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敢做與不敢做的問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 https://goo.gl/btG3xa

2017-07-10_1513042017-07-10_1513522017-07-10_151403  


 

2017-07-09_102643  

不進「經國廳」見總統 政治受難者嗆:拆掉│TVBS新聞網 - https://goo.gl/Q2TwSG

總統府「經國廳」VERSUS「玉山廳」
/王文宏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期,總統府3樓的台灣晴廳、台灣綠廳、台灣虹廳、和大禮堂是總統接待賓客的場所。
 大禮堂日本統治時代稱為「會議室」,採巴洛克式建築,挑高8公尺的拱形屋頂,兩旁8個弧形天窗,四周12盞壁燈,是國家中樞授勳、晉階、佈達與慶典集會廳堂,也是國宴、音樂會、茶會與總統記者會等重要活動舉辦地點。
 台灣晴廳,日本統治時代是總督辦公室,後來改為總統會客室,是總統接待外賓最主要的場所。曾聽過陳水扁總統對於台灣晴廳的一個典故,陳總統的幕僚第一次送上來的廳名是「台灣藍廳」和「台灣綠廳」相對應,陳總統説:「台灣是母親的名,怎會是難聽?」,因此取名為「台灣晴廳」。
 晴廳以象徵海洋的藍色地毯,搭配台灣達悟族菱形織紋的窗簾,呈現台灣風格。
 台灣綠廳也是總統接見外賓的場所之一,在佈置上,地毯是名為「百福地」的地毯,最外圍是海洋,以連綿的波浪,呈現海洋的層次,中層則為土地,編織著台灣特有的動植物,例如藍腹鷴、台灣百合、一葉蘭、油點草等。台灣虹廳是總統府宴會廳,可容納30多人,以宴會交誼為主。
 2016年3月29日馬英九看守政府,不顧1月16日國民黨總統敗選,以行政命令宣布把總統府三樓的大禮堂改名為「經國廳」,來紀念蔣經國。
 2017年海外228遺屬返鄕團,在2月23日上午9時30分,到總統府拜會蔡英文總統。來到3樓長廊,一眼看到「經國廳」小橫牌,接待人員帶228返鄉團進到「經國廳」對面的「台灣虹廳」。蔡英文總統致詞時,首先提到這是她上任以來,首次在重新整修的台灣虹廳接見台僑賓客。
 台灣虹廳地板是日治時代留下的檜木重新拋光,自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檜木清香。大廰前面掛著一幅 260cm X 420cm 的大油畫,主題是「國鳥駕到」,一隻台灣特有品種「台灣長尾山姑娘」(台灣藍鵲)展趐飛翔在半熟的綠木瓜和「在叢黃」的黃熟木瓜樹叢中。大廳後面掛著一幅 218cm X 660cm 更大的油畫,主題是「天佑花蓮」,畫面前部是綠油油的的稻田,雲層密集的中央山脈蒼綠在後方,中央一束金黃色陽光照耀在高山上。這兩幅展現台灣風土油畫鉅作,是由台灣油畫大師林惺嶽創作。
 記得1998年我們去總統府拜會李登輝總統時,一樓大廳入口處有座蔣介石銅像,三樓接見大廳四面牆掛著孫文、蔣介石、蔣經國、和李登輝的肖像。後來2004年我們去總統府拜會陳水扁總統時,他表示蔣介石銅像已送給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接見大廳四面牆不夠掛孫文、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的肖像,只好通通不掛;政府機關只掛現任總統、副總統的肖像。
 現在已是去除威權個人崇拜、搬移個人圖騰的時代。我們認為蔡英文總統應該把握這個契機,把「經國廳」改為巍巍「玉山廳」,讓總統府的晴廳、綠廳、虹廳、玉山廳相互輝映、彰顯台灣主體立場。

2017-07-09_102249  

總統府設經國廳 政治受難者抗議 - 焦點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s://goo.gl/CRZNPk

