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些女孩掉進性產業?日本女性貧困的黑暗面
作者 日本NHK特別採訪小組
2022-06-08
被社會保障體系遺漏、孤立的女性,最終流入性產業。在那裡,不僅可以賺到錢,還能獲得生活與精神支援。
為什麼這些女孩掉進性產業?日本女性貧困的黑暗面 | 日本NHK特別採訪小組 / 獨評讀好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NBbE0X
來到東京郊外的一家性服務派遣公司,接待我們的是還不到30歲的男性老闆,名叫三上(化名)。他大學念企管,看起來像是年輕企業家。
包括各分店在內,全公司共有200多位小姐,年齡大都在20至40歲之間。由於公司為員工提供的後援做得很到位,大受好評,所以不斷有人上門求職。未來幾個月,公司將要打入東京的核心市場,目前正在籌建新辦事處,前景看好。
我們詢問三上店裡女性的特點,他一口氣便說出這幾點:
人際關係斷裂(與父母不和、被家暴、受虐待、沒有朋友)。
不具備適應社會的知識。
對性放得開,不排斥性產業。(三上補充,「現在的女孩子會介意這個嗎?」)
很多人有憂鬱症等精神狀況。
年紀輕輕就有了孩子。
糊裡糊塗地欠了債。
對安眠藥等處方藥有依賴。
接著他說,店裡的方針是不允許她們長期做下去,要不斷地換新人,這樣品質才不至於下降。而且對於小姐們來說,這裡也無法幫助她們的人生達到什麼新高度。因此,三上很注重來店裡時的面試。從一開始,他就讓對方確立工作目的、工作期限和存錢目標。
我們第一天採訪時就遇到一名19歲少女,面試後,她直接就上班了。她屬於那種很樸素的類型。半年前,她以第一名的成績從函授高中畢業。由於想上護理學校但湊不出學費,單親家庭出身的她,想靠這份工作賺到學費和一個人的生活費。三上讓她定下200萬日圓的目標,作為升學和獨自生活的初期費用,並指導她根據這個目標,制訂具體計畫,如一週做幾個小時、做到幾月份為止。
她在經過面試,並向三上學習待客之道後,踏入夜店的當天就被送到客人那裡。看著年僅19歲的她稚嫩的背影,我們如同目睹了一個現實:家庭環境不同,讓人連受教育的機會都有如此巨大的落差。
無資源教養小孩、年紀輕的單親媽媽
三上給我們看印有公司規定與工作規則的說明手冊,主要是插圖,所有漢字都標註了拼音。由於很多人即使拿到文字的內容也看不懂,公司才開始製作這種插圖手冊。
三上說,在這裡就會覺得日本的「百分之百識字率」只是說說而已。許多人就算能用智慧型手機傳訊息,或者大致看得懂字,但還是無法理解文章的內容。據說是因為進入社會前,沒有好好受過教育。有不少女性便因為看不懂內容、不懂意思,就糊裡糊塗地簽下名字,結果上當而欠債。
三上的店裡有許多單親媽媽。這裡也像別處一樣有幼兒園。很多人工作認真,所以單親媽媽在這裡也備受重視。但偶爾仍會接到園方打電話來說好幾天沒人去接小孩了。這時候,三上會和工作人員找到母親,一起去接孩子,並且叮嚀她要好好教養小孩、關心她在育兒上有什麼困難,充當心理諮商的角色。
年紀輕輕就當了媽媽,之後又變成單親,這個年齡正是最想玩的時候,有很多女孩不僅不打招呼就休息,甚至還把孩子放著不管,自己跟男人出去玩。三上每天都看到這樣的母親,不禁對日本的未來感到擔憂。
「這樣的女孩一個接一個地懷孕,但又沒辦法好好照顧孩子。無法適應社會的母親所養大的孩子人數愈多,將導致國力下降。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國外的勞動力今後不斷湧入,日本人是競爭不過他們的。」三上以其獨特的方式表達了對日本未來的擔憂。
一般人應該不太瞭解這些具體情況吧。或者說,許多人會認為八大女子的事情,不知道也無所謂吧。但社會是相通相連的。說不定自己的孩子與她們的小孩上同一所學校,且同班。並且就像三上指出的,生活能力不足的孩子數量愈是增加,社會保障制度將變得愈薄弱。所以我們怎能放棄她們,認為與自己無關而不去正視?
三上想讓社會大眾更瞭解八大的女性,因此允許我們在店內自由拍攝。
