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鐵/柯鐵虎/鐵國山/台灣鐵國山獨立國 6年抗日/抗日領袖。出生於臺灣雲林縣古坑鄉與簡大獅、林少貓並稱為「獅虎貓抗日三猛」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VHLJSj

=========================

1865年出生於清治鳳山縣港西下里萬丹街竹篙籠(今屏東縣萬丹鄉萬全村)的客家人

小檔案:林少貓

2017-02-27
林少貓(1865-1902年)是台灣早期的抗日領袖,與簡大獅、柯鐵虎並稱「獅虎貓抗日三猛」,林少貓常劫掠日本人或親日者的財物,日治時期總督府稱「為南台灣最慓悍、最令官憲棘手人物。」
相傳林少貓率兵馬,屯田居於鳳山後壁林(今日高雄小港區),但另一說是屏東麟洛。1902年5月26日,總督府命令日軍展開圍剿行動,林少貓身中5彈,死於後壁林城廓門外的水田中。
(記者葛祐豪整理)

「林少貓」的圖片搜尋結果「林少貓」的圖片搜尋結果

林少貓,又叫林小貓,原名林義成,西元一八六五年生於屏東縣萬丹鄉竹篙濫(位於現今萬全村保全宮對面一片濫田,種了很多竹欉)。一生亦盜亦匪,日本據台伊始,因看不慣日軍到處殘殺同胞,一變成為南部地區的抗日義士;直至西元一九○二年五月三十日,被日軍誘殺而亡,一代英雄豪傑,享年僅卅七歲。
林少貓的父親曾經到阿猴廳(屏東市)北勢頭 ,殺豬賣豬肉。據台灣總督府陸軍幕僚報告,林少貓在阿猴一帶商場上有相當的社會勢力,不僅是金長美碾米廠廠東,並支配了魚類和豬肉市場。林少貓也協助父親做生意,平素慷慨隨和,結交不少同業。光緒中葉,地方官吏素行不良,治安失序,一群亂民發起要搶劫阿猴廳的鹽館,亂民猖狂的聲勢,幾乎要把鹽館拆了,林少貓大喊一聲說:「你們很傻,鹽海水晒乾就有,為什麼要去搶?」那群亂民聽了覺得有道理,就散掉了,因此阿猴廳分縣長就把林少貓的義行,保護鹽館有功,秉報台南府城,知府大人就把林少貓請到台南做一名營官。
此時地方治安更加惡化,一些宵小之徒,做了壞事就假冒林少貓之徒幹的,以為林少貓在台南當個營官,報他的名字給官差,應該可以罩得住,結果累案過多,林少貓被迫辭官,回到阿猴地區,地方上的羅漢腳及游民之徒,就擁立他當領導人。
後來林少貓率領了一群黨徒,盤踞在下淡水溪「大崙」的地區,剛好位在磚仔寮與社皮村西邊溪埔「粿葉樹崙」的地方。大崙地勢高,土地肥沃,長滿粿葉樹,面積大約三十八甲。林少貓之夥除了農耕、養牛養豬之外,還時常結群到附近村落,磚仔寮、社皮、廣安、玉成、大洲、溪洲,偷豬、偷牛到大崙來宰殺,魚肉鄉民,造成鄉民怒罵不絕。林少貓也各在玉成村、烏杉橋旁的顏厝,強押二民女當細姨。那住在玉成村的民女,還幫林少貓生個小孩,林少貓後來被日軍誘騙槍殺時,那小孩已經五歲了,因玉成村的「甲長」怕受牽連,就叫「甲民」把小孩活埋掉,聽說那小孩陰魂不散,時常出現在玉成村,不出二年玉成村「甲長」就眼瞎而亡了。
光緒廿一年(西元一八九五年),日軍佔領台灣一年,台灣各地掀起抗日風潮,日軍用高壓手段,欺凌台胞,南下的日軍奪鳳山取阿猴再攻火燒庄,所到之處,強索民宅,百般刁難,施暴婦女,殺人放火,台灣百姓稱呼日本人「四腳」,禽獸才有四隻腳,可見日本人的不講理。林少貓看到日軍的惡行,深感痛心,遂參與了水底寮庄鄭吉生在光緒廿三年一月十日,自東港轉攻鳳山的抗日活動。不幸計劃洩露而敗戰,鄭吉生向萬丹的下蚶庄撤退,更不幸的是因槍械走火自傷腳部,鄭吉生失血過多而亡;林少貓收拾鄭吉生舊部而繼續抗日,因他堅強與敵作戰,使日軍一聞林少貓率隊來攻,莫不心驚膽顫。台灣憲兵隊史就形容林少貓膽大無比,富機略,有神出鬼沒之妙術的雄才大略。
