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禪味

俳(ㄆㄞˊ)句是一種十七音的短詩,描寫情景,以暗示為主,所以簡潔含蓄,意在言外,翻譯會破壞原來的精神,俳句是日本短詩,以五﹑七﹑五共三句十七音組成。原為「俳諧連歌」(由一組詩人創作的半喜劇連結詩)的首句,稱為「發句」,俳聖「松尾芭蕉」(1644-1694年)以後成為獨立的表現形態,至明治時代正岡子規(1867-1902年)改稱為「俳句」,句中常出現季節性的用語

小林一茶(1763年-1827年),日本著名俳句詩人。本名彌太郎,生於信濃國水內郡柏原村(今長野縣上水內郡信濃町柏原)的一個農民家庭里。十五歲即開始學習俳諧。有著自己鮮明的風格。25歲時拜葛飾派俳諧詩人二六庵竹阿為師,二六庵死後,承繼師門,號稱二六庵菊明。29歲時,改號為俳諧寺一茶。次年起在京都、中國、九州和四國等地流浪。
作品
小林一茶的主要作品有《病日記》(1802)、《我春集》(1812)、《七番日記》(1818)、《我之春》(1819)等。他的俳諧富有個性,巧妙地運用方言俗語,對於小鳥也都傾注同情,表現了人道主義思想

-------------------------

小林一茶的俳句更是特別,有一種乖張而慈悲的性格;他的詩脫離了松尾芭蕉閑寂的禪味,幾乎又回到松永貞德的詼諧與灑脫(Share即文字的遊戲),但流露出悲天憫人的情懷。他不像芭蕉派的閑寂,然而貞德派的詼諧裡面也沒有他的情熱。在日本的俳句詩人中,一茶是空前絕後的,他像是俳句界的慧星,忽然而來,又忽然而去。

------------------------------

小林一茶(1763-1827),日本俳句詩人。本名彌太郎,生於信濃國水內郡柏原村(今長野縣上水內群信濃町柏原)的一個農民家庭裡。3歲喪母。與繼母相處不和,父親把他送往江戶,生活困苦。25歲時拜葛飾派俳諧詩人二六庵竹阿為師,二六庵死後,承繼師門,號稱二六庵菊明。29歲時,改號為俳諧寺一茶。次年起在京都、中國、九州和四國等地流浪。
  小林一茶的主要作品有《病日記》(1802)、《我春集》(1812)、《七番日記》(1818)、《我之春》(1819)等。他從自己悲慘境遇中賦出的俳諧發句(起句)富有個性,巧妙地運用方言俗語,質樸地直抒胸臆,對於蟲豸小鳥也都傾注同情,表現了人道主義思想。

1
  對兩歲的小孩說:
  爬吧,笑吧,
  今朝起兩歲啦!
  
2
  瘦青蛙,
  別輸掉,
  這裡有我一茶!
  
3
  最上川,
  蟬聲貼在天!
  
