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有真原/竹東天主堂興建於西元1954年西班牙籍耶穌會神父「安輝德」所興建,可泛稱為改良式的歌德式教堂/耶穌聖教三字經/天主聖教四字經文/西元1954年(民國43年)3月28日落成。據資深教友表示這座天主堂是光復後所興建的第一座大教堂,故非常具有代表性。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YbHSfy

---------------------------------------------------------

 

圖解細說瀋陽故宮建築(五)---皇帝和正宮皇后的寢宮清寧宮 - https://goo.gl/7f3S6U

2016-11-04_232121  

2015年3月瀋陽行之五--瀋陽故宮(五)-瀋陽旅遊攻略| Yododo 遊多多 - https://goo.gl/mDJn9E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搜尋結果

雍正書法“積善成德”,

================================

圖片搜尋結果

款識: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初十日,賜湖廣總督,臣陳夔龍。
鈐印:光緒御筆之寶(朱文)
說明 錄文:恭儉惟德。
清德宗載湉(1871-1908),即光緒皇帝,為醇親王之子。登基時只有五歲,由兩宮皇太后慈禧、慈安垂簾聽政。至光緒帝19歲,慈禧“歸政”,但仍實掌大權。作為一個年輕發奮的君主,光緒帝以社稷為重,推行變法,置生死安危於度外。這已超出了一位傀儡皇帝的行為價值選擇,即使從人格上看也是值得稱道的。
此幀“恭儉惟德”四字,系光緒帝書於泥銀雲龍紋庫絹之上。語出《書·周官》:“恭儉惟德,無載爾偽。”書體端莊凝重,結字嚴整工謹,筆力遒勁。款署“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初十日,賜湖廣總督,臣陳夔龍”,上鈐“光緒御筆之寶”。查光緒皇帝生卒年月發現,這幀作品竟是光緒帝駕崩前十一天所書,極可能是其絕筆之作。
受賜者陳夔龍(1857-1948),又名夔鱗,字筱石,號庸庵,貴州貴築(今貴陽)人。起於寒士,官運亨通,歷經同治、光緒、宣統三朝,歷官順天府尹、河南布政使、河南巡撫、江蘇巡撫、四川總督、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張勛復辟時出任弼德院顧問大臣。考其生平,此時他剛調任湖廣總督,與作品款署時間契合,這也從另一側面印證了作品的真實性。

圖片搜尋結果

art5000850301  131212615229610-1Y23  圖片搜尋結果

壽山石回故鄉展 - https://goo.gl/T71Fyo

-----------------------------------

圖片搜尋結果

身著前朝服飾的乾隆帝像

剃髮易服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BHzeAc

圖片搜尋結果

乾隆皇帝是中國藝術的最重要的收藏家。乾隆皇帝假設一個傳統的中國學者的作用。說是一個神童,他是一個詩人,書法家和畫家。他打收藏家,鑑賞家,藝術史學家,策展人,登記員和儲油的多重作用。皇帝與他作為中國文化遺產的保護者和恢復作用,結合收集

File:Father and Son. Emperors Qianlong and Yongzhen.jpgFile:Kangxi Emperor.jpg

圖片搜尋結果6597cddcgca254bca559b&6906597cddcgca24a4e9f64c&690  

乾隆妙字欵

---------------------------------------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_書法一謝峰_新浪博客 - https://goo.gl/FBwx3V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2015-09-17 14:46:36)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上週,故宮開始舉行為期兩個月的《石渠寶笈》特展,除了大家都想一睹芳容的《清明上河圖》,這次還抖落出了許多壓箱底的重量級展品。

能整理出這麼多,首先要感謝收藏愛好者乾隆皇帝。不過,他在收藏文物的時候,也沒少干“破壞”文物的事,比如完全沒有眼力見兒地在藝術品上胡亂排版自己的印章和筆墨等。今天,壹讀君(yiduiread)就帶大家看看乾隆皇帝是怎麼“毀”文物的。