2017-07-09_093357  

總統府「經國廳」應改為「強國廳」(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勁報 2017/07/07 16:52(1天前)
(轉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16年3月29日萬事無能到無事可做的馬英九在總統府最末兩個月不到的任期突然心血來潮將總統府三樓會議室取名為「經國廳」,讓他在八年總統任內乏善可陳的政績中多加一筆,可惜這筆政績亦是乏善可陳,而且是非常丟臉的醜事,因為當前市面流傳蔣經國一生功業史蹟實在是國民黨文工人員(就是文化侍從士官長)過度的美化宣染,許多是掠人之美甚至竄改歷史而來,所以馬英九沒事幹又在台灣最高統治機關建築內搞這種蔣經國的神話運動、實在是無知又無恥、非常無聊至極。
蔣經國真正在台灣留下不朽的豐功偉業就是他在行政院長任內搞的十大建設,但是國民黨非常重量級的財經重臣李國鼎卻說「十大建設是蔣經國好大喜功、其成功是歪打正著的」;後來筆者有幸出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更有幸參與「六年國建」很多重大工程之研討、規劃、審查並到日韓香港考察他們的法規制度、重大工程之營建管理和施工規範,方知台灣推動十大建設時之財務規劃、法規制度與營建管理規範都非常不健全,所以李國鼎對十大建設之評議實在所言不虛。
國民黨文工人員為蔣經國政績竄改史實的地方很多,在此舉一大家非常歌頌的「假歷史」-國民黨的宣傳資料甚至教科書都寫蔣經國在行政院退輔會主任委員任內率領退除役官兵「開闢」橫貫公路,其實橫貫公路早在1938年就由日本政府開闢出來,那時叫做「橫斷公路」,蔣經國只是帶退除役官兵去「拓寬」而已,所以蔣經國不是從無到有,而是從小變大,國民黨文化侍從士官長的寫法好像蔣經國是在中央山脈中開出一條新的公路,其實蔣經國沒那麼偉大,國民黨文工人員誇大其實了,中橫、新中橫、北橫都是一樣,這也是筆者贊成修改課綱的原因之一,因國民黨政府亂編教科書教材的地方很多。
蔣經國後來將這些退除役官兵組成了「工程隊」,後又改組成立「榮民工程處」(簡稱榮工處),繼之他又搞了一部「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簡稱輔導條例),依照輔導條例第八條規定榮民事業單位有優先議價承攬公共工程之權利;後來經濟部所屬的中華工程公司有樣學樣也優先議價承攬經濟部所屬之公共工程;省政府所屬的唐榮公司營建部亦搞出優先議價承攬省政府所屬公共工程;結果民營營造業之承攬發展機會全部被扼殺殆盡,蓋所有政府公共工程全被三間公營營造業壟斷,三家公營營造業拿到工程再轉包給民營營造業(這在當時是違法的),結果不但扼殺民營業者之生機,也造成很不良政治風氣(要拿三家公營營造業之轉包工程是要送紅包的),同時也擾亂工程市場交易秩序,所以我時常說這是蔣經國最大之惡政,不顧台灣中小營造業死活之惡政,這個惡政行之約三十年以上,與台灣戒嚴令差不多。
民國58年3月蔣經國為了鬥爭他繼母宋美齡之政治勢力,搞了一場「蕉蟲案」、「剝蕉案」,連帶讓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鬥倒關進監牢,吳振瑞是被高屏地區蕉農尊稱為「蕉神」的合作企業家,他在位時香蕉收購價格都在30元以上(以現在物價換算約在300元左右),且台蕉佔日本市場九成,吳振瑞倒台之後香蕉收購價格剩下7元左右、且台蕉佔日本市場剩下一成;後來吳振瑞坐牢出來證明這是一樁冤案,政府還賠錢給吳振瑞,但台蕉的日本市場已無可挽回,蕉農的經濟利益也無法挽救,蔣經國為自己的政治利益以蕉農的經濟利益和生存機會做陪祭,從此國民黨在高屏地區票源逐漸流失,不但縣市長選不上,立法委員一個都沒有,這就是蔣經國為國民黨營造的一條死路、一塊葬身之地。
蔣經國的惡政暴政還很多,他自蘇聯回國後就一直幫他父親做壞事整肅異己、肅剿「共匪」;所以他在他父親身邊幹了很多很關鍵的事,包括替他父親監督戴笠的「軍統」和陳立夫的「中統」,就連讓外蒙古獨立之最關鍵人物都是蔣經國;當時因蔣介石的軍隊抗日不力,幾乎一路被日軍追著打,所以羅斯福總統就要求史達林在歐戰結束後加入對日作戰行列,要史達林出兵幫中國打日本,史達林當然就要求一些走路工或工本費,史達林向蔣介石開的條件就是讓外蒙古獨立,這事蔣介石就交由外交部長王世杰去處理,這種出賣國土的歷史大事王世杰亦不敢獨力承擔就要求留俄會講俄語又甚了解蘇俄國情的蔣經國一同前往,一到莫斯科史達林當然都以蔣經國太子為談判對象、甚至與蔣經國做會外洽談,最後在要求俄國保證東三省領土主權之完整、不支持中共之叛亂、不鼓勵新疆之獨立之條件下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這個條約之簽署蔣介石本要求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宋子文去簽的,但宋子文不願簽這個賣國條約而留下歷史罵名故而辭掉外交部長,王世杰就頂著外交部長頭銜簽下這個賣國契約,其實這個契約之關鍵人物還是蔣經國;王世杰簽署這個條約後到台灣被蔣介石提升為總統府秘書長、中央研究院院長。
