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三星堆
三星堆遺址位於距中國四川省廣漢市城西7公里,距南興鎮4公里的鴨子河畔,南距離成都約40公里,北距德陽26公里,屬青銅時代文化遺址。由於其古域內三個起伏相連的三個黃土堆而得名,有「三星伴月」之美名,遺址年代為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1100年,分為四期,一期為寶墩文化(前蜀文化),二三期為三星堆文化(古蜀,公元前2000年-公元前1400年),四期為十二橋文化(古蜀,主要遺存在金沙遺址),約相當於中原的夏商周時期,[1]。1987年1月16日公布為四川省第二批文物保護單位[2]。1988年1月13日列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
前正在申請成為世界遺產。
三星堆城邑遺址示意圖
青銅人頭,高27cm,三星堆一號祭祀坑。
1929年春,廣漢縣南興鎮真武村村民燕道誠一家在宅旁挖蓄水溝時發現一個長方形的坑道,由石板圍成,坑內放滿了精美的玉石器。燕道誠後攜家人把坑內400多件玉器搬回家中,藏於各個角落,並不讓家人告人。一年後,為將玉器出手,他將一塊玉瑗送給當時駐廣漢縣的一位旅長陶宗伯,此人在得知這塊玉瑗的價值後,派了一個連進駐燕道誠挖寶的地方,以軍事訓練為名,大肆開挖。
成都著名金石學家龔熙台從燕家購買了4塊玉器,並寫作一篇《古玉考》發表在成都東方美術專科學校校刊的創刊號上,隨即消息傳出,古董商蜂擁而至,廣漢地區掀起挖掘高潮。當時的廣漢縣縣長羅雨蒼認為古物出土應歸國家所有,隨即下令禁止私人亂挖亂掘。1934年3月15日,華西大學博物館館長美國人葛維漢與副館長林名均教授組建考古發掘隊,在月亮灣進行發掘工作,揭開了中國川西平原考古的序幕。持續十多天的第一次正式發掘工作,一共出土文物600多件。
1953年西南博物院院長馮漢驥等人重新提出三星堆一帶有古文化遺產的可能。1956年四川省博物館的王家佑、江甸潮在三星堆—月亮灣一帶進行考古調查。1960年四川大學歷史系考古研究組全面調查了三星堆和月亮灣等地的文化遺存。1970年始,三星堆和月亮灣一帶古遺址搭建起磚瓦工廠,致使大片的古文化遺址遭受破壞。1980年5月四川省考古隊對三星堆遺址進行搶救性發掘,發現龍山時代和3000年-4000年前的房屋基址18座,墓葬4座,出土數百件陶器、石器、玉器文物和數萬片陶片標本。1982年中國國家文物局決定對三星堆進行專款專項考古發掘。
1986年7月廣漢縣南興鎮第二磚廠的工人在挖磚坯土時,挖斷了一塊玉環,工人遂報告給當地的考古隊,這裡就是三星堆一號祭祀坑。8月四川省考古所在領隊陳德安、副領隊陳顯丹帶領下對三星堆進行大規模發掘工作,發現兩座與商代同時期的大型祭祀坑,坑內出土了1700多件青銅器、玉器、漆器、陶器等,還有80根象牙,4600多枚當時的貨幣、海貝、銅貝等。
文化分期
青銅神樹
青銅立人像
三星堆文化的分期,可以根據其考古時的發現分為三星堆遺址一期、二期、三期和四期。也可以按研究後文化類別分為寶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和十二橋文化。三星堆文化的分期對於認識三星堆與當地先秦時期青銅文化和新石器文化的關係有著重要作用,也奠定了完善四川古文化發展譜系,確定巴蜀文明形成的基礎。其主要出土的上百件青銅精品,一如青銅立人像年代則在第四期,概括約在公元前1200—公元前1000年之間,相當於中原地區的安陽殷墟遺址。[4]
1933年至1934年的第一次對月亮灣真武宮遺址和玉石器坑挖掘時,已經有人注意到兩者年代有所不同[5]。1963年四川大學考古專業實習進一步的從地層上論證了不同時期的疊壓關係。1980年、1981年第一次發掘時,考古隊員將堆積物分為八層,除去表層土(第1層)、間隙層(第5、7層),剩下的五層被稱為「第一至第五文化層」。其中第四、五文化層(第6、8地層)被劃為第一期,第二、三文化層(第3、4地層)被劃為第二期。第一文化層(第2地層)被劃為第三期。1982年,通過第二次發掘,發掘者提出存在三星堆遺址第四期。至此,三星堆文化分為四期的基本框架已經形成。
三星堆一期文化
