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皇帝喇嘛教

明武宗(1491年10月26日-1521年4月20日),(1505年-1521年在位)明朝第10位皇帝,名朱厚照,化名「朱壽」,年號正德。正德皇帝朱厚照是明孝宗的長子,唯一的弟弟朱厚煒又早夭,是他父親唯一長大成人的兒子,兩歲被立為皇太子。他天性聰穎,但是極好逸樂,縱情於聲色犬馬[1]。他在位期間,常常離開北京四處巡遊,尋花問柳,一走就是幾個月甚至長達一年。沿路騷擾,人民逃匿山谷。住在北京期間,又不願住在紫禁城,在宮外建了一座“豹房”居住,親自訓練虎豹,並甄選大量美女於其中,供其逸樂武宗也是一個同性戀者男伴不計其數,名曰“老兒當”[2]。即位之初,曾在莊嚴的皇宮正殿奉天殿以猴坐犬背,燃起爆竹,一時猴跳狗走。1514年正月,乾清宮因玩燈而失火,正德正去豹房,回顧火光沖天,竟然戲笑著說好一柵大焰火。又曾下令在全國禁止養豬,禁食豬肉。他不喜歡上朝,終日與來自回回、蒙古、烏斯藏(西藏)、朝鮮半島的異域術士、番僧相伴,還曾親自接見第一位來華的葡萄牙使者皮萊資。他學喇嘛教,自稱大寶法王。他起初寵信劉瑾、丘聚、谷大用等號稱“八虎”的宦官,1510年平定安化王之亂(朱寘鐇)後,下令將劉瑾凌遲處死,後又寵信衛士江彬等人[3] 。正德還愛好軍事,“奮然欲以武功自雄”。正德十二年(1518年)10月,在江彬的慫恿下,自封為“鎮國公威武大將軍朱壽”,到邊地宣府(今張家口宣化區)親征,擊潰蒙古韃靼小王子,回去後又給自己加封太師。史稱“應州大捷”,安定了明朝北部邊境。1519年,宸濠之亂爆發。寧王在江西南昌叛亂,正德不以為意,且以御駕親征為名,巡游江南,行至半路,得知右僉都御史王守仁已經平定了叛亂。朱厚照先是隱瞞消息,繼續南巡。在南京受降時 ​​,先將朱宸濠假意釋放,然後再由自己親自將寧王抓獲。離開揚州時,朱厚照又要求當地知府蔣瑤將歡送宴會的餐飲折成現金給他。朱厚照雖喜歡胡鬧,行徑荒唐,但一方面他頗能容忍大臣,不嗜殺勸諫之人。君臣之間,相安無事[4]。八個月之後返北京途中,在淮安清江浦上學漁人撒網,作為遊戲,卻失足落入水中,並因此患病,1521年,正德因為過度享樂吐血而死,終年僅31歲,葬於康陵(今北京明十三陵之一),諡號為承天達道英肅睿哲昭德顯功弘文思孝毅皇帝。由於無子嗣,於是由宗室中選出朱厚熜(明世宗)為繼承人。爭議2004年,在美國南部地區一位華僑手中發現由明朝正德皇帝親筆所書的聖旨,內容敘述做人應如何有進取心以及如何為人忠臣與正人君子。此文物的發現造成了史學家對歷史記載正德皇帝人格的爭議,但更多的學者認為,詔書的內容是由大臣捉刀,只是最後由明武宗謄寫的。