到台灣後蔣介石也給他寶貝兒子很大的豐賞,除了賞給他一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大位外(當時蔣經國才四十歲)首先讓他接收戴笠的「軍統」(因此位讓蔣經國突然變成中將)再放逐「中統」的陳立夫到美國養雞賣雞蛋,把中統和軍統整合起來變成獨大特務機構交給蔣經國去掌管,又賞給蔣經國一個「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簡稱救國團),把學校的訓育訓導教官系統全部納入救國團之內專司抓校園的匪諜或異議份子(這變相又成一情治系統),所以全台灣(包括海外留學生)之情治系統就全部掌控在蔣經國手中,蔣經國至死前都是台灣各路情治系統之總霸子,在台灣與海外幹了很多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尤其是學校教官竟把師生當成匪諜在抓、大興文字獄,讓很多母親(本省及外省籍都有)暗夜為他們在監獄的孩子哭泣;台灣人民大多相信像林義雄家的滅門慘案、陳文成命案都是蔣經國手下的特務所為,其實在蔣經國眼中這亦沒啥了不起大事,他自己親密愛人章亞若女士為他生了一對聰明可愛的雙胞胎娃娃,竟然也難逃蔣經國手下特務毒手;1949年蔣介石總統為三大戰役大敗下台,竟然還大權不放以國民黨總裁身份調動軍隊搬運國庫黃金,代總統李宗仁毫無軍政大權可使,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後李宗仁無計可施不願隨孫科的行政院搬到廣州,甚至要將代總統職務辭掉,依照憲法規定李宗仁一辭掉代總統就由行政院長孫科代行總統職務並在三個月內改選總統副總統,以當時局勢這根本是無法達成之任務、若如此則無異是中華民國提早滅亡,孫科院長遂要求李宗仁代總統勿出此下策,他竟然如此告訴李宗仁代總統「注意蔣先生手下很多特務(聽說超過百萬人)會暗殺您,或把您辦成另一個張學良」;李宗仁遂離開南京、不過他也沒跟孫科的行政院「遷都」廣州,他逕飛到老巢廣西南寧再轉飛香港,他也沒答應毛澤東飛到北京共商「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就飛到美國治病,美國歷屆總統都以國賓之禮款待他,他非常清楚以當時局勢只有待在美國才能倖免蔣介石蔣經國手下特務殘暴之傷害。
不過1984年蔣經國手下的特務頭子還是派台灣的黑道頭子到美國舊金山暗殺了美裔華人劉宜良(筆名江南),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手下的情治機關頭子竟然派人到美國暗殺美國人,這事驚動到美國雷根總統與國會兩院、一致要給台灣最嚴厲之懲罰,這事也讓台美關係降到冰點,最後台灣政府賠給劉宜良家屬與美國政府巨額賠款,並將特務頭子和殺人的黑道頭子全送進監牢「渡假」Long-Stay(軍情局局長汪希苓的牢房宛如別墅);蔣經國也公開對外宣示「蔣家的人不會再擔任總統」;蔣經國一輩子驅使特務對台灣實施白色恐怖的特務治國政策,殺害傷害很多台灣人民,也引起很多台灣人民之反感厭惡,他在死前都還搞不懂台灣人民為何這麼討厭他,他還傻傻地問周邊人說「我為台灣做那麼多事為何他們還這麼對我?」(台灣人都罵他是豬),他不知他所豢養的數十萬特務和特務勾結的黑道幫他做了多少失德殘暴之事,台灣海內外特務都只聽蔣經國一人的,這筆帳當然只能記在蔣經國身上,這是別人不能造次不能僭越的。所以蔣經國特務治國、成也特務敗也特務,這個躲在特務後面殘暴不仁的偽君子還有何值得紀念的;所以總統府三樓的「經國廳」應該改掉,就改為「強國廳」吧!讓歷任總統、副總統時刻敦勉自己要把台灣建設成一個富而強大的國家,像荷蘭、新加坡國土雖小但經濟實力強大,國家富強康樂,這是總統副總統不可逃避的天職,故建議總統府三樓大禮堂改名為「強國廳」,尚祈蔡英文總統俯察笑納。(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1912.6.1 臺灣總督府新廳舍動工 | 台灣回憶探險團 - http://goo.gl/TKut2l

