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轉型正義」擘畫建國藍圖 陳婉真導讀「消失的1940年代」
www.peoplenews.tw查看原始檔
「消失的1940年代」是在寫1940至1950年在台灣發生的代誌,陳婉真說:「這十年對台灣人而言,是最混亂也最空白,尤其現在很多年輕世代,大都不瞭解這段歷史」她認為,咱看歷史,經由歷史教訓,對當前轉型正義與國家發展能得到很多想法與領悟。
1940至1945台灣是日本殖民地,1945後中國國民黨蔣介石佔領台灣,命途多舛的台灣人在這10年間,處在政權交遞、二戰末期的年代,發生很多事情,她認為瞭解並正視這段歷史的教訓,可從中領略規劃台灣建國藍圖。
陳婉真說:二戰後,咱台灣在終戰72年後,全世界的殖民地都已經獨立,只有台灣還是國際地位未定論,被排除在聯合國外,惟依聯合國人權兩公約,台灣人只要自己出聲:「我主張台灣是一個國家,我的國家名叫台灣」,聯合國根據兩公約實無任何理由拒絕台灣…..
陳婉真「消失的1940年代」分成“造飛機的小孩們”與“背後那支槍”共兩冊,將1940-1950前後10年間,台灣年輕人所處的離亂政局,透過訪談與口述真實還原那段被遺忘的台灣史。
1940年代,台灣人,不僅被日本徵調去南洋當軍伕、到日本造飛機;而戰後來台的中國官兵素質低落,行偷搶拐騙之事,嚴重的差別待遇與軍隊進駐戒嚴、清鄉,更讓臺灣面臨前所未有的浩劫,二二八大屠殺與四六、四萬換一元…等事件都發生在這10年…。
1945年10月25日,國民黨說是光復節,是光復嗎? 陳婉真說,這裡面其實有很多問題,她舉例如,日本戰敗後,有7年時間是美國人佔領日本,但美國並沒有因此而將日本變成其領土,在舊金山和約7年後便將領土還給日本。
那為何,同樣戰敗,日本放棄的台灣,卻「無代無誌」變成中國國民黨所統治,陳婉真說,所以現在很多人探討台灣地位未定論,值得深入研究。
國民黨政權來台灣後,由於政治腐敗、貪污橫行,接收變劫收。加上國共內戰,濫發紙幣搜購台灣生產的物資,如糖、米悉數運往大陸,陳婉真說,當時台灣物資膨脹已很嚴重,台灣盛產稻米,竟也會鬧米荒缺糧,很多人無米可吃,餓死很多人。
1947台灣發生二二八(大屠殺),隨後白色恐怖、清鄉、實施38年戒嚴,此外,375耕者有其田,把台灣所有地歸屬國民黨管控,另舊台幣換成新台幣,現在少年仔應該都沒聽過。
陳婉真說,這本書「消失的1940年代」,介紹這10年,前5年因日本發動戰爭,所以台灣人「無代無誌」也加入戰爭,台灣人有20多萬少年仔被徵調加入戰局,3萬多人戰死,有名有姓放在日本靖國神社,另有萬餘人失蹤……
陳說,這些戰死的台灣人,政府不聞不問,無人處理(關心),日本戰敗後,台灣人更淒慘,國民黨入台,控制台灣…。
陳婉真說:「咱深深思考,到底咱台灣咁真正名叫中華民國?到底咱台灣的國際地位是安怎?至今咱參與世大運等國際性活動,都要使用CHINESE TAIPEI?」這問題到底由何而來,她認為,其實就是在這5年期間所形塑而成…。
陳婉真表示,其深深感覺,咱台灣的政治人物,有些念法律,條文背得很好,但人文素養對咱歷史,咱國家未來前途…如無站在更高更大角度來規劃國家發展,其實有權力者拿到權力胡亂用時,恐將是國家最大災難。
她寫「消失的1940年代」,因其認為:「不知咱歷史,咱無法決定咱未來如何走向怎樣的路」,大家認真來探討咱台灣過去到底發生甚麼代誌,事實上,台灣在終戰72年後,全世界的殖民地都已經獨立,只有台灣還被聯合國排除在外…
咱到底有無解決的方法?陳婉真認為,有!執政者未講,咱也未認真想,她盼有更多人來關心這個議題…..
陳婉真舉最近發起一個「手機革命」,只要發簡訊聲明「主張台灣獨立」,如能超過台灣公民數10分之1,就是一個很大的根據….
https://www.facebook.com/手機革命-改變台灣-961363717236440/
陳有所感地以其擔任立委時,曾去聯合國遊說主張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但美國人問她:「到底台灣有多少人跟其一樣的想法」?她坦承自己也講不出來,所以現在咱可做的就是統計咱有多少人主張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然後將「數目」送到聯合國。
陳說,咱看歷史。學習很多(未來發展),她期盼執政者好好來看歷史,相信可以得到很多想法,經由歷史教訓,領略規劃台灣建國藍圖。執政者若不做,咱人民用自己力量,送到聯合國。


