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最早的玉扳指出土於商代婦好墓


收藏玉扳指,先要多了解扳指文化- 和田玉手鐲知識
http://www.jyhtlt.com/article-1015-1.html



玉扳指背後的歷史:扳指起源於古代狩獵活動
作者收藏的玉扳指上“射”“鵠”“恆”“用”拓片。李幸璜攝
近日,從秦始皇兵馬俑一號坑第三次發掘報導中獲悉,在T23第11過洞的中部清理出一件較為完整的弓弩和弓箭。弓箭是人類最早發明的機械之一。中國歷史上有不少善射者和他們的傳奇故事,如家喻戶曉的后羿射日、李廣射虎,特別是《水滸傳》裡的小李廣花榮更是個“萬人迷”。那種彎弓搭箭,百步穿楊,洞穿重甲的英姿,多麼令人心醉。但在這光環的背後,我們一定不能忘記射箭必不可少的配件———扳指。
扳指
起源於古代狩獵活動
扳指,是古人射箭時戴在大拇指上拉弓用的工具。2007年前,香港蘇富比春拍中一套乾隆時期的玉扳指,成交價為4736萬港元,成為本場拍賣會的亮點。
扳指亦指“板指”、又稱“班指”或“梆指”,起源於古代狩獵活動中,早期叫韘(音射)。《說文》曰“韘,射也”。古人使用時,將韘套於拉弦的拇指上,以起到保護手指不被弓弦勒傷的作用。目前所知韘初見於商代,流行於春秋戰國,至漢代則發展為彰顯身份的韘形珮,宋、元、明多沿用漢代的款式。1976年安陽殷墟婦好墓出土的商代玉韘,是迄今發現最早的玉韘。古人將禮、樂、射、禦、書、數稱為六藝,其中射術是必不可少的科目。《詩經·衛風·芄蘭》:“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說明古代射術之普遍。韘的材質比較多樣,以皮革製成的韘實用性較強。
至清軍入關前,滿族人通用鹿骨扳指,呈黃色,年久變為淺褐色,以有眼者為貴。
由於清代皇帝十分喜愛扳指,為迎逢帝意,王公大臣以及地方官員紛紛將扳指進貢宮廷。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春,乾隆巡遊山東,據清代《內務府奏底檔》記載,沿途有蒙古王、巡撫官員,各處鹽政、織造等,陸續“恭進”金錠、朝珠、衣料等大量財物。九江關監督全德“恭進”掐絲琺瑯扳指20個;廣東總督李侍堯“恭進”子兒皮釘花扳指50個、象牙扳指50個等等。為博皇帝歡心,眾大臣還挖空心思地在扳指面上飾以浮雕紋飾,雕有“萬壽無疆”、“古稀天子”及御製詩等。
清乾以後扳指實用性逐漸喪失,以裝飾性為主,做工越來越精益求精,質料非常講究,出現了玉石、翡翠、瑪瑙、珊瑚、茶晶、墨晶、水晶、金、銀、銅、鐵、瓷等品種。其中以翡翠為最珍貴。當然這些扳指質脆,根本不能用於挽弓了。但由於清代滿族尚騎射習性的影響,男子喜以扳指為飾,用各種美玉材料製作,有的雕飾龍馬紋、花草紋、山水、人物、詩詞等紋飾和圖案,鏤刻細膩。
“射”“鵠”“恆”“用”
玉扳指背後的歷史
