已經發掘和業已探明的有近500座,其中包括帶墓道的大型墓葬。在周原遺址,賀家、齊家、雲塘、強家、黃堆等地也都發掘過很多墓葬。總之,大型的墓地是西周都城遺址的主要內涵之一。
    這類墓地通常包含了西周各個時期的若干家族墓地,只是由於各個家族墓地之間的界域不易辨認,因而難以區劃,不過也有根據墓葬形制的規模、隨葬器物的銘刻等因素而大致可以確定的。比如陝西長安張家坡墓地中的井叔家族墓地。並叔家族墓地是包含了1座雙墓道大墓、3座單墓道大墓以及若干豎穴墓和隨葬的車馬坑等組成的一個西周中晚期的墓地。這幾座大墓的墓主人由各墓所出的有銘銅器可以推知是幾位不同世代的井叔。井叔是西周中期的朝廷重臣,諸墓所出的銅禮樂器有井叔鐘、井叔鼎、井叔方彝、井叔飲杯以及達盨等,顯示出這個家族的權勢。在河南洛陽北窯墓地也有類似的發現,該墓地發現的兩座雙墓道大墓左右並列,附近還有若干較大的豎穴墓,它們也很可能是一個家族的墓地,但是由於墓葬被盜,墓主人是誰已不可知曉。
    在家族墓地中一般都是夫婦異穴合葬,兩座規模相當的墓,左右並列,有的將同組的隨葬器物分置兩墓。這已為很多墓葬所證實。也有在家族墓地中包含其他親屬的,鎬京遺址花園村M15和M17都是規模較大的豎穴墓,相距不足10米,墓前均有隨葬的車馬坑,而隨葬青銅禮器中的形制、紋飾、銘文完全相同。經研究,兩墓的墓主人應是昆仲輩。
參考資料: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著:《中國考古學·兩週卷》,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