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黑歷史 原住民被拐到動物園展覽
www.appledaily.com.tw查看原始檔
在20世紀中期,部分歐美國家仍把原住民當作動物來展覽或表演。澳洲廣播公司報導,過去住在澳洲昆士蘭北部棕櫚島(Palm Island)的原住民,有至少20族、3.5萬人在1800年代被抓到俗稱人肉動物園「展覽」,一直到1940年代都還能在歐美動物園或馬戲團看到他們身影。如今這些受害者的後代終於能與祖先骨骸團聚,一名長老沃特(Walter)說道「父親留下的族譜寫著,一個叔叔在北美一個馬戲團死亡…當時的表演是將人體切塊的魔術,看這些祖先的照片,我能從他們臉上看見他們承受的痛苦和折磨」。長老續道「他們失去身為人類的自尊和自信,被當作動物一樣對待」。目前正籌拍紀錄片的朗恩(Philip Rang)表示,住在昆士蘭北部20多族原住民被引誘或帶走,卻鮮少人知道這個故事,「他們(原住民)不知道要去哪,他們被白人誘拐去了,一開始他們在湯斯維爾(Townsville)登船,被載到雪梨,這樣他們就沒辦法逃跑,接著他們僅存的服裝都被脫光,再被送上船」。這些被載到歐美的原住民除了來自澳洲,也有來自太平洋島國和非洲。


