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中國富豪捐款僅歐美4% 多為政商利益交換
news.cnyes.com查看原始檔

阿里巴巴老總馬雲宣佈,將把自己收入的一大部分捐給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和其他慈善機構。
攝像者: 圖:AFP
中新網1日援引參考消息網報導,中國資產上10億美元的富豪人數每年增長30%到40%,但與歐美相比,他們的慈善捐款仍然只有九牛一毛。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的一份新報告發現,中國人的慈善捐款只有美國或歐洲的大約4%。

美國之音電臺網站網站5月31日報導稱,根據《福布斯》雜誌的一份研究,資產上10億美元的中國人在2015年增加了38%。他們的凈資產在2015年增長了1700億美元,達到8300億美元。中國是產生10億美元富豪第二多的國家,僅次於美國。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駐北京辦事處負責減貧、平等和治理事務的助理主任谷青說,中國富翁慈善捐款甚少的一個原因是慈善組織的運作缺乏透明度,而且人們普遍懷疑社會福利資金沒有用在正道上。

中歐管理學院(CEIBS)金融學教授芮萌說,中國商人和公司的慈善捐款多數是利益交換。他說:「捐款方經常是在暗中交易,通過捐款從當地政府那裏換取好處。多數慈善組織都直接或間接與政府機構掛鉤。人們不是遠離他們就是跟他們做交易。」

不過,也有一些改進。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報告發現,過去5年來,中國慈善組織的數量增加了60%,在2015年達到了4211個。

報導指出,與美歐不同,中國的超級富豪並沒有靠鉅額捐款來樹立榜樣。中國沒有比爾·蓋茨或沃倫·巴菲特式的人物。

不過,就在上星期,電商巨頭、阿里巴巴老總馬雲宣佈,他將把自己收入的一大部分捐給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和其他慈善機構。馬雲在全球富豪榜排名第33位,個人凈資產超200億美元。馬雲還說,他不要求享受因慈善捐款而可以得到的所得稅減免。

中歐管理學院的芮萌說:「馬雲這麼做是為了公關。他的公司出了一些負面新聞。他希望通過慈善捐款改善自己的聲望。」

一些中國工商界人士認為,公益事業是一種發展人際網路的工具,可以促進他們的商業利益。此外,芮萌說,他們認識到,要想在收購外國公司時掃平障礙,就必須向當地慈善組織捐款。

「中國政策」的弗裏德曼說,馬雲可能因為長期與美國商人打交道並熟悉美國生活,在慈善捐款方面也受到了影響。他說:「公司社會責任在中國還沒有成為公認的潮流。一些商人把慈善當做生意工具,不過,情況正在逐漸改善。」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國際組織正試圖說服中國開放網際網路捐錢渠道,因為中國相當一部分人口都聯通了網際網路,多數都是通過手機上網。在發生了一些濫用捐款的案例後,中國最近對通過網際網路募集和捐贈善款進行了治理。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谷青說:「我們相信,網際網路是中國慈善事業增長的未來方向。有很多人希望通過移動支付來對社會作貢獻。」

----------------------------------

2015-12-07_103118  

全球行善排行 緬甸居首、台灣35名

2015-11-10 20:53:18 中央社 倫敦9日綜合外電報導

為翁山蘇姬勝選而歡呼的緬甸女孩們。 美聯社

 

 

 

調查報告指出,緬甸榮登全球最樂善好施國家排行榜榜首。緬甸每10名成人當中,就有9人捐款行善,另有5人花時間做志工。台灣排名第35,中國大陸排倒數第2,蒲隆地敬陪末座。

根據英國慈善援助基金會(CAF)這項調查報告,台灣今年在列入調查的145個國家中排名第35,但整體表現比去年進步43%。這項調查依據慈善捐款、擔任志工時間,以及幫助陌生人的次數進行評比。

調查發現,世界上有越來越多的人行善,2014年全球共有近14億人,或31.5%的成年人捐款幫助他人,高於2013年的28.3%。

CAF執行長羅(John Low)在聲明中指出:「即使此時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人們依然熱心公益,踴躍捐款助人,這實在十分鼓舞人心。」