店裡短暫的人際往來,也能填補內心空虛
店裡的人和客人,像家人一樣地關心我。
──幸惠,27歲
我在店裡休息室中央的圓椅上坐下。或許是我的表情不大自然,看到我的樣子,大家都很友善地跟我聊天,問我:「你是新來的嗎?」
不同年齡層的小姐,上班時間各異。從中午前後到傍晚,是30至40幾歲的媽媽們上班;晚上則以年輕女孩居多。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在店裡很舒服,工作人員很體貼,什麼事都可以找他們商量。
在這裡,我遇到了非常活潑的幸惠,她27歲,說自己喜歡參加各地的祭祀活動,愛好是抬神轎。
幸惠出身於單親家庭,母親是護理師。因為與母親不和,她國中時便離家出走,輾轉住在朋友家。雖然上過高中,但很快就辦了退學。她覺得一直待在朋友家也不是辦法,為了獨立過日子,曾在街頭發面紙打工,勉強糊口。那時,她認識了一個很體貼的中年大叔。但其實那個大叔是詐騙犯,她在不知不覺間被騙了,欠下許多債。已經過了10年,她仍然在還那筆債。
其實未滿18歲是不能在夜店上班的,但是為了還債,她謊報年齡。不過,她跟店裡的人處不好,加上常常起不了床,遲到、曠班,最後不得不辭職。為了生存,此後她走上了賣身之路。
在這裡,一天可以賺4萬日圓,但是幸惠揮霍成性,錢一到手,馬上花光。店裡的人很擔心她。「他們像家人一樣關心我,想辦法幫我減少負債。」她說。夜店的薪資基本上都是當日支付。為了防止她花掉,店裡的人將她的部分薪資裝在信封裡,放進店內的金庫保管,幫她存錢。
幸惠還說,客人在精神上也給了她很大的安慰。雖然明知與客人之間只是偽戀愛,但是聽到對方關心的話語時,她還是會很開心。她說:「店裡的人就是我的家人,這家店就是我的家。放假的時候,我也會到這裡晃。」
在夜店上班的女性給人一種強烈印象:她們大都在家庭、學校、職場和人際關係等方面,受到排擠,最終結果就是流向這裡。要說她們是主動選擇這份職業嗎?不如說是除此之外,別無去處。
對幸惠來說,就連在這份工作中發生的短暫人際往來,也能填補內心空虛,成為精神支柱,可見她在人際關係上的貧乏,她的人生是多麼孤獨。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她,家裡好像很窮,但是比起經濟貧困,精神上的貧困應該更痛苦吧。母親沒有尋找國中便離家出走的她。母親再婚後,她多了好幾個素未謀面的兄弟,家庭關係很複雜。後來她還告訴我們,小時候,她曾被比自己大幾歲的堂兄性虐待。
從幸惠開朗的外表,絲毫看不出這種悲慘往事的蛛絲馬跡。但是,即使到現在,心情低落的感覺還是會不斷出現,發作時,有好幾天都起不了床。幫她驅走這種寂寞的是夜店的工作人員和客人。聽她這麼講,讓人感到心情非常矛盾。
家庭不穩定的女性容易早婚、早生小孩,而且早婚的人離婚率很高。早婚、早生子的女性缺乏在社會上通用的技能,要找工作也更困難。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即使女兒將來走這一行也無所謂
這份工作不長遠,到25歲就該退了。
──小花,21歲
店裡的人介紹我們認識21歲的小花。她非常開朗,偶爾還會幫工作人員準備飯糰,是個非常細心的女孩。她有一個快2歲的女兒,上的幼兒園在鬧區附近,距離她工作的店走路約10分鐘。
小花19歲時,與在新宿認識的牛郎奉子成婚。婚前原本是做醫療領域的辦公室行政,但男友建議她辭職,所以結婚時,她辭去了工作。可是婚後不久,她就被丈夫拖累。丈夫的工作不穩定,月收入12萬日圓左右,但他還將少少的錢花在吃角子老虎。小花連懷孕時,也得為生活費絞盡腦汁。娘家雖然就在附近,但是生活也不寬裕,還有個年幼的妹妹,她得不到經濟援助。因此,她在一家性服務者全為孕婦的另類色情店裡,一直工作到生產前。
孩子出生了,丈夫惡習不改,她每天都得為明日的生活費發愁。於是產後僅一個月,她重操舊業。一年後,她與不可救藥的丈夫離婚了。兩人住在提供給低收入戶的政府住宅,因為都是她在養家,而且孩子還小,所以她理所當然地認為丈夫該離開。誰知丈夫的回應出乎意料,他以「房子的名字是我的」為由,將小花和年幼的女兒趕走。如今,小花與新男友一起帶著孩子租屋,她的工作得到男友認可。忙的時候,她會叫男友幫忙接女兒。