從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及台灣通志稿,可知林少貓與日軍發生戰役的事件有下列幾次:
(一)西元一八九七年(明治卅年)四月廿五日早晨,林少貓率義民四百餘人圍攻東港日軍營房,當天黃昏再率三百餘人攻擊潮州憲兵屯所;九月十三日再率義民四百餘人攻阿緱城憲兵駐屯所;十二月襲擊內埔辦務署,有多名警察被擊斃而亡。這正如『東方兵事紀略』所言的:林少貓雖用土槍,能臥擊無虛發,且稔於地勢,攀山越澗,尤其長技,聚散前後,飆忽猱騰,每繞倭兵後路,倭人畏之,怪不得林少貓能屢次痛創日軍。而『瀛海偕亡記』則形容林少貓與台北簡大獅、雲林柯鐵虎為抗日「三猛」。林少貓為南台抗日軍的盟主。
(二)西元一八九八年(明治卅一年)四月廿三日林少貓率二百餘抗日義民偷擊東港辦務署。到了十二月廿七日,又率二百餘義勇軍,再度攻阿猴城,從天剛拂曉露出曙光,爭戰到天暮已黑,因未能成功而轉退到竹田鄉六份庄與東港溪畔的基地──這個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基地,後來被日軍征服,改為種植治療瘧疾的金雞納酸的「葯仔寮」,就是現今鳳山厝大同農場的現址。
到了廿八日,林少貓攻打潮州辦務署,因台灣總督府開徵地方稅,引起百姓更為不滿,林少貓得到抗日基地鳳山厝庄、溝仔墘庄的響應,加上萬巒庄、五溝水庄、新北勢庄、九塊厝庄、打鐵庄、竹圍庄、小勢尾庄等村民都加入攻打潮州的義勇軍。當時客家義勇軍是由林天福任總指揮,與林少貓同心協力作戰。聲勢浩大的抗日義勇軍有一千多人,參與攻打潮州辦務署,署長瀨戶晉被抗日軍砍下頭顱,肋骨也被拔去,可見人民對日軍有多怨恨。來自萬丹大營的憲兵部隊,也在中途被抗日軍截殺,到了卅日夜裡,從鳳山來的救援日軍火力強大,抗日軍才撤走。廿九日,林少貓也另率一支一千多人的抗日軍攻打恒春,使日軍疲於奔命,直至台南日軍從車城登陸才解圍,抗日軍就撤離到山區。
西元一八九九年(明治卅二年),總督府改變政策以招降方式勸降,命打狗城的富商陳仲和、鳳山街長陳少山、富商林璣璋、台南參事許廷光、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等紳士,進入加禮山勸林少貓降服,以利誘和前無援兵後無糧餉的困境。林少貓提出十條要求,後被日本當局接受而發給十大要求准許書,林少貓遂在西元一八九九年五月廿日,率卅餘部屬下山降敵。林少貓所得十大要求,除了徵收民稅外,其餘皆被日本接納。據台灣憲兵隊史及警察沿革誌記載,其主要條件內容如下:
1.割鳳山近郊一地給林少貓定居。
2.林少貓等所開墾荒地,日本不得徵稅。
3.林少貓等所開闢道路,日本方面不得使用。
4.林的部屬犯罪,由林處斷,日本不得干涉。
5.該地方如有犯罪者,由林少貓逮捕交官。
6.同意林少貓等攜帶武器,如有誤被日方逮捕者,由林少貓交保釋放。
7.保護林少貓以前所有的債權,並補償被剝奪的財產。
8.不追究林少貓等前罪,先前被捕者也應即時釋放。
9.林等願改前非,日本應以誠待之。
10.日本應支給林少貓補助授產金二千圓。
林少貓歸順後定居於鳳山後壁林(高雄市小港區)的一個沿海漁村,以前的部屬紛來投靠他,林少貓專心於開荒土地,及經營漁業、農業及造酒等,不久林少貓變成年收入一萬餘圓的大富翁。