真的不把你們當人看!白人羞愧到不敢再提的暗黑歷史:拐騙土著入獸籠的「人類動物園」-風傳媒

「人類動物園」曾在歷史上西方世界中流行多年,而這段白人不敢提起的暗黑歷史,也被認為是西方世界最大的恥辱。(圖/言人文化提供)
「人類動物園」這段被遺忘的暗黑歷史被認為是西方世界最大的恥辱,又被稱為「種族博覽會」,在 50 年代之前,這樣的場所在歐美比比皆是,最早的人類動物園時間則跟殖民歷史一樣久遠,毫無人性的種族博覽曾經還登上了世界博覽會的舞台,歷史要從收藏說起。
眾所皆知,不管在什麼地方,達官貴族們都愛收藏各式各樣的藝術品,對於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斯 13 世紀到 17 世紀時期在歐洲擁有強大勢力的名門望族——麥第奇家族,藝術品已經無法滿足他們對奇珍異寶的渴望,大航海時代的到來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到更新穎的藏品——新大陸的物產,其中最讓美第奇家族痴迷的正是各種珍稀動物,這其中也包括探險家們綁回來的土5k4qu著居民,在他們眼裡,這些膚色和裝扮怪異的原始人是比白人更接近猿的生物。
麥第奇家族(圖/言人文化提供)
於是從 1835 年開始,這種「動物園」發展成為所謂的博覽會當時的動物園裡不僅有真正的野生動物,麥第奇家族就在梵蒂岡開了一家動物園,他們為這些種族建起村落,把這些掠來或「邀請」來的種族「擺在」這裡進行展示,這些被豢養的土著們被打上各種標籤、種族、產地、特徵和習性,土著們在村落中和家人們只需要「表演」自已原本的生活,看起來是一片富足與祥和。
1886 年,巴黎的「人類動物園」,被逼進行展示的異族據說麥第奇家族在巔峰時期收藏的人類超過了 20 種但這個時期動物園裡的土著還僅僅是私人的藏品,並沒有大規模展覽,直到 19 世紀初,隨著殖民範圍的擴大,公開的人類展覽才逐漸出現。
1904 年,美國聖路易斯,白人們正觀看所謂的「野蠻人奧運會」(圖/言人文化提供)
1906 年,來自剛果的 Ota Benga 為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自願跟隨金主來到美國,Benga 所在的部落身材矮小,他也因此常常與猩猩一起表演,除了拉弓射箭之外,他還要表演高超的爬樹技能,甚至被迫與紅毛猩猩表演摔跤,雖然他心裡總有一些不太情願,但能輕易獲得不算少的報酬,忍下來就算了。
和猩猩待在一起的 Benga(圖/言人文化提供)
可是美國的種族運動日漸頻繁,一些組織對 Benga 參與的展覽表示極度抗議,他們在報紙雜誌上撰文批判展覽,不久後班加就丟掉了工作,Benga 以為自己可以很快的找到另一份正常的工作融入社會,可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太天真。
他曾經在一家菸廠找到一份工作,結果因為他身材矮小、皮膚黝黑,又十分擅長爬樹,同事們都嘲笑他是猴子、是原始人,但友善的 Benga 都默默忍受下來了,不久後忍氣吞聲的 Benga 打算辭職離開這個所謂的自由國度返回非洲老家,然而,一戰爆發,航線關閉, Benga 最終因為歧視造成的抑鬱開槍自殺。
報紙上對人類動物園的批判文章(圖/言人文化提供)
1907 年,在 Jardin d’Agronomie 的 Tropicale,法國人建了 6 個不同的村莊,分別象徵著馬達加斯加、印度、蘇丹、剛果、突尼西亞和摩洛哥,而這裡就代表著當時法國龐大的殖民帝國,所有村子中都臨摹了 6 個地域人的棲息地,從他們的故鄉引進植物,無論是房子的構造,農業甚至是墓地無一不是復刻,而他們做這一切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展覽」,持續展覽了幾個月時間,吸引了100萬遊客入場參觀。
土著們被多次轉手賣掉,生活狀況十分不穩定,南非少女 Saartjie Baartman 便是這其中最著名的一個例子,Saartjie 出生在非洲開普敦好望角,她原本是科伊桑部落的普通一員,靠狩獵為生。
歐洲人的殖民擴張讓她所在的部落陷入了困境,很多年富力強的成員都死去了,包括她的父親,Saartjie 被迫進入白人的社會,淪為了奴隸,在一個荷蘭農民家中做工,不久後,Saartjie 特殊的身材引起了奴隸主哥哥的注意,據說她有特別明顯的當地人的遺傳特徵與異國情調:碩大突起的臀部和拉長的陰唇,在種族博覽會盛行的年代,她彷彿是一件瑰寶,實際上 Saartjie 聰慧過人、語言能力佳,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荷蘭語,英語也不算差,她從南非被騙到巴黎,曾經她懷揣著對巴黎的夢想來到這片土地,最後的最後卻發現自己要住進獸籠裡,被安置在廣場的一個高台上。
宣傳單上充斥著對 Saartjie 的戲謔。(圖/言人文化提供)
為了向觀眾全方位展示薩拉的身體,主人強迫她赤身裸體地來回行走,無數人慕名而來,只為在台下一睹 Saartjie 惹眼的碩大臀部和特殊的生殖器,有時候她還會被帶到貴族們的高端宴會上,成為活的觀賞物,和那些奇珍異獸沒什麼區別,Saartjie 甚至還要忍受那些貴族男人的近距離觀察,用手觸摸等行為。
在英國「巡演」了 4 年後,觀眾們已經對 Saartjie 的臀部失去新鮮感,於是主人將她賣給了一個法國的動物馴養師,被逼迫無休止地到各地產假展覽,慢慢地 Saartjie 開始賣淫與酗酒,最終過度的勞累讓她的身體日漸虛弱,生活於她來說就是無法回頭的路,盡頭是懸崖,她最終死於貧困,從第一次展覽開始,僅僅 5 年, Saartjie 因折磨就離開了人世,年僅25歲。
博物館復原的 Saartjie 雕像(圖/言人文化提供)
而她的骨架和性器官甚至還被陳列在了博物館,在 2002 年的時候曼德拉總統才要回了她的遺體。在離開了家鄉 200 年之後這個可憐的女孩終於回家了
社會在變革,隨著奴隸制度在各地被廢除,Saartjie 這樣的悲劇已經很難見,但人類展覽卻依然非常盛行,半個世紀後,土著們不再作為私人藏品倒賣,而是與展覽主辦方簽訂契約,他們只需要展覽當天到場,進行一些表演,展示一些家鄉風情,就能獲得豐厚的報酬。在歐洲各國的大都市,人類展覽都是最歡迎的活動,其中巴黎最為知名,幾乎是人類展覽的世界中心,甚至登上了 1889 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共有 2800 萬人參觀!
圍欄裡的土著母女(圖/言人文化提供)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人類動物園直到 1958 年年依舊存在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世界博覽會上,仍有所謂的剛果村莊展示,其中一張「現代貴婦餵食黑人小女孩」的照片廣為流傳,引起了世界的抗議,隨著人權,種族觀念的改變,這樣明目張膽的人類動物園終於成為了歷史。
(圖/言人文化提供)
可是類似的行徑並沒有完全消失,印度曾將一座安達曼黑人的部落作為人類動物園。以此為作為國家的旅遊景點,島上赤裸的婦女用舞蹈來於遊客換取食物,可是事情沒有我們想像的那般美好,他們用圍欄將土著與觀眾隔開,有些非洲婦女被要求脫去所有遮體的衣物,將他們的身體展示給觀眾。
人類動物園的恥辱歷史我們鮮有人知,但是這種行為已經深深地寫入了我們的潛意識當中,我們對於同胞的霸凌和欺辱,同樣的事我們對勞工階級也做過,說到底,很多人類至今仍然沒學會什麼是尊重。 真的不把你們當人看!白人羞愧到不敢再提的暗黑歷史:拐騙土著入獸籠的「人類動物園」-風傳媒



1835年起直到1958年人類動物園(人類學博覽會)還存在+19世紀初至20世紀中,有14億人曾「享受」並「支持」這種人類動物園。「人類動物園」的現象在1870年於許多歐洲重要城市如漢堡、米蘭、巴黎和倫敦開始盛行/1903年日本殖民下的朝鮮時代, 大阪一場展覽震撼各地。會場展出日本北方原住民阿伊努族、琉球民族,台灣人以及兩名朝鮮女性,讓日本當地民眾「參觀欣賞」。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