標準地層是第一次發掘時的第6層、第8層(第四、五文化層)。1984年西泉坎下層(第4層)和1986年第六次發掘的最下層(第13-16層)等基本與之對應。
出土的陶器陶質主要以泥質灰陶為主,出土陶器中大約65%為此類陶質,又包括了泥質青灰陶和灰白陶。其次是夾砂褐陶,另外還有少量不均勻的泥質橙黃陶。器形比較單調,主要是平地器,但也要少量圈足器,大部分皆難以復原。紋飾主要是繩紋,其次是劃紋,劃紋又包括了平行線劃紋、水波狀劃紋、幾何形劃紋,也有在平行劃紋上再弄出齒狀。另外有少量的錐刺紋和鏤孔裝飾。這一時期陶器的顯著特點之一是器口壓成鋸齒狀花邊。
這一地層已經出現房屋建築,平面通常呈圓形或方形,採用挖柱洞立柱樁的方法,中間連結以泥牆。有些房屋的面積只有10-12平方米,據推測可能是干欄式的小房子。
經中國社科院考古所鑑定,在第一次發掘時的第六層所採集的標本距今為4075±100年,樹輪校正後為4500±150年,高精度校正後為公元前2590—公元前2340年。其他的一些主要數據有距今4170±85年,4210±80年等[6]。概括約在公元前2800—公元前2000年之間。[來源請求]
三星堆二期文化
黃金面具
三星堆二期文化的標準地層是第一次發掘時的第3層、第4層(第二、三文化層)。第六次發掘的第11、12層也是典型地層。各次發掘中,此地層均有出現,說明這一期文化在三星堆遺址群中有廣泛的分布。與第一期文化相比,這一期的文化面貌大有改變。包括特色鮮明的陶器和石器。可以說代表三星堆文化特徵的典型器物群已經出現。其與第三期的區別主要是數量比例和個別品種上的區別。
陶器陶質變化為主要以夾砂褐陶為主,其次是泥質褐陶。器形比第一期豐富很多,新出現了小平底罐、高柄豆、平底盤等,也出現了少量鳥頭形狀的勺柄。紋飾以粗繩紋和細繩紋為主,新出現了凸弦紋、附加堆紋、網紋等。石器包括斧、錛、鑿、杵和砍砸器,開始出現石壁和石紡車。
建築房屋單間的平面通常呈長方形或方形,有些數間連接成組,有些房屋牆基內還另有小溝,小溝內再立木樁。
年代距今約3990±80年,樹輪校正後為4390±130年,高精度校正後為公元前2471—公元前2209年。其他的一些主要數據有距今3525±170年等[7]。概括約在公元前1600-公元前1300年之間。[來源請求]
三星堆博物館
三星堆博物館
三星堆博物館位於三星堆遺址的東北部,於1997年10月建成開放,全面展示三星堆文物。2000年,三星堆博物館被評為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
三星堆博物館包括一號展館和二號展館。二號展館包括序展廳、眾神之國(各種青銅器面具的展示)、千載蜀魂(三星堆的精髓文物的展示)、三星永耀(大事紀及三星之謎)四個部分。
史學價值
發現三星堆遺址對歷史學的重要意義有以下各點:[來源請求]
令人重新認識巴蜀文化。因為三星堆遺址的發現,與長期以來歷史學界對巴蜀文化的認識大相逕庭,有些地方甚至完全不同。例如歷史學界一向認為,與中原地區相比,古代巴蜀地區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地方,與中原文明沒有關聯或很少有交往。而三星堆遺址證明,它應是中國夏商時期前後,甚至更早的一個重要的文化中心,並與中原文化有著一定的聯繫。
驗證了古代文獻中對古蜀國記載的真實性。
學者鞠德源認為,古蜀王國三星堆文明是中夏禮儀制度(包括祭蠶神、躬桑、國儺大典、喪禮、禮器、權杖、玉琮等)傳承再現的典型記錄和實物遺存的最本源的發祥地。[8]
重要文物
國寶級:金杖、青銅立人像、青銅神樹、青銅縱目面具、玉邊璋、玉牙璋。
其他:青銅獸面具、黃金面罩、青銅太陽輪、跪坐人像、青銅人身形器、青銅大鳥頭。
----------------------
https://tinyurl.com/y2ggsd2c
(四川廣漢「三星堆博物館」展出的「青銅縱目面具」:這一件造型奇特的面具,高65厘米、寬138厘米、重80餘公斤。其眼球呈柱狀外凸,一雙大耳向兩側展開,面帶神秘微笑,給人有著強烈的震撼感。這款造型像神話故事的「千里眼、順風耳」,為4,000前年前先人的祭祀器具。)
**********************
荷鋤老農掘出「三星堆傳奇」
