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通霄鎮虎頭山上的日露戰役望樓紀念碑/日俄戰爭-日語:日露戦争1904年2月8日─1905年9月5日,是一場大日本帝國和俄羅斯帝國為爭奪在朝鮮半島和中國滿洲地區的勢力範圍的區域性戰爭。其主戰場位於中國遼東半島以及朝鮮半島的周邊海域。日俄戰爭中,俄羅斯帝國遭遇連場敗仗,最終在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斡旋下,簽訂《朴次茅斯和約》,戰爭結束。俄羅斯帝國在日俄戰爭失敗後,損失了用作維持其帝國的常規軍事力量 @ 姜朝鳳宗族 :: 痞客邦 ::


Tsushima_battle_map-ja.svg2015-07-29_2002522015-07-29_2002262015-07-29_2000492015-07-29_2000312015-07-29_195927  

強大的海軍並不等於強大的海權
big5.huaxia.com查看原始檔
  羅熱斯特文斯基不但不能幫助我們的陸軍,反而為它帶來了無法彌補的損失。因為他的艦隊在對馬被擊敗了,所以才會當我們的陸軍已經集中了百萬大兵,正要準備前進的時候,反而來談判和平了。

  ——俄國遠東陸海軍總司令克魯泡特金

  對馬海戰

  在北韓半島和日本本島之間有一個稱為對馬海峽的地方。20世紀初世界兩個正在崛起的海軍強國,在這片海面上進行了一場殊死較量。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沙皇俄國的太平洋艦隊被日本聯合艦隊圍困于旅順港內,處境危急。得知被困窘境,為挽救危局,沙皇尼古拉二世于6月20日決定派遣歐洲地區的艦隊增援。歷經4個多月之久的漫長準備,最後編組了一支擁有38艘戰艦和21艘各類輔助艦船的龐大艦隊,由海軍中將羅熱斯特文斯基率領,增援遠東,以解旅順之圍。該艦隊于10月15日由裏堡基地出發,沿非洲海岸南下,繞過好望角,進入印度洋、太平洋,試圖同日本海軍艦隊決一死戰。

  日本方面,為了搶在俄增援艦隊到達之前就摧毀俄國太平洋艦隊,在用水雷及主力艦隊封鎖旅順港的同時,調集了陸軍從北韓仁川登陸,直逼旅順。8月初,日軍佔領了旅順週邊,把俄太平洋艦隊死死地圍困在旅順港內。12月6日,日本陸軍在付出高昂代價後攻佔了旅順港西北的制高點——爾靈山頂峰。當天,日軍將18門重炮置於山頂猛轟俄艦。俄艦被日軍關門打狗,毫無還手之力,除6艘驅逐艦外,駐旅順港的俄國艦隻全部被擊沉。遂即旅順俄軍于1905年1月2日與日方簽訂了投降書。

  日本海軍主力在奪取旅順港、殲滅俄國太平洋艦隊後,迅速撤回本土進行休整,並耐心等待姍姍來遲的俄國增援艦隊。其實,時任日本聯合艦隊總司令的東鄉平八郎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如何才能擊敗俄國強大的遠征艦隊?他清楚地知道,在俄國艦隊未進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軍基地之前,是以逸待勞,將其全面殲滅的最佳時機。一旦讓其進入符拉迪沃斯托克,將會出現難以應對的局面。而這一設想能否實現,將取決於他的艦艇能否儘早發現敵艦,並及時報告給聯合艦隊司令部。

  1905年5月27日2時45分,日本武裝商船“信濃丸”發現了俄國艦隊中的一艘醫護船。雖然俄國增援艦隊司令羅熱斯特文斯基下令實施燈火管制,但該船卻因紀律鬆懈而未執行命令,由此被日方捕捉到了俄國艦隊的行蹤。這一發現,終於為久久等待的東鄉平八郎提供了絕佳的機會。

  得到情報後的東鄉平八郎,立即下達了“全軍出動、圍殲俄國海軍艦隊”的命令。日本聯合艦隊的第三、四、五、六戰隊悄悄地向俄國艦隊包抄而來……其實在這個過程中,俄軍艦隊並非沒有截收到“信濃丸”號向日軍旗艦發出的無線電報警信號,並且俄“烏拉爾”號巡洋艦艦長也曾建議對日艦實施無線電干擾。當時的俄軍艦船上裝備有德國最新製造的功率非常強大的無線電發射設備,完全有能力實施干擾。然而,對電子戰一無所知的羅熱斯特文斯基卻拒絕了這一可以延遲東鄉平八郎行動的正確建議。當他意識到自己的失誤時,為時晚矣。

  由於日軍使用了改良的火藥,殺傷力大增,加上較高的命中率,致使數量和裝備上都佔優勢的俄艦損失慘重。俄方“奧斯裏比”號、“亞歷山大三世”號、“波羅地諾”號、“肯亞蘇瓦洛夫”號等戰艦相繼沉沒。最終日艦于28日攔截到了俄軍驅逐艦“畢爾多夫”號,俘虜了俄艦隊司令羅熱斯特文斯基。至於其他殘余俄艦,或被擊沉,或在逃到中立港後解除武裝,最後只剩下巡洋艦“阿瑪斯”號及2艘驅逐艦逃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日俄兩國于1905年9月5日,在美國簽訂了《樸茨茅斯和約》。至此,戰敗的俄國不僅將其侵佔的中國領土拱手讓給日本,同時還承認了日本在北韓的支配地位。

  三點啟示

  啟示一:現代海上局部戰爭,不僅要依靠國家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精良的武器裝備,更需要訓練有素的指揮將領和戰鬥隊員。當時的俄國彼得大帝和日本明治天皇都意識到了建立一支強大海軍的必要,並相繼為自己的國家建立了一支規模可觀的海軍艦隊。20世紀的對馬海戰前,日俄兩國的海軍艦隊表面看來難分高下,但是從國家的整體實力和艦隊的規模上來看,俄國似乎佔有一定的優勢。然而,俄國這種表面優勢並沒有賦予它自身真正強大的實力。由於俄艦指揮官羅熱斯特文斯基的固執傲慢與對新型作戰理念的缺乏,同時也由於增援艦隊因紀律鬆散而不能嚴格貫徹落實燈火管制命令,這一系列嚴重的失誤,最終導致了俄軍的失敗。儘管俄國在陸地上擁有強大的陸軍力量,但卻最終只能接受被東亞島國日本擊敗的屈辱。

  啟示二:正確的戰爭部署、戰爭時機的選擇以及戰法戰術和人員士氣,對於戰爭結果都具有決定作用。日方的聯合艦隊司令東鄉平八郎首先考慮採取以逸待勞的戰略,等待長途跋涉的俄軍入甕;同時,他認真思考了作戰時機,即在俄國艦隊未進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軍基地之前將其殲滅最佳,並在戰爭部署上作出了週密的安排;另外,在戰爭過程中他還鼓舞士氣,使得日軍將領士氣高漲,戰鬥力大增。以上因素,使得看似劣勢的日軍最終取得了對俄海戰的勝利。

  啟示三:在大國崛起和海權意識覺醒的關鍵時期,海洋安全在國家安全中的地位日益凸顯。要清醒地認識到,擁有一隻強大的海軍並不意味著擁有強大的海權,除了海軍這一要素外,經濟基礎、技術創新、制度優化、戰略運籌和海洋觀念等都是海權背後不可或缺的支撐性要素。黨的十八大報告第一次把海洋安全放在了突出位置加以強調,要求我們進一步強化海洋安全意識,切實增強歷史責任感和使命感。在加快推薦現代化海防建設的同時,要高度關注資訊化所帶來的新挑戰,全面提升維護海洋領土主權安全的軍事能力和其他各種能力建設。(學習時報 作者:李莉)