---------------------

滅掉元朝的喇嘛教
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元朝元世祖忽必烈消滅南宋,統一天下,然而元朝的統治時間並不長,從元世祖忽必烈消滅南宋,到元順帝妥歡貼睦爾逃離大都為止,元朝的統治僅維持了九十多年。
元朝統一天下之後,上層統治階級長期動亂頻繁、各級官員貪贓枉法、再加上連年大災及瘟疫,各種矛盾迅速積累,最終迸發,形成了全國各地起義軍蓬勃發展之勢,加劇了元朝的滅亡。
推動元朝的滅亡的,推根溯源,還有一個更大的罪魁禍首,就是元朝崇奉的喇嘛教喇嘛教,應該說:後來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能滅掉元朝,迅速 ​​奪取天下,應該給喇嘛教喇嘛教記上一個頭等功!
元朝自忽必烈之後,喇嘛教喇嘛教深入元朝中央政府,元朝歷代君王均接受喇嘛教宗教教育。元朝君王及其家眷,必須受戒皈依喇嘛教,成為喇嘛教弟子。
尤其忽必烈本人,更是如此。即位之先,便有受戒九次之說;忽必烈即位後,為鞏固蒙元帝國對吐蕃的統治,將喇嘛教薩迦五 ​​祖八思巴封為國師、總領天下釋教。並頒《珍珠詔書》以示尊崇。國師至京,復往受戒,皇后亦然,並且頒詔天下臣民齊受喇嘛“佛”戒
元朝王室崇奉喇嘛教,勢必影響其施政方略。早在忽必烈所封喇嘛國師八思巴時代,忽必烈就專設【總制院】,領之於帝師八思巴,專管全國釋教和蕃地事務。人們只知藏區政教合一,殊不知元朝中央政府事實上早已是僧尼與吐蕃之政合一。
八思巴死(1280 年)後,到了至元二十五年(1288 年,戊子),院使桑哥還嫌其位不尊,以“ 總制院統西番諸宣慰司軍民財粟,事體甚重,品秩宜尊” 為由,奏改為【宣政院】。
【宣政】之名,源於唐時吐蕃來朝見於宣政殿故。【宣政院】之職,大致為二:一為僧尼之政;一為吐蕃軍民事務。自從改制【宣政院】之後,不但品秩大大提高,而且與中書省、樞密院、御史台一樣享有院政官司人“ 自為選” 之特權!僧尼之訟,也自行處理,無須御史台過問。此外,還有單獨用兵之機。這使得擁有中央人事、行政、司法大權的中書省、樞密院和御史台根本不能或者很少能夠插手【宣政院】大小事務,中央權力架空,造成體制上對【宣政院】所轄之喇嘛僧尼事務和蕃地事務沒有監控空間,勢必會造成宣政院及其所轄勢力範圍之不法行為。
由於喇嘛教喇嘛教在元朝過於受寵,以及喇嘛掌權的宣政院權勢顯赫,本已備受尊崇的喇嘛僧尼階層更加得勢喇嘛僧人目無法紀,影響社會治安、破壞國家法度之事時有發生。《元典章》記載雲:
【照得各處僧道衙門所設書吏、貼書、祗候曳刺人等俱無定額,多係無賴潑度過經日斷之人,不惟影佔戶役,僧道被擾多端。各街門已行革罷,切恐又於路府州縣營求勾當,侵漁百姓,非理生事。】
喇嘛教喇嘛橫行霸道,欺壓百姓,乃至皇室成員也敢毆打。《元史· 釋老傳》記載雲:
【泰定二年,西台御史李昌言:嘗經平涼府、靜、會、定西等州,見西番僧佩金字圓符,絡繹道途,馳騎累百,傳舍至不能容,則假館民舍,因追逐男子,姦污女婦。】
【(至大二年),有僧龔柯等十八人,與諸王合幾八刺妃忽禿赤的斤爭道,拉妃墮車毆之,且有犯上等語,事聞,詔釋不問。】
【又至大元年,上都開元寺西僧強市民薪,民訴諸留守李壁。壁方詢問其由,僧已率其黨執白挺突入公府,隔案引壁發,捽諸地,捶撲交下,拽之以歸,閉諸空室,久乃得脫。】