根據CAF公布的2014年世界奉獻指數,緊追緬甸之後的,依序是美國、紐西蘭、加拿大和澳洲。

8日剛舉行國會大選的緬甸,高達92%的受訪者表示上個月曾捐款行善。緬甸大選結果出爐,執政黨坦承敗給民主鬥士翁山蘇姬領導的在野黨。

調查說,緬甸人和近來高達87%成人捐款行善的泰國人,大多信奉小乘佛教,加上都有佈施供養僧侶的傳統,因此捐款行善者眾多。

今天的報告凸顯出,緬甸人的樂善好施,和緬甸穆斯林少數族裔洛興雅人飽受迫害,恰成鮮明的對比。

 


2015-11-12 06:00

◎ 呂維致

暌違二十五年的緬甸國會大選開票,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贏得多數席次。一切讓人感到喜悅,也勾起去年我在緬甸的回憶。

出發前我把手上的喬治歐威爾小說重看一遍,《1984》、《動物農莊》,還找了台灣沒有出版的《緬甸歲月》。這三部作品如先知般預言了緬甸近半世紀的軍政府極權獨裁,被後世奉為「緬甸三部曲」。帶著字裡行間的想像,我自命前往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的身影。然而當踏上這片紅土大地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早已落入東方主義式意識形態的尷尬窠臼。

這個想像中的大洋國沒有盯著我的老大哥,農莊裡雙腿站立啜飲紅酒的豬只出現在我的咖哩餐盤中,昨日真實上演的緬甸三部曲僅是今日躺在書報攤的英文盜印本。至少在檯面上,緬甸正在脫胎換骨。

面對緬甸遲來的民主喜訊,作為一位台灣人,一位幾天前目睹自家總統當眾向敵國輸誠的憤恨台灣人,一位出生即享有相對民主自由的生活,卻在成長中驚見國家種種不公不義的尷尬台灣人,難免衍生許多感嘆與饒騷,卻也在似曾相識的情境中找到前進的動力。

既使骯髒戰爭的愁雲依然籠罩,既使換上西裝的軍政府依然令人畏忌,顯然緬甸人這次不再姑息按捺,他們透過逾八成的投票率向世界昭告:─同時也是NLD的競選口號─「是時候改變了」。

我喜歡翁山蘇姬的那段故事。一次記者問她:「緬甸的春天來臨了嗎?」「緬甸沒有春季,」翁山蘇姬回答,「我們只有涼季和熱季,我們不盼望春天,因為春天總會過去。我們希望人民能找到自己的季節。」

我們要走出自己的路。

想起那位為我導覽大金塔的仰光大學學生,面對我一連串緬甸民主進程的疑問與政治開放程度的試探,他話鋒一轉帶我從另個角度仰望大金塔,指向那顆在特定角度折射下才能看見的寶石。他的回應似乎意在言外,如今讓我格外深刻。

再見了惡名昭彰的政府。

告別多舛的歷史昨夜,緬甸邁向國家正常化的第一步。遙想大金塔尖綻放如銀白星芒的寶石,我想那樣的光芒我們以前也見過。

明年也一定會再看見!

(作者就讀國立台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台南市民)

無國界的漂流者:國際法的難民規範

立法,不是為了流行與潮流,而是符合規範的主流化。在對難民保障以成為國際習慣法的情形下,我國自有遵從的義務。因此將國際規範在國內予以落實、體現有所必要。
作者:法律白話文2015-09-26 13:45

蔡孟翰

這天土耳其的海岸不太一樣,除了一如往常的迎接一波波的海浪,也有一名自海面而來的紅衣小男孩新訪客。相較於活潑的浪花不斷翻攪、浪聲聒噪的叼續不停,更凸顯出俯躺於沙灘的男孩那樣的沉靜,沉靜到連呼吸聲與心臟的鼓動都止息凍結了。

兩艘載著23名非法移民的小船從土耳其出發,欲前往希臘的科斯島,卻在出海後不幸翻覆,導致包括5名孩童在內的12人罹難。小男孩就是這場意外的罹難者,海浪將他遺體推送回了岸邊。救援人員雙手輕輕的捧起這名男孩,男孩的永遠沉睡卻也喚醒了許多歐洲國家,許多國家元首表態將積極面對長久以來的難民問題。

而這故事的起因,或許應倒帶到幾年前的戰爭開始說起。

阿拉伯之春的冷列寒風

2010年年底突尼西亞人民發起了大規模的街頭示威,抗議長久以來的社會問題,也促使執政長達二十幾年的總統政權倒台;而突尼西亞如此的一場街頭抗爭,扳倒阿拉伯世界推翻專制政體的第一張骨牌,從北非蔓延到西亞的連鎖反應,壓抑許久的專制統治、政府貪腐、經濟問題等現象終於爆發,接連引發了一場場的民主運動、一個個政權面對挑戰,被國際社會稱之為「阿拉伯之春」。許多政權在這波潮流當中倒台,如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亞的格達費政權;有的國家則進行了政府改組,如約旦、黎巴嫩、阿曼;但也有的國家持續陷於內戰,最引起國際關注的,無非敘利亞。

