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代職場女性心聲 助產士筆記出書----------簡吉與日據台灣農民運動特展 - http://goo.gl/XxNzi5
udn.com查看原始檔

簡吉與陳何夫婦


簡吉與陳何夫婦

中研院台史所副所長劉士永教授講述助產士開啟的台灣女性現代自覺。圖/人權館籌備處提供
分享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今天舉辦「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會,回顧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的波折人生。

陳何是台灣第一代女性助產士,其工作筆記不僅是白恐受難者家屬的生命史,也見證台灣第一代職場女性的心聲。

陳何來自台南府城,於鳳山公學校擔任教員時,與同校男老師簡吉結婚,因此改變一生。嫁給簡吉後,她得依循習俗辭去教職,在家中侍奉公婆,打理家計。簡吉自1925年開始,全心投入農民運動,捍衛台農民權益,時常受到日本警察拘留,長年在外生活不定,更因此曾身陷牢獄十幾年。

為了家計,陳何報考台灣總督府台南醫院助產婦講習所,於1931年畢業並取得執照。在當時,日本政府強力推行社區醫療和公共衛生,助產士是一個女性可以賴以養家活口的職業。

1951年簡吉遭白恐迫害槍決,陳何一肩扛起家計,憑助產士這項職業養育五兄弟長大。她以日文書寫的助產學筆記,則宛如時光縮影,道盡那個時代台灣女性的艱辛。

人權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除了蒐集政治受難者史料及口述歷史資料外,同時進行受難者女性家屬的訪談紀錄。陳何女士雖然已經於1990年過世,但她留下的助產學筆記,讓後人了解他在艱困環境中,如何努力學習現代醫學知識,「這些感人事蹟,可以讓社會大眾更加認識還原白色恐怖歷史真相的時代意義。

「助產士是台灣女性開化的先導者。」中研院台史所副所長劉士永表示,台灣從1902年起開始訓練第一代的女性助產士。助產士不僅是台灣女性的第一份專業工作,也讓現代知識、養兒寶典得以進入女性的閨房。

新書發表的同時,人權館籌備處與大眾教育基金會簽署合作協議書,共同獎助白色恐怖及人權相關研究優良博碩士論文,鼓勵青年學子進行白色恐怖時期相關案件研究,探討真相,落實追求轉型正義的公義理念。

-----------------

白恐受難者之妻《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
黃阡阡 2016.06.22 22:35 下一則>
回PC版
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去年與中研院台史所合作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3大冊套書,廣受社會迴響;接續該系列叢書的女性意識,22日人權館籌備處與財團法人大眾教育基金會,再度合辦《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記者會,回顧另一位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的波折人生。
人權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除了蒐集政治受難者史料及口述歷史資料外,同時進行受難者女性家屬的訪談紀錄,去年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由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前所長許雪姬以2年時間,完成65位女性家屬訪談紀錄。
今年出版的《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則見證1930年代台灣加速進入現代醫學的腳步,這本筆記過去是用日文書寫,經過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所長劉士永帶領的解讀班團隊,以2年時間每月定期聚會、翻譯,考證當時醫學專有名詞,進而和現代醫學進行比較研究而成,對於重建日治時期婦產科醫學知識體系有極大幫助。

----------------------------

本書《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即是以政治受難者女性家屬做為訪談重心,包括女性家屬的心路歷程,案情經過之理解、得知受難者被捕、被處決後的心情、受難者服刑後對家庭的影響、繫獄期間受難者與家屬往來(面會、書信等)的情況??等等,希望藉由訪談以關懷她們的內心煎熬與艱辛際遇,讓社會大眾對於受難者家屬的心境有更深入的瞭解,提供日後相關課題之研究。
本書共57 篇,117萬字,依上述3期計畫編成上、中、下3冊。訪談時分成3階段進行,第一階段為建立女性家屬的訪談清單,選定原則為「未曾受訪的女性家屬或具特殊性的女性受難者」、「同一個受難者家庭不限於只訪談一位女性家屬」,以及「具有完整敘述事情始末之能力」。其次,蒐集、整理相關的資料與檔案,俾使訪問之前對於受難者的案情狀況有基本瞭解,並設定提問大綱。次再依據訪談清單逐一聯絡,確定受訪意願,然後安排訪談時間。第二階段為進行訪談,若受訪者能完整敘述,則只訪談一次,但若內容不甚完整,或仍待補充,則會有第二次以上之訪談,或以電話進行確認、補充內容。同時,也商請受訪者提供與受難者相關之史料、檔案、照片、書信、獄中文物等,由訪問團隊加以整理、建檔;若是出借給訪問團隊翻拍、複印或掃描,其電子檔檔案大小及解析度也會要求符合一般瀏覽使用的水平,供日後蒐集典藏業務之參考。第三階段是將訪問內容整理為文字稿。步驟包括逐字稿的整理、整合稿的匯整,及修改稿、定稿的修正。完成訪問稿後,均寄給訪談者和受訪者審閱、修訂,並請受訪者分別簽署使用授權書、出版授權書,以利出版。