2016年05月11日19:25
本內容由民報提供
(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2期】
文/王伯仁、圖/邱萬興
她的抗爭地遍及各處,時而台北,時而台中,時而美國。直到50歲過後,才得以返回自己的故鄉彰化。
「從前日本人說彰化是『思想惡化之地』,被外來統治者這麼說,是彰化人的光榮,但彰化也因而付出很大的代價。」
「我很早就想回來,但我的同志,都曾以不同的方式,極力阻止我回彰化。早年反對黨因為缺乏資源,處於弱勢,難以具有海納百川的器度,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所以,上一屆國民黨的縣長邀請她到縣府服務,她接受了,雖然遭致很多批評,但她說,彰化是她的故鄉,有機會回饋鄉里是她的義務,也是責任,她只任職兩年就離開了,因為把握機會做一些事,而人也差不多得罪光,就走了。
同情黨外 投身黨外
她高中時就立定志向當記者,並以錄取分數最高的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為第一志願,「雖然政大新聞系比較有名,但我討厭政治,加上師大有公費,我是家中老大,這樣可以減輕父母的負擔。」誰想得到,討厭政治的她,後來的人生卻和政治脫不了關係。
她畢業後順利進入當年國民黨中常委余紀忠創辦的中國時報服務,在擔任台灣省議會記者期間,看到當時民選最高民意機構的省議員們的質詢內容,和她所認知的社會現狀差距太大,她開始由同情黨外,到投身黨外運動。
「我最初只是想爭取新聞自由而已,後來發現,沒有民主的政治,是不可能有新聞自由的。」從此她一頭栽進台灣的黨外運動,很長一段時間,她是黨外最激進的急先鋒。
她曾經幫許信良整理省議員任內的問政實錄,編印成一本《風雨之聲》,造成很大的轟動,也是許信良脫離國民黨參選桃園縣長選舉,最後並引致著名的「中壢事件」,而得以當選的重要因素之一......(摘錄 全文請連結民報)

陳婉真怒批馬獨夫 並PO王金平昔被蓋垃圾桶照

2013-09-11  13:30

〔記者顏宏駿/田中報導〕總統馬英九追殺王金平毫不留情,連淡出政壇許久的前民進黨立委陳婉真都看不下去,她在臉書PO一張一九九三年,王金平主持議事,被她蓋上垃圾桶的「窘」照,引起網友熱烈迴響,陳婉真讚揚王是國民黨內調和鼎鼐之能手,連自己被蓋垃圾桶都不以為意,如今馬英九聯合江宜樺不擇手段,執意開鍘,把國家行政、立法、司法的制度踩在腳底下,馬才不適任總統。

  • 離開立院多年,王金平仍聘陳婉真為立院特別顧問,陳婉真手捧聘書。(記者顏宏駿攝)

    離開立院多年,王金平仍聘陳婉真為立院特別顧問,陳婉真手捧聘書。(記者顏宏駿攝)

  • 20年前王金平主持議事,朝野為「國安三法」在主席台對決,時任立委的陳婉真把垃圾桶蓋在王金平頭上。(照片由陳婉真提供,記者顏宏駿翻攝)

    20年前王金平主持議事,朝野為「國安三法」在主席台對決,時任立委的陳婉真把垃圾桶蓋在王金平頭上。(照片由陳婉真提供,記者顏宏駿翻攝)

陳婉真說,早先他以為馬英九個性軟弱,還沒有「賣台」的本領和膽量,這次見識馬英九狹著總統大權,把特偵組當作清除異己的工具,粗暴地對國會議長開鍘,簡直視國家憲法為無物,這是蔣介石獨裁再現,她說,「馬這個人,連這種事都敢做了,以後『賣台』有什麼不敢!」

陳婉真翻出一張陳年舊照,那是一九九三年,她擔任立委時,國民黨因應解嚴後,強行通過「國安三法」,民進黨佔據主席台,強行阻擋法案通過。

陳婉真說,當時亂成一團,她看到一旁有一個紅色的垃圾桶,毫不思索地拿起來逕往王金平頭上戴上去;王事後都沒有跟她計較,一直到五、六年前,王金平來彰化縣鹿港鎮主持龍舟賽,王遇到她,開玩笑地說「就是妳,拿垃圾桶蓋我的頭殼!」兩人一笑化解多年的尷尬。