我們早上從小花家開始,對她的一天進行追蹤採訪。雖然她中午才上班,但是從事建築工作的男友一大早要出門,所以她早上6點就得起床忙碌。要上班的一個半小時前,她叫醒女兒,做各種準備。孩子還小,有起床氣,小花只好一手抱著女兒,一手做早餐,同時還煮好要帶去幼兒園的晚餐。剩下的飯菜以保鮮膜包好放進冰箱,很有主婦的樣子。
小花一週在店裡工作5天。她的人氣很高,客人經常指名要她,平均每個月能賺30萬日圓。
她的愛好就是存錢,最喜歡翻看存摺。她保了平安險,還幫女兒保了兩份教育險。存錢,也是為了女兒的未來做準備。讓女兒吃完飯後,她開始準備上班。換好衣服,黏上假睫毛,容貌逐漸從母親變成女人,從黏假睫毛的那一刻開始,她彷彿從母親切換到女人模式。化完妝後,就連說話的語氣也從原本的沉穩,轉變為嬌嗲的工作模式。
小花抱著孩子,回答我們的提問。她說:「這份工作不長遠,到25歲就該退了。辭職後,我想去賣保險。」聽到這裡,我還能夠理解她的心情,但是接著她卻輕鬆地說:「這種工作賺得多。要是以後我女兒說想做這一行,我覺得我會同意。」小女兒還在她懷裡撒嬌,當著孩子的面,她卻這麼說。
與老闆三上談話時,他曾反問:「這個年代有誰不談性啊?」或許這就是年輕人的想法吧。
沒有夢想和希望的未來
一些幫助過我的人在30歲之前都相繼自殺了。我也無法想像我的未來。
──小希,19歲
除了在這家夜店採訪,我們還遇到許多也從事性工作的其他女性。其中大部分的人是因為某種原因,陷入一個黑不見底的世界。家庭環境對她們的影響的確很大。此外,從父母或其他重要他人處能獲得多少愛、受到多少呵護,對於她們的下一代也有很深遠的影響。
採訪時,我們認識了19歲的小希,頭髮染成金黃,戴了好幾個耳釘,懷著身孕還在夜店上班。她說:「我那個牛郎男友同時也讓另一個女生懷孕。他選擇跟她結婚,把我拋棄了。」她還說等孩子出生後,她準備送給別人收養。
才19歲的小希已是第二次懷孕。懷第一個小孩是在中學時期,對方跟她同年。孩子生下來以後,就被男方家帶走了,從此她再也沒有見過,更不知道小孩去了哪裡。
她的母親不停換男朋友,靠男人生活,根本不回家。因此,她在小學基本上都沒去上學,一直是自己在家,經常是靠母親留下的幾萬日圓過一兩個月。偶爾看見母親回家,原來是被新男友打了。小希說她小時候沒什麼美好的回憶。她應該是沒有跟別人一起吃過飯吧,拿筷子的方式完全不對。
或許是小時候的心理陰影,她對巨大的聲響會產生強烈反應。有一段時間,她在餐廳上班,一聽到盤子打碎的聲音,眼淚就止不住地流。幾次下來,無法正常做事,於是她辭去了白天的工作。
她的最高學歷是國中畢業,所以從一開始就斷了找工作的念頭。她經常會情緒低落,不想見人,一個人躲在房間裡。但是,夜店裡有許多與自己境遇相同的人,跟她們在一起很輕鬆。她面無表情地小聲說:「最近身邊一些幫助過我的人,在30歲之前都相繼自殺了。我也無法想像我的未來。」
在她的心裡,難道就沒有夢想和希望嗎?
人們常說出生環境對學歷的影響很大。學歷低會影響所從事的職業。前面我們說過,家庭不穩定的女性容易早婚、早生小孩,而且早婚的人離婚率很高。早婚、早生子的女性缺乏在社會上通用的技能,要找工作也更困難。
在日本,女性離婚後,基本上都拿不到孩子的扶養費,只有2成的人能拿到。這種情況一直不被重視。透過採訪,我們看到被社會保障體系遺漏、孤立的女性,最終流入性產業。在那裡,不僅可以賺到錢,還能獲得生活與精神支援。
當然,這種工作對女性來說絕不安全,不少女性被要求做違法服務、懷孕,甚至再次被逼入絕境。
好書推薦:
書名:女性貧困:負貸、漂流、未婚單親,陷入惡性循環的貧困女子
作者:日本NHK特別採訪小組
譯者:李穎
出版: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1/05
為什麼這些女孩掉進性產業?日本女性貧困的黑暗面 | 日本NHK特別採訪小組 / 獨評讀好書 | 獨立評論 https://bit.ly/3NBbE0X