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
2016年06月23日 12:02 林宜靜/整理報導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
與會貴賓簽署合作備忘錄後合影,左起蔡裕榮前輩、蔡寬裕前輩、王逸群主任、簡明仁董事長、謝豐舟醫師、劉士永副所長、郭振純前輩、陳欽生前輩、謝豐舟醫師夫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提供)
文化部所屬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去年與中研院台史所合作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三大冊套書,廣受社會迴響,透過女性的幽微意識,深刻反思白色恐怖帶給受難者家庭及台灣社會的巨大衝擊。接續《獄外之囚》的女性意識,6月22日上午,人權館籌備處與財團法人大眾教育基金會合辦《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記者會,回顧另一位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的波折人生,藉由她半個世紀前的工作手稿,讓社會各界認識這位茹苦含辛、堅忍卓成的一代助產士。

陳何女士來自台南府城,家境良好,於鳳山公學校擔任教員時,與同校男老師簡吉先生結婚,卻因此改變了她的一生。嫁給簡吉後,她得依循習俗辭去教職,在家中侍奉公婆,打理家計。簡吉自1925年開始,全心投入農民運動,捍衛台灣農民權益,時常受到日本警察拘留,長年在外,生活不定,更因此曾身陷牢獄十幾年。陳何女士一肩扛起家計,憑靠助產士這項職業,養育簡敬、簡恭、陳從(從母姓)、簡道夫、簡明仁等五兄弟長大。1951年簡吉先生遭白恐迫害槍決,陳何女士扮演堅強偉大的母親支撐整個家庭;而她以日文書寫的助產學筆記,則宛如時光縮影,道盡那個時代台灣女性的成長艱辛。

籌備處主任王逸群
籌備處主任王逸群表達人權館對受難者及家屬們苦難歷史記憶保存的重視。(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提供)
簡明仁先生致詞時表示,他的父親1903年生於高雄鳳山,母親則來自台南府城,家境較好,當父親全心投入台灣農民組合運動後,「婚後母親依據台灣習俗辭去工作到鳳山夫家擔任大媳婦,但是母親為了家計,不得不回台南,報考台灣總督府台南醫院助產婦講習所,於1931年畢業,並取得執照。」在當時,日本政府強力推行社區醫療和公共衛生,助產士是一個女性可以賴以養家活口的職業,而他母親用日文寫就的助產學筆記,就像是另一本生命紀錄,看到大時代女性的一生,也是白色恐怖受難家庭的心情寫照。

「母親在家沉默不說話,我總是覺得家裡有甚麼地方不對勁,像是頭頂有塊烏雲,隨時都可能下雨。」簡明仁董事長說,他童年的家庭聯絡簿只要提到父親,就會直接寫上「父歿」,但從沒有人跟他講述父親的事蹟;直到出國念書有機會接觸資訊和黨外報導,才慢慢勾勒出自己生長家庭的輪廓。「尋歷史真相,還長輩清白」,簡明仁表示,他巡迴校園舉辦講座超過六十場,就是希望年輕人知道前輩們為台灣人權自由民主所做的貢獻,「認識人權館裡這些受難者的光榮事蹟。」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記者會中,除了邀請陳何女士公子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簡明仁,也由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所長劉士永教授講述手稿翻譯解析過程,並介紹陳何女士人生的卓越貢獻。受難者前輩及家屬張英玨、郭振純、蔡焜霖、蔡寬裕、蔡裕榮等都共同出席,緬懷陳何女士默默支持台灣早年農民運動的偉大身影。