--------------------

對馬海峽戰役對東亞地緣的啟示


更新: 2005-08-17 19:44:13 PM 標籤: 對馬海峽
【大紀元8月18日訊】(亞洲時報Ronan Thomas撰文) 編者按:今年不單是中國抗戰六十週年紀念,也是日俄對馬海峽戰役(The Battle of Tsushima)的一百週年。這場一百年前的戰役,對今天的東亞局勢,其實也頗有啟示,且聽Ronan Thomas道出箇中奧妙。
東亞地區戰略在2005年又一次成為決策者、外交官和記者討論的熱門話題。在中國開始重新在該地區崛起,並挑戰世界經濟秩序之際,日本、俄羅斯、朝鮮半島(南北韓)和美國忙著重新評估它們相關的地緣戰略和軍事地位。
這種競賽對歷史學家絲毫不陌生。100年前,當日俄戰爭激烈進行時,20世紀的第一場大海戰在朝鮮/日本海峽爆發-1905年5月27-28日對馬海峽(Tsushima)戰役打響。在這場戰役中,羅澤德斯特凡斯基海軍上將(Admiral Rozhestventsky)率領的俄國波羅的海艦隊(Russian Baltic Fleet)被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Admiral Togo)領導的日本帝國聯合艦隊摧毀。東鄉平八郎改寫了這一時期的海軍戰略。俄日戰爭最後以日本取得決定性勝利告終,沙皇俄國此後把全副精力轉向應付國內與日俱增的革命壓力,之後的一代人,再也沒有精力放於其在遠東的海上野心方面。
所謂此消彼長,日本在接下來的40年裏,確立了自己的地區海軍信心。1910年日本開始對朝鮮半島實施殖民統治(沒有遭到國際社會反對)。對馬海峽戰役的勝利奠定了日本後來的戰略思想,走上了企圖控制亞洲的道路:1937年全面入侵中國,1941年12月偷襲珍珠港(Pearl Harbor)。
甚至到今天,這場戰役的真相仍然令人歎為觀止。由40艘新舊戰艦和其他船隻拼湊而成的俄國艦隊航行1.8萬海裡從波羅的海長途跋涉到達朝鮮/日本海峽作戰,後勤補給不足、士氣低落、海上維修不充分,更重要的是缺乏自信。俄國在自己的太平洋艦隊於1904年8月在山東(黃海)被日本徹底打敗之後,開始這場危險的戰役,希望藉此進行最後一搏。作為俄國海軍僅存的家底,這支艦隊是打敗日本的最後一線希望。由於陸地失守,俄軍領導人希望通過取得海上勝利扭轉敗局。結果證明,俄國的戰艦和船員的作戰能力都不夠好:俄國海軍領導層指揮不當,而且戰術低劣。
俄國艦隊在開赴遠東作戰過程中還上演了一出鬧劇,時至今日,俄羅斯仍羞於提起。在奔赴太平洋的途中,俄國艦隊誤認為多格海灘(Dogger Bank)附近的英國漁船是日本魚雷艇,對其進行炮轟,結果炸死3個漁民。後來,艦隊內部又彼此開火。而且,羅澤德斯特凡斯基不是英國的霍拉肖•納爾遜(Horatio Nelson)勳爵:同僚罵他頑固、獨裁,然而最要命的是優柔寡斷。羅澤德斯特凡斯基乘坐肯雅•蘇瓦洛夫號(Kniaz Suvarov)旗艦下令19艘長滿籐壺的戰艦、裝甲巡洋艦和其他船隻與由31艘訓練有素、航行速度是俄國艦隊兩倍的軍艦(例如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乘坐的、英國維克斯公司-Vickers & Sons 生產的三笠號-Mikasa旗艦)組成的日本艦隊交戰。兩國艦隊於1905年5月27日早晨在朝鮮/日本海峽正東的對馬島和正北的壹岐島(Iki Island)會戰。
從戰役第一炮打響起,日本艦隊就表現出戰術優勢:武器精良、彈藥充足、佈陣有序,而且東鄉平八郎正確指揮艦隊並利用俄國艦隊的錯誤進行攻防。在關鍵時刻,他下令艦隊突破敵方防線,集中最大火力攻擊。他兩次採用這種策略,在夜間襲擊中,他的艦隊讓俄國艦隊付出了沉重代價。在6000-1.2萬碼範圍內,21艘船隻被擊沉,13艘被俘或喪失作戰能力,雙方傷亡人數合計約1.1萬。
俄國在第一天的戰鬥中失去4艘曾經引以為傲的戰艦,它們分別是肯雅•蘇瓦洛夫號旗艦(羅澤德斯特凡斯基在身負重傷之後被轉移到Bedovyi號驅逐艦上)、博羅第諾號(Borodino)、亞歷山大三世號(Imperator Aleksandr III)和奧斯利亞比亞號(Oslyabya)。更讓俄國蒙羞的是,5月28日剩餘的戰艦奧廖爾號(Orel)、西索依•維利基號(Sisoy Veliki)、尼古拉一世號(Emperor Nikolas I)、納瓦林號(Navarin)號以及戰鬥巡洋艦伏拉季米爾•蒙諾馬赫號(Vladimir Monomakh)和納希莫夫號(Admiral Nakimov)要麼投降或逃竄。至少6000多名俄國船員被俘。幾艘船隻四散逃竄,其中包括Aurora號巡洋艦,這艘船後來因成為1917年10月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標誌(Bolshevik Revolution)而聞名於世,如今它仍停泊在聖彼德堡(St Petersburg)。嚴重負傷躺在Bedovyi號上的羅澤德斯特凡斯基在海上被抓獲並被帶到日本佐世保海軍基地。東鄉平八郎曾前往醫院探望他,後來他很不光彩地返回俄國並於1908年去世。
日本在是次戰役中取得全面勝利。日本在對馬海峽戰役中只損失了3艘戰艦,事實證明俄國戰艦根本不是日本巡洋艦的對手。估計在這場戰役中日本傷亡大約700人,而俄國傷亡多達1萬人。戰役結束後日本舉國歡慶,俄日戰爭最後以美國斡旋迫使俄國於1905年9月簽訂《樸茨茅斯條約》(Treaty of Portsmouth)告終。東鄉平八郎的旗艦三笠號後來停靠在Yokoshuka港,在1922年《美、英、法、意、日五國關於限制海軍軍備條約》-《五國海軍條約》簽訂後,這艘軍艦光榮退役。三笠號旗艦至今仍停泊在那裏。
後來英國和德國海軍戰略家都把對馬海峽戰役作為海戰勝利或失敗的典型例子研究。1905年,全球都在進行激烈的海軍軍備競賽。英國的革命性裝甲戰艦-無畏號(HMS Dreadnought)於1905年10月建成,1906年2月開始投入使用,它的出現令當時所有戰艦相形見絀。大英帝國與德國之間的海軍軍備競賽當時一觸即發。一名英國皇家海軍觀察家事實上親臨對馬海峽觀戰。Captain WC Pakenham在日本朝日號(Asahi)戰列艦的炮火下做戰地記錄(東平八郎後來稱讚他遇事沉著冷靜),他在完成報告後被榮升為海軍上將。對馬海峽戰役因此使海軍領導人從中汲取教訓,並作為世界大戰期間的主要戰役,特別是1916年白德蘭半島海戰的戰略規劃參考。
作戰位置同樣也非常重要。東亞水域內的朝鮮半島南部以及朝鮮/日本海峽的海上通道歷來都是兵家常爭之地。海峽對地區力量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就像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歷來對英國十分重要一樣。數個世紀以來,日本、朝鮮半島、中國和蒙古海軍都在此交戰。蒙古軍閥忽必烈(Kublai Khan)的巨型艦隊分別於1274年和1281年兩度試圖入侵日本,不過最後以慘敗告終。1592年和1597年,朝鮮海軍上將李舜臣(今天在朝鮮半島就像英國的納爾遜一樣備受尊崇)憑藉「龜船」(相當於裝甲戰艦)的先頭戰艦控制對馬海峽和通向朝鮮半島的道路並打敗日本艦隊。在二戰中,對馬海峽再次發揮重要作用,日本和美國軍都對該地區採取水下和空中打擊行動。現在來自南韓釜山(Busan)的遊客乘船前往對馬島或濟州島(Chejudo Island這裏一直是南韓新婚夫婦的蜜月聖地)時再次經過這片頗具爭議的海域和海軍墓地。
對馬海戰的槍炮聲現在在新老地區海軍對手之間引起更大的反響。總的來說,由於中國的崛起以及其他地區國家基於各自的安全憂慮可能做出的不確定反應,當前的戰略安排未來能否延續仍是未知數。
日本2005年的政府報告暗示中國擬議中的航母建造計劃,引起東京的不安。更糟的是,中日關係2005年因雙方在對日本二戰期間的行動理解問題上產生意見分歧而惡化,中國潛艇闖入臨近沖繩(Okinawa)的日本水域,更是給兩國關係雪上加霜。
歷史的糾纏依然理不清剪不斷。日本與南北韓的近海糾紛仍在繼續,而且還在與俄羅斯爭奪千島群島(Kurile)的主權。北韓試射導彈飛越日本領空及其獲得核武器的企圖也令東京非常擔憂,而且南北韓還不停地通過一些行動表示對日本的怨恨。俄國太平洋艦隊雖然自1991年起因缺乏維修和更新而戰鬥力大減,但仍是一支活躍的地區海軍力量。不過本月在勘察加半島(Kamchatka)附近的一次潛艇失事中,俄羅斯靠國際援助才救出其船員,此事充分說明俄羅斯海軍的相當不濟。
最後,中國聲稱擁有臺灣島的主權,而美國通過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成為臺灣安全的名義擔保人,這就意味著,美國有可能會捲入台海衝突。外界認為,這裏極有可能爆發一場重大危機。美國海軍已制定好對北韓實行封鎖阻止其出口導彈或核技術的應急計劃。
因此,在對馬海峽戰役結束1個世紀之後,這片東亞海域仍是一個重大的戰略挑戰。鐵血時代也許結束了,但1905年海戰的餘音猶存。
-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b5/5/8/18/n1022497.htm#sthash.BrdPXcqc.dpuf