我自小就愛收藏一些不起眼的小物件,銅墨盒、石硯、印章、玉片等等。自乾隆玉扳指大拍成功後,突然記起我早年也收過一個扳指。翻箱倒櫃找到後,把玩一陣,覺得很有研究的必要。這個玉扳指給我最初的印象較為普通,材質為和田青玉,還有一些雜質,壁厚顯得粗笨,做工也略顯粗糙。唯一值得稱道的是,扳指外壁上刻有四字,“恆”“鵠”“射”“用”。當時我解讀這四字認為“恆鵠”是一個人名,“射用”就可理解恆鵠這人的專用,並將我的解讀與朋友們分享。還好有一個朋友提醒我再認真查找資料,務必準確。不想一查,讓我後怕不已,所刻內容與我的解讀是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如果不認真研讀古籍,這笑話就鬧大了。資料顯示這個扳指與滿族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滿族,是一個半農耕半游牧的民族,在廣袤的東北大地養成了剽悍的作風。努爾哈赤十三幅鎧甲起事,從而進關入主中原。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漢學造詣深厚,尤其是乾隆皇帝對中國文化中的某些部分,達到了痴迷的程度。但他身上畢竟流淌著滿族人的血,對滿族文化中的一些傳統習俗不僅沒有放棄,而是將其發揚光大,扳指就是一個代表性事物。
滿族騎射之風盛行,扳指又怎能例外。據《清史稿·兵志》記載:清雍正十一年,以親軍未滿十年者挑選前鋒。滿、漢八旗左右翼各設前鋒統領一人,各警蹕宿衛。侍衛班內有上駟院侍衛、司轡、司鞍。其兼尚虞、鷹鷂房、鶻房、十五善射、射鵠、善撲等侍衛,統在三旗額內,俱無定員。因而可以確定,“射鵠”為清代禁衛軍中的一個兵種,兵源多來源於鑲黃旗、正黃旗、正白旗。
1983年北京市海淀區皂君廟曾出土過一枚刻有乾隆御製詩的玉扳指。該扳指高2.4厘米,直徑3厘米,呈圓筒狀,一端邊緣內凹,從裡向外逐漸趨薄,另一端邊緣則向外有少許凸出。扳指外壁上下各有一圈迴紋,中間刻乾隆御製詩《詠玉韘》,扳指內壁刻單圈題“射鵠恆用”四字。由此可見,我收藏的那枚板指是有史料和實物所佐證的,其正確的讀法是“射鵠恆用”,這類扳指在當年是較為盛行的。
我們平常理解“鵠”這個字,都會聯想起成語“鴻鵠之志”,“鵠”亦稱天鵝。而“鵠”字的另外一種解釋,知人甚少。鵠,箭靶的中心,中鵠,就是射中靶心的意思。唐張塋“一箭不中鵠,五湖歸釣魚”,即為此意。而我收藏的這個扳指,通高3厘米,直徑3.5厘米,稍大於北京皂君廟出土的扳指。弄清了這個扳指的年代、歷史背景等相關情況後,就平添了三分喜歡,再看發現工藝還算精細,上下刻有一圈迴紋,然後在地子上凸刻出四個橢圓形圈,每個橢圓形圈上分別雕出“射鵠恆用”四字。在當年生產力低下,工具落後的客觀條件下,僅這一個扳指的製作時間都不少於10天。
清代皇帝所好
玉制筒狀扳指興起
據考證,清代玉扳指作為射箭配件的功能早已弱化,其實更多的是裝飾功能。因乾隆皇帝所好,玉制筒狀扳指興起,雖已無武用,但由於乾隆對此不計工本,又喜在扳指上刻詩文圖畫,上行下效,則無論文武,皆好佩玩,乃至鬥富攀比,一時盛極。
我們在清宮戲中常能看到一些表現八旗紈絝子弟的場面,大都是右手拇指上套著一個碩大的翠扳指,左手提著一隻鳥籠子……其實,這時候的扳指準確的稱謂為“文扳指”。文和武,並非是涇渭分明,一眼洞穿,其實文人的心脈中同樣充滿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遠大抱負。最好的例子就是南宋詞人辛棄疾,上馬提刀殺敵,下馬著書成文,我們從他的詞中能體會到呼嘯沙場、保疆護國的血性。
《詩·邶風·綠衣》“我思古人,實獲我心。”如今,文人雅士離我們遠去了,我們只能在這類小的收藏品中體會古人的精神境界。


玉扳指竟然是用來……,99%的人都不知道!
