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當

漢代瓦當
漢代瓦當
瓦當,是古代中國建築中筒瓦頂端下垂部分。在瓦當這一小小的圖形空間內,古代中國匠師們創造了豐富多彩的藝術天地,屬於中國特有的文化藝術遺產。 漢代瓦當是在秦代瓦當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與秦瓦當相比,漢代瓦當不僅數量多,而且種類更加豐富,製作也日趨規整,紋飾圖案井然有序。
秦磚漢瓦
當時的建築裝飾構件體現了中國雕塑藝術的成就,“秦磚漢瓦”是古代中國建築構件上的藝術典範。
西漢瓦當以“延年益壽”、“長生無極”等吉祥語作為裝飾內容、動物紋樣多採用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四神”,反映了古代中國的信仰。在圓面範圍內,儘量體現形體的伸展力度,神態性格明顯,是一種藝術性極強的裝飾浮雕作品。
漢代瓦當是在秦代瓦當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與秦瓦當相比,漢代瓦當不僅數量多,而且種類更加豐富,製作也日趨規整,紋飾圖案井然有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文字瓦當的大量出現,不盡完善了瓦當藝術,同時也開闢了一個全新的藝術領域和研究範圍,更加鮮明的反映當時社會經濟、思想意識形態。總之,漢代瓦當以其數量之多,質量之精,時代特徵之鮮明,文化內涵之豐富,把中國古代瓦當藝術推向了最高峰。
社會背景
漢陽陵出土的長樂未央瓦當
漢陽陵出土的長樂未央瓦當
每一個時代的創造物和藝術品都是其社會物質文化水平和精神風貌的反應。漢代是瓦當藝術登峰造極的時代,這是建立在統一的封建大帝國物質和精神所發展的基礎之上。
漢代是我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西漢初年,經過了70餘年的休養生息,國力得到逐漸恢復,經濟文化有了新的發展。建築方面也取得了很多重要進展。西漢時期的宮室台榭之類建築,在繼承秦代基礎上,規模更為壯麗宏大,已國都長安為中心的宮殿建築,如長樂宮、未央宮、明光宮、北宮、桂宮、建章宮以及上林苑,各抱地勢,連屬成群,華麗豪奢,每處能容“千乘萬騎”,可見當時建築的規模之宏偉,建築上必用瓦當以彰顯皇家的氣派與威嚴,這就為瓦當在漢代大放異彩奠定了廣闊的發展基礎。
名稱由來
瓦當文字中見有自名曰“當”,如“京師庾當”之類;曰“瓦”,如“都司空瓦”,“長水屯瓦”之類;又有曰“裳”,如“長陵東裳”等,曰“甬”,如“庶氏冢甬”等等。前人訓當為“底”,謂瓦櫛比置於檐際,瓦瓦相值,而帶瓦頭的筒瓦正當眾瓦之底,帶有阻擋、遮擋的作用。
陳直先生引用班固《西都賦》“裁金以飾璫”句,釋“璫”為“椽頭飾也”。以今瓦當之位置考察,正是位於筒瓦之端,椽頭之上,用於蔽飾屋檐口出頭之木,故“瓦當”之得名很可能因其位置和作用而來。
瓦當歷史
關於瓦當的種類,一般可分為圓形和半圓形兩大類,其起源與發展歷史十分悠久,據史料及近幾年來田野考古發掘資料證實,瓦當應追溯到西周時期,當時的瓦當僅處於初期階段,形制、製作都比較簡單。到春秋戰國及秦代,瓦當有著突飛猛進的發展,從形制或紋飾圖案上看,都十分精美,可以說是我國瓦當發展史上的一個黃金時代。到了漢代以後,在繼承秦代瓦當的基礎上又有了較大的發展和創新,特別是在瓦當的圖案裝飾上一時湧現出大量的文字瓦當,成為漢代瓦當的一大特色。