【世祖遣通事脫脫護送西僧過真定,僧捶驛吏幾死。】
由此可知,在元朝天子的腳下,喇嘛教喇嘛番僧居然都可以明目張膽地毆打王妃皇室成員、欺壓百姓,皇室尚不放在眼裡,更莫說那些平民百姓了。
對於喇嘛僧人目無法紀,專事僧尼與蕃地事務的【宣政院】並沒有予以製止和妥善解決,相反卻是火上澆油。《元史· 本紀· 武宗二》記載雲武宗至大二年(1309 年,已酉)宣政院請旨頒布新法令【(凡民)歐(毆)西僧者,截其手;詈之者,斷其舌】。
對與這些情況 ​​,成宗、仁宗曾試圖加以限制,然而收效甚微。到了皇慶延祐以後,情勢更加嚴峻。《新元史》193 本傳記載雲:【…… 宣政院…… 恃寵怙威,公行賄賂。僧道詞訟數倍民間,如好盜殺人不法事往往見告】,足見當時喇嘛作亂之嚴重。
元朝崇奉喇嘛教喇嘛教一代勝過一代,元朝末代皇帝順帝之時,已經是不可收拾。元順帝,即元惠宗妥歡貼木爾,尤其喜歡喇嘛教喇嘛教薩迦派的秘密戒法雙身修法,即位後,愈加痴迷。
史載元順帝【怠於政事,荒於遊宴】,尤其喜歡讓十六宮女戴上象牙佛冠、全身披上纓絡、穿著大紅銷金長短裙等衣飾,打扮成“佛菩薩相”隨著奏樂跳起【十六天魔舞】。這種舞蹈只有內宮及臣屬之中受“ 秘密戒者” 才能參與觀賞,上行下效,【十六天魔舞】開始流行於民間,例如在“ 浙西” 、“ 浙東” 地區亦可看到,甚至傳及西北的邊陲。
【十六天魔舞】的淵源與喇嘛教喇嘛教有關,喇嘛教喇嘛教以性慾為修道之法,喇嘛教四大派無不認為【修法的最後階段要通過男女的淫欲行為才能成佛。
當時的【宣政院使】西僧哈麻為了討元順帝歡喜,引進西番僧以秘密法雙身修法媚帝,為此哈麻之妹婿集賢學士禿魯貼水兒得寵於帝,而朝廷卻成了君臣淫態百出之所,君臣男女整天沉溺於斯,元順帝長期不理政事。
為了修習這種喇嘛秘密雙身修法,元順帝自己猶閒不夠,還要與眾人同樂。元順帝時常與母舅老的沙及兄弟巴郎太子等十人男女裸居一室,君臣共蓋一被。為此而【廣取女婦,唯淫樂是戲。】
當元順帝與眾人“ 行大喜樂” 的時候,頭戴上嵌有金佛字的帽、手持念珠,同時有上百名穿上纓絡等“菩薩”裝的美女吹奏著樂器、唱著金字經、跳著雁兒舞及十六天魔舞,何等逍遙。元順帝還【令諸嬪妃百餘人,皆受大喜樂“佛”戒】,使王室成為名符其實的【春宮】。《元史· 哈麻傳》裡如是記載雲:
【又選採女為十六天魔舞。八郎哥,帝諸弟,與其所謂倚納者,皆在帝前,相與男女裸處,號所處室曰皆即無,華言事事無礙也。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無所禁心,醜聲移行,著聞於外,雖市井之人,亦惡聞之。】
而在濃郁的喇嘛教喇嘛教大喜樂的氛圍熏陶下成長起來的順帝太子,當然也迷戀喇嘛教喇嘛的雙身修法。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元順帝居然擔心其子不曉秘密法,對他說“ 秘密可以益壽” ,並令禿魯貼木兒教之。未幾,太子亦悅此道。寢假而傳遍內廷,而傳之宮外,蔚為時尚。真是朝野內外、廷內宮外無不充斥著這股邪氣淫風。
《百知錄之餘》卷3 僧尼之濫,記載雲:【元時婦人一切受戒,自妃子以下至大臣妻室,時時延帝師堂上。戒師於帳中受戒,誦咒作法。凡受戒時,其夫自外歸,聞娘子受戒,則至房不入。妃子之寡者,閒者間數日則親自赴堂受戒,恣其淫污,名曰大布施,又曰以身布施,其風流行中原。】
這種恣其喇嘛淫污還被美其名為大布施