                    在四川成都平原都江堰的自流灌溉區,有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地方,古代稱之為雒縣、雒城、漢州;國民政府成立後,改名為廣漢縣。1929年春天,廣漢縣一位老農在田裡修建溝渠,鋤頭落下間但聽「碰 !」的一聲巨響,兩條手臂給震得疼痛難當;定神後仔細一瞧,映入眼簾的乃是一個長方形坑道,裡頭堆滿了精工細琢、光彩奪目的美玉、石器,清點結果總數達400餘件。老農歷史性性的一鋤頭,給自己和家人掘出了一筆意外財富。更重要的,則是為沉寂地下數千年的珍貴古文物,開啟了一扇通往陽光的大門;長眠許久的先祖們,從此能夠透過這些出土文物,向後代子孫訴說精采的「三星堆傳奇」。
                   1934年,一支中美學者組成的考古隊,首次在廣漢遺址進行發掘工作。1980年,「四川省考古隊」在廣漢遺址進行第二度發掘;計發現龍山時代,約3,000-4,000年前房屋基址18座、墓葬4座,出土陶器、石器、玉器文物數百件。1986年,「四川省考古所」在原址進行大規模發掘工作;發現兩座大型的祭祀坑,出土了青銅器、玉器、漆器、陶器、象牙、貨幣、海貝、銅貝等,各類珍貴文物多達6,000餘件。1997年,遺址原地建起了一座「三星堆博物館」;博物館開放到今日,考古人員的發掘與研究工作,依然在三星堆遺址繼續進行著。
三星堆出土古文物類別
                    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由於出土文物地區分佈的差異,曾經被稱為「真武宮 遺址、橫樑子遺址、月亮灣遺址、中心場遺址」等,直到1980年,始統一定名為「三星堆遺址」。「三星堆」這一名稱,源自於於遺址區有三個相連的黃土堆。三星堆遺址出土的文物,可概分為幾個大類 :
1. 陶器類 : 主要為泥質灰陶、夾砂褐陶兩類,灰陶又以泥質青灰陶、灰白陶佔多數。
2. 玉石類 : 主要包括玉璧、玉環、玉圭類等禮儀用器,以及斧、錛、鑿等工具類。
3. 青銅器 : 三星堆遺址出土了有兩個大型祭祀坑,先後起出青銅器物300百餘件,包括 : 青銅立人像、跪坐人像、人頭像、人面具、獸面具、獸面、神壇、神樹、太陽形器、動物形器等。
4. 房屋建築 : 三星堆遺址出土的房屋,包括方形、長方形、圓形三種建築形式。
5. 宗教祭祀 : 從遺址兩座祭祀坑出土器物的種類、用途、年代研判,其應屬同一個國家、不同時期的宗廟用品。
6. 城牆建築 : 從三星堆遺址發現的土坯磚城牆,顯示其為中國城牆建築史上,使用土坯壘構築城牆的始祖。
(「三星堆博物館」,位於四川廣漢市城西的三星堆遺址,占地面積2,600平方米,1997年正式對外開放,參觀門票人民幣82元/人。「三星堆」的名稱,是因遺址內有三個相連的黃土堆而得名。)
                                       **********************
三星堆的「青銅文明中心」
              考古專家與歷史學者們,對三星堆遺址文物研究後認為 : 在夏、商時代,中國西南地區的成都平原,曾經有一個高度發達的「青銅文明中心」,這個文明中心有其自身的文化特點。此同時,它也和中原的「夏商文明」,以及其它地區文明,具有密切的關聯性。這個「青銅文明中心」的文化內涵,表現在幾個方面:
1. 它具有「政治中心」的性質,其規模遠超過周圍相鄰的城址。
2. 它擁有高度的青銅冶鑄、黃金冶煉、玉石加工等,各項精巧的工藝技術。
3. 從遺址出土的「夯土城牆」顯示,當時已具有一定程度的建築知識和技術。
4. 從祭祀坑出土的文物研判,當時社會已有了宗教禮儀和祭祀制度。
三星堆冒出無數的「歷史謎團」
           自 1929年老農掘出「三星堆傳奇」迄今,轉眼已過了84個年頭。三星堆遺址的出土文物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它滿足了市井百姓的好奇心,豐富了學子們的求知慾。但此同時,攤開在眼前的珍貴古文物,卻又如同連鎖反應般,為考古專家、歷史學者製造了更多的謎團;「撥開迷霧見太陽」的日子,看似接近,實際卻變得遙不可及。且看神秘三星堆遺址,究竟冒出了哪些「歷史謎團」:
第一個謎團 : 三星堆文化來自何方?
