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至少付費給5家台灣媒體作新聞置入-中國利用台灣的新聞自由來傷害台灣新聞自由,這是中國媒體戰的一環 https://is.gd/LZaDq8
包括迷一芳、客夏、CoCo都可、大苑子DaYungs等均發表疑似親中言論 


在臺灣被指控是親「中」媒體及泛藍的媒體的大致有:
聯合報系
《聯合報》、《聯合晚報》、聯合新聞網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
《中國時報》、《工商時報》、《時報周刊》、《周刊王》、《旺報》、中國電視公司、中天電視、中天新聞、中視新聞、中時電子報、中旺電視
其他
飛碟電台、News98、TVBS、中國評論通訊社 (簡稱中評社)等其旗下傳播、刊物。
《美麗島電子報》時常與泛綠陣營的主流意見相左,被部分主流泛綠支持者稱為「親中媒體」。
風傳媒主筆室、多維新聞網。
親中媒體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NgoowH


「第四階級」即「第四權」 記者採訪遭辱 警囂張嗆:你以為香港真的有第四權?  http://bit.ly/2SBDaSv
第四階級所指的是媒體、公眾視聽。源於西方「國民階級」(estates of the realm)的概念。傳統三個階級分別是神職人員(上議院中的神職人員)、世俗議員(上議院中的其他人員)和下議院議員。該詞的產生匯集多位思想家和作家的貢獻,包括埃德蒙·伯克、理察·克萊爾(Richard Carlyle)和19世紀《泰晤士報》的領導人亨利·里夫(Henry Reeve)。里夫在1855年10月的《愛丁堡評論》(Edinburgh Review)上撰文寫道:「今天新聞界已經真正成為了一個國民階級;甚至比其他任何的階級都更為強大」-長期以來,新聞自由國家都有意無意標榜第四階級的概念,與之相配合的有「無冕王」說法。第四階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bit.ly/2QkKSxf
當第四權不再屬於公民時,取而代之的是層出不窮的媒體亂象與愚民政治。媒體第四權,早已腐化成為國家進步的最大阻力了-因加速民營與私有化,且無強力的監督機制與規範,不但紛紛淪落為政黨與財團的私有物,更甚者亦為對岸勢力接收  https://is.gd/7MLdOn
民主國家皆有標榜「第四階級」的概念。所謂「第四階級」即「第四權」,係指在行政權、司法權、立法權之外制衡政府的第四種力量——大眾媒體以公民角色促進公共性媒體壯大,再透過公共媒體實踐與社會上各個場域權力的辯證,促成第四權價值之實踐 https://is.gd/cLwlYe
擔心政府侵犯新聞自由,而不必擔心新聞自由會有「過度」的問題。然而,互聯網的蓬勃發展與自媒體的方興未艾,Web 2.0時代,通訊成本急速降低,資訊傳播的廣度與深度以出乎我們意料的速度推進,使得原本羸弱的「第四權」變得越來越強大  https://is.gd/sJCa6z
媒體在法律上之地位。在民主國家,媒體決非政府的傳聲筒(mouthpiece), 更沒有義務附和政府,而是採取超然報導立場-當媒體不再扮演守門狗(watch dog),而淪為批評政府的攻擊狗(attack dog),或政客、企業財團膝上的哈巴狗(lap dog)時,誰來追尋真相,扮演社會第四權的角色?  https://is.gd/dlNxke



手搖飲料店集體被統戰  https://is.gd/ZjO339
1. 大苑子DaYungs
「大苑子源自中國台灣,以新鮮果茶聞名海內外。2015年在內地成立第一家店—上海日月
光店。」
2. 迷客夏
「中國台灣台南佳里、中國香港」
3. CoCo都可發表聲明
「都可堅決服從與支持(中國)國家法規政策,其中當然包括香港地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4. 台灣貢茶微博聲明:
「堅決支持一國兩制,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5. 鹿角巷
中國台灣、中國香港


台灣教授協會今日召開「公帑購紅媒、政府請正視」記者會,質疑「紅色媒體」終日鋪天蓋地以「中國視角」播放新聞,公部門及部分國營事業單位長年以公帑訂購「中國時報」,政府應重視紅色滲透問題,呼籲相關單位啟動防衛民主下架紅媒。台教會最近派人探查公家機關及國營事業等據點,包含監理所、台灣銀行、中華郵政、中華電信,都發現有中國時報存在,用公帑購買紅媒現象是存在的,「中國時報幾乎都是必購的!」 https://tinyurl.com/y55b6npe


知識界呼籲!台灣教授協會:政府不應用公帑訂購紅色媒體 列印