在故宮被擠到花容失色的值班壹讀君| 一橫

只要他老人家喜歡這幅畫,1000多方印章等著隨便蓋

中國畫一向講究留白,要的就是那種不說破的朦朧美。為了不破壞畫面的美感,畫上很少題字,即便有也只是簡單的幾個小字,再加上姓名落款。鈐印就更講究了,宜少不宜多,鈐印的位置也要仔細考慮,以烘託書法或繪畫作品的美感為主。

但是乾隆皇帝可不管這些,只要是他喜歡的,統統都蓋上了他的大印章。據《乾隆寶藪》記載,乾隆有印章1000多方,常用的有500多個。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比如下面這幅《水村圖》,元代趙孟頫所作,右上角十分扎眼的就是一方“乾隆御覽之寶”。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光有印還不夠,旁邊一串綿延整幅畫卷的題字也是乾隆的御筆哦!

這畫這麼好,讓朕揮個毫,錦上添花嘿嘿

來看這幅《富春山居圖子明卷》,空白處也無一倖免地被乾隆寫了字。原畫太大,壹讀君(yiduiread)選了局部放大給你們感受一下。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連山都不放過

乾隆在遊覽富春山的時候,每走到和畫里相同的位置,興之所至,就在上面提筆詠懷,於是這幅畫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幸虧乾隆皇帝的文物鑑賞水平不是很高,這幅被他亂塗亂寫的作品並非真跡,而是仿作……

當愛卿們也來題字,大師的書法帖變成了“大家來找茬”

不光是畫,乾隆皇帝還很喜歡書法。比如這次和《清明上河圖》一起展覽的《伯遠帖》,全幅長這樣:

全圖中目之所及的五方大印全是乾隆皇帝的印章。右邊的“江左風華”也是乾隆的題字。其他的題字是乾隆以及大臣們的作品,真正的王珣的真跡只有這一小片: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激動之餘,把王羲之的大作直接當奏摺批

不過最誇張的還要屬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乾隆皇帝不僅蓋滿了“乾隆御覽之寶”,“古希天子”等大印章,寫滿了字,還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寫了個“神”字在中間。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玉器上面沒法寫字?來,給朕刻上

書法字畫之類的還可以直接題字作詩,玉器、瓷器、木器等材料就沒辦法了。不過乾隆皇帝沒條件也要創造了條件,在一批玉器、瓷器上也留下了大名。

比如這個北宋汝窯的青瓷盤,盤底刻著乾隆的詩:“盤子徑五寸,如規口面圓,出陶無髻墾,閱世獨完全,冰裂紋隱約,鐵定跡局連,底心鐫甲字,先得此同然。”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新石器時期的玉版也被乾隆皇帝題詩刻字,還配上了底座變成屏風的樣式……請問您問過玉的意見嗎?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還有這個周代的圭,乾隆皇帝不認識,以為是尺子,照樣寫了首詩刻上去:“週尺還贏一尺餘,對之疑對鞠躬,如辟邪那有邪堪闢,閱古因之緬古初。乾隆戊子新春御題。”