---------------------------------------------

雙身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https://goo.gl/Pl4C24

雙身法,又稱歡喜佛法(簡稱歡喜法)、演揲兒法、本尊雙運法(簡稱雙運法)、男女雙修法(簡稱雙修法)、男女和合大定、陰陽和合禪定、秘密大喜樂禪定,藏傳佛教密宗術語,指無上瑜伽部中,通過學習歡喜佛,以男女間的性行為來達到解脫涅槃的修行法門。這是無上瑜伽部特有的修行方法,屬於圓滿次第的一部份,主要傳播於藏傳佛教內部。藏傳密宗,包括噶舉派與格魯派所傳承的那洛六法、薩迦派傳承的道果、薩迦派與格魯派傳承的時輪金剛乘以及寧瑪派傳承的阿努瑜伽中,都有雙身法的傳統。
它有可能源自於性力派的修行方式,與中國道教的房中術也有許多類似的地方。無上瑜伽部認為這是極秘密與殊勝的教法,只能傳授給極少數具備高度智慧與證量的人。但是有些佛教部派認為這違反了佛教離慾修行的宗旨,反對進行這種修行法。

雙身法是一種透過直接的性行為(事業手印)或是想像中的性行為(智慧手印)來進行瑜伽修行,以達到禪定解脫的方法。宗喀巴認為修行事業手印,必須有一定條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行。他主張以智慧手印,來取代事業手印[1]。
無上瑜伽部不認為雙身法是單純為了欲望而進行的性行為,而是一種特殊的禪修[2]。無上瑜伽部認為,這種修行方法,與人類身體中的氣、脈、明點有關,是即身成佛最快的捷徑。在無上瑜伽部中,如那洛六法與時輪金剛續,有各自的雙身法傳承,但是都被視為是一種秘密傳授的修行技巧,主要以口傳方法進行,即使在少數文獻上有所記載,也都以隱諱的專有名詞來作出說明。根據西方人類學家與宗教學者的採訪指出,在藏傳佛教寺院中,仍然有少數人保持這個傳承,但被認為是一種「只作不說」的修行方式,很少對外傳授。
那洛六法中,將雙身法視為是拙火瑜伽的進階與延伸。此派認為,修行拙火與寶瓶氣,雖然能駕馭大部份的氣,但是無法控制遍行氣,因此需要依靠雙身法來讓拙火增進,最終達至於解脫[3]。
《時輪金剛續》認為,在性行為高潮時,原本繫結的脈輪會暫時鬆開,細微風會進入中脈,在中脈停駐。身體中的赤白明點,也會在中脈中融合為一。此時,修行者會得到一種特殊的境界,稱為大樂(mahasukha)。在這種狀態下,進行觀想禪修,極易進入三摩地,證悟空性,這稱為樂空不二[4]。此派認為,心不清淨、貪欲很盛的鈍根修行者,無法依靠自己的禪定力來控制明點。因為南贍部州的眾生,擁有的肉體具備這個特性,可以藉助與女性間的性行為,把明點導引到自己的龜頭,由此引發大樂,以進行大手印的修行[5][6]。
但這種性行為,卻不是指一般的性行為,而是藉以融化頂輪的四大,並且回轉其過程。這種修行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能夠擁有能夠控制明點不洩出的能力(也就是不能射精)。根據《時輪金剛續》的說明,漏精對修行的傷害非常大。因此,即使在夢中也不可以漏精。密續描述了各種克服漏精的方法。融入覺悟心的經驗,由一般的貪欲產生,因此行者必須要能生起貪欲。由於貪欲的力量,能夠化體內的四大。如此一來,當經驗到無念的境界時,就可以把注意力導向觀空。因此,當藉由融化體內的四大而經驗到無念境界時,就可以把煩惱貪欲轉化成證入空性的智慧。當能夠運用這種無念的喜樂心證悟空性時,就可以產生強大的智慧,用來克制和去除煩惱。因此,這是由煩惱產生智慧,再以智慧克制和去除煩惱。[7]