 分享知識界呼籲!台灣教授協會:政府不應用公帑訂購紅色媒體到Facebook 分享知識界呼籲!台灣教授協會:政府不應用公帑訂購紅色媒體到Line
 律師陳雨凡(左起)、台大名譽教授黃青真、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賴振昌、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張人傑、導演李泳泉、師大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楊聰榮29日出席「公帑購紅媒 政府請正視」記者會,呼籲政府單位勇敢拒絕訂閱紅色媒體,避免假訊息誤導閱聽大眾,阻擋紅色勢力助長。(記者朱沛雄攝)
律師陳雨凡(左起)、台大名譽教授黃青真、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賴振昌、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張人傑、導演李泳泉、師大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楊聰榮29日出席「公帑購紅媒 政府請正視」記者會,呼籲政府單位勇敢拒絕訂閱紅色媒體,避免假訊息誤導閱聽大眾,阻擋紅色勢力助長。(記者朱沛雄攝)
2019-07-29 11:12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台灣教授協會今日召開「公帑購紅媒、政府請正視」記者會,質疑「紅色媒體」終日鋪天蓋地以「中國視角」播放新聞,公部門及部分國營事業單位長年以公帑訂購「中國時報」,政府應重視紅色滲透問題,呼籲相關單位啟動防衛民主下架紅媒。
 律師陳雨凡(左起)、台大名譽教授黃青真、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賴振昌、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張人傑、導演李泳泉、師大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楊聰榮29日出席「公帑購紅媒 政府請正視」記者會,呼籲政府單位勇敢拒絕訂閱紅色媒體,避免假訊息誤導閱聽大眾,阻擋紅色勢力助長。(記者朱沛雄攝)
律師陳雨凡(左起)、台大名譽教授黃青真、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賴振昌、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張人傑、導演李泳泉、師大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楊聰榮29日出席「公帑購紅媒 政府請正視」記者會,呼籲政府單位勇敢拒絕訂閱紅色媒體,避免假訊息誤導閱聽大眾,阻擋紅色勢力助長。(記者朱沛雄攝)
「拒絕紅媒假新聞!」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賴振昌表示,政府應正視公帑購買紅媒的事情,遺憾這一塊長期被漏掉的,這些以中國視角的新聞報導,可以透過潛移默化方式,危害台灣社會。
賴振昌舉例,被外國媒體「金融時報」點名的「中國時報」,是公營機構主要訂購的報紙,台教會最近派人探查公家機關及國營事業等據點,包含監理所、台灣銀行、中華郵政、中華電信,都發現有中國時報存在,用公帑購買紅媒現象是存在的,「中國時報幾乎都是必購的!」
台大生化科學系名譽教授黃青真批評,為維護食品安全,「食安法」過去十幾年來有過多次修訂,民間所推動的「健康飲食促進法」立法院未來也會立法,希望民眾吃得健康和營養。另一個角度來看,「媒體是民眾的精神食糧,裡面有毒素滲透到我們頭腦裏面,也必須有同樣標準來防止和管理」。
台師大華文系副教授楊聰榮建議,要代表台灣高等教育知識界提出一些看法,公家機關應檢討為何要用公帑採購「紅色媒體」,當國際民主國家採取「防衛民主」阻止紅色滲透當下,台灣政府也應該有這樣的認識。
楊聰榮指出,中國影響力報告有專章討論,中國如何利用媒體進行滲透,達到對中國有利的影響,澳洲學者也出版「沉默的入侵」專書探討中國利用民主制度、資金侵入各領域,企圖影響當地政府政策,澳洲政府則制定相關法律因應。
楊聰榮提及,台灣現在沒有完備法律機制去防堵,以至於過去十幾年來都能看到紅色滲透,台灣有社會運動的力量,知識界今天是站在社會主流,卑微提出一點呼籲希望政府能展現決心。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集人張人傑質疑,從政府採購角度來看,關於平面媒體在保護傘下有一個化外之地,國營事業普遍提供「中國時報」給民眾閱讀,這是有非常大的問題,會採購該份報紙給民眾閱讀依據是什麼?