籌備處主任王逸群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除了蒐集政治受難者史料及口述歷史資料外,同時進行受難者女性家屬的訪談紀錄,去年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由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前所長許雪姬教授以兩年時間,完成65位女性家屬訪談紀錄。陳何女士雖然已經於1990年過世,但她留下的助產學筆記,讓後人了解他在艱困環境中,如何努力學習現代醫學知識,以幫助鄉村婦女接生,提高婦女生產的安全性,同時以接生所得養育五名年幼的兒子長大成人,「這些感人事蹟,可以讓社會大眾更加認識還原白色恐怖歷史真相的時代意義。」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見證1930年代台灣加速進入現代醫學的腳步,這本筆記是用日文書寫,經過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劉士永副所長帶領的解讀班團隊,以兩年時間每月定期聚會、翻譯,考證當時醫學專有名詞,進而和現代醫學進行比較研究而成,對於重建日治時期婦產科醫學知識體系有極大幫助。

中研院台史所副所長劉士永教授
中研院台史所副所長劉士永教授講述助產士開啟的臺灣女性現代自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提供)
劉士永副所長表示,台灣從1902年起開始訓練第一代的女性助產士,「這不僅是台灣女性的第一份專業工作,也讓現代知識、養兒寶典得以進入女性的閨房,開啟女人的心智,助產士是台灣女性開化的先導者。」劉副所長強調,助產士雖然獲得社會尊重,但必須在風雨交加的深夜出門去接生,「陳何女士的筆記書為時代作見證,以她的生命史見證了助產士專業得以生存。」

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謝豐舟醫師指出,「孕產婦死亡率是評量一個國家進步與否的重要指標,」他的父親很早就在台南市民權路開婦產科,「幾乎所有嘉義、台南、高雄,有問題的孕婦都會送來這裡生產。」謝醫師從小就在婦產科、助產士的環境裡長大,「她們盡忠職守、紀律嚴謹,把助產當作宗教般的神聖。」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的同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與大眾教育基金會簽署合作協議書,共同獎助白色恐怖及人權相關研究優良博碩士論文,鼓勵青年學子進行白色恐怖時期相關案件研究,探討真相,落實追求轉型正義的公義理念。

(中時電子報)

陳何女士
謝豐舟醫師(右)對簡明仁母親陳何女士的助產士貢獻表達肯定。(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提供)

尋歷史真相 還長輩清白 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
中央社訊息服務 2016/06/22 16:14(1天前)

尋歷史真相 還長輩清白 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60622 16:14:11)文化部所屬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去年與中研院臺史所合作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三大冊套書,廣受社會迴響,透過女性的幽微意識,深刻反思白色恐怖帶給受難者家庭及臺灣社會的巨大衝擊。接續《獄外之囚》的女性意識,今天上午,人權館籌備處與財團法人大眾教育基金會合辦《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記者會,回顧另一位白恐受難者簡吉之妻陳何女士的波折人生,藉由她半個世紀前的工作手稿,讓社會各界認識這位茹苦含辛、堅忍卓成的一代助產士。

陳何女士來自臺南府城,家境良好,於鳳山公學校擔任教員時,與同校男老師簡吉先生結婚,卻因此改變了她的一生。嫁給簡吉後,她得依循習俗辭去教職,在家中侍奉公婆,打理家計。簡吉自1925年開始,全心投入農民運動,捍衛臺灣農民權益,時常受到日本警察拘留,長年在外,生活不定,更因此曾身陷牢獄十幾年。陳何女士一肩扛起家計,憑靠助產士這項職業,養育簡敬、簡恭、陳從(從母姓)、簡道夫、簡明仁等五兄弟長大。1951年簡吉先生遭白恐迫害槍決,陳何女士扮演堅強偉大的母親支撐整個家庭;而她以日文書寫的助產學筆記,則宛如時光縮影,道盡那個時代臺灣女性的成長艱辛。

簡明仁先生致詞時表示,他的父親1903年生於高雄鳳山,母親則來自臺南府城,家境較好,當父親全心投入臺灣農民組合運動後,「婚後母親依據臺灣習俗辭去工作到鳳山夫家擔任大媳婦,但是母親為了家計,不得不回臺南,報考臺灣總督府臺南醫院助產婦講習所,於1931年畢業,並取得執照。」在當時,日本政府強力推行社區醫療和公共衛生,助產士是一個女性可以賴以養家活口的職業,而他母親用日文寫就的助產學筆記,就像是另一本生命紀錄,看到大時代女性的一生,也是白色恐怖受難家庭的心情寫照。