學者專家根據遺址出土的文物研判,認為三星堆與「岷江上游新石器文化、川東鄂西史前文化、山東龍山文化」可能有所關連;並且可能是土著文化和外來文化,彼此融合、交互影響的結果。但三星堆文化究竟來自何方?出土文物卻未發現相關記載,因此一切只能暫歸「研判」。
第二個謎團 : 三星堆人究竟是何方民族 ?
有些學者認為,岷江上游「石棺葬文化」與三星堆關係密切,其居民可能來自川西北、岷江上游的氐、羌兩族。其他持不同看法的,則有濮人說、巴人說、東夷說、越人說等,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作者以「門外漢」身分近距離冷眼觀察,發覺「三星堆博物館」展出的那些面具和人頭塑像,一個個都是闊嘴大耳、高鼻深目、顴骨突出,有些還穿了耳洞;看上去倒是三分像「老外」,七分像「外星人」 !
第三個謎團 : 三星堆古蜀國如何誕生、又因何突然消失?
儘管史冊曾有如此記載 : 「古蜀國又稱葵蠶國,存在約1,500年之久,曾歷經多個朝代,最終被秦國所滅…」但是三星推出土的古蜀國器物,對這一段歷史卻盡付闕如。一個持續繁榮將近1,500年的國度,轉眼卻如曇花一現地消失無蹤;再銜接上時,卻留下了2,000多年的空白。史學家對其原因有著「居民遷徙、洪水肆虐、戰爭毀滅」等種種推斷,但具體結論還是一個大「?  號」。
第四個謎團:三星堆大量的神祕祭器意味著什麼 ?
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的青銅器祭祀用品,顯示當代已有較完備的宗教體系。然而這些祭祀用品,普遍蘊含不同的地域色彩;特别是青銅雕像、金手杖、象牙器物等,與拉美的瑪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這是否意味著早在4,000年前,中國與外面世界已經展開了文化交流 ?  宗教往來 ?  抑或是… ? 
如果再繼續深究的話,當然還有更多的待解謎團,諸如 :
三星堆先民的宗教形態,屬於自然崇拜、祖先崇拜、還是神靈崇拜?
三星堆當各朝代的王權性質、政治體制、社會型態為何?
三星堆的青銅文化,其精湛之冶煉技術如何產生的?
三星堆文化是蜀地自有產物,還是受中原文化、或外來文化影響?
三星堆出土的器物上,許多特殊的符號代表什麼意義?
三星堆出土上千件文物的兩個坑,究竟是祭祀坑、陪葬坑、還是器物坑 ? 
(「三星堆博物館」距離成都市大約40公里,從成都前往該館參觀,可於「新南門站」或「昭覺寺站」兩地,搭乘「廣漢三星堆」專線巴士;票價為人民幣10元,行車時間一小時餘。)
**********************
「千古謎團」何時方能撥雲見日 ?  https://tinyurl.com/y2ggsd2c
                「三星堆博物館」展出的文物,是多年來考古發掘的輝煌成果;但這一切還只是開端,並非結束。三星堆遺址重點保護範圍共計12平方公里,目前已發掘的面積僅7,000平方米;遺址文物的發掘工作,還在持續不斷進行中。三星堆已經出土的文物,就像「一石激起千層浪」,帶給世人無比的驚喜、驚訝、和驚嘆;但又留給人們難理解的疑點、疑問、和疑惑。想要「撥開雲霧見陽光」,讓所有的謎團都能逐個解開,將是一件巨大且遙不可及的工程,或許永遠也不會有完工的一日。 
                     當代名作家余秋雨先生,在參觀「三星堆博物館」後,曾經這麼說過 : 「與世界其它古代文明相較,中國歷史由於史書的詳盡記載而顯得脈絡過於清晰,缺乏神秘感。所幸,我們還有個三星堆 !」或許,三星堆最神祕誘人之處,正是它的「神秘面紗」永遠不會被人揭開呢 ! 