------------------------
對馬海峽海戰(日語:日本海海戦,俄語:Цуси́мское морско́е сраже́ние,1905年5月27日—28日),簡稱對馬海戰,是1905年日俄戰爭中兩國在朝鮮半島和日本本州之間的對馬海峽所進行的一場海戰,由日本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指揮的聯合艦隊對陣俄國海軍中將羅傑斯特文斯基指揮的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戰役以日方大獲全勝而告終,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中三分之二的艦隻被摧毀,幾乎全軍覆沒,而日方僅損失三艘魚雷艇。這是海戰史上損失最為懸殊的海戰之一。日本聯合艦隊使用丁字戰法殲滅了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
整個俄國海軍艦隊的艦船數量原本三倍於日本海軍,但卻分為波羅的海艦隊、黑海艦隊和太平洋艦隊。由於在1904年8月的黃海海戰,俄國太平洋艦隊已經被重創並被圍困於旅順港,而黑海艦隊又因要對抗土耳其並且受條約限制不能通過達達尼爾海峽而無法抽調,俄國不得不派遣羅傑斯特文斯基海軍中將率領由波羅的海艦隊拼湊而成的第二太平洋艦隊,繞過半個地球,由波羅的海出發,繞過非洲好望角前往中國,途經北海、大西洋、印度洋和南海,行程18000海里,前往遠東作戰。當時蘇伊士運河雖然已經開通,但是掌握在日本盟友英國手中,導致俄國無法通行。
雖然俄國艦隊實力可觀,但艦隊中的新舊戰艦難以協調行動;新服役的戰艦官兵尚不能熟練掌握;官兵素質低下,士氣比較低落。另外由於歷時8個月的漫長航行,旅途疲勞使整個艦隊的作戰能力嚴重下降。
該艦隊原先得到的命令是馳援旅順港,解除日軍的封鎖。但是在他們到達馬達加斯加時,就已得到了旅順失守的消息,不得不改投俄國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
俄國艦隊向遠東航行的同時,日本聯合艦隊在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督促下,頻繁進行實彈射擊訓練。東鄉認為「一門百發百中的大炮勝過一百門百發一中的大炮」。以逸待勞的日本聯合艦隊已經作好充分的準備,迎戰即將到來的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
結果
對馬海峽海戰是近代海戰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戰例之一。日本僅以損失3艘魚雷艇的代價,贏得了壓倒性勝利。
俄國艦隊幾乎全軍覆沒。巡洋艦分隊旗艦奧列格號率領阿芙樂爾號、珍珠號和1艘驅逐艦脫離艦隊,掉頭向南穿過對馬海峽,最後到達1500海里以外的菲律賓(被扣留,戰後歸還俄國),只有1艘巡洋艦和2艘驅逐艦逃到海參崴。
對馬海峽海戰結果充分證明了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的海權學說。再次證明了戰艦在海戰中無可替代的霸主地位,並且深刻影響了海軍技術的發展,特別是英國的第一海相費席爾堅信此戰證明了對戰艦來說最重要的是火力和航速。[3]由此催生了無畏型戰艦和戰鬥巡洋艦,將大艦巨炮主義推向顛峰。
對馬海戰其影響力不僅局限在軍事方面,直接左右了俄國、日本兩個國家的命運。曾經處於世界前列的俄國海軍一蹶不振,海戰的失敗動搖了俄國沙皇的統治。日本通過此戰,為3個月後的《朴茨茅斯和約》的訂立鋪平了道路,從此進入了世界海軍強國的行列,成為遠東地區首屈一指的國家。

----------------------------

東鄉平八郎◆ 1904年2月7日,日、俄兩國斷絕了外交關係,2月8日,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東鄉平八郎(左圖)派了10艘魚雷艇襲擊當時駐在旅順基地的俄國海軍太平洋艦隊,以爭奪中國東北和朝鮮半島為目的的「日、俄戰爭」就此揭開了序幕。而1905年的「日、俄日本海海戰」,日本海軍更大敗俄羅斯海軍,此戰對整個戰局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


‧話說俄軍太平洋艦隊被日軍封鎖在旅順港內,俄羅斯政府十分震驚。為此,俄國政府決定組建第二太平洋艦隊,並盡快趕赴亞洲解救被日本海軍困在旅順港內的太平洋艦隊。

波羅的海艦航線 

‧1904年 9月26日,這支由7艘戰鬥艦、6艘巡洋艦、9艘驅逐艦、1艘醫院船、1艘工作船和其他後勤輔助艦船組成的第二太平洋艦隊離開芬蘭灣,駛向遙遠的亞洲海域。1904年10月3日,艦隊抵達丹吉爾並重新編隊,12月中旬,艦隊繞過了好望角,1905年1月9日抵達馬達加斯加的貝島進行休息、整修,3月16日駛出貝島,3月30日出現在印度洋,4月8日通過麻六甲海峽進入南海,在越南金蘭灣休整並與第三太平洋艦隊會合。(如上圖)

波羅的海艦隊航線 

‧當這支遠征艦隊離開金蘭灣時(5月9日),艦隊變得更加龐大了,已有88艘各式戰鬥艦艇和13艘輔助船艦。這樣一支龐大的艦隊駛往海參崴有幾條路可走,即「對馬海峽」、「津輕海峽」和「宗谷海峽」,其中對馬海峽的航線最近。從對馬海峽到海參崴只要三天的航行,艦隊司令決定硬闖對馬海峽!(如上圖) 

日俄軍第一會戰海域‧1905年5月27日,在對馬海峽南口五島列島以西海域擔負偵察監視任務的日本海軍偵察船「信濃丸」發現了在黑夜和海霧中前進的俄羅斯艦隊。接到「信濃丸」的報告後,東鄉大將旗艦「三笠」號戰艦即刻升起了「Z」字旗,號令日本聯合艦隊出擊,東鄉旗下的兵力有4 艘戰鬥艦、23艘巡洋艦、20艘驅逐艦、1艘海防艦,一共有48艘各式戰鬥艦艇。(如上圖、左圖)

日俄軍接戰圖
(一、紅色線:日艦航線;藍色線:俄艦航線。二、數字表示時間,相同的英文字母表示同一個時刻雙方軍艦所在的位置。例如「A」表示13:55時雙方軍艦所在的位置。三、空白的船型符號表示14:08俄艦開始砲擊時雙方軍艦的位置。)

‧5月27日中午13時45分,兩艦隊在對馬海峽的沖島附近相遇了,當時俄國日本海戰戰場總計共有88艘各式艦艇,正排著整齊的三列縱隊緩緩前行,航向東北,日艦隊則航向西南,雙方航向交錯。當兩艦隊相距4海里時,日本艦隊突然來了一個180度的U型轉彎。東鄉的目的是為了佔上風,利用北風可吹散硝煙,也防止敵彈濺出的浪花迷惑炮手的視線;而風朝著俄國人颳會給俄艦水線上的炮口造成威脅。日本艦隊在U型轉彎處付出了代價,因為定點轉彎時給俄國人提供了一個固定射擊點,而且日艦在轉彎時無法發炮射擊,所以幾乎每艘日艦都在轉彎點上受到了砲火的洗禮。俄軍司令抓住了這個有利的時機,14時08分,俄艦在10000米距離上首先開炮。俄國戰鬥艦305mm的前主炮炮火給了日艦沉重打擊,3艘日艦受重傷,1艘喪失活動能力。日艦隊完成其代價高昂的轉彎後開始與俄艦隊平行前進,日艦利用其航速較快的優勢壓向俄國艦隊正前方,逼近俄艦迫使其偏離原航向,當雙方距離接近至6500米時,日軍全艦隊火炮突然一齊發射,日軍集中炮火把俄國三行縱列排頭的三艘主力戰艦打成一堆水上廢鐵。這一仗一直打到夜幕降臨,晚間19時左右,俄軍旗艦「蘇沃洛夫」號被日軍魚雷擊沉。這時,俄國海軍少將恩奎斯特了解去海參崴之路已經斷絕,乃趁黑夜中的混亂,把他率領的 4艘新式快速巡洋艦調頭南下,開往中立國菲律賓,因而逃過一劫。而這時的東鄉正率領日本艦隊主力 悄悄連夜趕往北方的鬱陵島附近設伏,等待繼續趕往海參崴的殘存俄國艦隊。1905年5月28日早晨,當俄國第二和第三太平洋艦隊殘部開到鬱陵島南方60海里處時,又被等待在那裡的由28艘各式戰鬥艦艇所組成的日本艦隊包圍。上午9時,日軍旗艦「三笠」艦升起戰鬥信號,日本戰列艦一齊開火,俄艦奮力還擊,打到10時45分,俄軍司令「涅波加多夫」下令升起了白旗,就在海參崴港門前,俄國太平洋艦隊投降,這場惡戰持續近30個小時。

‧進入對馬海峽和日本海的38艘俄國作戰艦中,被擊沉或自沉23艘,被俘9艘,逃往中立國港口3艘,僅有3艘驅逐艦突破重圍駛入海參崴。海戰中,俄國官兵戰死483人,傷800餘人,被俘6100餘人。日方僅損失2艘驅逐艦和1艘魚雷艇,傷亡共700餘人。

三笠紀念艦停泊處
(上圖的橫須賀新港中紅色菱形標示處為「三笠紀念艦停泊處」,旁邊岸上建有「三笠紀念公園」。日本在「日俄海戰」中獲得空前的勝利,為了紀念該次的勝利,當時的旗艦「三笠號」被保留下來作為「紀念艦」。)

三笠紀念公園
(三笠紀念公園中的「三笠紀念艦」和當時艦隊司令官東鄉平八郎的銅像。)

三笠紀念艦

← 停泊在橫須賀新港中的「三笠」(みかさ)紀念艦。在做為「紀念艦」之前,「三笠」艦曾經發生過彈藥大爆炸而沉沒,在「關東大地震」時也沉沒過。「三笠」艦是1902年在英國製造下水的軍艦,排水量15140噸,有4門305mm的主砲,最大戰速24節。

 ◆ 政 治 地 理 - 圖 與 文 -: 日、俄之日本海海戰 - yam天空部落 - http://goo.gl/lqnvVp

----------------------------------

    海戰時間:1905年5月27日-28日海戰地點:對馬海峽日本在甲午戰爭勝利之后,中國成為它的主要侵略目標。而這與同樣圖謀中國的沙皇俄國形成了尖銳的沖突,在俄國、法國和德國的直接干涉下,強迫新興的日本放棄遼東半島。以當時日本的實力,根本無法同這三個列強相抗衡,日本不得不妥協,俄國逼迫日本放棄遼東半島一事,已令日本懷恨在心,1898年,清帝國與俄國簽訂了旅順、大連租借條約,將旅大地區租給俄國25年。俄國還積極向朝鮮半島擴張。朝鮮向來是日本與亞洲大陸交流的跳板,朝鮮若為俄國所控制,不但日本向亞洲大陸擴張將化為泡影,甚至日本本土亦不免為俄國所侵擾。日俄兩國關系日益惡化。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后,戰勝的日本依靠獲得的巨額戰爭賠款,國力和野心大增,立刻展開一個十年海軍擴充計劃。在另外一方面,俄國亦自1898年起積極擴充海軍的實力,在法國的協助之下,于圣彼得堡(St.Peterburg)的造船廠中建造新型戰列艦,企圖在1904年使其海軍實力成為僅次于英、法二國的第三海軍大國。1902年英國為制衡俄國在東亞的擴張,與日本簽訂英日同盟條約,提升了日本的國際地位,同時也加深了日本以戰爭解決日、俄爭端的決心。日本經過近10年的準備,與它的“老對頭”俄國展開拼死一搏——1904年2月8日夜,日海軍魚雷艇隊襲擊了駐泊旅順的俄國太平洋艦隊,日俄戰爭爆發了。對馬海戰

