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圖http://theme.npm.edu.tw/exh103/QiuYing/ch/photo03.html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

暮色蒼茫中,主僕四人春郊遊罷盡興而歸。一僕於前柱杖叩門,主人騎馬步趨其後,童僕二人尾隨,一肩酒榼書卷,另一攜琴回首顧語,人物神情動態,描寫栩然若生。前段坡石用斧劈皴法,門牆旁之柳用汁綠以「個」、「介」字交疊佈列畫柳葉,雅麗的設色和細緻精密的用筆,皆胎息自宋人的技法。 舊謂仇氏「山水雖仿宋人,自成一種,頗得青綠重色之法。」(註1)有明一代,擅青綠者,惟仇氏無出其右,居諸家之冠,董其昌(1555-1636)亦讚譽其精熟無懈可擊,可遙接南宋趙伯駒、趙伯驌遺風(註2)。本幅內無作者名款,僅於左下方鈐「十洲」瓢形印一方。據安岐的說法為仇英摹古之作皆不署款。(註3)本幅雖不知所摹者誰,然以畫題看,與故宮藏明戴進(1338-1462)畫「春遊晚歸」圖之取意頗近。以構圖論本幅較戴氏更為勻穩,筆墨形容亦甚適切,而在暮夜的氣氛營造上亦甚高明。如隔池對岸之樹叢半為雲煙遮掩處,用淡墨複筆畫樹幹邊緣而不皴樹皮,遠山亦不施皴擦,只以濕筆淡墨和螺青襯染以喻暮色杳靄,景物迷濛,故從筆墨的繁簡、設色的靈巧、構圖的取捨、以及畫面氣氛的營造而言,在在皆突顯出仇英較戴進更巧妙細緻的掌握主題而加以發揮。

 

========================

一幅宋畫中的名物製度與宋墓出土器具——《春遊晚歸圖》細讀_考古匯_【傳送門】 - https://goo.gl/afbvMo

image (2)  圖片搜尋結果imageimage (1)  

故宮博物院藏《春遊晚歸圖》,橫25.3厘米、縱24.2厘米,絹本設色,收入《中國繪畫全集·五代宋遼金》第五冊,圖版說明曰:“此圖原載《紈扇畫冊》。圖繪一官員頭戴烏紗帽策騎春遊歸來,數侍從各攜椅、凳、食、盒之屬後隨,正緩緩通過柳陰大道。圖中柳幹用勾勒填色法,柳葉用顫筆點,於濃密中見層次,簡率中見法度,畫風近劉松年而又有自我。畫面寬闊渺遠,充溢著春天的氣息。此作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南宋士大夫的生活情景。無作者款印,鈐'黔寧府書畫印'、'儀週珍藏'二印,曾經明黔王府,清人安岐收藏,見《石渠寶笈三編》著錄。”

體例所限,圖版說明不可能對畫作內容考校詳審,不過這里約略點到的幾件物事,即“椅、凳、食、盒”,命名卻有失準確,而這實在關係於宋代典章制度與風俗,必要細讀方可解得其實。

《春遊晚歸圖》局部

不妨嘗試以宋人的眼光重新讀圖:畫面右上方一座高柳掩映的城樓,對著城樓的林蔭大道入口處是兩道拒馬杈子。大道中央,騎在馬上的主人腰金、佩魚,手搖絲梢鞭,坐騎金轡頭、繡鞍韉,二人前導,二人在馬側扶鐙,一人牽馬,馬後一眾僕從負大帽、捧笏袋,肩茶床,扛交椅,又手提編籠者一,編籠中物,為“廝鑼一面,唾盂、缽盂一副”。末一個荷擔者,擔子的一端挑了食匱,另一端是燃著炭火的鐐爐,炭火上坐著兩個湯瓶(圖1)。

圖片搜尋結果

春遊大陣仗
Posted on 18/06/2011

《明式家具之前》插圖刊頁138,黑白。本圖採自http://www.nipic.com/show/2/27/3799084ke6d69519.html
揚之水在《明式家具之前》(上海書店,2011年1月第1版)有一篇〈唐宋時代的床和桌〉,談到宋代的茶床時,以《春遊晚歸圖》為證,寫宋人出遊時像搬家一樣,十分大陣仗。試抄下相關的描述﹕

出遊而以茶床相隨,其情景也可以援畫為證,如……《春遊晚歸圖》……。宋人筆下帶著敘事意味的繪畫常常寫實成分為多,用來與史實對照便每有契合。……至於《春遊晚歸圖》,則可以說是筆繪當時,因更有細節刻畫的微至。隨行中,肩茶床者一。荷交椅者一。又一人挑擔荷行具,擔之一肩,為撩爐與點茶用的長流湯瓶,另一肩為「遊山器」,或曰「春盛食罍」,又或曰「食匱」,——沈括《忘懷錄》「行具二肩」條,於「食匱」中諸般器具曾一一臚陳。又肩茶床者身旁,一人手提竹篾編作外罩的瓶,梅堯臣「青篾絡瓶方出戶」,所云正是此物。……(頁135—141)
這就是學問。百度一下,對此畫也有解說,卻是另一回事了。

