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黨產/帶來黃金 第二年就花光光/人口增加最多的1948年和1949年台灣共增加了兩百多萬人口,,也是台灣通貨膨脹最嚴重的時期。1949年6月台灣的物價指數,已是「光復」之初的7000多倍。令人難以忘懷的「四萬元換一元」的新台幣發行,也在此時開始。台灣此時要承受這樣的經濟與社會壓力,又豈是區區七十噸黃金所能紓解?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zYWUJq

-----------------------------------------------------

「老蔣帶來的黃金,只是來台掠奪財產的零頭」陳師孟批藍營:好意思大吹大擂?
By Storm.mg, www.storm.mg查看原始檔三月 3日, 2019
監察委員陳師孟2日在部落格《尖尾週記》表示,許多藍營政客一聽到「二二八的元凶是蔣介石」這句話就會抓狂,並說「要不是蔣公當年把大陸的黃金運來台灣,現在哪裡還有台灣啊?」不過,根據他仔細做的研究,蔣介石帶來台灣的「伴手禮」,只能算是來台掠奪財產的零頭。
陳師孟解釋,蔣介石偷運來台的黃金價值約在260萬兩,以當年金價最高每兩$50計算只值1.3億美元,若依國民黨在2006年8月24日公布的〈黨產報告〉中,指稱國府當年運台227萬兩黃金,更只值$1.135億;即使依前行政院長俞鴻鈞於1950年6月2日致蔣介石的「中央銀行黃金收支簽呈」,估計最高到375萬兩,算來仍不及2億美元。
陳師孟表示,相形之下,國府來台接收並回運到中國戰區的剩餘軍事物資、民生用品、與工業物料,價值動輒以10億美元計,依喬治.柯爾在《被出賣的台灣》一書的估計,更高達50億美元,且這還不算「台灣省接收日產委員會」自1945年11月至1947年2月登記接收的不動產,總記帳價值台幣109.91億,約7.33億美元。陳師孟批,「蔣介石帶來台灣的『伴手禮』,只能算是來台掠奪財產的零頭,好意思大吹大擂?」
陳師孟說,國民黨的徒子徒孫除想為當年的老蔣「鍍金」,也想為他「抹白」,像是在阿扁執政最後一年的二二八後沒幾天,時任國民黨代理主席江丙坤就舉辦了「還給他一個公道─從大歷史看老蔣總統」座談會,當中的來賓也發言稱讚老蔣政府的施政,想洗刷「蔣公是二二八元凶」的罪名。
陳師孟感嘆,有時想想這些人都是可憐蟲,因為他們以為「歷史評價」是像期貨交易,月初虧空可以月底軋平,卻不曉得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文末,他也主張,如果「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凶」成為台灣政府與民間的共識,希望中正紀念堂的「蔣公像」可移往大溪的「雕像公園」,或在原位旁豎立寫上「這裡坐著二二八慘案的元凶」的「空墓碑」,以還社會與歷史一個公道,真正讓二二八傷口癒合。


運台黃金花光沒?這位教授稱新店金庫還有100多萬兩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當年運台的黃金何去何從,引發討論。黃金條塊示意圖,與本新聞無關。(資料照,記者盧冠誠攝)
2016-09-07 07:5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日前提到,當年蔣介石以國民黨總裁、而非總統身分,將黃金及故宮寶物運到台灣,這也算黨產,引發爭議。究竟當時運台的黃金何去何從,引發討論。當初負責運送黃金的聯勤總部財務署長吳嵩慶,其子吳興鏞比對父親和蔣中正日記,及兩岸官方解密檔案後,認為黃金並沒有花光,並稱央行在新店文園金庫的藏金,其中108兩是當初撤台帶來的。
根據長期擔任前總統蔣介石侍從官的前主計長周宏濤回憶錄,國民黨帶來的黃金,因支付軍餉,在來台第二年的1950年就已花光。
《聯合報》報導,現任美國加州大學醫學院教授的吳興鏞,有不同看法,他表示,父親和周宏濤是老友,但周的回憶錄有誤,書中說,1950年6月央行僅剩黃金54萬兩,每月軍需18萬兩,因此9月就花光。但其實運台黃金另有100多萬兩存在台銀名下,包括80萬兩的新台幣發行準備金,另外在美國也有存金。
報導提到,1948年底,蔣中正下令搬運第一批200萬兩黃金來台,將當時央行約400萬兩黃金搬空,運到台灣與廈門鼓浪嶼。吳興鏞表示,這些黃金除了在中國作戰及在台使用,1951年還有約130萬兩結餘。

國府撤台帶的黃金 隔年就花光了

2016-08-20

〔記者曾韋禎、鄭琪芳/台北報導〕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前天指稱,當年從大陸運來台灣的黃金與故宮國寶,都應列為國民黨的黨產,內定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昨激動表示,這種把國產都當黨產的心態,已傷害和平討論的基礎,盼能到此為止。另根據長期擔任前總統蔣介石侍從官的前主計長周宏濤回憶錄,國民黨帶來的黃金,因支付軍餉,在來台第二年的一九五○年就花光了。

  •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左)前天指稱當年從大陸運來台灣的黃金應列為國民黨黨產,內定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昨批說,這是黨國體制與殖民心態。(資料照)

    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左)前天指稱當年從大陸運來台灣的黃金應列為國民黨黨產,內定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昨批說,這是黨國體制與殖民心態。(資料照)

洪秀柱說法 顧立雄:殖民心態

顧立雄表示,原本是想與國民黨展開和平對話的,但洪秀柱的言論已傷害這個基礎。他批說,這是黨國體制與殖民心態的呈現,反映國民黨是以黨領政在統治中國;然後再帶著殖民心態來統治台灣,認為「你們被我統治,我拿這些財產帶著台灣往前走,這樣當然是屬於我的,不能一筆抹煞」。這種論述,正是「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要廓清的。

顧立雄反問,故宮文物難道是國民黨發明的?這是中華民國繼承自清朝;金條、黃金債券也是來自中華民國的統治。若國民黨認為台灣現在是中華民國的繼承者,這一切當然屬於國家,怎會是黨產?

他批評,國民黨若還懷抱這種思維,就是一種悲哀,希望到此為止。

周宏濤回憶錄:幾乎全用軍餉

國民黨一再提到當年運了大量黃金來台,成為「穩定台灣金融重大支柱」,但根據「蔣公與我─周宏濤回憶錄」,一九五○年六月七日中央銀行總裁向蔣介石報告指出,一九四九年以來運至台灣的「國庫存金」約三七五.五萬兩,至當年五月底就僅剩約五十四.二萬兩。

周宏濤回憶錄指出,由於美援斷絕,加上六十萬大軍龐大開支,讓已捉襟見肘的國庫存金迅速消耗,消耗存金最大宗為軍費,平均每個月須撥付近十八萬兩,在一九五○年九月就花光了。因此,周宏濤在書中直言:「長久以來,國內外以為政府攜來台灣的黃金數量龐大到花用不盡,可為台灣未來發展『奠基』,其實不然。」

央行資料 黃金是台灣人拚來的

根據央行資料,一九六一年七月一日在台復業,由台灣銀行移交黃金約一○八萬英兩,占目前黃金儲備一三六二萬英兩的七.九%,由於國民黨帶來的黃金早就花光,台銀移交的黃金應與國民黨無關;其餘一二五四萬英兩黃金,則是央行於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九年所購入,都是台灣人民辛苦打拚累積的

常有民眾誤以為央行所持有的1362萬英兩黃金,皆由蔣介石從中國大陸帶來。實際上,央行1961年在台復業時,台灣銀行移交給央行的黃金僅約108萬英兩,其餘1254萬英兩,為央行1981至1989年間購入,1990年後央行未再增購黃金。

央行黃金市值5422億 立委開眼界
聯合新聞網作者記者沈婉玉╱台北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6年4月15日 上午3:42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天視察位於新北市新店的中央銀行「文園」金庫,包括立委徐國勇、羅明才、江永昌、余宛如、陳賴素美及曾銘宗,親眼見到總計1359萬英兩的黃金,直呼印象深刻。
為了保護國家金脈,文園裡有百餘名武裝憲兵駐守,外圍牆還架設通電的鐵絲網,維安等級不輸總統官邸。
立委大讚央行採用最新科技的安全監控設備,就像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對央行管理「國家金脈」深具信心。
曾銘宗表示,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黃金,瞭解到我們國家重要的新台幣發行準備,得到非常好的儲存跟保管,感到非常放心。
徐國勇笑說,這次抽查的金磚,每塊重約12公斤,市價高達1600萬元,隨便兩塊就可以買間豪宅了。
央行持有黃金量共1359萬英兩,全球排名第14,占外匯存底超過3%,比中國、日本、南韓及新加坡都高。若以目前國際金價約每英兩1230美元來計算,央行持有黃金市值為167億美元(約新台幣5422億元),因平均成本不到400美元,未實現利益高達113億美元。
央行黃金全數作為新台幣的發行準備,歷經金價大漲大跌,一直以來都沒有增持或出脫黃金的計畫,央行總裁彭淮南曾表示,現階段「沒打算賣、也沒打算再買」。
文園共有五大控管,除了由訓練嚴格的憲兵鎮守,庫區內外均有錄影及防盜監控,24小時與央行警衛隊連線;且央行對黃金的安全管理,除了指派專人駐庫外,鑰匙及密碼必須分別由專人保管。