1912.6.1 臺灣總督府新廳舍動工

twmemory_010159

1912年的6月1日,也就是104年前的今天,是臺灣總督府新廳舍(今總統府)動工的日子。當天下午一點,在預定地正中央設置了祭壇,由佐久間總督與總督府各局長、土木局員等人,舉辦地鎮祭,開始動工興建。

說起1912年,在長期黨國教育下,多數人大概都會聯想到是成立於對岸的中華民國元年。但是卻鮮少人知道,當時的臺灣人在做什麼?過什麼生活?
以下就條列一下當年的臺灣大事吧!
1912年1月 總督府發布臺灣私設鐵道規裎
1912年1月 臺南瓦斯許可
1912年2月 臺南禁酒會成立舉行大會
1912年3月 林杞埔事件爆發
1912年4月 臺北製氷會社成立
1912年5月 莫那魯道在內的原住民領袖前往日本觀光
1912年6月 臺灣總督府(今總統府)動工
1912年7月 臺灣鐵道會設立
1912年7月 工業講習所(臺北工專、臺北科技大學前身)成立
1912年7月 明治天皇逝世
1912年8月 颱風來襲,臺北大淹水
1912年10月 高砂酒造於屏東創立總會
1912年12月 馬偕醫院成立

延伸閱讀:
1911年10月鄰國發生大暴動時,臺灣人在做什麼?
https://goo.gl/nq2mSv
1911年鄰國大暴動革命,臺灣則在進行冰淇淋大戰
https://goo.gl/qr2mSZ
臺灣人幫別人慶生的宿命
https://goo.gl/Skk8Hs

源自傳統民俗建醮 520就職主舞台曝光

第十四屆總統副總統就職相關活動籌委會8日舉行記者會,公布總統就職典禮舞台設計。(記者方賓照攝)

2016-05-08  11:15

〔記者蘇芳禾/台北報導〕520就職大典倒數計時!民進黨今公布總統就職典禮當天主舞台設計,在大會總策劃李永豐的邀集下,由曾設計過3金舞台的知名舞台美術設計師曾蘇銘負責,舞台前的大型裝置藝術由李良仁操刀。李良仁之前也曾替新政黨「時代力量」的造勢晚會設計過十公尺高的雕塑,這次替準總統蔡英文打造的雕塑則有十二公尺高,比時代力量高出兩公尺。