林少貓降敵後,其在粿葉樹崙的基地還存在,很多人為了攀援林少貓都跟林少貓打交道,有些商人要把東西搬運到鳳山也要插上林少貓的旗幟,以便通暢無阻。有一年林少貓為母親舉行祝壽會時,萬丹加禮濫庄協內林家有三戶富商,也送禮到大崙作為賀禮,並在禮簿上簽了名,後來日軍誘殺林少貓後,這林家三戶也遭受禍延。
西元一九○二年(明治卅五年)五月,台灣總督府為了達到全台抗日歸順後,「一旦獲得歸順之果,歸順條件自成空文」,自然無法容忍林少貓的壯大。五月廿六日,總督府命令南部日軍,展開圍剿行動,日軍藉口後壁村發生傳染病而入侵包圍。五月三十日,雙方展開激戰,後壁村頓成火海,抗日軍奮戰終日,不幸於下午五時失陷。林少貓身中五彈死於後壁林城廓門外的水田中,梟首。當日共有男四十一人、女廿五人、兒童十人都死於戰火中。林少貓的弟弟林必、兒子林雄也傷重而亡。
緊接著日本採取行動,一網要打盡殘餘抗日份子,自五月三十日到六月四日,假藉抗日義民的嫌疑犯和搜索跟林少貓親近的人士,網羅罪名,被殺者就有三百二十人。其中包括日本警察搜到來賓為林少貓母親祝壽時的禮簿簽名冊,就展開逮捕,認為他們跟林少貓都有關連,像萬丹加禮濫庄林家三戶,三個士紳就被捉到上蚶墓埔的茄苳樹下砍頭,林姓三戶的「無頭忌」,就是林少貓事件所牽累。
林少貓被屠殺多年後,大崙的溪埔,在農民的耕拓下,被人挖出一尊抗日義勇軍留下鑄有「佐世保」三字的大砲,大砲扛回社皮派出所,社中人林進興就在派出所造一砲台,置放在上面供人觀看。二次大戰末期,佐世保大砲就被當破銅爛鐵送去熔解了。林少貓抗日軍遺留下的大砲,也隨日本的瓦解而熔化不見。而亦匪亦盜也是抗日豪傑的林少貓傳奇故事,也殘存在萬丹老一輩鄉民的腦海中。


台灣抗日第一猛─林少貓
江彥震
林少貓是台灣早期的抗日領袖,與簡大獅、柯鐵虎被並稱為「獅虎貓抗日三猛」。但政治立場不同對林少貓的評價不一:台灣總督府認為他劫掠平民,稱其為「盜匪」;而中華民國政府則認為他是「抗日烈士」。在日據初期,受台灣總督府招降,1902年卻遭偷襲殺害。
林少貓本名苗生,字義成,小名少貓,1865年出生於清治鳳山縣港西下里萬丹街竹篙籠(今屏東縣萬丹鄉萬全村)的客家人,以小名稱世。其父曾在阿猴廳北勢頭(今屏東縣崁頂鄉)做殺豬生意,林少貓則協助其父的生意,並經營《金長美碾米廠》,也在阿猴市場中販魚及豬肉,逐漸致富,市場客販多暱稱其小名「少貓」,人稱「小貓」,不喜稱「苗生」、「義成」。結交許多社會人士,在阿猴一帶的商場很有勢力,支配了魚市與豬肉市場。
清光緒中葉,地方官吏素行不良,治安失序,一群亂民發起要搶劫阿猴廳的鹽館,亂民猖狂的聲勢,幾乎要把鹽館拆了,林少貓大喊一聲說:「你們很傻,鹽海水晒乾就有,為什麼要去搶?」那群亂民聽了覺得有道理,就散掉了,因此阿猴廳分縣長就把林少貓的義行,保護鹽館有功,秉報台南府城,知府大人就把林少貓請到台南做一名營官。
此時地方治安更加惡化,一些宵小之徒,做了壞事就假冒林少貓之徒幹的,以為林少貓在台南當個營官,報他的名字給官差,應該可以罩得住,結果累案過多,林少貓被迫辭官,回到阿猴地區,地方上的羅漢腳及游民之徒,就擁立他當領導人。林少貓率領了一群黨徒,盤踞在下淡水溪「大崙」的地區,剛好位在磚寮與社皮村西邊溪埔「粿葉樹崙」的地方,大崙地勢高,土地肥沃,長滿粿葉樹,面積大約三十八甲,林少貓之夥除了農耕,還養牛養豬。
「甲午戰爭」清朝戰敗,1895年清政府依照馬關條約,將臺灣本島、澎湖群島割讓給日本。同年,林少貓接獲此消息後,即散家資,以銀元召募閩南人、客家人千餘人,與七百名原住民排灣族勇士合成抗日部隊,共達兩千餘人,並獲得劉永福之軍火援助。
