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周錫瑋,令尊比侯友宜更血腥


newtalk.tw查看原始檔
柯P有句名言:「垃圾不分藍綠」,這句話也適用在戒嚴時代國民黨豢養的鷹犬,因為「鷹犬也不分省籍」。2018年3月16日《新頭殼》報導〈侯友宜談鄭南榕事件挨批 周錫瑋:侯應多與外面說明〉
「1989年,侯友宜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曾參與圍捕鄭南榕行動。侯友宜受訪表示,當年鄭南榕事件,警方任務除了依法拘提,更重要的是『救人』,沒想到鄭南榕死意堅決,『但鄭的女兒鄭竹梅等人救出,當場也謝謝警消救命之恩』,他認為這是一場『不完全成功的救援』。
鄭南榕基金會昨(15日)發布新聞稿指出,侯友宜最應當受到批判的是,將鄭南榕的家屬牽扯進來,……『請勿以家屬為借口,而避而不談,台灣歷史還有太多含糊未清、似是而非之處,應要求政治人物清楚表達其理念,以讓選民判斷。』……鄭南榕的女兒鄭竹梅,更以殉道者家屬的身分回應侯友宜,『迴避面對過去,才是二度傷害』。
對於競選對手遭批,周錫瑋今(16)日表示,每一個出來參選的人都會被質疑,這是很正常的事,每一位參選人應該都有勇氣來面對,民主的真諦,就是要經過市民的瞭解與檢視。針對鄭南榕自焚案的事件,他也要幫侯友宜加油、打氣,並建議侯友宜可以藉這個機會多跟外面說明。」
接人卻變成了接骨灰罈
當年侯友宜執行了「完全不成功的圍捕」,如今遇到選舉,卻又變成了「不完全成功的救援」。他要家屬「理解」我們這種人的人格特質、「包容」我們只是奉令殺人,最重要的是「尊重」我們現在的參選權利。
侯友宜這段話固然讓人聽了心寒,但鄉民們也別看周錫瑋說得如此道貌岸然,侯友宜還勉強可說是奉命行事,周錫瑋的父親周書府才是殺人不眨眼的屠夫。本魯更想問周錫瑋:「你自己又準備好了要怎麼跟外面說明呢?」
先父的同學汪廷瑚,出身皖南書香世家,隨軍來台後因寫作得罪高官,被警總保安處抓去後,不經軍法處審判就直接羈押於綠島。鷹犬逼他寫了悔過書就放他回家,但他脾氣倔強,始終不寫,就這樣沒判決卻被關在綠島。   
15年後,綠島指揮官換了脾氣更倔的周書府,要求汪廷瑚在被釋放回台前一晚,一定要寫下悔過書;汪廷瑚不從,周書府竟派眾多槍兵,以槍托圍毆擊斃,詭稱當夜暴斃,立即火化。在台同學們專程去碼頭接他,迎來的卻是骨灰一罈。
《柏楊回憶錄》裡在解釋自己服刑期滿卻不能回台,被綠島指揮部軟禁成沒有刑期的「看管雇員」的過程中,就提到過汪廷瑚遇害的經過。
柏楊筆下的周書府
「關在綠島的政治犯,都是情節重大的,刑期雖然屆滿,但有關單位認為其思想仍未改造,或者找不著『保人』,就在出獄步出大門時,重新被逮捕、囚禁,管訓期限一次三年,可以一次、再一次、無限次的延長。……所以,班長們經常警告囚犯:『我沒有辦法叫你出獄,但我有辦法叫你坐牢坐到死』。……
有一位政治犯在他要出獄6個月前,依規定要寫感訓心得,一般都會痛心自責,依照官方意思永遠擁護英明的領袖。而這位難友在寫感訓心得時,不但不認錯悔改,還把他在調查局所受的苦刑,以及冤屈的案情,一寫就是二十幾頁。政戰官特地向他分析利害要他重寫。這位老兄認為現在他要出獄了,黨國要人不是都在勉勵誠實無欺嗎?他要層峰知道事情的真相。政戰官怎麼勸都無效,甩門而去。結果,這位老兄被送到『隔壁』,3年之後還延長了一次,總共多關了6年才被釋放。……