ckeditor-629eb66c1dea6


非洲三條腿獅王 展現生命的韌性 | 獅子 | 萬獸之王 | 陷阱 | 大紀元 - https://goo.gl/xQ7kBC


 75%超級成功人士出身問題家庭--一項長達40年、針對近700位嬰兒進行的研究,以及一項針對東德政治犯進行的研究。傑伊也深入探討了為何嚴酷的童年可以打造如此傑出的人物,例如提升壓力抵抗力等心理上的變化,以及無視負面回饋等心理上的適應能力等 https://goo.gl/yP8kPe

75%超級成功人士出身問題家庭 為什麼?|天下雜誌
www.cw.com.tw查看原始檔
數位專輯 【啾世代小測驗】測測看,哪一杯特調果汁最能代表你?
他們並不只是個案。臨床心理學家傑伊(Meg Jay)最近在《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指出,孩提時代創傷與傑出成就之間的關聯,可能遠超出你的想像。傑伊表示,一項針對400位超級成功人士進行的研究發現,75%的人曾面臨艱困無比的處境,例如失去父親或母親、極度貧窮或童年受虐。
當然,這並不代表可怕的孩提時代並非可怕之事。大多數經歷如此艱困處境的小孩,並沒有成為執行長或電視明星,而是一輩子都活在陰影之中;創傷不該降臨在任何人身上。不過,傑伊指出,少數人可以從掙扎中學會超強的韌性,進而創造極為了不起的成就。
她在文章中提出了大量的科學論據,包括一項長達40年、針對近700位嬰兒進行的研究,以及一項針對東德政治犯進行的研究。傑伊也深入探討了為何嚴酷的童年可以打造如此傑出的人物,例如提升壓力抵抗力等心理上的變化,以及無視負面回饋等心理上的適應能力等。
如果你對背後的科學有興趣,這篇文章十分值得一讀;但許多人可能只是想知道,重點到底是什麼?絕對不會有人支持藉由創傷來強化小孩的韌性,就算你願意付出如此高昂代價來換取更強的韌性,你也無法改變自己的童年。不過,那並不代表我們無法從中汲取教訓;傑伊提出了5個強化韌性的重點:
1. 挑戰自己。她寫道,「展開計畫相當有幫助,而且要是有挑戰而非威脅性的計畫;無論是加入隊伍、練習柔道、攻讀高階學位或精通某種樂器,這類非屬情緒性或意料之外的難事,就像是種練習,讓我們更能面對情緒上或意料之外的困難之事。」
2. 強化你內心中的戰士。傑伊指出,「在心中抵抗挫敗。內在的反擊,正是外在反擊的起點」。
3. 建立社交支持。社交連結是韌性的最重要元素,因此,傑伊建議「向在乎你的家人、朋友或專業人士請求協助。強韌之人不需要幫助是種迷思;尋求支持,才是堅韌之人會做的事。」
4. 主動適應。「我們無法快速或輕易地解決最嚴重的困境,然而,掌握我們能掌控的地方,會讓人覺得更有力量。制訂務實的計畫來改善你的處境,並朝著目標一步步前行。進展可以支持我們,讓我們更加沉著冷靜。」
5. 記得你自身的勇氣。傑伊強調,「記得你曾有的勇氣或力量。我們太常記得人生中的問題,也常忘記我們曾經如何撐過難關並更加茁壯。回想你曾經面對過的挑戰,以及你如何熬過挑戰,並給予自己肯定。你的韌性可能早就超出你的想像。」


 

籌子女學費 49歲單親媽下海賣淫
By 葉書宏, www.chinatimes.com查看原始檔五月 12日, 2017
籌子女學費 49歲單親媽下海賣淫(右圖,葉書宏翻攝)
本周日就是母親節,但49歲的胡姓單親媽媽為了籌措兒女的學費而下海賣淫,遭警查獲後(右圖,葉書宏翻攝)她流淚表示,遭警逮捕後她真的很後悔,以後不會再犯。員警聽完她的遭遇後也感不捨,告誡胡女應該要找正當工作來賺取兒女的學費。
永和警分局網路巡邏時,發現LINE通訊軟體上有自稱「火辣挑遏網」的應召集團,警員前日晚間喬裝成嫖客,以6000元代價相約在永和區某旅館性交易,警員在房內先打槍依約前往的胡女,待胡女步出旅館準備搭乘林姓馬伕駕駛的車輛離開時,由埋伏警員一擁而上逮人。
胡女落網後坦承從事性交易,但卻非自己所願。她說,自己是單親媽媽並無其他技能,還得在離婚後撫養一對子女,生活相當吃力,為了籌措子女就讀大學的龐大學費支出,才迫不得已下海賣淫。
胡女供稱,上周她透過報紙分類廣告向應召集團應徵,每次性交易6000元,與應徵集團對半拆帳。原本希望藉此能夠賺些錢,不僅支付生活所需也能在暑假過後繳清孩子的學費,未料上班沒幾天就被抓,後悔不已。她也向警表示「以後不會再犯了。」
對於胡女這套「付子女學費」說法,員警原本半信半疑,但查詢資料發現胡女確實有對還在念書的子女。由於母親節將至,員警聽完胡女供詞也感到心酸,但仍依法裁罰,並告誡她應找尋正當工作或是向社會局申請救助,不該加入應召集團。
林姓馬伕矢口否認犯案,辯稱只是受朋友之託順便去載人,警方出示相關蒐證畫面讓他百口莫辯,訊後依妨害風化罪嫌移送法辦;胡女則依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裁罰


 