「乙未戰爭」期間林少貓跟隨劉永福的黑旗軍一同抗日,擔任「福字中軍左營管帶」,劉永福失敗離台後,林少貓成為南台灣抗日義軍的領袖,在糧彈奇缺的狀況下,林少貓西渡大陸尋求援助,得到支援後繼續回台抗日,對日本的殖民統治造成了莫大的困擾。
日軍用高壓手段,欺凌台胞,南下的日軍奪鳳山取阿猴再攻火燒庄,所到之處,強索民宅,百般刁難,施暴婦女,殺人放火,台灣百姓稱呼日本人「四肢」,禽獸才有四隻腳,可見日本人的不講理。林少貓看到日軍的惡行,深感痛心,參與了水底寮庄鄭吉生在光緒廿三年(1897年)一月十日,自東港轉攻鳳山的抗日活動。不幸計劃洩露而敗戰,鄭吉生向萬丹的下蚶庄撤退,更不幸的是因槍械走火自傷腳部,鄭吉生失血過多而亡;林少貓收拾鄭吉生舊部而繼續抗日,因他堅強與敵作戰,使日軍一聞林少貓率隊來攻,莫不心驚膽顫。台灣憲兵隊史就形容林少貓「膽大無比,富機略,有神出鬼沒之妙術的雄才大略」。
根據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及《台灣通志稿》,林少貓與日軍發生戰役的事件有下列幾次:其一,1897年日據三年四月廿五日早晨,林少貓率義民四百餘人圍攻東港日軍營房,當天黃昏再率三百餘人攻擊潮州憲兵屯所,九月十三日再率義民四百餘人攻阿猴城憲兵駐屯所,十二月襲擊內埔辦務署,有多名警察被擊斃而亡。這正如東方兵事紀略所言的:林少貓雖用土槍,能臥擊無虛發,且稔於地勢,攀山越澗,尤其長技,聚散前後,飆忽猱騰,每繞倭兵後路,倭人畏之,怪不得林少貓能屢次痛創日軍。而《瀛海偕亡記》形容林少貓與台北簡大獅、雲林柯鐵虎為抗日「三猛」。林少貓為南台抗日軍的盟主。
其二,1898年(明治卅一年),四月廿三日,林少貓率二百餘抗日義民偷擊東港辦務署。到了十二月廿七日,又率二百餘義勇軍,再度攻阿猴城,從天剛拂曉露出曙光,爭戰到天暮已黑,因未能成功而轉退,到竹田鄉六份庄與東港溪畔的基地。據新庄李一甲先生說:這個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基地,後來被日軍征服,改為種植治療瘧疾的金雞納酸的「葯仔寮」,就是現今鳳山厝大同農場的現址。
到了廿八日,林少貓攻打潮州辦務署,因台灣總督府開徵地方稅,引起百姓更為不滿,林少貓得到抗日基地鳳山厝庄,溝仔墘庄的響應,加上萬巒庄、五溝水庄、新北勢庄、九塊厝庄、打鐵庄、竹圍庄、小勢尾庄等村民都加入攻打潮州的義勇軍,當時客家義勇軍是由林天福任總指揮,與林少貓同心協力作戰,聲勢浩大的抗日義勇軍有一千多人,參與攻打潮州辦務署,署長瀨戶晉被抗日軍砍下頭顱,肋骨也被拔去,可見人民對日軍有多怨恨。來自萬丹大營的憲兵部隊,也在中途被抗日軍截殺,到了卅日夜裡,從鳳山來的救援日軍火力強大,抗日軍才撤走。當時廿九日,林少貓也另率一支一千多人的抗日軍攻打恒春,使日軍疲於奔命,直至台南日軍從車城登陸才解圍,抗日軍就撤離到山區。
日軍用盡各種辦法企圖捕殺林少貓,但因林少貓平日對地方百姓賑輔有加,因此民眾均樂於掩飾他的行蹤,林少貓幾乎可說是台灣版的羅賓漢了。根據《警察沿革志》紀載:「林少貓絲毫不害良民,概以屠戮日本文武官員為旨。」林少貓劫掠日本人或親日者的財物後,「且常賑恤附近諸莊,巧售私恩」,以致「人民暗自以少貓為德者甚多,競相掩護其蹤跡。」日本總督府甚至稱:「林少貓為南台灣最慓悍、最令官憲棘手人物。」但林少貓有私兵護衛,不易拘捕,於是日本總督府決議招撫之,保証林少貓可率領原部兵馬屯田居於屏東麟洛,但林少貓不從。