-------------------------------

2015-08-11 09:27
自由時報財經︰颱風重創烏來 央行金庫安啦
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山區,中央銀行持有全球排名第十四名、高達一三六二萬英兩(約四二三.六公噸)黃金儲備,即存放在新北市新店通往烏來的「文園」金庫,颱風造成山區停電同時,文園內緊急發電機也立即啟動,完全不受影響,黃金、人員皆安全無虞。
文園金庫小檔案

--------------------

金價破低 央行儲備蒸發3500億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5-07-21
〔記者盧冠誠/台北報導〕國際金價昨一度跌破每英兩一一○○美元整數關卡,創逾五年新低;中央銀行持有全球排名第十四名、高達一三六二萬英兩的黃金儲備,市值也自高點蒸發逾百億美元。
2015年首季各國央行(機構)黃金儲備
2015年首季各國央行(機構)黃金儲備
國際金價曾於二○一一年九月飆上一九二○美元歷史天價,當時央行持有黃金市值也高達二六一.五億美元,如今跌至一一○○美元,市值降至一五○億美元,蒸發一一一.五億美元(近台幣三五○○億元)。
不過,相較南韓央行近年「淘金」平均成本約一六五○美元,現已面臨嚴重虧損,台灣央行持有黃金成本不到四○○美元,目前未實現利益仍有九十五億美元。
央行官員表示,黃金沒有利息,獲利只能靠價格上漲,但金價波動遠高於公債,因此長期來看,持有黃金的報酬率低於美國公債,若持有更多黃金,風險也會較高。
央行一直以來都沒有增持或出脫黃金的計畫,持有目的主要是作為新台幣發行準備,目前我國黃金市值占外匯存底比重約四%,比中國、日本、南韓及新加坡高。
而央行持有價值不菲的黃金,都存放在新北市新店通往烏來的「文園」金庫,裡面有一百餘名武裝憲兵駐守,外圍牆還架設通電的鐵絲網,不輸總統官邸級的維安,目的就是要保護國家「金脈」。


------------------------------------

國內央行持有1362萬英兩黃金,等同423.6公噸,全球排名高達第14名,以金價每盎司1141.7美元估算,市值155.5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5101億元,占外匯儲備比重近4%,而這些價值不菲的黃金,就庫藏在戒備森嚴的「文園」金庫。
央行「文園」金庫位於新北市新店,通往烏來路上不起眼營區裡,占地2萬多坪,為人工開鑿的隧道式山洞,整個「文園」有好幾座山洞,進入山洞,還得打開厚重鐵門、經過3道鎖,再走入隧道,通過3道門後,才能進入黃金庫房。

為守護這座金山,配有100多名武裝憲兵駐守,園區圍牆還架設通電的鐵絲網,庫區內外皆24小時錄影、防盜監控,此外更與央行警衛隊連線,以隨時掌握園區狀況。

除有專人駐守庫區,「文園」金庫的鑰匙及密碼也分別由專人保管,央行發行局會計科每月定期檢查1次,也會不定期派員檢查。此外,也需接受審計部盤點,以及監委、立委視察。

常有民眾誤以為央行所持有的1362萬英兩黃金,皆由蔣介石從中國大陸帶來。實際上,央行1961年在台復業時,台灣銀行移交給央行的黃金僅約108萬英兩,其餘1254萬英兩,為央行1981至1989年間購入,1990年後央行未再增購黃金。由於黃金儲備主要是為新台幣發行而準備,央行總裁彭淮南曾表示,現階段「沒打算賣、也沒打算再買」。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2023#sthash.ineJLULu.dpuf

-----------------------------------

央行金庫// 山洞黃金屋 立委看傻眼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3-01-03
藏金市值6600億 景象壯觀
〔記者盧冠誠/台北報導〕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早視察中央銀行「文園」金庫,由央行副總裁楊金龍親自簡報。文園庫藏一三六二萬英兩黃金,市值高達二二八億美元,折合新台幣六千六百多億元,立委首次看到如此壯觀景象,都是驚呼連連。
立法院財委會立委昨視察中央銀行「文園」金庫,擔任召委的薛凌表示,金庫藏在山洞內,左右各有一個庫房,進入後,映入眼簾的是好幾層擺放整齊的黃金。圖為文園外觀。(記者盧冠誠攝)
立法院財委會立委昨視察中央銀行「文園」金庫,擔任召委的薛凌表示,金庫藏在山洞內,左右各有一個庫房,進入後,映入眼簾的是好幾層擺放整齊的黃金。圖為文園外觀。(記者盧冠誠攝)
國際金價去年底以每英兩一六七四.三美元作收,全年漲幅約七%,創下連漲十二年的難得紀錄。據了解,央行持有每英兩黃金成本不到四百美元,換算帳面未實現收益約一七四億美元,相當於增值台幣五千億元。
這次有民進黨立委薛凌、許添財、李應元等三人視察文園,擔任財委會召集委員的薛凌表示,文園金庫隱藏在山洞內,左右各有一個庫房,進入後,映入眼簾的就是好幾層擺放整齊的黃金,金磚色澤較亮,至於早年台銀移交的黃金就比較暗,形狀很像麵包。
摸12.5公斤金磚 不可思議
薛凌說,這次抽查的金磚,每塊約重十二.五公斤,市價接近兩千萬元,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金磚,讓人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她還打趣說:「摸到黃金後,感覺今年運氣會很棒,我不洗手了!」
文園位於新北市新店通往烏來的山路上,雖然是一個不起眼的營區,但裡面有一百多名武裝憲兵駐守,圍牆還架設通電的鐵絲網,不輸總統官邸級的維安,目的就是要保護國家「金脈」。
國家金脈 百餘憲兵駐守
央行對黃金管理非常完善,每一個金磚都有編號,進庫房時必須五人分持鑰匙及密碼共同開啟,央行發行局每月定期檢查至少一次,央行監事也會不定時派人檢查,內部稽核非常嚴謹。
昨天還有一段小插曲,薛凌與央行總裁彭淮南的生日都是一月二日,大家還在文園會客室幫薛凌唱歌慶生,她開玩笑說,這是文園首次有人唱生日快樂歌喔!
換算央行黃金 增值5000億
我國一三六二萬英兩黃金儲備中,有一○八萬英兩(占七.九%)為當初央行在台復業後由台灣銀行移交,與後續購入黃金相比,可明顯發現色澤較為黯淡,純度也只有九十九%。
根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截至去年第三季,美國持有黃金數量八一三三.五公噸,高居全球第一;中國突破一千公噸大關,排名第六;台灣四二三.六公噸(一三六二萬英兩)排名第十三。
央行官員表示,央行持有的黃金,主要是做為新台幣發行準備,目前我國黃金市值占外匯存底比重超過五%,高於中國、日本、南韓及新加坡等。

---------------------------------

黃金密檔解密之四 ─ 嚴藏黃金四大金庫 @ 長天傳播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goo.gl/LZ5W44

運台黃金四大密存金庫

撰稿人:丁雯靜   

圖文編輯:陳岱妤 / 傅琦  監修:陳郁婷

國庫黃金的存放地.jpg

1949年前後,蔣介石調度的金庫,主要分布在中華民國政府的各大統治區內;它們分別是上海的中國銀行、廈門的中國銀行分行、台北總統府旁的臺灣銀行,以及台北的中正紀念堂,也就是當年軍需署的軍用庫房。

直至1950年以後,所有黃金都進了臺灣銀行,而且當1968年,中央銀行在台灣復行,並且在新店山區興建「文園」之後,中華民國擁有的黃金(還包括銀等有價金屬),才又全數回到央行的金庫。 

●金庫一:上海中國銀行金庫

申報_19460826_中國銀行大保險庫_規模雄偉舉世無雙.JPG

中華民國統治大陸時期,中央銀行的國庫是設立在中國銀行的地下金庫。根據上海《申報》的報導指出,中國銀行的金庫不但在建築上獨步中國,金庫的構造也是當年全亞洲最堅固、最先進的;它不但機關重重,而且連砲彈都攻破。

宋子文參加中國銀行典禮02.jpg

打開中國銀行的建築史,我們發現,1936年,時任中國銀行董事長的宋子文,也就是宋美齡的大哥,親自主持了中國銀行的奠基大典,並且由妻子張樂怡親自將封裝好的建築設計圖,埋進地底,因此增添了中國銀行金庫的神祕感。