日本經濟衰退的代價 350萬貧窮兒童難溫飽|國際|201 : 7|即時|天下雜誌

某個週六早上,在埼玉縣川口市一家兒童餐廳裡,一群志工在廚房裡燉牛肉,給一群孩子們吃。這些孩子在房間裡聊天,邊做紙雕勞作邊等吃飯。對其中一些孩子來說,這是今天唯一的一餐。
包括這家餐廳,在向來給人富庶印象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最近有數百家設施因兒童貧窮問題應運而生。
根據估計,日本有350萬兒童來自相對貧窮的家庭,換句話說,17歲以下的兒童中,6人就有1人是貧窮的。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定義,他們的家庭收入等於或低於全國可支配收入中位數。
日本的相對貧窮率,過去30年增長至16.3%,曾一度升到17.3%的美國則有下降趨勢。
在東京北方的川口市,大約有20幾名兒童生活在赤貧之中。這家餐廳的老闆佐藤正志(音譯)說,有些孩子的家庭沒辦法供他們溫飽。
去年3月開設這家餐廳的佐藤說:「雷曼震撼2008年引發的全球經濟動盪,特別重創20、30歲女性。」
全職上班的媽媽被迫接一些低薪、沒有獎金或每年加薪的不穩定打工,有些女性被迫借錢,甚至是借高利貸,最後進入性產業來還債,他們很容易受困在負面循環中。」
貧窮兒童的困境,是日本經濟20年停滯、緊縮的後果。安倍晉三回鍋擔任首相4年了,但非營利組織指出,貧窮現象不減反增,代表安倍經濟學對很多家庭沒有發揮作用。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去年4月公布的報告,日本在已開發國家中,貧富差距和兒童貧窮現象都很嚴重,在41個工業化國當中,表現是第34差的。
在經濟狀況不佳的沖繩縣,問題更加嚴重。去年稍早,沖繩政府公布數據,顯示縣內有29.9%的兒童在貧窮線以下,較全國平均多出80%,等於每3個兒童就有1人相對貧困。
日本350萬符合國家救助資格的兒童中,只有20萬人確實獲得救助。非營利組織說,這是因為不工作、依靠社福過活的人還是受到汙名化。
全國兒童貧困‧教育支援團體協議會代表幹事青砥恭說:「我們今天看到的貧窮率,不只證明了過去25年來,兒童的生活變得多難過。日本的貧窮問題完全受到忽視,我們的處理方式落後西方國家很多。」
「日本經濟泡沫爆發後的歲月,貧窮率增加背後有兩個主因,一是教育,二是失業。」
青砥也說,日本近幾年大學學費飆漲,代表比較沒那麼寬裕家庭的孩子們更難有機會進大學,甚至有好幾千人因為家裡經濟狀況太差,沒辦法唸完高中,以後更難翻身。
青砥對於安倍政府沒什麼信心。「簡單講,我不相信安倍關心兒童貧窮或普遍貧窮現象,我相信這種態度對於所有保守政黨都一樣,因為這個議題不會帶來選票。」
豐島兒童WAKUWAKU網絡理事長栗林知恵子,第一個想出在豐島成立兒童餐廳來幫助弱勢兒童的點子,現在日本全國大概有300家這類中心。日本財團去年11月起,也開始在埼玉開設「子どもの居場所」,讓孩子最晚待到21點,提供午餐、幫他們學習、洗手、改善刷牙習慣等等,希望能讓家長安心工作。
栗林說:「我不是老師也不是專家,只是在地方養育孩子的媽媽。」
「我常常遇到饑餓的孩子,他們一整天都沒吃過東西。我開始幫助這些擔心自己念不了高中的孩子學習。」
「其中一個孩子告訴我,她不確定要不要讀書,但每天媽媽只給她500日圓過活。」
她除了提供場地讓當地的孩子一起玩、分享營養餐點、在舒適的環境打發時間,也找來高中生與大學生教孩子們讀書。
然而,她認為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應該由政府出手解決、負起責任。「我相信政府應該做更多,目前減輕貧窮的政策沒有用。」栗林說:「全國人民現在都知道這個問題存在,我們會一起開始思考需要採取什麼行動,像是提供餐點或當志工。這是個機會,讓我們思考孩子們的未來。」