圖繪一老臣騎馬踏青回府,前後簇擁著10位侍從,或搬椅,或扛兀,或挑擔,或牽馬,忙忙碌碌。老臣持鞭回首,彷彿意猶未盡,表現了南宋官僚偏安江南時的悠閒生活,令人想起南宋林升《題臨安邸》一詩:「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所繪景物十分優雅,柳林成浪,宮城巍峨,人馬雖不盈寸,但鬚眉畢現,姿態生動,線條流暢,色彩簡潔明朗。

========================

大圖http://www.npm.gov.tw/exh97/cheschool/image1.html

戴進- 戴進_明代作品春遊晚歸戴進明代- UU畫庫- 畫家作品網上展售 - https://goo.gl/ICg5zX

戴進_明代作品春遊晚歸戴進明代
戴進
【作者簡介】 戴進(公元1389—1462),字文進,又字文節,號靜庵,又號玉泉山人,漢族,浙江錢塘(今杭州)人。早年為製作金銀首飾工匠,製作出的釵花、人物、花鳥,技藝精湛,很有名氣。後改工書畫,以賣畫為生,年輕時就很有影響。宣德間(公元1426—1435)被推薦進入宮廷畫院,官直仁殿待詔,當時畫院畫家如謝廷循、李在、倪端、石銳等,畫技都遠遜於戴進,因而遭妒忌排擠。戴進被放歸故里後,回到杭州後以賣畫為生,終至窮途落泊而死。主要藝術活動和影響是在民間。戴進是明代山水花鳥畫首席畫師,浙江畫派創始人。【作品賞析】 本幅作品畫面左下角的前景,畫一座庭院,伸出牆外的樹枝、路邊紅色的桃花,都透露出“春天”的氣息。一名士人正在敲著門,庭院中有個僕人提著燈籠前來應門,顯示著春遊主人“晚歸”的詩意。中景的田野小徑上,兩個農人扛著鋤頭回家,遠處農舍的空地上,有個農婦正在餵食家禽,人物雖小,顯示出畫家對細節的用心描寫。這幅畫的筆墨多取法自南宋時代的馬遠、夏圭一派,構圖上雖然仍然舊沿襲著南宋院畫體系風格,保留了大部分空虛的地方,但是畫面比較平板,近景和遠山幾乎是在同一平面上,比較缺乏景緻空間的深度,這也是浙派繪畫的共同特色之一。畫上並沒有作者的落款和印章,但是從畫風,再比照其它畫作來看,似可推斷是戴進在北京時期的作品。綜合其它傳世作品來看,戴進除了兼法宋、元諸家以外,受到南宋馬遠、夏珪“院體”一派畫風的影響比較深。但是他繼承古人​​傳統,而不為成法所拘,能夠發展變化,自出新意。這件作品為戴進基於馬遠、夏圭風格,而更近一步,大膽強調豐富筆墨效果的傑作。繪畫技法功力深厚,筆墨靈活而變化多端,奔放中不失法度,嚴謹中又富有瀟灑俊逸的格調,是代表戴進風格的典型作品之一。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明 戴進 春遊晚歸 軸

左下角的前景,畫一座庭院,伸出牆外的樹枝、路邊紅色的桃花,都透露出「春天」的氣息。一名士人正在敲著門,庭院中有個僕人提著燈籠前來應門,顯示著春遊主人「晚歸」的詩意。中景的田野小徑上,兩個農人扛著鋤頭回家,遠處農舍的空地上,有個農婦正在餵食家禽,人物雖小,顯示出畫家對細節的用心描寫。
  這幅畫的筆墨多取法自南宋時代的馬遠、夏圭一派,構圖上雖然仍然舊沿襲著南宋院畫體系風格,保留了大部分空虛的地方,但是畫面比較平板,近景和遠山幾乎是在同一平面上,比較缺乏景致空間的深度。這也是浙派繪畫的共同特色之一。畫上並沒有作者的落款和印章,但是從畫風,再比照其它畫作來看,似可推斷是戴進在北京時期的作品。

  綜合其它傳世作品來看,戴進除了兼法宋、元諸家以外,受到南宋馬遠、夏珪「院體」一派畫風的影響比較深。但是他繼承古人傳統,而不為成法所拘,能夠發展變化,自出新意。這件作品為戴進基於馬遠、夏圭風格,而更近一步,大膽強調豐富筆墨效果的傑作。繪畫技法功力深厚,筆墨靈活而變化多端,奔放中不失法度,嚴謹中又富有瀟灑俊逸的格調,是代表戴進風格的典型作品之一。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