據萬丹社口村民國五年次的簡清良回憶兒時在店仔頭聽長輩講林少貓時說:「其在粿葉樹崙的基地還存在,很多人為了攀援林少貓都跟林少貓打交道,有些商人要把東西搬運到鳳山也要插上林少貓的旗幟,以便通暢無阻,有一年林少貓為母親舉行祝壽會時,萬丹加禮濫莊協內林家有三戶富商,也送禮到大崙作為賀禮,並在禮簿上簽了名,後來日軍誘殺林少貓後,這林家三戶也遭受禍延」。
在追捕無效之下,1899年,總督府改變政策以招降方式勸降,命打狗城的富商陳仲和、鳳山街長陳少山、富商林璣璋、台南參事許廷光、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等紳士,進入加禮山勸林少貓降服,以利誘和前無援兵後無糧餉的困境,林少貓提出十條要求,後被日本當局接受而發給十大要求准許書,林少貓所得十大要求,除了徵收民稅外,其餘皆被日本接納。
據台灣憲兵隊史及《警察沿革誌》記載,其主要條件內容如下:1.割鳳山近郊一地給林少貓定居。2.林少貓等所開墾荒地,日本不得徵稅。3.林少貓等所開闢道路,日本方面不得使用。4.林的部屬犯罪,由林處斷,日本不得干涉。5.該地方如有犯罪者,由林少貓逮捕交官。6.同意林少貓等攜帶武器,如有誤被日方逮捕者,由林少貓交保釋放。7.保護林少貓以前所有的債權,並補償被剝奪的財產。8.不追究林少貓等前罪,先前被捕者也應即時釋放。9.林等願改前非,日本應以誠待之。10. 日本應支給林少貓補助授產金二千圓。
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五月二十日,日方正式舉辦林少貓的「歸順式」,林少貓除率領部下三十餘人外,另有粵庄、平埔熟番以及溪州、社皮、九塊厝等庄民七十餘人全副武裝一同赴會,整個會場彷彿是日人被招降了一般。
如此羞辱的「歸順式」使日本殖民政府飽受批評,許多日人認為這等於承認了林少貓的駐地是自治區,而歸順條件中允許林少貓將既決囚徒領回,更等同承認林少貓及其部屬擁有治外法權。日人當然知道留著林少貓將禍患無窮,因此也處心積慮的準備消滅林少貓,等到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日人將台灣各地的小股義民剿滅殆盡後,便將矛頭指向了林少貓,準備將其一舉殲滅。
明治三十五年(1902),日據八年五月,台灣總督府為了達到全台抗日歸順後,「一旦獲得歸順之果,歸順條件自成空文」,自然無法容忍林少貓的壯大,五月廿六日,總督府命令南部日軍,展開圍剿行動,日軍藉口後壁村發生傳染病而入侵包圍,五月三十日,雙方展開激戰,後壁村頓成火海,抗日軍奮戰終日,不幸於下午五時失陷,林少貓為掩護婦孺撤退中五彈也死於後壁林城廓門外的水田中,一代抗日豪傑享年三十七歲而已,抗日中,義軍共有男41人、女25人、兒童10人都死於戰火中,緊接著日本採取行動,一網要打盡殘餘抗日份子,被斬殺者就有400多人,林少貓的弟弟林必兒子林雄也傷重而亡。自五月三十日到六月四日,假藉抗日義民的嫌疑犯和搜索跟林少貓親近的人士,網羅罪名,被殺者就有320人。
林少貓的犧牲象徵了台灣大規模武裝抗日的結束,台灣人後續改以其他形式繼續抗日,日人雖與林少貓敵對,但仍在其《台灣憲兵隊史》中,稱讚這位能統領閩客原三族群一同抗日的義軍領袖「神出鬼沒、號令嚴明、膽大無比、長於計略」。
過去大陸抗戰8年,而林少貓一人在台抗日7年,堪稱台灣抗日第一猛,但這樣的偉大勇者,在現行的高中歷史教科書中,大多僅強調其降日而後復叛的部分,對於其與日人英勇周旋的事蹟,多交代的語焉不清或僅寥寥數語帶過,這讓青年學子根本無法理解,林少貓在台灣的抗日史中占有多麼重要的地位。[20150608]


亦匪