要說真正開始有瓦當,大約在春秋晚期。起初,瓦當上的主要紋飾多是獸面紋半瓦當,後來才普遍向捲雲紋發展。特別是到東周列國,瓦當就成了一些大型建築的構件,發展迅速,鼎盛一時。那時各國燒造和使用的瓦當圖案也有所不同,真可說是五彩繽紛、琳琅滿目。如周的王城主要是飾以各式各樣雲紋的半瓦當;韓國主要是素麵的半瓦當和圓瓦當以及偶爾有雲紋的圓瓦當;趙國以素麵為主,同時有少量的三鹿紋和變形雲紋的圓瓦當;楚國亦是以素麵的半瓦當和圓瓦當流行;齊國則流行一種樹木雙獸紋和樹木捲雲紋的半瓦當,同時還出現大齊”天齊”等字樣的瓦當。燕國主要是以饕餮紋、雙龍、雙鳥和山雲紋半瓦當;當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瓦當無論在圖案形態、題材內容等方面,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更加豐富多彩。一時盛行各種動物圖案的瓦當,如奔鹿、玄鳥、四獸、三鶴等,也有模仿銅器紋飾的夔紋瓦當。 瓦當和其他藝術一樣,也是一定社會經濟觀念形態的反映,是伴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人們對建築藝術欣賞要求的提高,有一個從低級到高級,粗糙到精緻,簡單到複雜的發展過程。如漢代出現多為篆體書的文字瓦當;三國兩晉時期瓦當邊緣則有鋸齒紋;王莽時流行一種四神瓦當”,即在瓦當上面繪燒有青龍、白虎、朱雀增加內鏈、玄武形象,用以表示東、南、西、北;東晉後期,開始出現表面黑色磨光的板瓦,檐頭板瓦一端開始加厚,並壓印紋飾,為後世滴水”的濫?;到唐代滴水瓦”普遍套用。早期滴水”與瓦身的夾角一般為直角,晚期則增加至一百度以上,以利流水外瀉,具有很大的科學性,更顯示了我國古代瓦當具有裝飾性和實用性相結合的功能『代是一個生氣勃勃的強盛時代,漢代文字瓦當就是其中的一個縮影,如長樂未央”、長生無極”、千秋萬歲”、漢並天下”、延年益壽”、億年無疆”等,這些文字瓦當多為小篆書體,排列組織勻稱和諧,布局講究,可與一枚好的印章相媲美。
漢瓦風格
四神瓦當中的白虎瓦當
四神瓦當中的白虎瓦當
漢代是瓦當工藝發展的鼎盛時期。這一時期的瓦當做工精細,新出現了裝飾有篆體文字的瓦當,這些文字瓦當多為小篆書體,排列組織和諧勻稱,布局講究,顯示出漢代質樸渾厚的藝術風格。文辭多為一些祈福的吉語,其藝術觀賞性可與精緻的印章相媲美。
漢代瓦當以動物裝飾最為優秀,除了造型完美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以外,兔、鹿、牛、馬也是品種繁多。
漢代的瓦當紋飾更為精進。王莽時期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瓦當,形神兼備,力度超凡,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還有各種動物、植物等紋樣,如龜紋、蚊紋、豹紋、鶴紋、玉兔紋、花葉紋等,漢代瓦當中,以文字瓦當的數量最大,特點是在形制上分區劃界,中心是乳釘與聯珠,給銘文安排一個固定模式,在此範圍內作上下左右的變化。文字數目不定,最長可達十多字,例如"千秋萬歲"、"長樂未央"、"萬壽無疆"、“永受嘉福”等,字型有小篆、鳥蟲篆、隸書、真書等,布局疏密相間,用筆粗獷,成為中國陶製品中獨具魅力的珍藏。
漢代的瓦當繼承了秦及以前的瓦當的形制有半圓形和圓形兩種。半圓形瓦當流行於漢初,圓瓦當的形制變化是:漢初與秦代瓦當風格近似,武帝以後特點較為明顯。製作實現用模子將瓦面印好,再附在瓦筒坯上,因此一般是瓦面變大,背面光平,沒有切痕和稜角,瓦當邊輪較寬且平整,質地明顯較秦瓦好。陶色為灰色或淺灰色。