時代力量信義南松山立委候選人陳雨凡律師批評,今年5月10日有兩百位台灣媒體人到北京出席媒體峰會,聽著全國政協主席汪洋鼓吹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的發言,也遺憾「金融時報」日前揭露後,中時利用司法訴訟要造成寒蟬效應,立法院下會期若能制定代理人法案因應,相信會有一些效果。


紅媒威脅台灣安全 中共收買台媒四大手段 | 中共滲透台灣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7/19/n11394714.htm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媒體篇(上)
紅媒威脅台灣安全 中共收買台媒四大手段
6月23日下午台灣大批民眾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活動。(大紀元)
更新: 2019-07-19 10:14 PM       標籤: 中共滲透台灣, 台灣媒體, 台灣 反紅媒, 紅色媒體
【大紀元2019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紫馨、施芝吟、張原彰專題報導)日前23家台灣網媒同步刊登中共國台辦旗下「中國台灣網」發表的一篇批評蔡英文政府的文章,引發台灣社會關注台媒遭染紅的議題。中共統戰台灣媒體的方式既隱密又公開,大致可以分為四大類。其中,最威脅台灣國安的一種方式是:以透過公關公司代辦對台灣媒體的統戰業務,建構對台灣信息統戰供應鏈。
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發布2019年新聞自由度排名,台灣僅次於韓國在亞洲排名第二。台灣鄰近於中國大陸,中共近年在台灣新聞自由的環境下,持續透過各式渠道影響台灣媒體的報導方向,從而影響台灣民眾對中共政權的認知。
中共滲透台灣媒體的方式可以分為四大類,除被人熟知的以廣告收買媒體,招待媒體人赴中參訪等方式外,中共近年更通過公關公司代辦滲透台灣媒體等各項業務,全面控制台灣媒體,強化對台媒統戰的規模性。中共還通過特殊管道控制台灣公共場所電視台頻道的轉台權,有如掌握對台灣民眾洗腦的通路。
手段一:直接控制媒體與以廣告收買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曾發表聲明,指出中共通過台商收購媒體,在台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進一步表示,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控制方式,包括直接控制、併購所有權、控制採編人事,讓其成為親中媒體。而親共台商利益已被中共綁架,成為在台灣的中共代理人,「在這樣的情形下,即使不是中共官員、黨員,卻成為其代理人,也許是逼不得已。」
另外,台灣監察院曾發布報告,指出在超過半年的調查後,確認中共政府以置入新聞的方式購買台灣報紙版面。監察委員吳豐山掌握一份合約書,詳載旺旺中時設在北京的公司,專門招攬中共的廣告業務,再轉包給台灣其它媒體,價格常是行情價的兩倍以上。
張錦華也說,中共以廣告利益控制台灣媒體,許多台灣的電視台有節目行銷的困難,中共藉著較大的中國市場威脅這些電視台。許多台灣電視台因有中資廣告,報導立場不敢得罪中共。政論節目的評論立場也受到影響,不能批評中共,有的節目甚至因此撤換具有反共立場的節目人員。
張錦華說,有的電視台為了中國節目的利益,換掉政論節目的主持人,這顯示影響面不只在採編節目的內容,連人事也遭控制。
資深媒體人、長期應邀擔任電視節目財經評論員的徐嶔煌證實,的確有知名的談話性節目遭到廣告主威脅。據稱該節目批判中共的力道較強,廣告主威脅開設該節目的電視台,如果持續播出不利於中共的題材,便會撤下對其的廣告。
徐嶔煌說,在台灣,這種抽廣告的現象已存在很久,但過去有局限性,抽廣告者多是赴中國經商的大型企業,不過,近年此現象變得更嚴重,許多台灣的中資企業、手機遊戲廠商等都會以抽廣告的方式威脅媒體業者,媒體內部的業務部再向新聞部施壓,要求報導時得避免報導不利於中共的主題。
手段二:招待台灣媒體人到中國 以金錢影響記者
美國研究刊物《哥倫比亞新聞評論》日前發表一篇由記者安德魯‧麥考密克(Andrew McCormick)撰寫的文章,麥考密克採訪數名曾到中國培訓的美國記者。
麥考密克表示,今年2月有來自49個亞、非洲國家的共約50多名記者參加在中國舉行的記者培訓營,在共10個月的課程裡,這些記者被安排在特定的中國媒體中實習,他們每月可獲得食物與娛樂等費用的資金補助。