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與反抗軍持續交火,造成無數人民的傷亡,甚至數度傳出政府以生化武器攻擊反抗軍,引起歐美國家的譴責,甚至有聲浪提議進行「人道干涉(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的必要性。聯合國安理會也一度考慮介入敘利亞內戰,惟卻因常任理事國俄羅斯行使否決權(veto),而否決了此次決議,也使敘利亞內戰持續延燒,聯合國統計的死亡人數也已高達22萬人之多。而敘利亞鄰近的許多國家,如埃及、葉門,即便政權經過更迭,亦有反對新政權的聲浪,使國家處於動盪的不安定狀態。使阿拉伯之春下遍地綻放的花朵,並不是那樣的美麗

雪上加霜的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開始橫行於中東,更使得敘利亞天際所瀰漫的戰火煙霧更加的難以揮去。無休止符的混戰,逼使的一群又一群的流離失所的人民藉由遷徙,迫切的渴望搶灘到歐陸的淨土上,尋求自己的容身之處。而這樣的現象卻成為令歐洲國家頭痛的非法移民、難民問題,一批又一批的難民潮藉由陸路、數人塞擠在小車廂前往歐洲國家;也不少是透過搭船企圖穿越地中海前往歐陸,但常見船隻在未登岸前就不幸翻船。紅衣小男孩的故事,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與反抗軍持續交火,造成無數人民的傷亡,甚至數度傳出政府以生化武器攻擊反抗軍,引起歐美國家的譴責。(AFP)

從國際公約談難民地位

什麼是「難民」呢?為什麼難民會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呢?人權法下人民本身就有遷徙自由了,那為什麼還會有難民問題呢?

國際法並不承認外國人民有權得以自由進入他國領土或於其境內居住;則上國家有權決定他國人民是否可以入境,當然也可以拒絕。也因此才會有所謂的「非法移民」,即「偷渡客」。

國際聯盟於1933年制定最早的難民公約,但當時各國對難民保護的意識不深,因此無法發揮實質的規範效果。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許多面臨戰爭而逃難的大量人民湧入鄰近的他國,使國際社會開始重視難民的問題。

一、人人為避免迫害有權在他國尋求並享受庇身之所。

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第14條規定即被視為對難民保障的成文規定。而聯合國更於1951年通過專以處理難民問題的《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簡稱「難民公約」)》。在公約的前言中指出,本公約係重申世界人權宣言確認人人享有基本權利和自由不受歧視的原則,以及「考慮到庇護權的給予可能使某些國家負荷過分的重擔,並且考慮到聯合國已經認識到這一問題的國際範圍和性質,因此,如果沒有國際合作,就不能對此問題達成滿意的解決」,表示將透過國際性的規範與高度因應難民問題。

什麼是難民

難民公約第1條對難民的定義為:

「由於一九五一年一月一日以前發生的事情並因有正當理由畏懼由於種族、宗教、國籍、屬於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的原因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由於此項畏懼而不能或不願受該國保護的人﹔或者不具有國籍並由於上述事情留在他以前經常居住國家以外而現在不能或者由於上述畏懼不願返回該國的人。」

…考慮到自通過公約以來,發生了新的難民情況,因此,有關的難民可能不屬於公約的範圍, 考慮到公約定義範圍內的一切難民應享有同等的地位而不論1951年1月1日這個期限…

也就是說,就是某人因為種族、宗教、政治立場等因素,若繼續居於自己的國家可能因此受到危害,不得不離開而到其他國土,就屬於國際法所稱的難民不過定義中強調遷徙之事由需因為1951年1月1日以前發生的事情,應是特別因應第二次世界大戰所導致的難民潮所制定的條約。1967年聯合國所通過的《難民議定書》(Protocol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在前言放寬了此項限制。

國際法並不承認外國人民有權得以自由進入他國領土或於其境內居住;原則上國家有權決定他國人民是否可以入境,當然也可以拒絕。也因此才會有所謂的「非法移民」,即「偷渡客」。(REUTERS)