    日俄兩國交鋒,日本并無必勝的把握,其戰略構想乃是利用駐中國東北俄軍與歐俄本土補給線遙遠,想趁俄軍未能調集大軍東來增援之前,傾全國之兵擊潰遠東俄軍,打擊俄國士氣,在利用國際列強的調停,逼和俄國,以確保日本的利益。在俄國軍方,也猜想得到日本的此一戰略,雙方也都知道此一戰略的關鍵在于日軍能否安全地橫渡日本海,在朝鮮海岸或是中國東北登陸。1903年,俄國太平洋艦隊參謀長衛特捷夫特(VilgelmVitgeft)曾揚言,俄國太平洋艦隊絕對不會被日本艦隊所擊敗,而日軍想在朝鮮或黃海海岸登陸更是絕無機會。

    編輯本段主要事件

    突擊旅順港

    在日俄戰爭之前,俄國太平洋艦隊在旅順及海參崴的基地與日本海軍戰力比較來看,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但日本海軍又要擔任登陸部隊的掩護任務,情勢對日本海軍較為不利。面對此一形勢,日本聯合艦隊司令東鄉平八郎大將決定突擊俄國艦隊大本營----旅順,以削弱俄艦隊實力,并全力封鎖旅順,使俄軍主力艦隊不能阻撓日軍登陸。1904.2.日本明治天皇決定對俄國作戰。1904.2.6.齊聚于佐世保海軍基地的日本聯合艦隊起錨航向旅順。1904.2.8.晚9艘日本魚雷艇潛入旅港區,展開突擊。當夜俄軍高級將領都上岸參加艦隊司令史塔克(Stark)所舉辦的舞會,而且俄軍普遍輕敵,認為日本絕對不敢與俄國開戰,所以港口航道連防雷網都未架設,各艦也都未實施燈火管制,艦上燈火輝煌。當夜旅順港內的情況對日本突擊隊而言非常有利,可是日軍所得的戰果卻是乏善可陳,日軍一共發射了18枚魚雷,重創俄戰艦契薩羅維奇號(Tsessarevitttch),并使萊維然號(Retvisan)以及帕拉達號(Pallada)巡洋艦擱淺,可是俄軍很快地就將這三艘艦只修復。對馬海戰中的“三笠”號

    [1]1904.2.9.日本第四戰隊司令瓜生外吉率領艦隊擊沉部署于朝鮮仁川港的俄軍巡洋艦一艘,順利掩護日軍2500人登陸上岸。同日,東鄉平八郎率領的聯合艦隊主力艦隊抵達旅順,并實施岸轟,不過效果不大。雖然俄國艦隊實力并未受到重創,不過卻龜縮在旅順基地內,任由日本橫行。開戰當天,日本新購進的日進號及春日號兩艘裝甲巡洋艦也加入了日本海軍服役的行列。

    封鎖旅順港

    日本在策劃這場戰爭時,就已考慮到要想打贏,必須掌握黃海的制海權,確保海上交通線的順暢,為此必須殲滅以旅順為基地的俄國太平洋艦隊主力。因此,開戰之后俄國海軍的精華——太平洋艦隊被日本聯合艦隊封鎖在旅順港內,雙方在一系列封鎖與反封鎖的戰斗中互有損傷。初期的俄國艦隊尚屬主動,在日本人企圖封鎖港口時還能主動出擊。

    1904年2月8日,日本聯合艦隊主力駛達中國旅順港,偷襲了駐在旅順港的俄國太平洋艦隊,使俄國艦隊受到重創。其后,日本聯合艦隊又封鎖了旅順港,把俄國艦隊封鎖在旅順港內,使其行動不了。

    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東鄉用的是“沉船堵港”辦法,對旅順口進行就地封鎖。其后,東鄉司令官又讓日軍在旅順口外布設了水雷。俄國太平洋艦隊旗艦就是觸上水雷沉沒的。俄國艦隊以牙還牙,也用水雷戰爭對付日軍,日本聯合艦隊的兩艘主力戰列艦也觸雷沉沒。

    同年4月13日,俄方遭到開戰以來最大的挫折——戰列艦“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號(Petropavlovsk)被日方布設的水雷炸沉,新上任不久,公認為俄國海軍最出色的將領馬卡洛夫海軍中將(StepanOsipovitchMakarov)隨艦同沉。他的死對于俄方來說是一個無可挽回的損失,從此俄太平洋艦隊官兵的士氣一落千丈,不想也不敢再同日本人在大海上戰斗了。繼任的艦隊指揮官認為前途渺茫,下令艦隊龜縮在港內。而日本陸軍在海軍的掩護下在遼東半島成功登陸,開始在陸上包圍旅順。為了避免艦隊覆沒在港內,在新上任的艦隊司令維佐弗特少將(WillhelmVitgeft)指揮下,俄太平洋艦隊試圖于6月23日突圍,但在日本艦隊早有準備的阻截下又退回港內。至月底,日本陸上圍攻部隊的炮火已達港口,維佐弗特又試圖向海參崴(俄稱符拉迪沃斯托克)突圍。8月10日,突圍的俄艦隊在黃海海面遭遇東鄉指揮的日本聯合艦隊主力的攔截,爆發了黃海海戰,戰斗中維佐弗特被擊斃,大多數俄艦又被逐回旅順港,隨后駐泊于海參崴的俄太平洋艦隊剩余艦只又被日本海軍攔截。經此一戰,俄國太平洋艦隊徹底喪失了攻擊精神,對突破日本海軍的封鎖再也不報希望,如同克利米亞戰爭時期,艦上的水兵被補充到陸上防御部隊中,大炮從戰艦上拆下,被安裝到岸上的要塞和工事里。俄國太平洋艦隊成了一只泊在港里的空殼,已經不能對日本本土和海上運輸線造成任何威脅,日本人毫無疑問完全掌握了黃海的制海權。開戰之初尚且盲目樂觀的俄國,終于感覺到了勒在脖子上的東瀛絞索越勒越緊的滋味。對馬海戰

    第二太平洋艦隊遠東的俄軍戰況膠著,而帝俄陸軍因西伯利亞鐵路的運輸量有限,由歐俄增援的速度很慢,加上將領的無能,一直未能獲得決定性的勝利。而寒冬將降臨,在中國東北作戰更是苦不堪言。但在日軍方面,與俄國相較,日軍雖節節獲勝,但傷亡率很高,尤其是旅順的攻擊戰,陸軍乃木希典大將所指揮的第三軍幾乎是踏過戰死同袍尸體所填滿的戰壕才攻下旅順的。另外日軍的困擾是一直未能截獲俄艦主力,給予迎頭痛擊。假如戰局長期地拖延下去,日軍的經濟必定會被拖垮崩潰,所以日軍急切地希望能給予俄軍一次重擊,以便早日結束戰局。1904.6.20.由于俄國太平洋艦隊的拙劣表現與困守旅順的窘境,沙皇尼古拉二世決定派遣歐俄地區的俄艦增援。

    19世紀時俄國曾因英國的壓力而在倫敦條約中允諾:

    俄國黑海艦隊不得通過達達尼爾海峽與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地中海。也就是說,俄國黑海艦隊完全是一支防衛艦隊,除了巡弋內陸深處的黑海之外,絲毫沒有其他作用,所以俄國唯一可用的海軍部隊,只有波羅的海艦隊。沙皇決定派遣歐俄艦隊援之后,將原太平洋艦隊改稱為第一太平洋艦隊,而賦予東援艦隊為第二太平洋艦隊,并命羅茲德文斯基中將(ZinoviPrtrovichRozhestvensky)為第二太平洋艦隊的司令官。擺在羅茲德斯文斯基中將面前的是一個爛攤子,沙皇政府官僚習氣嚴重,申請補給品要經過許多道程序,令人不勝其擾,更令人憂心的是,第二太平洋艦隊的主力艦艇波羅地諾級(Borodino)戰艦還有3艘尚未完工,眼看著遠東的俄國艦隊困守旅順,軍情急如星火,可是帝俄官僚仍不改期一貫態度,時間一天一天的拖下去。另外由于俄國海軍精練的官兵大多都在遠東,于是羅茲德斯文斯基不得不征召退伍軍人與從未見過大海的農民充當水手,重新訓練,這對于整體戰力有很大的影響。1904.9.10.全部共計四艘博羅季諾級戰列艦的最后兩艘----肯尼亞蘇瓦洛夫號

    (KniazSuvarov)及奧瑞爾號(Orel)相繼完工服役。

--------------------

對馬海峽海戰

  

  5月20日,東鄉平八郎命令聯合艦隊進入戰位,準備在對馬海峽迎戰俄艦隊。為此,聯合艦隊分成6個分艦隊。5月25日,俄艦隊從臺灣出發,冒雨向北航行,上午9時,羅日捷斯特文斯基向艦隊宣佈了俄艦隊將通過對馬海峽的航線。為了減輕負擔,他命令8艘輔助艦船開往上海,另外6艘開往西貢。