4
  回家去吧,
  江戶乘涼也難呀!
  注:祖母去世,十四歲的一茶隻身去江戶討生活,其艱辛困苦可以想見。
  
5
  清風加朗月,
  五文錢。
  
6
  信濃的雪,
  從心頭落下。
7
  元旦寂寥,
  不止我是只無巢鳥。
8
  西山啊!
  哪朵雲霞乘了我?
  注:經由長明寺主持調停,與異母弟仙六取得和解。於1813年春(五十歲)定居故鄉,作此喜悅的幽默句。
9
  撒把米也是罪過!
  讓雞爭鬥起來了。
  注:此句富有理趣,無季語。
10
  和我一起遊戲吧,
  沒爹沒娘的小麻雀。
  注:一茶三歲喪母,與祖母過活。他在俳文集《俺的春天》裡這樣回憶童年生活:“沒有母親的小孩隨處可以看出來,銜著指頭,站在大門口!這樣的被小孩們歌唱,我那時覺得非常膽怯,不大去和人們接近,只是躲在後院裡壘著的柴草堆下,過那長的日子,雖然是自己的事情,也覺得很是可哀。”這是他的俳句代表作之一。
11
  我生的故鄉,
  那兒的草,
  可以做餅哩!
12
  做餅的草,
  長青了哩,
  長青了哩!
  注:可以看到天真的童心,發出驚奇的嘆聲,
13
  女兒看啊,
  正被賣身去的螢火蟲。
  注:夏天有錢人買螢火蟲,裝在紗袋裡,懸在室內,或放在院子裡飛翔,以供玩樂。
14
  故鄉啊
  觸著碰著,
  都是帶刺的花。
  注:一茶對於故鄉,有懷念的一面,也有不滿的一面,這句寫出複雜的感情。父親去世留給一茶的家產,被繼母與弟弟霸占,幾次回鄉遭遇親人冷面,直到父親離世十二年後,五十歲的一茶才獲得自己的權益。
15
  真美啊,
  透過紙窗破洞,
  看銀河。
16
  雁別叫了,
  從今天起,
  我也是漂泊者啊!
17
  十二月二十四日入故鄉
  這終老住居地,
  哦,雪五尺!
  注:《八番日記》說每年要開支一筆掃雪費。一茶住這雪國,據統計寫雪俳句有四百多首。此句是1812年(五十歲時)寫的。
18
  不要打啊,
  蒼蠅搓他的手,
  搓他的腳呢!
  注:讀到小林一茶這首詩,就喜歡上他。一茶慈悲的心胸、超然的逸氣,凡俗之輩真是難以仿效。
19
  繼子呵
  乘涼時候的執事是敲稻草。
  注:一茶八歲時有了繼母,他這樣記述為人繼子的生活:“春天去後,幫助耕作,晝間終日摘菜刈草或牽馬,夜間也終霄借了窗下的月光,編草鞋和馬的足套……”
20
  莫讓他逃呵,
  被水祝的五十的新郎。
  注:流浪了大半生的一茶終於有了居所結婚,髮妻菊女,共同生活八年,所生四男一女皆早亡。菊女死後續娶,兩月後離異;次娶,三年後一茶卒,遺腹一女。
21
  露水的世,
  雖然是露水的世,
  雖然是如此。
  注:一茶在《俺的春天》裡記女兒早夭事:“她遂於六月二十一日與蕣華同謝此世。母親抱著死兒的臉荷荷的大哭,這也是難怪的了。到了此刻,雖然明知逝水不歸,落花不再返枝,但無論怎樣達觀,終於難以斷念的,正是這恩愛的羈絆。”
22
  跳蚤們,
  可不覺得夜長麼?
  岑寂麼?
  火燒場呵,
  跳蚤們哄哄的喧擾著。
  注:一茶64歲時,家遭大火,他仍不失幽默灑脫。一貧如洗的他身居貯藏室,於同年冬天去世。悲苦的人生經歷,賦予小林一茶一顆仁人惻隱之心,他同情關愛一切卑微弱小生命,在他筆下,蒼蠅、蚊子、跳蚤……世間萬物都是那麼可親可愛。讀他的俳句,可以感受到馥郁的民胞物與情懷,令人忘情自然、心境高遠。
23
  萍花開了守候著,
  草庵的前面。
24
  佛陀將白天的蚊蟲,
  藏在背後。
25
《歸庵》
  笠上的蒼蠅,
  比我更早地飛進去了。
  注:一茶是一個以一切生物為弟兄朋友的詩人。
26
  黃昏的櫻花,
  今天也已經變作往昔了。
27
  這樣的活著,
  也是不可思議呵!
  花的陰裡。
28
  春風呵,
  雖然草長得深,
  還是故鄉呵!
29
  小雀兒,
  迴避罷,迴避罷!
  馬來了啊!
30
  一寸寸,
  小蝸牛,
  爬向富士山。