「韘」是「韋」字旁,韋是去毛的熟皮子,詩經所云童子佩韘之韘也。也就是說,扳指最初是用去毛的熟皮子製成的,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商周時期就發現有扳指的存在了,最初可能有皮質等一些較軟材料製成的扳指。
普通的兵卒和獵戶的扳指,是用動物角或酸棗木製成的,而貴族多以象、骨、玉著右巨指扣弦。 說起,人們便不由的聯想到了權貴。
地位奠定的歷史發展
早在舊石器時代晚期,中國人的先祖就發現並開始使用玉石了。一般認為上古時的人們在製作、使用石制工具時發現了玉這種礦物。它比一般石頭更為堅硬,於是人們就用它來加工其他的石製品。它又有與眾不同的色澤和光彩,晶瑩通透,惹人喜愛,於是人們慢慢就用它來做裝飾品,所以說最初是以「美石為玉」。在長期的生活實踐中人們逐漸認識到了這種「美石」的具有特殊的性質,就把它們從「石」中獨立出來,稱為「玉」。這是古代玉器地位奠定的第一個階段。
在雕琢工藝上,在金屬精工發明之前,玉是用間接的磨製方法來雕琢的,即使用器物帶動解玉砂來磨玉。
由於玉的數量稀少且加工困難,因此就只有族群里少數頭面人物如族長、祭師才有資格佩帶並使用這種耗費人工的物品,這又使它漸漸演變成禮器、祭器或圖騰。正是在這種長期緩慢的進化過程中,玉由原來僅僅是一種特別性質的石頭轉化為代表權力、地位、財富、神權的象徵。
眾所周知,從60年代在杭州老和山,湖州楊家埠和江蘇漣水三里墩等漢墓發現的史前古玉,到蘇州嚴村「窖藏」,無錫鴻山越國墓中,發掘到良渚文化的玉器。
雖然在當時,很可能對於古玉的價值認知僅限於在珍貴玉料的再利用,並未關注他們的歷史文化價值,但從另一個方面恰恰說明在當時已經出現古玉的收藏和欣賞。這是古代玉器地位奠定的第二個階段。
在這期間,玉扳指出現了。
商代的玉扳指作用是拉弓護指,不僅較後來的扳指更長,而且其上有槽痕。
隨著年代的變更以及逐漸演化,玉扳指的材料和形制在各個朝代有所不同:到了戰國就開始變短;漢代的扳指出現玉片形狀,類似於玉佩,帶有用來拉弦的小鉤,但這個時候的扳指已經不能承受拉弓那麼大的力量了;
宋代出現了一些仿漢代的扳指,其樣式更是多種多樣,有片狀的,也有矮筒狀的。 滿族人最早的扳指是鹿的骨頭做的,戴在右手拇指上,作用亦是拉弓射箭的時候可以防止快速的箭擦傷手指,滿語叫「憨得憨」
清乾隆以後扳指的實用性逐漸喪失,以裝飾性為主,做工越來越精益求精,質料非常講究。本是輔助習武的扳指,由於滿漢兩族廣大男士的欣羨與效顰,竟使之成為一種極為時髦的佩飾,上自皇帝與王公大臣,下至滿漢各旗子弟及富商巨賈,雖尊卑不同而皆喜佩戴
男子喜以扳指為飾,用各種美玉材料製作,有的雕飾龍馬紋、花草紋、山水、人物、詩詞等紋飾和圖案,鏤刻細膩。
有作為前朝武官之物,上有自然受力之紋理,如遇玉料精良者,以寶視之,由帝王賜予戰功卓絕的武將,代表無上的榮耀。
中國有著悠久的玉文化,不僅深深影響了古代中國人的思想觀念,成為中國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玉文化包含著有「寧為玉碎」的愛國民族氣節;「化為玉帛」的團結友愛風尚;「潤澤以溫」的無私奉獻品德;「瑜不掩瑕」的清正廉潔氣魄。
玉扳指
作為騎射一族的精神象徵,
體現滿族貴族尚武精神,
擁有它即擁有最高榮譽和權利這一觀念早已深入人心,
更成為男子獨有的玉佩飾。
---------------------------
玉扳指,又叫玉諜,本意是拉弓射箭時扣弦用的一種工具,套在射手右手拇指上,以保護射手右拇指不被弓弦勒傷的專用器物。
後來引申為能夠決斷事務,具有身份和能力的象徵。