四川廣漢「三星堆傳奇」 : 沉睡了四千年的歷史謎團 https://tinyurl.com/y2ggsd2c
--------------------------
神祕的三星堆文化  https://tinyurl.com/yycgjyfp
https://tinyurl.com/yycgjyfp
2015-11-17|分類:你不知道的中國古代文明|作者:野蠻小邦周
在盜墓小說中,主角除了要面對往往被分割成N份加密藏寶圖外,還要憑藉著卓越的身手,破解機關重重的迷宮古城,才能夠得到驚人的財富或另一條神秘的線索,謎團一個接著一個。又可能在解決謎團的過程中,從古老教團組織解救出美麗的女主角,而女主角的前世可能就是某個古文明的祭司。這一類的劇情在盜墓、尋寶探險題材的小說及電影中屢見不鮮,其中最引人入勝者,大概就是能夠通靈的美麗女祭司(未必為主角),與毀天滅地的神器,例如著名電影《神鬼傳奇》中的亡者之書。
以中國青銅時代古文明為題材的創作中,三星堆之古蜀文明又自成一格,而三星堆特殊的青銅器鑄造風格,亦給了某些盜墓小說相當程度的啟發。前面提及毀天滅地的神器或許有些誇張,但「青銅樹」這種青銅器在某部著名盜墓小說的外傳中,可是有著能夠複製生命體的恐怖能力。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出土之大型銅立人像、銅人面具及銅人面部特異之凸目、巨耳、大嘴之造型,也令人懷疑三星堆屬於外星人的文明。
Bronze Standing Figure (青銅立人像)
失落的三星堆文化甫重現人世,便引起海內外高度重視,無論其是否屬於失落的外星古文明,讓我們先了解一下其基本的地理環境。三星堆文化位於四川成都平原,四川為一盆地,周圍群山環繞,是一相對華北平原、陝北高原而言,較為獨立之地理空間,在自然生態、氣候方面自古便有其特殊性。由於群山之間仍有山間谷道,得以聯繫漢中、川東及鄂西地區,故並非完全封閉,有與其他區域交流之渠道。
「三星堆文化」即是以三星堆遺址及十二橋遺址群為中心,遺址分布於廣漢、什邡、新都及彭縣境內,成都市的故埤江兩岸亦有相關遺址密集分布。此外,嘉陵江流域、大渡河流域也都有發現三星堆文化遺存。三星堆遺址為三星堆文化早期的核心,或可想像一下,於三、四千年前,身處這座古城之內,東、西、南、北皆有城牆圍繞,城外可能還有護城河環繞,總面積達12萬平方公尺(大安森林公園總面積為25.9萬平方公尺),城牆使得城內居民的生命、財產能免於野獸、外邦侵擾。若按著中軸線,繼續由北而南行走,則可見玉石器的手工作坊、陶窯,提供生活之所需,城南端則為祭祀所在地。
紅色大頭針為殷商之核心地區示意,星號為三星堆遺址位置。
紅色大頭針為殷商之核心地區示意,星號為三星堆遺址位置。
時間拉回千年以後,古城遺址內部存在類似祭壇的遺跡,位於城內南部,隆起的部分為橢圓形,高出周圍地面十公尺,由於土堆內僅見三星堆文化早期之陶片,可能為三星堆早期人工堆築而成,考古學家推測為祭壇。在祭壇附近亦發現兩座器物坑,坑內器物包括各類器物,如銅器、金器、玉器、石器等。發掘者認為這或許為祭祀後儀式的一部分,將祭品埋置事先掘好之坑內,但對於祭祀對象迄今仍莫衷一是。
行文至此,或可稍作總結目前考古資料提供的線索:首先,三星堆遺址的古城面積為3.6萬平方公尺,遺址總面積為12萬平方公尺,可能已發展出初具規模的政體。另一方面,雖然未在城內發現鑄銅遺址,但陶器是銅器鑄造技術的另一重要指標,理由在於鑄造銅器的過程中需要的陶範、陶窯,以成熟的製陶技術為基礎,方有可能鑄造各式各樣的銅器。三星堆遺址所見的製陶技術,應已足應用在鑄造銅器。
三星堆遺址因出土的青銅器群獨具特色而享譽世界,其中最具特色的當然是各式各樣的鑄像,這些人像皆出於城內之坑中,由於其中一座大型立人像有明顯被砸的痕跡,出土時腰部殘斷,部分碎片離主體較遠,可能在放入坑前便遭破壞。部分器物被砸碎後,還有火焚的痕跡。其次,就銅立人的造型而論,並不見於古代中國其他地區,無論是新石器時代的遼寧紅山文化所出土的女神像,還是河南安陽殷墟婦好墓出土的玉石人雕像,風格皆較為寫實,三星堆文化的銅立人像在造型方面,並不寫實,其他的青銅器鑄像也少有寫實作品,三星堆文化這種特點,似乎與美索不達米亞地區較為接近。再者,該遺址對於青銅面具的使用,以及青銅「神樹」,亦是其特殊之處。
IMGP8445
若以現代眼光,單從三星堆文化的凸目銅立人、青銅樹來看,其造型確實相當特殊,但這並不意味三星堆古城遺址乃一枝獨秀,自外於同時期前後位於東亞地區的其他考古文化。實際上,三星堆文化中所使用的陶器,以及使用綠松石鑲嵌作為裝飾的銅牌,無論造型還是鑲嵌技術,均受到位於中原地區影響,形式相當接近,這可能與四川盆地自古便有谷道聯外有關。其次,三星堆遺址出土之青銅容器,如尊、罍等則明顯帶有殷商的特徵。也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器
那麼,這樣一個富有神權特質,宗教色彩濃厚的古城,就竟是否來自於天上的星星呢?由於它並非突然出現在成都平原,其與前後的考古文化皆有承接關係,亦與同時期中原的夏、殷商皆有所交流、互動,顯見非孤立發展。其文化固然有特殊之處,政治支配的方式也可能與夏、殷商有所區別,但其國家型態、社會組織、鑄造技術等發展,皆未超越當時東亞地區的其他考古文化。若是不夠先進,貌似無法成為來自星星的古文明阿!