---------------------------------

小林一茶有一首寫故鄉的俳句十分出名:
“故鄉呀,挨著碰著,都是帶刺的花。”
對於故鄉,一茶是懷念的,也是不滿的,這首俳句將那種複雜的心情寫了出來。
一茶的一生坎坷不遇,他的俳句裡常常會流露出一種孤獨的感覺和對現實的憤懣,下面是他的三首俳句:
“元旦寂寥,不止我是只無巢鳥。”、“回家去吧,江戶乘涼也難啊。”、“雁別叫了,從今天起,我也是漂泊者。”
但一茶同時又是質樸天真的。他的代表作之一、懷念六歲時的一首俳句:
“到我這裡來玩喲,沒有爹娘的麻雀。”
便將這種質樸天真深深地表現了出來。[3]
俳句十二首
1、元旦寂寥,
不止我是只無巢鳥。
2、西山啊!
哪朵雲霞乘了我?
注:經由長明寺主持調停,與異母弟仙六取得和
解。於1813年春(五十歲)定居故鄉,作此喜悅的幽
默句。
3、撒把米也是罪過啊!
讓雞鬥起來。
注:此句富有理趣,無季語。
4、到我這裡來玩喲!
沒有爹娘的麻雀。
注:這是回憶六歲時的吟句,一茶的代表作之一。
5、我生的故鄉,
那兒的草,
可以做餅哩!
6、做餅的草,
長青了哩,
長青了哩!
注:可以看到天真的童心,發出驚奇的嘆聲。
7、回家去吧,
江戶乘涼也難呀!
女兒看啊,
正被賣身去的螢火蟲。
注:夏天有錢人買螢火蟲,裝在紗袋裡,懸在室內,或放在院子裡飛翔,以供玩樂。
8、故鄉呀,
挨著碰著,
都是帶刺的花。
注:一茶對於故鄉,有懷念的一面,也有不滿的一面,這句寫出複雜的感情。
9、我這顆星,
何處寄宿啊?
銀河。
10、雁別叫了,
從今天起,
我也是漂泊者啊!
十二月二十四日入故鄉
這終老住居地,
哦,雪五尺!
注:《八番日記》說每年要開支一筆掃雪費。一茶住這雪國,據統計寫雪俳句有四百多首。此句是1812年(五十歲時)寫的。[4]
風格特點編輯
小林一茶生於信濃國水內郡柏原村的一個農民家庭裡。十歲即開始學習俳諧。由於他的動盪不安的經歷,一茶的俳句有著自己鮮明的風格。有人評論他,說"自嘲自笑,不是樂天,不是厭世,逸氣超然。" [3]
小林一茶俳句特點:一,表現對強者的反抗。
二,對弱者的同情。
小林一茶的主要作品有《病日記》(1802)、《我春集》(1812)、《七番日記》(1818)、《我之春》(1819)等。他的俳諧富有個性,巧妙地運用方言俗語,對於小鳥也都傾注同情,表現了人道主義思想。
名句:
痩せ蛙負けるな一茶ここにあり
やれ打つなハエが手をする足をする
雀の子ここのけここのけお馬が通る
日本的俳句,原是不可譯的詩,一茶的俳句卻尤為不可譯。俳句是一種十七音的短詩,描寫情景,以暗示為主,所以簡潔含蓄,意在言外,若經翻譯直說,便不免將它主要的特色有所毀損了。一茶的句子,更是特別:他因為特殊景況的關係,造成一種乖張而且慈悲的性格;他的詩脫離了松尾芭蕉的閒寂的禪味,幾乎又回到松永貞德的詼諧與灑脫(Share即文字的遊戲)去了。但在根本上卻有一個異點:便是他的俳諧是人情的,他的冷笑裡含著熱淚,他的對於強大的反抗與對於弱小的同情,都是出於一本的。他不像芭蕉派的閒寂,然而貞德派的詼諧裡面也沒有他的情熱。一茶在日本的俳句詩人中,幾乎是空前而且絕後,所以有人稱他作俳句界的慧星,忽然而來,又忽然而去,望不見他的踪影了。我們要譯這一個奇人的詩,當然是極難而近於不可能的。但為紹介這詩人起見,所以不惜冒了困難與失敗,姑且試一回;倘因了原詩的本質的美,能夠保存幾分趣味,便是我最大的願望了。
一茶(Issa)姓小林,名彌太郎,日本信州柏原驛人,本是農家子。三歲的時候,他的母親死了,他便跟著祖母過活。他的俳文集《俺的春天》(Oraga Haru)裡,有這一節文章:
被小孩子歌唱說,“沒有母親的小孩,隨處可以看出來:銜著指頭,站在大門口!”我覺得非常膽怯,不大去和人們接近,只是躲在後面園地裡壘著的柴草堆下,過那長的日子。雖然是自己的事情,也覺得很是可哀。
(一) 和我來游戲罷,沒有母親的雀兒!(六歲時作)
後來繼母來了!這時一茶正八歲。當初感情還好,過了兩年,他的異母弟專六生了以後,待遇便大不如前了。他的筆記斷片裡說:
春天去後,幫助耕作,晝間終日摘菜刈草,或是牽馬,夜間也終宵借了窗下的月光,編草鞋和馬的足套,更沒有用功的餘暇。