無上瑜伽部認為只要認清欲望的本質,在欲望中也能得到解脫。他們並不認為雙身法是單純為了欲望而進行的性行為,而是一種特殊的禪修,不違反離欲修行的戒律。是想更快斷絕淫慾,由欲欲至欲不欲的破除染、淨兩種執著,契入真正萬法平等不二的空(即事如真)。
無上瑜伽續的男女雙身修法,主張在欲望當中能脫離欲樂,才是真了脫生死。雙身法是表法,並不是在慾念或實際的男女行為中修持。因為這種修法具有高難度和危險性,密續裡說,要能夠修行雙身法的前提,是擁有堅固的三摩地,最低限度是能夠以眼睛注視樹上的果子時,可以用意志力讓果子落下來;而且可以用意志力,讓掉落在地面的果子又重新長回到樹上,具備這樣的定力時才可以雙修。此外,根據阿底峽尊者的傳承,依戒律,出家眾不可以接受灌頂,修行雙身法,在家人很少能真正接受到並且修雙運,在台灣有多宗騙子假借密宗之名騙財騙色的事件。[8]
歷史
婆羅門教就有所謂的大樂修法[9]。傳統的部派佛教,多數主張佛陀本人反對雙身法,表示這是邪定聚。但也有不反對的部派,如說大空部就認為,男女只要同一意趣,志於修行佛法,在這種前提下進行性行為,並不妨害修行。至大乘佛教興起時,開始認為淫慾不妨礙解脫,也出現「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的說法,認為以男女性愛來吸引人修行佛教,這並不違反慈悲的精神[10]。這種以男女性愛來作為號召信徒的途徑,很早就進入佛教之中[11],但是主流佛教多半不認同這種做法。
最早將男女性行為當成修行方法的,是密教中的無上瑜伽部。他們認為,佛祖在臨終前在印度哲蚌地方傳授《時輪金剛》法時,以歡喜佛的本尊示現,並與明妃交合。[7]
無上瑜伽部興起的時間,可能略早於如來藏學派。在無著《阿毗達磨集論》中,引用某部契經,說明以欲止欲、二二數會的修行法,這可能是對雙身法的最早記載[12]。有學者認為這是大乘佛教晚期,受到印度教性力派大樂思想影響而產生的。[13]它與中國的房中術思想,也有部份共通之處,荷蘭漢學家高羅佩在《中國古代房內考》一書主張,雙身法是源起於中國道教房中術,在七世紀時傳入印度,成為金剛乘的一部份。
在印度貴霜王朝後期,北印度佛教因為異族入侵,以及僧團戒律不彰,遭受了嚴重打擊,幾乎使佛教滅絕。其中著名的事件,罽賓滅法,被認為與出家僧侶利用宗教信仰引誘婦女進行雙修法,使得僧團聲譽受損,有著緊密的關連[14]。
在隋唐之際,雖然仍然有少數出家僧眾以此號召信徒,因為僧團戒律,這類行為是被排斥的,主要的佛教流派也反對這種作法,因此它只在私底下流行。
以雙身法來修持禪定,認定它是佛陀的教法之一,起源於無上瑜伽部。在元朝曾經傳入中國[15]。
據傳,日本真言宗立川流也有以性愛為解脫的修行方法。但因為其歷史記載不清楚,所以目前仍存在爭議。
修行資格
印度論師對於修行資格有不同的見解,並沒有達成共識。有人認為未證果的修行者,只要對上師有足夠的虔信心,也可以進行雙身法[16]。但是其他論師普遍認為,必須要通過四加行或證阿羅漢果的聖人才有資格進行雙修[17]。