據台灣軍事情報局前中將副局長翁衍慶所著的《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一書中提到,中共所訂定的《反間諜法》裡,特別將媒體和記者等職業視為「間諜」職業。翁衍慶說,中共「國安部」企圖吸收生活在中國的外國記者,常用方式是以個人名義電話聯繫這些記者,表示要「提供機密消息」,當記者前來會面時,即以竊取情報罪名逮捕,脅迫這些記者與「國安部」合作。中共國安部利用這些被吸收的媒體人員在台灣成立中文媒體,或進行對中共的宣傳和掩護等情報工作。
徐嶔煌透露,確實有台灣媒體從業者被邀請到中國參訪的現象,據他了解,這樣的參訪行程內容包括參加中方單位所舉辦的研討會,且行程車馬費由邀請者負擔。他認為,「這就是中共在對台統戰的過程。」
張錦華說,新聞從業人員被中共邀請至中國,表面是交流,背後恐有直接間接性的利益交換。許多台灣的兩岸媒體交流平台,都曾被找去對岸聽訓,中共藉由這項管道進行軟性的利誘,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於台灣的大眾傳播界中。
眾所周知,中共對台的統戰分為「藍(網路輿論)、金(金錢)、黃(色情)」等三類別。徐嶔煌說,中共拉攏台灣媒體人,多數只需以「金」便足夠,因為台灣媒體業不景氣,記者所任職的媒體,只要給予記者穩定的收入與前程,便能影響該媒體人的報導角度。
手段三:透過公關公司操作 建構信息統戰供應鏈
中共收買台灣媒體的手法,近年更為不著痕跡,一名知情人士指出,近年有些台灣的公關公司會向中國民間單位承包案子。這些案子的來源雖不是中共官方、國台辦等單位,但據他了解,這些發包案子出去的中國民間企業背後多有中共官方色彩,中共可通過這些企業將資金投入台灣的廣告公司,再轉投至台灣的媒體。
該知情人士透露,有公關公司向中方承包的案子,範圍橫跨傳統電視媒體與紙本媒體、網路、社群媒體的PTT與臉書。公關公司替中共投放廣告給各個傳統媒體,並協助中共招待媒體人到中國參訪,且要求這些媒體人在報導裡,協助宣導中共立場。同時,這些公關公司也幫忙審核各個媒體的立場,若該媒體與中共關係不佳,即會要求合作廠商不要給予該媒體廣告和業務。而在網路上,這些公關公司則是成立各個粉絲團、假帳號,替中共寫正面的文章發表與網絡留言。
「我稱這個為中共對台灣信息統戰的產業鏈。」該知情人士這麼形容,「這個系統裡,中共可以掌握對台灣信息控制的所有元素,不論是媒體與網絡等領域,都可以通過公關公司,以一條龍的方式全面完成控制,如同代辦服務般,把各環節包辦處理好。」
「台灣紅色媒體對民眾造成的威脅最大,在於有形的媒體與無形的媒體都存在紅媒。」該知情人士說,「這些現象只是蛛絲馬跡,但已顯示中共正在明目張膽地公開利用台灣的言論自由,進行顛覆台灣、逼迫台灣與中共統一的事情,台灣人若沒有自覺,真的會面臨非常危險的處境。」
手段四:控制公共場所電視頻道轉台權 掌握洗腦通路
曾任報社總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的洪博學曾在台灣媒體《民報》發表文章,指出他曾發現台灣特定區域內的小吃店、餐廳、小型診所,以及旅館與飯店等人潮較易聚集的場所,其在公共場域內的電視頻道持續鎖定在某親中共立場鮮明的電視台。這些店家的負責人向他透露,有某個不知名集團付給他們每個月500元的費用,要求他們店內的頻道得鎖定在這些紅色電視頻道。
洪博學在接受本報採訪時進一步說明,他調查過無數間這類店家,發現這個向小吃店付費的集團,多鎖定中南部等地區,且不會選高檔餐廳,多選擇平價的餐飲店家。另外,店家負責人的政治立場也會是該集團的考量重點,他們多與無政治立場的店家負責人接觸,因為這樣的人群在台灣是相當多的,他們沒有特別的愛國意識,被認為比較容易可以收買。
「這就好像毒品,沒有賣給人吃,人家不吃,有用嗎?」洪博學說,會不惜成本花錢讓人收看這些電視節目的理由很簡單,被貼上紅色媒體標籤的電視台,沒有被人鎖定觀看也沒有作用,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讓觀眾收看,達到洗腦的目的,「這些錢一定划得來,這種集體性的滲透效果很好,中共一定認為很有效,也確實有效。」#
-------------------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媒體篇(下)
台媒被赤化有四大影響 辨別紅媒有三種方法
6月23日,台灣數十萬民眾上凱達格蘭大道反紅媒。(大紀元)
更新: 2019-07-20 10:50 AM       標籤: 台灣 反紅媒, 紅色媒體, 中共滲透台灣, 台灣媒體