他的詩中有許多詠繼子的句,今舉其一。[2]
(二) 繼子呵,乘涼時候的執事是敲稻草。
十四歲時,祖母去世,一茶更沒有保護了;他的父親看不過去,但也沒有辦法,只得叫他往江戶去尋機會,放他一條生路。十年之後,他成了一個芭蕉宗的葛飾派的俳人,出現於世。但是他的才氣,不是什麼宗派可以拘束得住的,所以過了五年,他又脫離師門,改稱俳諧寺一茶,從此自在遊行,他的特色得以發揮出來了。他的父親病重,一茶急忙回去,在外已經有十五年。父親死後,遺囑將一所住屋,幾畝田地,給兩個兒子平分,但是繼母和專六不肯照辦,一茶於是再到江戶,過那漂流的生活。以後回去一次,又被繼母等所拒,他憤然的連草鞋的帶都不曾解,又上京來。他的句集裡有這兩句詩,可以知道他的心情。
(三) 故鄉啊,觸著碰著都是荊棘的花。
(四) 在故鄉連蒼蠅也都螫人呵!
一茶為了析產的事,第三次回鄉去,當初繼母等仍然不理,他說要去控告了,這才解決了結,他的父親這時已經死了十二年,他自己也五十歲了。一茶雖然先前對於故鄉說了多少惡口,但住下以後,卻又生出愛著(戀)來。
(五) 春風呵,雖然草長得深,還是故鄉呵!
(六) 嚄,這是我終老的住家麼?——雪五尺!
一茶定居之後,這才結婚。他的《七番日記》裡說:
“四月十一日晴,妻來。”
“十三日雨,大家來賀喜。收百六文。”
百六文當是賀禮的錢數;賀喜照俗禮便是水祝,新婚後,親友共攜酒食來會,以水沃新郎,因有此稱。詩云:
(七) 莫讓他逃阿,被水祝的五十的新郎。
妻名菊女,共居八年,生四男一女,皆早夭。菊女死後,續娶武家之女,名雪女,嫌一茶窮老,居二月餘即離婚。次娶八百女,三年而一茶卒,遺腹生一女,一茶的血統得以繼續至今。一茶天性愛憐弱小,對於自己的兒女,自然愛著更深了,但不幸都早夭折;我們讀他俳文集與句集,交互的見到他對於兒女的真摯的愛撫與哀慟,不禁為之釋卷嘆息。他真是不幸的“子煩惱”的詩人!
(八)在去年五月所生的女兒的面前,放了一人份的雜煮(注1)的膳台。文政二年正月一日。
笑罷爬罷,二歲了呵,從今朝為始!
注1:雜煮是年糕和紫菜等同煮,元旦所吃的食物。
(九)一面哺乳,數著跳蚤的痕跡。
(十)原題祝小兒的前途
可喜呀,吊鐘似的(注2)新穿的祫衣。
注2:Tentsuruten系俗語,形容衣服短貌,惜無適當的譯語,這句實在是一茶特有的好句,運用俗語,意帶詼諧,而愛憐小兒之意也很明了。原意說祝小兒長大,新穿祫衣也覺得很短,是極可喜的事,譯句卻十分枯窘了。
(十一)她遂於六月二十一日與蕣花同謝。母親抱著死兒的面龐,荷荷的大哭,這也是當然了。雖然明知道到了此刻,逝水不歸,落花不再返枝,但無論怎麼達觀,終於難以斷念的,這正是恩愛的羈絆。句云:
露水的世,雖然是露水的世,雖然是如此。
此節見《俺的春天》內,現在錄其一段。上文所說小兒,皆指一茶的女兒聰女。一茶是淨土宗的信徒,但他仍是不能忘情,“露水的世”一句,真是從他心底里出來,令人感動的傑作。下一句也見於《俺的春天》中。
(十二)原題聰女三十五日墓參
秋風呵,撕剩的紅花,拿來作供。(注3)
注3:末四字原本所無,因意思不足,所以添上了。
菊女死後,留下兩歲的孤兒金三郎,寄養在鄰村的農家,卻將水噹乳給他喝,半年之後,隨即死了。一茶的集裡,有這幾句,為他們作紀念。
(十三)原題亡妻新盆(注4)
遺愛(注5)之兒呵,“母親來了!”拍他的手。
注4:盂蘭盆之略,即中元,舊俗以是日迎鬼設祭,所以小兒說“母親來了”,拍手禮拜,與中國拜法略異。
注5:Katami(形見)是人死後,留給生人作紀念之物。又臨別貽留,亦稱形見。此處是第一義。
(十四)瞿麥呵,地藏菩薩的前前後後。(注6)
注6:這是悼金三郎之句,地藏菩薩依《本願經》說,救苦拔罪,有不可思議願力,日本多刻石置塚墓間,為亡人資冥福,中國此風已替,只將他當做地神了。
(十五)妻死了,又為子所棄,還沒有工夫消散悲嘆之情,歲又暮了。這真是婆娑的事情的煩膩呵!
作彌陀佛的土儀,又拾了一歲!
一茶於是也老了,他的住屋又遭火災。只剩下一間土藏,他便在這裡面臥起。過了半年,捨棄此世,到安養世界去了,年六十五(1763—1827A.D.)。