西漢素麵瓦當較為少見,所見者多為飾紋瓦當和文字瓦當,其飾紋瓦當亦可分為圖像畫和圖案畫兩類,圖像種類繁多,據《陝西金石志》記載有麟鳳、狻猊、飛鴻、雙魚、玉兔、蟾蜍等數十種,構圖巧妙,獨具匠心。值得注意的是,與秦圖像瓦當取材於現實生活不同,漢代瓦當圖像多是取材於現實而又經過了高度藝術誇張的超脫於現實生活的珍禽異獸,通過豐富的想像,巧妙的構思、細膩而不繁瑣的線條勾勒,將漢代質樸渾厚、走有奔放、氣勢磅礴的藝術風格表現得淋漓盡致,極富浪漫主義色彩。
漢瓦類型
雲紋瓦當
雲紋瓦當
根據瓦當紋飾的區分,基本上分為三大類:圖像紋瓦當、圖案紋瓦當和文字瓦當三種。
圖像紋瓦當
代表作品:
龍紋瓦當西漢漢長安城遺址出土。直徑19.5厘米,邊輪較寬,當面為一鼓目長髯,張牙舞爪的盤龍形象,龍身飾細密的鱗甲。
蟾蜍玉兔瓦當直徑18厘米,邊輪主齒輪狀。當面主紋是蟾蜍和玉兔,蟾蜍圓目鼓腹,身後有短尾,四肢屈張作跳躍狀,玉兔鼓目長耳翹尾,作騰空奔躍狀,周圍襯以蔓草紋,蓋取一於民間傳說月宮裡的蟾蜍、玉兔形象。
四神紋瓦當由各飾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紋的四種瓦當組成,分施於東、西、南、北不同方位的殿閣之上,漢長安城遺址多有出土。
圖案紋瓦當
代表作品:
雲紋瓦當雲紋瓦當是西漢瓦當中數量最大的一類。其花紋特徵是:當面中心多為圓鈕,或飾以三角、菱形、、分格形網紋、乳釘紋、葉紋、花瓣紋等。雲紋占據當面中央大面積的主要部位,花紋變化十分複雜多樣。據主紋雲紋的主要變化,大致分為捲雲紋瓦當、羊角形雲紋瓦當等類別
文字瓦當
文字瓦當在漢代最具時代特色,占有突出的地位,內容豐富,詞藻極為華麗,內容有吉祥頌禱之辭,如“長生無極”“長樂未央”“長生未央”“富昌未央”“千秋萬歲”“延年益壽”“與華無極”“與華相宜”等,也有宮苑、陵墓、倉庾、私宅等,如“長陵東當”“長陵西當”“冢上”“華苑”等等。文字瓦當絕大多數為陽文,字數從一到數十不等。
代表作品:衛字瓦當,傳世很多,大都出自漢長安城遺址。當面為一“衛”字,通常占滿當面。有的“衛”字較小,字外有一周網紋。有的當面或塗朱色,或塗白堊。如在陝西淳化縣涼武帝村甘泉宮遺址的一件,直徑15厘米,邊輪寬1.2厘米,當面為隸書的“衛”字,從出土地點來看,應屬漢甘泉宮衛尉官署所用之瓦。
文字瓦當是漢代的主流,其內容之豐富自不必說,其高妙的書法價值更被歷代文人墨客推崇備至。書畫同源,書法是中國獨有的藝術種類和審美對象,它已經化了的線條美,比彩陶紋飾的抽象幾何紋還要更為自由的和多樣化的線的曲直運動和空間構造,表現和表達出種種形體姿態、情感、意興的氣勢力量,終於形成中國獨有的線的藝術。
美術特徵
漢景帝時期的上林瓦當
漢景帝時期的上林瓦當
漢代瓦當集繪畫、浮雕、工藝美術、及書法於一身,以其獨特的藝術形式和裝飾手法成為中國古代藝術寶庫中的一個極具特色的藝術種類,千百年來,始終發揮著經久不息的藝術魅力。
取材美
漢代瓦當紋飾的題材是十分豐富的,瓦當紋飾的取材幾乎囊括了天上、地下、神話世界和人間生活的各個部分。從幻想中的猛獸饕餮、龍鳳、四神圖騰,到自然界各種飛禽走獸,花草樹木,房屋、人物、雲彩以及各種抽象的幾何線條,組成的圖案和文字表達出的各種思想觀念和情感等等,描繪出了一個龍飛鳳舞、鹿奔虎嘯、鳥飛魚躍、祥雲繚繞、無雜陳的極為豐富飽滿、充滿著非凡活力和旺盛生命力的異常熱鬧世界。以藝術特有的敏感觸覺,在極其有限的空間內容納社會生活中政治的、經濟的、文化思想的、宗教幻想的各種內容。
造型美
瓦當藝術也是一種造型藝術,除瓦當自身體積的造型之外,更重的是紋飾的造型。中國古代瓦當一般都是半圓形和圓形,圓弧是一種富有動感和韻律美的造型,作為紋飾造型的背景和映襯,能更加突出整個畫面靜中有動,方圓結合的呼應和統一,增強藝術形形象的整體性的美感。