申報_19361010_中國銀行_新廈今日行奠基禮.JPG

根據上海解放後,第一位進入中國銀行金庫的解放軍張振國描述,金庫的大門很大、很重,金庫內至少有三個籃球場大;進入金庫前,他先看到一排排的保險櫃,進入金庫前,還有一間辦公室,這是管控金庫和保險櫃人員的辦公地點。

宋子文參加中國銀行典禮01.jpg

另外,當年中國銀行在上海外灘還有專屬碼頭,這樣的條件,讓蔣介石計劃運出中國銀行的金庫黃金時,提供了更隱密而快速的捷徑。值得一提的是,中央銀行當年就位在中國銀行的隔壁(分別位於今天上海外灘中山東一路23號和中山東一路24號)。因此,當時央行總裁俞鴻鈞進行黃金密運作業時,可以透過央行的地利之便,進行全方位的掌控。 

001.jpg

●金庫二:廈門鼓浪嶼中國銀行分行

距離廈門不到一公里處的鼓浪嶼,是廈門人心中的文明島。清朝末年期間,這裡更是各國駐外大使館的所在地,不少福建富商這些大家族,包括板橋林家,在鼓浪嶼都有花園別墅(菽莊花園)。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抗戰勝利後,鼓浪嶼成為各國銀行的辦事處和分行,中國銀行也在這裡設立分行。由於,鼓浪嶼進出人員相當單純,地理位置比較隱密;再加上,距離大陸的台灣位置,相對較近;進可攻,退可守。因此,成為蔣介石的存放軍費金庫的重要基地。

根據《廈門經濟副刊》記者洪卜仁表示,1949年初,廈門就傳出,蔣介石要到鼓浪嶼居住的消息,因為廈門出現了不尋常的異動。蔣介石侍衛長石祖德調到廈門擔任警備司令,後來,蔣介石沒來,卻運來了黃金、白銀。鼓浪嶼中國銀行金庫,位於現在鼓浪嶼「錢幣博物館」的位置。1980年代,鼓浪嶼中國銀行經過重新改建,因此,我們完全找不到當年金庫的痕跡。

根據鼓浪嶼建築師葉力表示,當年改建時,他曾經到金庫內看過這個傳說中的蔣介石的「戰時金庫」。葉力說:「金庫的位置,位於建築本體的中間,金庫裡頭,有一個個抽屜(保險櫃),裡頭放著古董、金器等,但金庫的面積並不特別大。」

鼓浪嶼金庫,有兩個相當特殊的地方。首先,鼓浪嶼的黃金存量,是蔣介石不願曝光的戰時軍費,主要用於國共內戰。但是用在哪些軍隊,並沒有記錄。當年調度軍費的軍需署長吳嵩慶,生前曾經對兒子吳興鏞表示,「老總統說要給哪一個部隊,他不敢在他面前記,擔心留下(紀錄)老總統懷疑。」其次,存放在鼓浪嶼的黃金,是轉存到吳嵩慶的名下,而不是軍需署的名下。

簡單地說,吳嵩慶是蔣介石軍費調動的白手套。為了讓黃金的過渡有所根據,央行、財政部和軍需署,三方面(劉功芸、徐堪、吳嵩慶)都簽訂了一份草約,同意吳嵩慶以個人名義,暫時預支國庫黃金。這是蔣介石動用國庫黃金的辦法。在中華民國危急存亡之秋,蔣介石想好了所有退路,讓鼓浪嶼的戰時金庫,暫時脫離監控,儘管大陸江山沒保住,但他終究是調動金庫的權力者。

鼓浪屿老照片1.jpg

如今這張當年全體同仁的合照(後右前一 建築),是目前現存的一張照片。從中可以看出鼓浪嶼中國銀行當年的建築風貌。 

台灣銀行舊景.jpg

● 金庫三:台北 台灣灣銀行金庫

臺灣銀行在「日治」和「國府」來台時期,是台灣的貨幣發行機構(分別是「臺灣銀行券」和「舊台幣」),也是當時台灣金融業的龍頭銀行。日治時期,臺灣銀行海外機構遍布在日本、大陸、香港、東南亞、紐約、倫敦等地,是日本南進的投資機構。因此,1939年,臺灣銀行總行建造完工的金庫,堪稱世界等級的。根據臺灣銀行的建築設計圖,我們可以看出臺灣銀行的金庫位置,是位在建築本體中央的地下一樓。根據臺灣銀行老員工劉明朝表示,進入金庫需要經過長長的通道,金庫的牆壁和主建築牆中間用泥土隔開,整座金庫是以鋼筋鋼板所建造,外界根本沒法進入,號稱當時最大的炸彈,也沒有辦法破壞。臺灣銀行金庫如此先進,運到台灣的黃金,毫無疑問地,一定得放置在臺灣銀行的金庫保存。

台灣銀行本電金庫.jpg

事實上,台灣光復後,臺灣銀行僅僅剩下3.4萬兩黃金。從1948年底,第一批黃金運進臺灣銀行金庫以後,金庫內的黃金就高達203.4萬兩。當年台灣省議員為了瞭解黃金運到台灣的情況,還特別進入金庫參觀,藉以安定台灣的民心。從照片中可以看出,裝載黃金的木箱上,還貼著寫上金圓券準備金的封條,從這點即可證明,黃金的確來自上海中國銀行的金庫。從中央行的檔案資料來看,存放在臺灣銀行的黃金,並不屬於臺灣銀行的資產,只是暫存在台銀。這些黃金一是發行新台幣準備金的80萬兩,以及臺灣銀行發行的「黃金儲蓄」。

1950年6月以後,從大陸撤回的所有黃金,包括聯勤財務署的黃金,都放進了臺灣銀行的金庫。這個維繫中華民國命脈的金庫,在央行的金庫完工後,就退出了負責存放國家黃金的任務。 

董德成手繪的聯勤總部金庫示意圖.jpg

●金庫四:現台北中正紀念堂 原聯勤軍需署庫房

1949年運抵台灣的黃金,並不是全部存進臺灣銀行金庫,其中,供應軍費調度的黃金,例如,第二批海關總署運來的10萬兩(1949年1月1日);第四批(1949年2月6日)空軍運來的55.4萬兩;以及從大陸各地撤退回來的黃金軍費,都存進了聯勤軍需署的庫房。

事實上,我們從「國家檔案局」國防部的年度資料發現,獨缺1949年的軍費明細。針對1949年軍費明細不清的情況,從1953到56年期間,台北地方法院(一次)、監察院(三次)和審計部(一次),陸續向央行展開卷宗調查,但因帳表殘缺不全,到最後都不了了之。1958年,俞鴻鈞擔任行政院長時,曾經因為「外界質疑,從上海運出的黃金總量有短缺之嫌」,而被立法委員質詢。俞鴻鈞說:「上海庫存黃金搶運台灣,因繫於非常情勢之下,奉命作緊急撤退,致攜帶帳冊不全,且部分原經辦會計出納等人員,未能來台,致對撤退帳務無法清理。」

關於1949年黃金帳目不清的原因,其實,俞鴻鈞說出了部分真相,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國共內戰時,有些運到戰地支援軍費的黃金,在黃金抵達時,軍隊突然投向共產黨,這種情況屢見不鮮。根據負責軍中黃金調度的聯勤軍需署長吳嵩慶的日記記載,當時蔣介石很難判斷,哪些部隊是支持他,但很肯定的是,如果軍費黃金不送進戰地,這些部隊最後勢必轉向共產黨。另外,吳嵩慶的兒子吳興鏞也表示,父親對於到底應該給部隊多少軍費,非常難拿捏;給多了,給少了,給快了,給慢了,都會挨蔣介石一頓罵。再加上,蔣介石答應要給的黃金數字,吳嵩慶不方便當場記下來(因為擔心蔣介石起疑心)。因此,用於國共內戰的黃金數目,在統計上,的確遇到了大麻煩。

根據當年聯勤財務署收支司副司長董德成,生前的手繪圖可以看出,財務署的黃金庫房,座落於中正紀念堂,愛國東路和杭州南路口。董德成生前表示,金庫雖有兩道鎖把關,但因為建於地面上,所以配有專人看管,而且金庫是普通的軍舍改建而成的。整個庫房只有十來坪,一箱箱的黃金和銀元堆疊在一起。軍方到台灣初期,發放軍餉,主要都出自這個金庫。只是這個財務署的金庫並沒有使用太久。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援陸續來到台灣,聯勤財務署就將剩下的12.5萬兩黃金,連夜交進臺灣銀行金庫。這意味著,1950年6月以後,國軍軍費的使用已逐步正常化。 

