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嗣治/愛貓畫家+貓奴/日本繪畫大師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PIXNET :: - https://goo.gl/wmBNqk


絕食而死的義豬和殉職的忠狗 | 中華德育故事 | 報恩 | 大紀元 - https://goo.gl/gVDFcr


蘇富比春拍 中日女神降臨

徐悲鴻1920年至1921年的《夢中的維納斯》,是中國最早以西方古典主題的油畫,4月將於香港蘇富比上拍,預估價新台幣1.6億至2.4億。(香港蘇富比提供)
香港蘇富比2016年春拍,4月2日至6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3、4日登場的「現當代亞洲藝術」兩大焦點為徐悲鴻和藤田嗣治的裸女畫,各自表現心目中的「女神」,兩張畫作均上看新台幣億元大關。受景氣波及,去年國際藝術市場交易量下挫,今年春拍即將開槌,各家表現備受關注。

一位來自中國,一位來自日本,徐悲鴻與藤田嗣治都是在1910年代抵達巴黎學習,各自走上不同的藝術之路,徐悲鴻深研學院寫實主義,歸國後奠定中國寫實主義和美院體制,成為中國現代藝術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藤田則選擇旅居巴黎,被視為1920年代「巴黎畫派」的日本代表,雖然一度返回日本,之後再出國,晚年入籍法國。

情愛慾望相角力

即將上拍的徐悲鴻《夢中的維納斯》作於1920至1921年,畫面中央是一位臥躺草地上的裸女,右方則隱約可見兩名半獸人,令人聯想到希臘神話中「女神與半獸人」(Nymph and Satyr)主題,比喻情愛慾望,進而延伸文明與野蠻角力。

這幅畫作不僅是徐悲鴻少見的旅法時期油畫,也是中國最早以西方古典主題的繪畫之一,裸女主題曾對20世紀初民風保守的中國社會造成衝擊。這幅畫作曾出現在1988年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之「中國─巴黎」展中,首度現身拍場,預估價新台幣1.6億至2.4億元。

幽玄之美膚如雪

藤田嗣治筆下乳白色肌膚的女子為繪畫標誌,1923年藤田認識原名露西.芭杜(Lucie Badoud)的女子,因其雪白無瑕的肌膚暱稱她「小雪」,藤田開始揣摩如何表現出西方女子乳白肌膚質感,全力發展裸女繪畫。此次上拍的《裸女與貓》完成於1930年,正是以小雪為模特兒,結合西方古典繪畫和東洋畫技巧,如雪般的乳白色肌膚頗有日本文學強調的「幽玄」之美,該時期大尺幅的裸女畫幾乎被世界重要美術館典藏,《裸女與貓》預估新台幣8000萬至1.2億元。

「現當代亞洲藝術」亮點尚有王懷慶的《足—2》、《天工開物—2》、《鏡中的椅子》3幅大尺幅之作,以及記錄趙春翔由傳統到革新的《山石樓閣》、《五行》、《抽象》等3作品,本季共有逾120件拍品。