漢代藝術的浪漫色彩在瓦當的造型上被很好的貫徹,融匯進去了。它以大幅度的動作,高度誇張的形體姿態,頗具野性動勢的塑造出一個個飛揚流動而又古樸可愛的藝術形象。如四神翼虎、蟾蜍與玉兔紋瓦當,完全是粗線條、粗輪廓的大手筆,不做任何細部的直接描繪,長短不合的比例,直線,稜角,方形又是那樣突出,缺乏柔和,看起來是那樣笨拙古老,姿態不符常情。但這一切卻增加了它們力量、氣勢的美,構成漢代藝術古拙質樸的風格,簡而不俗,夸而不飾,飾而不誣。那種蓬勃旺盛的生命,那種天真狂放的氣勢,那種征服世界的自信的力量,毋寧說更多的呈現出中華民族整體性的精神。
結構美
瓦當是兼實用與裝飾為一體的建築配件。這就決定了瓦當必須在相當高度的屋頂、檐頭的位置上,在有限的面積上,再仰視和遠視的重重局限下,儘可能以最為醒目突出的構圖形式來實現自己的裝飾性。古代瓦當紋飾不論是中軸線對稱結構,輻射圓鏇結構還是任意靈活性結構,卻力圖作到主題突出,結構均衡,並顧及裝飾效果的最大發揮,在這一點上是破費匠心的。
中軸對稱結構:大多數瓦當紋飾是講究對稱的。這種對稱結構是中國古典藝術的傳統特色。
輻射圓鏇結構:圖案瓦當主要採用這種結構,以圓心為中心,向四面八方伸出輻射線,如太陽紋。
任意性結構:動物圖像紋飾主要是這種任意結構,畫面舒展自由,不拘一格。都有一個主體紋飾滿幅而來。
藝術性
瓦當文字多為篆書,也少見隸書,在圓這一特定範圍內,以圓就勢,促長行短。互為辟就,不取方正。充分發揮了篆文書法的裝飾藝術效果。據統計,瓦當篆文的變化就有120種之多,可謂奇麗壯觀。篆書之美是建立在從象形基礎上演化出來的線條章法和形狀結構之上,即在於它們曲直適宜,縱橫合度,,結體自如,布局完滿。瓦當書法正是利用有限的空間淋漓盡致地體現了這種美,達到了與印章異曲同工的藝術效果。
此外,瓦當文字還有少量運用美術變體如鳥蟲篆書的,如“永受嘉富”瓦當,秀麗茵蓐,遒勁蒼茂,尤為奇特。
瓦當意義
瓦當的造型,千姿百態,既是繪畫、工藝、雕刻相結合的藝術,又是實用與美術相結合的藝術,在一些古建築上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它不僅以典雅大方、宏偉壯麗給人以美的藝術享受,而且在考古學上可以幫助我們斷代,同時還是研究我國書法、篆刻、繪畫等方面的珍貴資料,對研究我國古代各個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等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https://bit.ly/2JQEH3w


四神瓦當欣賞
2017-04-26 
青龍瓦當 直徑18.5厘米 邊輪寬2.4厘米
白虎瓦當 直徑18.5厘米 邊輪寬2厘米
朱雀瓦當 直徑18.5厘米 邊輪寬2厘米
玄武瓦當 直徑19厘米 邊輪寬1.95厘米筒瓦殘長54厘米
四神(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在古代分別代表天上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星宿,戰國時期已經有了關於四神的明確記載。漢代,人們更深信四神與天地萬物、陰陽五德關係密切,有護佑四方的神力,故此,頗為好古的王莽特以四神瓦當裝飾其宗廟,祈望以此驅邪鎮宅,保佑宗廟乃至社稷江山永固。四神瓦當有多種版別,都構圖雍容堂皇,製作精緻,藝術水準極高,為今人廣泛應用於裝飾圖案設計中,堪稱瓦當家族中的天王巨星。
王莽九廟