新店文園現景.jpg

最後金庫儲存地:新店文園

位於新店烏來的文園金庫,其實是央行最擔心曝光的地點。事實上,這座位於烏來山區的金庫,在行經烏來「新屋路」的山路上,並不醒目;再加上,看管文園的憲兵,主要站在黑色的大鐵門內,因此,並不容易被發覺。

根據瞭解,文園金庫的位置,就在文園的山洞內,山洞門口被樹林和花叢覆蓋,從外觀根本看不出是一個山洞。整個文園有好幾座山洞(每座山洞都存放著不同的有價稀有金屬),要進入山洞,得打開厚重的鐵門,並且打開三道鎖,走進長長的隧道,穿過三道不銹鋼門,才算進入黃金庫房的通道。黃金被分類保存在不同房間,想要看到黃金,得再打開一扇不銹鋼鐵門。央行庫房的黃金,被放置在架設整齊的玻璃櫃上,所有的數量和黃金含量,在櫃上都有清楚的標示。櫃子的上方,還設有保全系統全天候監控著。

根據央行資料顯示,上海金庫運出的黃金,最後繳回文園金庫的共108萬兩。一甲子過去,台灣歷經經濟起飛的年代,開始累積大量的外匯存底,期間,央行也陸續買進不少黃金,現在台灣央行的黃金存量共1,362萬兩黃金,重約510公噸。當年從上海用剩入庫的黃金,僅占目前黃金總存量的8%,而文園也將不同黃金的純度歸類。因此,這些黃金已經分別存放在文園的金庫山洞裡。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上海地方志》記載,1949年5月以後,整個上海地區最後只剩6,180兩黃金。但根據吳興鏞從大陸學者武力的〈研究報〉中發現,當年共產黨不允許黃金、銀元買賣交易,最後老百姓只好交出家中的黃金,單從廣東省一個省拿到的黃金就高達740萬兩。

吳興鏞認為,從這點可看出,共產黨從一個省兌換出的黃金,就高於當年中華民國政府的金庫存量(450萬兩),因此,共產黨的執行魄力,還是高於國民黨。他強調,上海金庫被淨空,對上海金融確實造成衝擊,但是不是因黃金不足造成,造成大陸老百姓變窮、變苦,他則持保留態度。不過他認為,當年上海國庫黃金的確是屬於全中國人民,被運到台灣,讓台灣的政府、軍隊和老百姓使用,我們仍是要有感念的心情。 

附註:大陸現在國庫的黃金存量,共2,108萬兩黃金,重1,054噸,外匯存底居世界第一。 

20110402─黃金十大受訪者之一─陳履安

-----------------------

在台灣,竟然還有房子是屬於「浙江省」的,您相信嗎?這房子是一位90幾歲的彭老先生住了大半輩子的家,從土地登記簿上看,土地所有權人確實就是浙江省銀行,但稅捐處每年都要求老先生繳納地價稅,10幾年來積欠稅款己達75萬,結果這位彭老先生被限制出境了。

浙江省銀行在台北的房子

你知道嗎?這位彭老先生,就是當年浙江省銀行主任彭晨,是他奉中央政府之命,將大陸的黃金運來台灣。他完成浙江銀行資產交給中央銀行保管後,浙江省銀行就買下一間日式平房,安置包括他在內的三名浙江省銀行人員,這間日式平房,地址就在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十九巷一號,地價己逾一億元。

彭老先生對當時的回憶﹕民國37年,他擔任浙江銀行主任,接獲來自中央政府的命令,要在短短數日,把銀行資產裝箱轉運,跟著軍隊撤到台灣,當時政府各單位都在忙著轉移,沒有給他任何支援,面對金庫內大量的黃金與銀元,礙於時間緊迫,他只好帶著十幾位行員,日以繼夜地執行這項浩大的工程「掏空銀行」。

當年國府運送黃金、銀元有兩條主要路線,一從上海央行直接上碼頭,以海關緝私艦運送到台灣,另一種是其他地區銀行的金條、銀元,以陸路方式運送到廈門鼓浪嶼 ,再以軍艦從廈門運送到台灣。

這些大量的黃金與銀元,被台灣中央銀行隱藏在台北縣烏來新烏路三段,一個被命名為「文園金庫」的山洞裡。「文園金庫」含山洞總面積達2萬坪,被列為超級禁區,現場駐守一個連的憲兵部隊,戒備森嚴,還有先進的定溫裝置、紅外線監控、震動感應器等防盜設施,中央銀行除了將黃金放置在文園金庫外,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的中央銀行地下室也有金庫,不過以存放的新台幣為主。

文園金庫的大門

究竟當年運多少黃金來台?從九百六十萬兩、三百二十萬兩到二百萬兩的數字都有,這些數据雖亟待考證,但帳面上還是有資料可查。監察院 在民國三十八年的報告中,顯示三百九十萬兩黃金庫存,還有價值等於四百萬兩黃金的純銀與美金。所以央行來台後,共有「約八百萬兩黃金」的財力,其中部分做為發行新台幣的準備金,確實發揮穩定台灣金融的作用。

既然央行當年確實運送黃金到台灣,但這筆錢是否如外界所說,都被寅吃卯糧的國軍部隊吃完了?根據前主計長周宏濤回憶錄的記載,國民黨帶來的黃金,因支付每月十八萬兩的軍餉,很快就快花光了。 一九五○年六月,當時中央銀行總裁報告指出,一九四九年以來,運至台灣的國庫存金,共三百七十五萬五千多兩;但至當年五月底,共耗掉三百二十一萬二千多兩,僅剩五十四萬二千多兩。

陳水扁政府上台時,陳師孟時任中央銀行副總裁,他也曾進文園金庫,發現當年從大陸運送到台灣的金條,有些有成色不足的現象,曾動過重新鑄造的念頭,又怕外界質疑他動手腳而作罷,所以台灣從大陸運來多少黃金,是有資料可查的。

根據中央銀行公布的資料,目前央行黃金儲藏總量高達1361萬英兩,當初購買平均成本價是每英兩為300美元,總計40.8億美元,由於國際金價每英兩目前飆漲至930美元計,換算成總價為126.5億美元,帳面上暴賺達86億餘美元。

立委盧秀燕描述,她所看到的黃金:「我看了一下黃金的重量,從十二公斤到二十幾公斤的都有,還拿起來摸摸看,感覺真的很重,要用兩隻手捧著。以現在的價格來算,一塊黃金就值好幾千萬元。有的是大長條形,像巧克力一樣;也有像方形磚塊,但比較薄一點;也有的形狀像梯形,聽說是不同時期買的,模樣也各不相同。但是,黃金上只有四個阿拉伯數字編號,無法分辨哪些是國民黨撤退時帶過來的,哪些是後來買的。」

立委盧秀燕透露,根據中央銀行官員告訴她的資料,當初蔣中正從大陸撤退台灣所帶來的黃金,只占現在黃金總量(1361萬英兩)的百分之七,也就是95萬英兩,其餘的黃金都是後來在美國政府的「逼迫」下所買的。因為民國七十幾年中美貿易逆差非常大,美國政府為了平衡逆差,強逼台灣向美國買黃金,至於當時買了多少黃金,後來又買了多少黃金?中央銀行沒有說明。

-----------------------------

分享到 Facebook分享到 Plurk分享到 Twitter2015年08月10日18:11
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山區,位於該區央行「文園金庫」附近的山坡也發生土石流,一度影響文園供電,但因文園自備發電機,人員一切安全,對外通訊也正常,央行發行局也強調,完全不受影響。

據指出,占地2萬多坪的「文園金庫」是以人工開鑿的隧道式山洞,內有央行做為發行準備的黃金高達410公噸,還有提供鑄幣用的黃金,總量逾423公噸。

而在金庫附近的山坡地在8日凌晨還發生土石流,雖然離金庫還有一段距離,但駐守的憲兵部隊已提高警覺,並將狀況回報,央行昨周日即派人上山查看,一切如常。(林潔禎/台北報導)

-------------------------

Nov 23 Mon 2009 23:51
保黃金、彭淮南多次找人商量? 央行:這是國防部的事!
分享: 7Headlines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記者顏真真/台北報導

中央銀行目手中握有逾400頓黃金存量,長期存放在新店山區的「文園金庫」內,並由一整個連隊的憲兵看管,不過,今(23)日卻傳出國防部有意裁撤兵力,讓央行總裁彭淮南相當緊張,甚至多次與國防部進行溝通,對此,央行發行局長蔡炎樹一早就被彭總裁找進辦公室,至於彭總裁是否也相當關切「文園金庫」兵力駐守的問題,蔡炎樹似乎被下達封口令,他僅表示,「這是國防部的事,我們不評論」。

國際金價頻創新高,也讓央行黃金儲備更受矚目,日前央行總裁彭淮南赴立法院備詢時,立委就曾詢問彭淮南,央行手中的黃金準備約1362萬盎司,約421公噸,以當初央行購買黃金的成本約200美元推算,若真的金價未來5年漲至1600美元,央行似乎可考量出售部分黃金來彌補國庫的缺口。