新興的難民問題仍難解決

然而近年來,許多新興類型的難民逐漸出現,其中,因居住環境的破壞而被迫遷徙的「環境難民(environmental refugee)」最受大家關注(如因氣候暖化導致島嶼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沒的島國人民)。而如此的移民或許並不容易直接落入難民公約對難民的定義(即受到迫害),也因此並無難民法的適用與保障。

國際組織對難民的態度

聯合國於1946年成立了「國際難民組織(International Refugee Organization, IRO)」,是為處理及安置因第二次世界大戰所生的難民問題而設置的暫時性組織,使各國理解難民問題是國際性的事務,並關切難民的安置及遣返等事。

此組織原先的預設即是暫時性組織,本應在安置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難民後即告解散,然而難民問題卻並未隨大戰的結束而停止發生,故聯合國大會於1950年成立「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簡稱「聯合國難民署」;Office of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承接國際難民組織的事務。

聯合國難民署其目的係續行保護難民及解決難民問題,在當地政府或聯合國的要求下,難民署會對難民提供必要的援助。聯合國難民署更於1954年及1981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聯合國於1946年成立了「國際難民組織」,是為處理及安置因第二次世界大戰所生的難民問題而設置的暫時性組織。(AP)

國際法對難民的保護:不遣返原則

任何締約國不得以任何方式將難民驅逐或遣返至其生命或自由因為他的種族、宗教、國籍、參加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而受威嚇的領土邊界…

國際法對於難民保護最重要的規範為「禁止驅逐出境或遣返原則」。在難民公約第33條規定,若一名難民若進入締約國之國土,締約國原則上應給予庇護(asylum),不得將難民驅離或將他送返回母國或任何可能對他不利的國家;僅有在難民有侵害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情況下才可以將其驅逐出境。

同樣的規範在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公政公約」)第15號一般性意見「公約所規定的外國人地位」中指出,公約不承認外國人得任意進入締約國的領土或在境內居住,締約國有權得以決定誰可以入境,但是在涉及不歧視、禁止非人道處育等情況下,外國人可以享有入境、甚至居住的權利保障。亦即肯認了難民入境的地位。

在區域人權公約中,《美洲人權公約》第22條第8項及《歐洲基本全憲章》第18條也確認締約國應給予難民庇護,並不得遣返回有危險的國家;非洲於1967年所訂立的「非洲難民問題管理公約(Convention Governing the Specific Aspects of Refugee Problems in Africa)」亦有相關的規定。

國際法學界普遍認為「難民不遣返」已成為國際習慣法,換句話說,即便非難民公約或人權公約的締約國,也應該受此規範原則的拘束。

國際法學界普遍認為「難民不遣返」已成為國際習慣法,換句話說,即便非難民公約或人權公約的締約國,也應該受此規範原則的拘束。(AFP)

國際法對難民的保護:平等保障

《難民公約》除了使難民得以進入國土外,也規定締約國也應給予難民如同一般外國人的待遇,並應保障其宗教自由、財產權保障、結社權、訴訟權、行動自由等基本權利;甚至應盡可能的提供難民房屋、教育、公共救濟、甚至使其入籍。

另公政公約第2條第1項也規定:

「本公約每一締約國承擔尊重和保證在其領土內和受其管轄的一切個人享有本公約所承認的權利,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區別。」

從此條文可知,締約國應對其管轄範圍內的所有人民,包括難民,給予公政公約中所保障的權利。

《難民公約》除了使難民得以進入國土外,也規定締約國也應給予難民如同一般外國人的待遇,並應保障其宗教自由、財產權保障、結社權、訴訟權、行動自由等基本權利;甚至應盡可能的提供難民房屋、教育、公共救濟、甚至使其入籍。(AFP)

接納難民的難題

不遣返難民或許不是最困難的問題,真正困難的應該是不遣返之後所生的問題,即如何讓這群難民得以在自己國土上生活,例如應如何使難民享有居住、工作等權利,使國際人權公約所保障的權利亦得以落實在難民身上。

以兒童權利公約第22條為例,其特別明文對難民兒童予以保障,要求締約國應給予難民兒童適度的保障,並為隻身入境的兒童協助尋找父母或家人。

締約國應採取適當措施,確保申請難民身份的兒童或按照適用的國際法或國內法及程序可視為難民的兒童,不論有無父母或其他任何人的陪同,均可得到適當的保護和人道主義援助,以享有本公約和該有關國家為其締約國的其他國際人權或人道主義文書所規定的可適用權利。為此目的,締約國應對聯合國和與聯合國合作的其他主管的政府間組織或非政府組織所作的任何努力提供其認為適當的合作,以保護和援助這類兒童,並為隻身的難民兒童追尋其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以獲得必要的消息使其家庭團聚。在尋不著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的情況下,也應使該兒童獲得與其他任何由於任何原因而永久或暫時脫離家庭環境的兒童按照本公約的規定所得到的同樣保護。