這5個一秒鐘“毀”文物方法,乾隆皇帝最愛用丨漲姿勢

5e5f4189jw1dz6h9izo8jj  


文徵明行草書《後赤壁賦》 冊頁(七開)_上海泓盛 - https://goo.gl/GBb8MB

zc-11955-1852017-07-05_113041  

書法家的對話:放鬆與放縱
www.epochtimes.com查看原始檔七月 4日, 2017
《後赤壁賦》,文徵明(公有領域)
吳門兩位領袖人物祝枝山與文徵明,離開人世多年後在天上重逢。兩人是多年好友,在人世時就常相聚切磋書藝,這一回不期而遇,話題自然也不離書法。
「我近日又抄了幾遍《離騷經》,感覺非常好,幾年前我只能做到嚴謹細緻,最近這些作品裡,線條更加沉穩厚實。」文徵明向祝枝山分享了他書藝的進展。「枝山兄您呢?老實講,論天份、論功力技巧,您都在我之上,別人誇我小楷寫的好,其實以鍾老、王老(鍾繇、王羲之)的標準,那我還差你一截呢!」
「我說衡山老弟啊,以前在蘇州時你常寫小楷練基本功,後來我離開人世,偶爾好奇往凡間一看,你也總是一筆一劃的寫著蠅頭小楷,都這麼多年了,怎麼你還是樂此不疲地刻小楷書啊?」
「是啊,我就覺得緩緩寫字很有味道。讀書人嘛,抄抄前人佳作,文思來時,也寫寫詩、做做文章,你不覺得這樣挺輕鬆快活?
是沒錯,可是縱情的揮灑豈不更舒暢嗎?書法作為藝術,抒發情性總是它必備的特質,你就不想放鬆心情,寫一些奔放的作品?我看你學魯直(黃庭堅,字魯直)的草書也漸漸寫出東西來了啊!」
「有時心血來潮當然也揮揮筆,但 『放鬆心情』與『放縱情緒』總是很難分辨,瀟灑』與 『狂放』也只是一念之隔,自己常常把握不住。我也有些較為狂縱的作品,剛寫完總覺得很不錯,隔一段時日就越看越怪異。
創作
「我也知道啊,但總要創作嘛!你看,東坡、魯直、元章,他們各有各的特色,我們也必須開創我們自己的風格啊!我從張老(張旭)、狂素(懷素)那裡變了個方式,用更多的點取代橫畫豎畫,打破原有的字形結構,再讓這些解構的字形造成整幅畫面的空間解構,畢竟字體大小參差,節奏快速變動,這些招數張老、狂素已經用盡,我如果不更加狂放,怎麼從前人之中另闢蹊徑呢?」
我是內行人,我知道枝山兄您功力了得,所以即使任性狂放,都可以展現高超的運筆能力,線條雖或有粗野,但仍在一定的範圍內符合古法。可是您一直執著於個人藝術風格的表現,於是原本只想抒發個人性情,卻成了恣意、誇張的情緒發洩,而且這種為創作而創作,為表現而表現的心一起來,很容易就把您帶往永不滿足的追求。」
「是嗎?」祝枝山還不能認同。「不信,您瞧!」說時文徵明手指向凡間。
祝枝山看人間一人正在揮毫,卻不識此人是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原來祝枝山與文徵明相會才聊了近一個時辰,人間數十年歲月已過。
那揮毫者氣勢奪人。粗曠的線條如舞蛇走虺,波瀾起跌,縱意馳騁。此作書人乃明末書家徐文長(註1)。
祝枝山一開始讚不絕口,但越看來越不對瞄頭,「這般作書,這……這簡直發瘋、發狂了嘛!」
文徵明接著說:「枝山兄您說的沒錯,其實這樣的書寫狀態主意識已不清楚,是完全喪失理性地任筆揮灑。可這樣的書法卻是完全的自由,是最具震撼力的全新風貌。」
他又接著說:「雖是獨具特色了,在很多人看來,這種突破傳統觀念、狂暴式的展現是最前衛的藝術。但完全反叛理性式的激情,瘋狂式的忘我,任由自我意識模糊不清,這和放縱魔性又有何差別呢?況且,如果藝術的成就是建立在無理性的放縱,沒了主念,沒了自我,那我們要這種著了魔的藝術成就做什麼?」
祝枝山這時明白,原來自己在標榜抒發個人性情,解放人性的創作觀中,不自覺的已落入無理性的恣意狂放。「看樣子,我若在人間多縱意揮灑幾年,也會像眼前這位書家一般,著迷於瘋狂的藝術而不自知吧!」
註1:徐渭(公元1521-1593年),字文長,號天池山人,又號田丹水、天池生、天池漁隱、青藤老人、金壘、金回山人、山陰布衣、白鷳山人、鵝鼻山儂等。晚年號青藤道士。徐渭少年屢試不第,灰心仕途。中年因兵部右侍郎兼僉都禦史胡宗憲提拔,招任浙、閩總督幕僚軍師,頗有經世之才,也得到明世宗的極大賞識。後來胡宗憲被彈劾為嚴嵩同黨,被逮自殺。徐渭深受打擊,後曾因精神失常,蓄意自殺,又誤殺其後妻,被捕入獄。最後在潦倒窮困與精神異常下終其一生。@*#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