陳婉真表示,他跟王金平並無深交,但王不願與人為敵的政治柔軟個性,實在值得學習,即使她離開立院許久,王金平仍會每年固定寄生日卡和過年卡給她,也聘她為立院特別顧問。她說,王金平多年來稱職的扮演國會議長的角色,懂得如何跟反對黨折衝取得平衡點,也算是國民黨之寶,政壇打滾多年,懂得拿捏分寸,前天晚上她看到王在機場的發言,心有所感,便把陳年的照片PO出去,沒想到獲得好多朋友的回應。

對於這次「九月政爭」,陳婉真認為要分兩個層次來看,首先馬總統把特偵組當御用用工具,早已失格,行政院長江宜樺身為行政院長,竟道出「已經準備好沒有王的立法院」的言詞,如此行政干涉立法,竟然是出自一名政治學者出身的行政院長之口,這個國家在馬英九主政下,已經完全亂了套,其次,立院的生態丕變,不管國民黨、民進黨已經毫無理想性,一切以利益為依歸,也難怪馬英九可以藉題發揮。


前政壇女將陳婉真 重操舊業當記者

2016-06-03  08:47

〔記者顏宏駿/社頭報導〕曾經叱吒台灣政壇的前立委陳婉真,早年大學畢業就擔任記者,為了理想投身台灣獨立運動,以一介女流在台灣政壇激起波瀾,後來淡出政壇,在彰化縣默默從事口述歷史記錄工作,如今65歲的她,重新當起「無冕王」,重回記者的老本行。

  • 手拿「民報」記者名片的陳婉真說,錦上添花她不做,雪中送炭才要做,她不能辱沒林獻堂、蔣渭水的「台灣民報」精神。(記者顏宏駿攝)

    手拿「民報」記者名片的陳婉真說,錦上添花她不做,雪中送炭才要做,她不能辱沒林獻堂、蔣渭水的「台灣民報」精神。(記者顏宏駿攝)

她從上個月開始擔任「民報」駐彰化記者特派員,年過60歲的她,跑起新聞來,不輸年輕人,對於特定議題,炮火猛烈,提出個人觀點,她說,每天都過得很緊湊,重新提筆,讓她看到不同的世界。

陳婉真告別政壇後,一直居住在田中鎮,這幾年積極做台籍老兵的口述歷史回憶記錄,她說,陳永興籌辦「民報」後就一直慫恿她「重操舊業」,她一直推辭,倒是以前在中國時報的老同事王伯仁,擔任民報駐台中市特派後,一直丟採訪專題給她,她為了好朋友不得不跨刀相助,結果,一寫就被陳永興盯上,要她下來改變社會,於是65歲的陳婉真,當起民報駐彰化縣特派記者。

網路的興起,台灣新聞媒體產生巨變,很多記者每天忙著衝點閱率,但陳婉真卻是「好整以暇」自由地選擇今天想跑的新聞,有時甚至不出門,為了寫幾篇特稿,在家構思找資料。

經歷無數政治風浪的陳婉真說,這社會虛虛實實,她想跑的是「實實在在」的新聞,錦上添花他不跑,雪中送炭她才去,日前進入彰化監獄採訪,意外遇到身繫囹圄的老朋友張宏之。

張宏之一手催生的清水岩寺的「甲蟲教育館」,因猥褻罪入獄1年,陳婉真認為張宏之被冤枉,她向張說,「我會幫你平反」。

日前彰化縣府與參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在「甲蟲教育館」共同舉辦「甲蟲藝術節」活動,陳婉真來了,只是張宏之還沒出獄,但在這裡,她遇到昔日的政壇小老弟魏明谷,如今魏明谷已是一縣之長,陳婉真見到魏明谷伸出「友誼之手」,兩人相敬如「冰」,一切盡在「不言」中。

陳婉真直言,重當記者以來,已經寫了好幾篇針眨縣府施政的特稿,但大家都曉得,個有各的理想和堅持,大家都希望台灣更好。

對於記者的工作,陳婉真帥氣的說,行禮如儀的致詞場合沒什麼好聽,她寧願到附近走走,看看獨角仙的棲地出現什麼問題,這才是記者的工作。


 