不過,彭淮南則表示,目前黃金占外匯存底比重很低,就算金價漲得再高,沒賣就不能列入當年度盈餘,況且為了分散資產風險,央行的外匯存底資產反而需要更多元化,因此,在這樣情況之下,央行不會靠賣黃金賺錢。

雖然彭淮南表示,不靠黃金賺錢,不過,400多公頓的黃金如何存放也引發外界關注,今日甚至傳出憲兵將大幅縮編基地警衛人力,讓彭淮南相當緊張,多次拜訪國防部,拜託保留駐守在台北新店「文園金庫」的憲兵兵力,因為文園藏有央行黃金逾400噸、價值5000億台幣。

對此消息,央行發行局長蔡炎樹一早就被央行總裁找進辦公室,不過,對於與彭總裁的談話內容及彭總裁有何指示,他則低調表示,「不一定是談這件事,還有別的事可以談」,對於國防部擬撤「文園金庫」兵力問題,他則強調,「這是國防部的事,央行不評論。」

其實,去年央行就曾安排立法院財委會上山親自檢視文園金庫內的黃金存量,據曾進入金庫的立委形容,放置黃金的大山洞內擺放一塊塊大小如便當的金磚,其中有個房間分三層架子,長約有30公尺,儲藏1361萬兩黃金,一眼看去真的是金光閃閃。

據了解,要進入文園金庫,必須先通過營區大門跟營舍之後,就到了央行的黃金儲備金庫,而且沿著山腰跟山洞蓋的層層防衛有三道門,門都很厚,據說用炸彈炸都沒辦法炸破,如果要進入,必須先拿到中央銀行發行局、副局長等3人以上持有的鑰匙才能入內。

此外,文園總面積達2萬坪,被列為超級禁區,現場駐守一個連的憲兵部隊,戒備森嚴,還有定溫裝置、紅外線監控、震動感應器等先進設備,還一律不准拍照。另外,央行除了將黃金放置在文園金庫外,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的央行大樓地下室也有金庫,但那裡主要存放新台幣現鈔。

-----------------------------------

央行金庫 每塊黃金1800萬元
立委視察文園 直呼:「握起來好踏實」
2011年05月06日

金價大漲,立委費鴻泰等人昨天專程前往戒備森嚴的央行的文園金庫視察,並親手驗貨。范厚民攝
【李亮萱╱台北報導】金價持續創歷史新高,黃金持有比重冠亞洲的台灣央行提高戒備,財委會立委費鴻泰、盧秀燕、林德福、羅明才等人昨天專程前往新店文園金庫視察,並親手驗貨,委員們表示,手握每塊市值超過1800萬元的金塊真的「很踏實」。

全天連線央行警衛隊
位於新店烏來山區的文園營區,從外觀看來,跟一般營區沒兩樣,實際上它是央行金庫所在地,黃金放在由防彈玻璃阻隔的櫃子內。更特別的是,山洞內還裝有定溫和震動感應裝置,只要有人進入就會觸動警鈴,央行金庫就是國家命脈,憲兵24小時與央行警衛隊連線,隨時監控金庫狀況,就怕出了什麼問題,真會動搖國本。

總值高達5900億元
隨著美元持續貶值,黃金成為國家命脈,昨日文園金庫開放,立委爭相驗貨,重達12.5公斤的金塊,每塊市值超過1800萬元,讓委員們直呼「感覺很棒」。看到金庫內滿滿亮澄澄的黃金,身處黃金屋的立委費鴻泰直呼「踏實」。
根據央行統計,文園金庫目前擁有約423公噸黃金,多達3萬多塊金塊,其中108萬英兩是1961年7月1日央行在台復業後由代理銀行台灣銀行手中移交過來,約佔7.9%,也是當年政府自中國撤退來台時所帶過來。
央行副總裁周阿定指出,當初購入成本每英兩363美元,現在市價達5900億元台幣,已經增值4568.2億元
根據央行提供的數字顯示,目前央行持有的黃金市值佔外匯存底比率高達4.99%,居亞洲主要國家之冠,遠超過日本的3.44%、新加坡的2.64%、中國的2.03%和韓國的0.23%,央行的黃金持有比率已相對較高。但由於黃金是央行的命脈,央行並未考慮出售。

央行持有黃金儲備小檔案
央行:不考慮售黃金
依《央行法》第16條規定,目前除以庫存黃金中的410公噸作為台幣發行準備金外,其餘為外匯,央行每季均公告以昭公信。
不過,立委盧秀燕仍希望,公庫黃金除了應定期清點外,也應成立一類似「監督委員會」性質的組織,透過不同政黨之間相互監督,讓黃金庫存或故宮文物等的管理真正邁向制度化。

-------------------------------

7千億黃金放烏來 央行的金庫藏身烏來「文園」

2008.04.25 / 17:02
央行千億黃金藏烏來,金額數千億。

央行藏放黃金的黃金山洞到底在哪裡?原來就隱身在台北縣烏來新烏路的山區。日前有4位國民黨立委盧秀燕、廖正井、羅明才、羅淑蕾進入「文園」參觀,根據他們轉述,藏放黃金的山洞至少有三道抗炸鋼門保護,而這些黃金就放在特製的黃金櫃子中,總金額加起來至少超過7千億元,也就是大約可以疊成192棟101的高度。

近年國際黃金金價飆漲,引起立委關切央行黃金準備的安全,上周共盧秀燕等4立委在央行副總裁楊金龍陪同下,驅車前往烏來央行儲藏黃金山洞勘查這處神秘的黃金儲藏地。

當天獲准進入的立委羅淑蕾則是表示,他們搭車進入位在烏來新烏路的這個營區,通過大門跟營舍之後,就是央行的黃金洞,「沿著山腰跟山洞蓋的層層防衛有三道門,那個門都很厚,據他們講說,你用炸彈炸都沒辦法炸破。」而且如果要進入,必須先拿到中央銀行發行局、副局長等三人以上持有的鑰匙才能入內。

她表示,放置黃金的大山洞內擺放一塊塊大小如便當的金磚,其中有個房間分三層架子,長約有30公尺,儲藏1361萬兩黃金,一眼看去真是金光閃閃,而陪同官員說,目前一塊金磚的市價要近千萬,想要抱起來還真的很吃力。

立委也轉述,文園總面積達2萬坪,被列為超級禁區,現場駐守一個連的憲兵部隊,戒備森嚴,還有定溫裝置、紅外線監控、震動感應器等先進設備,且一律不准拍照。此外,央行除了將黃金放置在文園金庫外,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的央行大樓地下室也有金庫,不過那裡主要存放新台幣現鈔。

立委還轉述說,現在黃金高漲,這些黃金總價值至少超過7千億元新台幣,如果以台北101的高度來計算,7千億元大約相當於192座101這麼高。

目前央行黃金儲藏總量高達1361萬兩,當初購買平均成本價是每英兩為300美元,總計40.8億美元,由於國際金價目前飆漲至930美元計,換算成總價為126.5億美元,帳面上暴賺達86億餘美元。

---------------------------

揭秘台灣最大金庫:約400噸黃金儲藏深山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5月12日 01:30 北京新浪網
  《世界新聞報》特約記者/李俊傑

  在台北縣新店新烏路上,有一個叫文園的山洞,它被稱為台灣“最神秘也最值錢的山洞”,因為它里面藏著價值70 00億元新台幣(4元新台幣約合1元人民幣)的黃金和白銀。由於憲兵把守門禁森嚴,外界很少能一窺文園的究竟。近日,台灣4名國民黨籍“立委”要求看一看蔣介石從大陸帶到台灣的黃金,於是他們獲准進入這個“黃金山洞”,由此揭開了島內最大金庫的神秘面紗。據悉,蔣介石帶到台灣的黃金,1950年就花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占文園內目前黃金總量的7%。

  有的金磚重二十幾公斤

  據台灣媒體報導,文園從外面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的營區,高高的圍牆、通電鐵絲網,門口持槍的憲兵走來走去,因此許多路過的遊客根本不知道營區內藏有大量黃金。文園占地2萬多坪(1坪約合3.3平方米),黃金就儲藏在人工開鑿的隧道式山洞里,山洞有防盜、防震、防火、防搶、抗炸等各項安全措施,由台軍憲兵205指揮部1個連隊100多人駐守。近日,在台“中央銀行”副總裁楊金龍的陪同下,國民黨四位“立委”盧秀燕、廖正井、羅明才、羅淑蕾,參觀了這個傳說中的金山。

  營區內只有排老舊的平房,大家以為是憲兵住的地方,但工作人員解釋那是倉庫,而“黃金山洞”的入口,沒有任何遮掩,走進營區就能看見。通過一道遙控卷軋鐵門後,“立委”們走進了山洞。洞里面很幹淨,空氣清爽、燈光明亮,完全沒有一般山洞的潮濕感。