請大家試想,若隔壁鄰居的房子因為建商偷工減料、又因為地震而倒塌,慌張的鄰居跑來我們家避難,或許來一位,我們會很同情的他的處境,請他喝喝茶、坐著休息一下;或許來兩位,我們還是會很同情的請他喝喝茶、坐著休息一下;但是若屬於大家庭的鄰居,一家十幾人全部跑來我們家避難,我們或許還是很同情,但是可能會對於這樣的負擔感到困擾,有茶來得及泡十人份嗎?家裡有那麼多張椅子嗎?……

因此不難得知,所在地國對其境內的難民所負擔成本的不低。這也正是為什麼各國對於難民的處理都感到相當棘手、甚至有些人民會排斥難民入境的原因。甚至曾經有國家為了避免難民入境後就不能遣返他們,因此派船在海上阻撓企圖搭船登陸的難民。

所在地國對其境內的難民所負擔成本的不低。這也正是為什麼各國對於難民的處理都感到相當棘手、甚至有些人民會排斥難民入境的原因。圖為難民經過克羅埃西亞與匈牙利邊界。(AFP)

我國法與難民

相較於大陸國家,難民的遷徙更為容易,但台灣也曾發生過如來自東南亞難民的問題。
1951年我國尚為聯合國之成員時,曾簽署難民公約、亦於1967年簽署難民議定書。然而,之後我國離開聯合國而為成為正式締約國。我國呼籲制定「難民法」的聲浪已經有許多年了,雖已擬定難民法草案,但是尚未正式通過立法

立法,不是為了流行與潮流,而是符合規範的主流化。在對難民保障以成為國際習慣法的情形下,我國自有遵從的義務。因此將國際規範在國內予以落實、體現有所必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法律白話文運動:蔡孟翰 無國界的漂流者-國際法的難民規範

------------------

無視洛興雅種族清洗 翁山蘇姬遭撤回人權獎 
 分享無視洛興雅種族清洗   翁山蘇姬遭撤回人權獎到Facebook 分享無視洛興雅種族清洗   翁山蘇姬遭撤回人權獎到Line 分享無視洛興雅種族清洗   翁山蘇姬遭撤回人權獎到Google+
2018-03-08 16:24
〔編譯羅綺/綜合報導〕緬甸的少數民族洛興雅(Rohingya)不斷受到軍方壓迫,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他們遭受「種族清洗」。然而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卻對洛興雅屠殺保持非比尋常的沉默,她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甚至拒絕配合聯合國的調查。
 翁山蘇姬對洛興雅人遭受的種族清洗無動於衷,讓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決定撤回她的魏瑟爾人權獎。(歐新社)
翁山蘇姬對洛興雅人遭受的種族清洗無動於衷,讓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決定撤回她的魏瑟爾人權獎。(歐新社)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大屠殺紀念館(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今(8)日表示,6年前翁山蘇姬因為長年為緬甸的民主奮鬥,獲頒魏瑟爾(Elie Wiesel)人權獎。但今(8)日,他們決定撤銷頒給翁山蘇姬的魏瑟爾(Elie Wiesel)人權獎,因為在緬甸軍方對洛興雅穆斯林的種族清洗事件上,她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曾寄信向翁山蘇姬表示:「近年來緬甸軍方鎮壓洛興雅人,我們希望在人類尊嚴和普世人權方面有貢獻、受到我們和許多人讚揚的你,能做點什麼以譴責和阻止軍方殘暴行為,並聲援洛興雅人。」但翁山蘇姬仍不為所動。
除了魏瑟爾人權獎,翁山蘇姬也在1991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如今同樣因為洛興雅問題,引發許多人批評,甚至質疑是否該撤回諾貝爾和平獎。
同樣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馬拉拉·優薩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曾在推特上表示:「過去幾年,我一再譴責這種悲慘、可恥的對待。我仍在等同樣獲得諾貝爾獎的翁山蘇姬也這麼做。全世界都在等,羅辛亞穆斯林也在等。」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