陳婉真(1950年6月10日-),是生於臺灣彰化縣的政治人物,亦是臺灣獨立運動積極推動者,現任文史工作者,主要從事1940至1950年代間之臺灣史相關研究,目前亦任甲午變天執行長。
求學經歷
陳婉真自稱其最早是一位「忠黨愛國」的學生,「在國中時早已將《三民主義》一書倒背如流」,後考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學系就讀並畢業。
社會經歷
大學畢業後,於《中國時報》擔任記者,主跑台灣省議會的新聞。
但是因為陳婉真在採訪台灣省議會與台灣省政府的新聞後,因與許信良等黨外人士有所互動,而其逐漸傾向黨外的政治態度,開始對當局不滿,另一方面也產生從政的意念,而不得志於報社。
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前,中華民國政府舉行中央民意代表增額選舉。陳婉真與前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陳鼓應應許信良之邀,分別參選台北市的立法委員與國民大會代表。
1978年11月,陳婉真與陳鼓應共同發表《陳鼓應陳婉真報備競選國大代表立法委員 告中國國民黨宣言》,認為中國國民黨不但無法完成孫中山先生之《三民主義》,反而「民族不立、民權不彰、民生不均」,「黨官不肖,坐令民有、民治、民享之理想淪為河漢」,「吾黨之魂,失之久矣」;兩人參選之目的,即為「甘以清流罹黨禍,不為亡國作忠臣」,希望「勇挽國運於不濟,撥雲霧而見青天」。但是在本次選舉遭受當局停辦之後,陳婉真與陳鼓應都被中國國民黨開除黨籍。之後,陳婉真又因文稿批評時政過多,在戒嚴時期被國民黨高層調離省政記者的職位。1979年,陳婉真與吳哲朗以地下報《潮流》報導有關戒嚴時期台灣省議會中不被報紙報導的議員言論,並對中國國民黨籍議員多有所針砭。
陳婉真在選舉停止後被報社指派前往美國報導台灣少年棒球當時在美國競賽的盛況,在美國為抗議國民黨政府逮捕《潮流》記者而於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前進行絕食;而陳婉真也因此成為黑名單,長期被國民黨當局禁止返國。在美國期間,陳婉真組織台灣建國聯合陣線。陳婉真在美國時,除了被列入黑名單,又未加入美國國籍,因此成為她日後「越牆闖關回國」、主張廢除黑名單和台灣獨立的主要依據。
1989年,陳婉真返國,參加鄭南榕葬禮;不久後,陳婉真恢復中華民國國籍。
1991年,陳婉真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結果與林永生、許龍俊等人以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叛亂罪被捕。陳婉真與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成員被逮捕,引發民間「要求廢除刑法第一百條」的聲浪;使得國民黨政府宣布取消黑名單,釋放因主張台灣獨立而被捕的「叛亂犯」,並承認主張台灣獨立人士的結社權。陳婉真成為當時街頭運動的代表人物。
1992年,陳婉真以「中華民國終結者」為口號,代表民進黨於臺北縣當選第二屆立法委員,在立法院以強烈的肢體語言屢次挑戰行政院長郝柏村。1993年2月1日,陳婉真宣誓就任立法委員;但幾天後,她宣布要做一名稱職、全職的立法委員,因此辭去台灣建國運動組織所有職務,並與台灣建國運動組織劃清界線[1]。
1993年,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強行通過「國安三法」,民進黨立法院黨團佔據立法院議場主席台阻擋國安三法通過,在一陣混亂中,陳婉真以一個紅色垃圾桶蓋住立法院副院長王金平的頭,王金平事後都沒有計較此事[2]。
1994年5月29日,台灣爆發反核電大遊行,陳婉真的宣傳車也參與相關抗議行動。
1995年,陳婉真競選連任,高票落選。1996年,陳婉真代表民進黨於台北縣參選國民大會代表並當選。1997年,陳婉真指稱民進黨籍國民大會代表李文忠向中國國民黨籍國民大會副議長謝隆盛借貸,而被民進黨以「毀謗同志」為由開除黨籍。