=========================

最貧困女子:這才是女人最貧困的真相
2016/12/05
作者: 劉黎兒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編按]在網咖棲身勉強度日的年輕女子、賺不了錢只能上網賣春的單親媽媽、從問題家庭中逃出來成為非法性工作者的未成年少女……這是日本社會上罕為人注意的極弱勢族群。眾人指責她們「應該是個性有問題」、「自己一定不夠努力」才會落入底層掙扎,但在貧富世襲的現代,事情真的這麼單純嗎?
本文為作家劉黎兒為《最貧困女子》(光現出版)一書所作的序言。本書作者鈴木大介為日本報導文學作家,以「犯罪端的思考邏輯」、「犯罪背景的貧窮」為題,持續採訪與探討黑社會和犯罪少年少女的生活環境,充滿人性的觀察與反思,也值得台灣社會借鏡。
這真的是日本嗎?
許多日本人讀了本書,訝異得說不出話來──日本竟然有生活在如此底層的賣春少女、單親媽媽,她們因為各種無緣與障礙,從小便註定無法從貧困的深淵遁逃,她們的悲慘處境簡直跟開發中國家沒兩樣!
今年,訪日遊客數終將達400萬的台灣人,察覺到如此殘酷的現實嗎?
國際調查顯示,日本陷入貧困的孩子占16.3%,也就是每6個小孩就有1個陷入貧困的處境。然而,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面對此一事實時,卻反駁道:「就算貧困,日本的貧困跟別的國家不同!」但哪有什麼不同?甚至有更悲慘的例子──3歲小孩肚子餓到只得去扒竊,因而遭輔導;女國中生買不起學校用的室內鞋而去賣春,她捧著首次賣春賺來的5,000日圓(約新台幣1,500元)說道:「終於買得起室內鞋了……」
日本社會對於性工作者是非常冷酷的,而且對於貧困家庭相當歧視,因為他們認為──貧困是當事人自己的責任。
但讀了此書,誰還會如此認為呢?
▋貧困的生活,離我們其實不遠
貧困有貧困的DNA,書中即有母女兩代都在賣春或在色情行業打滾的例子。若不從制度、社會認知、概念去改變,誰也無法拯救這些在底層打滾,隨時都可能死去或去死的女人──其中許多是少女。
日本如此,臺灣何嘗不是呢?
如果不理解這種狀況,就無法真正切斷貧困的連鎖。
許多人或許覺得這樣的處境跟自己無關、跟自己的女兒或孫女無關。但錯了!正如現在誰都可能踩到貧困地雷而淪為下流老人、下流中年、下流家庭;也正如我現在自認為經濟狀況位居中層,但事實上社會兩極化,我或許早已不斷底邊化……什麼狀況都可能是自己明日的寫照!
這不是偏頗的現象。許多人以為只有際遇較特殊的少女、女人,才會去賣春或從事色情行業。但現在,即使是家境不錯、成績優秀的女孩,可能會對未來懷抱夢想,或是因為寂寞、需要零用錢等因素而去接觸性工作,例如「JK(女高中生)產業」;許多住在郊區、收入較低的年輕女人,也會每週一、二次客串賣春來貼補生活,成為她們打工的方式;也有許多少女、女人並非出自於經濟目的,而是在尋找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尋找能休憩、得到認同,以及有溫度、溫暖的場所。
但比起上述從事性工作的「普通」少女、女人,還有許多無法被看見,而在底層掙扎的女人。她們或許經歷過父母虐待、棄養、家暴,導致精神憂鬱、身心失調等結果,墜入貧困的地獄,怎麼努力也爬不出來。然而,不僅他人不知道要怎麼伸出援手,就連大部分的人都把她們當作垃圾屑片般對待。
如果真的了解這些女人是靠一次性賣春等賺點蠅頭小利求活,就不會隨便吐出「這是妳自己的責任!活該!」的話來;如果得不到了解,真不知她們的憤怒與冤枉要發散到哪裡去!
▋從貧窮、貧困到「最貧困」
日本單身工作的女性中,每3人就有1人的年薪未滿114萬日圓(約新臺幣34萬元),愈來愈嚴重的是十幾歲的少女與二十幾歲年輕女人的貧困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2012年日本女街民的人數約占所有遊民的3.5%至4%,相對於2012年法國的38%,算是比較低。但是,這些街民只指流落街頭、公園、河邊、車站等女人,不包含早就無家可歸或居無定所,而在許多免費公共空間和網咖間徘徊的女人。她們是所謂的遊民無誤,有人飄流5年以上了;只是她們看起來還算乾淨,會在網咖淋浴,身上比較不會有味道,還能去打點工。
許多貧困女子原本有固定工作,但因職場黑心化,身體做到吃不消,還被迫辭職──像是報廢的道具,用壞就拋棄。沒多久,她們便貧病交迫,最後付不起房租,只好開始流浪的生涯。
現在,日本女人陷入貧困的年齡層愈來愈低,許多人幾乎是十幾歲時人生就已確定,翻轉不易。貧困大抵是遺傳來的,尤其出身單親家庭的最多,日本母子家庭約半數是年薪不滿125萬日圓(約新臺幣38萬元)的貧困階層,這樣的貧困家庭,容易「量產」出不見天日的最貧困女子。
本書很精準地分析從貧窮、貧困淪為「最貧困」,是因為失去了家庭」「地緣(社區)」「制度(行政支援與社會保障)」三種緣分,再加上「精神」「發展」「智能」三種障礙,並列舉許多不同類型的個例,不禁讓人嗟歎:「到底要怎麼辦才好?」這些處在最底層的女人,究竟怎麼做才能解決她們的問題、改善她們的處境?
▋對女性的歧視,加重了她們的無力
社會對於賣春是歧視的,但是對於貧困的歧視與冷淡也不下於賣春,真的是所謂的「笑貧不笑娼」。然而,日本社會對於女人更是充滿歧視與偏見,尤其對單身女人幾乎沒有提供什麼支援制度,即使去申請生活保護,也常被認為:「妳大不了還可以賣身呀!」2014年6月,大阪市市府職員還對前來申請生活補助的女人說:「妳不會去當泡泡浴女郎啊!」
就連負責生活補助的行政官員都認為女人最後還可以去出賣肉體,女人的處境真的很艱困;再加上煩瑣的手續、無法取得證件,以及傷人自尊的質問,都是逼迫女人跟制度絕緣而陷入「最貧困」的眾多原因之一。至於少女,她們很快就被送回施虐的雙親身邊,或是待得很痛苦的機構,從小對人、對「普通社會」就闕如的信賴感又再次被剝奪。
最貧困女子拿肉體,尤其是性器當作生存道具,年紀輕輕,卻全身是病。例如,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賣春的少女,身上都是被虐的傷痕,她說道:「如果不能賣春,我就會死。」也有女人為了紓解對賣春對象的厭惡感,靠服用迷幻藥來麻痺自己;也有才二十幾歲的年輕女人在應召站接客,沒客人上門時居然被告知哪裡可以賣肝臟……當然也發生過此書未提及,卻更為悲慘的例子──為了償還牛郎男友的負債,最後真的只剩臟器可賣的年輕女人。
然而,讀了作者所採訪的幾個活生生的例子可以知道,即使淪為最貧困女子,但她們仍有許多善良、頑固的原則。例如,怕孩子遭受歧視而不去申請生活補助,想跟孩子在一起勝於一切的單親媽媽;即使窮到三餐不繼,也懷抱著當甜點師傅、美髮師等夢想的年輕女孩。而這些歹命的最貧困女子,再也無法度過不必擔心受怕的日子,連要確保一晚的住處都那麼不容易。她們慘痛的故事讓讀者跟著陷入絕望深淵的同時,也會開始珍惜自己眼前還擁有的平凡小確幸。
最後,作者在探討了各種可能解決的方向外,還特別提出了「將戀愛方法系統化」。最貧困女子都渴望愛情,誤以為沒邂逅到值得付出全部的好男人,那是因為至今的人生中,沒有好的體驗教她們如何愛。她們對愛情異常缺乏安全感,不敢專一投入,因此糟蹋或揮霍掉許多愛情,又試探過度或劈腿,最後自爆,走向不幸。討論最貧困女子時,應該加入戀愛這個選項,是很獨到而可根治的看法!
好書推薦:
書名: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
作者:鈴木大介
譯者:陳令嫻
出版:光現出版
出版日期:2016/12