  日本在遠東的間諜立即捕捉到了這一珍貴的情報,並立即報告了聯合艦隊。東鄉平八郎由此推斷,既然俄艦隊的輔助艦船開入上海,那麼整個俄國艦隊也一定距此不遠。日艦隊派出偵察船信濃號加緊搜尋俄艦隊的準確位置。5月27日2時28分,信濃號在對馬海峽西南方發現了俄艦隊醫療船阿寥爾號的燈光。由於在4天前,即5月23日,佐渡號偵察船曾誤將日本聯合艦隊第三分艦隊的數艘軍艦當成俄艦,報告發現敵情而虛驚一場,所以信濃號沒有立即報告,而是在夜幕掩護下迅速接近閃爍著燈光的艦船,進一步偵察。兩艦距離漸漸接近,天色也愈來愈亮了,日水兵突然發現在前方那艘船的右後方有無數道煙霧正在緩緩地升騰,原來是一支龐大的艦隊正在列隊行進。信濃號立即將發現敵艦的消息向聯合艦隊報告。隨後,和泉號巡洋艦也將有關俄艦隊的更詳細的情報報告了聯合艦隊。值得奇怪的是,當和泉號巡洋艦追隨在俄艦隊進行偵察時,已被俄艦發現,並監聽到該艦正用密碼不時地發報。在長達1小時的時間內,又在近在5浬的距離,羅日捷斯特文斯基只命令蘇沃洛夫號旗艦右舷的主炮和艦尾的炮塔炮瞄準和泉號,卻始終不下令開炮,而且不允許俄艦對日艦的無線電通訊進行干擾。

  東鄉平八郎獲悉俄艦隊已出現,並正是按照他所估計的將從對馬海峽穿過,非常激動。既然俄艦隊不會從津輕海峽或宗谷海峽通過,堆在日艦甲板上的煤炭已成多餘之物,東鄉平八郎命令各艦迅速將煤炭拋向大海,並將所有的易燃品轉移到有裝甲防護或吃水線以下的地方;甲板經清洗後也均勻地撒上沙子防滑。在東鄉平八郎的率領下,日第一、第二、第四分艦隊,第一、第二、第五驅逐艦隊,第九、第十四、第十九魚雷快艇隊,計40餘艘,浩浩蕩蕩地從鎮海海軍基地駛向日本海。已在對馬海峽的第三艦隊則從竹敷港駛出,協同各艦隊共同對俄艦作戰。

  羅日捷斯特文斯基知道同日海軍決戰已不可避免。當日上午11時30分左右,他命令俄艦隊改變隊形,準備迎戰;第一、第二分隊提高速度行駛到另一縱隊面前,但卻沒有命令該縱隊同時減速,結果眾多的艦船相互擁擠,隊形頓時大亂,直至日聯合艦隊距俄艦隻有10浬時,俄艦隊仍沒有擺脫混亂局面,形成單列縱隊的戰鬥隊形。

  下午1時40分許,日本艦隊發現了俄艦隊。此時,東鄉平八郎已根據偵察船的電報,較準確地掌握了俄艦隊的速度及火力配置,以及行動方向等。為了使日艦隊能有更廣闊的活動餘地,他按照預定計劃,決定讓俄艦隊通過對馬海峽再實行攻擊。

  下午1時55分,東鄉平八郎在旗艦三笠號上向艦隊發出戰鬥信號:“帝國興亡在此一戰,全體將士奮發努力!”2時零2分,兩支艦隊的距離為8500米,已進入12英寸重炮的有效射程,俄艦隊開始炮轟,但日艦隊仍不還擊,東鄉平八郎決定要同俄艦隊展開近戰,充分發揮大口徑火炮的威力。2時零5分,東鄉平八郎指揮日艦截斷了俄艦隊的航線,在距其不遠的海域向左轉彎,即日本史書所稱著名的“敵前大回頭”,準備繞一個“U”字形,搶占有利的攻擊位置,使日艦隊航行在俄艦隊正前方,防止其逃跑。不過,這卻要冒極大的風險,因為日艦隊向左轉航時,它們會被其他日艦擋住視線,俄艦卻可集中炮火猛轟暫時處於盲區的日艦。但是,俄艦隊當時因急於由行軍隊形變成作戰隊形,一時陷於混亂之中,自顧不暇,沒有抓住這一可能重創日聯合艦隊的有利時機。2時11分,日旗艦三笠號率先完成大轉向,開始猛轟俄主力艦,兩支艦隊在相距大約6000米處展開激戰。

  日艦隊利用其速度上的絕對優勢,採用“T字橫頭”的戰術,集中火力攻擊俄艦隊旗艦蘇沃洛夫號和奧斯利亞比亞號。所謂“T字橫頭”戰術是20世紀初海戰的一種典型戰術,日艦隊將原來的進攻縱隊以約90度角從俄艦隊隊列前穿過,並以舷炮齊射的密集火力攻擊俄艦隊縱隊前進的主力艦,以爭取盡快殲滅其主力。此時,日艦與俄艦的距離已不到1浬,使日本水兵射擊的命中率不斷提高,他們所使用的烈性炸藥炮彈遠遠優於俄軍,對俄艦產生了極大的破壞力,煙囪、主桅和炮位迅速被摧毀,甲板被炸成碎片,人員傷亡數以百計。俄海軍上校符拉季米爾·謝緬諾夫當時說:“一枚日本炮彈充分爆炸時所造成的破壞,相當於我們12枚充分爆炸的炮彈,而我們的炮彈卻又很少能充分爆炸。”在激烈的對馬海戰中,俄艦重炮一次又一次發射出啞彈,猶如火上澆油,助長了日艦隊的攻勢。

  俄艦隊旗艦蘇沃洛夫號和奧斯利亞比亞號成為日艦隊的眾矢之的。羅日捷斯特文斯基所在的蘇沃洛夫號旗艦在交火不久就傷痕累累,下午2時30分,該艦的船舵中彈,失去控制,被迫離開隊列。日艦乘此機會更加狂轟猛打,該艦的主桅、煙囪、位於艦尾的12英寸重炮炮塔瞬時都被炸飛,全艦除1門重炮外,也都被打啞。羅日捷斯特文斯基被炸成重傷,不省人事,已無法繼續指揮,約3時許,他離開了正熊熊燃燒著大火的旗艦,轉移到另一艘驅逐艦上去,與此同時,掛出了“由涅鮑加托夫海軍少將指揮”的信號旗。

  奧斯利亞比亞號旗艦的命運並不比蘇沃洛夫號好。它的主桅上雖依然掛著弗爾克薩姆海軍少將的帥旗,但它已病死,艦上存放著裝著其屍體的密封棺材。在日本戰艦;富士號、敷島號和數艘裝甲巡洋艦的圍攻下,該艦甲板變成了一片火海,不時有幾枚炮彈落下,火光閃耀處升起一股股濃煙,俄海軍官兵傷亡慘重,很快便無還手之力,各類型艦炮統統都被打啞,任憑日艦將其作為一個不會還擊的目標窮追猛打。奧斯利亞比亞號船體頭前部分的吃水線處被兩枚12英寸重炮炮彈擊中。艦頭的鋼甲被打落,露出了一個大洞,洶湧的海水立即灌入,船頭迅速下沉,急劇向左側傾斜,3時30分終於沉沒,900餘名官兵同時落水,只有330名被匆忙被趕來的4艘驅逐艦救起,其餘都葬身大海。沉船的碎片隨著巨浪起伏,向四處漂去,弗爾克薩姆的密封棺材也在其間隨波逐浪,此時已沒有任何人能顧得上他了。

  俄艦隊的兩艘旗艦在開戰後不久一艘被重創,一艘沉入海底,使俄海軍官兵的士氣嚴重受挫。戰艦;亞歷山大三世號、博羅季諾號和西索伊—維利基號成為日聯合艦隊新的集中攻擊目標,結果這些主力艦很快又多被擊中起火,炮塔和艦面等關鍵部位被擊中,不得不退出戰鬥行列。

  俄日兩支艦隊的巡洋艦,是在稍晚的時候投入戰鬥的。下午2時45分,日聯合艦隊第三、四分艦隊與俄艦隊的第一巡洋艦分艦隊開始交火。日艦參戰有16艘,而俄艦隻有8艘,由於海面霧大浪急,主要作戰的又都是輕型戰艦,所以戰鬥不如日俄雙方主力艦交火時打得那麼激烈,但雙方互有重創。日艦浪速號和高千穗號被擊中要害,不得不退出戰鬥進行緊急搶修,笠置號在3時零8分被俄艦重炮擊中要害,海水湧入船艙,不得不在千歲號護送下返回基地。俄海軍少將恩克維斯特少將指揮的巡洋艦分艦隊也有不少艦船被擊中起火,失去戰鬥力。3時30分,屬於巡洋艦分艦隊的10餘艘俄國驅逐艦嚮日聯合艦隊第四分艦隊發起進攻,但很快被擊退。

  到下午4時,對馬海峽海戰進行兩個多小時後,日俄雙方進入了混戰階段,但此時種種跡像已表明,俄艦隊在這場大海戰中敗局已定。除兩艘旗艦外,俄主力艦也大多受損,俄艦隊的首尾在日艦的攻擊下,已失去聯繫,一支龐大的艦隊完全被割裂開,戰鬥力急劇下降,更嚴重的是,俄艦隊準備駛往海參崴的航路,已被日聯合艦隊有效地封鎖,俄艦隊若想衝出一條航路逃向海參崴已是難上加難。

  這時,涅鮑加托夫海軍少將率領的第三分艦隊同第二巡洋艦分艦隊,開始匯合在一起。涅鮑加托夫在旗艦尼古拉一世號指揮俄艦用舷炮攻擊日艦,數艘日本巡洋艦中彈。4時45分,日本第五、六分艦隊投入戰鬥,集中火力攻打俄國巡洋艦,第二巡洋艦分艦隊的旗艦斯韋特拉娜號被擊沉,其餘各艦則四處逃命,向海參崴方向突圍無望後,轉而向南駛去。珍珠號、奧列格號、阿芙樂爾號巡洋艦和另外兩艘驅逐艦及3艘軍需船逃往菲律賓,被解除武裝後扣留,直至戰爭結束。由於失去了有武裝攻擊能力的巡洋艦的保護,一些輔助艦船的命運就更加悲慘,只得聽任日本艦隊的宰割,俄羅斯人號、烏拉爾號、堪察加號和伊爾季什號拖船被擊沉,兩艘醫療船被俘。