1997年12月11日,陳婉真、建國黨洛杉磯地區召集人吳明勇、全美台灣同鄉會美西區理事陳大昇、洛杉磯台灣同鄉會與南加州台灣同鄉會在美國《太平洋時報》刊登〈許信良立刻下台以謝國人!〉廣告,抨擊:「……曾經提出如此慷慨激昂的宣言的台灣革命黨正副總書記洪哲勝與許信良,事隔12年後,竟然是在紐約一搭一唱的高喊三通,維持現狀,台獨無用,大膽西進!」1997年12月17日,洪哲勝駁斥,他完全沒有發表上述或類似上述的言論,也沒有就上述的說法與許信良「一搭一唱」。
1998年,陳婉真改代表新國家連線於台北縣第一選舉區參選立法委員,未能當選;不久後,擔任南投縣政府社會局局長。2001年1月12日,在南投縣長彭百顯因涉嫌貪污案被收押時,陳婉真率領大批縣民前往總統府前陳情聲援彭百顯,表示「彭百顯一生清白」;而且,彭百顯的保釋金也是陳婉真所提供的。
2001年4月7日,陳婉真因毀損蔣公銅像,被警方強制拘提,遭法院判決拘役50天。2001年8月23日,陳婉真宣布以無黨籍身份,與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財經研究員蔡吉源搭檔在2001年中華民國縣市長選舉參選彰化縣正副縣長,未能當選。
2003年,陳婉真在行政院青年輔導委員會「飛雁專案」學習女性創業,以彰化及南投地區特色文化產品為主題成立網路商店「Formosan Dream 婉真生活館」(www.formosandream.com.tw,已廢止)[3]。2003年7月21日,陳婉真以一個寓言諷刺民進黨:「這幾年來,鼠輩都進高層去了,本來只到台北市政府,現在是更往上到行政院、總統府了。」[4]2004年4月,陳婉真成立「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並任理事長;2004年8月20日,陳婉真說,當國民黨政權如她所願被推翻後,她仍然是個「黨外」人士,對此,她有說不出口的遺憾,「]]民進黨[[的發展與當初理想有很大距離」,但「這是人性的必然」[5]。2004年11月1日,陳婉真說,她對革命比較有興趣,對執政沒興趣,希望透過非政府組織結合全民的力量讓台灣更好,「我認為,這樣做會比政府的運作、或期待它改變,會有更好的作用」[6]。
2006年10月,彰化縣政府新聞局局長李岳勳轉任彰化縣政府秘書,彰化縣公益頻道基金會執行長陳婉真接任彰化縣政府新聞局局長。雖然陳婉真長年與泛綠的關係深厚,陳婉真卻在2006年受中國國民黨籍彰化縣長卓伯源之邀出任彰化縣政府新聞局局長,讓很多泛綠人士感到錯愕;對此,陳婉真於2007年5月17日表示:「我也主張台灣應該獨立,其實台灣已經獨立了。我的所有政治立場,都是經得起檢驗的;倒是民進黨執政到現在,有沒有反省過自己用不用功?」[7]
2007年5月17日,彰化縣議會施政總質詢時間,民進黨彰化縣議員梁禎祥指控彰化縣政府新聞局捏造民調稱卓伯源施政滿意度高達8成,把資料丟向陳婉真;新聞局駁斥並未做此民調,民進黨彰化縣議員劉錦昌揚言要把陳婉真趕出議會,陳婉真回批劉錦昌「你凶,我比你還要凶」,於是陳婉真與劉錦昌爆發口角衝突[8];陳婉真聲明,梁禎祥把文件擲向她,劉錦昌公然毆打她,都令她深感痛心,她保留提告之權利[9]。
2007年5月18日,陳婉真在彰化縣議會接受質詢,多位民進黨議員舉標語批評陳婉真不適任、要求陳婉真下台,國民黨議員上前意圖搶下標語,雙方接連發生三波推擠衝突,陳婉真枯坐在質詢台上不斷喝水苦笑[10]。
2007年7月16日,民進黨彰化縣黨部評議委員會召開會議,將聲援陳婉真的前彰化縣黨部評議委員會召集人洪文榮、前彰化縣黨部執行長吳金河、前全國黨代表陳清河、彰化縣黨代表葉清全、埤頭鄉鄉民代表鄭麗玉、黨員陳茂龍、黨員徐中山、黨員謝澤舟與黨員柯祥雲開除黨籍,理由是他們聲援陳婉真的行為嚴重打擊從政黨員的士氣、傷害黨的形象[11]。2007年7月17日,梁禎祥等11人到彰化縣政府,向代理縣長張瑞濱抗議卓伯源縱容陳婉真出言恐嚇議員並介入民進黨黨務;陳婉真同時到彰化地檢署控告梁禎祥與劉錦昌,並宣布辭職;陳婉真說,洪文榮等9人一起來探望她,他們卻因此被民進黨開除黨籍,連國民黨都不曾發生黨員「與非黨員來往」而被開除黨籍之事;陳婉真說,為了不帶給縣府團隊困擾,她將於卓伯源回國後遞出辭呈[12]。2007年7月24日,陳婉真向卓伯源提出辭呈,但被卓伯源慰留。2008年,陳婉真卸任彰化縣政府新聞局局長。
2008年10月24日,彰化縣政府發布一級主管人事異動,核准行政處處長陳婉真請辭並轉任彰化縣公益頻道基金會執行長[13][14]。