世居長安舊都的朱斌先生收藏的這套四神瓦當得自著名老古玩商後人,是四神瓦當中最為人們熟知的一種(如圖),當出自漢長安城南郊的王莽九廟遺址。20世紀50年代末,在今西安市西郊棗園、閻莊一帶,考古工作者發掘了一組王莽時期的建築遺址。該遺址位於漢長安城西安門、安門以南1公里處,由11個大小相仿的「回」字形建築組成,每組建築都是由中心建築、圍牆、四門和圍牆四隅的曲尺形配房組成。圍牆平面呈方形,邊長270米,中部各開一門。四神瓦當正是當年這些四門門樓上所用。《漢書·王莽傳》記載,地皇元年(公元20年),王莽壞拆長安城西苑中的建章宮等十餘所宮殿,「取其材瓦,以起九廟」。九廟「窮極百工之巧……功費數百鉅萬,卒徒死者萬數」,地皇三年正月終於告竣。可惜這時新莽王朝已是山雨欲來,次年九月,綠林起義軍在一路攻陷洛陽的同時,另一路已將長安城圍得鐵桶一般,起義軍掘了城外的王莽妻子父祖的陵墓,「燒其棺槨」,並將長安城南的九廟、明堂、辟雍諸禮制建築付之一炬,「火照城中」。十月一日,城破,三日,王莽被殺。
由此可見,王莽耗費巨大人力、財力修建的九廟,拆用了長安西苑十餘所宮殿的材瓦,而九廟每組建築圍牆的四門專門特製了全新的四神瓦當,即東門使用青龍瓦當,西門使用白虎瓦當,南門使用朱雀瓦當,北門使用玄武瓦當。可惜這些瓦當使用不足一年便被綠林軍付之一炬。由於這種四神瓦當為王莽九廟專用,歷時極短,又遭到了刻意而徹底的破壞,故它的存世量是相當有限的。而從工藝技術角度講,王莽時期的工藝技術水準即使在本來水平已經很高的兩漢時期亦屬上乘,莽錢、莽印如此,四神瓦當亦如此。這種瓦當邊輪寬厚,龐碩雍容,圖案富麗,模印精工,火候均勻,無愧秦漢瓦當之翹楚。故瓦當收藏自清代勃興以來,四神瓦當一直是瓦當收藏家夢寐以求的無上上品。就秦漢瓦當故鄉——陝西而言,擁有這種品級的成套四神瓦當的國有文博收藏機構亦不過陝西歷史博物館、西安博物院等數家。私人藏有四神瓦當中的一二種甚至半塊殘瓦的已足為藏友艷羨,全套完整藏於民間者據知只有三套。 https://is.gd/x9S4fO
---------------------
四神瓦當
主人簡述:四神瓦當,外觀呈圓形,象徵天圓地方;在圓形當中繪燒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個傳說中的遠古神獸,既充滿神秘威嚴,又顯生動活潑,更為重要的是它與百姓傳統神靈信仰貼切,從宮廷中,到民間,它為大眾所接受,幾乎是所有人共同的普世神靈信仰與精神寄託。
今天我們為大家講述的是流傳數千年的一類文物:四神瓦當。
瓦當,是覆蓋建築簷頭筒瓦前端的遮擋部分,是中國建築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構件,在古代它成為古代中國能工巧匠們藝術創造的一方天地。
瓦當的造型千姿百態,既是繪畫、工藝、雕刻相結合的藝術,又是實用與美術最完美的結合。在一些古建築上,它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以典雅大方、宏偉壯麗給人以美的藝術享受,在考古學上可以幫助我們斷代,研究書法、篆刻、繪畫,是極為重要的珍貴文物,而且對研究我國古代各個時期的政治、經濟、文化等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在《中國歷史密碼》中有這樣的描述:在陝西三秦大地,俯拾即是,不是秦磚便是漢瓦。”可見歷史遺留下來的古代瓦當在陝西留存是何等的豐富。也正是因為豐富,並且富有非常高的文物價值和藝術價值,瓦當文物常常被當作禮品贈送給省內外重要客人。