值得一提的是,前面介紹的神樹在放入坑內時,曾遭砸碎、破壞。或許對破壞者而言,這些銅人、青銅樹存在著某種神秘力量,因而得徹底破壞;此外,三星堆古城北段城牆亦有可能為河水所沖毀。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度,在其滅亡時,其所遺留的青銅重器會受到火燒、重擊破壞?三星堆文化究竟是上帝的使者,還是魔鬼的化身,就讓我輩繼續看下去吧! 神祕的三星堆文化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5-11-17|分類:你不知道的中國古代文明|作者:野蠻小邦周
在盜墓小說中,主角除了要面對往往被分割成N份加密藏寶圖外,還要憑藉著卓越的身手,破解機關重重的迷宮古城,才能夠得到驚人的財富或另一條神秘的線索,謎團一個接著一個。又可能在解決謎團的過程中,從古老教團組織解救出美麗的女主角,而女主角的前世可能就是某個古文明的祭司。這一類的劇情在盜墓、尋寶探險題材的小說及電影中屢見不鮮,其中最引人入勝者,大概就是能夠通靈的美麗女祭司(未必為主角),與毀天滅地的神器,例如著名電影《神鬼傳奇》中的亡者之書。
以中國青銅時代古文明為題材的創作中,三星堆之古蜀文明又自成一格,而三星堆特殊的青銅器鑄造風格,亦給了某些盜墓小說相當程度的啟發。前面提及毀天滅地的神器或許有些誇張,但「青銅樹」這種青銅器在某部著名盜墓小說的外傳中,可是有著能夠複製生命體的恐怖能力。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出土之大型銅立人像、銅人面具及銅人面部特異之凸目、巨耳、大嘴之造型,也令人懷疑三星堆屬於外星人的文明。
Bronze Standing Figure (青銅立人像)
失落的三星堆文化甫重現人世,便引起海內外高度重視,無論其是否屬於失落的外星古文明,讓我們先了解一下其基本的地理環境。三星堆文化位於四川成都平原,四川為一盆地,周圍群山環繞,是一相對華北平原、陝北高原而言,較為獨立之地理空間,在自然生態、氣候方面自古便有其特殊性。由於群山之間仍有山間谷道,得以聯繫漢中、川東及鄂西地區,故並非完全封閉,有與其他區域交流之渠道。
「三星堆文化」即是以三星堆遺址及十二橋遺址群為中心,遺址分布於廣漢、什邡、新都及彭縣境內,成都市的故埤江兩岸亦有相關遺址密集分布。此外,嘉陵江流域、大渡河流域也都有發現三星堆文化遺存。三星堆遺址為三星堆文化早期的核心,或可想像一下,於三、四千年前,身處這座古城之內,東、西、南、北皆有城牆圍繞,城外可能還有護城河環繞,總面積達12萬平方公尺(大安森林公園總面積為25.9萬平方公尺),城牆使得城內居民的生命、財產能免於野獸、外邦侵擾。若按著中軸線,繼續由北而南行走,則可見玉石器的手工作坊、陶窯,提供生活之所需,城南端則為祭祀所在地。
紅色大頭針為殷商之核心地區示意,星號為三星堆遺址位置。
紅色大頭針為殷商之核心地區示意,星號為三星堆遺址位置。
時間拉回千年以後,古城遺址內部存在類似祭壇的遺跡,位於城內南部,隆起的部分為橢圓形,高出周圍地面十公尺,由於土堆內僅見三星堆文化早期之陶片,可能為三星堆早期人工堆築而成,考古學家推測為祭壇。在祭壇附近亦發現兩座器物坑,坑內器物包括各類器物,如銅器、金器、玉器、石器等。發掘者認為這或許為祭祀後儀式的一部分,將祭品埋置事先掘好之坑內,但對於祭祀對象迄今仍莫衷一是。
行文至此,或可稍作總結目前考古資料提供的線索:首先,三星堆遺址的古城面積為3.6萬平方公尺,遺址總面積為12萬平方公尺,可能已發展出初具規模的政體。另一方面,雖然未在城內發現鑄銅遺址,但陶器是銅器鑄造技術的另一重要指標,理由在於鑄造銅器的過程中需要的陶範、陶窯,以成熟的製陶技術為基礎,方有可能鑄造各式各樣的銅器。三星堆遺址所見的製陶技術,應已足應用在鑄造銅器。
三星堆遺址因出土的青銅器群獨具特色而享譽世界,其中最具特色的當然是各式各樣的鑄像,這些人像皆出於城內之坑中,由於其中一座大型立人像有明顯被砸的痕跡,出土時腰部殘斷,部分碎片離主體較遠,可能在放入坑前便遭破壞。部分器物被砸碎後,還有火焚的痕跡。其次,就銅立人的造型而論,並不見於古代中國其他地區,無論是新石器時代的遼寧紅山文化所出土的女神像,還是河南安陽殷墟婦好墓出土的玉石人雕像,風格皆較為寫實,三星堆文化的銅立人像在造型方面,並不寫實,其他的青銅器鑄像也少有寫實作品,三星堆文化這種特點,似乎與美索不達米亞地區較為接近。再者,該遺址對於青銅面具的使用,以及青銅「神樹」,亦是其特殊之處。
IMGP8445