以下所述,是日本沼波瓊音的一篇文章,原載在《俳諧寺一茶》的附錄裡。我因為他說一茶的特色,頗為簡明,便也譯出。雖然間有增添的處所,但都別作一節,不與原文相雜,起首又用一案字,一見可以了然。
一茶作詩的時候,並不想著要作好句,而且也並不想著作句,卻只是謦欬悉是俳諧罷了。他的最隨便的,說出便算的句子,從他的“發句賬”上看來,也經過非常的推敲,好像是講技巧,但這實在只是苦心計劃怎麼能夠表現自己的所感,並不見什麼藻飾的地方。矢野龍溪說,文章之上乘者,是“以金剛寶石為內容,以無色透明的水晶紙包之”。一茶的詩便是這樣,在句與想之間沒有一點阻隔,彷彿能夠完全透明的看見一茶這個人的衷心了。在我的意見,像一茶那樣多作的人,再也沒有罷。讀這許多俳句和他的日記,覺得他渾身都透視了。
一茶將動物植物,此外的無生物,森羅萬象,都當做自己的朋友。但又不是平常的所謂以風月為友,他是以萬物為人,一切都是親友的意思。他以森羅萬象為友,一切以人類待遇他們。他並不見有一毫假託。似乎實在是這樣的信念。
(十六)初出現的螢火,為甚迴轉了呢?這是俺呢!
(十七)足下也進江戶去的麼?杜鵑呵!
(十八)萍花開了守候著,草庵的前面。
(十九)閒古鳥(注7)叫了,說不要從馬上掉了下來!
注7:鷓鴣之類。
(二十)我和你是前世的中表兄弟麼?閒古鳥!
(二十一)明月呵,今天你也是貴忙!
(二十二)早晴的時候,畢畢剝剝的炭的高興呵!
他將木炭等類都當人看。其餘跳蚤蚱蜢等小蟲,也當真的認作自己的朋友,詠到詩裡去。
一茶對於昆蟲類,也傾注熱烈的同情。
(二十三)不要打哪,蒼蠅搓他的手,搓他的腳呢!
(二十四)跳蚤們,可不覺得夜長麼?岑寂麼?
案,這一類的佳句甚多,現在增錄幾首。
(二十五)小雀兒,迴避罷,迴避罷!馬來了呵!
(二十六)女兒看呵,正在被賣身去的螢火!(注8)
注8:日本夏天有賣螢者,富人得之放庭園中,或盛以紗囊懸室內,以為娛樂。
(二十七)題六道圖之一,——地獄
黃昏的月,——鍋子裡啼著的田螺。
(二十八)魚兒們呵,也不知是桶裡,門口的納涼。
(二十九)春雨來了,吃剩的鴨呷呷的叫著。
(三十)捉到一個蝨子,掐死他固然可憐要棄在門外,任他絕食,也覺得不忍;忽然的想到我佛從前給與鬼子母的東西。(注9)
蝨子呵,放在和我的味道一樣的石榴上爬著。
注9:日本傳說,佛降伏鬼子母神,給與石榴實食之,以代人肉,因榴實味酸甜似人肉雲,據《鬼子母經》說,她後來成了生育之神,然則這石榴大約只是多子的象徵罷了。
在他的句集裡,詠跳蚤的句子很多,而且並不嫌憎它們。他詩裡說冬天還有跳蚤出來,他的住家的景況,就很可以想見了。在許多句子裡,彷彿他是和跳蚤一同遊嬉著似的。
(三十一)要轉側了呵,你迴避罷,蚱蜢!
(三十二)蝸牛,——破壞了牆壁,給他遊嬉。
後一句所說,與良寬上人因為竹從座席下生長出來,便即破壞地板,除去屋瓦,以免妨礙它的發育自由,正是同一趣向。在《七番日記》裡,又寫著這樣的事。有一天暴雨之後,一茶在鄉間泥濘的狹路上行走,對面有三四匹馬背了稻走來。領頭的一匹,便即避道,走下泥濘裡去。後面的馬也跟著走去。這時一茶自己只拿著一個頭陀袋,馬卻背著重荷,叫它們讓路,實在非常抱歉;馬的心裡想必以為這是強橫的人罷;“覺得太可憐了,立在堤上,暫時目送其去,”在日記上記著。馬是畜生,人是萬物之靈,這種思想,在一茶是沒有的。
一茶將自然看得與自己極近。譬如寫天地,中間並沒有阻隔的東西,好像是寫房內情景的模樣,看得非常相近。如說將自然看得狹,未免很有語病,或者不如說親密的看自然,較為適當。
(三十三)雲散了,光滑滑的月夜呵!
(三十四)剖葦呵,天空角落的筑波山!
(三十五)在紅的樹葉上,攤著的寒氣呵!
他將月夜看作和尚的頭一般,筑波山彷彿是放在牆角,寒氣說得似乎是曬著的棉被;但是詩趣一樣的明白的現出。
