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盛水或盛冰器
傳河南省輝縣琉璃閣出土
高44.8厘米、口徑76.5厘米、重60千克
鑑為盛水器,可用於盛水照面或冰鎮食物。體形巨大的鑑還多用作禮器或陳設器。此器敞口,方唇,折沿,束頸,深鼓腹,平底。頸部兩側有獸首銜雙環耳,兩耳間的口沿裝飾有浮雕伏虎,虎弓身曲體攀在器口作探頭狀。器身裝飾有三道繁密的蟠虺紋,最下飾三角紋,內飾蟠虺紋。腹內鑄有銘文2行13字,記載吳王夫差用青銅作此鑑。
春秋後期吳國國力開始強盛。公元前506年,吳王闔閭一度攻破楚國,其子吳王夫差又曾戰勝越國,迫使越王勾踐屈服求和,並北上與晉國爭霸。公元前473年,反被越國所滅,夫差自盡。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25363598_11c24887313dsc07673Redocn_2010051512350529qingtongwuwangfuchajian_4150935wuwangfuchajianchunqiu_4150931  圖片搜尋結果圖片搜尋結果25363598_1225363598_1325363598_14  

吳王夫差銅鑒

曾是驚鴻照水來——吳王夫差鑑

春秋·吳(公元前770-前473年)

高44.8厘米、口徑76.5厘米、重60千克

傳河南省輝縣琉璃閣出土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此器形如大缸,平底。器腹兩側有龍頭狀獸耳,兩耳間的口沿旁有小龍攀緣器口,作探水狀。通體飾繁密的交龍紋三週。器內壁有銘文兩行十三字,記吳王夫差用青銅作此鑑。鑑為盛水器,流行於春秋戰國時期用途有三:一是盛水照面,用作鏡子;二是盛冰,用作冰鑑;三是休浴洗澡

春秋後期吳國國力開始強盛。公元前506年,吳王闔閭一度攻破楚國,其子吳王夫差又曾戰勝越國,迫使越王勾踐屈服求和,並北上與晉國爭霸。公元前473年,反被越國所滅,夫差自盡。

吳王夫差鑑,或許曾映照過寵妃西施傾國傾城之容,也見證了歷史興亡的真諦

鑑是春秋戰國時期出現的一種日用青銅器皿。它可以用來盛冰,為食物和酒類保鮮,類似於現在的冰箱;也可以用來洗臉洗頭,好比現在的臉盆;它還有一個用途,就是裝水照面。雖然古代早已有了銅鏡,但一是太小,所照面積有限,二是模糊,不清楚,所以人們還常“臨水而照”,把銅鑑裝了水噹鏡子用。因此“鑑”字與“鏡”字同義,比如《紅樓夢》裡的“風月寶鑑”就是一面鏡子,而鑑賞、鑑別、借鑒等詞也是用其鏡鑑之義。

展出的這件銅鑑形如大盆,器體外飾蟠螭(形如小龍糾纏)紋三週,這是典型的春秋戰國紋飾。器腹上鑄龍頭形雙耳,兩耳之間又鑄兩隻小虎對稱攀附在口沿上,伸頭向鑑內作窺探狀。器內壁有銘文十二字:“吳王夫差,擇其吉金,自作禦鑑。”意思是“吳王夫差選擇上等好銅,為自己製作了這件御用之鑑。

說到夫差,大家自然就會聯想起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美女西施等等。這些的確是人們再熟悉不過的故事。夫差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個沉迷於酒色、聽信讒言的昏君。其實他並非從來如此,他也有勵精圖治、雄才大略的一面。

公元前496年,夫差之父闔廬派兵攻打越國,被越王勾踐打得大敗,闔廬手指受傷,大約受了感染,不久就因傷而死。夫差誓報父仇,日夜練兵,準備攻打越國。他派人侍立宮門,每逢夫差出入,便問:“夫差,越王的殺父之仇你忘掉了嗎?”夫差則回答:“不敢忘!”終於在公元前497年,吳在夫椒(今江蘇吳縣西南太湖中)大敗越軍。勾踐被包圍,無路可走,準備自殺。這時謀臣文種勸住了他,說:“吳國大臣伯嚭貪財好色,可以派人去賄賂他。”於是勾踐就派文種帶著美女西施和珍寶賄賂伯嚭。吳王夫差見西施貌若天仙,伯嚭又在旁邊為勾踐說好話,就准許越國臣服,並讓越王夫婦到吳為奴三年。

這時的夫差,應該說還是個有為的君主。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西施太漂亮了,沒人能抵抗得住她的誘惑。豈但是人,就是魚類也會被她迷死。據說西施早先是個村女,在苧蘿溪邊浣紗時,水中的魚兒也因出神地貪看她的美色而掉了魂兒一般,以致忘了游動而沉入水底,這就是“沉魚落雁”中“沉魚”的典故。西施在吳,實際上起到了兩重作用:一是迷惑吳王,讓他沉迷酒色,荒廢國事;二是打入敵人內部,充當女間諜。這兩方面的工作西施都做得十分成功。吳王專門為西施修了一座宮殿,金碧輝煌,樓閣玲瓏,取名“館娃宮”,宮內“銅勾玉檻,飾以珠玉”,堪稱中國歷史上第一座比較完備的王家園林。而勾踐在吳王面前也表現得十分卑謙恭順,夫差生病,他竟然不嫌噁心,用嘴去嘗夫差屙的稀屎巴巴,讓吳王安逸得心子尖尖都舒服了。三年期滿,夫差不聽伍子胥殺勾踐以絕後患的勸告,硬是放虎歸山,讓勾踐回到了越國。

勾踐回國後,也抄襲當年的夫差,在門外站一個士兵隨時問他:“勾踐,你忘了三年的恥辱嗎?”勾踐回答:“不敢忘!”並且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終於使越國強大起來。公元前482年,勾踐趁夫差率吳國主力北上與晉國爭霸的機會,突然襲吳,大敗吳兵;前473年,勾踐再次攻打吳國,夫差求和不成,自殺於姑蘇山上,吳國滅亡。

傳說吳滅後,西施與越國大臣范蠡泛舟太湖,過幸福生活去了。但想來她不會忘記在吳國的這段日子。後人更不會忘記。這個水鑑既屬夫差,想當年西施“金屋妝成嬌侍夜”之後,早上起來定然要“銅鑑水滑洗凝脂”,也許正是用的這個鑑盛水來洗浴她那柔嫩嬌美的肌膚;然後在“當窗理紅妝,對鏡帖花黃”之時,也是用這個鑑來映照她的花容月貌吧。口沿上的小虎,好像仍在鑑中尋覓西施的倩影,嗅聞西施的體香呢!

國家寶藏110 - https://goo.gl/0bezra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