……這就是軟禁,我每天除了吃飯以外,沒有任何事可做。軟禁最可怕的地方,是它沒有刑期。名義上,我的職位是『看管雇員』。凡是判刑的囚犯,即使是25年的最高刑期,也有期滿的一天,即使是無期徒刑,也有大赦、特赦或減刑的可能。只有軟禁犯,可能被囚禁30年、10年,永無盡期,任何大赦、特赦、減刑,都輪不到自己,因為我們已非罪犯,沒有判刑,只不過由於一紙行政命令。……
另一位更離奇的軟禁犯汪廷瑚先生,他得罪了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張寶樹先生一個電話給警備司令部,汪廷瑚立刻在他教書的台北市大安高級工業職業學校教員位置上被捕,押解到綠島指揮部,成為『看管雇員』之一。事後,張寶樹曾經派了幾位汪廷瑚的朋友,到火燒島勸他寫一份悔過書,就可釋放,每一次都遭到拒絕。這樣一直到我回返台北,繼任指揮官周書府先生,對軟禁犯採取嚴峻態度,汪廷瑚終於遭到毒手,不明不白的死在周書府派出的槍兵圍毆之下。」
郭中一筆下的汪廷瑚
東吳物理系副教授郭中一,在他《科學,從好奇開始》的序裡,也提到他的父親郭逸民教授,與汪廷瑚不只是同學,還是同鄉,因而親見原本要接人,卻接到骨灰的「鬧劇」。   
「父親的朋友當中,多半是流亡學生,來自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常在家中做食客的,免不了要受到小孩兒的壓榨,要他們掏出童話、鄉野故事、乃至個人經歷,饜足好奇的心靈。
聊齋故事中,有一則〈宮夢弼〉,故事中柳家食客宮夢弼,常陪著柳家小孩兒玩藏石頭於地磚下的遊戲,後來柳家衰敗,翻起地磚,石頭盡成白銀。這些叔叔伯伯們在故事與個人經歷中,不啻為我埋藏了無盡的寶藏。
父親的同學中,汪廷瑚叔叔出身皖南汪家大族,曾參加『十萬青年十萬軍』運動,後隨軍來台。他教會4歲的我查王雲五4角號碼字典,大以為傲,常在人前要我表演,以為誇耀。
他辦雜誌揭弊,受到警備總部關切,不經審判,即羈押於綠島。被捕前日,我要他小心,他意氣昂揚,直道無妨。此後歲月中,聽聞他始終未曾認錯屈服,但又沒有正式定罪,成了當局棘手的人物。
15年後,年甫弱冠的我,歡欣地接獲他將回台的消息,但是迎來的卻是骨灰一罈,原來他們在釋放他的前夕,由眾多槍兵以槍托圍毆擊斃,詭稱當夜暴斃,立即火化。
像這樣的故事,在那樣的時代中本不罕見,汪叔叔孑然一身,也沒有人為他平反,但是他畢竟還是為〈宮夢弼〉留下了寶藏。他所辦雜誌,多半被警備總部沒收,剩下的都留給了我。……其中記憶最深刻的一篇文章《烈豆》,正是汪叔叔給我的印象:大把綠豆中,一顆鐵錚錚、久煮不爛的特立獨行者。」
請周錫瑋也說明一下
汪廷瑚不是政治人物,與先父一樣只是個流亡在台的外省賤民,多年來除了謝聰敏,也沒聽過任何綠營政治人物提到過他,但他卻是比鄭南榕更早為台灣言論自由而犧牲性命的烈士。
台灣的言論自由,是歷經多少人的犧牲,才換來我們現在這點小確幸。鄭南榕的故事不能被台灣人遺忘,同樣的,汪廷瑚的血也不能白白流在綠島上。
周錫瑋先生,您知道當年有多少冤魂,在綠島遭令尊殺害。我們固然想聽侯友宜怎麼與外面說明鄭南榕的死因,但同樣也想聽聽您怎樣與外面說明:「汪廷瑚是怎麼死的?」管仁健觀點》周錫瑋,令尊比侯友宜更血腥 | 政治 | 新頭殼 Newtalk - https://goo.gl/a4hcU5