  洞內的走道非常寬敞,大概有七八米寬,卡車都開得進去。往前走大約10米,一扇非常厚重的大鋼門擋住了去路。等工作人員打開三道密碼鎖後,金磚便出現在“立委”們面前。據“立委”盧秀燕介紹,庫房有前後二間,由兩人分別管這兩間庫房的密碼,但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密碼。掌握密碼的人都在“中央銀行”服務很久,幾乎沒有換過人。另外,還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的密碼。

  金庫到底是什麼樣子呢?“滿山盡是黃金磚?沒有那麼誇張啦,就是庫房里左右兩排櫃子里都放著黃金而已,跟我想像的一堆金山有點落差。”盧秀燕這樣形容。庫房長約30米,寬約6米,兩層樓高,屋頂是橢圓形。庫房內兩邊各有一個櫃子,三層,一格一格的,每格都放有64塊黃金。櫃子除了上鎖,還裝有防彈玻璃,據說可以防90式手槍。櫃子里的黃金長什麼模樣呢?“立委”們描述,有的是大長條形,像巧克力一樣;也有像蓋房子用的紅磚塊,但比較薄一點;也有的形狀像梯形。因為是不同時期買的,所以這些金塊的模樣也各不相同。儘管金塊有4個阿拉伯數字編號,但無法分辨哪些是國民黨撤退時帶到台灣的,哪些是後來買的。這些金塊的重量,從12公斤到二十幾公斤的都有,拿起來摸摸,感覺非常重,要用兩只手捧著。以現在的價格來算,這里的一塊黃金就值好幾千萬元新台幣。

  美國逼著買下大量黃金

  文園對於一般老百姓來說非常神秘,但早在七八年前,台“立法院財委會”的“立委”就曾經低調去看過,當時“立委”們非常驚訝,因為庫房結構雖然非常堅固,但里頭卻相當破舊,黃金就直接擺在幾根鐵柱焊成的鐵架上,也沒有防彈玻璃罩住,設備相當簡陋。“立委”看到鐵架都生鏽了,氣不打一處來,讓台“中央銀行”限期整改,於是才有今天的規模。“黃金山洞”里除了黃金,“立委”介紹說,還有一些蔣介石紀念銀幣、李登輝就職典禮紀念金幣。另外,當年國民黨當局從大陸也帶去不少袁大頭銀元、白銀條。“中央銀行”官員表示,這些袁大頭、白銀條價值不高,才值幾十萬元新台幣而已,又重又不值錢,所以“中央銀行”後來就再也沒收購過。

  根據台“中央銀行”公布的資料,目前儲藏在山洞里的黃金總重量,約合4億克(約400噸)。這些黃金價值70 00億元新台幣,而當初蔣介石從大陸帶去的黃金,幾乎都快花光了,只占山洞內所有黃金儲量的7%。台“中央銀行”的官員向“立委”們透露,其余的黃金都是後來在美國政府的逼迫下所買的。上世紀80年代,美國與台灣地區的貿易往來中,逆差非常大,因此強迫台當局向美國購買黃金。盧秀燕說,“那時買了很多,但究竟買了多少,‘中央銀行’沒有說明。其實以現在來看,這樣也很好,黃金價格一直飆漲,我們賺了很多錢。”

  台“中央銀行”官員介紹說,儲存黃金,是為了貨幣發行儲備之用,其它國家或地區的黃金準備率最多達90%,台灣的黃金準備率則有100%。除了7000億元的黃金,台灣2700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也是用來作為發行貨幣的儲備。

  駐軍都沒看過金磚

  台媒體發現,文園金庫附近的居民,幾乎都知道自己與一座金山為鄰。有記者想借附近民宅頂樓,作為制高點拍攝文園營區部分風貌,卻遭住戶們毫不猶豫地拒絕,“抱歉!沒辦法讓你上去拍照,太敏感了,要是出什麼狀況,不是我可以承擔的。”像這位姓劉的住戶雖然沒有正面回答文園金庫是否真藏有黃金,但面對媒體的詢問避而不答,警覺性很高。

  一名從文園營區退伍的憲兵在談到當時值勤的情況時,對於黃金儲藏模式三緘其口,“主要就是站哨而已,除了‘央行’的人,我們根本無法靠近庫房,更別說接近黃金。多數人服役一年多,金條長什麼樣根本沒看過”。除了警覺性高,據其他退役憲兵介紹,營區駐軍對金山的看管還有自己的一套。駐軍上級規定,全連不能同時出營區跑步,一定要有人留守,連吃飯都分兩類不同飯菜,以防集體中毒、昏迷的意外發生。營區與地區警方的警報器是串連的,一旦有狀況警察也會前來支援,鄰近憲兵單位也會火速趕來。

  1948年,擔任浙江銀行主任的彭晨,接獲來自蔣介石政府的命令,要其在短短數日,把銀行資產裝箱轉運,跟隨軍隊撤到台灣。但因為當局各個單位也都在忙著轉移,所以這道命令國民黨沒有給予彭晨任何支援,他只好帶著十幾位助手沒日沒夜地將黃金打包。

  面對金庫內七八千兩黃金與上百公斤銀元,彭晨等人用銀行專用的木箱裝載,對十幾名人力來說,這可是個浩大的工程;但礙于時間緊迫,他們根本不敢松懈,還得搬上車子。“那時候所有國民黨軍隊,都集中在浙江、上海,當地根本沒有老百姓了,身邊都是軍隊,沒有人敢打我們黃金的主意。”當時彭晨等人甚至必須獨自護送裝滿黃金的車隊,送到停在上海岸邊的軍艦上。

  彭晨回憶說,隨行的銀行職員不可能對黃金有非分之想,“當時要進銀行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操守,比現在的銀行要求嚴格得多”。60年過去,彭晨已經92歲,卻還忘不了把黃金裝箱的那幾晚,他笑說這是他專屬的戰時回憶:“雖然那時運送的數量,我們可以說了算,但不屬於我的東西,我就是不會要。”(世界新聞報)

-------------------------------

2009/11/23 10:26 中央社 記者 施馨堯台北23日電


媒體報導,憲兵將大幅縮編基地警衛人力,駐守台灣金庫「文園」營區兵力可能受影響。國防部副部長楊念祖今天指出,國防部政策與過去一致,從無撤兵之意,未來也無此計畫。


聯合報今天報導,組織精簡,憲兵將大幅縮編基地警衛人力。大幅裁員後,憲兵決定僅保留自家駐點,以及具軍事性又高機密性的營區,其他警衛兵力統統撤掉,初估可精簡2000多名員額。


  報導並指出,消息傳出後,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曾多次造訪國防部,拜託保留駐守在台北新店「文園」營區的憲兵兵力。因為「文園」藏有央行黃金近 450噸、價值新台幣5000億元,是台灣經濟命脈。


楊念祖上午出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審查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修正草案」,會前接受媒體訪問有關是否裁撤駐守「文園」營區的憲兵兵力時表示,國防部完全沒有此種政策或決定,仍按照既定職守執行,沒有撤兵之意。

他指出,國防部作法跟過去完全一致,沒有任何改變,之後也無此計畫。981123

駐守新店央行藏有450噸黃金的文園金庫憲兵喊撤 央行大驚 國防部:無此打算

【聯合報╱記者王光慈/台北報導】 2009.11.23 06:25 am

央行藏有四百五十噸黃金的文園金庫,目前由憲兵駐守,但傳出因精簡兵力,憲兵可能撤哨。
本報資料照片

組織精簡,憲兵將大幅縮編基地警衛人力,消息傳出,最緊張的是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更多次造訪國防部,拜託保留駐守在台北新店「文園」營區的憲兵兵力。因為文園藏有央行黃金將近四百五十噸、價值五千億台幣,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經濟命脈。


為了打造新國軍,國防部從後年開始推動精粹案,將陸、海、空、後備、憲兵、聯勤六部併為三部;憲兵改隸參謀本部,兵力由現行的一萬二千多人裁至六千多人。憲兵任務也將配合調整,保留首都衛戍、司法警察、協同地面作戰,縮減基地設施警衛任務。

現在各軍種的大小營區及重要行政機關,除了海軍由陸戰隊站哨外,其餘皆由憲兵負責。但憲兵認為,在大幅裁員後,沒有多餘兵力幫別人「看家」,決定僅保留自家駐點,以及具軍事性又高機密性的營區,其他警衛兵力統統撤掉,初估可精簡兩千多名員額。

不過此規畫案一傳出,立刻驚動中央銀行高層。因為憲兵駐守的行政機關中,有一個是央行位於新店烏來山區的文園金庫,內藏政府自大陸遷台時帶的黃金白銀,以及央行陸續購進作為準備金的純金塊。央行憂心,如果沒有荷槍實彈的憲兵看守,國家命脈恐不保。