亦盜 抗日豪傑林少貓
文/李明進
  林少貓原名林義成,生於萬丹竹篙濫,一生亦盜亦匪,日本據台伊始,因看不慣日軍到處殘殺同胞,一變成為南部地區的抗日義士;直至西元一九○二年日本據台八年,光緒廿八年五月卅日,被日軍誘殺而亡,一代英雄豪傑,享年只有卅七歲而已。
  林少貓一生充滿傳奇性,萬丹一些七、八十歲的老前輩在幼小時,多少都有聽過林少貓抗日的故事。像住在萬丹街民國十四年次的李國耀先生回憶說:「他的母親告訴他,林少貓在阿猴開米店,林少貓反抗日本軍,跑給日本人追,因思念母親,常利用晚上返回竹篙濫探視母親。」據台灣憲兵隊史記史記載,林少貓在阿猴的米店叫金長美碾米廠。
  李國耀先生並表示,他十幾年前多次上壽山公園,在忠烈祠看過記載烈士的義舉,介紹林少貓出生於竹篙濫的生平事蹟。竹篙濫位於現今萬全村保全宮對面一片濫田,種了很多竹欉。
  現年八十七歲住在萬丹街頭五十一之一號的張世章先生說:「他母親早年告訴他,林少貓的老家位於現今成功街離東外環線五十公尺的位置,當時只有兩三戶住家。而他小時候也常到林宅撿瓦片玩,當時林宅空無一人,已成廢墟。」
石碑.gif (40288 bytes) 石碑1.gif (48212 bytes)
   ▲明治31年12月28日,林少貓抗日軍殺死潮州辦務署署長及巡查。(圖:李明進提供)
  此外住在磚减寮民國十三年次的洪老來先生也告訴我說:「他在十三歲時,常聽一位比他年長四十多歲的黃福港伯,說到他參與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故事和林少貓的生平事跡。」
  據洪老來的福港伯說:林少貓的父親曾經到阿猴廳北勢頭,殺豬賣豬肉,據台灣總督府陸軍幕僚報告:林少貓在阿猴一帶商場上有相當的社會勢力,不僅是碾米廠廠東,並支配了魚類和豬肉市場。林少貓也協助父親做生意,平素慷慨隨和,結交不少同業,光緒中葉,地方官吏素行不良,治安失序,一群亂民發起要搶劫阿猴廳的鹽館,亂民猖狂的聲勢,幾乎要把鹽館拆了,林少貓大喊一聲說:「你們很傻,鹽海水晒乾就有,為什麼要去搶?」那群亂民聽了覺得有道理,就散掉了,因此阿猴廳分縣長就把林少貓的義行,保護鹽館有功,秉報台南府城,知府大人就把林少貓請到台南做一名營官。
  此時地方治安更加惡化,一些宵小之徒,做了壞事就假冒林少貓之徒幹的,以為林少貓在台南當個營官,報他的名字給官差,應該可以罩得住,結果累案過多,林少貓被迫辭官,回到阿猴地區,地方上的羅漢腳及游民之徒,就擁立他當領導人。
  洪老來先生說:林少貓率領了一群黨徒,盤踞在下淡水溪「大崙」的地區,剛好位在磚减寮與社皮村西邊溪埔「粿葉樹崙」的地方,大崙地勢高,土地肥沃,長滿粿葉樹,面積大約三十八甲,林少貓之夥除了農耕,養牛養豬,時常結群到附近村落,磚减寮、社皮、廣安、玉成、大洲、溪洲,偷豬、偷牛到大崙來宰殺,魚肉鄉民,造成鄉民怒罵不絕,林少貓也在玉成村、和烏杉橋旁的顏厝,強押二民女當細姨,那住在玉成村的民女,還幫林少貓生個小孩,林少貓後來被日軍誘騙槍殺時,那小孩已經五歲了,因玉成村的「甲長」怕受牽連,就叫「甲民」把小孩活埋掉,聽說那小孩陰魂不散,時常出現在玉成村,不出二年玉成村「甲長」就眼瞎而亡了。
  光緒廿一年西元一八九五年,日軍佔領台灣一年,台灣各地掀起抗日風潮,日軍用高壓手段,欺凌台胞,南下的日軍奪鳳山取阿猴再攻火燒庄,所到之處,強索民宅,百般刁難,施暴婦女,殺人放火,台灣百姓稱呼日本人「四肢」,禽獸才有四隻腳,可見日本人的不講理。林少貓看到日軍的惡行,深感痛心,參與了水底寮庄鄭吉生在光緒廿三年西元一八一七年一月十日,自東港轉攻鳳山的抗日活動。不幸計劃洩露而敗戰,鄭吉生向萬丹的下蚶庄撤退,更不幸的是因槍械走火自傷腳部,鄭吉生失血過多而亡;林少貓收拾鄭吉生舊部而繼續抗日,因他堅強與敵作戰,使日軍一聞林少貓率隊來攻,莫不心驚膽顫。台灣憲兵隊史就形容林少貓膽大無比,富機略,有神出鬼沒之妙術的雄才大略。