若以現代眼光,單從三星堆文化的凸目銅立人、青銅樹來看,其造型確實相當特殊,但這並不意味三星堆古城遺址乃一枝獨秀,自外於同時期前後位於東亞地區的其他考古文化。實際上,三星堆文化中所使用的陶器,以及使用綠松石鑲嵌作為裝飾的銅牌,無論造型還是鑲嵌技術,均受到位於中原地區影響,形式相當接近,這可能與四川盆地自古便有谷道聯外有關。其次,三星堆遺址出土之青銅容器,如尊、罍等則明顯帶有殷商的特徵。也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器。
那麼,這樣一個富有神權特質,宗教色彩濃厚的古城,就竟是否來自於天上的星星呢?由於它並非突然出現在成都平原,其與前後的考古文化皆有承接關係,亦與同時期中原的夏、殷商皆有所交流、互動,顯見非孤立發展。其文化固然有特殊之處,政治支配的方式也可能與夏、殷商有所區別,但其國家型態、社會組織、鑄造技術等發展,皆未超越當時東亞地區的其他考古文化。若是不夠先進,貌似無法成為來自星星的古文明阿!
值得一提的是,前面介紹的神樹在放入坑內時,曾遭砸碎、破壞。或許對破壞者而言,這些銅人、青銅樹存在著某種神秘力量,因而得徹底破壞;此外,三星堆古城北段城牆亦有可能為河水所沖毀。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度,在其滅亡時,其所遺留的青銅重器會受到火燒、重擊破壞?三星堆文化究竟是上帝的使者,還是魔鬼的化身,就讓我輩繼續看下去吧!https://tinyurl.com/yycgjyfp
---------------
四川三星堆博物館 台遊客免費
2019-04-02 02:24聯合報 記者賴錦宏/綜合報導
四川三星堆博物館即日起對台灣民眾免費開放。圖為博物館展出的青銅人頭像。 中新社
四川三星堆博物館即日起對台灣民眾免費開放。圖為博物館展出的青銅人頭像。 中新社
今年是三星堆遺址發現九十周年,四川省文化和旅遊廳宣布,從四月一日起到今年年底,四川省廣漢市三星堆博物館將對台灣遊客免費開放。在此期間,台灣遊客憑「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等有效身分證明,均可享受門票優惠政策,辦理免票入園入館手續。
據四川在線,三星堆博物館負責人朱家可指出,今年是新中共建政七十周年,也是三星堆遺址發現九十周年,澳門回歸廿周年。在四川汶川地震發生後,澳門基金會援助三星堆博物館及三星堆遺址災後恢復重建項目,總投資一點二億元人民幣,為三星堆文博事業快速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
為切實體現對汶川地震後全國人民對四川的援建,朱家可表示,三星堆博物館決定對台港澳同胞推岀入園入館免票的優惠政策,以吸引更多的港澳台地區遊客前來廣漢觀光旅遊,從而認識和了解更多的中國悠久歷史文化。
據了解,台灣遊客可根據實際情況選擇兩種方式預約和辦理。一是上網預約,三星堆博物館將在攜程、美團、驢媽媽旅遊網等OTA電商開通專門的(港澳台)免票預約通道,提供網路預約服務;二是景區售票口將開闢台港澳同胞服務窗口,實行售票窗口優先服務,在檢票口開闢綠色通道,最大限度減免排隊等候時間。
三星堆是長江文明之源、天府文化之根,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曾表示,這是四川文化旅遊的核心資源。中共總理李克強也曾兩次將三星堆文物仿製品作為「國禮」分別贈送給希臘和秘魯,充分彰顯出三星堆作為「中國面子」。
三星堆至今已代表古蜀文明走進美國、義大利等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就在今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訪問義大利之際,作為中義深化文化交流合作的重點項目之一,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物展「三星堆:人與神的世界四川古代文明特展」3月25日在羅馬圖拉真市場及帝國廣場博物館隆重揭幕,三星堆作為四川乃至中國的「文化名片」,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
----------------
四川德陽/廣漢三星堆 燦爛古蜀文明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9-07-17 01:02聯合報 大陸特派員王玉燕/四川德陽報導