玉扳指又叫玉諜(音同射),本意是拉弓射箭時扣弦用的一種工具,套在射手右手拇指上,以保護射手右拇指不被弓弦勒傷的專用器物。後來引申為能夠決斷事務,具有身份和能力的象徵。據介紹,故宮現存包括玉質、木質、金質等各個種類的扳指多達幾百個,單是玉扳指就有上百件。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商周時期就發現有扳指的存在了,最初可能有皮質等一些較軟材料製成的扳指,好一點的才會使用材質更為堅硬的。
隨著年代的變更以及逐漸演化,玉扳指的材料和形制在各個朝代有所不同,譬如商代的玉扳指還有拉弓護指的功能,不僅較後來的扳指更長,而且其上有槽痕;到了戰國就開始變短;漢代的扳指出現玉片形狀,類似於玉佩,帶有用來拉弦的小鉤,但這個時候的扳指已經不能承受拉弓那麼大的力量了;宋代出現了一些仿漢代的扳指,其樣式更是多種多樣,有片狀的,也有矮筒狀的;時至清代,扳指呈圓筒狀,一端邊緣往裡凹,一端邊沿向前凸,因為其材質更加圓潤、光滑,所以更加難以用來射箭,而成為一種裝飾、身份以及流行趨勢的象徵。
扳指淵源
原屬於滿族特有的首飾—— 扳指與戒指,雖非九鼎大呂,但就其淵源與文化微妙論,則頗值得涵泳玩味。
扳指亦指“板指”,又稱“班指”或“梆指”。為滿族男子套於右手大拇指上之短管狀飾物。考其源,出於實用而始製此物。滿族八旗子弟於弱冠前,照例要到本旗弓房鍛煉拉弓由“一個勁兒”(二十市斤拉力)循序漸進為“二十個勁兒”甚至“三十個勁兒”。拉弓時佩帶扳指,藉以保護手指並可減少手指運動量,故昔年
玉扳指圖片集
玉扳指圖片集(20張)
 之八旗子弟對此物甚為重視,人手一枚,因而成習。初時因重實用,大小扳指皆選韌澀材質製作。其寬窄肥瘦不一,因人而異,以便套帶。
本是輔助習武的扳指,由於滿漢兩族廣大男士的欣羨與效顰,竟使之成為一種極為時髦的佩飾品,上自皇帝與王公大臣,下至滿漢各旗子弟及富商巨賈,雖尊卑不同而皆喜佩戴。
其質地亦由原來的犀角、駝骨發展為像牙、水晶、玉、瓷、翡翠、碧璽等名貴滑潤的原料。
普通旗人佩戴的扳指,以白玉磨製者為最多,然就其質量而言,優者與劣者相較,驟觀之並不相上下,而骨子裡竟判若霄壤。貴族扳指以翡翠質者為上選,其色渾澄不一且花斑各異,滿綠而清澈如水者價值連城,非貴冑而不敢輕易佩帶。以其大小厚薄論,又有文武之分,武扳指多素面,文扳指多於外壁精鑄詩句或花紋。
戒指又名“約指”,俗稱“鎦子”。清朝興盛時期,旗家男女皆喜戴上此物。其式祥甚多,以光面戒指(即無花者)為最普通,或作扁圈式,或作圓筒式,或作面部(即指蓋部)之凸起式者不等。上有鑄字者,如“福壽綿長” 或單個的“福”字或“壽”字。
八旗子弟有其友朋之投契者,於戒指一物,多有用其表示團結精神,彼此各戴一枚,皆鑄有“二人平心”之字樣,夫妻間亦有借用此種戒指以表示心地無二者。
按戒指之意義,戴於指上,含有警戒之告示,其上鐫有“ 戒菸 ”、“戒酒”、“戒色”之字樣。及後,漢族人士亦多效此風。凡勸人戒菸戒酒戒色者,聚資為之鐫一戒指贈之。八旗子弟最普通之戒指,多鐫有自己的姓名,此風歷久不混。
玉扳指形狀
  古代玉扳指是由“韘”演變而來的。《說文解字》雲:“韘,射決也,所以拘弦。”可知韘是一種專供射箭拘弦時以保護手指的器具。商代殷墟婦好墓中出土了一件玉韘,圓筒狀,一端平齊,一端為斜口,一側面有一凹槽。漢代時玉韘已變成了韘形的雞心佩,到了清代玉韘又演變成圓筒狀、無凹槽的扳指
-----------------------------
玉扳指又叫玉諜(音同射),本意是拉弓射箭時扣弦用的一種工具,套在射手右手拇指上,以保護射手右拇指不被弓弦勒傷的專用器物。後來引申為能夠決斷事務,具有身份和能力的象徵。 據介紹,故宮現存包括玉質、木質、金質等各個種類的扳指多達幾百個,單是玉扳指就有上百件。