  下午5時許,兩艦隊的主力艦再次相遇,但此時的俄艦已無法同幾小時之前相比,一艘艘千瘡百孔,危在旦夕,亞歷山大三世號的艦首被炸裂,海水不斷湧入,最終在7時沉沒,艦上官兵無一人幸存。10分鐘後,已被重創的博羅季諾號前炮塔被富士號重炮射來的炮彈擊中,發生猛烈爆炸,迅即下沉,全艦隻有一人生還。7時20分,已經體無完膚的蘇沃洛夫號在已完全失去戰鬥力的情況下,遭到日魚雷艇毀滅性的攻擊,隨著一陣陣猛烈的爆炸聲,蘇沃洛夫號沉入海底,最初幸免一死的俄海軍官兵全部落入水中。

  經過5個小時的激戰,日本聯合艦隊以極小的代價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俄艦隊的12艘主力艦中僅有7艘幸存,但卻完全喪失了作戰能力。晚7時30分左右,東鄉平j又郎命令聯合艦隊的主力艦撤出戰場,向北駛往松島水域集結,他準備用驅逐艦和魚雷快艇在夜間向殘存的俄艦隊發起新的攻擊。

  天黑之後,日聯合艦隊中的21艘驅逐艦和40艘魚雷艇組成的夜襲部隊,奉命出動,全力襲擊俄艦隊。這些艦艇白天大都沒有參加作戰,在港內養兵蓄銳,此刻正是大顯身手之時。當晚日艦隊的部署是從四個方向圍殲俄艦隊,其中第一驅逐艦分隊從北面,第二驅逐艦分隊和第九魚雷艇隊從東北面,第三驅逐艦分隊從東面,第五驅逐艦分隊從東南面,此外,第一、十、十五和十七、十八魚雷艇隊則從南面追擊。日艦隊嚴格實行燈火管制以利偷襲,在黑暗中,兩艘日艦猛烈相撞,被迫退出戰鬥。

  俄艦在白天的戰鬥中已大多受損,行動緩慢,有些重炮也受損壞,無法使用。俄水兵平日缺乏不開探照燈反擊魚雷艇的經驗,所以打開探照燈後立即成為日魚雷艇瞄準的目標,接二連三被射來的魚雷擊中。日艦隊由於在白天的戰鬥中已占絕對優勢,現在的對手又多是中彈纍纍猶如驚弓之鳥的傷艦,所以魚雷艇多是在距俄艦400米時才發射,有助於提高命中率。在夜晚的魚雷戰中,戰艦;西索伊—維利基號、裝甲巡洋艦納希莫夫海軍上將號、納瓦林號被擊沉。其中納瓦林號的622名船員全部喪生。莫諾馬赫號裝甲巡洋艦在白天的戰鬥中基本上沒有受損,但在夜間卻中魚雷受重創,因船頭被炸毀而失去控制,但其仍將向自己發射魚雷近在咫尺的日魚雷艇擊沉後,才將無法繼續航行的船自沉,由涅鮑加托夫率領的第三分艦隊由於受過夜間反魚雷快艇進攻的訓練,所以在夜戰中損失不大。在27日夜的魚雷戰中,日艦隊進一步擴大了戰果,而自己損失卻不大,計有3艘魚雷快艇被擊沉,5艘受損,87人傷亡。

  自5月28日凌晨起,對馬海戰進入了最後階段。代替羅日捷斯特文斯基行使指揮權的涅鮑加托夫率幸存的俄艦繼續向海參崴方向航行,但此時除涅鮑加托夫所在的旗艦尼古拉一世號以外,跟隨其後的只有阿普拉克辛海軍元帥號、謝尼亞文海軍上將號、綠寶石號和鷹號4艘軍艦。這一天天氣特別好,萬里無雲,風平浪靜,能見度極佳。約9時許,日本聯合艦隊發現了這5艘俄艦,並立即將其包圍,在距俄艦約6500米時開始炮擊。

  涅鮑加托夫此時已完全喪失鬥志,他所在的位置距海崴約有300海里,而且已被50餘艘日艦包圍,再同日艦對抗下去無異於以卵擊石,所以他下令對日艦隊的炮轟不再還擊。他對其他的海軍軍官說:唯一能拯救2000餘名官兵生命的道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投降。大家如能繼續活下去,還有機會為國效勞,希望諸位能授權我掛起白旗。見沒有人表示異議,一名參謀迅即將一塊白檯布掛到桅桿上。日艦雖見尼古拉一世號已升起白旗,但恐怕其中有詐,仍繼續炮轟不只,直至掛起日本國旗才停止。下午1時左右,涅鮑加托夫在日本聯合艦隊的旗艦三笠號上簽署了投降書。載有羅日捷斯特文斯基的俄艦大膽號在此之前也投降了。該艦升起了白旗,參謀長庫倫嚮日方表示,俄艦隊司令因負重傷危在旦夕,為挽救長官的生命,我們停止一切軍事行動,希望得到日軍的幫助。羅日捷斯特文斯基投降後,被送回佐世保海軍基地的日軍醫院。

  日海軍官兵以勝利者的身份踏上投降的俄艦,驕橫狂妄,不可一世,激起一些俄國水兵的反抗。當一些日軍登上鷹號艦時,幾名俄國水兵企圖將船底閥門打開,使該艦自沉,與日本人同歸於盡,結果不慎被日軍發現,當場均被槍殺。綠寶石號不肯服從涅鮑加托夫嚮日艦隊投降的命令,加速衝出日艦的包圍,向海參崴方向逃去,為躲避日軍,該艦被迫繞道,航行中燃料用盡,在距海參崴以北約150海里處觸礁擱淺,船員被迫將其炸沉。

  俄國海軍上將斯克裡德洛夫在海參崴焦急地等待著太平洋第二、第三艦隊的到來。直至5月29日,金剛石號巡洋艦緩緩駛來,向他報告了俄艦隊全軍覆沒的消息,稍後,一艘驅逐艦和一艘運輸艦也趕來。龐大的俄艦隊經過1. 8萬浬的遠征後,只有3艘小型艦船按既定計劃抵達海參崴,對馬海戰以俄艦隊的徹底失敗而結束。在這場舉世聞名的大海戰中,除突圍駛抵海參崴者3艘外,俄艦隊被擊沉22艘,被俘7艘,逃往中立國港口6艘。人員陣亡近5000人,被俘6142人。此外,逃往中立國被扣留1862人。日聯合艦隊方面則僅損失了3艘魚雷艇,陣亡117人,傷587人。

  早在日俄戰爭爆發前,日本便想把庫頁島奪到手。但一直未能得逞。對馬海峽大海戰以日本獲得徹底勝利結束後,日統帥部為了在日後媾和中能得到庫頁島,並加強日本在談判中的地位,於1905年6月17日制訂了“樺太(庫頁島)遠征作戰計劃”,準備派出精銳的獨立第3師進軍庫頁島。6月8日,該師奉命在海軍的掩護下,向庫頁島進發,並於7月9日和24日,分兩批在科爾薩科夫和亞歷山大羅夫斯克及雷伊科夫先後登陸,並迫使俄守軍在7月底投降。日軍統帥部下令組建了“樺太守備軍”守衛庫頁島。對馬海峽海戰和日軍占領庫頁島後,日俄戰爭的軍事行動基本結束了。

---------------------

世界近代戰史:日俄對馬海戰
2011年11月22日 09:20:48
來源: 新華軍事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大 中 小】【打印】

 

對馬海戰。

中日甲午戰爭結束後,俄國為遏制日本勢力在華蔓延,而聯合法、德兩國迫使日本向中國歸還遼東半島,為了對俄國的“義舉”表示感謝,中國允許俄國修建橫穿東北的鐵路,並將遼東半島租借給俄國,整個中國東北和遼東半島處于了俄國的勢力范圍內。

對此心有不甘的日本,利用從中國獲得的巨額戰爭賠款大力擴充軍備,並于 1902年1月30日和英國締結軍事聯盟,共同在遠東抗衡俄國。在軍事實力逐漸增長,且又有英國支持的情況下,日本開始向俄國挑釁,要求俄國承認日本在朝鮮的“佔優勢的利益”。

此時的俄國政府正處在國內革命的壓力下,而日本“小猴子”的挑戰在俄國政治家看來,正好是“民眾騷動的避雷針”,于是斷然拒絕了日本的要求。因為有英國做後盾,又加上擔心俄國橫亙西伯利亞的鐵路即將完工,日本政府便施展其一貫伎倆,于1904年2月8日對旅順港內的俄國艦隊發動偷襲,日俄戰爭由此爆發。

  戰爭開始後,俄國太平洋艦隊接連失利,傑出的海軍將領馬卡洛夫在旅順口海戰中與艦同沉。為了扭轉在遠東的不利局勢、重新奪回制海權,俄國政府決定在波羅的海艦隊內組建出一支特混艦隊,前往遠東。這支費時4個月,由7艘戰列艦、6艘巡洋艦、9艘驅逐艦,及一些輔助艦船組成的艦隊,被命名為太平洋第2艦隊,由羅日傑斯特文斯基中將統帥,于1904年9月26日踏上了不歸的航程。

  俄國海軍在當時世界海軍排行榜上列第3位,派往遠東進行支援的是一支無比強大的艦隊,這支由太平洋第2艦隊和中途加入的太平洋第3艦隊組成的特混編隊,共有多達38艘戰列艦。