【大紀元2019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紫馨、施芝吟、張原彰專題報導)中共2009年起發動「大外宣」計劃,當年就投入450億人民幣的資金,企圖在國際間「奪回話語權」。時間過去十年,全球媒體的報導方向逐漸赤化,此現象已引起各國政府嚴重關注。
美國政府今年初強化「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將紅媒從新聞領域剔除,以「外國代理人」為紅媒作定位與監管。台灣緊鄰中國,是中共「大外宣」計劃的重災區,台灣媒體赤化已是台灣民眾無法不正視的一項議題。
台灣立法委員黃國昌與知名的網絡社群紅人「館長」陳之漢在6月23日發起「拒絕紅色媒體 守護台灣民主」集會活動,訴求企盼台灣政府強化法規管理紅色媒體。據主辦單位「時代力量」黨團統計,這場活動有超過10萬名以上的民眾到場參與,顯示台灣媒體染紅的現象已引起台灣民眾的重視。
該活動的一名參加者林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的父親長期收看遭赤化的電視媒體,在與父親溝通時,發現他的觀念與價值觀出現轉變,在面對香港反送中或兩岸議題時,想法變得親中共與自私,遺忘了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參加活動的台灣群眾裡,類似林先生的案例不只一例。
台媒赤化加深社會對立 威脅國安
紅色輿論正在逐漸改變台灣社會,轉變台灣民眾的意識形態與新聞作業模式,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及諮議委員胡元輝分析,紅媒持續發展下去,將對台灣造成四種更不利的影響,包括威脅國安、造成社會的對立、破壞媒體生態,以及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等。
不利影響一:威脅國安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記者透露,中共國台辦每天致電他們報社,介入兩岸議題的報導方向,同時他們也有權力干涉報紙首頁的編排。一名中天電視台的記者也表示,中共官員會藉由向駐中台媒記者指定新聞內容和社論立場,影響針對中國的報導。
台灣監管媒體的政府單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示,對此已啟動行政調查,必要的話,也會依法處理。
胡元輝說,紅媒代表的立場與意識形態,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具有威脅,過去被稱為藍媒與綠媒的媒體,雖然在國家認同的問題上具有差異,但這樣的差異仍在台灣的國家安全之下,不會影響國安。但是紅色媒體遵循著中共的立場,這將形成對國家認同的挑戰,對國安的威脅更大。
不利影響二:造成社會對立
胡元輝說,傳達假的事實最大的影響是製造對立與矛盾,民主國家的運作機制裡,能讓人民間競爭,尚有遊戲規則可加以制衡。但這樣的媒體刻意拉大社會的縫隙,加深族群間的對立與矛盾,並讓這樣的衝突升高至無法控制的地步。
胡元輝說,「紅媒傳遞中共的意識形態是嚴重的問題,但更嚴重的是達到讓社會無法達成基本的運作共識,這將破壞社會運作的模式。」
不利影響三:破壞媒體生態
胡元輝說,被閱聽人稱為「紅媒」者,常有混淆事實與虛構事實的狀態。這樣的媒體已把媒體傳遞事實、揭露真相的基本職責拋棄了。紅媒可以因為意識形態的左右、受親中立場的影響,棄真實狀況於不顧。這將讓媒體的運作章法大亂,紅媒如果漸漸地失去堅守第四權的責任,也會影響到其它媒體,對新聞生態的傷害相當大。
不利影響四:破壞新聞內部專業制度
胡元輝說,紅媒不只迷惑外部的閱聽人,在新聞界內部也造成相當大的衝擊。新聞內部具有一定的新聞自主,具不同程度的自主空間。但紅媒的運作是在經營者的一聲令下,所有新聞從業人員得接受其指令處理新聞,尤其媒體老闆將媒體當作中共的宣傳工具時,強制要求記者寫出與事實不符的報導,這將把媒體內部、專業新聞的最低底線給破壞掉。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說,台灣需要有更多民眾,去認識中共銳實力對全球普世價值的傷害。中共持續在摧毀人性的善良面,破壞傳統文化與價值觀,媒體因遭到中共控制,不對真相進行更多的報導,選擇沉默或是曲解事實,那社會將面臨可怕的處境,「(對)自由(的)最大危害是善良人的沉默。」
目前台灣法規與相關研究對紅色媒體仍沒有明確的監管標準與定義。那麼又該以什麼標準判定、檢視媒體染紅與否?