低薪、「吃人肉」不堪壓榨 22歲女星宣布出家

2017/02/13 07:33

 

 

清水富美加昨透過親筆信,宣布閃退演藝圈並準備出家。(翻攝自網路)〔記者粘湘婉/綜合報導〕22歲女星清水富美加昨透過親筆信,宣布閃退演藝圈,並為宗教團體「幸福科學」奉獻出家,表示從此「要為神而活」;該教代理人昨召開記者會,替她說明出家原因,透露經紀公司長期支付低薪、不顧她意願,硬幫她接下泳裝及電影《東京喰種》的吃人肉角色,不當的勞動條件讓她身心不堪負荷,甚至有輕生念頭,轉為尋求宗教依靠。

清水昨以身體不適為由缺席記者會,「幸福科學」代理人出面說明,透露清水入行8年以來,每月都僅能拿固定月薪,即使31天從早工作到晚不放假,每天只睡3小時,也僅能拿到日幣5萬元(約台幣1.3萬)薪水;她過去曾向公司表示,「不想成為性幻象的對象」,希望推掉泳裝拍攝,公司態度也相當強硬,表示「這已經定下來了」強逼她接受。

代理人更表示,清水去年演出電影《東京喰種》女主角「霧島董香」,片中她必須吃人肉,違背她的中心信念,卻又擔心被經紀公司封殺,不敢拒絕戲約,有苦不敢言的長期壓抑,讓她身心俱疲,數度向父母親透露想輕生,醫生也診斷她需要立刻停止工作休養,必須暫停工作,希望能在2月底解約。

經紀公司昨則透過律師反駁,「1月協商時,並沒有意識到清水有生命危險,合約明訂是到5月20日,能夠延長1年,基於尊重本人意願,在不造成片商、廣告商等單位困擾的前提下,我方會減少工作量,但希望她能在最低限度下,完成已經安排好的工作」然而,清水4月有2部主演電影《暗黑女子》、《招笑貓》等著上映跑宣傳,7月則輪到《東京喰種》,同時手上還有2支廣告、2個固定節目主持等工作,行程滿檔,雙方協商可以說是陷入僵局。