在阿底峽到達西藏之前,西藏密宗對於修行雙身法的規範並不嚴謹,出家僧侶也可以進行雙身法,但是阿底峽對此非常不同意。他認為,出家眾應該遵行戒律、嚴守梵行,若修行雙身法,將會破壞戒律,使佛教沒落,佛陀的教法斷絕,因此出家僧侶不應該接受無上瑜伽第二灌頂以及第三灌頂,不得修行雙身法[18]。阿底峽認同無上瑜伽部的雙身法是由釋迦牟尼傳授的佛法,但是對於什麼人才有資格修行雙身法,態度則顯得模糊,沒有作出明確表態,也沒有完全否定出家眾不能修行雙身法。一般認為,阿底峽不反對修雙身法,但是他主張必須接受嚴格的限制。在阿底峽之後,雙身法修行在西藏開始受到許多規範。
宗喀巴認為,修雙身法的人要具備特定條件,一定要修完下三部密法事續、行續、瑜伽續,完成生起次第,得到無上瑜伽上師的傳承與灌頂,進入圓滿次第修行,之後才可進行雙身法,但是一般的修行者,最好只修行智慧手印,不要進行事業手印。宗喀巴的觀點,後來成為西藏密宗的指導方針。
明妃選擇
修行所需要的女性伴侶,在無上瑜伽部中稱為明妃。明妃分成,實體明妃(即人類女性),觀想明妃(通過觀想而幻現的女性),咒生明妃(利用咒術產生的女性),以及空行母等。事業手印所指的即是跟人類女性一同修行雙身法,而觀想明妃,稱為智慧手印,或智印。
在實體明妃中,具備特定宗教修行能力的女性,稱為俱生明妃。但是事業手印中採用的明妃,通常是指一般的女性,以二十歲以下的處女為最佳,不一定需要具備特別的宗教修行程度。
進行方式
在無上瑜伽中,修行雙身法屬於圓滿次第,在接受無上瑜伽部第二灌頂(秘密灌頂)與第三灌頂(智慧灌頂)時,在真正具有資格的上師指導下,才能以性行為或觀想來進行這種修行。
寶瓶灌頂
無上瑜伽部中,接受過第一灌頂(寶瓶灌頂)之後,修行者開始進行生起次第的修行。在生起次第階段,修行者只作觀想雙修,修行智慧手印,但是不與異性實際進行性行為,事業手印必須在第二灌頂之後才能進行。
修行者首先觀想自己的本尊,想像自己與本尊合一。接著,修行者觀想自己與佛母(或稱為空行母、明妃)開始進行雙運,也就是想像中的性行為。但是在觀想的過程中,修行者不能升起性慾,或是有漏精的狀況。
秘密灌頂
男性修行者必須選擇一名符合標準的年青女性(稱為明妃,或空行母,通常是二十歲以下的處女),獻給上師[19]。上師與明妃在曼荼羅進行性行為後,將他的精液與女性經血取出(稱為甘露,或赤白菩提心;有所謂「五甘露」,尿、屎、骨髓、男精、女血),讓弟子吞下,這稱為秘密灌頂。[20]
智慧灌頂
秘密灌頂後,上師會教導男性修行者進入大樂禪定的方式。之後,男性修行者與女性,在不射精的狀態下,進行男女交合,以進入禪定狀態,這稱為智慧灌頂。在這個階段,明妃至多可以到達九位[21]。
勝義灌頂
《時輪金剛續》認為,在性行為高潮時,原本繫結的脈輪會暫時鬆開,細微風會進入中脈,在中脈停駐。身體中的赤白明點,也會在中脈中融合為一。此時,修行者會得到一種特殊的境界,稱為大樂(mahasukha)。在這種狀態下,進行觀想禪修,極易進入三摩地,證悟空性,這稱為樂空不二。這即是第四灌頂,勝義灌頂。達到即身成佛[22]。
各派觀點
藏傳佛教
宗喀巴(格魯派,黃教上師)極不提倡此法,凡出家比丘不許操作此法,但他表示,在不違戒律的前提下,同意比丘以「觀想」本尊雙運方式接受圓滿次第修行[來源請求]。在家居士可以與自己的配偶修習,但如果在家居士在實修過程中有淫慾與漏失明點,男女也要下金剛地獄。亂修也會令自己與上師夭壽而死,故今日格魯派傳承中,自宗喀巴起不再以實際性行為來修行雙身法[來源請求],而是以觀想方式進行第二灌頂與第三灌頂,稱為智印。
紅教現在也不再傳雙身法,而是以大圓滿為主[來源請求]。
紅教與白教也認為雙身法是方便法,只適合少數大成就者,一般人最好修解脫道[來源請求]。