金面銅人頭像,代表社會最高層地位的人。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金面銅人頭像,代表社會最高層地位的人。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青銅人頭像背面,顯示數千年前的古蜀人,已有編髮造型。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青銅人頭像背面,顯示數千年前的古蜀人,已有編髮造型。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跪坐人像,代表祭祀祈禱的巫祝。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跪坐人像,代表祭祀祈禱的巫祝。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銅獸首冠人像,代表祭儀主持者。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銅獸首冠人像,代表祭儀主持者。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這個頭像是出土青銅人頭像中,唯一未戴面具的,造型像阿凡達。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這個頭像是出土青銅人頭像中,唯一未戴面具的,造型像阿凡達。 特派員王玉燕/攝影
1929年春天,四川廣漢月亮灣的燕道誠一家在自家院子邊挖水渠時,挖開了一個沉睡3000年到5000年的古蜀文化遺址、三星堆驚世寶藏,陸續在此發現大量造型怪異的青銅人頭像、面具、青銅禮器及玉石器,成為二十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
三星堆遺址位於四川德陽代管的廣漢市城西7公里、距南興鎮4公里的鴨子河畔,分布面積達12平方公里,是大陸西南地區發現範圍最大、延續時間最長、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城、古國、古蜀文化遺址。現有保存最完整的東、西、南城牆和月亮灣內城牆,昭示了長江流域與黃河流域一樣,同屬中華文明的母體,被譽為「長江文明之源」。由於三星堆布列形式猶如三星當空,並與其北面新月灣隔河相望,故稱「三星伴月」。
三星堆遺址及文物的發現,證明了數千年前古蜀國的存在和中華文明起源的多元性。有意思的是,三星堆文化來自何方?出土數量龐大的青銅人像、動物,不歸屬於中原青銅器的任何一類;青銅器上沒有留下一個文字,出土的青銅面具高鼻深目、顴面突出、闊嘴大耳,耳朵上還有穿孔,與科幻片中的外星人有幾分神似。由於沒有文字記載,至今仍有不少待解的謎團。
直到1986年三星堆兩個祭祀坑的發現,提供了典型的古蜀城邦國家文化特徵的識別體系,填補了巴蜀城市文明早期起源和發展史的空白。祭祀坑出土上千件青銅器、金器、玉石器、象牙以及數千枚海貝,加上後來發現的三星堆古城址,使學術界認識到,三星堆文化是一個擁有青銅器、城市、和大型禮儀建築的燦爛古代文明。
三星堆青銅面具,是全世界從古至今眾多面具中,最富特色的文物群之一,具有濃厚的神巫文化特徵與極其獨特的審美個性。面具勁拔的線型與峻整的輪廓,合構為天地共成人神渾融的奇偉圖像,凸顯出莊嚴雄強之勢,勾勒出古蜀人多姿多彩的想像世界。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珍寶,現都展放在三星堆博物館。博物館現有兩個展館,館外有氣勢灰宏的仿古祭祀台和大型表演場,與展館建築遙相呼應,表達了三星堆文化蒼古雄渾、博大精深的歷史意蘊。
第一館是「三星伴月-燦爛的古蜀文明」綜合館,展館建築為半弧形斜坡生態式建築,展出金、銅、玉、石、陶等各類文物,介紹古蜀歷史及三星堆古蜀國在各個領域取得的成就。
第二展館為「三星永耀-神秘的青銅王國」青銅器館,通過連續遞進的場景組合,全面系統地展示三星堆的青銅雕像群及一批古蜀青銅神品重器。
青銅器館分六個展廳,分別為:銅鑄幻面,寄載魂靈;赫赫諸神,森森群巫-神巫群像;皇天后土,人神共舞-祭祀大典;矗立凡間,溝通天地群巫之長;千載蜀魂-奇絕的宗廟神器;心路歷程-三星堆考古錄。遊客身歷其中,感受古蜀國浩瀚文明,油然生出敬仰之心。
三星堆遺址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6%98%9F%E5%A0%86%E9%81%97%E5%9D%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casio 的頭像
nicecasio

姜朝鳳宗族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