54歲離婚、失業「一無所有」,60歲賣二手貨賺150億|天下雜誌----54歲離婚、失業「一無所有」,60歲賣二手貨賺150億
www.cw.com.tw查看原始檔
離婚、公司收掉,發生在同一天,那會是多麼倒楣的時刻?偏偏溫萊特(Julie Wainwright)都遇到了。
2000年11月的某一天,溫萊特的丈夫向她提出了離婚。
就在同一天,當時擔任寵物網站Pets.com執行長的她,決定要關掉這間公司。這間電子商務公司在她的帶領之下快速崛起並上市,但也陷入了嚴重網路泡沫的危機之中。她還被選為「10大最糟CEO」。
溫萊特在《浮華世界》的創業者活動中表示,「它失敗了,我也成了某種賤民。我是矽谷最笨的人,那真的不太好過。」
溫萊特表示,Pets.com早了17年(今年,PetSmart以33.5億美元買下了寵物食品及產品網站Chewy.com),雖然她並非創辦人,但在Pets.com還只有2位員工、只不過是個想法之時,她就已經加入。
溫萊特回想,同時遇上Pets.com關閉和離婚,「就像是烏雲罩頂。」有一陣子,溫萊特除了畫畫和運動之外什麼也不做;她加入了一間創投公司,也得到了幾個擔任執行長的機會,但她就是沒有獲得啟發的感覺。
幾年之後,溫萊特發現,再不採取行動,情況絕對不會改善。
現年60歲的溫萊特還記得,她當時對一位女性朋友說道,「天啊,我的下半生可能真的會很糟,我得想點辦法才行。我從來沒有自己創業過,我一直是個傭兵……但我終於得承認,沒有人會給我我心目中的夢幻工作,我最好自己想辦法。」
溫萊特有個點子。她曾經見過一位熱愛購物的朋友,在精品店後頭的二手貨架上買東西;她的朋友表示,她不會去寄售店,也不會在eBay上購買昂貴物品(太多仿冒品),但也非常希望能在她信任的店面找到二手精品。
幫大家解決假貨問題,Amazon也無法輕易複製
溫萊特進行了十分詳細的研究。當時,美國個人精品的市場為500億美元,Pets.com給予她深度知識,也讓她十分有信心的認定,二手精品是個Amazon無法輕易複製的市場,因為那太費工也太需要專業。
接著,她就打開自己的衣櫃,開始把東西拿出來;她很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有60件商品可以出售。到了2011年3月,溫萊特推出了第一版的二手精品市集網站The RealReal;同年6月,她寄出了第一件商品。
The RealReal處理香奈兒、愛馬仕、路易威登、卡地亞、勞力士、梵克雅寶等品牌的商品。托售者最多可以拿到銷售價的70%,而且The RealReal會免費提供到府取貨、認證、送貨等服務。溫萊特表示,The RealReal在第一年就創造了1,000萬美元的銷售額。
創業不嫌晚
溫萊特的故事十分激勵人心,但她並不孤單。CNBC與SurveyMonkey合作、針對超過2000位小企業主進行的調查發現,近30%的小企業主是在55至64歲之間創業,更有22%的人是在65歲以上創業。
溫萊特的下一步,就是接觸創投。
對於一位五十多歲的女性來說,向二十、三十多歲的男性創投提案並非易事,曾在Pets.com失敗之時擔任執行長,當然也沒有幫助。此外,溫萊特表示,她是在「矽谷對精品的定義為每個車庫裡都有台特斯拉」之時,試圖推銷時尚精品電子商務。
「那真的非常、非常難。直到我碰到了一位女性,我才成功。」這樣的情況在矽谷不算少見。不過,溫萊特得到了她需要的資金。公開募資資料庫Crunchbase顯示,至今,The RealReal在7輪募資之中,總共向22位投資人募集了1.73億美元。
溫萊特表示,The RealReal已經擁有950位員工,2017年營收更將超過5億美元(約新台幣150億元)。雖然沒有時間表,但溫萊特也暗示,讓The RealReal上市是她的計畫之一;她表示,「我想,上市真的是個很聰明的做法。」
2000年的某一天,溫萊特同時失去了Pets.com和丈夫;如今,她已然重新站了起來。
她也學到,雖然有些老生常談,但失敗真的有機會帶來更美好的事物。溫萊特在《富比士》的文章中寫道,「你說不定會發現自己擁有更多,擁有超乎你想像的內在力量、韌性、耐力、勇氣、善意與同情之心。」
「最終,失敗有如解放,」溫萊特說道,「一旦你走出了失敗,你可能已經面對了你最大的恐懼之一,並活了下來。失敗的另一端,就是大大消除了對於失敗的恐懼。相信我,那是個非常棒的禮物。」

54歲離婚、失業「一無所有」,60歲賣二手貨賺150億|人物觀點|人物特寫|2017-07-31|即時|天下雜誌 - https://goo.gl/pzojxY

2017-08-01_205435  


 

日本妹好夢幻? 網友說出娶日女的殘酷真相 
分享日本妹好夢幻? 網友說出娶日女的殘酷真相到Facebook 分享日本妹好夢幻? 網友說出娶日女的殘酷真相到Line 分享日本妹好夢幻? 網友說出娶日女的殘酷真相到Google+
日本女孩示意圖,與文無關。(圖擷取自IG)
2017-07-17 13:08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有許多台灣男性對日本女生有著美好幻想,但近日有日本女網友討論該給老公多少零用錢的問題,一連串討論讓網友們直呼男人看到,應該不會想結婚了吧?
日本網友的殘酷發言。(圖取自日本集合)
日本網友的殘酷發言。(圖取自日本集合)
《日本集合》報導,有日本女網友在Yahoo Japan的問答版中討論該給老公多少零用錢。該網友表示,她老公的零用錢每個月包含伙食費共25000日圓(約台幣6700元),老公月收入則為40萬日圓(約台幣10.7萬)。這位女網友說,老公想要買一些東西,但她覺得每個月25000日圓「已經很多了」。
有網友回應,結婚後老公賺的錢就是老婆的錢,要買東西就要向老婆低頭,老公的責任就是直到死都要賺錢給老婆,「這就是婚姻」。還有網友說,我覺得這樣的零用錢很足夠,我們要跟朋友吃中餐、買衣服、上美容院,老婆多拿一點錢是很合理的。
《日本集合》指出,2016年日本總務省進行的「家計調查」中,老公零用錢最多的是香川縣的高松市,平均每月零用為13萬983日圓(約台幣34800元),最少的則是島根縣松江市,只有36957日圓(約台幣9900元)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