曾蘇銘說,520主舞台設計發想,主要舞台結構形式上,源自台灣傳統民俗的建醮,即設一個壇,恭請眾神來保佑國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在舞台風格上,曾說,不走設計師個人風格,或是做抽象造型,就是非常直白用手繪版畫風格,讓人民看到什麼就是什麼,知道舞台表現是什麼。

曾蘇銘表示,為彰顯土地人民,在舞台上方兩側,有台灣花東縱谷、太魯閣、億載金城、三仙台;左有101、圓山、北回歸線、玉山、野柳、玄武岩等,都是台灣代表性的景色。

人民意象部分,舞台兩側,以漁民、農民豐意象為主,工人、家庭等;舞台下方,鹽水廟會、馬祖出巡遶境,保佑台灣平安。

負責裝置藝術的藝術總監李良仁表示,將會在總統府前放置十二米高的裝置藝術「福爾摩沙:多面向的台灣」,以藝術為出發,希望大家感受到土地的能量和人民的生命力,從不同角度看台灣。

技術總監王孟超說,表演藝術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幕後技術人員可以出來講這些東西。以往就職典禮和表演場地是分開的,這次合在一起,所以空間上必須同時符合這兩種需求。

在大會總策劃李永豐的邀集下,設計團隊由曾蘇銘(設計總監)、李良仁(美術總監)、官月淑(手繪圖稿)與王孟超(技術總監)協力進行。主舞台背板將設置大型LED對開銀幕,配合流程即時播放影像,保留英式風格的舞台特色。

此外,籌備委員會今天也公布致贈給觀禮來賓的紀念品之一「台灣加油巾」,共有三色,其中黃色版印著紅色台灣,與廟會中常見的毛巾配色類似。籌委會表示,希望透過全場觀禮嘉賓揮舞加油巾的畫面,將團結一心的氣勢呈現在眾人眼前,清楚紀錄下每一位台灣人過去為這塊土地付出後的豐碩成果。

總統就職舞台3D設計

 

相關影音

總統就職典禮舞台設計發表。 (記者方賓照翻攝)

第十四屆總統副總統就職相關活動籌委會8日舉行記者會,公布總統就職典禮舞台設計。(記者方賓照攝)

臺灣史上官方搭棚辦活動的回憶

twmemory_009985

今年(2016)中華民國總統就職典禮即將於5月20日登場,預定設置於總統府前方的舞台造型曝光後,也在網路上引來許多意見。有人認為造型不夠莊重典雅,有人則質疑為何一定要搭設臨時性的棚架舞台,但也有人指出國外類似場合也會搭設戶外棚架。
而就歷史來看,目前的中華民國總統府為日本時代建設之臺灣總督府,的確在日本時代通常並不會特別在外側搭設棚架,而是直接就在大門階梯上及廣場舉辦各類活動(如左上圖為1923年裕仁皇太子來臺巡視時之影像),不管是遊行、慶典、閱兵等等大多直接進行鮮少有例外。
雖然日本時代總督府前鮮少搭設棚架辦活動的記錄,但在其他地點搭設舞台、棚架則還算常見,如左下圖為1916年勸業共進會,於博物館(今228公園內臺灣博物館)旁搭設之活動場景、右下圖為1908年於臺中公園內舉辦之縱貫鐵道全通式景象。當時的視覺風格與美學,是不是與百年後相當不同呢(右上)?