「外省人」鄭南榕,給我們的啟示

2016 年 04 月 07 日 23:42:20 ⋅ Leave a Comment ⋅ admin
twmemory_009471

1989年4月7日,主張臺灣獨立建國及追求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先生,為了堅持理念自焚殉道。4月7日也被認為是「言論自由日」。
而從今年4月7日的網路言論不難發現,威權體制信徒們,正這樣主張著:
「結果是讓一個外省人當烈士,平常喊打喊殺的台灣人是卒仔」
「又再消費外省人鄭南榕,台灣人自己沒烈士嗎?」
「我是鄭南榕,我主張烤三分熟」
這些人享受前人犧牲一切換來的言論自由,進行極盡羞辱、歧視與仇恨的言論,令人大開眼界。

而被認為是「外省人」(註1、2)的鄭南榕,敢在威權體制脅迫下公開聲明主張臺灣獨立,主張百分之百言論自由,最後甚至自焚殉道。
我們可以看到,有這樣認同臺灣的「外省人」,也有遠渡重洋來臺一生奉獻於此葬在這裡的「外國人」(如:巴克禮博士),但也有心不在此甚至出賣他人的「臺灣人」。

認不認同臺灣,無關族群、血統、或是從哪裡來。
認同臺灣的人,就是臺灣人。
也希望有一天,這座島上的住民,都認同這裡,願意和其他人互相擁抱,彼此扶持,真正成為一家人。

再一次緬懷鄭南榕先生的主張、犧牲、與貢獻。

註1:據鄭南榕口述,父親為戰前自福州來臺
註2:小編認為「外省人」一詞並非合宜用詞,故以引號標註。

圖翻攝自《綠色年代:台灣民主運動25年,1975~2000》
http://www.peopo.org/tag/69728

是誰說鄭南榕扔汽油彈!

2016-04-08 06:00

鄭南榕為了捍衛言論自由,於警察登門拘捕時斷然自焚,在熊熊烈火中,如花朵般殞落,但這朵花化作春泥,開出千萬朵自由之花,在他犧牲廿七週年的昨天,全國各地都有紀念活動,蔡英文甚至宣示新政府將明訂這一天為「言論自由日」。

這是人民耗費廿七年才走到的轉型正義的一小步,這廿七年間,人權和自由依然遭到無情打壓,公權力和學術界都藏著幫兇,有的始於污衊,有的出於無知。

從死亡的那一天起,鄭南榕就遭污名化,登門拘捕他的派出所主管張奇文說鄭南榕扔出兩顆汽油彈,將他打成暴力份子。兩年前,仍有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將鄭南榕污名化為「自殺炸彈客」。

王文霞後來道歉了,但張奇文從未致歉,反而在他當分局長後,處理學生衝進教育部抗議事件時,悍然拘捕執行採訪的記者,不准發稿,連打手機向報社和家人報平安都不行,這種踐踏人權、戕害新聞自由的手段,宛如戒嚴復活,但張奇文居然超越其他分局長,被警界簽報升官,這等於鼓勵警察「對人民要強硬,向張奇文看齊就能升官」,這是再一次踐踏人權。