為此,央行總裁彭淮南親自出馬,多次拜訪國防部,希望軍方能保留這個特殊駐點的駐軍。由於彭淮南相當堅持,國防部已傾向同意,未來文園也可能是全國唯一一處非軍事要地、由軍隊派重兵駐守的地方。

據了解,派到文園的憲兵,無論志願役或義務役都是「特別挑過」,除了結訓成績優秀外,還要家世清白、背景乾淨,並簽保密切結,不得對外透露在文園內所見情況。不過據曾駐守文園的憲兵說,其實他們也只是在外圍,裡面還有央行人員看守金庫門口,連憲兵也不能靠近,「裡面是方的圓的都不知道」。

-------------------------------------------

中央銀行金庫421噸黃金藏身新店山區
分享: 7Headlines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聯合 更新日期:2011/04/21 09:06 記者賴昭穎/台北報導

中央銀行持有的四百廿一噸黃金,市值近六千億元,目前存放在新北市新店區新烏路的「文園」裡。為保障國家「金脈」的安全,文園有一百多名武裝憲兵駐守,外圍還架設通電的鐵絲網,維安戒備等級不輸總統官邸。

聯合「文園」占地二萬多坪,庫房外觀酷似山洞,位於新北市新烏路旁的一個不起眼的營區,和一般軍營沒啥差別。但裡面有一個人工開鑿的隧道式山洞,存放的不是什麼精密武器,而是攸關台幣幣值穩定的央行黃金準備。 

中央銀行二○○八年曾邀請多位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立委到文園「參觀」,一位曾去現場參觀的立委表示,進到文園營區才發現「別有洞天」,在存放黃金的山洞內,「走道寬到可以開進一部卡車」;走道兩旁分別擺了個鐵櫃,每個鐵櫃分成三層,每一層又分了好幾格,每一格都放了數十塊黃金條塊。而這些黃金櫃都有密碼鎖,外面還裝上了玻璃,「據說都有防彈功能」。 

立委指出,央行存放的黃金尺寸大小不一,從十幾公斤到廿幾公斤都有,大多數是金磚,大小就和紅磚差不多,「還有的重到抱不大動」。立委打趣說,文園的防守固若金湯,而且黃金重量很重,就算有辦法進來偷,恐怕還要動用大型機具才能載出去。立委表示,文園庫房內除了存放黃金條塊,另外還有一小部分的金幣、銀幣、白銀、袁大頭等。 

此外,立委說,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從大陸運來的黃金數量,有人說是三百八十萬英兩、也有人說是四百五十萬英兩,各種版本都有,央行從不願說明;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後來為了發軍餉,運來的黃金只剩五十多萬英兩。 

以上摘自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421/2/2q7g3.html 

這邊是對岸的報導....

揭秘臺灣最大金庫:約400噸黃金儲藏深山

根據臺“中央銀行”公布的資料,目前儲藏在山洞裏的黃金總重量,約合4億克(約400噸)。這些黃金價值70 00億元新臺幣,而當初蔣介石從大陸帶去的黃金,幾乎都快花光了,只佔山洞內所有黃金儲量的7%。

在臺北縣新店新烏路上,有一個叫文園的山洞,它被稱為臺灣“最神秘也最值錢的山洞”,因為它裏面藏著價值70 00億元新臺幣(4元新臺幣約合1元人民幣)的黃金和白銀。由于憲兵把守門禁森嚴,外界很少能一窺文園的究竟。近日,臺灣4名國民黨籍“立委”要求看一看蔣介石從大陸帶到臺灣的黃金,于是他們獲準進入這個“黃金山洞”,由此揭開了島內最大金庫的神秘面紗。據悉,蔣介石帶到臺灣的黃金,1950年就花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佔文園內目前黃金總量的7%。

有的金磚重二十幾公斤

據臺灣媒體報道,文園從外面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的營區,高高的圍墻、通電鐵絲網,門口持槍的憲兵走來走去,因此許多路過的遊客根本不知道營區內藏有大量黃金。文園佔地2萬多坪(1坪約合3.3平方米),黃金就儲藏在人工開鑿的隧道式山洞裏,山洞有防盜、防震、防火、防搶、抗炸等各項安全措施,由臺軍憲兵205指揮部1個連隊100多人駐守。近日,在臺“中央銀行”副總裁楊金龍的陪同下,國民黨四位“立委”盧秀燕、廖正井、羅明才、羅淑蕾,參觀了這個傳說中的金山。

營區內只有排老舊的平房,大家以為是憲兵住的地方,但工作人員解釋那是倉庫,而“黃金山洞”的入口,沒有任何遮掩,走進營區就能看見。通過一道遙控卷軋鐵門後,“立委”們走進了山洞。洞裏面很幹凈,空氣清爽、燈光明亮,完全沒有一般山洞的潮濕感。

洞內的走道非常寬敞,大概有七八米寬,卡車都開得進去。往前走大約10米,一扇非常厚重的大鋼門擋住了去路。等工作人員打開三道密碼鎖後,金磚便出現在“立委”們面前。據“立委”盧秀燕介紹,庫房有前後二間,由兩人分別管這兩間庫房的密碼,但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密碼。掌握密碼的人都在“中央銀行”服務很久,幾乎沒有換過人。另外,還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的密碼。

金庫到底是什麼樣子呢?“滿山盡是黃金磚?沒有那麼誇張啦,就是庫房裏左右兩排櫃子裏都放著黃金而已,跟我想象的一堆金山有點落差。”盧秀燕這樣形容。庫房長約30米,寬約6米,兩層樓高,屋頂是橢圓形。庫房內兩邊各有一個櫃子,三層,一格一格的,每格都放有64塊黃金。櫃子除了上鎖,還裝有防彈玻璃,據說可以防90式手槍。櫃子裏的黃金長什麼模樣呢?“立委”們描述,有的是大長條形,像巧克力一樣;也有像蓋房子用的紅磚塊,但比較薄一點;也有的形狀像梯形。因為是不同時期買的,所以這些金塊的模樣也各不相同。盡管金塊有4個阿拉伯數字編號,但無法分辨哪些是國民黨撤退時帶到臺灣的,哪些是後來買的。這些金塊的重量,從12公斤到二十幾公斤的都有,拿起來摸摸,感覺非常重,要用兩只手捧著。以現在的價格來算,這裏的一塊黃金就值好幾千萬元新臺幣。

  美國逼著買下大量黃金

文園對于一般老百姓來說非常神秘,但早在七八年前,臺“立法院財委會”的“立委”就曾經低調去看過,當時“立委”們非常驚訝,因為庫房結構雖然非常堅固,但裏頭卻相當破舊,黃金就直接擺在幾根鐵柱焊成的鐵架上,也沒有防彈玻璃罩住,設備相當簡陋。“立委”看到鐵架都生銹了,氣不打一處來,讓臺“中央銀行”限期整改,于是才有今天的規模。“黃金山洞”裏除了黃金,“立委”介紹說,還有一些蔣介石紀念銀幣、李登輝就職典禮紀念金幣。另外,當年國民黨當局從大陸也帶去不少袁大頭銀元、白銀條。“中央銀行”官員表示,這些袁大頭、白銀條價值不高,才值幾十萬元新臺幣而已,又重又不值錢,所以“中央銀行”後來就再也沒收購過。

根據臺“中央銀行”公布的資料,目前儲藏在山洞裏的黃金總重量,約合4億克(約400噸)。這些黃金價值70 00億元新臺幣,而當初蔣介石從大陸帶去的黃金,幾乎都快花光了,只佔山洞內所有黃金儲量的7%。臺“中央銀行”的官員向“立委”們透露,其余的黃金都是後來在美國政府的逼迫下所買的。上世紀80年代,美國與臺灣地區的貿易往來中,逆差非常大,因此強迫臺當局向美國購買黃金。盧秀燕說,“那時買了很多,但究竟買了多少,‘中央銀行’沒有說明。其實以現在來看,這樣也很好,黃金價格一直飆漲,我們賺了很多錢。”

臺“中央銀行”官員介紹說,儲存黃金,是為了貨幣發行儲備之用,其它國家或地區的黃金準備率最多達90%,臺灣的黃金準備率則有100%。除了7000億元的黃金,臺灣2700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也是用來作為發行貨幣的儲備。

駐軍都沒看過金磚

臺媒體發現,文園金庫附近的居民,幾乎都知道自己與一座金山為鄰。有記者想借附近民宅頂樓,作為制高點拍攝文園營區部分風貌,卻遭住戶們毫不猶豫地拒絕,“抱歉!沒辦法讓你上去拍照,太敏感了,要是出什麼狀況,不是我可以承擔的。”像這位姓劉的住戶雖然沒有正面回答文園金庫是否真藏有黃金,但面對媒體的詢問避而不答,警覺性很高。