根據史料及近幾年來考古發掘資料證實,瓦當的歷史要追溯到西周時期,而到了春秋戰國,以及秦朝,瓦當有著突飛猛進的發展,從形製或紋飾圖案上看,都呈現精美之態。
到了漢代,瓦當發展到巔峰,出現了別具一格的文字瓦當。可以說漢代瓦當集繪畫、浮雕、工藝美術、及書法於一身,以其獨特的藝術形式和裝飾手法成為中國古代藝術寶庫中的一個極具特色的藝術種類,千百年來,始終發揮著經久不息的藝術魅力。
而在眾瓦當中,成熟於在漢代王莽時期四神瓦當堪稱歷代瓦當中神作。
四神瓦當,外觀呈圓形,象徵天圓地方;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個傳說中的遠古神獸,既充滿神秘威嚴,又顯生動活潑,更為重要的是它與百姓傳統神靈信仰貼切,從宮廷中,到民間,它為大眾所接受,幾乎是所有人共同的普世神靈信仰與精神寄託。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是四個傳說中的遠古神獸。在春秋戰國時期,四神形像已經深入到人們的神靈信奉當中,古代人們認為四神具有祛邪、避災、祈福的作用。
更為奇特的是,在中國神秘的風水學中,在中國的軍事行軍布陣中,四神思想被運用得出神入化。“ 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 ”是我們經常聽到的說辭。
一、東官青龍
青龍出現在夏季到秋季的夜空,是我國古代神話中的東方之神,在四神中最為高貴。。先秦時代青龍代表太昊與東方七宿,到了漢代五行學說開始興起,它的象徵含義又多了甲乙與春季。
二、西官白虎
白虎出現於冬末春出的夜空,是我國古代神話中的西方之神。白虎具有避邪、禳災、祈豐及懲惡的揚善、發財致富、喜結良緣等多種神力。
三、南官朱雀
朱雀出現在春夏之交的夜空,是我國古代神話中的南方之神。在西安,有許多以“朱雀”的道路、景點,如朱雀大街、朱雀門、朱雀森林公園等。
四、北官玄武
玄武出現於秋冬之際的夜空,是我國古代神話中的北方之神。它是一種由龜和蛇組合成的一種靈物,能柔能剛,能養育萬物,能延年益壽。
收藏於國內許多知名博物館中的這些四神瓦當,都歷經千年風雨洗禮,但依然靈氣濃郁,漢代物質文化所具有的質樸、大氣、生動、豪邁的特點躍然而出。
當遊客進入陝西曆史博物館的“大漢雄風”的展廳中,首當其衝的是四神瓦當圖像,它所凝聚的堅強文化精神和時代氣息撲面而來。
--------------
四神瓦當,王莽四神瓦當共四塊,每塊大小、分量基本相等,瓦頭為圓形,直徑18釐米;瓦筒呈半圓形,長10釐米。在瓦頭上,分別是"四神"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圖案。"四神"在古代分別代表天上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星宿。戰國時期已經有了"四神"的明確記載。 西漢四神瓦當,出自西漢(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直徑16-19釐米,邊輪寬2-2.1釐米。1956年西安漢長城遺址出土 四神由來頗早。遠古時期,人們對許多自然現象不理解,以為有動物能呼風喚雨,主宰宇宙,心中產生崇拜,部落奉為圖騰。商代,人們把天空四方的星象組成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以後作為方位或地域概念。到漢代,四神也被視為武力的象征,並出現在宮殿裝飾瓦當及銅鏡上。四神瓦當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又有驅邪除惡,鎮宅吉祥的含義。其造型考究,體現了工匠們的高度智慧和藝術才情。