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商周時期就發現有扳指的存在了,最初可能有皮質等一些較軟材料製成的扳指,好一點的才會使用材質更為堅硬的。
清朝滿人原系遊牧民族,精於騎射,扳指是套在大拇指上用於射箭之需的產物。滿人入關建立清朝後,八旗子弟已少騎射征戰,指就逐漸演變成一種首飾,作為裝飾,也是權貴的象徵,上到皇親國戚,下到普通的達官貴人,手上都會佩戴一枚玉石扳指,彰顯自己的身份。
普通人佩戴的扳指多為白玉製成,玉質參差不齊,但外觀大致相似。而貴族則多使翡翠製成的扳指,扳指以高檔翡翠料製成,以顏色濃郁則水頭足者價值最好。玉扳指還有武板指和文扳指之分,武扳指為是素麵,文扳指上則琢成詩句或花紋。
清末大太監李蓮英,就有一隻美翠扳指,一生不離不棄生死相隨。直至文革期間,挖了他的墳墓,才得以重見天日,並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珍藏於首都博物館,清人愛扳指由此可見一斑。所以,清代扳指的產量、品種也是最大最多的。清朝滅亡之後,扳指也隨之消亡。
步入二十一世紀後,隨著民間收藏的急劇升溫,扳指開始頻頻亮相各地拍場。2007年一件清代羊脂白玉扳指在北京中拍國際拍賣會上露面,估價為80萬元,成交價達165萬元,高出估價一倍。
--------------------------
玉扳指的前世今生,為何它最能體現男人的身份和地位?
2017-03-29 由 企業家智囊團 發表于文化
要問男人佩戴什麼東西最能體現身份和地位,那就非玉扳指莫屬。歷經數千年歲月沉澱,玉扳指已成為最能代表男性文化的飾品,所謂「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玉扳指·論史
玉扳指又稱玉諜(音同射)。扳指本為拉弓射箭扣弦時使用的一種工具,套在拇指上,以保護拇指不被弓弦勒傷,由獸皮、鹿骨等材料製成的扳指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出現。
目前發現最早的玉制扳指出土於商代婦好墓,漢代的玉扳指開始出現玉片形狀,此時的扳指已經不能承受拉弓那麼大的力量。
▲商代 婦好墓出土獸面紋玉扳指
宋代玉扳指樣式更是多種多樣,有片狀、矮筒狀等。至清代,其材質更加光滑圓潤,功能性已大為降低。
▲宋代 和田黃玉螭虎龍扳指
明清兩代,達官顯宦多佩戴由翡翠、和田玉等名貴材料製成的扳指,普通人佩戴瓷質、象牙等材料製成的扳指。中國古代等級制度森嚴,碧綠澄澈的高檔翡翠玉扳指是王公貴胄的專屬,普通人不可輕易佩戴。玉扳指已逐漸成為一種裝飾品,成為佩戴人身份地位的象徵。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清代和田玉扳指
▲首都博物館鎮館之寶 清代翡翠扳指
玉扳指·說玉
玉扳指主要有素身玉扳指和雕刻玉扳指兩種款式。素身玉扳指兩端部分通常要超出戒環 ,通體不雕刻花紋,大氣美觀,是最為經典的樣式。
素身玉扳指更注重玉料本身,種、水、色是決定其價值的主要條件。
雕刻玉扳指,在戒頭位置雕刻獸類,或者在戒環上雕刻寓意吉祥如意的花紋。
武人喜愛偏陽剛類的花紋,凸顯雄武之氣;文人則喜愛雕刻詩句,凸顯文雅之氣。
雕刻玉扳指雕工技藝的高低將會對其價值產生重要影響。
在現代社會,男性如果佩戴玉扳指出席重要場合,會給人沉穩莊重之感,更能體現男性儒雅的風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