2009年8月10日,陳婉真批評:「台灣這幾年來所謂政黨政治演變迄今,無論哪個政黨都一樣,所有施政只有一個目標:為4年後的選舉鋪路!從未見哪一個政黨真正用心推動一些長治久安的政策,以致決策過程草率而粗暴。」[15]淡出政治圈後,陳婉真埋首台灣史寫作,焦點放在探討1940至1950年間的台灣歷史,並尋訪多位當時遭受歷史或統治者磨難的長者進行口述訪談,並將此一關注的年代稱為「離亂十年」[16]。
2013年1月11日,陳婉真說,她不寫黨外運動史,就算寫了也要等她死了才出版,因為牽涉到太多的人事恩怨,她也不想寫了以後跟大家打筆戰;她原來也有意寫黨外運動一些無名無姓兄弟的傳記,但後來想一想,還是會碰到一些現在有名的人,所以決定不寫。她說,黨外運動許多人都沒有歷史觀,所以才有陳水扁台北市長任內沒有把已經在台灣使用幾百年的羅馬拼音用於台北市的路牌、陳水扁總統任內拒絕應許昭榮要求為旗津風車公園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寫碑文的事情,而當初高雄市旗津區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的土地是吳敦義高雄市長任內撥用的。她說,她受卓伯源之邀赴彰化縣政府任官,理由很簡單,「我彰化人,替我故鄉服務」,但她不覺得替國民黨辯護會不妥,「你要知道,民進黨反而更惡質」,她也沒有如同彰化縣政府其他官員向中華民國國旗行禮。她說,現在她獨自在彰化縣田中鎮種菜維生,自給自足,不想回到政壇,就像她當初離開《中國時報》以後就不想回去[17]。
2014年5月29日,陳婉真、民進黨創黨元老魏耀乾、國立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與中國醫藥大學學生邱彥維宣布成立台獨政治團體「甲午變天」,擔任甲午變天首任執行長的陳婉真說,過去她擔任國大代表與立委,親身參與修憲,深感體制內的改革都是維繫中華民國的存在,馬英九政府執政6年來不斷傾中,人民焦慮不安,但台灣人應該做自己的主人、制定自己的紀念日[18]。
家庭
陳婉真與其夫育有一子張宏久,張宏久曾就讀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社會學博士班[19]。
著作
《一切為中國:陳婉真的理想》,陳婉真著,出版地不詳:陳婉真,1978年9月初版。
《垂簾聽政》,陳婉真著,出版地不詳:陳婉真,1978年初版;新企業世界出版社,1979年初版。
《勇者不懼:我為什麼要競選立法委員?》,陳婉真著,臺北市:長橋出版社,1978年9月15日初版。
《一九四七 台灣二二八革命》,王建生、陳婉真、陳湧泉合著,臺北市:前衛出版社,1990年,ISBN 9579512434。
《啊!黑名單》,陳婉真著,臺北市:前衛出版社,1991年,ISBN 9579512205。
《陳婉真和她的兄弟們:囚犯日記及信函》,陳婉真編著,臺北市:前衛出版社,1992年,ISBN 9579512884。
《陳婉真國會問政實錄 「終結中華民國」系列 卷一 1993年2月~7月》(共3冊),陳婉真著,臺北市:陳婉真國會辦公室,1993年,ISBN 9786695122531。
《陳婉真國會問政實錄 「終結中華民國」系列 卷二 1993年7月~1994年7月》(共4冊),陳婉真著,臺北市:陳婉真國會辦公室,1994年。
《草山小蛇與民進黨的頭人們:許信良主導通敵賣臺記》,陳婉真著,臺北縣板橋市:陳婉真服務處,1997年初版、1998年修訂版,ISBN 9789579724708。
《國旗的故事 (The story of Taiwan's flags)》,陳婉真、張宏久著,臺北市:前衛出版社,2005年,ISBN 957-801-488-0。
《臺灣尪仔:認識臺灣族群之美(Taiwanese figurines: appreciating the beauty of multicultural Taiwan)》,陳婉真著,張宏久繪圖,臺北市:前衛出版社,2006年12月,ISBN 957-801-516-X。
《離亂十載》,陳婉真著,臺北市:愛書人雜誌,2012年,ISBN 9789867430557。
《1940-1950 消失的40年代:造飛機的小孩們》,陳婉真著,彰化縣:白象文化,2013年8月,ISBN 9789574304493。
《1940-1950 消失的40年代2:背後那支槍》,陳婉真著,彰化縣:白象文化,2015年9月,ISBN 9789574327546。