一茶所作,頗多恬淡灑脫的句,但其中含有現今的所謂“生之悲哀”。讀他的時候,引起的感覺,與讀普通厭世的文章的時候不同。
(三十六)黃昏的櫻花,今天也已經變作往昔了。
(三十七)這樣的活著,也是不可思議呵!花的陰裡。
一茶的慾望很小。彷彿秋雨時候,只望什麼人送牡丹餅來,就滿足了。晚年他在燒剩的土藏裡過日子。被人欺侮,財產都奪了去,他雖然也憤慨,但是隨即忘懷了。
我的朋友有一個河野理學士,是頗妙的人,有一回同乘電車,他玩笑的說,有美的女人坐著就好,但是上去看時,車中都是汗穢的工人和老人,接連的坐著。河野君皺了眉說,“這電車是灰色的。”但在灰色裡,也有它的趣味。這灰色的趣味,在一茶詩裡,很是分明。
(三十八)萍花的來呀來呀的(注10)老頭兒的茶攤。
注10:此言萍花因風動搖,如人招手,為老人招客。
(三十九)老婆婆喝酒去的月夜呵!
(四十)砰(石訇)嘩喇的(注11),知道是老婆子的砧聲。
注11:Dotabata形容胡亂敲擊的響聲,東京俗語。
(四十一)深川呵,經過了霜似的看門的人!
這樣的句子,與蕉風(即芭蕉派)的所謂寂,又迥乎不同。如萍花這一句,差不多將一茶的心,畫一般的描出來了。
案,下列幾首,也是同類趣味的詩:
(四十二)原題堂前乞食
給一文錢,打一下鉦的寒冷呵!
(四十三)原題橋上乞食
將母親當做除霜的屏風,睡著的孩子!
(四十四)沙彌尼,已將鬼燈(注12)種下了等著。
注12:鬼燈即酸漿,婦女子取其實,將核擠去但剩空殼,納口中以齒微囓,令空氣出入作聲,用作玩具。
(四十五)原題商萬錢日有苦,商一錢日有樂
吹著笛子,大除夕的餳糖的鳥。(注13)
注13:此言賣餳者吹笛遊行,雖除夕猶自怡然。
(四十六)原題住吉(注14)
唐人(注15)也看呵,插秧的笛子和大鼓!
注14:地名
注15:唐人為中國人之古稱。
(四十七)原題粒粒皆辛苦
是罪過呵,午睡了聽著的插秧歌!
(四十八)恭喜也是中通的罷了,俺的春天。
一茶對於遇見老或貧窮或不幸的事,非常的慨嘆,但一面也有以為有趣的態度。遇了火災,只剩下一間土藏,當作住宅,在這悲苦的時期,他還這樣說:
(四十九)火燒場呵,跳蚤們哄哄的喧擾著。
在《七番日記》裡,很嘆息齒牙脫落,但他做這樣的狂歌:
牙齒脫了,皈依你時也是阿無阿彌陀,
阿無阿彌陀佛,阿無阿彌陀佛呀!(注16)
注16:狂歌即詼諧的短歌,專以雙關巧合取勝,此歌意不甚了,彷彿是說齒缺則南無只能念作阿無。
一茶的詩,敘景敘情各方面都有,莊嚴的句,滑稽的句,這樣那樣,差不多是千變萬化,但在這許多詩的無論哪一句裡,即使說著陽氣的事,底里也含著深的悲哀。這個潛伏的悲哀,很可玩味。如不能感到這個,便不能說真已賞識了一茶的詩的真味。
將一茶的句,單看作滑稽飄逸的人,是不曾知道一茶的人。[2]
人物評價編輯
他的俳諧是人情的,他的冷笑裡含著熱淚,他的對於強大的反抗與對於弱小的同情,都是出於一本的……一茶在日本俳詩人中,幾乎是空前而且絕後,所以有人稱他作俳句界的彗星,忽然而來,又忽然而去,望不見他的踪影了。
  ——周作人《一茶的詩》
他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情才有愛憎有喜怒有諧謔有體味的豐滿的人。
  世間少有比小林一茶命運悲涼的詩人,也少有對溫情這麼敏感的詩人。如果說悲涼是命運,是一茶皮膚的神經,那麼人世與自然每有一點點溫馨劃過他的皮膚,都會引起他皮膚神經的悸動。這悸動會迅速撥動他纖細的心弦,彈出美麗的旋律那些今天讀來仍舊令我們深深感動的詩句,我想就是這樣由涓滴溫情積累而成的。對於陷身貧困的人,對於陷身困頓的人,對於在物質世界的豐富之外,尋找人類精神財富的人,這一句句短小的俳句,如同嵌在黑色夜空中的鑽石,在無聲無色裡充滿沉靜飽滿的美麗,又如神靈灑在綠葉上的晶瑩晨露,只要有認真注目,就會看到它們在那裡閃閃發光。
——《21世紀經濟報導》