「母親在家沉默不說話,我總是覺得家裡有甚麼地方不對勁,像是頭頂有塊烏雲,隨時都可能下雨。」簡明仁董事長說,他童年的家庭聯絡簿只要提到父親,就會直接寫上「父歿」,但從沒有人跟他講述父親的事蹟;直到出國念書有機會接觸資訊和黨外報導,才慢慢勾勒出自己生長家庭的輪廓。「尋歷史真相,還長輩清白」,簡明仁表示,他巡迴校園舉辦講座超過六十場,就是希望年輕人知道前輩們為臺灣人權自由民主所做的貢獻,「認識人權館裡這些受難者的光榮事蹟。」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記者會中,除了邀請陳何女士公子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簡明仁,也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所長劉士永教授講述手稿翻譯解析過程,並介紹陳何女士人生的卓越貢獻。受難者前輩及家屬張英玨、郭振純、蔡焜霖、蔡寬裕、蔡裕榮等都共同出席,緬懷陳何女士默默支持臺灣早年農民運動的偉大身影。

籌備處主任王逸群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除了蒐集政治受難者史料及口述歷史資料外,同時進行受難者女性家屬的訪談紀錄,去年出版《獄外之囚—白色恐怖受難者女性家屬訪問紀錄》,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前所長許雪姬教授以兩年時間,完成65位女性家屬訪談紀錄。陳何女士雖然已經於1990年過世,但她留下的助產學筆記,讓後人了解他在艱困環境中,如何努力學習現代醫學知識,以幫助鄉村婦女接生,提高婦女生產的安全性,同時以接生所得養育五名年幼的兒子長大成人,「這些感人事蹟,可以讓社會大眾更加認識還原白色恐怖歷史真相的時代意義。」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見證1930年代臺灣加速進入現代醫學的腳步,這本筆記是用日文書寫,經過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劉士永副所長帶領的解讀班團隊,以兩年時間每月定期聚會、翻譯,考證當時醫學專有名詞,進而和現代醫學進行比較研究而成,對於重建日治時期婦產科醫學知識體系有極大幫助。

劉士永副所長表示,臺灣從1902年起開始訓練第一代的女性助產士,「這不僅是臺灣女性的第一份專業工作,也讓現代知識、養兒寶典得以進入女性的閨房,開啟女人的心智,助產士是臺灣女性開化的先導者。」劉副所長強調,助產士雖然獲得社會尊重,但必須在風雨交加的深夜出門去接生,「陳何女士的筆記書為時代作見證,以她的生命史見證了助產士專業得以生存。」

臺大醫學院榮譽教授謝豐舟醫師指出,「孕產婦死亡率是評量一個國家進步與否的重要指標,」他的父親很早就在臺南市民權路開婦產科,「幾乎所有嘉義、臺南、高雄,有問題的孕婦都會送來這裡生產。」謝醫師從小就在婦產科、助產士的環境裡長大,「她們盡忠職守、紀律嚴謹,把助產當作宗教般的神聖。」

《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的同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與大眾教育基金會簽署合作協議書,共同獎助白色恐怖及人權相關研究優良博碩士論文,鼓勵青年學子進行白色恐怖時期相關案件研究,探討真相,落實追求轉型正義的公義理念。

農運先驅簡吉遺孀 職業婦女陳何 助產筆記出書
1970-01-01 08:00 

中國時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台灣農民運動先驅簡吉,在日本時代組織農民抗日,戰後受中共地下黨延攬,在台建立武裝基地,1950年遭逮捕、隔年槍決,留下5個孩子簡吉的遺孀陳何擔任助產士,一肩扛起家計,她所留下的日文工作筆記,現譯成中文《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出版,呈現大時代女性的艱辛與堅強。

簡吉的么子簡明仁現任大眾教育基金會董事長,他說,4歲時父親被槍斃,童年家庭聯絡簿總填「父歿」,卻沒人敢提起這個「禁忌」,「母親在家沉默,我總覺得家裡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像是頭頂有塊烏雲,隨時可能下雨。」

直到大學畢業他出國留學,才尋找資料拼湊出父親與家庭的身世。近年推動出版《簡吉獄中日記》、楊渡撰寫的《簡吉傳》、蔡石山編譯整理《滄桑十年:簡吉與台灣農民運動1924-1934》等書。

陳何來自台南,在鳳山公學校擔任教員時,與同校教員簡吉相識、結婚,婚後辭去教職。簡吉1925年起全心投入農民運動,常被日本警察拘留,兩度入獄服刑共11年。家中生活不定,陳何回台南報考台南醫院助產婦講習所,1931年畢業後,憑助產士之職,扶養5個孩子長大。

簡明仁表示,母親用日文寫就的助產學筆記,「就像是另一本生命紀錄,看到大時代女性的一生,也是白色恐怖受難家庭的心情寫照。」

陳何1990年過世,《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為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所長劉士永帶領團隊,以兩年時間每月定期聚會、翻譯,考證當時醫學專有名詞,進而和現代醫學進行比較研究而成。