概述
​四神瓦當,王莽四神瓦當共四塊,每塊大小、分量基本相等,瓦頭為圓形,直徑18釐米;瓦筒呈半圓形,長10釐米。在瓦頭上,分別是"四神"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圖案。"四神"在古代分別代表天上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星宿。戰國時期已經有了"四神"的明確記載。
西漢四神瓦當,出自西漢(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直徑16-19釐米,邊輪寬2-2.1釐米。1956年西安漢長城遺址出土 四神由來頗早。遠古時期,人們對許多自然現象不理解,以為有動物能呼風喚雨,主宰宇宙,心中產生崇拜,部落奉為圖騰。商代,人們把天空四方的星象組成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以後作為方位或地域概念。到漢代,四神也被視為武力的象征,並出現在宮殿裝飾瓦當及銅鏡上。四神瓦當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又有驅邪除惡,鎮宅吉祥的含義。其造型考究,體現了工匠們的高度智慧和藝術才情。
關于瓦當
瓦當是建築用的一種陶製品,周代人們便發明了瓦。西周中晚期周原(今陝西扶風)上的建築已經有瓦當使用。戰國時期,城市建築業的日益發達,隨之引起了磚瓦製陶工藝的發展。瓦,即具有圓弧的陶片,用于覆蓋屋頂;所謂"當",據解釋:"當,底也,瓦覆檐際者,正當眾瓦之底,又節比于檐端,瓦瓦相盾,故有當名"瓦當是瓦的頭端,在實用上,既便于屋頂漏水,起著保護檐頭的作用,也增加了建築的美觀。
西漢四神瓦當
西漢四神瓦當
最初的瓦當是半圓形的,稱半規瓦,秦代的瓦當由半圓發展為全圓形。而漢代,則流行用圓瓦當。漢代瓦當的製作較戰國時期更為興盛。著名的宮室建築,大多有燒製磚瓦的陶窯,進行專門設計和生產。瓦當圖案的題材多種多樣,基本以祥瑞紋樣為主,有動物,卷雲和文字紋等幾種。
歷史記載
四神紋瓦當在漢代極為流行,它包括四種動物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由這幾種動物組合成的一組圖案,又稱"四靈紋"。四神紋在漢代套用極為廣泛,銅鏡、漆器、石刻、磚瓦等各種工藝品的裝飾上都時有出現。漢代將四神視作與避邪求福有關,它又表示季節和方位。青龍的方位是東,代表春季;白虎的方位是西,代表秋季;朱雀的方位是南,代表夏季;玄武的方位是北,代表冬季。曹操之子曹植的《神龜賦》記曰:"嘉四靈之建德,各潛位于一方,蒼龍虯于東岳,白虎嘯于西崗,玄武集于寒門,朱雀棲于南方"。就是對四神的描寫。
西漢四神瓦當
西漢四神瓦當
這四種動物中,玄武比較奇異,它是龜和蛇的合體。"玄武謂龜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鱗甲故曰武"。有人解釋,這與古代圖騰信仰有關,是氏族外婚製的反映。在瓦當形製方面,漢代瓦當的特點是中央有大圓柱,旁輪寬而齊整。早期製作分三道工序:先造瓦心,後造旁輪,最後上瓦當。西漢中期以後,瓦心與瓦輪不再分兩次製作,而是一次做成,製作過程得到了簡化。這些模印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的瓦當,大氣磅礴,儀態生動,是新莽時期的代表作品。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