時任中山分局民權二派出所主管、現任北市中正一分局分局長的張奇文。(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憑良心說,並非每個警察都像張奇文,也有溫和冷靜處理群眾事件者,像太陽花學運期間北上支援的保五總隊,在當時總隊長黃宗仁約制之下,就沒有把人民看作敵人,從而降低緊張,平和收場。可惜如黃宗仁之流,終究是鳳毛麟角。

多數警察將請願人民視如大敵,棍棒伺侯,拖入私刑,這是警察教育出問題,也是帶隊官的素養不足,新政府應檢討警察大學、警察專科學校的教材,注入民主養分,學習尊重新聞自由,別再把人民當成敵人。(莊榮宏)

紀念鄭南榕殉道 蔡英文︰4/7言論自由日

蔡英文今天宣示,新政府上任後「將訂定每年的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2016-04-07  12:36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鄭南榕於1989年4月7日自焚殉道,後人多感念他對爭取言論自由的貢獻。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今天前往鄭南榕自由之翼紀念墓園,宣示新政府上任後,「將訂定每年的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

綜合媒體報導,蔡英文強調她去年就承諾過,今年再度宣示,「當我下次站在這裡時,所有的台灣人民都會記得這一天,不只是鄭南榕殉道的日子,也是台灣的言論自由日」。

自2012年起,台北市、台中市、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宜蘭縣等8縣市政府,都已訂定言論自由日,也舉辦各種展覽和活動紀念鄭南榕。

相關影音

 ---------------

禁書還原:侯友宜踹開鐵門後…鄭南榕自焚殉道

1989年黨外雜誌以黑色封面專題悼念犧牲的鄭南榕烈士。(記者陳鈺馥攝)

2016-04-07  10:11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台灣民主烈士鄭南榕於4月7日自焚殉道,至今27週年,1989年的今日,中山分局受上級指令,發動拘提鄭南榕的「四七行動」,根據被警總查禁的黨外雜誌,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侯友宜率員警踹開鐵門,鄭隨後自焚,實踐自己「Over my dead body」承諾。

鄭自焚後,案發所在地自由雜誌社被燒得面目全非,由鄭南榕創辦的鄉土時代週刊雜誌,以黑色為封面,出刊第272期紀念專輯,悼念為台灣建國犧牲的烈士,無法忍受言論自由的警備總部,隨即將下一期雜誌勒令停刊。

黨外雜誌還原事發過程,4月7日上午5點多,上百名鎮暴警察便躲在中山國中校園待命,而早一個月前,警方即令雜誌社樓上住戶搬離,由便衣人員「進駐」作為摧毀雜誌社的「指揮總部」。

根據流出來的警方蒐證錄影帶畫面,今北市中正一分局分局長、時任中山分局民權二派出所主管的張奇文,上午9點不到,便來到雜誌社樓下表示,「奉台灣高等法院地命令,來拘提鄭南榕先生」,並要求開門。

同時,電信局也將雜誌社社內8線電話全部「控制」,讓社內人員無法對外撥電話,時任刑事組長的侯友宜,則率領幾名員警將一樓鐵門踹開,鎮暴警察隨即上樓抓人,遭遇被鄭南榕要求先離開的雜誌社員工,隨即一陣拳打腳踢,押回警備隊;而鄭則將自己反鎖在總編輯室內自焚。

黨外雜誌批判,台灣「末代軍職」前警政署長羅張,在立院備詢聲稱鄭丟出多枚汽油彈,警方慣用的抹黑「汽油彈劇本」又再現。

據了解,負責督軍「四七行動」的前中山分局長王郡,後來官運亨通一路當到警政署副署長、海巡署長,前刑事組長侯友宜也當上警政署長,前民權二派出所主管張奇文,現在則坐鎮中正一分局分局長職務。


當年這位僧侶為了宗教平等「當眾澆汽油自焚」,但在全身燒成焦炭後…竟留下一個令人詫異的東西! - boMb01 - https://goo.gl/qCAZFk

2017-07-08_2050442017-07-08_205109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