--------------------

藤田嗣治- 巴黎畫派中的亞洲面孔- 崔大振的文集- 博客(聚藝廳) - 藝術國際Artintern.net - http://goo.gl/8chtBo

藤田嗣治- 巴黎畫派中的亞洲面孔

在《讀庫》的1203期中,第一次讀到了藤田嗣治的名字,這位日本畫家,雖然最終去國離鄉,入籍法國,但是他仍然被認為是唯一的亞洲大師巨匠,躋身著名的"巴黎畫派"。
在二十世紀初葉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活躍在國際美術中心巴黎的一群藝術家,被總括為巴黎畫派( cole de Paris),這是唯一以地名冠之的繪畫流派,畢加索就在其中。
以下這幅畫作讓畫家一舉躍上巔峰,據說在畫展時,畢加索曾經不止一次前來駐足觀瞻,這幅作品在展覽開幕首日就以8000法郎售出,兩年後為巴黎現代美術館收藏。
畫作的主角是有"蒙巴納斯女王"之稱的"吉吉",畫家由此以"乳白色的皮膚"確立了個人風格,成為大師中的一員。
09121517358013ed547d666b32
吉吉曾經寫過一本回憶錄,有中文譯本:《愛情是這個樣子的:蒙巴那斯的吉吉》,海明威曾經為此書作序,並且說:
這是惟一一本我曾經寫過序言的書,上帝保佑,也是惟一一本我樂意作序的書。
吉吉是那個時代,很多畫家心中的繆斯。海明威在序言中寫到:
"如果你厭倦了時下的淑女作家,那麼這是一本從來不曾是淑女的女人寫的書。十年來,在我們這個時代所能包容的最大限度下,她一直是一位女王。顯然,女王和淑女截然不同。毫無疑問,她對蒙巴納斯時代的主宰,遠遠勝過維多利亞女王對維多利亞時代的主宰。"
以下是女王和藤田之間的一段記憶:
吉吉頭一回到藤田嗣治家的時候實際上是光著身子的​​。表面上看她的大衣下面有紅色的裙擺,可她一到房間裡就脫了大衣,裡面什麼都沒穿,裙擺是假的,那隻是一塊紅布,用別針釘在大衣底下。
藤田上前幾步,盯著她看了半天,說了一句:"沒有汗毛?"
"你畫著畫著,它就長出來了。"吉吉一邊逗著日本人,一邊隨手拿起桌上的鉛筆,在身上畫了幾根汗毛。
當天晚上藤田心癢難熬,第二天一早就到洛東達等吉吉,一定要讓她做他的模特。吉吉答應了。
藤田是個妙人兒,他看吉吉的眼光很特別,幾乎把鼻子湊到吉吉的下身前,用半通不通的法語發出各式各樣的驚叫,"美人痣","沒有毛" ,"你臟腳"。吉吉雖然很尷尬,但藤田結結巴巴的語氣很好笑,吉吉就一直放聲大笑。
藤田模仿馬奈那幅著名的《奧林匹亞》畫了一幅《裸臥的吉吉》,1922年的秋季沙龍展上,這幅畫大出風頭,後來賣了八千法郎。畫面上的吉吉身體出奇潔白,藤田就像所有的亞洲人一樣,偏愛潔白的女人,他甚至給他的女朋友呂西起了一個暱名,叫瑤姬(Youki),意思是"玫瑰色的雪",而且畫了一幅名叫《雪天使瑤姬》的畫,畫面上的瑤姬也通體雪白。據說藤田為了取得潔白無瑕的色調,把牡蠣殼磨的粉調製到顏料中。吉吉身上幾乎沒有汗毛,藤田就像古代日本畫家那樣,細緻地勾勒出吉吉腋下和陰阜上的毛髮。黑是黑,白是白,顛覆了從古希臘以來就有的,那種認為女性體毛難看的視覺觀念,輕輕地刺激了一下巴黎人。
畫家筆下的人物多有潔白的色彩,讓人印象深刻,以下兩幅同樣是我喜歡的作品:

藤田嗣治(Leonard Foujita,1886-1968)

藤田出身名門,父親是台灣和朝鮮的軍醫。在東京美術學校的指導教授是留法歸國的黑田清輝,而當時十分推崇印象派講求的光線變化和點描及塗抹技法,因繪畫局限於技法,讓藤田十分失望,在黑田清輝所舉辦的畫展中藤田也從未入選。畢業後,藤田娶了第一任妻子,並在一年後留下妻子獨自前往法國。

當時的巴黎,已迎向立體派和超現實主義的20世紀繪畫,讓一直受教於黑田印象派畫風的藤田大受打擊,甚至憤而打破黑田指定的畫具箱,放棄以往所學,重新找尋方向。

藤田初期在巴黎的生活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生活窮困潦倒,甚至曾經在寒冷的冬夜燒畫取暖。大戰結束後出現轉機,作品首次賣出並娶了第二任妻子,開始有了收入,之後更在香榭大道的協倫畫廊舉辦畫展,並深獲好評。藤田個人的繪畫風格也漸漸成形,讓藤田的名聲和財富因此水漲船高,1925年分別獲得比利時和法國政府頒布勳章。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德國於1940年佔領法國,藤田因而返回日本,返國期間受陸軍委託繪製了戰爭畫,戰後卻被日本美術學會批評協助發起殘酷的戰爭,藤田從此離開日本,取得法國國籍,並留下「希望日本的畫壇也能達到國際水準」、「是日本拋棄了我,不是我拋棄了日本」等話,從此未曾再踏上日本。

如同戲劇般波折不斷的人生,最後皈依天主教,於1968年在瑞士醫院畫下了句點。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