延伸閱讀:
源自傳統民俗建醮 520就職主舞台曝光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689369

--------------------------------------

看電影人民買單! 馬英九花光國務機要費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馬英九即將卸任,他的「私房錢」國務機要費每年都幾乎花光。(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2016-04-08 09:3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總統馬英九即將卸任,他的「私房錢」國務機要費每年都幾乎花光,這8年來預算執行率年年都超過99%。
《三立新聞》報導,依照規定,國務機要費應該用在國內外訪視、犒賞、獎助、慰問、接待或贈送禮品,但馬英久先前包場宴請連戰也是用國務機要費,甚至用公務行程的名義以國務機要費買演唱會門票、電影票,就連每個會期請藍營立委到府內邊吃邊聊也是用國務機要費。
2012年國務機要費的預算為4000萬,馬花了3995萬8000元,2013到2014年預算3000萬,他花了2998萬,預算執行率高達99%!
不少民眾認為,人民繳的錢讓馬英九去看演唱會不太合理,那是個人私底下的消費行為,不該人民買單。

---------------------------------

〈金恒煒專欄〉殭斃黨國的垂死掙扎

推文到plurk
2016-03-29 06:00

從兩蔣到馬統,中國國民黨要達成霸凌台灣,只做一件事:就是把「中國」與「黨國」的橫柴,硬行入灶台灣。即使去年總統與國會選舉滅頂之後,國民黨的垂死掙扎,就是如何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下,繼續偷渡黨國思維。
先從最近的幾件個案看起。

馬總統今將總統府三樓大禮堂正式命名為「經國廳」。(資料照,記者姜翔攝)
馬英九趁卸任前的三二九,故意將總統府三樓大禮堂正式命名為「經國廳」。這事的可惡之一是,即將卸任的馬統,渾不知看守為何物,還要強奸民意。其次,明目張膽的把荼毒台灣的劊子手蔣經國再度供在祭壇上,擺明就是向台灣人示威。然而,更深層政治操作的用心所在,則是偷偷利用所謂青年節的黨國三二九,再一次殖民化台灣。透過「青年節」與「蔣經國」的連結,完成「黨國已死,黨國萬歲」的目的。
問題是,三二九與台灣何干?且青年節已從國定紀念日中剔除,馬統這種借屍還魂的伎倆,除了透顯阿Q心態外,也透顯國民黨即使日落西山了,還巴著剩下兩個月權力尾巴,堅守黨國堡壘到最後一滴血。
勞動部長陳雄文,完全與馬統同一個心腸。針對國定假日七天砍假案,惡從膽邊生的回應立院質詢。根據媒體報導,在答詢中他有兩段話完全入木三分的刻劃黨國心態。一句是,「過去像『蔣公』不斷被政治鬥爭,現在為了放假實質利益,又端出這些紀念日,實在不合理!」一句是,「許多人不承認台灣『光復』,卻還要放假,我不太理解。」蔣公與光復,像不像經國之於青年節?馬統的黨國幽靈現於總統府,陳雄文現於看守內閣,如此而已。
再看看所謂「微調」的課綱問題。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說,舊課綱已廢止,新課綱若撤下,將淪為「無課綱」狀態;還表示「課綱屬重大決策,應由五二○新政府決定。」真是謊言、謊言,再謊言,完全掩不住為黨國護航的可恥嘴臉。
什麼叫「無課綱狀態」?明明去年府院共同聲明「新舊教科書」並行,那就是媒體所解讀的「新舊課綱並行」。既然舊教科書可用、舊課綱可行,有什麼「無課綱狀態」呢?說謊。林騰蛟振振有詞的表示五二○之後,由新政府決定云云,不過是用時間換空間、用生米煮成熟飯的方式,讓違法的課綱成為既成事實,讓新政府無從措手足,讓黨國教科書繼續用下去。
還有。馬統安排外媒登太平島,CNN不客氣質問:「你是照中國的吩咐才登太平島嗎?」他馬的連屁也不敢放。習大大以賀電給「洪共表」下指導棋,「洪共表」也如響斯應,又是中華民族,又是兩岸同胞。夠瞧罷。羅瑩雪訪中,是第一個法務部長且是看守部長投奔中國麾下,且大剌剌打著法治大旗到毫無法治的中國去。什麼跟什麼呀!即將下台的林中森,籌辦中華民族發展基金會,又是一例。
黨國的垂死掙扎,小心,還能在台灣橫行。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