  但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這支艦隊存在著極大的問題:新舊艦只不一,編隊航速相當低,而且水兵對于新式軍艦上的設備還未熟悉;由于俄國艦隊是從波羅的海出發前往遠東,途中經過北海、大西洋、印度洋、中國海,航行220多天,航程近18000海裏(幾乎相當于繞地球一圈),這麼漫長的航行對艦只、人員的損害均極大,整個艦隊減員嚴重,士氣低彌;在航行過程中艦隊得不到可以加煤的港口,只得把軍艦上一切能裝的地方都裝上了煤,結果造成整個艦隊的航速更慢、艦員的生活環境變得異常惡劣;艦隊出發時,俄國國內局勢不穩,革命的影響已經波及到了海軍中,艦隊中人心浮動,充滿厭戰、畏戰情緒;艦隊由于是臨時拼湊而成,水兵缺乏訓練,且有嚴重的恐懼心理,一路上草木皆兵,對德國、法國、瑞典、挪威、英國的民船都開過火,原因竟然是認為日本海軍的勢力已經擴展到了北海和大西洋;俄國軍艦表面強大,但火炮射速遠遠落後于日本、炮彈質量也差(俄國炮彈平均裝藥15磅,而日本是105磅),海戰中經常出現炮彈不爆炸的情況……

  這一切似乎注定了這支艦隊的命運。

  而日本海軍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情況,經歷了甲午戰爭和旅順戰役,日本聯合艦隊的士氣異常旺盛,而且艦隊中的官兵大都有戰鬥經驗、訓練有素(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海戰,日本海軍進行了近似瘋狂的訓練,實彈練習幾乎用掉國內炮彈儲備的一半),日本軍艦在總噸位、航速、火炮射速、先進程度等方面也佔明顯優勢。

  對馬海戰日本獲得空前勝利,俄國波羅的海艦隊、太平洋艦隊幾乎被全殲,俄國一夜之間從海軍強國的位置上跌落下來,包括輔助船在內,俄國艦船損失達20多萬噸,12艘戰列艦中,8艘沉沒、4艘被俘,8艘巡洋艦中,3艘沉沒、1艘遇難、3艘被第三國扣留、僅1艘逃回海參崴,俄國海軍官兵陣亡4830人,被俘 5917人,另有1862人在中立國被扣留。而取得這一戰果的日本僅付出了3艘魚雷艇沉沒、117名官兵陣亡的微弱代價。

  對馬海戰的失敗,使沙皇徹底失掉了國內的支持,把俄國國內本已十分高漲的革命運動進一步推向高潮,而日本雖然取得勝利,但其國內資源瀕臨耗盡,于是1905 年9月5日,雙方在美國的調停下,簽訂《樸次茅斯和約》,和約規定,俄國承認日本在朝鮮的利益,放棄其在中國東北的特權,並將庫頁島南部割讓給日本,把遼東半島租借權轉交給日本,日俄戰爭正式結束。

  對馬海戰是人類進入蒸汽鋼鐵時代以來最大的一次海戰,對後世海軍學術的發展産生了深遠、長久的影響,海戰中巨艦大炮再次展示了其威力,對馬海戰結束後不久,隨著英國“無畏”艦的下水,各國又展開了一場海軍軍備競賽。海戰中日本海軍戰術的出色應用尤其引起注意,再次證明“機動、快速、靈活”是海軍戰術的靈魂。

--------------------------------

2015-07-29_203052Tsushima-sat  

應永外寇 / 己亥東征
應永外寇指的是1419年(己亥年,日本應永26年)李氏朝鮮進攻日本對馬島的事件。「應永外寇」日本方面對此戰事的稱呼,朝鮮則稱之為己亥東征、己亥征倭役或者第三次對馬島征伐(제3차 대마도 정벌)。
參見:日朝貿易
自高麗王朝末期開始,朝鮮沿岸地區經常受到來自日本的倭寇的襲擊。朝鮮多次要求室町幕府在九州的官員九州探題澀川滿賴鎮壓倭寇的活動,並以允許對馬島事實上的統治者宗貞茂(朝鮮方面史料稱之為「宗貞芽」)的商人和朝鮮貿易作為交換。
1418年,宗貞茂去世,其子宗貞盛(朝鮮方面史料稱之為「都都熊瓦」)繼位,但權力被當地的倭寇頭目早田左衛門大郎掌控。當時對馬島糧食歉收,為了解決生計問題,對馬島的倭寇在1419年(日本應永二十六年)搶掠中國明朝,在途經朝鮮時順帶襲擊了朝鮮八道的忠清道庇仁(今南韓忠清南道舒川郡)和黃海道海州(今北韓黃海南道海州市)一帶海岸。
這個消息傳到朝鮮宮廷之後群臣震動,紛紛要求出兵攻打對馬島。當時的朝鮮的世宗大王不傾向於出兵,已經遜位但仍在軍隊中有影響力的太上王太宗大王力主出征對馬。
陰曆4月,太上王下旨,命令以長川君李從茂將軍為三軍都體察使,領議政柳廷顯為三軍都節制使,禹博、李叔畝、黃象為中軍節制使,柳濕為左軍都節制使,朴礎、朴實為左軍節制使,李之實為右軍都節制使,金乙、李順蒙為右軍節制使,召集慶尚道、全羅道、忠清道三道的兵船227艘、士兵一萬七千名,進攻對馬島,以端掉倭寇的巢穴。
經過
6月19日,李從茂率領一萬七千兵乘227艘戰船在巨濟島放炮出發,次日在對馬島淺茅灣尾崎浦(即《朝鮮王朝實錄》所記載的「豆知浦」)登陸。倭寇除五十餘人拒戰外,其餘都丟棄物資逃跑。李從茂先派之前捉獲的倭寇俘虜勸宗貞盛降。在被拒絕之後派出先遣隊出發,找到了129艘倭寇船,燒掉了109艘,留下了最好的20艘,沿途燒毀1939戶倭寇的房屋,殺死倭寇114名,活捉21名。李從茂共找到了131名被倭寇搶來的中國人[3]。
朝鮮入侵一事傳入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持耳中,當時風傳明朝隨後也要入侵日本,這使義持非常緊張,命令九州島的守護大名派兵前往對馬島,支援宗氏。
6月25日,太上王李芳遠派前都節制使權蔓、同知摠制李蕆為慶尚海道助戰節制使,同知摠制朴礎為全羅海道助戰節制使,工曹判書李之實為忠清海道助戰節制使,各率兵船,分泊要害之地。[4]朝鮮軍又燒毀70餘戶房屋,焚毀船隻15艘,殺死倭寇9人,救出被俘虜的15名中國人和8名朝鮮人。
26日,朝鮮軍隊在仁位郡(《實錄》作「尼老郡」)登陸,遭遇了埋伏。他們本來以為對方是倭寇,後來發現是正規日軍,損兵一百多人。李從茂率中軍停留船上,沒有登陸;而左軍節制使朴實麾下的褊將朴弘信、朴茂陽、金該、金熹等戰死。右軍節制使李順蒙、兵馬使金孝誠力戰擊退日軍,救出朴實。此役被當地人稱作「糠岳之戰」。29日,宗貞盛害怕朝鮮軍隊久留對馬島,於是投降請求停戰,並聲稱七月時海面上將會出現風暴。[5]朝鮮軍隊於7月3日退回巨濟島。
後續
9月29日,宗氏向朝鮮投降。同時不能不控制及制止倭寇對朝鮮的襲擊。[6][7][8][9]1422年,對馬向朝鮮進貢黃銅和硫磺,換回日本戰俘。之後倭寇頭目左衛門太郞請願:對馬島的商人可以在朝鮮薺浦、釜山浦、鹽浦這三個指定的地點。1443年雙方簽訂癸亥條約,朝鮮給予宗氏貿易權。宗氏則要向朝鮮進貢。在此後的日朝貿易中,朝鮮輸出大米、漆器、大麻和儒家典籍,對馬則出口自產和來自日本的銅、錫、硫磺和草藥。
朝鮮軍隊在對馬島救出了很多被俘虜的中國人和朝鮮人,但朝鮮軍隊的傷亡也不少。如在《朝鮮王朝實錄》的世宗實錄中就提到了由於被救出的11名中國人看到了朝鮮軍隊弱點,因而左議政建議不要11名中國人送還明朝。但太上王李芳遠贊同了崔雲等的意見,仍將這些中國人遣返回國。此戰之後,朝鮮和對馬島恢復和平,雙方的長期貿易互利互惠,除了在1510年對馬商人在朝鮮暴動以至1512年朝鮮對對馬加強限制之外,雙方一直和平相處。
日本方面的說法
1419年六月,朝鮮即將入侵日本的傳言使得日本國內人心惶惶,令人想起「元寇」。八月初七對馬宗氏向室町幕府報告擊退朝鮮軍隊。然而被俘的朝鮮士兵說中國即將入侵日本,使得幕府將軍足利義持十分緊張。
七月十五,宗貞盛收到朝鮮方面的通牒,聲稱對馬島屬於朝鮮,要求他離開:或者回到日本,或者遷到朝鮮。九月,一個人自稱是宗氏的特使到了漢城。十月,太宗對他重複了對對馬的領土要求。次年閏一月十日,該特使口頭上同意對馬島歸朝鮮慶尚道管轄,二十三日朝鮮朝廷批准這個協定。但後來發現此人並非對馬島的特使(偽使)。
1419年底,由於倭寇再次騷擾朝鮮黃海道沿岸,九州探題澀川義俊、少貳滿貞派遣特使到漢城瞭解情況。次年初朝鮮特使宋希璟出使日本,拜見了將軍足利義持。由於他了解了宗氏是日本幕府的藩屬,於是表示朝鮮對對馬沒有領土要求,並且朝鮮沒有被明朝派遣攻打日本。雙方和解,但態度仍然敵對。對馬和朝鮮互派使團,但一直沒有達成和約。直到1423年強硬的太宗去世,和平路線的世宗終於和對馬達成通商、剿寇協議。