  從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及台灣通志稿,可知林少貓與日軍發生戰役的事件有下列幾次:
𡛼一、西元一八九七年日據三年四月廿五日早晨,林少貓率義民四百餘人圍攻東港日軍營房,當天黃昏再率三百餘人攻擊潮州憲兵屯所,九月十三日再率義民四百餘人攻阿緱城憲兵駐屯所,十二月襲擊內埔辦務署,有多名警察被擊斃而亡。這正如東方兵事紀略所言的:林少貓雖用土槍,能臥擊無虛發,且稔於地勢,攀山越澗,尤其長技,聚散前後,飆忽猱騰,每繞倭兵後路,倭人畏之,怪不得林少貓能屢次痛創日軍。而瀛海偕亡記形容林少貓與台北簡大獅、雲林柯鐵虎為抗日「三猛」。林少貓為南台抗日軍的盟主。
𥕛二、西元一八九八年(明治卅一年),四月廿三日林少貓率二百餘抗日義民偷擊東港辦務署。到了十二月廿七日,又率二百餘義勇軍,再度攻阿猴城,從天剛拂曉露出曙光,爭戰到天暮已黑,因未能成功而轉退,到竹田鄉六份庄與東港溪畔的基地。據新庄李一甲先生說:這個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基地,後來被日軍征服,改為種植治療瘧疾的金雞納酸的「葯仔寮」,就是現今鳳山厝大同農場的現址。
  到了廿八日,林少貓攻打潮州辦務署,因台灣總督府開徵地方稅,引起百姓更為不滿,林少貓得到抗日基地鳳山厝庄,溝仔墘庄的響應,加上萬巒庄、五溝水庄、新北勢庄、九塊厝庄、打鐵庄、竹圍庄、小勢尾庄等村民都加入攻打潮州的義勇軍,當時客家義勇軍是由林天福任總指揮,與林少貓同心協力作戰,聲勢浩大的抗日義勇軍有一千多人,參與攻打潮州辦務署,署長瀨戶晉被抗日軍砍下頭顱,肋骨也被拔去,可見人民對日軍有多怨恨。來自萬丹大營的憲兵部隊,也在中途被抗日軍截殺,到了卅日夜裡,從鳳山來的救援日軍火力強大,抗日軍才撤走。當時廿九日,林少貓也另率一支一千多人的抗日軍攻打恒春,使日軍疲於奔命,直至台南日軍從車城登陸才解圍,抗日軍就撤離到山區。
  西元一八九九年,總督府改變政策以招降方式勸降,命打狗城的富商陳仲和、鳳山街長陳少山、富商林璣璋、台南參事許廷光、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等紳士,進入加禮山勸林少貓降服,以利誘和前無援兵後無糧餉的困境,林少貓提出十條要求,後被日本當局接受而發給十大要求准許書,林少貓遂在西元一八九九年(明治卅二年)五月廿日,率卅餘部屬下山降敵,林少貓所得十大要求,除了徵收民稅外,其餘皆被日本接納。據台灣憲兵隊史及警察沿革誌記載,其主要條件內容如下:
媁1.割鳳山近郊一地給林少貓定居。
𨯗2.林少貓等所開墾荒地,日本不得徵稅。
𠐓3.林少貓等所開闢道路,日本方面不得使用。
鏠4.林的部屬犯罪,由林處斷,日本不得干涉。
璌5.該地方如有犯罪者,由林少貓逮捕交官。
𡌃6.同意林少貓等攜帶武器,如有誤被日方逮捕者,由林少貓交保釋放。
焅7.保護林少貓以前所有的債權,並補償被剝奪的財產。
䥲8.不追究林少貓等前罪,先前被捕者也應即時釋放。
鐈9.林等願改前非,日本應以誠待之。
𨧻10. 日本應支給林少貓補助授產金二千圓。