-------------------------

藏傳佛教之根本是男女雙身修法

藏傳佛教之根本是男女雙身修法 

無上瑜伽即是男女雙身修法,是藏傳佛教修法之根本,號稱為即身成佛之法;明點與氣功則是藏傳佛教即身成佛法雙身修法之基礎,由明點及脈氣之修證完成,乃可 修習無上瑜伽男女雙身法;故說明點、脈氣、無上瑜伽乃是密宗修行法門之根本,密宗以無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門為主要思想故。

藏傳佛教認為練就明點氣功後,即可成就世間果之四禪八定、生欲界天乃至色界無色界天。如《道果─金剛句偈註》所說:修學氣導引道、界甘露導引道、脈字導引 道,謂能證得四禪八定,並能「融入大佛母般若波羅蜜母等之宮殿,覺受法身、且解二執」,證得法身及解除人我執與法我執,事實上只是一種妄想,絕無可能成 就。

藏傳佛教又認為可藉明點氣功及觀想脈字之成就而離三惡道、成就出世間果,成為「不顛倒菩薩」。以為明點氣功之成就,可以成就般若波羅蜜而離能斷與所斷,並 主張依於身中脈輪可以成就四種淨土。又誤以觀想所成之明點為菩提心,如宗喀巴所造《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云:《《粗細生起次第究竟後,依仗智印 亦能將菩提心從頂降至秘密下端(龜頭或陰蒂。女方有時非指陰蒂,而言子宮口│海螺脈)……》》,也都是妄想而違背佛法真實義。菩提心乃是眾生本有之第八識 阿賴耶識(如來藏),此心無形無相,云何能藉觀想而變成明點?此菩提真心與眾生十八界同時同處遍在,無一界不遍,云何能藉意識之觀行而變成明點、聚於肉團 心間?或降入密處海底輪?無斯理也。而密宗自噶當派始起,乃至後來分裂為四大派以來,悉皆如是錯認明點為真菩提心,完全違背三乘經典之聖教量。

密宗古今諸師皆以為明點之修行,輔以因灌、道灌、慧灌、無上密灌,及脈字之觀想,可以成就佛地之三身四智,其實與佛法成佛之道無關。亦如密勒日巴之口訣 云:《《耳傳能詮之口訣,心底深處受納時,如鹽溶水成一味。智慧於內開顯時,是非疑惑頓時斷,根本後得夢醒覺。深觀產生大樂時,所顯諸法自解脫,如水蒸汽 消太空。……本來明體智慧現,明朗如淨水銀鏡。……解脫取捨諸行時,以心離作安然住,……此時境識各自分,如分馬群與牛羊,心與蘊聚繫繩斷!我已利用人身 寶,瑜伽行道事已畢。》》。其實是以意識觀想明體住於樂空不二之男女行淫境界樂觸中,作為已經成佛之修證;如是密勒日巴,尚不能證得「真相識」阿賴耶,而 以明點為阿賴耶識,未入大乘真見道位,何況成佛?而言即身成佛之果地修證?都屬大妄語業。

藏傳佛教密宗古今諸師所修禪定,既皆以明光大手印及明點脈氣、雙身修法之修證為法門,則必不能證得四禪八定,是故禪定層次皆低;緣於不離欲界淫欲故,所得禪定皆不能超出欲界定範圍,初禪修証必須遠離欲界男女欲故。

如是「密宗禪定」之修法,皆是妄想境界之「禪定」,非真禪定也。綜而言之,密宗各種修練之目的,都是為了最後實修男女合體的淫樂境界時可以保持堅挺不洩而 長久住在淫樂觸覺中,名為即身成佛,說為成就報身佛的快樂果報;以此緣故,藏傳佛教密宗所修的氣功、拙火、明點……等一切行門與境界,其目的都是為了最後 階段實修男女交合的大樂、長樂而作準備;根本目的還是在最後的男女合修大樂光明,因此故說男女合修的大樂光明、樂空雙運,即是藏傳佛教密宗的根本教義;沒 有一個藏傳佛教密宗的教派是不傳男女雙身法的。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