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魯閣號Hello Kitty座椅頭巾 提議改不織布贈送-MOOK景點家 : 墨刻出版 華文最大旅遊資訊平台
www.mook.com.tw查看原始檔
文/MOOK景點家編輯部整理報導


太魯閣號Hello Kitty彩繪列車從首航當天就傳出Hello Kitty座椅頭巾遺失328條的事件,臺鐵呼籲乘客要有公德心後,又一度把此事件當作行銷話題的一種,確實也在網路與輿論上造成討論。

太魯閣號Hello Kitty座椅頭巾 失竊問題終於減緩。
攝像者: 圖片來源/台鐵
清明連假太魯閣號Hello Kitty彩繪列車再度行駛,已無發生失竊的事件,日前立委鄭運鵬也提議將座椅頭巾換成成本較低的不織布,然後將成本列入票價中,成為乘客可以攜回的物品,臺鐵表示需要進一步討論,更需要三麗鷗的同意。

----------------------------------

鄒靜儀與Hello Kitty

推文到plurk
2016-03-29 06:00

◎ 陳鶯鶯
日前,在同一張報紙上看見兩則強烈對比的社會新聞。一則報導:Hello Kitty彩繪列車火車首營運,墊頭枕巾被不少乘客摸走;另則報導:一位清潔工美眉打掃廁所時,撿到二十萬元現金,送還失主,還堅拒紅包。

Hello Kitty彩繪列車火車的墊頭枕巾,屢傳被不少乘客摸走。(台鐵提供)
這是兩則是非分明的事件,前者表現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偏差心態。也許「竊取者」認為這只不過是佔了公家機關的一點小便宜,小小的道德瑕疵,何況又是「集體行為」模式。然而無論如何都不能將這樣的行為合理化。又何況,若是家長們在孩子面前出現這樣的舉止,豈不是做了最壞的示範,誤了下一代?
後者是一位二十二歲、剛出社會的鄒靜儀小姐。她撿到的二十萬元是相當於她十個月的底薪,立刻送到櫃台認領,原來是病患家屬帶著植物人妻子回診時不慎遺失,而這筆錢是變賣家產和向親友借來,要償還妹妹代墊的救命錢。六十五歲的陳姓失主向鄒小姐獻花致謝並送紅包,但被再三婉拒,失主激動落淚說:「我無以回報,只能感謝再感謝!我無法想像這筆錢若丟了,要去哪裡籌錢。」鄒小姐是剛出社會的美眉,憑著自已的勞力工作,卻不為金錢所惑,如此風骨與情操,令人尊敬!鄒小姐的雙親教養如此成功,也令人感佩!
我們不能為了「拚經濟」卻忘了「拚榮譽」。新的政府即將上任,期待新的領航者,能好好掌舵,設定正確的航道,帶領台灣這艘「福爾摩莎」號大船航向充滿仁愛、和平、公義的新國度。(作者為台南市崑山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

Hello Kitty不見了!


2016-03-28 06:00

◎ 盧世祥
台鐵新太魯閣彩繪列車啟動,車上印有Hello Kitty的座位枕巾一再遭順手牽羊,「帶回家當紀念品」。乘客毫無公德心,引發議論。
台灣社會公德匱乏,是戰後一直存在的問題。一九六三年,美國學生柏大恩(Don Baron)以「狄仁華」為名, 在報章發表〈人情味與公德心〉文章,指台灣人情味濃厚,但欠缺公德心,激起漣漪。五十多年來,台灣社會雖非毫無長進,但公德是文化問題,戰後籠罩台灣的中國文化鮮少公德成分,公德要成為二十一世紀台灣公民行為準則,仍待努力。
事實上,台灣社會曾存在公德的觀念與實踐。日本時代生長的一輩,或「多桑世代」,從國小階段起就接受「修身」教育。「修身」教導並要求學生,養成不隨地便溺吐痰、注意衛生儀容、舉止安靜有禮、不吵鬧喧嘩、不給他人帶來麻煩等習慣,並實踐守時、勤勉、誠實、守信、紀律、守法等德行。這是生活教育,日常生活要自我要求,也為他人著想,因為人不只活在個人世界,也與社會互動;要成就文明社會,須從個人自律與公德做起。
人際互動頻密且重群己關係的日本,明治維新過程透過教育,落實公德於國民日常生活,台灣在日本時代受其影響,形成了「多桑世代」的個人及集體特質。然而,戰後中國文化罩頂,日本時代普及的公德心受侵蝕,以致終戰半年後從日本回台灣的彭明敏,在基隆下船搭火車看到車站髒亂、旅客爭先恐後、車廂破落不潔,不禁感嘆他所熟悉「日本的台灣」,轉成「中國的台灣」,竟是如此光景
戰後台灣公德退化,隨著未經生活教育的戰後世代為人父母或師表,至今未見扭轉:搭車高談闊論講手機、開車左轉搶先行、無視紅線路邊亂停車、斑馬線車不讓人、人行道騎車、吞雲吐霧要旁人分享、隨手丟垃圾、燒香焚紙污染空氣…,以致台灣的公眾行為水準,遠不如美日先進社會,只比中國文明一些。
Hello Kitty不見了,因而不僅反映公德問題,也凸顯戰後文化的「脫日入華」,與二二八事件一樣,都是台灣的不幸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