辨別媒體是否被染紅 可從三方面檢視
可以從三個面向觀察,包括報導內容自我審查;不報導中共負面新聞;壓制報導內容及負面解讀與中共立場相左的人與事物等。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發起人及諮議委員胡元輝說,「媒體之所以被用顏色稱呼,是因為該媒體已代表強烈的立場,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台灣社會稱報導立場較傾民進黨的媒體為綠色媒體,稱親國民黨的媒體為藍色媒體。而紅色媒體泛指立場親中共的媒體。
紅色媒體在台灣相關監管法規上,沒有被明確的定義。其實,紅媒並不難被辨別,可透過該媒體報導時的公正與客觀性,以及面對中共敏感議題時,包括:法輪功、六四事件、香港反送中事件等,看其報導角度是否與中共立場一致,加以判斷其立場是否傾向中共、是否屬於紅色媒體。
報導自我審查
中共滲透台灣傳媒界,而疑遭到赤化的媒體最被人們熟知的特殊現象之一是「自我審查」,這樣的媒體在報導時,常避開特定敏感字詞,或是有意地進行字詞轉換,目的是轉變觀眾的意識形態。
資深媒體人、長期應邀擔任電視節目財經評論員的徐嶔煌接受本報採訪時透露,台灣部分電視台確實存在自我審查的現象,在兩岸新聞的處理上,有電視台會自動將「中國」轉換成「大陸」。這已傳達出在兩岸議題上的立場是沒有中國與台灣之分,意即不存在國家與國家間的對等區別,而是台灣跟大陸的地區上的區別。
徐嶔煌說,「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應該是獨立存在的政體,並不想被中共統一,但在台灣這樣的媒體環境下,許多媒體人感到相當的無奈,他們的新聞必須符合公司的方向,所以要自我審查新聞題目,尤其是在處理兩岸議題時,這樣的現象特別明顯。」
不報導中共的負面新聞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表示,中共從沒想過平衡報導,其所滲透的媒體也有這樣的狀態,只要是與中共相關的負面新聞,紅媒幾乎不會報導,甚至是反面報導。她舉例,今年6月底百萬港民走上街頭遊行,抗議香港政府的《送中條例》修訂,該事件備受全球各大主流媒體重視,但在台灣,與中共關係相當密切的特定媒體,對相關新聞卻全無報導。
具親中共立場的媒體,在節目製作的方向上,也要求避開特定議題。徐嶔煌說,去年中共十九大時,幾個立場被視為與中共親善的媒體,幾乎都收到關切,被要求不可報導十九大的內幕。另外,2015年中國的半導體公司紫光要併購台灣的科技公司聯發科,該併購案被視為具有犧牲台灣的國家利益的疑慮,許多台灣人並不贊成,但有電視台要求節目評論員不能談論這項當時影響台灣經濟的關鍵議題。
他也透露,「台灣的部分談話節目甚至會主動要求媒體人去正面談論中國的高鐵、發明等議題,儘量講中國好的部分。」
徐嶔煌說,「現在的媒體在做談話性節目時,對岸(中共)已可以介入關切談論的主題,可以嚴重干預節目取向,這樣的現象日復一日地在台灣真實上演,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有這樣的現象令人匪夷所思。」
壓制報導內容和負面解讀反共人士
張錦華表示,部分立場鮮明的紅媒,在報導時會對不利於中共的新聞進行負面解讀,以香港民眾抗議《送中條例》修訂的反送中遊行為例,有紅媒稱參加遊行的抗議群眾為暴徒,破壞社會安定。嚴重時,紅媒甚至會對不利中共的新聞進行造謠或嫁禍。紅媒處理法輪功議題時就有這樣的現象,紅媒對法輪功新聞幾乎選擇不報導,但一報導便會以全面污衊化的報導角度去詮釋。#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