應永之戰:事關對馬島倭寇
作者:李子遲   
第三章東海海盜——臭名昭著的“倭寇”
東海海盜——臭名昭著的“倭寇”
應永之戰:事關對馬島倭寇
對馬島位置
1419年(己亥年,日本應永二十六年),朝鮮王朝進攻日本對馬島(位於朝鮮海峽與對馬海峽之間)。日本稱此戰事為應永外寇,朝鮮則稱之為己亥東征或對馬島征伐。
自高麗王朝末期開始,朝鮮沿岸地區經常受到來自日本的倭寇襲擊。朝鮮多次要求室町幕府在九州的官員(九州探提)下力鎮壓倭寇,並以允許對馬島事實上的統治者宗貞茂的商人和朝貿易作為交換。
1418年,宗貞茂去世,其子宗貞盛繼位,但權力被當地的倭寇頭目左衛門大黃所掌控。這些倭寇在1419年搶掠中國明朝的途中,順帶襲擊了朝鮮八道的忠清道和黃海道。
這個消息傳到朝鮮宮廷之後,群臣震動,紛紛要求出兵攻打對馬島。當時的朝鮮世宗不傾向於出兵,已經遜位但仍在軍隊當中有影響力的太宗則力主出征對馬。
此年6月9日,太宗下旨,命令李從茂將軍帶領朝鮮水軍,進攻對馬以清剿倭寇,並稱對馬島是朝鮮的領土。
6月19日,李從茂率領17 000余名將兵,乘227艘戰船從巨濟島出發,次日在對馬島淺茅灣尾崎浦(《朝鮮王朝實錄》上說是豆知浦)登陸。李從茂先派此前捉獲的倭寇俘虜勸降。在被拒絕之後,派出先遣隊沿途殺死島民和倭寇,掠奪船只、燒毀莊稼。他們還找到並釋放了被倭寇擄掠來的131名中國俘虜和21名別國奴隸。李從茂一共找到129艘船,燒掉了109艘,留下最好的20艘。經過幾次小型的遭遇戰,朝鮮軍隊俘虜了600多名海盜,殺死200多人。
6月26日,朝鮮軍隊遭遇埋伏。他們本來以為對方是倭寇,後來才發現是正規日軍,結果損兵200余人。此役被當地人稱作“糠嶽之戰”。
宗貞盛失敗,請求停火。朝鮮軍隊於7月3日退回巨濟島。
9月29日,宗氏向朝鮮投降。之後宗氏和朝鮮達成協定:宗氏的商人可以在3個指定的地點與朝鮮貿易,同時宗氏要控制與制止倭寇對朝鮮的襲擊。1422年,對馬向朝鮮進貢黃銅與硫黃,換回日本戰俘。1443年,雙方簽訂《癸亥條約》,朝鮮給予宗氏貿易壟斷,宗氏則要向朝鮮進貢。
貿易中朝鮮輸出大米、漆器、大麻和儒家典籍,對馬則出口自產和來自日本的銅、錫、硫黃和草藥。雙方的長期貿易互利互惠,除了1510年對馬商人在朝鮮暴動以致1512年朝鮮對對馬加強限制之外,雙方一直和平相處。
日本方面的說法:
1419年6月,朝鮮即將入侵日本的傳言,使得日本國內人心惶惶,令人想起“元寇”(元軍侵日戰爭)。舊歷八月初七,對馬宗氏向室町幕府報告襲退朝鮮軍隊。然而,被俘的朝鮮士兵說中國明朝即將入侵日本,使得幕府將軍足利義持十分緊張。
7月15日,宗貞盛收到朝鮮方面的通牒,聲稱對馬島屬於朝鮮,要求他離開:或者回到日本,或者遷到朝鮮。9月,一個人自稱是宗氏的特使到了漢城。10月,太宗對他重復了對對馬的領土要求。次年閏一月十日,該特使口頭上同意對馬島歸朝鮮慶尚道管轄,23日朝鮮朝廷批準這個協定。但後來發現,此人並非對馬島的特使。
1419年底,日本幕府的特使到漢城,次年初朝鮮特使出使日本。由於朝鮮特使了解了宗氏是日本幕府的藩屬,於是表示朝鮮對對馬沒有領土要求,並且朝鮮不會被明朝派遣攻打日本。雙方和解,但態度仍然敵對。對馬和朝鮮互派使團,但一直沒有達成和約。直到1423年強硬的太宗去世,和平路線的世宗終於和對馬達成通商、剿寇協議。

----------------------------

應永之亂- 簡介
1399(應永6年)年大內義弘反叛幕府的戰亂。周防豪族大內義弘自父弘世以後,屢有戰功,成為兼長門,石見,豐前,和泉,紀伊,周防六國守護,又因與明朝貿易頗有財力,擁兵自重。是當時守護中實力最強者。將軍足利義滿對此頗為戒備,欲乘機削弱其勢力。大內義弘與關東管領足利滿兼相呼於1399年10月在界市舉兵,幕府則發動征討,12月城破,大內義弘敗死,遂平叛亂。
應永之亂- 背景
1391年明德之亂後,幕府將軍足利義滿成功的遏制了山名氏的擴張,將山名時熙家族的領地從十一國減少至但馬國、因幡國、伯耆國三國。但是在此役中,大內義弘因功獲得和泉國、石見國和紀伊國,加上原有的周防國、長門國、豐前國,大內氏擁有了六國領地,成為關西最有實力的大名。同時,大內氏通過壟斷對明朝的勘合貿易積累大量財富,並在結束南北朝的談判中十分活躍,獲得了很高的威望。這些因素都促使足利義滿轉而謀劃削弱大內氏。
應永之亂- 經過
應永二年(1395年),今川貞世被解除九州探題一職,作為貞世主要助手之一的大內義弘希望能夠接受此職,但是遭到了足利義滿的拒絕。心懷不滿的今川貞世乘機為大內義弘聯絡暗地反對足利義滿的鎌倉留守足利滿兼等勢力,鼓動大內起兵。   應永四年(1397年),大內義弘奉命與大友氏一同討伐南朝殘黨少貳氏和菊池氏。六年,大內義弘奉命前往京都,途中宣布反叛幕府,率領五千人據守堺,等待足利滿兼的起兵消息,準備東西夾擊京都。足利義滿親任總大將,派遣細川氏、京極氏和赤松氏為前鋒,以總兵力3萬6千人攻打大內義弘。   十一月廿九,戰鬥開始,由於足利滿兼為上杉憲定勸阻,沒有如期舉兵,導致大內義弘陷入孤軍奮戰。十二月廿一,堺城被畠山基國攻占,大內義弘戰死。
應永之亂- 結果
應永之亂後,足利義滿確立了幕府獨大的地位,有能力挑戰幕府權威的勢力全部消失。   大內氏此役後由大內盛見保留了周防、長門和豐前守護的職務,實力一蹶不振,很久之後方得以復興。山名時熙、畠山基國等人則通過從軍擴大了自己的勢力,獲得了幕府的信任。   堺城在此戰中被大火焚毀,也是需要很長時間後才恢復元氣


洪武初年,明太祖接受劉基的建議,設立獨具特色的「衛所制」,即在全國各個要地建立軍事據點「衛」,每一衛有5,600人,長官稱為指揮使,管轄五個千戶所,每個千戶所有1,120人。千戶所下轄十個百戶所,一所謂112人,百戶所下設兩個總旗,總旗下再設五個小旗,每個小旗為10人。千戶所的長官成為千戶,百戶所的長官稱為百戶。而中央初設大都督府,洪武十三年(1380年)改為五軍(即中、左、右、前、後軍)都督府為最高軍事機關,掌管全國衛所軍籍。
當發生戰事時,中央的兵部會奉皇帝旨意,派將領統率這個衛中的5,600名士兵出征,指揮使沒有權力使用。戰爭結束後,將領繳印於朝,官軍各回衛所。這種統軍權與調軍權分離和將不專軍、軍不私將的制度,保證皇帝對全國軍隊的控制。
而在平時,衛所的部隊除了訓練外,主要從事農業生產,讓他們自給自足。衛所軍士和軍官的身份都是世襲的,其好處是將不知兵,兵不知將,不會出現謀逆,而且可節約大量軍費。
明成祖時期繼承了明太祖在軍事上採取的衛所制。在東北眾多部落歸降後,成祖設置奴兒干等衛所,其後在當地又相繼建衛所達130餘所,所轄居民有蒙古、女真、達斡爾等少數民族。
【文史】明成祖開疆拓土 疆域逾1300萬平方公里(上) | 庫頁島 | 朱棣 | 威德遐被的永樂大帝 | 大紀元 http://tinyurl.com/y2h6jwrz


高雄物語。周鼎國著。橋頭聖觀音參拜
很久以前東鄉平八郎來到打狗(今高雄)橋頭糖廠,在聖觀音前面參拜,那時不知跑出一個小女孩讓大家緊張,但海軍大將後來的元帥則非常淡定走了過去抱抱這名小女孩,一旁台籍糖廠員工孩子父親急忙跪在地上請求原諒冒犯了元帥,但是東鄉卻笑笑的說沒事沒事小女孩很可愛,時過九十多年後一名外勞推著一位老婆婆停在聖觀音像前,老婆婆緩緩站起來,她一人走向前雙手合時模拜,我當下很好奇跑過去問阿婆,才知道東鄉平八郎居然有到過這裡....
台灣很多名人走過的地方,就等版主一一寫出來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3) 日治時期台灣懷舊照片文獻史料 | Facebook https://bit.ly/2RbU7E6

170545509_10215434997868222_5969830462839408760_n


 

    全站熱搜

    nicecas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