 

 

「陳婉真」的圖片搜尋結果「陳婉真」的圖片搜尋結果相關圖片「陳婉真」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一位闖關成功的人:陳婉真
 『黑名單』是國民黨統治下非常荒謬的制度,以政治手段阻絕異議人士返回台灣;從一九八○年代後期,突破『黑名單』的闖關行動如火如荼展開。
 根據台灣獨立聯盟的內部記錄,在那段期間,有幾位台獨聯盟的幹部無視於『黑名單』的管制,曾經多次成功進出台灣。不過,就公開的案例而言,第一位成功地闖關返回台灣的,應該是被國民黨政權阻絕於海外達九年的陳婉真。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惱羞成怒的國民黨政權,以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第六條第一項『未經許可入境』罪名,起訴陳婉真。
 陳婉真,一九五○年出生於彰化,一九七二年從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畢業後,即進入中國時報當記者,一九七九年結束記者生涯開始從事民主運動,曾創辦台灣戒嚴下的第一份地下刊物《潮流》,並參與美麗島事件前那次被蔣經國下令中止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
 一九八○年前往美國,仍然積極從事返國民黨的建國運動,即被國民黨政權列為『黑名單』人物。一九八八年,她第一次試圖闖關返台,過程非常戲劇性,可惜卻在入境時失敗,引起相當大的風波。
 那次闖關的時間是在一九八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她是持用變造護照瞞過洛杉磯國際機場的警衛,順利登上新加坡航空○一五班機返回台灣。
 她的英文名字是陳‧思蒂拉,與當時非常著名的婦女台灣民主運動召集人陳翠玉同名。也是『黑名單』人物的陳翠玉原本輾轉前往新加坡辦妥簽證,準備返回台灣,不料因為突然生病而取消行程;陳婉真很輕易就以陳‧思蒂拉的名字蒙混過關。
 同機有洪其昌及三位民進黨黨工,洪其昌是前往美國訪問九天後也要返國,他的二哥洪茂澤(時任南加州台灣同鄉會會長)在安排機票時,受託順便代購了陳‧思蒂拉的機票,洪其昌原本以為陳翠玉與他們同機,沒想到竟然是陳婉真。
 他們在台北時間七月二十四日抵達桃園,由於自知其臨時變造的護照甚為粗糙,極易識破,陳婉真把護照交給機場驗關人員後,不待其查驗,隨即拔腿奔進海關,結果卻闖錯了門,以致雖衝進海關,與入境廳出口僅咫尺之遙,還是被人擋住,抬上原乘班機,送至新加坡。
 陳婉真闖關時,正好有一群採訪洪其昌歸國的記者在場,使得國民黨大批航警種種粗暴醜陋的惡形惡狀都被攝入鏡頭。新加坡航空派遣專人把陳婉真護送到洛杉磯,在機場歡迎她的好友直接將她接到台灣公論報社舉行記者會。
 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鄭南榕自焚,她決定付出任何代價返回台灣參加喪禮。四月十五日,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約了四十多位台灣同鄉,陪同陳婉真一起到北美事務協調會集體申請簽證,協調會官員卻全都躲了起來。
 這些同鄉堅持不願離去,要求國民黨官員出面說明不敢收件的理由,協調會竟向洛杉磯警察局報案,指稱有人私闖民宅,陳婉真等人被帶到警局,經過說明後,洛城警方對國民黨官員的作法也大為不滿。
 鄭南榕的喪禮在五月十九日舉行,陳婉真公開在喪禮儀式中現身,並參加遊行活動,沒有人知道她是何時潛返台灣的。五天後,她更帶著愛子久哥舉行記者會,公開說明她返台的意義和經過,把國民黨特務機關搞得滿臉全豆花。