  林少貓歸順後定居於鳳山後壁林的一個沿海漁村,以前的部屬紛來投靠他,林少貓專心於開荒土地,及經營漁業、農業及造酒等,不久林少貓變成年收入一萬餘圓的大富翁了。
  林少貓降敵後,據萬丹社口村民國五年次的簡清良,回憶小時候在店仔頭聽長輩講林少貓的抗日故事時說:「其在粿葉樹崙的基地還存在,很多人為了攀援林少貓都跟林少貓打交道,有些商人要把東西搬運到鳳山也要插上林少貓的旗幟,以便通暢無阻,有一年林少貓為母親舉行祝壽會時,萬丹加禮濫庄協內林家有三戶富商,也送禮到『大崙』作為賀禮,並在禮簿上簽了名,後來日軍誘殺林少貓後,這林家三戶也遭受禍延」。
  西元一九○二年(明治三十五年)日據八年五月,台灣總督府為了達到全台抗日歸順後,「一旦獲得歸順之果,歸順條件自成空文」,自然無法容忍林少貓的壯大,五月廿六日,總督府命令南部日軍,展開圍剿行動,日軍藉口後壁村發生傳染病而入侵包圍,五月三十日,雙方展開激戰,後壁村頓成火海,抗日軍奮戰終日,不幸於下午五時失陷,林少貓中五彈也死於後壁林城廓門外的水田中,一代抗日豪傑享年三十七歲而已,抗日中,義軍共有男四十一人、女廿五人、兒童十人都死於戰火中,緊接著日本採取行動,一網要打盡殘餘抗日份子,被斬殺者就有四百多人,林少貓的弟弟林必兒子林雄也傷重而亡。自五月三十日到六月四日,假藉抗日義民的嫌疑犯和搜索跟林少貓親近的人士,網羅罪名,被殺者就有三二○。
  據簡清良轉述說:日本警察搜到來賓為林少貓母親祝壽時的禮簿簽名冊,就展開逮捕,認為他們跟林少貓都有關連,像萬丹加禮濫庄林家三戶,三個士紳就被捉到上蚶墓埔的茄苳樹下砍頭,林姓三戶的「無頭忌」,就是林少貓事件所牽累。
  根據洪老來轉述黃福港伯的話說:「當年農曆五月十六日,洪老來的父親只有十六歲,中午自『大崙』牽牛要回家時,看到日本紅步兵騎著馬,向大崙林少貓墾耕基地而去,不久槍聲大作,雙方互為開火,經過一、二鐘頭,天上忽然傾盆大雨,大崙的人民才有機會逃出,當時被捕獲的人士有磚减寮人盈利、蕭行、洪膨鼠、洪豬哥等十二人被槍殺,羅狗因怕被搜獲而吞食鴉片而亡,黃福港被捉到頭前溪的衙門囚起來,大州庄的士紳大部份都被殺害,溪州的富豪楊寔,壯丁團長林漏太及村民林占魁、吳萬興、林雄、林生等均被殺害,而黃福港的父親因和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有交往,所以被釋放。「簡清良也說:林少貓被屠殺多年後,大崙的溪埔,在農民的耕拓下,被人挖出乙尊抗日義勇軍留下鑄有「佐世保」三字的大砲,大砲扛回社皮派出所,社中人林進興就在派出所造一砲台,置放在上面供人觀看,二次大戰末期,佐世保大砲就被當破銅爛鐵送去熔解了。林少貓抗日軍遺留下的大砲,也隨日本的瓦解而熔化不見。而亦匪亦盜也是抗日豪傑的林少貓傳奇故事,也殘存在萬丹老一輩鄉民的腦海中。
參考文獻:
彍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
 台灣省文獻會台灣通志
 台灣憲兵隊史
旔東方兵事紀略
 瀛海皆亡記
口述資料:
彍李國耀:萬丹鄉,民十四年次。
 簡清良:萬丹鄉社口村二十二號,民五年次。
 洪老來:萬丹鄉磚羗寮五鄰七號,民十三年次。
 張世章:萬丹街頭五一之一號,民二年次。
焩李一甲:新庄村五十八號,民四年次。

2010.07.18國父紀念館 《浩氣長流》抗戰巨卷史詩畫展 - 若淵的案頭山水 - udn部落格 - https://goo.gl/KqD476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