----------------------------------

雖然對於日本俳句曾經喜歡過,但也許是工作性質的關係終究沒有深入學習。前面發表過有關俳句的三篇文章,我寫到過正岡子規、松尾芭蕉、與謝蕪村的俳句,那也只是學了一點皮毛之後發表的粗淺看法。之所以如此沉不住氣,實在是太想讓大家都能夠了解日本文化同中國文化的關係。這篇文章要談的小林一茶的俳句,也只是我對小林一茶的初步了解。

日本江戶時代俳句發展經歷的五個重要階段的最後一個階段是“化政調”時期(1804~1830)。當時隨著俳諧的普及,不斷湧現出職業俳諧師,“月並調”佔了俳壇的主流地位,但作品大多卑俗陳腐,既無生氣又無價值。在這種頹風之中,出現了一位紮根於生活,創作出充滿人性的俳句,顯示出不同凡響的俳人。這個人就是小林一茶。小林一茶的俳句具有無可模擬的獨特風格,又具有多面性的藝術風格,被人們稱之為“一茶調”,一茶創作的俳句要比芭蕉和蕪村的多得多,共有2萬多句,而我現在還沒有學滿一百句。

品讀小林一茶的俳句,有必要先了解小林一茶的身世。小林一茶1763年生於信州柏原的農民家庭,1827年去世。他六歲時曾經作出過傾吐自己孤獨心情的俳句。25歲時入“二六庵竹阿”門下正式學習俳諧。30歲遊歷各地,汲取各地俳人的長處,但他一生掙扎在貧困之中。他3歲喪母,受盡了後母的虐待,長期流浪,後來又經歷了父親去世後同後母、弟弟的遺產糾紛,以及妻兒死別等等的苦難。所以他的俳諧同松尾芭蕉、與謝蕪村等的傳統俳諧趣味不同。他的俳句中流露出對世態炎涼的憎恨,反感、諷刺,還有自暴自棄的自虐、自嘲以及對弱小者的愛憐、同情。從創作手法而言,他巧妙地運用了俗語、方言等修辭技巧(本文未談及),使得句子生動活潑,妙趣橫生。