一名從文園營區退伍的憲兵在談到當時值勤的情況時,對于黃金儲藏模式三緘其口,“主要就是站哨而已,除了‘央行’的人,我們根本無法靠近庫房,更別說接近黃金。多數人服役一年多,金條長什麼樣根本沒看過”。除了警覺性高,據其他退役憲兵介紹,營區駐軍對金山的看管還有自己的一套。駐軍上級規定,全連不能同時出營區跑步,一定要有人留守,連吃飯都分兩類不同飯菜,以防集體中毒、昏迷的意外發生。營區與地區警方的警報器是串連的,一旦有狀況警察也會前來支援,鄰近憲兵單位也會火速趕來。

1948年,擔任浙江銀行主任的彭晨,接獲來自蔣介石政府的命令,要其在短短數日,把銀行資產裝箱轉運,跟隨軍隊撤到臺灣。但因為當局各個單位也都在忙著轉移,所以這道命令國民黨沒有給予彭晨任何支援,他只好帶著十幾位助手沒日沒夜地將黃金打包。

面對金庫內七八千兩黃金與上百公斤銀元,彭晨等人用銀行專用的木箱裝載,對十幾名人力來說,這可是個浩大的工程;但礙于時間緊迫,他們根本不敢松懈,還得搬上車子。“那時候所有國民黨軍隊,都集中在浙江、上海,當地根本沒有老百姓了,身邊都是軍隊,沒有人敢打我們黃金的主意。”當時彭晨等人甚至必須獨自護送裝滿黃金的車隊,送到停在上海岸邊的軍艦上。

彭晨回憶說,隨行的銀行職員不可能對黃金有非分之想,“當時要進銀行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操守,比現在的銀行要求嚴格得多”。60年過去,彭晨已經92歲,卻還忘不了把黃金裝箱的那幾晚,他笑說這是他專屬的戰時回憶:“雖然那時運送的數量,我們可以說了算,但不屬于我的東西,我就是不會要。”

  蔣介石運多少黃金到臺灣

《世界新聞報》特約記者/李俊傑

當年國民黨運送黃金、銀元到臺灣主要有兩條路線,一是從上海“央行”直接上碼頭,以海關緝私艦運送到臺灣,另一種是其它地區銀行的金條、銀元,以陸路方式運送到廈門鼓浪嶼,再以軍艦從廈門運送到臺灣。

那麼,當年究竟把多少黃金從大陸運到臺灣?島內的數據從960萬兩(在臺灣,一兩是37.5克,一斤是16兩 )、320萬兩到200萬兩都有。有沒有運送黃金的船沉在長江或臺灣海峽,並未登上臺灣?這些歷史亟待考證,但臺當局稱留著一筆賬。

據臺灣媒體報道,臺灣“監察院”在1949年的報告中,顯示有390萬兩黃金庫存,還有價值等于400萬兩黃金的純銀與美金。所以蔣介石當局的“央行”赴臺後,共有約800萬兩黃金的財力,其中部分作為發行新臺幣的準備金,確實發揮了穩定臺灣金融的作用。

既然“央行”當年確實運送黃金到臺灣,但這筆錢是否如外界所說,都被寅吃卯糧的臺軍吃完了?根據前“主計長” 周宏濤回憶錄的記載,國民黨帶來的黃金,因支付每月18萬兩的軍餉,來臺第二年即1950年9月就快花光了。

1950年6月,當時“中央銀行”總裁報告指出,1950年以來,運至臺灣的“國庫存金”,共375.5萬兩。但至當年5月底,共耗掉321.2萬兩,僅剩54.2萬兩。陳水扁上臺時,陳師孟時任“中央銀行”副總裁,他也曾進文園金庫,發現當年從大陸運送到臺灣的金條,有些有成色不足的現象,曾動過重新鑄造的念頭,但迫于外界壓力作罷。 (作者:李俊傑)

以上摘自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cq.xinhuanet.com/news/2008-05/13/content_13245174.htm 

鎮守文園/防盜有一套 恆溫變化觸警鈴
http://www.cdnews.com.tw 2009-11-23 09:30:01

張達智/整理

 文園在新店新烏路三段,佔地兩萬多坪,正門可容卡車通過,面河背山,易守難攻;往台北方向是緩坡,往烏來方向則是陡降坡。據說原為台灣銀行所有,被央行看上買來收藏黃金;斜對面的房子,是央行的戰時避難所。

 聯合報23日報導,除了憲兵荷槍實彈嚴密守衛外,文園也有特別加強的警報系統,遇有外力入侵觸動警鈴,金庫立即進入一級警戒、自動封閉。警鈴與鄰近警局和軍方營區廿四小時連線,一有狀況,馬上重兵馳援。

 金庫內設有定溫裝置,一旦有人闖入,人體體溫與室內出現溫差,也會觸動警報系統;若有人試圖敲打或切割金庫外牆,震動感應器也會觸動警鈴。

 文園雖然很神秘,不過附近居民顯然都知道與金山為鄰,警覺性都很高。

 有媒體曾試圖借附近民宅頂樓,從制高點拍攝營區內部情況,都被住戶回絕,理由很簡單,「國家金庫,太敏感了,出事誰都無法承擔」。 

-----------------------------------


先說結論,台灣目前黃金存量根據世界黃金協會(WGC)統計,至2020年1月底,台灣央行黃金儲備為422.4公噸,較去年423.6公噸,小幅減少1.2公噸,總值大約6600億台幣,世界排名第13!
別再亂傳!台灣400噸黃金儲備都大陸帶來的?才不是! http://bit.ly/2wvznwM
▲國民政府從大陸帶來的黃金還有剩!?有108萬英兩放置在新店文園
而到底當時國民政府轉移到台灣,真正送入國庫的有多少黃金呢?依照2016年3月10日,時任央行總裁彭淮南公開說法:「民國50年央行在台復業,台銀轉給央行108萬英兩的黃金,價值約450億元,占黃金庫存的8%左右」
而一英兩(盎司)=31.1035公克,108萬英兩差不多是33.6公噸,也就是佔持有全額四百多噸的8%。
別再亂傳!台灣400噸黃金儲備都大陸帶來的?才不是! http://bit.ly/2wvznwM
▲國民黨啟運黃金來台當時媒體報導(圖/翻攝自網路)
不過彭淮南的說法是民國50年台銀代管黃金時轉交給央行的數據,更早還有個數據,就是1950年6月3日,收錄於國史館典藏《俞鴻鈞呈蔣中正臺灣銀行發行準備外匯暨黃金儲蓄及收付各情形》如下:
1950年6月3日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向蔣中正報告黃金收付情形,報告中表示:
運臺灣黃金約296萬市兩
運廈門黃金786540市兩
合計約375萬5000多市兩;
在臺灣支付黃金約242萬市兩
在廈門支付黃金786540市兩
合計約321萬2000多市兩。
扣掉當時政府的花費,在以上資料中顯示1950年5月31日中央銀行實存黃金54萬2000多市兩。
備註:當時中華民國對黃金採用「市兩」計算,1市兩 =1.7636981英兩(盎司)
© 由 三立新聞網 提供
▲國際流通的黃金外形(圖/翻攝自網路)
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開始援助中華民國政府,每年約一億美元,政府支出不再依靠國庫黃金。當時總統蔣介石下令把黃金存放到新店文園,1961年也就是上述的民國50年央行復業,各單位把黃金集中保管,入庫時登記為108萬英兩,也就是33.6噸左右。
1981至1989年間台灣經濟發展蓬勃,中央銀行購入1254萬英兩黃金,與剩餘的遷台黃金一併保存於文園金庫,1990年後央行就未再增購黃金,這就是目前四百多噸黃金儲備的由來。當時的108萬英兩黃金大約價值兩億多美元,而當時美國援助台灣一年就一億多美金,若只單靠那些黃金,台灣經濟兩年就撐不下去了。看到這裏,還可以說台灣經濟會起飛,是靠大陸搬來的黃金嗎?
別再亂傳!台灣400噸黃金儲備都大陸帶來的?才不是! http://bit.ly/2wvznwM
備註:當年國民政府對大陸國庫的轉移不只是轉移了黃金,還轉移了銀元、美元等資產。真正的黃金數量很難估算,以當時運送能力跟控制能力,有歷史學家估算大約是三到五百萬兩(大概是112-187公噸)。其實日本軍隊才是搶走中國黃金的大強盜,光是1937年占領南京時,依照美國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和佩吉·西格雷夫共同著作《黃金武士--二戰日本掠奪亞洲巨額黃金黑幕》中披露,戰爭期間,日本軍部有個金百合計劃,在連死人嘴裏的金牙都敲走的情況下,從南京掠奪走的黃金至少6000公噸。
別再亂傳!台灣400噸黃金儲備都大陸帶來的?才不是! http://bit.ly/2wvznwM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