從終結中華民國到投入轉型正義 陳婉真:一定會成功
文/王伯仁、圖/邱萬興 2016-05-11 19:08
1989陳婉真返鄉記者會
側寫陳婉真 曲折返鄉路
簡介:
她的抗爭地遍及各處,時而台北,時而台中,時而美國。直到50歲過後,才得以返回自己的故鄉彰化。
「從前日本人說彰化是『思想惡化之地』,被外來統治者這麼說,是彰化人的光榮,但彰化也因而付出很大的代價。」
「我很早就想回來,但我的同志,都曾以不同的方式,極力阻止我回彰化。早年反對黨因為缺乏資源,處於弱勢,難以具有海納百川的器度,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所以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2期】
她的抗爭地遍及各處,時而台北,時而台中,時而美國。直到50歲過後,才得以返回自己的故鄉彰化。
「從前日本人說彰化是『思想惡化之地』,被外來統治者這麼說,是彰化人的光榮,但彰化也因而付出很大的代價。」
「我很早就想回來,但我的同志,都曾以不同的方式,極力阻止我回彰化。早年反對黨因為缺乏資源,處於弱勢,難以具有海納百川的器度,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所以,上一屆國民黨的縣長邀請她到縣府服務,她接受了,雖然遭致很多批評,但她說,彰化是她的故鄉,有機會回饋鄉里是她的義務,也是責任,她只任職兩年就離開了,因為把握機會做一些事,而人也差不多得罪光,就走了。
同情黨外 投身黨外
她高中時就立定志向當記者,並以錄取分數最高的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為第一志願,「雖然政大新聞系比較有名,但我討厭政治,加上師大有公費,我是家中老大,這樣可以減輕父母的負擔。」誰想得到,討厭政治的她,後來的人生卻和政治脫不了關係。
她畢業後順利進入當年國民黨中常委余紀忠創辦的中國時報服務,在擔任台灣省議會記者期間,看到當時民選最高民意機構的省議員們的質詢內容,和她所認知的社會現狀差距太大,她開始由同情黨外,到投身黨外運動。
「我最初只是想爭取新聞自由而已,後來發現,沒有民主的政治,是不可能有新聞自由的。」從此她一頭栽進台灣的黨外運動,很長一段時間,她是黨外最激進的急先鋒。
她曾經幫許信良整理省議員任內的問政實錄,編印成一本《風雨之聲》,造成很大的轟動,也是許信良脫離國民黨參選桃園縣長選舉,最後並引致著名的「中壢事件」,而得以當選的重要因素之一。
創辦地下刊物〈潮流〉為黨外發聲
她曾和台大教授陳鼓應在台北市聯合參選立委及國代,在台大及師大附近舉辦無數場次的室內外演說,造成極大轟動,卻因美中建交,選舉停辦,戛然而止。
在戒嚴時期最風聲鶴唳的期間,她和新聞界的同業吳哲朗,一起在省議會以手寫及快速印刷方式,辦了一份小型報紙型地下刊物《潮流》,成為黨外人士唯一的發聲管道,也成為研究黨外運動的重要史料之一。
她也曾參與戒嚴時期第一次的街頭示威──橋頭遊行,和陳菊手持「堅決反對政治迫害」的布條,走在隊伍的最前面。行前她交待好後事,預作被關甚至被殺的心理準備。
許信良不久後,被省府移送監察院彈劾,並經公懲會議決休職兩年,而他的原縣長任期也只有剩兩年半,只因為他沒有向省府「請假」又帶頭參加遊行。為此,林義雄公開指責國民黨是叛亂團體,對內假借反攻大陸欺騙台灣老百姓,對外假借民主欺騙友邦,說這樣的話在當年是要殺頭的,她把它寫在《潮流》,四處散發。
曲折返鄉路──側寫陳婉真
不久,她聽從林義雄的建議出訪美國,沒幾天,國民黨開始逮捕《潮流》同事及印刷廠老闆,她立刻到紐約的「北美事務協調會」絕食抗議,12天後昏倒送醫,國民黨也因承受不了壓力釋放《潮流》同仁,她卻因這件事及不久後的美麗島事件,與許信良等人在全美串連成立「台灣建國聯合陣線」,成為黑名單,父親過世都無法返家奔喪。
1988年,她首次以過期護照闖關回台,被扛豬式抬出國門。第二年鄭南榕自焚,她成功回台參加鄭南榕喪禮,因而被判刑5個月,但她一面訪問許多黑名單人士,一面在街頭強力抗爭人民的返鄉權,配合世界台灣同鄉會及台獨聯盟一波波的闖關行動;也曾協助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回台,在盧修一及周慧瑛的政見發表會上現身,隨即在數千警力的包圍下成功逃脫,造成極大轟動,終於間接成功逼使政府解除黑名單的禁令。
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
1991年李登輝主政期間,任用軍頭郝柏村,頒布國家統一綱領,她在台中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鼓吹人民有抵抗權,更有權主張台灣建國。
不久她收到「預備內亂罪」的傳票,她結合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協助刺殺蔣經國的鄭自才翻牆返台,並在台建組織總部裡擺放大量汽油,及教導義工製造汽油彈,終於引致數千名鎮暴部隊強力包圍,卻因統治者唯恐發生更大暴動,而以和平落幕。此舉對於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及刑法100條預備內亂罪的除罪化運動有一定的影響,她和多位同志也因而被逮捕。
第二年,刑法100條在各方的壓力下終於修法通過,她獲釋後立即在台北縣投入選舉,曾分別當選立法委員及國大代表,並於1999年擔任南投縣社會局局長,就任不久即遭遇921大地震,她說,那兩年的救災與重建工作,有機會能為災民做點事,是她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經驗。
近年來她把主力放在全國各地訪問耆老,希望能拼湊起1940年代台灣變動最鉅這10年間的歷史片段,「台灣歷經兩個外來政權統治,我們唯有自己發掘自己的歷史,才能知道歷史真相,也唯有掌握歷史的解釋權,才能走出我們自己的正確路線。」
她也積極號召一些朋友,成立全國性的「台灣轉型正義協會」,希望以聯合國人權兩公約為法源,推動全民連署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她說:「很困難,但一定會成功!就像我們當初反國民黨運動時,人數那麼少,國民黨那麼強,我以為此生看不到國民黨垮台的一天,但只要堅持走對的路,終究不公不義的它也倒了。」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