一茶的苦難生活萌生了他對小動物的慈愛之心,他對小麻雀、小青蛙、小貓的喜愛之情都在他的俳句中一一表達出來了。
如:
我と來て遊べや親のない雀
譯句孤雀毋心憂偕我共嬉遊(日本俳句史)

痩蛙負けるな一茶是にあり
譯句瘦蛙力鬥毋敗北 一茶在此與同仇(日本俳句史)

這兩個句子是他同小動物的對話,他同情小麻雀,把小麻雀堪稱是沒有父母的麻雀,讓小麻雀同他一起玩耍。這也許就是他寄託了自己幼時喪母,後又喪父的哀思。他鼓勵瘦青蛙不要洩氣,有自己在這裡助陣。這正說明他對自己命運的不屈服,體現了他自己對命運的抗爭。
又如對於小貓咪的兩個俳句:

春雨に貓に踴をおしえる子
譯句小兒教貓舞春雨杜門時(日本俳句史)

初夢に貓も富士山見る寢ようかな
譯句貓亦獲初夢似見富士山(日本俳句史)

這兩個關於小貓的俳句表現出了他對小貓咪的喜愛之情。他把小貓的奔跳看作是向小孩學跳舞,把小貓睡覺想像成小貓在做夢,夢中似乎見到了富士山,從而把讀者的思緒引向有趣而又無限的想像之中。

小林一茶長期的顛沛流離生活孕育了他獨特的俳句風格,即“一茶調”。下面的句子都是他艱難的流浪生活的寫照。

秋の夜や旅の男の針仕事
譯句男兒使針線無奈秋夜寒(本人試譯)

此句敘述了他出遊時在簡陋的客店裡,夜晚獨自縫補破衣服的情景。一個男人自己縫補衣衫,在日本社會裡是很少見的,足見他和後媽的關係壞到何等的地步。這不禁使我想起我國唐代孟郊《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我國古代人那種無私的母愛,也是維繫社會穩定的根基所在。

夕燕我には翌のあてはなき
譯句 明日篷轉定何處 今昔偏見燕歸來(日本俳句史)

一茶的這個俳句用傍晚燕子歸來,來表明他自己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十分可憐。這種淒慘的生活完全是他後媽造成的,也可以看作他對人世間的控訴。直到五十歲,他才借了一間房子住下來,寫有俳句:

これがまあついの棲か雪五尺
譯句 生涯終此居廬否 嚴冬雪降五尺深(日本俳句史)

到了52歲,一茶才結婚娶妻。一茶的俳句既寫人世間的悲歡之情,也寫對大自然的讚美和生活中的幽默。他寫風雨花草樹,也寫小雞小鳥和小蟲。比如他寫小蟲的俳句有:

世の中はなく蟲さえも上手下手
譯句世事如此何足論鳴蟲亦欲分高低(日本俳句史)

故郷は蠅まで人を刺しにけり
譯句故鄉於我情何薄搖翅蒼蠅亦刺人(日本俳句史)

わやわやと蟲の上にも夜なべかな
譯句入夜苦學人勤讀任他唧唧蟲聲喧(日本俳句史)

讀這些描寫自然的俳句,我覺得可以從我國《詩經》的“風”中去尋找相似之處,《詩經》中的“風”是風土之曲,民間歌謠。“風”中的詩句也都是寫花草樹木、小雞小鳥和小蟲的,對此我想以後如有時間再作進一步的探討。

-------------------------------

小林一茶的主要作品有《病日記》(1802)、《我春集》(1812)、《七番日記》(1818)、《我之春》(1819)等。他的俳諧富有個性,巧妙地運用方言俗語,對於小鳥也都傾注同情,表現了人道主義思想。

禪味

俳(ㄆㄞˊ)句是一種十七音的短詩,描寫情景,以暗示為主,所以簡潔含蓄,意在言外,翻譯會破壞原來的精神,俳句是日本短詩,以五﹑七﹑五共三句十七音組成。原為「俳諧連歌」(由一組詩人創作的半喜劇連結詩)的首句,稱為「發句」,俳聖「松尾芭蕉」(1644-1694年)以後成為獨立的表現形態,至明治時代正岡子規(1867-1902年)改稱為「俳句」,句中常出現季節性的用語

-----------------------------------------------------

小林一茶 俳句 簡介 @ 活在恩海裡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2rg0gN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