劉士永表示,台灣自1902年起開始訓練第一代女性助產士,「這不僅是台灣女性的第一份專業工作,也讓現代知識、養兒寶典得以進入女性的閨房,開啟女人的心智。助產士是台灣女性開化的先導者,陳何女士的筆記書則是時代重要見證。」

昨(22日)《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新書發表的同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與大眾教育基金會簽署合作協議書,共同獎助白色恐怖及人權相關研究優良博碩士論文,鼓勵青年學子進行白色恐怖時期相關案件研究,落實追求轉型正義的公義理念。

---------------------

落實轉型正義 白恐受難者:加害者與其後代應致歉

2016-06-27  11:57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今天舉行「政治受難者張大邦、楊國宇、蔡焜霖、洪其中、蘇玉鑑、周賢農、高文章口述歷史影像紀錄專輯」發表會,透過影片陳述7位白色恐怖受難者在獄中遭遇的苦難,還有出獄後在彼時社會不友善的目光下如何活出自己的人生,首度以文化部長身分到訪的鄭麗君指出,已將國家人權館列為施政重點目標,「還原歷史真相,促進轉型正義的真正落實!」

  • 文化部長鄭麗君指出,已將國家人權館列為施政重點目標,「還原歷史真相,促進轉型正義的真正落實!」。(資料照,記者陳逸寬攝)

    文化部長鄭麗君指出,已將國家人權館列為施政重點目標,「還原歷史真相,促進轉型正義的真正落實!」。(資料照,記者陳逸寬攝)

7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歷史影像紀錄片,透過訪談以及受難者再回到當初關押原地,國民黨政府為了鞏固政權穩定,特務恐怖治國,當初有數以萬計的民眾或因為追求思想自由,或因為莫須有罪名被判死刑,或在青春燦爛時期遭關押在大獄數十年韶光,該部紀錄片透過7位受難者前輩口述回憶當初只是因為俗稱「抓耙仔」的告密者需要業績,羅織罪名使無辜者入獄,獄內環境極為艱困,苦熱又不通的牢獄,宛若化身人肉蒸籠,受難者形容「以身入地獄」外,還得接受思想改造,更被威脅必須招出不存在的「共犯者」,意圖要受難者也加入加害者陣營,換取減少刑期,受難者身陷囹圄,其家屬也遭連坐,往往就業、求學也受到監視與刁難。

受難者都認為「白色恐怖影響了他們一輩子的生命」,因為思想自由而有罪 因為莫須有而有罪,在牢獄中虛度數十年光陰,甚至遭判死刑失去生命,這就是籠罩在台灣這塊土地數十年的白色恐怖。

受難者周賢農表示,政府相關部門除了向受難者表示敬意外,「是否能讓當初實際參與過加害者陣容的軍方人員、民間檢舉人等,讓他們家屬與後代也能站出來對他們先輩曾經的作為能有所反省並表達歉意,或是描述當時其先輩為何如此作為的動機,如此才能展現白恐完整的面貌。」

「人權是立國的價值,人權就從轉型正義開始。」接續總統蔡英文在就職典禮上對轉型正義的看法,鄭麗君指出文化部所屬的國家人權博物館將是落實轉型正義政策重要的一環,「轉型正義其中的面向就是歷史真相的還原,以及整理相關檔案,這些是人權館一直在努力著手的工作。」她表示,會在任內盡速推動完成人權博物館的規畫與建置。

鄭麗君強調,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必須符合受難者期待,未來人權館諮詢委員會將擴大各方參與、匯集各界意見,文化部也會增加人權館預算,目前已請人權館籌備處整理出46處白恐的不義遺址,如六張犁受難者墓園等,將會盤點整理,「過程希望社會大眾一起參與,不會有任何意識形態的包袱,轉型正義將在共識基礎上邁進與落實。」

鄭麗君今日一到會場,一一親切地和所有與會的受難者與家屬打招呼,白恐受難者陳新吉說,第一次遇到文化部長蒞臨白色恐怖相關活動時,這麼親切地和所有受難者與家屬打招呼,「感覺有被重視,真的很好!」陳新吉說鄭麗君過去擔任立委時問政認真,期待鄭麗君推動轉型正義外,也建議鄭麗君應該要去綠島人權文化園區實際踏查,「到現場走一走,跟在網路上看差很多。」活動結束後,鄭麗君也和受難者前輩懇談與請益。

----------------------------

台灣共產黨


15252463966366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